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唐密文化 > 唐密资料 > 正文

法界学院

本文作者: 9年前 (2009-09-17)

法界学院   法界学院,是民国时期设在虞山兴福寺内的佛教学校,其前身即为上海哈同花园之华严大学,因世…

法界学院

 

  法界学院,是民国时期设在虞山兴福寺内的佛教学校,其前身即为上海哈同花园之华严大学,因世事因缘,转展迁至虞山兴福寺。

  虞山兴福寺,位于江苏省常熟市北郊。古寺历经兴废,法灯晦明,在虞山北麓苍松翠竹掩映之下,延至今日已逾1300多年。世事更迭,日月无言,惟有门外之破龙涧,依然清流淙淙。

  兴福寺之常住教乘,明末有天池僧明昱,阐扬“慈恩法相”;清代光宣之际,法灯和尚严净毗尼,开堂说戒,专弘“南山律”;民国年间,有月霞、应慈、持松等力弘华严,一时呈鼎盛之势。

  清同治、光绪二帝之师翁同和削籍归田后,曾一度息影于兴福寺内,居廉饮堂,与法灯和尚过往甚密,故寺内尚余有翁氏多处题墨。自法灯和尚入灭后,有僧小荣把持丈室,勾结乡痞,因吸膏食,故将寺产盗卖、质典殆尽,遂使胜迹荒凉。

  1917年6月,虞山兴福寺施主、耆绅钱鹏年等以虞山兴福寺为萧齐古刹,近因住持乏贤,遂至常州天宁寺,参拜该寺方丈冶开清镕老禅师(曾任中国佛教部会会长),礼请冶老莅临兴福寺主持法席,规划中兴。时冶老因赈灾法务冗繁,遂命法徒月霞法师分灯兴福寺,令应慈法师相佐,并携门人持松、惠宗、潭月等随行。

  月霞法师(1858-1917),名显珠。湖北黄岗人,1906年与应慈法师等人同于天宁寺冶开老和尚门下得授记莂。1911年抵于沪上,应荻楚青、康有为之请,于上海哈同花园创办华严大学,时应慈法师(1873-1965,名显亲)任副讲,僧徒六十人,学制为预科三年,正科三年。时持松、常惺等亦报考就学于此,然开学未满三个月,爱俪园主人听信佞人蛊惑,迫令师生于之朔望日行跪叩礼,并以不再提供经费相威胁。因此举有违佛制,月霞老人叹曰:“吾之培育僧材,岂为一日温饱!”遂绝食抗议,几濒于危。后由康有为居士以汽车接出,始免于难。沪上留云寺住持应乾法师亦闻讯赶来,接师生至寺暂住,又邀杭州海潮寺住持虚孔法师至沪共同计议,决定由海潮寺提供房舍,留云寺提供经费,将华严大学迁至杭州,六十学僧遂终得卒业。洪宪复辟时期(1916年),月霞老人应邀至北京开讲《楞严经》,日数百人往听,当时帝制诸臣听者颇众。一日,月霞法师反复讲欲念一章,针砭时事。当局污为“藉口说法、讥诋当今”,遂不准说法,勒令离京,此即“月霞方丈公案”,一度被有识之士广为传颂。

  1917年农历7月初1日,月霞显珠禅师奉冶开老和尚之命,于兴福寺丈室陛座。月霞老人秉拂伊始,即以振兴教法、培植僧材为急务,筹建华严学院,院址选择救虎阁及龙神堂内,并赴杭州海潮寺办理迁校事宜。同时亲手制订《预科简章》,命其法弟应慈法师主管其事、命持松法师掌书记职兼督工役。

  救虎阁及龙神堂乃毗邻而建。相传梁高僧彦偁年九十,夜登此阁,为虎拔箭疗伤。故名救虎阁,清道光年间曾藏书四百多册。神龙堂乃为祈雨而奉龙神之所,原在别处,清嘉庆年移至救虎阁东侧。

