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唐密文化 > 唐密研究 > 正文

真言宗概要(高观如)

本文作者: 6年前 (2013-04-19)

真 言 宗 概 要摘自《佛乘宗要》(《入佛指南》)  作者:高观如   甲 历史  此宗法门,乃是法…

真 言 宗 概 要
摘自《佛乘宗要》(《入佛指南》)  作者:高观如
 
  甲 历史
  此宗法门,乃是法身佛毗卢遮那,在摩醯首罗天金刚法界宫所说;即此土应身佛释迦牟尼如来成道的初一七日,当自受法乐时,为金刚萨 诸大菩萨说此真言,即为本宗的起源。
  金刚萨 既受法已,遂结集成「大日经」「金刚顶经」各十万颂,纳於南天铁塔。
  後来龙树菩萨,开南天铁塔,亲见金刚萨 ,承受大法,并受两部大经。龙树著述甚多。
  龙树以後,授法於龙智菩萨。龙智化行南天竺及师子等国,寿七百余岁,并传两部大法於善无畏金刚智两三藏。
  善无畏三藏,初学空宗;入密以後,化行南印度。南印度素秉龙树提婆的教化,空宗盛行;因此善无畏本著一法界而弘密教。其後来到中国,乃至翻译经轨,亦多用空宗的法语。
  金刚智三藏,初学相宗;入密以後,化行中印度。中印度素秉无著天亲的教化,法相盛行;故金刚智本著多法界而弘密教。其後来到中国,乃至翻译经轨,亦多用空宗的法语。此乃当机的不同,所以教化也有差别。
  当唐玄宗的开元四年,善无畏三藏来到中国。次年译「金刚顶虚空藏求闻持法」,十三年,「大日经」的略本译成;遂开两部灌顶的曼荼罗,而授之一行阿 梨;此为密教传来的开始。一行阿 梨,初学禅宗,後从善无畏受法;作「大日经疏」二十卷,为密教的要典。又从金刚智受金刚顶法;博学深慧,唐玄宗尊为国师。
  开元八年,金刚智三藏,与其传法弟子不空三藏偕来长安;奉敕建两部曼荼罗,开坛灌顶。更翻译「略出经」等;传法於不空。不空从金刚智得法後,又从善无畏受胎藏法。後金刚智入寂,不空三藏复归印度求取经轨;在师子国又遇龙智阿 梨,更得瑜伽十八会等法。天宝初,还归中土,传译金刚部经轨数百卷,为一代的国师。
  不空三藏传法的弟子五人:一含光,二惠朗,三昙贞,四觉超,五惠果。其中惠朗法师,传於天竺,天竺传於德美,慧谨,居士赵政。慧谨又传於义灌,志清  等。惠果大师以下,传於义操,空海等十六人。空海师为日本国人,学法回国,大弘密教,至今传持不绝。而吾国的密教,自此反渐次衰减。本宗的源流,系列如次:
          
  乙 所依的经论
  此宗以「大日经」「金刚顶经」「苏悉地经」三部,为所正依的经。
  大毗卢遮那成佛神变加持经(略称大日经) 七卷 唐善无畏一行共译
  金刚顶一切如来真实摄大乘现证大教王经(略称金刚顶经) 三卷 唐不空译
  苏悉地羯罗经(略称苏悉地经)      三卷 唐输波迦罗译
  此三部经,不独在教理的上面,显示实相的真理;却更就当前的实境,表显诸法的实相。所谓「六大」「四曼」「三密」等,即无不是实相上的「体」「相」「用」三大。所以若论一切经教中对於实相的解剖,就莫过於此三部经了。
  在这三部经的里面:「大日经」是毗卢遮那佛在法界宫的一会,而说示阿字本不生的真理,一切众生本有的曼荼罗的。「金刚顶经」是毗卢遮那佛在天上人间十四处十八会而开示 字实相之理,始觉智上差别的曼荼罗的。「苏悉地经」是说真言行者的庄严作法行持律仪等的。此便是真言三部经的要义。
  此宗又以「菩提心论」「释摩诃衍论」为所依的论典。
  科判连 金刚顶瑜伽中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论 (略名菩提心论) 一卷
  科判 龙树造  不空译
  科判 释摩诃衍论  十卷 龙树造 姚秦筏提摩多译
  此外如一切密教经轨等,皆为此宗所依用。
 
