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体验 > 其他体验 > 正文

我的受戒之路

本文作者: 11年前 (2008-03-15)

  今天,我在长春般若寺受了五戒,出山门时,授戒师叮嘱我,要好好守戒。记得去年我在旅途中凌晨4点左右…

  今天,我在长春般若寺受了五戒,出山门时,授戒师叮嘱我,要好好守戒。记得去年我在旅途中凌晨4点左右,从站台上来一位出家的僧人,我们谈了3个多小时,我看他也就三十出头吧,他是哪个佛学院的我记不住了,后来他又在西藏参学3年,以前是东北农大的,我就好奇的问他的年龄,他告诉我,他的年龄是从出家那天开始算的,如此说来,今天应该是我的新生了。晚间吃饭的时候,耳畔还留有唱念佛号时的自在,我在西圆论坛里看到有个帖子说“有个僧人吃一顿饭时,犹自惭愧,觉得自己是否对得起那碗饭”。想着想着,我的心里一阵酸楚,泪水从鼻梁滑落到饭盆里,想起了我的受戒之路……

  最初接触佛法是在大三,我去老师的办公室打字,发现老师桌子上有一本书—-《净空法语》,我慢慢读起来,净空法师的话很直白、有味道,我和老师去说,老师很高兴的把书结缘给我了,渐渐的,我知道去寺里结缘更多的书。老师的老伴刚过世,别的老师说她是受不了打击才皈依的佛教。“都几十年老党龄人了!”那时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昨天我碰见一位老居士,他是东北师大的已退休的中文教授,他问我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你不信仰马克思主义了吗?我含糊的说马克思主义可以作为哲学来研究啊!慢慢交谈才知道,他皈依了有一年多了,老伴过世不久,他讲一个过来人的感悟,临了语重心长的告诉我:好好修,不与他人道。他看到我手里的书,问是哪里结缘到的,很渴望的样子,我就结缘给他,他很高兴。佛法难闻啊!从我所接触到的很多居士中都对我的年龄赞叹不已!我这里愿世间的人们啊,不要等到离别苦、生老病死等诸苦都逼迫到头上了,才抱佛脚啊!

  我在上大学的时候,迷上了写诗,读易,看小说,我把自己的诗用word排版打印出来成册,同学楞问我在哪里抄的,那时我喜欢诗人海子,他有一个以梦为马的世界,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宫殿,戴着能够和内心对话的漂泊的屋顶,我还喜欢王小波,这样的人都有属于他们自己的银色世界,于是效仿他们的样子,我毕业的时候没有赶去分配工作,改行学了计算机,不时读读伊川易传,想象那些大儒击壤时快乐的样子,要是能用计算机把我头脑中的易学世界表现出来多好啊!后来读净空法师说的话,体悟到所谓的七十年代生人,其实是离开了经书教导的人,什么四书五经啊,那些最浅显的做人的道理我们都不知道!所以不管是抓到一本《老子》还是抓到一本《易经》,我都是如饥似渴的去读!这些,只有老一辈儿人才能明白!

  我曾经在妈妈面前许下了空愿,等我考了研究生,谋个赚钱的差使,把你们接出这个污染的城市。可是到现在只是一个空愿而已!今天的受戒师问我们,你们的父、母病时你们舍弃不顾没有?我虽然没有,但心里很惭愧!我想起了我很早就结缘的《父母恩重难报经》,后悔陪母亲的日子少了,让母亲惦念的日子多了,前些日子弟弟从国外打回来第一个电话,母亲吓得差点把电话掉了!

  影响我最大的莫过于98年了!那年洪水之大,坐火车一路来看到的是电线杆子只露出小头,庄稼地飘起了船,哈尔滨防洪纪念塔前面供游人休息的长椅上伸腿可以洗脚!真是夜报所感、国土危脆啊!那年夏天,法轮功被禁,我早起骑自行车行走在大街上,看到很多很多人,三五成群,私下议论,让人感到森森的!他们不就是经书里所说的抱头而狂走的人么!头呢,头呢!头在哪里!就是王小波的故事编得再好,就是把《一九八四》都搬到中国来,把事实能够一展无遗,能医治我们的病体么?再以后回到家里,听说不少这样的例子,法轮功使得多少家庭妻离子散啊,这些人在狱里的境况也不好,这些影子时不时的浮出来,让我常常问自己,你能为他们做点什么吗?晚上吃饭的时候,我端着饭,思来之不易,想到做为一个佛的弟子,如何报得佛的深恩、国土恩、父母恩、众生恩!想到这些,鼻子就酸酸的。这些让我不能懈怠下去,孔子云,三十而立。我好象刚刚站起来的小孩子一样,与佛法结缘了,知道了学法要以中道,知道佛法不离世间法。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在明年而立之年,在学业上学有所成。想到在受戒时许下的誓愿,愿未来际搭佛衣。只要不失退心,皆有瓜熟蒂落之日。将此身心奉尘刹,是则名为报佛恩!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