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义理 > 宗教比较 > 其他比较 > 正文

宗教与科学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8-08-11)

传统认为,宗教与科学是两个相互对立的领域。科学以它的理论和实验客观地揭示宇宙、自然和人类社会未知的…

 传统认为,宗教与科学是两个相互对立的领域。科学以它的理论和实验客观地揭示宇宙、自然和人类社会未知的奥秘;宗教则以它的主观的意志和超自然的信仰来主宰和解释宇宙与人类社会的一切。自科学诞生的那一天起,宗教就成了科学的对立面。

 

    宗教与科学,在历史上曾水火不容。在中世纪的欧洲,教会信条是统治人们思想的精神枷锁,法学、自然科学和哲学研究的内容要符合教会的教义;科学则是神学中的一个科目,自然科学的研究,倘若触犯了宗教神学,便要受到残酷镇压。这一时期,被监禁、烧死的科学家难以胜数。

 

    中世纪欧洲的自然科学,在宗教顽固势力的摧残下,发展十分缓慢。直到1543年,哥白尼出版了《天体运行论》,科学才从神学的桎梏中解放出来。在天文学方面,哥白尼、布鲁诺、伽利略等人对宇宙结构的研究,批判了“地球中心说”;牛顿、笛卡尔对动力学的研究,康德、拉普斯拉斯关于宇宙起源的探秘,对上帝在太阳系中的存在提出了质疑;考古学与地质学的发展,揭示了地质构造和生命的起源;在生物学领域内,达尔文的进化论学说否定了上帝造人的思想。能量守恒定律、达尔文进化论、细胞学说、生命基因等的相继问世,使教会受到沉重打击。科学的发展,冲击了宗教的核心教义,使现代神学陷入了种种危机。1869年,第一次梵蒂冈会议放弃了宗教与科学对抗的路线,认可了宗教与科学的共存。

 

    到了20世纪后半期,人类在微观物理学、量子化学、分子生物学、信息论、控制论以及人工智能等方面取得了突破性进展。人类遗传基因密码的破译,克隆羊多莉等高技术复制生物体的出现,以及航天航空事业的发展,使人类可以自由自在地邀游太空,探索宇宙的奥秘。“上天揽月,下海捉鳖”已不再是往昔的神话。宗教面临新的严峻挑战。

 

    科学虽然是真理的思辨,理性的判断和规律的演绎。但人类囿于各种自然条件和知识的限制,目前的科学尚未能穷尽事物。人类虽然能够登上月球,但仍无法解释宇宙为什么能够存在,宇宙到底有多大,其它星球还有没有人类等等问题。当今世界,科学虽然非常昌明,但人类社会还有许多未解之谜。在西方社会,科学越来越发展,经济越来越繁荣,可社会给人的精神压力也越来越大:五光十色的物质世界与枯竭贫乏的精神世界形成了强烈的反差;技术越先进,武器越尖端,给人类造成的危害也越大;自由、平等、博爱、尊严、人格在战争中荡然无存,理性王国的梦想往往在现实世界中被无情地粉碎。由此,有些人把对科学的关注慢慢转移到对宗教的虔诚上来。

 

    美国是西方社会科学最发达的国家之一,但美国恰恰又是世界上宗教性最强的国家之一。美国有近3亿人口,但却有3万多座教堂、寺庙或清真寺,有2000多个宗教组织,每年参加宗教活动的有52亿人次,捐献宗教事业资金达500亿美元,美国有1000多家宗教电台,有5000多种宗教杂志。美国的钞票上还赫然印上了“我们信仰上帝”,美国国歌的歌词里写有“上帝保护美国”等等。

 

    科学发明虽然可以否定宗教的有些说教,但仍然没有解决人本身的终极关怀,没有彻底解决所有人的精神需求。而宗教在精神的某些领域,可以净化人们的心灵,可以使陷入自身疑惑而不能自拔的人们得到精神的慰藉,可以让困于危机的社会公德和家庭伦理发挥超验的作用。

 

    在我国,科学与宗教的影响也是很大的。“五四”运动时期,我国先进知识分子高举“科学”的大旗,把国人从神秘的天命里解放出来,对弥漫我国社会几千年的传统封建道德观念和宗教观念、封建迷信提出了挑战。荡涤了污泥浊水,开辟了科学文明新风。20世纪20年代,也曾发生了“科学与人生观”的大讨论;但是到了现代,人们在欢呼科学日益昌明的同时,也不排斥宗教,相反,宗教仍是社会生活中的热点。天主教、基督教以理性的姿态对待宗教;佛教接纳科学,慈善人类,服务社会;伊斯兰教提出要学习西方的科学和文明,振兴伊斯兰世界等等。

 

    那么,科学与宗教能够长期和平共处吗?科学能否取代宗教?这是遥远将来的事,现阶段,两者之间的关系仍然可以套用爱因斯坦的名言来说明,“科学没有宗教就像瘸子,宗教没有科学就像瞎子。”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