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唐密文化 > 唐密研究 > 正文

圆仁与台密思想的形成

本文作者: 6年前 (2013-04-15)

  圆仁(793—864),俗姓壬生氏。日本下野人。15岁到比睿山师事最澄。最澄死后,专修苦行。承和…

  圆仁(793—864),俗姓壬生氏。日本下野人。15岁到比睿山师事最澄。最澄死后,专修苦行。承和五年(838)随遣唐使人唐求法,从各地高僧受学显密二教,值唐武宗灭佛(845),于唐大中元年(847),携佛教经疏、仪轨559卷回国,于比睿山设灌顶台,建立总持院,弘传密教和天台教义,并“常行三昧”提倡净土念佛法门,弘扬大乘戒律,使日本天台宗获得很大的发展。著有《金刚顶经疏》、《苏悉地经略疏》、《显扬大戒论》和《人唐求法巡礼行记》等。被尊为日本佛教天台宗第三代座主,卒谥“慈觉大师”。
  最澄所创立的日本天台守,强调“圆密一致”(法华圆教与密教义理一致)。因此,他对圆、密二教是一视同仁的。但是,到了圆仁,对显、密二教的看法却有所偏重。圆仁所弘扬的台密思想,是以天台宗的思想来发挥密宗义理并指导修持。主要表现在下列两个方面:
  第一,以天台宗的义理阐释密宗经典。
  圆仁在《金刚顶大教王经疏》(《大正藏》卷六一)中坚持以智者大师的五重玄义(释名、显体、明宗、论用、判教)来阐释此经,并且指出了此经的殊胜之处。例如,在《明宗》条中,他说:
  明宗者为二:先出有判诸经宗,后明此
  经。初出判诸经宗者,有人云:如《维摩经》不思议为宗,《法华经》一乘为宗,《楞伽经》如来藏为宗,《涅?经》佛性为宗。如是判经宗,只知所说辞,未解其源由。夫以如来说法,一经一说,无不为令诸众生等修因证果,故《法华》云:诸佛世尊欲令众生开佛知见使得清净,故出现于世。如其所判,未为该阔。
  次明今经宗旨……正以佛因及以佛果为今经宗,宗是尊主义,如来说法修因证果为尊主故。言佛因者,所谓明了五部秘密修,行三密加持胜妙法等也。言佛果者,所谓显现毗卢遮那五智菩提遍法界体也。是故此经正说文初演,说五相真言,初四是因位也,后一即果位也。以后说文广说果位智用无碍自在之相。故此经正因果为宗。(卷第一)圆仁认为,如来说法,一经一说,都是为了使众生修因证果。并引《法华经》中的“诸佛世尊欲令众生开佛知见使得清净,故出现于世”。但他认为,《法华经》中对此解释还不够清楚,而在《金刚顶经》中,则明确地阐释了“佛因佛果”的义理。佛因,即是“明了五部密修,行三密(身、口、意)加持胜妙法等”;佛果,即是“显现毗卢遮那五智菩提遍法界体”。所谓“五部秘密修”,是指金刚界为始觉上转的法门,转在迷的九识,成五种果智,五部表金刚界五佛内证的五智,即:(1)佛部,表理智具足,觉道圆满,但此理智在凡位未显,人果位则理智显现。大日如来为部主。(2)金刚部,表智,即众生自心之理所,又有本有之智,在生死之泥中经无数劫,不朽不坏,能破烦恼,如金刚之久陷泥中仍不朽不坏。阿阀佛为部主。(3)宝部,表福,即佛陀的万德圆满中,福德无边。宝生佛为部主。(4)莲华部,表理,即众生心中本有净菩提心清净之理,犹如莲华由泥中出生,不染不垢。阿弥陀佛为部主。(5)羯磨部,表化他业用之德,即佛化众生而垂悲愍,成办一切的事业,不空成就佛为部主。行者在现实身作观的秘密修中,努力完成本尊的佛行,即所谓五相成身观。此观法与三密观同为金刚法重要的观行。其修法为:(1)通达菩提心,理论上悟到自己的本性即菩提心。(2)修菩提心进一步求实证,(3)成金刚心,观本尊的三昧耶形,而依广金刚与敛金刚两观,证得自身与诸佛的融通无碍-(4)证金刚身,行者之身即刻成为本尊的三昧耶身。(5)佛身圆满,完成观行后,我与佛一致无二,显现毗卢遮那的丘智菩提遍满法界:五相成身观中,一至四位足因位,而第五位则是果位。这就是《金刚顶经》佛因佛果为宗的理论和实践思想。
  其次,圆厂在解释《金刚顶经》开头的“如是我闯”中的“如是”:宁时,坚持用智者大师在《法华文句》的说法;;他说:“大台云:佛、阿难二文不异为如,能诠诠所诠为是。佛明生死即涅盘,亦即中道,况复涅盘,宁非中道丫真如法界,实性实际,遍一切处,无非佛法、阿难传此,与佛说无异,故名为如;如如不动,故名为是。”(卷第一)突出地解释了天台宗关于中道佛性的义理。接着,他进一步强调对佛陀说法“信”的重要性,说:“佛法大海水中,信为能人,智为能度。如是义,即是信相,若人心中,有信清净,是人能人佛法;若无信,是人不入佛法。不信者,言是事不如是,是不信相。信者,言是事如是。又信如手,如人有手人宝山中,自在取宝。有相亦如是,人佛法无漏根力觉道禅定宝山中,自在所取。无信如无手人,无手人宝山中,则不能有所取。……现世利,后世利,涅?利,诸利根本,信为大力也。”(同上)显然,这种说法也是完全根据智者的诠释的。
