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世界佛教 > 东方佛教 > 中南亚佛教 > 正文

斯里兰卡现代第一位净土行者

本文作者: 3年前 (2015-07-28)

斯里兰卡现代第一位净土行者——真乐法师在道场打佛七在真乐法师的带动下,南传师父也开始接受净土念佛法门…

斯里兰卡现代第一位净土行者——真乐法师

在道场打佛七

在真乐法师的带动下,南传师父也开始接受净土念佛法门

两年前,国内佛学院本科毕业后,随着留学的热潮,我来到了斯里兰卡。这个美丽的国度,被喻为佛陀在印度洋上的一滴眼泪。因为整个斯里兰卡的地图确实像一滴眼泪,可我看它更像一片菩提叶,如果在地图的上端加一条线的话,它就成了一叶可以承载众生趣向极乐净土的菩提叶。这个美丽的国度,全国75%的人都信仰佛教,到处都供奉着佛像,或者跏趺跌坐,或者站立垂手。公交车上、私家车上、甚至载客的三轮车上,都供着佛像;机场、医院、学校,乃至卖东西的小店、私人的家庭里面,也都供着佛像。

不过我很快就发现,所有的佛像都是释迦牟尼佛像,没有阿弥陀佛像,也没有观世音菩萨像,更没有地藏王菩萨像。后来我看到了观世音菩萨像,是在寺院的博物馆里面,还是唐朝时候中国赠送的。

我还发现,这个美丽的国度,竟然没有念佛法门,没有人修,没有人讲,甚至听都没有听说过极乐世界。大家都知道供佛敬僧,可是却没有人知道极乐世界。

没有就没有吧,毕竟是南传上座部佛教国家,有念佛法门那才叫奇怪呢,我也就释然了。

就在我释然不久,竟然在兰卡留学僧的群里有法师发布了一条消息,说在离科伦坡不远的库鲁内格勒城市,有一座汉传净土宗的道场,住持还是兰卡僧人,讲的一口流利的汉语。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和另一位法师特意去了一趟这个城市,去找这个汉传净土宗的道场。

真乐法师,就是那位能说一口流利中文的传奇式兰卡僧人。原名Seelananda Thero,1962年出生于斯里兰卡南部,15岁出家,1983年在斯里兰卡的第一个王朝所在地Anuradhapura 读佛教大学。1987年获得奖学金留学中国,就读于北京语言大学,一读就是五年。1992年回国,在佛学院教授英文、梵文,这一教又是五年。直到2004年,法师有因缘去了马来西亚,但一直都是住在南传的寺院。后来在问路的时候竟然被一位居士带去了马来西亚净土道场,第一次接触了净土念佛法门,就觉得殊胜无比。本来只打算借宿一晚的,却住了一个月。再后来,一位穿着南传袈裟的棕色皮肤的僧人在新加坡、马来西亚的念佛堂里面专心念佛成了新加坡、马来西亚两地佛友司空见惯的事情。

在越来越深入了解、修持净土法门后,2006年法师脱下了南传袈裟,换上了汉传僧服。一时间,在斯里兰卡这个南传国家里,法师成了远近闻名的“叛徒”,也是众人眼中的异类。南传的寺院当然是不能住了,汉传的寺院法师又不熟悉,一时间法师连栖身之地都没有。虽然在斯里兰卡注册了“阿弥陀佛学习中心”,可是一无道场,二无资金,“阿弥陀佛学习中心”就只是一个空架子。

后来,法师在马来西亚槟城又读了两年汉传的佛学院。两年佛学院毕业后,法师依然没有栖身之地,只能来回奔波于斯里兰卡、马来西亚和新加坡之间,直到2011年法师去台湾大仙寺受了汉传的具足戒后,才在马来西亚佛友的帮助下,买了现在我所看到的道场。

“十年了”,旁边一位护持的居士轻轻地说,“师父以叛徒的身份一个人生活了十年”。这句话听的我差一点掉眼泪。转头去看法师,他却在微笑,似乎一切都是云淡风轻。

现在斯里兰卡佛教界的长老们也慢慢接受了法师这个“异类”,甚至也跟着这个“异类”念起了阿弥陀佛。这是一个可喜的局面,斯里兰卡这个美丽的国度终于也响起了阿弥陀佛的圣号,菩提叶上面的线已经开始画了起点,只要不断努力,不断把这个线拉长,就可以牵着它飘向极乐世界。

在真乐法师的带动下,南传师父也开始接受净土念佛法门了。(图:净宗道场)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