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唐密文化 > 唐密研究 > 正文

密教哲学

本文作者: 8年前 (2010-02-05)

一、识与智弘法大师《十住心论》十卷的主旨是将有情世界的种种人格层,分为十种,因而充分发挥其密教思想…

 

一、识与智

弘法大师《十住心论》十卷的主旨是将有情世界的种种人格层,分为十种,因而充分发挥其密教思想的究竟立场。秘密庄严心者,即究竟觉知自身之源底,觉悟了自心之数量境界而言,秘密庄严自心也是自心之最高价值的实现世界,也是指密教的至奥世界。这种世界境地,决非自心的源底的觉悟如实睇证悟自心的实际不可。

自心之数量者,即是于自心根底的一一心识上,觉知法界之如实真相而言。不论什么教学,为要觉知法界的实相起见,应各有其根本教理而予以法会与阐扬。如俱舍论的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和意识等六识,眼是视觉,耳是听觉,其次是嗅觉、触觉、味觉,这五种只感觉,而对于感觉之一一推理判断,予以决定者为意识,合之为六识,由此我们就可以在器世间生活。但如果我们反观内省,追求自己存在于内心深处的本质,人生趋向之真正目的,世界成立之根本原理等等问题,则上述六识的结构是无法究竟与令人满足的。故唯识论提出了上述六识之外,加上“末那”之迷界成立根本识,与开展万有之根本识阿赖耶识为八识。天台和华严宗更加入了“蓭摩罗”之真如(永远诸法之真性)根本识为第九识。《释摩诃衍论》则又加入了法界认识之根本,一一心识,成为第十识。密教根本经典《大日经》说“无量心识”这无非是于最初六识的根底意识后,探求更深层之识,以期能使我们现实之生活净化无已而趋入证悟生命实相的境地。

末那识是顺应烦恼的我意识,由此生彼此异见显现迷界。阿赖耶识一般译为藏识,法界实相以种子而含藏,也是一切万物有由此而展开,迷悟染净差别也由此而涌起的根本识。蓭摩罗识是清净识,或名多一心识,表示“阿赖耶”奥底的纯一清净原理体。由有此识才能体验永恒的真性真如。真如可得体验,但是此识是绝对唯一的,由此唯一何故会成立种种杂多的现实之差别世界?一就是一不是多,多是多不是一,此处都感到理论的隔膜,由此才有“一一心识”与“无量心识”的出现。还是透过了唯一之奥底里具有绝对的多的存在想法。换言之,由“一”之理论中说出“多”的理论,此处“一”是纯粹的“多”为“一”的,这“多”是纯粹清净的法性当体存在,法性当体就是“多”,故现实非多不可,依此一一即是表示无量的意义。

依此诸种见解中,弘法大师则以《释摩诃衍论》为准据而说十识说,并在《辩显密二教论》卷上揭出“心量有十,云何为十”而提出论点。因为《大日经》的“无量心识”,除以一一心识的立场为其根源外,于六识、八识之解释上,是无法达到《大日经》所论的无量心识的世界的。

故这点之秘密庄严住心,只有在大师的十种心识的理论上才能成立,亦即法界之如如实相,唯有在此十种心识的立场下,才可以觉知,而知自心的数量。上述的理由,在密教则以众多的佛、菩萨,以代表众生心识升华的过程,而加以有秩序的组织,并予以艺术化的表现而构成所谓曼荼罗。但是这些表征不外是其中心体大日如来的自觉内容之显露。大日是法性当体的法身,或以曼荼罗冠于秘密庄严的形容词,但这是众多佛、菩萨互为关连的大组织。这种神密世界只在十种心识中才可以经验出来的。大师的《秘藏记》中有“问:显教中立八识,密教中立几识?”“答:一识或八识或九识或十识乃至无量心识”。密教之所谓一识,即曼荼罗中台的大日如来之一尊为一切心识的主体而言,八识即表示中央八叶之尊,合中台大日为九识,故与唯识、华严、天台所说八识九识之意趣有异。密教之八叶九识表现在曼荼罗图上的,若没有密教教理智识的涵养,是不容易理解的。就如上述中台八叶、九尊之外的一切佛、菩萨即相当于一一心识或无量心识,合前述之九识,即成所谓十种心识说。故若失去这种立场的真言密教论者,即一切皆成戏论。依大师之见解,未达佛之大觉的因位时名曰识,得到大觉之佛果即名曰智。换言之识由密教之悟道纯化而成智。

