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唐密文化 > 唐密研究 > 正文

《密教探原》1.1《真言密教演进史〈密教之母胎〉》

本文作者: 9年前 (2009-12-09)

                                           

 

                                                              

 

公元前1000年乃至500之间,已有“沙摩”Samaweda、“夜柔”Yajuruede、“阿达婆”Atharveda、“三吠陀”Veda之著作,吠陀神话的诸神大部分都是印度阿利安族起源之物,其中也有印度先进民族所推测的神在内。在“梨俱吠陀”Rigveda中,所有神祗,则大为发展,或有由风土习俗之神,变容而结合者,后来,因演变而摄入密教“曼多罗”中也有不少。诸如:帝释天、水天、火天、月天、风天,都是代表性的神祗。又如密教中的大日如来“毗卢遮那”可以说是宇宙主宰的象征,在后期吠陀时代,为对立婆罗门教的“提婆”天而神格化者。

密教的真言,可以说是“梨俱吠陀”曼特兰(咒)为其雏形。在古印度,其宗教礼仪和咒法是不可分的,都是达成愿望的手段,无论吠陀的祭祀或咒法,其间都有密切关系,如奉献梨俱吠陀诸神的明咒中,约有三十颂咒法和赞歌。观其内容都是治病,退除怨敌、除害、祈雨、战胜等等的咒文。

公元前1000年已降之后期吠陀时代,阿利安人与原土著民族渐次同化,这时阿利安文化和非阿利安的土著文化交流融合而结成“阿达婆吠陀”或诸圣书《奥义书》Upanisad所认许。“阿达婆吠陀”的咒术,有治病法、长寿法、增益法、赎罪法、和合法、女事法、调伏法、王事法、波罗门法。唯阿达婆吠陀的咒法中以息灾、增益等之幸运与退除对敌之调伏二义咒文为其主流。

古代所谓人类的灾害是认为被恶鬼、恶人所作弄或为神或人的咒诅所加害的,因此,相对的用咒术之力去退除此等作弄与加害的修法就是调伏法。但比调伏法更为早的咒法就是治病法,而以驱除恶灵的障碍为主,这种修法叫息灾法。又积极的精进的谋求幸福的叫增益法,如前所举的长寿法、和合法、女事法、王事法、波罗门法,均包含其中。这种息灾、增益、调伏的修法与《苏息地经》或《大日经》系统的三种修法和名称相同,内容也同。在《金刚顶经》系统中则加入敬爱、勾召而为五种法。这五种法在梵书或吠陀的文献中,可以窥出其一部分。

密教的护摩炉与吠陀时代的火炉构造有很多类似之处,所以密教思想或修法,以至密教的变迁都可以由吠陀时代看出其迹象。这两者的类似点不能断定是偶然的。

密教中的忿怒尊可以视为摄自非亚利安原土著的文化,而五大明王则渊源于土著家族内奴隶的思想,其中金刚夜叉明王就与“引多斯”文明的母神像有密切关系。又叶衣观音、大元帅明王、毗沙门天王的前身,都具有山林母权社会的非亚利安人种的姿态的投影。孔雀明王、龙王、蛇等也都有森林原住民族的影射名称。而食血、食人肉,以蛇为腕轮,以人的头盖骨为饰物等,都具有受土著民族尊敬的母神特性。这些都不是印度亚利安族的起源,而这些特征,后来都被密教的“母怛特罗”系的母神所摄取。究其原因,则与当时的农耕仪礼有关。原来当时土著的祈雨、止雨的农耕咒术是女性一贯的特权。直至非亚利安的原住民族被亚利安族同化后,这些才转为男性化的事业。

密教中非亚利安文化的痕迹非常显著,但其系列,仍然有很多不明的地方,或许今后发展的社会学、言语学、考古学以及民俗学,可迅速的给予这方面的开拓和发扬。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