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唐密文化 > 唐密研究 > 正文

从唯识的“四智”到密教“五智”的探索提纲

本文作者: 6年前 (2013-05-05)

[内容提要] 从瑜伽唯识到密教,大日如来头戴五佛宝冠,以此五佛相应于五智。这五智除第一智法界体…

 

 

 

[内容提要] 从瑜伽唯识到密教,大日如来头戴五佛宝冠,以此五佛相应于五智。这五智除第一智法界体性智之外的大圆镜智等四智,与唯识学所讲的四智完全相同。四智是瑜伽行学派所说,是与密教的情形完全不同的,这四智并不是从各智配合于各佛,而是转识成为的四种智慧。当然,获得了四智,即成为佛。因此,本文介绍从四智到五智的演变过程,实际是瑜伽唯识到密教。

[主题词]四智、五智、转识成智、瑜伽唯识、密教。

[作者简介]弘学,佛教学者、研究员。曾执教于空林佛学院,宝光佛学院、四川省佛学院、四川省尼众佛学院。现任成都国学研究会首席专家,并被多所大学聘为客座教授。

一、瑜伽唯识的四智

瑜伽行学派和密教都是佛教,而共同的终极目标都是成佛。瑜伽唯识成佛的条件是四智的获得,即所谓的转识成智。怎么个转法呢?瑜伽行学派认为,迷乱与基于迷乱而来的人生苦恼,都是“识”显现,因执著于有外界实体的对象,加上又执著那个“自我”,由于对外、内“能”、“所”之执著而起苦恼,瑜伽唯识强调,外在的东西是内识的显现,那在真实上是“无”的;外在东西既然是“无”,那么认识其内在的“识”,并把它作为认知者来看,其实也是不能够成在的。由这样看来,那被概念化、被思维化的戏论的世界就会止灭;同时,也能够实现无分别的“胜义的世界”。虽然说戏论寂灭而实现胜义,但在唯识学,并不把戏论寂灭的空性,认为是事物的“有”、“无”或生灭变化的意思,因为那种见解,是会违反不生不灭的缘起理法的关系。唯识学将此情形表现为:作为“能”“所”二者相对应的世俗世间变成了不显现;未显现的胜义,变成了“现显”或者“了得”。所谓的“现显”或“了得”是与“正在认识”同义的言词,所以了得“胜义空”,是说胜义空从不能够认识的状态到达了能够认识的状态的意思。这与世俗世界的“知识”之认识有区别,而成为特别的“认识状态”的意思,故用“智”之语。戏论寂灭的境界,是转迷悟,也就是把“识性”状态转变为“智性”的意思,所以瑜伽唯识称之为“转识成智”或“转识得智”。所谓的“智”,是离开了“能”“所”的二元性的“超世间的知识”的意思。

瑜伽唯识将这种“超世间知识”分为四种,是意识转向的四种智慧,获得了这四种智慧,即成为“佛”。这四种智慧即:大圆镜智、平等性智、妙观察智、成所作智。瑜伽行唯识将人们的意识分为八个种类,即:眼、耳、鼻、舌、身、意、末那和阿赖耶等八个识,而把前五识转换为“成所作智”,把第六识转成“妙观察智”,把第七识转成为“平等性智”,把第八识转成“大圆镜智”。《成唯识论》卷十对转识成智论述十分详细,这里就不描述了。同时亦可参阅拙著《唯识学概论》(巴蜀书社200910月出版)。

四智是转有漏的八识而得,故体、相、用都与有漏八识相拟。如转第八阿赖耶识所得的大圆镜智,能摄藏无漏种子,能现自受用身土和其余三智的“智影”,恰如一面光明大镜,故名大圆镜智;转第七末那识所得的平等性智,则与有漏第七识相翻其用,于内则证诸法的平等性理,于外则观诸法自他平等,无有高下,而常与大慈大悲等恒共相应,随十地菩萨所乐所欲而变现他受用土,满他受用,故名平等性智;转第六意识所得妙观察智,则善能观察诸法自相共相,便能于诸大会中,转大法轮,施无量无边众多方便,断诸有情疑网,令得妙法之安乐,故名妙观察智;转前五识所得成所作智,则是示现一切身土等法,以应地前和二乘圣人及凡夫之机,以成佛果本愿力所应成的事业,故名成所作智。