  第二,为显教和密教开创了新的教判。
  所谓显教,指从语言文字上能明显说出教法的;所渭密教,则指不可从表面得知,而须秘密说的。两者的分类法,或由说教的方式而别,或就教义的内容而别。
  关于显、密的说法,源于龙树的《大智度论》,该书卷四中说:“佛法有二种:一、秘密,二、显示-显示中,佛、辟支佛、阿罗汉皆是福田,以其烦恼尽无余故;秘密中,说诸菩萨得无生法忍,烦恼已断,具六神通,利益众生。”智者大师后来也根据《大智度论》的说法,在化仪四教中立显露不定教和秘密不定教。这是就说教的方式而别。而在《净上指归集》中,则以经、律、论等为显教,以坛场作法、诵持密咒等为密教。
  在日本,东密对显、密的分类是就教义之内容而区别的。空海在《辨显密二教论》中指出,应身佛释迦牟尼应众生的根机、能力而说的一乘、三乘教,即为显教;至于法身之大日如来,系为显示其自身证误内容(自受法乐)的三密教,即属密教。又密教为唯佛所知的秘密教;相对于此,显教则为假方便之教。
  圆仁则以自己的看法,对显教和密教制定了新的定义。他认为,显教是诸三乘教,密教是一乘教。一乘教又分理密和事理俱刻。《华严》、《法华》诸经典仅说世俗与胜义共一体的理论,而不说印相等具体的事相,称为理密教;至于《大日》、《金刚顶》等经典兼说理、事两方面,则称为事理俱密教。在事、理之中,所说的理固然相同,而说事密的教法较为优胜,此即所谓“事胜理同”。
  对于一乘教所说的佛自性身、受用身、变化身(即法身、报身、化身三身),圆仁认为这有违于密教说的理具即身成佛的义理。所以,有人问他:“显教亦言自受用身不说法,他受用身说法,有何异也?”他坚定地回答道:“显教所立说不说,俱非理内,故与密教全不同也。”(《真言所立三身问答》,《大正藏》卷七五)显教所谓白受用身,即指诸如来修习无量福慧,起无边真实功德,恒自受用广大法乐。所谓他自用身,即指诸如来由平等智示现微妙净功德身,居纯净土,为住十地菩萨众显现大神通,转正法轮。圆仁认为,这并非佛的理内三身。那么,佛的理内三身应当是怎样的呢?他说:“理内三身者,三身俱遍法界,无有优劣。故《毗卢遮那经》云:毗卢(遮)那如来加持故,奋迅示现身无尽庄严藏,如是奋迅示现语意平等,无尽庄严藏,非从毗卢舍那一切身业,一切语业,一切意业,一切处,一切时,于有情界宣说真言道句法。”(同上)必须说明的是,在显教中,引日华严经》卷二、《梵网经》卷上所说的毗卢遮那佛为报身佛,《观普贤菩萨行法经》所说为法身佛。法相宗立毗卢舍那、卢舍那、释迦等三尊,称毗卢舍那为自性身,卢舍那为受用身,释迦为变化身。天台宗亦立毗卢遮那、卢舍那、释迦等三尊,以之次第配为法身佛、报身佛、应身佛。而圆仁则认为,毗卢遮那佛与大日如来同体,乃理法身、智法身不二之体,尽虚空遍法界,无时无地不在,以身、口、意向众生宣说真言妙理。
  圆仁还认为,修学密教和显教,功德截然不同。他在《苏悉地羯罗经略疏》卷第一中指出:破弃五戒是业障,召得三恶人天等身是报障,烦恼为报本,是烦恼障。有人问他:“诸余经云:报障难转,因时可救,果无如何,今何故说并除三障,令得安乐?”他回答说:“当净洗浴听是经典。是经威德,悉能消除。诸大乘经,多有此例。又秘教中,亦延短命,获得长寿,转于薄福,现得宝贵;转金刚凡身,现得圣身。”有人又问:“若如所说,二教俱有转报义者,显密二门有别耶?”他说:“于显教而有两经,若浅经说报不不可转,若深经说报有转义。虽说转报,而有迟速。譬如有人手执刀杖,不著甲胄人群贼中,倘胜一人,或为贼所害。显教转报,亦复如是。未被如来三密甲胄,虽有少解行,而无速转义,或为报障之所逼害。岂只报障,于业烦恼,亦准知也。若秘密不尔,三密甲胄,著法界体,定慧之手,执持阿字利剑,如来要誓,事理兼备,无灾不除。无乐不与,譬如勇士密著甲胄,执持利剑,人郡贼中,自他俱安,譬意准知也。”(同上)通过显密两教对转变报障的不同功力,圆仁极力宣说事理俱密的胎、金、苏密教修法的殊胜。
  总之,从圆仁开始形成的日本台密,在教理上开始以天台的思想来阐释密宗,在修持上已离开了天台的止观思想,而代之以身、口、意的“三密甲胃”,特别是以“阿字观”来证悟诸法本不生之理,开显自心本具佛性之菩提心。这在当时密教盛行的日本,显然也是一种吸引修学者的方便之法。因此,在他的大力弘扬下,日本台密得到了迅速的发展。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