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唐密文化 > 唐密研究 > 正文

心塔之开启

本文作者: 9年前 (2009-12-09)

“生”其物当体的真我,虽然以一切为自己之内容而活现着,却不是漫然地生存。而是依各个个体的立场作基本…

 

“生”其物当体的真我,虽然以一切为自己之内容而活现着,却不是漫然地生存。而是依各个个体的立场作基本点,次第向外伸展,在广为包围的环境中全一地活现着。所谓生命显现的法则,是将此个体或肉体作为基点媒介,去接及其他的一切,活现一切。同时他的一切通过这个体或肉体,而脉动其内心底深处,才感悟到真我。

依此为基点或出发点的个体或肉体,其有关的感觉是极其敏锐的,这乃是因比对他物的关系较为直接而切实的缘故。因此自然地会集中所有感觉去关心个体或肉体,而误认此肉体是自己或自我。由此误认,遂分别自他,主张个我。为要保护此“个我”、“肉体我”就开始为衣食而忙碌,任意作为,妨碍他众而不自省,只知恣纵我欲,沉溺于烦恼而不自觉。

但是从“生”当体实相来检讨时,如同个我的肉体是由无数之细胞所组织的一样。宇宙之一切为自己之内容而跃动之灵体大生命,也是由无尽无数的个体所组织的。在这样不可须臾分离的有机关系下,“一如”且“全一”地活现着,这才是真正之我的姿态。同时为说明相对于其本质形态之个与全的关系,大师用雨足与灯光来譬喻:“雨之足虽多,其水则一;灯光非一,其光冥然同一”。这个体的无数雨足,无论如何的多,原是通于一水的生命体;各个之灯光再多,其相互所照射的光明则相融,各以“一如”活现于“全一”故也。

从误认个体或肉体为“自己”的迷妄上看,这“个体”或“肉体”是误认的基本根源,是由于对“生”当体产生谬见的缘故。这“生”原是“全一”的,不可解剖或分析的。这全一的东西为活现而自我充实,发生细胞分裂,成为个体。个体无论如何的无尽无数,都是为了活现其全一使然。为澄清对“生”当体其物的谬见,这点是不可忽略的。就举肉体的生起为例,彼寄存母胎之受精卵子,为了完全活现而不断自我充实,细胞次第分裂、统一,形成肢体。成形后细胞又加以组织、分裂,新陈代谢,充实其内容,这是才有肉体的生成、发育,而现出其全一姿态。

如此,这宇宙大生命的真我,为了自己完全活现,即一如地活现所有的一切,来充实自己的内容,这就是天地万有、森罗万象的当体。其内容中的一事一物,都存在有真我的温血流动着,无一物不具真我生命的脉动。这一切都是大我生命的实相,是绝对者,亦是法身佛之功德相。为要表现这功德相的“神秘,密教即以“塔婆”暨“制底”之形来象征。

如上所言,这塔婆或制底之语,都有积聚、或聚集之含义,所以用之表示“生”其物是活现过去的一切、积聚功德行业于未来,永劫而聚集之。善无畏三藏将“制底”翻为“福聚”,意为“诸佛之一切功德在其中”。从此义可知,诸佛之功德,即是积聚或聚集所有一切物的“生”当体其物之内容也。

以塔婆或制底之形,来象征功德的宇宙秘密,是灵之内在体验的事实,是“生”当体之表现,所以此塔又名“心塔”。善无畏三藏说:“梵音之‘制底’与‘质多’是同体也,其中之秘密是名‘心’,为佛塔”。即基于此而言。

为要开启这宇宙秘密的心塔之扉,非先打破迷执“个我”为独存行之物的妄见不可。打破妄执在《金刚顶略出经》中曰:“开心”,或云:“开心户”。打破这层妄执,开放心户,而贯通一切,无限绝对之灵的生命力才能流入。如同于密闭之房中开了窗户,天地自然美景才能透入一样,这叫“入智”,或名“金刚徧入”。因为开了心户而召入如金刚般永远不灭之全一“生”其物的大灵力,所以叫“徧入”。这“开心”与“金刚徧入”,即用印明来表示心塔开扉之实相。《初会之金刚顶经》等,则作为结一切印之通则,须先结此表示心塔开扉之印的“开心”与“金刚徧入”印。

依中院流等传说,于《金刚顶经义决》有云:“有大德开南天铁塔,相承此秘密法门”。这决非历史上的事实,不过是将心塔开扉之实相,寓于种种喻说以象征而已。

为模拟此南天铁塔,大师于高野山建立大塔,这就是心塔开扉的景象。又为了指示此意,而传给真然大德“铁塔大事”或“大塔大事”。历代师资次第相承至今,基于此相传旨趣,于高野山举行修学灌顶。

于学修灌顶中,先于大塔内相承心塔开扉之印明口诀。更于外阵、内阵、内内阵等三重组织之大师御影堂中,观想当处即是三妄执之铁扉锁钥的心塔。手结开塔之印,由第一、第二、第三逐次开启进入内内阵。住于永远不变之金刚定,融合于宇宙之大生命,亲手奉触已成法身大日如来之大师御影。由奉触大师的手通递“生”当体实相的无限绝对力之大师精神,徧入行者全身。自此行者即成为第二之大师,亦即是真言密教之阿舍黎也。在高野山,依此学修灌顶法仪,而亲自感通大师之精神,于传承密教精神之法灯上,修完了此学修灌顶的新阿舍黎名曰“传灯大阿舍黎”。

此学修灌顶的法仪,不单是钟法仪形式,由此还能开启真正心塔之扉。免囚于渺渺的小我见中,而以天地间所有一切为自己之内容,全一地活现。能如此,当下即是“生”于完全、永远无限。

依此心塔开扉而开了“新心眼”、“新视野”、“新闻境”、“新感度”、“新思想”,以之更生了这个世界,所谓“开无上之金刚眼”及“生于佛家”是也。因为在溺于个我为本之迷妄下,彼此互相残害,现出修罗相,如此非生于恶趣世界不可。但是,一旦自觉,将他人、自己成为真正自己的内容,活现于全一的体验境界,即是展开佛的世界,更生于佛之家庭者也。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