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唐密文化 > 唐密资料 > 正文

汉传密宗新论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8-10-17)

汉传密宗新论   密宗三学派  密宗哲学和科学的典籍广如瀚海,但是不易被瞭解并且经常被误用,印度教,…

汉传密宗新论

 

  密宗三学派
  密宗哲学和科学的典籍广如瀚海,但是不易被瞭解并且经常被误用,印度教,耆那教和佛教等人士,很多都从事这种高度进步密教科学的锻练,Patna的库达巴克夏图书馆,巴勒达图书馆,马德拉斯图书馆,有很多这方面的原稿,但是外行人是无法瞭解这些经典的,同时能胜任的密宗老师也是少之又少,然而若能在名师的指导下,做适当的训练,则密宗与其他走向自我了悟的灵性锻练方法是没有两样的。
  根据密宗科学,阴和阳是宇宙的根源,称之为Shiva&Shakti,密宗有三大学派,Kaula、Mishra、Samaya:
  Kaula学派者(或称左派密宗行者),敬拜宇宙阴性力量—Shakti,男女之间的性行为亦为他们外在的膜拜仪式,但还不会有所谓的实际性行为,但一般人所称的西藏密宗,实际是左派密宗的一支变形,称为BamaMarga,这一派是用酒、女人、肉、鱼、人肉、屎尿精血……实际与多女的性行为,还有咒语做为锻练,这就是误解密宗经典的教派。
  Mishra(即混合或联合),兼具内在的冥想与外在的锻练,他们唤醒内在潜藏的力量,提昇他到第四个生命中枢(心轮),并在此处做冥想锻鍊。大卫之星的修练方式,在古印度瑜伽,即有教授,法门简捷有力,这法门在基督教的少数密教派与犹太教比较内行。但本人曾窥其奥妙之处。
  Samaya,密宗裡最纯淨,最高段的方法,或称为右派法们,它是最纯粹的瑜珈缎鍊,它没有任何仪式,所有的锻练与性没有任何的关联,静坐冥想是最主要的方法,而这种方法的静坐观想是非常殊胜的,这个学派是在生命第七中枢,千瓣莲花做静坐观想,也是最高深最精微的修法之一,这种静坐冥想的方法,称为Antaryaga,这学派对有关人身上的脉轮,Cakra脉丛结,Nadi瑜珈脉,Pranas重要的生命能量,有详尽的说明。汉传密宗有鼓山派传承此法,修法与所谓的Samaya不尽相同,因为不做观想,也不作过多的解说,以避免著相。
  还有一个Visnu法系,是原书所未曾提到的事项,此法散见在犹太教、基督教、回教、印度教与汉传佛教体系,但百年一修,很少见的密法,经典从未记载,许多教派的密教,都有传承,但却很难实修,上上等根器难得之故。

 