  丙 判教
  此宗立「二教」「十住心」,以判释一切的教法。
  所谓「二教」者:
  显教,即是释迦牟尼如来应机显说的一切大小乘的教法。
  密教,即是大日如来法身内证的真言秘密教法。
  所谓「十住心」者:
  异生羝羊心;诸有众生,杀盗昏淫,造作罪业;有如羝羊,自投於三恶趣的,即属此心。
  愚童持斋心;诸有众生,发行善心,持斋行善;虽可以生於人道,而不能得出世的解脱的,即属此心。
  婴童无畏心;外道仙人,求生天道,不虑久後的退堕,不脱世间的生死的,即属此心。
  唯蕴无我心;小乘教人,修习四谛,知一切无我,而认法体为有;证我空而不能证法空,此即声闻乘的教法。
  拔业因种心;观十二因缘,能自断业苦种子,而不能济度众生的,此即缘觉乘的教法。
  他缘大乘心;大乘教人,为欲自利利他,开示依他圆成法相的至理,此即法相宗的教法。
  觉心不生心;了知诸法的实相,本来空寂,无迷无觉,不生不灭,此即三论宗的教法。
  一道无为心;宣说三谛圆融,万法一如;所谓一切万有,皆是一道清净无为的实相,此即天台宗的教法。
  极无自性心;说示华严法界,圆满融即;所谓十玄六相的观法,皆是就实相的因分而说。至於实相的果分,尚是离言绝虑不可思议的境界,所以称为极无自性。此即华严宗的教法。
  秘密庄严心;开示实相的果分,所谓唯佛与佛的秘密境界,无量万德庄严的秘密曼荼罗教。此即真言宗的教法。
  如上所说,即是此宗对於一切教相的判释。至於此宗教义的立场,在二教中,便是密教。在十住心中,便是秘密庄严心。

