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义理 > 宗教比较 > 其他比较 > 正文

从精神医学窥探前世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8-07-27)

到底有多少人真的相信人有前世呢?  拿我这个从台湾乡下长大,规规矩矩地受完二十年教育的人来…

   到底有多少人真的相信人有前世呢?

   拿我这个从台湾乡下长大,规规矩矩地受完二十年教育的人来说,在小时候曾听长辈们说过这种事,但恨死了他们用凄惨恐怖的地狱景象来吓我;从小学到大学,我对人生充满了疑问,但这种追求生命知识的欲望,却很快被灌输进来的教条式的科学认知方法所抹杀,而将轮回的说法当做一种迷信。及至年齿徒长,追逐于物欲之中,对自己踌躇满志,更不把轮回当做一回事,再加上自己的宗教信仰也无法容纳这种观念,越发认为这种说法无稽且没有根据;总以为轮回转世之事,又无人能加以证实,实在很难被自己理性与逻辑思考所接受。若不是因为从我的病人身上得到太多的例证,亲自见证过前世思想在信或不信者的潜意识中,拥有难以置信的强大力量,我根本就不可能在面对着各种忌讳、攻讦与挞伐的情况下,来跟大家讨论这个话题了。

   今天在此很大胆地呼吁大家要正视前世的现象,无非是要表明一种医者的良心,希望大家认真地去探讨这个论说的可能与可信性,使你在人生的所有关键点上,不再做出任何会影响自己的永恒生命的错事。逝者虽已矣,来者犹可追。每天都可以设法校正不死的生命的轨道。

  自从精神医学大师弗洛伊德开启了潜意识的大门后,其学说到现在已成为精神医学及现代心理学的主要部分。虽然目前对精神医学的研究,已经偏向对分子学、遗传学,以及细胞生理生化学上的探讨,但是这些探讨,在人们对潜意识的了解上,并没有多大的助益。对于潜意识,人们一直停留在似懂非懂的阶段,亟待我们继续努力去研究与开发。催眠是一种把人的思考由意识状态带进潜意识状态的过程。处于催眠状态中的人,能发挥一些特殊能力,其中之一就是具有超强的记忆力,能记起许多在意识状态中无法记得的事情。

  目前全世界约有一百万人,曾在经过特别处理的催眠中,记起隐藏在潜意识中的前世记忆。

  布莱恩·魏斯医师(Dr.Brian Weiss)在《前世今生》及《生命轮回》这两本书所报道的,就是这种”记忆”。利用催眠进入前世这种利用催眠引导人们进入前世的做法,最近才逐渐受到重视。几位精神科医生在过去的一、二十年中,都曾在偶然间不约而同地碰到了这种现象。开始时,大家并未加以注意,即使注意到了也不敢轻易提出来讨论,深怕被人误解。但这些年来,由于案例多了,一些有经验的医生,已走出独自摸索的阶段,开始在各种场合里公开讨论。

  现在除了较有系统地肯定前世现象,且在世界各地有许多”前世治疗学会”的组织外,每一位成员也都默默在努力开垦这块崭新的园地,随着更多案例的被验证,将来可能进入考古人类学、历史学、天文学的领域里,对于玄学及宗教,也可能产生一些正面及建设性的冲击。十多年前,我到美国加州行医不久,在接受我的催眠治疗的病人中,先后有两个人,都是老美,竟在深度催眠中,使用他们根本不可能懂得的东方语言讲话,那种调调,很像是中国古老的文言文。我除了讶异与纳闷之外,当时并未警觉到已经碰到了一种非常特殊的现象。

    数年后,有一位女病人,述称不知道为什么,对丈夫总有一股莫名其妙的气,每次见到他,就想吵架,两个人常无缘无故地吵得翻天覆地,婚姻就要保不住了。因此弄得她心神不宁,紧张万分,服用各式各样的镇静剂与抗郁丸,都没什么效果。最后我乃决定试用催眠治疗来帮助她,要她记起是怎么跟她丈夫开始闹起来的,结果她竟阴错阳差地说出,在一个穿着较古老服装的时空里,她是一名六岁”男”孩,在玩耍中,被她现在的”丈夫”,当时她九岁的”哥哥”,推落大水沟淹死了。这就是他们两人结怨的经过。这个故事把我震得目瞪口呆,不晓得怎样去接受才好。不过,找着了这个病因之后,病人的症状就一天一天地好转了。隔不久,有一位罹患恐慌症的女病人,在催眠中,看到自己是一个被用来陪葬的王妃,戴着后冠,活活地被埋在一个蓝色的密室里等死。这位病人是一名航空公司的地勤人员,本来是好好的,直到有一次跟丈夫一起坐夜间飞机旅行,在灯光熄灭之后,看到机舱内一片蓝色,才开始发病。从此之后,她怕进小房间,尤其是有床的小房间,也不敢再乘飞机了。直到找出这个几千年前的病因之后,她的恐惧症才慢慢地淡化了。

  后来又碰到一位恐水症的病人,除了患有严重的失眠症之外,每天喝水用水时,常常对水怀有一种无形的恐惧感,在催眠状态中,她看到自己双手被绑,连着一块大石头,沉到水塘底。不久,她看见自己因不能呼吸而在水底挣扎,眼睛朝向水面及天空,感到非常难过和恐惧;一会儿又浮在空中,看到自己在水底里拼命挣扎的情形,真是有说不出的难受。更可怕的是那个害她的人,竟是她那一世的丈夫!这个病人在看到这幕情景之后,病状才得以减轻了。以上这几位病人都没有经过任何暗示,便径自闯入前世的时空里。也就是说,他们的前世资料都不是因为受到暗示才产生的。