  右派(汉传密宗)左派(藏传密宗)关于无上瑜伽部的差异
  在宋朝曾有法贤(天息灾)等印度僧侣来中国翻译出许多无上瑜伽部的经典,并有传修于宋朝密宗寺院,在此同时,日本台密曾派遣僧侣,来中土传习这些无上瑜伽部的法门,与带回新译经典,所以此等从印度来的教典与法门,在中国与日本都有传习(东密并无传承),但无上瑜伽部的修持却与藏地有著截然不同的命运。
  藏地当时很多佛教修持者几乎无戒律观念可言,已沦为“炼尸成精的邪术”,有的热衷于以蹂躏妇女为佛法、以砍杀人头为超度手段的“密宗”。只要是你看过西藏历史中是怎麽样的记载有关绿裙班智达、红阿闍黎和十八强盗僧这些人的行径,你也会百分之百认同那些批评!在法国藏学研究大师石泰安的《西藏的文明》这本书中,引用高僧强秋俄(好像就是天喇嘛益希沃)的批评:「自从‘解脱’(屠宰)仪轨发展以来,山羊和绵羊都不得安宁;自从性合的仪轨发展以来,人类在两性交合方面,甚至也不顾及血缘关系了。」(另一版的内容是:「超度」流行则牛羊不得安宁,「双修」流行则污秽邪恶混杂,「炼药」流行则病体无以治救,「炼尸」流行则寒林无人供养,「供修」流行则有滥杀活人之事,……如此行径可谓大乘之法乎?)……这就是所谓左派密宗,误解经典与滥修的后果,到后来虽有宗喀巴大师,推邪导正,创立黄教,以补其弊,但传修之时,仍然处处可见左道密教的修行法门。其馀的法门大略与《曲肱斋全集》所描述的相去不远:肉身双修、五肉供佛(象马人肉……)、五甘露(屎尿精血……
  降伏法,诛法在无上瑜伽部有众多的法门,但这法门流行是因为在同期,印度婆罗门教复兴运动所致,大量的僧侣改宗,原意是想诛杀所有改宗的佛门比丘,但是无上瑜伽部的流佈,却加速了佛法在印度的灭亡,这都是引发大众观感不良所致,其后并招致回教徒攻入那烂陀寺,所有的佛法僧侣寺院,在印度几乎全灭,降伏法诛法滥用的因,与其后的果,都在那几十年内发生……
  在中土,许多无上瑜伽部的法门,仅在少数佛门僧侣中秘密传承,内中修行并无如同藏地,如此有相且堕落的修行方式,这些是连东密传承的中国密宗(唐密)行者(例如吴立民、顾淨缘、冯达庵……)完全都不明瞭的事实,自家的家俱,却依然无知,更何况是其他人呢?

 

  左派与右派密宗的分别
  唐密又不搞肉身双修那套东西,问谁去?
  末学过去曾接触各国各教的密行者千百人,各教密宗上师也遇过不少,也被指导过,但从没有什麽肉身双修的法门,记忆的资料库裡,全无资料,要问谁去?
  密宗本来就有分左派与右派,唐密是右派密宗,根本不可能有肉身双修的法门,连这点辨别都没有?实在是孤陋寡闻。
  末学有幸接触过各国各教右派密宗,连图书馆裡,有关各国密教的各种法本坛城……都有密行者指引阅读,不会说见闻浅陋,各教的密法,也有许多认识,也被指导实修过,但却从来没见过所谓的肉身双修。
  末学修法向来独来独往,不会与人有太多的讨论,参访高僧大德的机率很少,很少去逛寺寻僧,也不会四处道场跑来跑去,只是偶而去末学上师的道场听经,学佛教经典,做为修行的资粮而已。

 

  杂密与纯密
  纯密不一定纯,杂密不一定杂。
  独部法之意是可单独存在,不一定要配合或组合其它法门。自成一格,也可各自为用。
  例如藏密时轮金刚法,本身就属于组合法,个人修法无用,属于集团用法门,集众人之力才有功效。
  独部法,例如秽迹金刚法,如意轮观音法……这些法门都属单独运用,看起来不起眼,但要修入本尊心法,似乎也没那麽简单。
  《大日经》与《金刚顶经》、《苏悉地经》为中密三大基本经典,要清楚这些是属于阿奢黎(上师)学的法门,传法阿奢黎才有资格全修,如东密的弘法大师,这些经典,不是一般信徒看与修的经典,若无上师带领,只是读爽的,毫无实益,也为盗法。
  杂密是属一印一明(咒),这些统称独部法,本身就是解脱法门(成佛法门),但这些法门也有专修上师带领,只是大多数人不认识而已,当然也有根器之分。咒与法是两回事,有咒无法门赋与,修起来相当吃力,功效也不太大。要知道当有人念咒时,传法阿奢黎就会来看这学人,如果是根器,自会替其人灌顶,如同《普贤行愿品》所描述情形一样。
  密宗自有一套严密的网络,不是鬆散的组织,不要说看不到,就认为没有。各教各派都天天在各地巡逻,至于其它,就不方便多讲了。