二、五智、五佛、五部

密教讲五智,并配五如来。这五智是在瑜伽唯识的四智上,加了一个法界体性智。并以法界体性智配大日如来,大圆镜智配阿 佛,平等性智配宝生佛,妙观察智配阿弥陀佛,成所作智配不空成就佛,这就是大日如来头上载五佛冠的五佛。五智五佛是以《金刚顶经》为主所说的。但在《大日经》里,并没有讲到五智或者四智,说大日如来的智慧是“一切智智”。但在《大日经》的汉译注释之《大日经疏》中,都出现了“五智”之名称,但藏译的注释,仍然只说“四智”。

这一切智智是指佛陀之智慧,是一切智中最殊胜者。因为“一切智”通于声闻、缘觉、佛三者,为区别佛智与前二者,故称佛智为一切智智。《仁王护国般苦波罗密多经》卷上说:“自性清净,名本觉性,即是诸佛一切智智。”《大日经》卷六:“离一切分别及无分别,而被无尽众生界,一切去来,诸有所作,不生疑心;如是无分别一切智智,等同虚空。”由此可知一切智智是智中之智,犹如虚空界,离一切分别;又如大地,为一切众生所依;又如风界,除去一切烦恼尘;又如火界,能燃烧一切无智之薪;又如水界,众生依之而欢乐;非但一切种遍智一切法,亦知此法为究竟之常不坏相,不增不减,犹如金刚,故为究竟实际之智,亦唯如来自证之解脱味。

至于印度密教或西藏密教,其所说的佛或佛的智慧,逐渐地在演变。在从瑜伽行唯识到密教的大转向中,对于唯说“一切智智”的《大日经》之地位,便不能够给予其一个基础的理论。于是密教虽然继承了四智的思想,但认为由此四智还是有不能够尽善的地方,因此对四智加上了法界体性智而产生了五智的思想。这法界体性智实际就是一切智智(佛智)的另一说法而已。无尽之诸法,称为法界,诸法之所依,称之为体;法然不坏,称之为性;能决断分明无尽诸法之智,当然是佛智,故称之为法界体性智。于是法界体性智便代替了一切智智,密教完成了从唯识四智到密教五智的转变。

密教对四智中之大圆镜智,如金刚之坚固,有碎物之力,任何顽迷烦恼均可破之,故称之为金刚智,密教于四智上加上法界体性智,则成为五智,即别开了大日如来圆满之智,并以此智为转众生九识所得之智。九识乃称阿摩罗识,意为清净识或白净无垢识。此识乃一切众生清净本源心地,诸佛如来所证法身果德,在圣不增,在凡不减,非生死之能羁,非涅槃之能寂,染净俱泯,湛若太虚。九识乃真谛三藏之摄论宗所立依,密教将之以转为法界体性智,完成了瑜伽行唯识八识转四智,加以九识转法界体性界而五智为的思想。并与五智配于五佛。

这五智虽配五佛,然五佛有金刚界、胎藏界之别。金刚界之五佛,居于金刚界曼荼罗之五解脱轮:中央大日如来、身呈现白色、住智拳印,配法界体性智;阿 佛位于东方,身呈黄金色,左手握拳,安于肋部,右手下垂触地,配大圆镜智;宝生佛位于南方,身呈金色,左手握拳,置于脐部,右手向外结施愿印,配平等性智;阿弥陀佛位于西方,身呈金色,住三摩地印,配妙观察智;不空成就佛位于北方,身呈金色,左手握拳当脐,右手舒五指当胸,配成所作智。这胎藏界的五佛为大日如来、宝幢佛、开敷华王佛、无量寿佛、天鼓雷音佛,即住胎藏界曼荼罗中台八叶中之五佛。盖因金刚界为果曼荼罗,表智;胎藏界为因曼荼罗,表理。故大日如来头载之五智冠为金刚界之五佛。

