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唐密文化 > 唐密研究 > 正文

密教精神之本质

本文作者: 9年前 (2009-12-09)

密教真精神的体验是冷暖自知的,从【金刚顶分别圣位经】中所说的就可以明白。这是宣扬如来秘奥之体验世界…

 

密教真精神的体验是冷暖自知的,从【金刚顶分别圣位经】中所说的就可以明白。这是宣扬如来秘奥之体验世界,以体悟达到自证自觉之悟的境地法门,这法门谓之密教。

所谓【自证】【自内证】【自觉】等名词,梵语是波罗底耶怛么{pratyatma},意译为[彻悟自己的心魂];其【自觉】或【自证】 的内容无法用言语文字来说明。但确实是内心的事实,明白地把握着其实体而已味得得实在。此又可以见谛{tattvadarcana}或菩提{bodhi}或三菩提{sambodhi}等语来表示。

【大日经疏】云:[心自心证,心自心觉],或[此自证之三菩提是出过一切之心地,乃至言语尽竟,心行处寂]。这即是指密教精神当体的冷暖自知之境地。

可是此冷暖自知之境地,无论怎样地幽玄深远,若只是个人自内证的体验也是枉然。因为这仅是其个人主观的体验,而没有向外扩展,改善客观的一切,包容一切。所以要如实地体达密教真精神,非得要完成[自证为自证][以悟为悟],将主观伸于客观,客观来应主观,主客一如,内外一体的真实相不可。

因此,密教知根本经典【大日经】亦云:[此冷暖自知之悟,即是将菩提之本质说明于客观。云何菩提?如实知自心也][如实知自心]一语确实隐藏了极深远的意义,大师基于这一句,组织了[十住心]的教判,穷究了密教的精神。

总之,为要如实把握[自心],真正体悟其本质,非将其自心的根本—–[自己][自我]拿出来检讨不可。在日常生活中,[自己]相对于某事物间,有所谓[我见][我闻][我思考]等。但是在真正完全燃烧自己的生活中,真正作用的只有[][][思考]等感觉活动而已,并没有[自己],或[自我]的意识存在。若对[][][思考]等的[全现实],加以反省分析时,其能见所见,能闻所闻,能思所思,才变成相互对立,从此,才有[自己][自我]的感觉。这自我的意识必须豫想自他,若无自他的对立观念,就不能起[自我]意识了。

[自我所见][自我所闻][自我所思]等的自我意识,只是对[][][]等之全现实加以分析反省时的抽象观念而已,并非真正有个[自我]。所以佛说[无我]其理在于此。若超越了自他对立的自我意识,将见闻~~~忿~~思考等所有一切,成为自己的内容,完全一如地活现时,这活现的感受,活现的意识,才是真正的[],才是[大我]

可是常人无法体悟到[所有一切]是自己之内容当体活现的实相。而偏执于某一局部,以分析的方法,抽象化地认为自他对立所起的观念上之[自我]为真正的[]。妄信其为实在,在其上起了种种迷执,种种烦恼。大师说:[一切世间,唯计有我我所,但未证其实义,只有大日如来于无我中得到大我]即此也。

由此可知,【大日经】所云:[如实知自心]的自心,绝非自他对待观念上的[自我自心]。而是指超越了自他对立之活现一如的[]。其所以名[],不外是指感悟到全一的[].[永生]的宇宙大生命而已。

[]的内容来看,言心,言色{},言身,都是完全一体,一如的,绝非个别对立的。因此大师说:[色与心虽是别名,却是一体的]。又说:[知心无量,故知身无量]  

这个[]之全体心,超越心,是以所有一切为自心之内容而活现的。所以山河大地,三种世间等,宇宙森罗万象无一不被包容,无一不是[]的显现。换句话说,对客观界的所有一切心,一切色{}与一切身,能够悉知悉见,才是真正知自己,才是真正觉了自心之真实相,才是真正体得[]其物的本质。

想这样,一切[][][思考],等都是[]其物的显现于内容。内容中的一切事物,无论如何地千差万别,都是不失其全一体性,彼此相摄相即,在持于被持的关系中存在着。由于[]当体的活跃,[]的活现永远持续而转化,恰如水流般,应境随缘任时任地流动变化,而不知其尽处尽时。这就是[]当体的实相,亦即是真正的[]的姿态。

这个真正之 []中的一事一物,由动面来观察,是生灭,转变,无常的。现象中的一切都在霎那生灭变化,有与无,真与伪等皆无自性,没有固定不变之[],因此,对所有一切的有~~~伪等都会兴起不实的疑问。但是对于包容了[有无][真伪]之一切的总体——[]其当体,即是真正的[]是不容置疑的。

善无畏三藏言:[我即是此一事,真实不虚]。这里所说的我,绝非自他对立的抽象观念的[],而是指包容所有一切而一切完全活现于一如的生其当体的[大我]。这[大我]即是永劫之法身,是摩诃毘卢遮那{maha-vairocana 大日}。文中的[]即是[肯定我即是法界][我即是毘卢遮那][我即是普门诸身也]。所以言体达了[毘卢遮那][生于大我]等,皆是意味着[]的当体,而这些也都是以各种角度说明[一事]的内容而已。

除此全一而一如的活现的[]之外,别无另一真正之我,能以自己之内容去变现创造所有一切。在[]变现,创造的当时,就于[]所活现的[自己内容]中起了反省,分析,批判,整理统制所变现创造的一切。在此反省,分析,批判的机能上,勿论现见得一切事物,就连其自身亦随而[]化而客观了。在变现创造的当时,是以这样的方法去处理现见的一切。但纯粹主观的[真我],却常在超然的立场,以批判者的地位去反省,分析,批判而取舍,并随时随地应现[理想],去改进现实,革新现实,使生于无止境。

弘法大师说:[要如实体悟,虽有能所二生,总是绝能所]。虽然包容了能所,却是超然而廻绝一切对立。在反省一切,批判一切的当中,照了一切,活现了一切。融霎那于永远而无限的活现之[]{大我生命}的真相,才是密教精神之核心或本质

上一篇: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