 

  唐密与禅宗
  中国(唐)密宗根本三经,《大日经》、《金刚顶经》、《苏悉地经》,此三经全为阿奢黎灌顶所依的根本经典,并无一字提及男女双修之言,为何师兄将藏密附和过来?藏密所依的经典(密续)与上述三经全无关联,要知道密宗有分左派密宗与右派密宗,藏密类属左派密宗(肉身双修),修持上与唐密右派密宗(意密)全无关联,
  唐密从三武灭教之后,即隐身在禅宗道场,修习传承也仅限于少数禅宗祖师与羯摩阿奢黎,并无广传,历代祖师禅密双修,兼习唯识(借以拣别境界,当量尺用),现在或许有少数行者,仅得结缘灌顶,在外宣称得法,但唐密岂是言谈可见其一端?从宋朝起,以《楞严经》为教理依归,修习上却要瞭解禅宗的教理,而且也不再以密宗三经为指导纲要,仅为附带教学用而已。
  批评唐密很容易,但要实际瞭解唐密,却非常不简单。
  右派密宗并无所谓密续(肉身双修),所谓的密续,仅见于藏密宗师的集体创作,在唐密本身修行而言,即使是在家居士,也与一般显宗修行类似,所有修行仅限于三密,理修重于事修,愈高深的法门,心法的参悟与禅宗相同,不是口诵咒、手结印、心观想而已。中土所集结翻译的经典,也仅限于大藏经的密教经典而已,并无所谓的密续,请勿搞混。
  藏密(左派密宗)自己错解《金刚顶经》,与唐密(右派密宗)何干?自古至今,错解经文者,何止千万,附佛外道也是如此,穿凿附会,佛经又无法自己辩解,难道是佛经有过错?岂能因一小撮人,误解佛经,反指佛经有过?

 

  唐密的隐密传承
  唐密秽迹金刚法,并非单一本尊法,前行法相当多而繁複,禅、淨、密、唯识,都要涉猎到一部份,历代都是单传或寡传,外面所传即使是三密法门,也是相当困难修学,这是因为心性修持未到,会产生暴怒现象。完整法系,有分三密、五密、七密、九密与十三密,与外传的法本有甚多差异,而且考验极多,修持极难。目前在整个中国,能学全整套法门的成就者,已知的只有少林寺北京派传承与福建鼓山派传承,其馀的是属隐密传承。
  中国密宗以我的了解,目前还有几个系统:北京、四川成都文殊院、五台山、福建鼓山、南海普陀山(但后者的传承较有问题) ……引用上师讲述,仅在中土传承的唐密系统(非东密与台密系统)。
  唐密从三武灭教后,就已隐身在禅宗道场千年,行者修持得法,即使是同寺院同修,均无人得知,更何况外人矣。上师讲述:现在我举一个我的亲身经验为例。举世闻名的少林一指禅宗师――少林寺住持海灯大师,大家应该听过。我在大陆时,曾和他一起同住一室达数月之久,但彼此都不知对方修持密法。一直到海灯出了名,到美国去表演,并且传授秽迹金刚法,我才知道他不但修持密法,而且与我同是以秽迹金刚为本尊。但是他的金刚法不是我们鼓山一系,而是属于北京的系统。
  许多唐密密教部的修持,都在中土隐密传承,在寺院道场中,不绝如缕似的接续著,唐密在中土,遭遇到太多次的灭教,所以那位祖师级的人物,会带著血脉图四处张扬?看不到,就以为没有,有这种道理吗?与弘法大师同期的同学,即使遭遇武宗灭佛,会捨弃唐密传承,直接入灭?
  既然是密宗,就不会四处张扬,佛法修证上了不了义,才是最重要之事,仅凭传承血脉图,能看到什麽?在中土有许多寺院,都有唐密的石雕塑像,其年代有百年千年,表示在这千年来,唐密何曾断绝,僧侣在密教修行上,即使是一印一明,还是努力的宏传著,他们何曾带著血脉图?仅凭著有限的知见,就以为唐密断绝,然后严厉的批驳著别的修行者,这是对的行为否?
  即使是台湾,唐密从明清两朝,即已进入,在寺院与居士林裡密传,这还是从一些古老的寺院裡发现,居士也有伏魔坛城,这也是去年才见到历史近百年的伏魔坛城,即使是日系佛教随著日军来台佈教,佛教历史的研究也未曾发现,更何况其它。

