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唐密文化 > 唐密研究 > 正文

《密教思想与生活》之《自由之创造》

本文作者: 9年前 (2009-12-09)

所有一切都是随顺因缘而流转的,所见、所做、所思都离不开因缘。如,撑雨伞是因为下雨了;拭汗是因为灸热…

 

所有一切都是随顺因缘而流转的,所见、所做、所思都离不开因缘。如,撑雨伞是因为下雨了;拭汗是因为灸热流汗。所以一切都是住于因缘流转的世界里,一事一物都不能自由,都被因缘所规定、所拘束,而成就为命运。

虽然被因缘所规范,然却有“我自己去打伞”,“我自己去拭汗”的感觉。这种感觉寓有深意,所谓“因缘之力”、“命运之力”,并非各不相同之力,而是自己自身的活现乏力。唯有“纠合结晶”了因缘力与命运力,以此为原动力去自生创造,当处才有“自由”的感觉。

“生”其当体,是常恒不断地创造者。花开花落、鸟鸣兽啸、云飞水流等无一不是创造。因为,所有一切物之力纠合于个体之内而结晶,再通过个体,次第创造出新物新形。所以这世间无论多么类似的东西,也不会完全是相同。如你父是人,我父也是人,但你父与我父却不相同,否则你父成为我父,我父成为你父,天下岂不同而不同。

从时间来看,“生”其物当体是永远常恒活现的。活现当处的现在之一刹那,收集了过去之一切,也孕育了未来之一切,以“全一”的意义在其基点活现,这样的活现下才有真正的左右与创造。如象征永远即刹那的艺术品,恍惚给人与超脱自由的感觉,这是以“全一”的活现去跃动人之生命所使然。

由“个”而“全”,“全”通过“个”,时时刻刻活现于永远,就是“生”当体真我之姿态。在这样的意义下,所展现的一切才是自由与创造的活动,在密教即是“游戏神变”或“金刚舞戏”。这“生”其物当体的活动,宛如游戏、神通,不被任何事物所拘束,自由且具有金刚般的不灭性,此乃刹那中具有“活现于永远”之故也。

当然,在“生”其物当体上看,宇宙间存在的所有一切物,无一不是创造。但所创造之物,绝不会有同等价值与同一意义。如“生”当体以植物为基本之时,就将其创造成植物价值;以人类为个体而通过创造时,就成为人类价值。

由于人类具有动物性与灵性(或云精神性),其所贡献的不应只是衣、食、住、行或繁衍子孙等,所谓“动物价值”的创造。如没有任何人类价值的创造,就完全没有完成人类所课与的使命。

生为人类,就要努力去创造发挥“人类价值”。所谓“人类价值”之创造,就是于精神予以形态,于思想予以组织;看不见之物予以看得见之形相;永远无限之物予以现实之姿态,也就是学问、道德、或艺术等文化价值之创造。

于密教里,是要把人间的价值进而升华为“圣价值”。这“人间”在密教之立场看,就是其“生”当体的化现,是法身佛之当相。不仅自己本身的个体是“圣的存在”,天地间所有一切,也是“圣当体”之显现。此等各个之间的成立与“交涉”,就是“圣其物”与“圣其物”间的关系,亦即是佛与佛之交际。因此,对任何事、物都应如对圣佛一般的恭敬,以这恭敬心努力奉事“圣的各个”即名“供养”。

这供养,就是“圣价值”之创造。同时,燃烧了全生命,而一心一意活现并创造“圣价值”者,即曰:“金刚舞菩萨”。这种价值创造之供养行,即所谓游戏神变、金刚舞戏,此等不外是脱落自由之创造也。

《初会金刚顶经》云:“大哉!我之广大供养,即是广为一切供养,以金刚舞戏之法用故,安立诸佛之妙供养。”以密教立场来看,天地间所有一切活动,无一不是圣价值创造的供养行。也就是说各个个体都在燃烧全生命自由地创造,金刚舞戏自由创造之处,才成立了佛与佛之间的妙供养事业。

这金刚舞戏的圣价值创造,乃是感谢与欢喜行动的游戏化,也是生活的艺术化。以这种游戏化、艺术化、日日新而不受任何拘束的自由气氛,来做感谢感恩之行动,即是密教精神的理想活现境地。

这种理想境地,对于固执自私的一般人而言,是非常难以实现。为了达到这种理想境地,所以吾人要深深体认到这个“圣价值”的创造行动,就是“生”当体的本来之“道”,并课与自己使命,且不断向其目标努力精进。这精进努力起初会感到痛苦,但若能专注地燃烧自己的生命,继续努力精进,不久其努力精进就会超越一切,悠游于无忧之大乐境。

努力精进,恰如小孩游戏玩具一样,自己透入于玩具之中,超越了游戏玩具的意识而活现玩具。其处不被任何事物所拘所囚。而弥漫脱落自由气氛,超越过去未来而永生了。

此“物我一如”之游戏三昧,即是“生”当体的真我活现。亦即是纠合一切之力,一心不乱地去燃烧全生命的活现。在这样的活现之处,始有充实庄严“生”当体之内容,成就“圣价值”与圣业的创造。

但是,人们只知道为其各个个体而孤立生存,忘却了这种全的生命燃烧。于自心起了心与境、物与我的迷执对立,这样,就失去了活泼生命的生机,一切变为死物化了。因而其所努力精进的结果,也得不到任何的自由与欢乐,仅招来痛苦与倦怠了。如将水与鱼为例,当水与鱼成为一体时,鱼才能自由自在悠游舞戏于其中;如果把水与鱼隔离对立,鱼就会失去自由导致死亡。所以密教行人要努力地去创造“圣价值”,庄严一切,供养一切。为成就圣业起见,就得要努力精进,进而更要乐观于努力精进,游于此精进中。这样当初才有自由、创造的天地,才可以成就不受任何拘束的“游戏三昧”,开拓“金刚舞戏”的世界。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