  月霞老人为法勤劳,不及半载,胃疾复发,月霞老人叹曰:“三次疾发,吾将不复药也!”老人向应慈法师及诸学子交代说:“破山予无功,将至西湖玉泉寺灭焉。吾死后,勿念佛号,勿营斋事,勿学俗人齐衰,但结七诵《华严》题号而已。惟吾弘三部《华严》之愿,但毕其二,有志者当弘大经,勿兴小志!”即携一二随侍至杭州玉泉寺养疴。月霞老人于玉泉寺休养期间,与狄楚青、高鹤年及上首学者,往来酬唱警策偈语,曾说:“死非吾所畏,纵牛胎马腹、三途火聚,吾此弘法一念,不忘也!”月霞老人将虞山兴福寺之规划、管理方案,对应慈法师作详细安排。老人在病重弥留之际,执应慈法师手谓曰:“应弟!善弘华严,莫作方丈!”应慈当即允诺,遂以终身弘扬华严为务,一生确未作方丈。农历11月30日,众弟子围侍病榻之前持诵《华严经》题号,月霞老人于念诵声中安祥圆寂,世寿六十,僧腊四十二。农历12月8日(佛成道日)荼毗,得舍利百余颗,持松亲自背恩师灵骨由玉泉寺回虞山安葬。钱鹏年出资于兴福寺狮子口建塔,立碑于前,碑文曰:“终南道者、华严座主、南岳下第四十六世天宁分脉兴福中兴 月霞珠公老和尚觉灵塔”。月霞法师得法于常州天宁寺冶开清镕老和尚。冶开老和尚系南岳下第四十五世,(此以南岳怀让祖师为一世故;若以临济义玄为一世,则为临济正宗第四十一世)月霞老法师嗣为第四十六世。

  1918年2月,月霞老人丧事既毕,应慈法师宣读月霞尊者密函遗嘱,布告大众由持松嗣法月霞显珠禅师,为南岳下第四十七世,法名密林,及继任兴福寺住持职,并佐以法弟惠宗(密明)、潭月为监院。时丛林住持多属德腊俱高之法师方能胜任,而持松法师年仅二十五岁,一青年客僧也,学习及侍月霞老法师仅三年,论其德腊均不及当时之应慈法师,而月老竟遗嘱令应慈让贤,使师继任,实足为奇也。

  持松法师承继月霞先师遗志,得应慈老法师协助,续办华严学院,改名华严预备学校,亲任校长,应慈法师任监督,惠宗法师为监学。学校设预科3年、正科3年,学生每期50-60人,僧、俗均可报考入学,以佛经为教材,有《华严经》、《楞严经》、《楞伽经》、《圆觉经》、《俱舍论》、《大乘起信论》、《摄大乘论》等,并授中国文学如《左传》、《孝经》、《古文观止》、《唐诗》以及历史、地理、算术等课。持松法师亲自授课,并邀常惺法师为教务长。1922年,惠宗法师任方丈后,该校易名为法界学院。

  持松法师续办华严学院等颇有成绩,应慈法师遂以“华严法界观门者、天宁法脉兴福寺分灯之中兴砥柱”称誉之。而纵观近现代华严中兴者,实有赖于月霞、应慈、持松三位高僧。如今,华严宗已经由三位大师之门人传至海外,如智光、成一、净海等诸师,成就卓著。

  1919年,兴福寺经持松法师整顿管理,香火渐兴,寺誉日隆,逐步还清积债,赎回寺产。同年9月,持松法师及应慈法师、惠宗法师对先师月霞老人所订之《预科简章》进行完善,定名为《中华佛教华严大学预科讲习所简章》,于10月1日公开刊于《觉社丛书》。

  1922年冬,持松法师阅《法轮宝忏》,觉瑜珈密义幽奥难解,且知此法犹盛于东瀛,乃思挽回千载绝学,并藉此探究日本佛教之真相,以为改革中国佛教之借镜,遂毅然辞住持职与法弟惠宗,与大勇法师联袂东渡,至日本高野山修学密法。法界学院由应慈法师掌教。

  1928年10月,常熟兴福寺佛教通讯社创办《晨钟特刊》,原校长持松法师亲笔题写刊名,并作《发刊辞》以贺。太虚法师、谛闲法师、静权法师等亦分别题词或致辞庆贺。持松法师在《发刊辞》中写道:“……余之所愿,乃钟声响时,处处得闻,即闹市喧阗之所,昏聩迷梦之人,无不因此镗然一击,而惊回铁围之永暗睹智慧之曙光也!”法师又亲临虞山兴福寺,为法界学院之学生作题为《对于法界学院学生之希望》的演讲,后演讲记录稿载于该刊。

  1934年,因常熟县石某纵横捭阖其间,致使学潮迭兴。复经持松法师、应慈老法师、惠宗法师及邑人吴敦、俞承莱等人多次从中调停方息,法界学院随即停办。先后于学校任住持(校长)的有:月霞、应慈、持松、惠宗、潭月、存厚、正道、苇乘八位法师。慈舟法师、常惺法师、蕙庭法师,林子清居士(慧云法师),祝彭年居士等曾于此授课。其中,存厚法师和蕙庭法师乃是南京支那内学院的首期学生。持松法师与常惺法师曾同几砚就读于上海华严大学。持松、惠宗、潭月人乃月霞老人之法子,苇乘乃为法孙。

  兴福寺法界学院起讫唯计一十七载,然造就僧材甚多,著名者有苇舫、苇乘、、正道、福善、智开、默如等。

 

  转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8f91930100eeqn.html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