 

  显宗密法
  佛教显宗没有密法传承?一般参拜结缘的信众,法师也不需要讲这些,只有关起门来对入门弟子教学时,才有指导这些东西,古代住持、首座、典座、重要执事人员,要有实修法力,不然踢馆的外道,邪神鬼妖,难道还嫌少的。
  七轮脉修习,事实上也不只这些,只是那些是重要的轮脉而已。有见过古代天主教的观想法本与坛城,与印度教的几乎差距不大,坛城相同,脉轮修习也大同小异。不过看来一些古代的密法,在天主教的传承中断了。光是驱魔法搞了很久,不见成效,可见已中断了。
  生殖轮这方面,右派密宗,与性力派无关,但左派密教(藏密)则是息息相关。

 

  各国密教
  天主教,回教,中国密宗(唐密)与印度密教(右派密宗)大同小异,藏密属左派密宗,基督教则近似犹太教修法。至于法门修习,曾有涉猎一些,故知其大略。
  千年教派,非一日所成,世界村的想法要有,不要坐井观天,夜郎自大。各教派擅长的修法如下:
  天主教、基督教――心轮;
  回教――眉心轮;
  佛教、印度教――生殖轮、喉轮、顶轮(藏密不了解,故不列入此项);
  道教――脐轮。
  事实上,各大教派均掌部份密教的锁钥,只有在世界性的浩劫,才有互通的修习,其它时间则各争地盘。


  说明
  1、此文由“阿字”提供。全部文章均摘录自“宏志”的部落格“福建鼓山涌泉寺法脉-佛教汉传密宗与禅宗研究”http://tw.myblog.yahoo.com/jw!_9rAxRWeFRjptZAmpuP1wQ–/,个别地方“阿字”作了重新标点处理等。
  2、本文所述的观点别具一格,从学术研究的角度看,不失为一家之言,为此,唐密网暂作资料收录,但并不全部认同其观点。同时,为免争议,特详细公布原文出处,以方便大家查询。

 

 

  密宗浅介


 

  缘起
  一个机缘,到某学院佛学社讲课,课堂上,有学生发问:「校园里某位师长分发有关密宗修行的书籍给我们社员,因为从来没有接触过密宗,应该如何了解密宗?应该如何抉择?」
  自从七十三年皈依普力宏金刚上师以来,努力修持密法,并于七十八年开始参加大乘讲堂的佛教经典研究会。十二年来,对于显密各宗的教理多少有点认识,今将我对密宗粗浅的概念提出来,供大家参考抉择。今普力宏文教基金会出版了大乘讲堂经典研究会的成果,由普力宏上师指导,弟子宏士笔记的《中国密宗概要》一书。如果有心想对中密有更进一步了解者,不妨来讲堂索取。


  密宗的「密」含蕴的意义
  一、密是指「深密」
  佛具五眼,无所不知,无所不觉,自觉觉他,觉行圆满,岂有「密」可言?
  密宗的「密」字是在众生边来说,凡愚众生对佛果的广大圆满,智慧的深遂幽邈,行愿的难思难议,实在深密难测,故说「密」。

