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义理 > 宗教比较 > 其他比较 > 正文

试论基督教,伊斯兰教,佛教与道教之异同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8-06-19)

宗教发展到今天,除了分化,还有融合——这是很对的。说起来,“原始宗教的教义都非常接近”,若是就将圣经…

宗教发展到今天,除了分化,还有融合——这是很对的。说起来,“原始宗教的教义都非常接近”,若是就将圣经作为宗教经典的基督教、天主教、东正教等来相较的话,那肯定是不错的。他们之间的分歧只不过是在后来的发展历程中对人性化或人文的理念的重视程度或出发点不同而已。然而推而广之的话就显得有些牵强了。

在佛教,基督教,道教,伊斯兰教,它们之间就没有接近的教义了,在主导论断上甚至是截然不同的。

那么,佛教,基督教,道教,伊斯兰教,它们的教义有什么不同?

就拿基督教和佛教来说,前者对人性的主导论断是人性恶,而后者对人性的主导论断是人性善;因而救赎的方式就截然不同,前者是只有信靠,才能获得神的救赎,若不信就是有罪,而罪的惩罚就是死;后者是不管你信与不信,佛都要救苦救难————是为普渡众生是也。

几大大宗教的主要区别还在于:

首先:在中华大地上所发育成长起来的儒、道、释,因为他们所供奉的圣、道、佛,都是其信众经过努力就可以达到的,根本就不存在主宰的问题,更象是一个导师指引他们去修身养性、无为而为、解脱涅磐。当然普通士子、信众以及众生的心目中圣道佛他们就是神,但是对于饱学的儒士、颇有造诣的道长、解脱涅磐的得道高僧则不然,他们是良师益友,是他们成圣成道成佛的引路人,绝不主宰他们的命运,岂能是神。

而基督教伊斯兰教则不然,他们所供奉的神却是要他们绝对地服从并为其献出一切,而基督徒则从一开始就被定义为主的罪人,必须时时刻刻进行忏悔,一个劲地说主啊—-我是有罪的请宽恕我们吧。伊斯兰教也同样要不停进行祷告,求真主赐福与他们。在这里不管是主还是真主都是绝对的主宰,是真正的神。

  

其次:从宗教的组织结构上来看也可以看出些名堂来,儒道释这三家是一个较为松散的群体,等级观念上只有师徒的差别,没有严格服从体系,甚至后辈第子有可能先得道成为圣、道、佛,他们在一起是为了同一个目标,为了达成某一境界而努力,相互间可以共享前人或自身的成果,相互之间是平等的,大家都是神或大家都可以成为神,还那有神呢。

而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却不然,他们的神职人员,是神的使者,是为了传达神的旨意,并代神来行使管理权力,其信徒则全是主的罪人或真主的仆人,要绝对服从否则就要受到惩罚。主或真主是唯一的,神圣不可侵犯的,因此主或真主才是真正的神。

再者:

基督教的救赎真理仍然是一个“应许—兑现”的模式,但是,其核心不再是“神—人”而是“神—基督—人”,应许的本质也不再是一个国家民族的兴旺发达,人的幸福与荣耀,而是超越世间的永恒福址,与神永远不变的关系。

中间环节的出现,是人文理念和人性化的加强,是圣经作为宗教经典,从犹太教向基督教过渡的重要标志和重要转折点,也是犹太教和基督教的重要分水岭。

这些人性化的理念在圣经里的地位,已经慢慢地在逐步地替代着神的虚空而高高在上的地位,但这一点若不被人们看顾,并被普遍地认可,以至于发展到现在教会和社会还都在自欺。

  

约伯记里的所谓约伯的诅咒,向所有的人发出信息:人是彻头彻尾的有限之物,无论肉体和精神都是十分有限和不完全的,那些自感完全的美德,在巨大的苦难面前,就显露出它根基的浅而不实——这一点是不言而喻的。其结果的另一方面就是表明了旧约的性质:上帝的选民说到底是利益的一群,即他们的信靠大多建立在想得到神的恩典基础上,没有恩典的兑现,这种选民的关系即处于“危险状态”,旧约的血腥与怨恨甚多,不仅《约伯记》,在其他的书卷中也可读到大量的这种基于“利益”的自私的选民————这正是西方所主导的人性恶的证据所在。

