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唐密文化 > 唐密研究 > 正文

秘密之庄严

本文作者: 9年前 (2009-12-09)

世间的一切无论多么地矛盾对立,亦决非只是弱肉强食或相互争斗的一面。当然啦!“生”当体其物是通过个体…

 

世间的一切无论多么地矛盾对立,亦决非只是弱肉强食或相互争斗的一面。当然啦!“生”当体其物是通过个体来显现的。因此,对于其个体本身有关的感觉特别敏锐而切实,所以容易被其爱执所困,才会发生排挤他人,嫉视他人,惹出种种轧轹或争斗的事情,但是“生”其物当体的本质是决非如此的。

秘密之庄严

“生”当体的本然姿态,乃是一切万物互持互涉,彼此关联,由一切力之结晶综合才能活现。人们以为自己举手投足似乎与其他人无关,其实这也是“全一”之身体的动作。吾人生于世间,似乎与其他没有什么关系。事实不然,吾人来自父母、祖父母乃至祖先。又日常之食、衣、住、行、育、乐等,无一不是来自社会。所以吾人是在纵自祖先,横遍社会的交织中活着。如果只是一味地排挤他人,嫉视他人,处处与人轧轹争斗,不容他人的存在。那么自己一个人如何能活下去呢?所以吾人是决无法离开“全一”内容的,而必须与“全一”中的一切相互支持依赖。

世间之一切物无一不含藏于“生”当体真我的胎内。由“生”当体真我的温血,脉动流通而活现着,其全一的真我不断地通过各个细胞,扩大充实其内容,次第吸取新的经验。无论任何失败挫折,仍能不断地发挥其功能,充实自己的全一内容。所以不论啼、笑、悲、叹、嫉视、排挤、争斗等无一不是“生”当体的庄严,此密教曰:“秘密庄严”。

所谓秘密庄严者,是因为一般人迷惑于个体对立,而不能见得“生”当体真我之“全一”姿态,且能于万紫千红的“全一”庄严实相,觉得神秘而莫测,不能当体理会故也。

不论人们知或不知这种道理,均在“生”当体的真我中,以所有一切为自己“全一”的内容而庄严之。常恒不断地向前迈进,故无一物能脱其埒(汉语拼音Lie音,墙,有包围的意思)。任三千大千世界如何广大无边,亦不及“生”真我跃越一步;江河大海是如何地一望无际,也不够“生”真我之一尝。大师云:“三千行步而隘,江海一尝而少”即指此也。

真我之“生”的当体,具足一切、包容一切、活现一切、养育一切。常恒不断地向长远的彼端大行进,处处呈现新的相貌,于大行进中触及种种的缘,应境而千变万化,永无止境。这个“生”当体的洪流,恰如江河流水,遇陡峭乱石,就变成啮岩湍流;遇到广润平坦的地形,就成为洋洋大河;到低洼处就成为深渊;在断崖飞变飞泉瀑布。这是大行进之雄健步伐,也是历史的足迹。

这“生”当相应境触缘,次第充实其种种内容而显现。这在《大日经》里称为“三无尽庄严”,是从身、语、意等三方面去观察的。无论高耸入云之嵩岳,荒野中的一草一木,一切森罗万象,无一不是“生”当体真我之姿;潺潺水声,松风竹籁,天地间所有一切声音,无不是妙音言说;又《大日经》住心品中说的“人心”、“河心”、“狗心”、“猫心”、“岚心”等六十心,天地万有一事一物寓寄一切之心,无一不是“生”当体之心的展开者。

如能达观所有一切物,皆为真我之内容,而安住于此,即大师所谓:“秘密庄严心”。“秘密庄严心”就是究竟觉知自心底缘,如实证悟自身之数量。此处眼自身、自心者,都是指“生”当体真我的身心。这“真我”不论从“色身”或“精神”上来看,都是具足无量无数的。悟此无量无数的“真我”身心之一切,就是体证了秘密庄严世界。所以又说:“如斯究竟知身心,此即证秘密庄严之住处”。

如此,所有一切每一个体都是“全一”真我之活现。其“全一”之“生”当体,必然通过个体而荣生之,当处便具有至大的妙用。但是“‘生’当体的活现”与“一切的个体只依全一之事物而生存活现”二者间,其异同必须要清楚明白。若一切个体只依全一之事而生存活现,当处就会陷于宿命论的邪见中。如果人之一切行为,得靠外在的力量才能活动起来,那么个体的一切就只有任由他物的摆布,甚至连哭、笑都无法自由,一切都是命运使然,个人的努力与个性的发挥,都讲徒然无功了。

可是“生”当体的全一,是通过个体而活现的。因为通过个体“全一”才能活现,所以个体之使命是极其重要的,非各自努力奋发去活现其“全一”不可。如同肉体中之每个细胞都有温血在流通着一样,天地间之所有一切,一一都是脉动着“全一”之力。这种遍宇宙全一之力,加以集约凝缩之,就是各个体之个性。这“个性”为全一之力也好,个性自“生”之力也好,都是同一之物,亦即个体全一之力,当体即是个体自己活现的自由力。

因此,天地间所有一切千差万别的个体,由各自之立场,依“全一”之“生”为其背景,代表全一,而建立各自特殊的自由世界,非这样是不能实现“自性”之内容的。这于密教谓:“各个自建立,各个守自性”。所以这个世界的一事一物都各自建立了独特的世界。无论多么类似的事物,在特质上是绝不会相同的。然迥然不同的事物,也以各不相同的立场,共同地活现于全一之“生”中。又“全一”的内容中,也是由内容之一切以各自不同的立场,来充实活现而完成其庄严之使命。

以草木为例,如樱花,或梅花,无论怎样地美丽,活现于全一。其美亦只限于樱是樱,梅是梅,各自固守着其独有特殊之世界,染而不逾越侵犯了他花之绝对性。一色一花都是一物一职,依各个的立场完成自己所负的使命。依各个所负之使命,去充实庄严真我之内容。善无畏三藏云:“秘密庄严,不可思议,未曾有”是也。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