  丁 主要的教义
  我们都知道佛教各宗的里面,有所谓大乘与小乘。又在大乘各宗的里面,有所谓显教与密教。密教既然属於大乘宗派的范围以内,当然他的教法,是不能外乎一实相印。不过他与显教不同之点:便是显教是释迦牟尼应身佛所说,密教是毗庐遮那法身佛所说。又显教大概是藉诸经教以显示实相,密教不但在教义上开示实相,而且还在事实上表显实相。又凡属於显教的,便是以上所述的各宗;属於密教的,便是此真言一宗。而且此宗所开显实相之处,较之各宗,尤为深切微妙。
  此宗表现诸法实相的教法,尤能注重在事修的上面。但是此宗的事相,必须经过阿 梨的传授,又必见诸事实,而不能在纸上详尽之;所以在这篇内,也只能略说此宗的教相。
  此宗的旨趣,至为高深;若欲一言以概括全部的教法,便不外乎「阿字本不生」五字。如:
  大日经说:「云何真言教法?谓阿字门一切诸法本不生故。」
  又说:「真言行者,了知本不生故;即人法戏论,净若虚空。」
  大日经疏说:「阿字本不生者,即是一实境界。一实境者,即是中道。故龙树云:因缘生法亦空亦假亦中,又大论明三智其实一心中得,此即阿字义也。」
  又说:「觉自心本不生,即是成佛。」
  凡密教中的一切教法,无不从此阿字发生。又大日经疏亦以阿字为法教之本,为众声之母,为一切字之种子。又阿字译云无,又云真空,即是般若实相的理体。举凡一切教相事相,种种观行,无量功德;皆是依此而生,皆是直显此义。所以此宗的法义,便是开显实相的甚深境地。
  此宗直显实相深义;而且在事实上,一一表显此种不思议的境界,尤非余宗之所能及。所以此宗直谈即身成佛,就一切的众生事物上,开显法身佛的妙境;所谓「即事而真」,又谓「生佛不二」。又如大日经疏说:
  「一切众生,色心实相,从本以来,悉是毗卢遮那平等智身;非是得菩提时,强空诸法,使成法界。」
  欲知此宗直显一切诸法即是实相的妙理,须明建立此宗法义的三大元素。所谓体大,便是六大的缘起。所谓相大,便是四曼的不离。所谓用大,便是三密的瑜伽。
  世间一切万事万物,无非是地水火风空识六大的缘起;即出世间的修行,也不离这六大。一切众生,自顶至踵,由内而外,亦皆是此六大所成;而毗卢遮那如来无量佛身,亦无非此六大。所以一切诸法,不离六大;六大法性,周遍法界。又一切法性,无非大日;大日如来,周遍法界。所谓「一切众生,皆是毗卢遮那;一切诸相,无非法王境界」。佛身的六大,与众生的六大,乃至一切诸法的六大,无隔无别;所以当体而论,一切诸法,本皆实相。此即谓之六大缘起。
  由此六大缘起所成世出世间一切诸法的现象,即是大三法羯之四种曼荼罗。下自众生,上自如来,悉皆具此四曼的现相,一一含藏实相的功德。(即就佛菩萨而言 诸尊相好 为大曼荼罗 所持的器物如刁剑铃杵等 以表示诸尊的誓愿者 为三昧耶曼荼罗 如种子真言 以代表诸尊的记号者 为法曼荼罗 诸尊的动作威仪等 为羯摩曼荼罗 众生界亦可类推)而此四曼之相,一一又皆无量无边;如来四曼中,亦必具足众生四曼;众生四曼中,亦必具足如来四曼;生佛一如,互相涉入,互相具足。所以当相而论,一切诸法,皆是实相。此即谓之四曼不离。
  虽然诸法的当体,本皆实相;当相,皆是实相。然使不藉身口意三密瑜伽的业用,则不能成就实相的究竟。本来一切众生乃至如来,其所以为凡为圣,皆是由於身口意的三业与三密的作用使然。在凡夫,因为三业而造成轮回的业果;在如来,因为三密而成为清净的功德。所以修密教的人,主要是将自己凡夫的三业,转成如来的三密。即是藉著观想的功力,将自己的意业,转成如来的意密。藉著结手印的功力,将自己的身业,转成如来的身密。藉著持咒的功力,将自己的口业,转成如来的口密。不独自己与佛,互相相应摄入;己与众生众生与佛,亦互相相应摄入,藉著这三密瑜伽的妙用,一切众生,皆可成佛;一切国土,可成净土。所以就著业用而论,一切诸法,皆成实相。此即谓之三密瑜伽。
  人人本具如来的「六大」的体性,若能藉著「三密」修持的业用,自然可立於如来「四曼」的现象上。而「即身成佛」的妙果,何难立致;「当相即道」「即事而真」的妙境,实非空谈。何况此宗一切不思议的真实境界,一一皆可在实修的事相上表现。如上所述,不过其教相的万一罢了。
  还有入坛灌顶,诸尊供养,四度仪轨,种种观行,仪式,曼荼罗等,便皆在事相的范围以内;必得阿 梨的传授,方可受学;在文字的上面,有时而不能加以表示。
  总之,在各大乘宗中,此宗的教法,最为高深;修持,最为真切。乃至华严宗所谓「果分不可说」者,而此宗乃直说实相的果分;天台宗所谓「唯佛与佛乃能究竟」者,而此宗乃显示实相的究竟;可见此宗的契合实相法印,最为深切。
 