简单而言,第九识转成法界体性智,第八识转成大圆镜智,第七识转为平等性智,第六识转成妙观察智,前五识则转成所作智,法界体性智是法界原理体性之根本智,大圆镜智为如大圆镜一样能显明了万象影像之智,平等性智则是自在彻见万象之平等性之智,妙观察智是得到大自在之观察客观界的真实之智,成所作智是成就一切所作之智。但无论如何,前九识都是以因位之识的相应之智德。若再加上一一心识。第十识之智,则密教最高认识界之曼荼罗或密严佛国土之理想界而展开表露在曼荼罗上之佛陀直观智之世界就可完成。

一般佛教说转八识成四智,不说转九识成五智,或云九识、十识,这是凡夫世界的立名,在悟道上即只说五智。又大师之见解是五智即心王,又名五智五佛,的转识成智即完成佛位云。转九识成五智之外,十识是五佛外总括了曼荼罗之诸尊而言,所谓心王即指五智,所以五智五佛即是我们的心王。

二、本不生之义

前述之十种心识是真言密教所宣畅的最高生活原理,曼荼罗之教学与实践,在此识之立足点上逐步展开,然大日经中有“心主自在而觉知自心之本不生”之句。本不生乃本来不生不灭之意义,心主即心王之意。大师说“觉此心之本不生是渐入阿字门也”。以密教的见解,我们因自心本源之迷妄,即轮转于地狱、饿鬼、畜生、修罗、人、天等,六道之波,若心源觉了,则一大澄清之水。澄清之水可显照万象之影,如是一心之佛可以觉知诸法。其一大之水,解为一心或阿字体大。能觉知一心之水即入阿字体大。入阿字体大,即知本来不生不灭之一心本源。所以一心即是阿字体大,真言密教除此无他。

阿字是本不生之意,取梵语之首字体,为一切字之母,一切音声之基本,一切之声由呼息而出,呼息即自然之阿之息。本不生即是不生不灭之基本原理,超越生灭之相。大师之《吽之义》中,说到一切法无由因缘和合而生,由缘所生者皆有始有本,今观能生之缘,亦复由因缘而生,进而推究其本,观察到底,即知本不生之际,见到本不生者,即知如实自心,知自心者即得一切智智。

万象皆由因缘和合而成,若非因与缘一切物都无法成立,而因缘直推下去,仍各有其相关之因与缘相辅相成,究极其底,则趋入不可得之理论,所谓因缘不可得也。但是因缘生灭,即是我们现实世界所看到的实际状态。其原因,则是我们自心迷妄所由致之。故如彻了现实的实际根源,得了如实的正知正见。即能明了我们一心的本源。若未得如实之知见,则往往以错误的感觉来判断事物,或因误谬的推理,而增加迷见的深度。盖六识之世界,只是认识生灭而已,无法经验深层根本的精神生活,但到了第八识、九识、十识的世界,就越能认识体会纯粹清净的原理存在。渐渐脱离属于妄想颠倒的不纯分子,体验“唯本不生”的究竟世界,亦即所谓“趋入阿字门”。大日经所说“如实知自心”,其义全在于此。法界即是本不生。第九识九识一如之理,以第十识中,见到当体即纯粹之本不生,亦即说一心与法界就是本不生。一心与法界就是本不生,一心与法界看作相对待者,即是六识的判断,所有色、心、肉体、精神,或主观与客观,均止于六识之有限思考。若以十识之立场看本来面目时候,其一如之奥底处只有本不生的存在外别无一物,或谓先验界或绝对界,由此成为宇宙法界是永远辉耀的本不生世界的绝对价值。非绝了推理的唯直观,才能得到“我即法界,法界与我同在”的大自觉,所谓“阿字体大也”意即在此。一般或有人以为生灭是现象界,不生灭是绝对界,或说本来不生不灭即超越了一切生灭。但在密教的体验上是没有灭的,而以生灭界去沉虑不生不灭的境界。是将生灭当体的姿态直接看作永远的风光,即生灭当体为本不生的世界。

密教修行法之一的“阿字观”,即是用“阿”字为唯一的对象而行禅之实践。直参本不生之心身世界,拟直接的以把握到自心为其目的。这种修行无论何人都易修而证得。故“当相即道”、“即事而真”的体验自心本源,即是密教向上一着中之特有教相。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