    有关前世记忆的论述

  一九八八年,我于书坊里购得了布鲁士·郭柏医生所写的《前生·来世》(Bruce Goldberg:Past Lives,Future Lives)一书,倾读之下颇为激奋,这七、八年来受这种前世现象所产生的困扰,因找到了同路人印证而感到欣慰。次年,又看到了《前世今生》(Brian Weiss:Many Lives,ManyMasters)这本书的英文原版,更加受到鼓舞。乃开始比较刻意地寻找病人,施以催眠,尝试把他们带进前世的过程,锲而不舍反覆地做。几年来,我曾在几十名病人”心”里,总共约两百次的催眠中,找到了他们自认为”前世记忆”的记录,而且藉由清理这些记录而医治了他们的个疾。这些例证听起来像是天方夜谈,好得令人难以置信,却也使人感到疑窦重重,若非亲自体验,很难去相信。截至到一九九三年间,我对这种治疗方法颇具心得,剩下的只是一个在医学上很难突破的大问题,就是”前世”这个观念,不太可能被僵化严谨的科学精神所认同。

  于是想到我的出生地台湾,这里的许多特殊条件,比较有可能帮助我进行调查印证的工作。回到台湾以后,首先我默默地从相识的亲朋之间找寻资料,没想到范围逐渐扩大,效果与内容也都令人满意。一九九四年四月中旬才发表催眠前世治疗法的可行性,到五月中旬短短一个月间,已在大约五十个人身上找到了”前世记忆”。

  这一发表,竟引发了一阵热潮,各方面的回响如潮水般涌来,也将原先想默默研究探寻的计划完全打翻,必须挪出大部分的时间来处理很多没有预料到的问题,也不断地听到了各种不同的声音,使我对于目前台湾趋向多元化社会的过程中,所引发出来的种种反应,有了亲历其境的了解。

  在种种主客观环境的冲击之下,我不得不带着歉疚的心,离开所喜爱的工作环境,一方面小心冀冀地谋取五斗米,另一方面则定期到僻静的苗栗狮潭乡弘法禅院做一些前世问题的思考。这期间,催眠与前世催眠竟忽然间成为各电视台及各种媒体炒作的话题,对此,我一则以喜、一则以忧;喜的是,催眠这样一件有意义的事,终于在台湾受到重视,我非常乐观其成;忧的是,这种一窝蜂的心态,会不会把这椿好事螫得面目全非?整个事情的发展,虽然有一些逆流发生,但人们所表现出来的智慧,却是可圈可点的,使我更加肯定在这里的人们,必须克服目前短暂的混乱,及处理将来可能发生的任何天灾人祸,致力于发展成为智慧与善良的典范。

  回想1980年起,开始被前世资料击打到现在,已经拖拖拉拉了十多年,至今才算是有了比较成熟和正式的心得报告公开,对我自己的这种后知后觉,难免感到有些惭愧。游历前世非难事根据我的最新发现,八、九成的人都可进入某种程度的催眠,而在经过特殊的处理之后,其中八成以上的人都可以去游历他们的前世。一个人能否得到这种经验,与其个人的智力、性别、学历、精神状态等无关;但与年龄、集中力及个性较有关联。在进入前世之后,一般人所看到的是一幕幕立体的、有色彩的、有味道的、有声音的影像;甚至于有其他诸如冷热、疼痛等感觉;也可以重新出生,经历死亡,进入灵界,记起许多在灵界中的经过,以及后来如何被引进一条路程或通道里,再转入另一个前世的情景。每当我跟随着他们做这样的旅行之后,心里总会感到惊讶与颤。这些前世的经历都有一定的特性,它们的情节是无法被改变的;它们的时间与年龄绝对吻合剧情,不会像做梦般恍恍惚惚;同一个人若在不同的时间进入同一个前世,情节绝不会变;而当两个人进入同一世时,对同一件事情的叙述,也会完全吻合。

  有了前世的现象,就会很自然地去问:生命的定律是什么?我们一世一世循环到底是为何?因果业障的问题于焉诞生,这也是我自己非常想知道的事,本书在叙述许多案例的字里行里 ,可能都会跳出一些道理,我也将这些道理归纳出几个原则,使本书变得有点宗教的意味,但这并不是我的本意;我倒更希望每位读者多少都能有所体会,激发出生命里的最高智慧来。

  在美国有关前世记忆的文献,近半个多世纪来已出现了不少,对于一些前世经历也多有印证。根据一些文献,早期的基督教并没有排斥轮回转世的说法,即使在目前通行的圣经章节中,仍然可以极清楚地看到有关轮回与因果的描述。在基督教成为罗马帝国的国教以后,主权者为方便管理人民起见,自六世纪中才开始明定轮回之说为异端,并大力消除主张轮回转世的欧理真教派(Origen)的信徒及相关文献。这可说是人类历史上一件最不幸的事件之一,此举无异截断了东西两方宗教整合的可能性,也使东西双方的文明更难找到可以互相包容的因素。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