  二、密是指「神秘」
  古代密宗祖师,不将密法公开,一辈子只寻觅适当根器的弟子,一代只传一人,绝不滥传。密教的仪轨,咒语法本,都注明「非经上师灌顶的金刚乘弟子,不得阅读。」
  如果硬是开卷阅读,是盗法的行为,也和本尊不能相应,不能得到成就。修密行者的道场(坛城),摆设着许多法器,修密的仪轨,更不让外人参观。密宗的规矩里,行者自己修密的境界,不随便告诉别人,否则就失去了那份庄严神秘的宗教情愫,也得不到感应或成就。所以在显教或外人看来,密宗的确带有许多神秘的色彩。
  三、密是指「周密」、「严密」的修养
  密宗讲究「三密相应,即身成佛」,所以在古代祖师挑选传承弟子非常谨慎,弟子对显教的教理没有殊胜的体验,没有资格修密;对于禅定与智慧修养的功夫没有达到一个水平,也是没有资格学密。
  诸佛菩萨的「三密」与凡夫众生的「三业」有何差别?
  一、什么是身密?在众生边,身体的动作叫做「身业」,因为众生的一切动作,都是为自己的生活,为自己的私欲;众生的身业多是「杀生业」、「偷盗业」、「邪淫业」没有丝毫「密」可言,如《地藏菩萨本愿经》云:「南阎浮提众生举心动念,无非是罪。」。
  但在佛菩萨边,诸佛菩萨身体的动作叫「身密」,叫「羯摩」。因为佛菩萨的一举手,一投足,无非是为了利益一切众生。一一行中具足一切慈悲,具足一切智慧,具足一切方便,摄受度化一切众生。
  二、什么是口密?口密是诸佛菩萨证悟(悉地成就)时,所说的真言密咒。行者口念真言就和佛菩萨的口密相应。在众生边,众生的口业多是「恶口业」、「两舌业」、「妄语业」、「绮语业」,没有丝毫「密」可言,是循环不已的惑业苦。

  在佛菩萨边,诸佛菩萨的真言密咒能成就一切清净功德,能利益一切众生,使令众生脱离一切苦厄,广度一切有情众生。诸佛出广长舌相,以一音演说法,众生随类各得解。一开口便是慰喻众生,一开口便能使令众生离苦得乐,解脱人生的生死大梦。
  三、什么是意密?意密是诸佛菩萨心中的意念观想。行者能和诸佛菩萨的意密相应就能分证诸佛法身。在众生边,众生的意业是贪婪、是瞋怒、是愚痴,是烦恼炽盛,也没有丝毫「密」可言,是一切苦的大本营。

  在佛菩萨这边,诸佛菩萨的意密里,念念都是利益一切众生,念念都是大慈大悲,念念都和空性真理相应,「能坐不动道场,于十方界转大法轮」。能如千江有水千江月,随众生之机所感,而赴众生之应,寻声救度。密教行者如果能和诸佛菩萨本尊的意密相应,就能兴起大悲心,利益众生,救度众生。例如上师授「种子字观」就是密教的诸佛法身观。一个种子字,即总持万法│「总一切法,持无量义」,能成就一切功德。
  今日为什么很容易修学得到密法呢?
  一、 因为二十世纪以来,知识爆炸,各种媒体发达,思想开放。
  二、 许多显教宗派对密教提出许多诤议:学密以后仍然凡夫相具足,密在何处?
  三、 未得成就的行者,贪著名闻利养,自封金刚上师(阿阇梨),纷设道场,也在传法灌顶,接受弟子礼拜、供敬、供养。
  四、已成就的金刚上师(阿阇梨),对众生发大慈悲故。悲愍众生对佛法热衷,却得不到真正的密法。悲愍众生皈依邪师,学佛不成,反成魔。于是将密教公开,让有心修学密法的众生,得到密法的受益。满足众生「法门无量誓愿学」的宏愿。