人能够凭自己知晓万有,智慧聪明,完全地通晓善恶的神知,人是伟大的,他具有神的智慧和能力,但是人不可能凭自己彻底地称义,不管是什么人,不管这个人具备怎样的优秀品德,作为人都是极为有限的。优秀的人只是比一般人做得更充足些,达到的程度更高些而已,但是从超越的角度看,这只是量的差别,不足以使人在神面前凭自己的义行彻底称义————这就是一神制宗教的悲哀!

不管是什么宗教,并不是你说信靠了,就成了真正的信徒啦。

人们(信徒和非信徒大都是如此)不能确认神的真正本质,没有按神的本相与他相会及相交,觉得认识神的人在神里面有极大的满足。人最大的平安,莫过于满心确实知道已认识神,神也认识他们,并且知道这种关系,已保证神在今生、在死后以至永远都有恩惠随着他们——————这是实足的实用主义的心态和普遍存在的世俗观念。

  

大多数人所描述的对神的经历,恐怕没有那么(生动)真实,若是说信神倒是让人觉着是诚实些,非要套说是认识神,那就不仅有些不诚实,甚至有点亵渎神的嫌疑了。

大多数教徒也许只要有一个灵魂的归属就可以了, 至于这归属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他根本就不想弄清楚。 人们的这类心态可以理解,但研究者就必须搞清楚。 其实大多数人是有盲从的习惯,跟风这就是迷信。 不管是那一种宗教这样的信徒多得很,这样的宗教 也就象是失了味的盐,不会再咸了,他的灯也不会 太亮,恐怕也就不能真正地照亮别人了。

综上所述,任何宗教都有缺陷和局限性,都有导致迷信和疵迷的源缘和理念。宗教就是要支派你的行为和思维,给你的心里创造一个美丽的虚幻的世界,让你向往疵迷,然后要你去为它做它所需要的一切。而这一切都是以你的善良为基础,以劝善为幌子的。这一点不论是敬神礼佛的信徒,还是研究佛法理念的善知识都必须明白。宗教是善意的谎言,它确使人们在一定的程度上得到了很多的益处,在心态上获得了某些安慰和寄托,即使是无神论者也应理解宗教在这些方面的作用,无神论者也不应排斥宗教的存在和发展,而且还应为宗教的发展提供某些契机与便利,历代的统治者不是正在这么做吗?因此,我不赞成对被自己认为是异教的东西加以攻击或封堵,应该加以研究,最起码应该采取佛的做法(那就是不去理睬)。

  

另外,若网友们认为:

“国人的信仰在未来必定有个方向,那么这方向该是什么呢?佛教有无可能、在多大程度上经过改良之后可以成为支撑人们精神的力量?”单就佛教而言,恐怕这种可能性不大。中华文化中的儒学文化的的精华以及佛、道学中的某些精华,再加上吸收的一些外来文化的精华,必将构成一种继承和完善了的主导的文化,并有望成为未来中国乃至世界的精神支拄。确实,现在这么说可能是很空洞的,但就未来的方向来看,这是不言而喻的。

宗教是否能在某个时候,在中国上升为人们的信仰呢?这也许是可以探讨的一个问题,但中国人的天命观早已殒落,宗教已无其用武之地啦,这也是几千年来的历史的选择和人文发展的必然;再者随着科学的不断发展和进步,有神宗教以及与其相对应的无神论都将一起被科学和历史的发展所扬弃。在中华文明这样的一个国度里,用宗教来确立某种方向的希望所在是很渺盲的,所以不要对宗教寄于太大太多的希望,否则会很失望的,不可不察之、不可不明之。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