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唐密文化 > 唐密研究 > 正文

矛盾之超越与克服

本文作者: 9年前 (2009-12-09)

天地间存在之所有一切,如果是在全一真我的活现下,应该是互相和睦,相扶相助,平和悦乐地生活着。但实际…

 

天地间存在之所有一切,如果是在全一真我的活现下,应该是互相和睦,相扶相助,平和悦乐地生活着。但实际上并不然,一切均在相互矛盾对立中,彼此互相侵略并吞,斗争,无有宁日,何故呢?

矛盾之超越与克服

我们先从动物世界来看,地上的蛆虫,被小鸟啄食,小鸟又被猛禽当做食饵。如大师云:“豺狼逐麋鹿,狮子喰麖麞(獐)”,完全是弱肉强食的世界,都是在食与被食的修罗巷里讨生活。而于人类社会上,就有如大师所云:“荣荣而染黑白,讃毁而织灾殃,身饰虎豹之皮而肚藏蜂蠆之针”。所谓面如菩萨心如蛇蝎,中伤,诽谤,黑白乱染,惹是生非等等,无一不为自己之利益与荣达去构陷他人。靦颜而不知耻,互相嫉视排挤,逐扩张私利及于团体,国家。

为何这个世界会存在着这些争斗对立呢?有何方法可以超越克服呢?以密教之精神要如何去处理呢?这种智慧是非学不可的。

思之,真我姿态的“生”当体本质是辗转创造,而有能动与所动的对立,离了能动与所动是无法把握与认识“生”当体的实相。矛盾对立是能动与所动的必须条件,恰如河水之流动,必须有上下,高低的对立。又如人走路时,必须脚底与地面互相反作用,所以没有矛盾对立是动不起来的。

凡举手投足,见物思考,悉是“生”当体之能动于所动的活现。同时,“活现”不能离开上下,高低,前后,左右,进退,迟速,能见所见,能思所思的矛盾对立。这矛盾对立即是一切物之生活实相,所以“生”当体的内容之所有一切,无一不包藏了矛盾对立。

但,并不是一切万物,皆有矛盾对立,必须存在嫉视排挤,才会招来对立斗争。其祸或福耀看如何去理解者矛盾对立,如何去处理与中和而定。亦即是“矛盾对立”能善,能恶。矛盾对立,所以会互相嫉视排挤,制造烦恼,也是因为所有一切皆包藏这善,恶二面,所以可使自己接受磨练,激励自己发奋向上,也可使自己因而堕落。如水一般,能载舟供人饮用,亦能覆舟溺人于死;又如火,能烧毁人类财富,也能供人煮饭暖身,会害人的敌人,反之也可以教训我人,使我人发现自己短处,而成为我人的善知识。所以世间有恶故有善,恶会制造善;同样地,有善故有恶,善会制造恶,这都是相对的道理,能善能恶的意思

其次,因所有一切万物,其当体之活现是常在活动着。所以敌人并非永远是敌;盗贼不是永远是盗贼。盗贼一旦悔悟也会成为好人;今日的敌人可能变成明日的好友,世间是无常而不定性的

人们如果知道这种矛盾对立之“生”当体实相的本来面目,不被其所困,加以调御,包容,将矛盾对立变为矛盾对立加以活现。则虽有矛盾对立,终能将其克服超越。对于其所引发的种种烦恼及不安,也就可以免除了

所言克服或超越,并非将其灭绝的意思;宛如绀碧的蓝天,还会生起一片浮云一样。吾人如果悟了“生”其物的真理时,在全一的活现心理上,有时也会出现一丝不安或烦恼。这时,自己的感受恰如无根之草,亦好像一阵风就吹散的浮云一样。此时不安烦恼是已经脱落了其根本,不能妨碍所悟的心,反而还会加强证悟之境界,使其更庄严更明朗化。所谓“澁柿之澁,当体即是甘”

将这矛盾对立之差别相,于“看法”,“受法”,“操纵”上加以活见更新。再于更高层面加以包容综合,这就是密教所谓的二而不二,差别即平等。

在《金刚顶经》第十五会《秘密集会经》梵本中说:“呈二面相之一切法,当体即是不二也”,言不二,绝非灭除了矛盾对立之二面差别。如前所说,是将矛盾对立之差别,在其“看法”,“操纵”上予以更新,为“生”当体的内容而活现之,以持被持的关系下,全一而活现包容,方是不二平等。大师说:“多而不异,不异而多,故名一如,一不是一而是一,无数为一”即指此。

依此,可以明白,言一绝非对多的一,亦非捨多的一。对于多,而捨其多之时的一,还是对立上的一,不是真正绝对的一或平等。而是容许无数之对立当体,使其伸长活现。用新的观念去看,操作,统一,才是“一如”或“平等”。

“矛盾对立”虽然用新的看法,受法,操纵法去加以综合包容于“一如”中,但矛盾对立扔然存在着。因为存在故,难免时有发生轧轹,争斗,内乱或战争等事情发生。如果彻悟了这矛盾对立为自己内容之“生”活现当体真相,离了各个之对立爱执,活现于全一时,所发生地斗争,轧轹就都不是没有意义了。体尽其“全一”的内容而将斗争,轧轹生活化,始有真正新的平安,才有“一如”世界的展现。

全无城府无邪的小孩,其兄弟间时常喧哗吵架,当初便具有极其亲密的情感存在。“奕碁{qi}而憎加憎,当处确实可泣”。由此来看,喧哗也是一乐也。譬如,虽有喧哗轧轹,若将此“生”之当相内容活现于“全一”时,即可成为动力之养分,而更加充实其内容。犹如“取田草,以当体为肥”。将会发现更美好的境地。

无论如何,这个为自己之内容的对立世界,不但有自己,还含藏着他人。而世上刚强难化得人亦不少,对这等人亦必须发起大公愤,以霸力加以制压调伏。同时亦可以借此警醒大众,作为引导他们趣向正道所不可或缺的法门。如不动明王,降三世明王等之大忿怒或降伏等,不外乎此义。

总之,把此矛盾对立为自己内容而活现,是要适时,适地将当面的境地予以活现的。如处和平而行和平;处战争而行战争;处富贵而行富贵;处贫贱而行贫贱。于和平而有和平的气息;战争而有战争的意义;乃至富贵,贫贱,都有其特有的本质。要能看出其特质,意义,味之,乐之,尽全力活现之,其包容之处,自然就会超越其矛盾对立之境界。

下一篇:
上一篇: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