  修学到密法以后的心态

  一、 生起难遭难遇殊胜因缘想。
  如佛经的开经偈云:「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我今见闻得受持,愿解如来真实义‧」中国密宗曾盛行于唐初,佛教经三武灭佛运动后,密宗就式微了,且代代单传或少传。所以一般人多以为今日的密法只有藏密、东密,而中国本土已经没有密宗了,其实不然。今大乘讲堂普力宏金刚阿阇梨,就有雪峰义存真觉大师法脉的密法传承。今承蒙上师慈悲方便公开,让大家修学灌顶密法,真是因缘殊胜,难遭难遇。
  二、依照根本金刚上师所传身口意密法,切实用功。
  我们凡夫的习气毛病多,身口意三业都不清净,要依照上师传授的法门,老老实实每天用功,洗炼自己的身口意。学法以后,找个适合用功的地方,按照用功程序,依规定每天用功七百(如准提法) 以上。(如果是简短的观音六字大明咒,应当用功三000遍以上)不可一日间断。(具足等无间缘)
  三、对显教的教理要有深入正确的研究,以开启正知正见。
  佛教缘生性空的道理,是三乘所共学,也是中国显密八宗所共修,如果没有正知正见,人生就失去正确的指南。更何况学佛要经历三大阿僧祇劫的锻炼,如果不求开悟不求解脱,那么勤苦修学佛法,所为何事?
  四、学密法不是求神通,般若才是诸佛之母。
  一切的学佛之行,都是以般若为先导,才不会盲修瞎炼,走火入魔。学佛是修定、修慧,并不讲求神通。神通很容易让人迷惑,自以为是开悟的圣者,生起大我慢,反而成为障道因缘。只有具足大智慧的菩萨行者,才能历大劫,发大愿,行大行,证大果。
  五、密宗是佛菩萨果地上的事,凡夫难以信受。

  若以自私自利、我执法执的心来受持密法,当然得不到相应,久而久之,定生退悔之心。所以皈依灌顶后,对佛教要保持高度的热诚,虔敬的信仰,对密教典籍潜心研究,才能产生坚固不退转的信念。才不致让人批评密教行者像惑人耳目的驱魔道士。
  六、发菩提心,是学佛,尤其是学密行者最重要的课题。

  三密相应入三昧耶,就能具足定与慧,就能「即戒、即定、即慧」。密教讲的是三昧耶戒,是菩萨戒,以饶益有情戒为第一,是成佛根本大戒。
  七、常起观想:我已学得本尊果地上大法,我的身口意,是否和本尊的身口意相应?
  学显或学密,贵在能够起观照觉察,时时检束自己的身口意,让身口意转染成净,转迷成觉,转识成智。让我等薄地凡夫的「三业」,转成诸佛菩萨本尊的清净「三密」。
  八、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用理智来学佛,对佛教的信仰最坚固,最长久。

  在末法时代,学佛最重要的态度是「依法,不依人」、「依了义,不依不了义」。开悟成道是长久的事,不可能速成!所以,不要着急!佛教要大家破除迷信,然而宗教本身很容易就染上「迷信」的色彩。在学佛过程中,要常研究经典,或禅坐、念佛、修观,解行并重,时时处处以真理为师,才不致于染上迷信的色彩。
  佛教讲究「信」、「解」、「行」、「证」,信多少,解多少;解多少,行多少;行多少,证多少。佛教的信仰是由「疑信」,而「浅信」,而「深信」,而「坚信」。如来,是佛的十种尊号之一,佛教的道理一定会让你体悟「真是如此」,你才会信受奉行,不是吗?。

  佛者,觉也。自觉,觉他,觉行圆满。生活中待人接物,处处都是训练我们觉悟的道场。虽然我们懂得很多佛教的道理,好像悟了,但真正烦恼的事物来到我们面前时,就看我们的智慧是否能够派得上用场?能否将烦恼转为菩提?如果能,我们的生活处处都自在!时时都解脱!学显、学密都殊胜!


   (宏昭摘自《生活禅小品》徐翠昭著)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