密教依大日如来所具足之五智各生身、口、意三身佛或菩萨。法界体性智为身业大日如来,口业为普贤菩萨,意业为不动金刚。大圆镜智身业为阿 佛,口业为文殊菩蒴,意业为降三世金刚。平等性智身业为宝生佛,口业为虚空藏菩萨,意业为军荼利金刚。妙观察智身业为阿弥陀佛,口业为观自在菩萨,意业为六足金刚。成所作智身业为不空成就佛(或释迦牟尼佛),口业为金刚业菩萨,意业为摩诃药叉金刚。五智除配五佛外,尚可依次配空、地、火、水、风等五大及佛部、金刚部、宝部、莲华部、羯磨部等五部,从而使密教的理论思想体系更加完善起来。

三、从瑜伽唯识到密教

瑜伽唯识思想在印度表现其无比的光华灿烂,把佛教哲学推向了顶峰,这就预示着它的衰微。但自公元七世纪后,由于密教的崛起,《大日经》的成立,是为最初有体系的密教经典。从阿毗达磨佛教开始,对于代表大乘佛教的中观、唯识、如来藏三大思想,都被有批判性的看法而把它综合起来,从而完成了大日如来观之成立。依曼荼罗、真言、印契之三密瑜伽的修法体系之成立,诸种思想的批判性综合与主体实践的结合,世间道与出世间道之教理与实践的统一,解脱论与救济论之统一等,可由《大日经》所表明的密教特质,展现出来了。从四智到一切智智,再由《金刚顶经》的明确的提出“五智”、“五佛”,对菩萨的思想发生了转换。佛地已完成,转依也完成,而到了法身之诞生,此时,菩萨的誓愿已经完成,一切众生已被包摄于如来之中,一切众生的身、语、意也不外乎是大日如来的身、语、意的无尽庄严神变。

在《大日经·住心品》中,金刚手秘密主向大日如来请问:一切佛智智的因、根、究竟等事。佛答覆说:一切智智的因是菩提心,根是大悲,方便为究竟。并说菩提是“如实知自心”。从而体现出瑜伽唯识到密教三密瑜伽修证一如的实践之成立。

使众生成为众生的东西是“烦恼”,使佛成为佛的东西是“菩提”,把握着这两点,是瑜伽唯识到密教的契机。阿毗达磨佛教的业烦恼论及其断灭的理论,对瑜伽唯识思想,留下了很浓厚的阴影。关于分别之惑、惧生之惑,作为意识相续之理论或轮回之结构,而使瑜伽行学派成立了八识说。三性是唯识佛教对中观佛教二谛说的结构解释,而三性说与八识说,当然会向着结合的方向发展。安慧菩萨在《辩中边分论》把无明规定为“非如理作意”,由“如理作意的瑜伽”而使其完成了转识成智的理论。在转识成智的理论中,最重要的是顺抉择分或信解行地的“入无相方便观”。由此而获得了平等性智的一分而入初地,而阿赖耶识已被实体化,故须以一劫的时间而修十地之行。如此,到了佛地而获得“四智”但本来八识是个人的意识,所以认为转八识而获得四智,也能够同时获得法界清净的东西,这是《佛地经》、《佛地经论》或《大乘庄严经论》等所看到的思想。

转识成智的思想,是属于断惑证理的修行门的系列,在与此不同的系列,所为思想表达之转换的,是如来藏思想。于是,并不象瑜伽唯识从众生到佛的看法,而是从佛来到众生的见地,即观察的立场在作用着。密教乃全面展开了这个见地之活动,本来就不外乎是大日如来的身、语、意的无尽庄严神变。而此神变加持,也不外乎是一切智智的活动。所以,这表示法界清净本身就照其原样而成为身、语、意的活动的意思。如此,一切大日如来的大智大悲活动,就可以按瑜伽唯识所说的法界清净,亦可以作为是“法界体性智”。

但是,述必须强调,从瑜伽唯识转换到密教,普不只是“四智”到“五智”的转变,包括了佛身观的转换,“如意作意瑜伽”到“三密瑜伽”的转换,而与此转换的同一途径,形成为真言,印契、曼荼罗等所谓的密教行法素材之意义,都直得探究。本文只是一个探索性的提纲,很不成熟,仅供参考。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