  戊 行证
  此宗直显诸法实相,开示即身成佛之教。如说「父母所生身,速证大觉位」。建立三种成佛之义,以明一宗行证的阶段。
  三种成佛者:
  一理具成佛,谓一切众生的身心,即是金胎两部的本体;所谓胎藏界的理体,金刚界的智德,於凡夫中,本来具足。众生与佛,同一法性,此即谓之理具成佛。
  二加持成佛,谓众生既具本觉的功德,复以修习瑜伽之故,与诸佛相互感应;而此三密加持,遂成即身成佛的妙行;依此妙行,以开显众生本有的果德,此即谓之加持成佛。
  三显得成佛,谓修行成满,证入无上的悉地,本来具足的理智万德,至此完全开显,此又谓之显得成佛。
  又此三种成佛,亦可以本有修生二门约言之:理具成佛,即谓人人具有本来之佛体,属本有门。加持成佛与显得成佛,即谓三密加持,显发真如本性的一切万德秘藏,此均属之修生门。依本有门,即是显示实相的真谛;发心即到,不历阶位。依修生门,便又是显示实相的俗谛;从本不生中,假立行位。
  至说此宗的行证阶位,虽从因至果,皆不外乎显佛的境界;但表德有分满,内证有差别,不得不在无阶级上,假分阶级。故依大日经,说有「六无畏」「十地」「三劫」的位次,以示此宗行证的阶级。
  一·善无畏
  二·身无畏
  三·无我无畏
  四·法无畏
  五·法无我无畏
  六·一初法平等无畏
    一·欢喜地
    二·离垢地
    三·发光地
    四·焰慧地
    五·难胜地
    六·现前地
    七·远行地
    八·不动地
    九·善慧地
    十·法云地
  (又此十地 即是表示菩提心十转开明的功德 地地具有十波罗密 位位具足理智的万德而无有高下)
  初劫   断粗妄执
  第二劫  断细妄执
  第三劫  断极细妄执
  又古德常谓「入真言门,便登初地」;故此宗修行,一超直入;如金刚顶经所谓:地前不立位次,地上立十六大菩萨位。此十六大士的内证,即是吾人自心本具的佛性,亦即阿? _生弥陀释迦之四德,亦即大日如来之德。吾人若将此十六大菩萨的秘德,完全开发;即能立即成就佛果;而现身显证於诸法的实相。
  金刚萨埵菩萨
  金刚王菩萨
  金刚爱菩萨
  金刚喜菩萨
  金刚宝菩萨
  金刚光菩萨
  金刚幢菩萨
  金刚笑菩萨
  金刚法菩萨
  金刚利菩萨
  金刚因菩萨
  金刚语菩萨
  金刚业菩萨
  金刚护菩萨
  金刚牙菩萨
  金刚拳菩萨
  至就断惑而言:此宗所说,与显教各宗所谈,却又大大不同。显教各宗,因就众生的情见,而说有染净的分别;认一切烦恼妄惑,有断除的必要;故又称为情有断,亦称为过患断。至於此宗,直显实相的当体;生佛一如,理本一味。而无有染净的差别;由於菩提心的开发,一切烦恼,即无不转为一切功德;此又称为理无断,亦称为功德断。显密二教断证的关键,即在此处。
           
  己 果位
  在各宗的里面,多就凡夫的因位,以说明一切诸法;乃至所谓显教最高的华严,亦有「因分可说,果分不可说」之叹;那知此真言一宗,却大超出於此范围。
  此宗一切的教相事相,无一不从佛地上安立,无一不是宣说如来的果位,更无一不是显示法身佛的真实境界。
  今先就此宗所说的四种法身而论:
  一自性法身,理智法性,具足常住,为法尔恒常说法的法身。
  二受用法身,此又有二:自受法乐,名自受用法身。为十地菩萨而显现,名他受用法身。
  三变化法身,为示现八相,传说内证的法身。
  四等流法身,随一切天人鬼畜,六道含灵,示现同类的身形;而随流化度,皆是法尔的作用,即名等流法身。
  此外或又加立法界身,合为五种法身:
  法界身,即是六大的体性。法身如来,具此六大;六大的体性,周遍法界;如来的法身,亦遍法界:因之此身名法界身。
  如上五种法身,悉是大日如来一大法身;十方三世诸佛菩萨天龙鬼神有情无情,悉是此毗卢遮那的法身所摄。
  在此宗的教义上,所谓六大,即是大日法身的当体。四曼,即是大日法身的当相。三密,即是大日法身的业用。金胎两部曼荼罗尘数诸尊,悉是大日如来法身显现。此如古德所说:
  「一切众生,皆是毗卢遮那。」
  至於此宗所说的佛土;虽分有密严净土,十方净土,诸天修罗宫三类,随分显现;其实皆一大日如来的净土。此又如古德所说:
  「一切国土,悉是觉王境界」。
  此宗所显的果地,略说如上;若广言之,便可广摄此宗一切的言教。因为此宗的教法,完全建立於如来的果地上。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