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唐密文化 > 唐密研究 > 正文

太虚法师反对东密的中日战争历史背景

本文作者: 9年前 (2009-09-17)

太虚法师反对东密的中日战争历史背景  日本侵略军于侵占地设立的特务机关,这类特务机关的数量和规模随着…

太虚法师反对东密的中日战争历史背景


  日本侵略军于侵占地设立的特务机关,这类特务机关的数量和规模随着日本侵略中国的加深日益庞大,系统慎密、分布广泛。
  日军最早在中国设立的特务机关是关东军于1916年在奉天设立的,1918年又在哈尔滨设立了特务机关。到1945年,关东军在东北设立了15个特务机关和20个分机关。主要任务是监视和调查中国军民的动向、扶植汉奸、监视伪满的官吏等。

  1937年七七事变后,侵华日军在东北、华北、华中和华南等地纷纷组建各类特务机关这些特务机关根据不同地域的特点,进行谍报和谋略活动。如设在宁波市的东机关的任务就包括了搜集共产党的情报、国民党军的情报和搜集英美在浙、闽沿海地区活动的有关情报。而设在上海的儿玉机关的任务则主要是通过经济手段掠夺战略物资和进行谍报谋略活动。

  日军的特务机关内除了日本特务外,还搜罗、培植大批华籍特务。如设在上海的日本海军武官府下的南城机关就有华籍特务59名、日本特务6名,类似的情况在各地特务机关中都不同程度的存在着。不言而喻,这也是日军贯彻‘以华制华’侵略方针的一个具体而微的侧面。有些日军的特务机关为了便于活动,还设有外围机构,以社团、杂志社、经济实体等为掩护进行谍报活动。如设在上海的梅机关下面就有5个外围机构:第一工作委员会、第二个工作委员会、东南贸易公司、海通贸易公司和富华贸易公司。间谍是侵华日军的急先锋,从浪人到殖民公司侵华日军在中国建立了细密又庞大的间谍情报网。

  1908年,江南名僧敬安和尚,被社会报刊谣传逃去了日本皈依了日本密教,引起社会哗然,敬安出面辟谣。可见日本文化来华事件,在当时正是中日战争前期的文化交锋。广东潮安居士王弘愿于1918年译出日僧——权田雷斧所著的《密宗纲要》,其后,权田雷斧又于1924年夏来华,在潮州为王弘愿等传法灌顶。于是密教在内地民间开始流行,大有重兴之势,因而吸引了一批学僧学习并弘扬密教的热情。其中,一部分学僧进藏专研藏密,一部分学僧则东渡日本求学唐密。

  当时,学僧中赴日本求学密法的很多,先后有大勇、持松、显荫、谈玄等法师。大勇法师于1919年依太虚法师出家,次年于金山寺受具足戒后,赴五台山顶礼文殊菩萨。

  1921年太虚法师在北京广济寺宣讲《法华经》,大勇也前来听讲,是时,恰有日僧觉随也在北京弘传密法,觉随有意邀请太虚大师去日本,以传授密法。然太虚大师无意于此,于是大勇就此机缘发愿东渡,大愚于1922年冬入日本高野山密宗大学,专修密法,经一年左右受阿阇梨位,乃于1923年10月回国。大勇法师本想回国后闭关专修数年,不料才到上海,即为沪杭信徒恳请开坛传法,随即又为武汉信徒请为开坛。据云,仅三四个月,大勇法师先后在上海、杭州、武汉等地开灌顶坛十余次,皈依及学法者达数百人之多。

  二战中,日本在伪政权中设立了所谓的‘大东亚共荣圈’,收买华族文人和艺术宗教人士,传播日本文化和宗教形态。佛教界中,在日本神道教一统领导下的日本人,也随军来华组织亲日派,积极改变中国传统,圆瑛大师明炀法师,即因被强迫关押于南京,引起中国社会的公愤。

  尤为可悲的是,民国密宗复兴景象的背后,是中国边疆动摇、国土分裂隐忧的深深阴影。密宗复兴最初的动机是:因日本胁迫中国政府签订二十一条,其第五条要求日本人在华有传教的自由权:籍传教之名而行帝国主义文化侵略之实。以密宗为中心的日本佛教,借口日本密教发达,而中国早成绝学,要向中国回传密教。中国佛教徒受此重大刺激,乃对密教问题渐渐注意。

  二十年代,日本密宗先于藏密传来,也给本已衰颓的中国佛教带来了更多混乱。太虚感叹道:“今者,非法之密风侵入,与关国人迷着之提倡及盲从之附和,于是学者瞽惑乎新奇,狤者剽窃以裨贩,涣汗纷尔,漫无轨道,致使我国禅、讲、律、净调和一致之教风,顿陷于极混乱之状态,渐有牟髦戒行、土苴净业之危险!”激起了所谓‘显密问题。

  1924年,日本东密新义派僧——权田雷斧来中国潮州开坛前,太虚以其‘年七十余时犹娶妾’,对其传法资格产生怀疑,认为‘只能以哲学者视之,不能以密教阿阇梨视之也’,嗣传法一周而毕,潮州居士王弘愿得传法灌顶,成密教阿阇梨,以优婆塞居比丘等六众之上,此举有违佛教轨众规制。

1925年春,太虚作《今佛教中之男女僧俗显密问题》指出:适有僧制先坏之日本传密教僧来,但为获得支那最先布教权之名利恭敬,将比丘众主、教传法之名位,授之在家男女,援曼陀罗之形象,曰:俗形居中台也,曰:定妃为女形也,以神其说。由是男女僧俗、僧俗男女搅成一团者曰:密教;男女僧俗、僧俗男女,律仪七众者曰:显教”。太虚斥责道:“以男女僧俗混然一团谓之密,斥去显理显律者,非显密问题,乃佛魔问题也。密依显理显律,则转成佛;密离显理显律,则还为魔”。

  在这样的历史大背景下,太虚为什么这样严厉的批评民国密宗的宗教活动,为什么这么强调中国传统戒律?这就明晰起来了,就是:以实际行动反对——《中日21条》的日本人来华传教特权!

 

  原载

http://bbs.jcedu.org/frame.php?frameon=yes&referer=http%3A//bbs.jcedu.org/viewthread.php%3Ftid%3D16038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