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唐密文化 > 唐密研究 > 正文

唐代安西僧人与长安密教

本文作者: 6年前 (2013-05-05)

唐朝是我国封建社会的鼎盛时期,由于国家的统一,社会的稳定,国际关系和谐,中外交通畅通,先后出现了“…

 

唐朝是我国封建社会的鼎盛时期,由于国家的统一,社会的稳定,国际关系和谐,中外交通畅通,先后出现了“贞观之治”、“开元盛世”等社会经济文化的大发展。唐朝政府在今新疆地区建立安西、北庭两大都护府,统辖这里的一切军政事务。安西都护府统辖下的新疆设有西州、龟兹、毗沙(于阗)、焉耆、疏勒诸都督府,并领龟兹、疏勒、于阗、焉耆四镇。

安西大都护府时期也是新疆历史上政治稳定,经济发展与文化繁荣的时期。在这样的社会历史背景下,安西地区的佛教及其艺术与当时的首都长安紧密相连,安西遵照唐朝的政令,在各地修建大云寺、龙兴寺。唐王朝又派遣高僧担任安西都统,管理安西四镇的佛教事务,安西僧人积极参与长安密教经籍的翻译及其活动。这里仅将唐代安西僧人与长安密教的相关资料做些爬梳,从中可管窥安西僧人对长安密教的发展的贡献。

一 早期的杂密在新疆广为流行

新疆是佛教传入中国的第一站,密教也较早进入新疆,先是在于阗,接着又向龟兹、高昌等地传播。可以说,早在中原密教兴起之前,杂密已经在新疆广泛流行,并为后来安西和长安密教的发展和兴盛奠定了基础。

于阗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地方,有着众多古老的传说,如关于建国、蚕丝传入、鼠坟……。特别是在当地统治者和居民信仰佛教以后,这些传说又被赋予佛教色彩,变得更加丰富,更为神奇,它为密教的发展创造了条件;于阗地接北印度,是我国最早接受印度密教的地方;公元5世纪时,于阗佛教因遭受厌哒人的摧毁,佛教的护国思想遂在于阗得到迅速发展,例如《金光明经》中所述的四大天王具有护持国土和国王的功能,促使于阗对毗沙门天王的信仰,《大方等大集经。月藏分》第十二《分布阎浮提品》所述,“世尊以于填国土嘱咐难胜天子千眷属、散脂夜叉大将十千眷属、羖羊角大夜叉八千眷属、金华曼夜叉五百眷属、热舍龙王千眷属、阿那紧首天女十千眷属、他难闍梨天女五千眷属、毗沙门神力所加,共汝护持于填国土,乃至佛及大众皆赞言,善哉!善哉!”毗沙门天王和八大护法神后来一直受到于阗人的崇信,鬼神系统和禁术咒语等的信仰也逐渐兴起,从而奠定了密教发展的基础。

唐代安西大都护府的治所设在龟兹。这里是中国早期佛教的中心之一,也是著名的佛经翻译家鸠摩罗什的故乡,当时一直设有翻译佛经的译场。早在公元4世纪,龟兹王子帛尸梨密多在建康(南京),曾译出《佛说灌顶经》和《孔雀王神咒经》等陀罗尼门经典。恰巧,十九世纪末又在库车(即古代龟兹,唐代安西大都护府治所)发现了梵文贝叶《孔雀王神咒经》和汉文《佛说灌顶经》抄本残叶;克孜尔石窟也保存有一些杂密的壁画。更有意思的是,库木吐喇唐代壁画的药师经变图与敦煌壁画相同,可能是粉本或者是绘画者来自中原或敦煌,而其榜题却与《佛说灌顶经》第十二卷《佛说灌顶拔除过罪生死得度经》,有力地说明,杂密经籍曾在当时龟兹广泛流传,并有着较深厚的社会基础。格伦威德尔在《古代库车》一书中,引用的藏文资料中,提到一个传说,讲到“中国皇帝的一个儿子来到伊逻卢(Mirli)城,他摧毁了所有耆那——尼乾斯和时轮乘信徒们的信仰,而重新建立了佛教信仰的寺窟” ,这又从另一方面说明,在唐政府统一龟兹前,密教就已经在新疆地区出现,并有了一定的发展。

二 安西译经与长安密教

公元八世纪,当善无畏、金刚智和不空“开元三大士”在长安翻译密教经籍时,密教经籍已经在安西地区流行。如开元十四年(726)龟兹沙门地战上湿罗(唐言真月,字布那羡,亦称利言),从师天竺三藏达摩战湼罗(唐言法月)受具足戒前,已经记持《月灯三摩地经》和《瑜珈真言》等密教经籍,足以说明密教经籍已成为当时安西僧人修持的主要课程,在龟兹佛教中占有重要地位。

在安西译场翻译的佛经中,现知的大都是密宗经籍,如公元730年(开元十八年), 达摩战涅罗入朝赴长安奉献的《大威力乌枢瑟摩明王经》、《秽迹金刚说神通大满陀罗尼法术灵要门》和《秽迹金刚法禁百变法》等三部经,就是由北天竺沙门阿质达散,唐言无能胜将,在安西译出的。由当时的安西节度使吕休璟表荐入朝,利言即随师充当译语。他们从安西出发,路经焉耆大镇、伊西等州、摩贺延碛、瓜、沙、甘、肃,转次凉州,于开元二十年(732年)到达长安。所—————————————————————————————  

马世长《库木吐喇的汉风洞窟》载《中国石窟·库木吐喇石窟》文物出版社,1992年。

承蒙管平和巫新华先生译为汉语,特此致谢!

 

司奏引对大内,进奉方术、医方、 梵夹、草药、经书,称惬天心。上述这些密教明王部经籍的传入,很有可能助长了长安的密教经籍的翻译及密教的发展。

又据敦煌经卷P·7912号《佛说金刚坛广大清净陀罗尼经》抄本的跋 语说,“近刘和尚法律昙倩于安西翻译,至今大唐贞元九年,约四十年矣!”那就是说,该经是译于公元750年左右。抄写者“西州没落官”赵彦宾当时已住在甘州,成为“甘州寺户”,从而又使该经流传至甘州。赵彦宾在抄经的跋语中称:这是诸佛如来大乘秘密了义之胜因众生解脱修行之捷径,安西的僧俗皆讽诵弘持,从一个侧面再次说明,当时安西佛教的信仰,安西已是我国密敦发展的中心之一。

      从上述资料中,我们可以看出,安西地区的译经是与长安密教的兴起与发展有着密切联系的。

三 安西僧人与长安密经翻译

史籍记载,安西僧人曾参与了长安密教经籍的翻译,如于阗的智严、龟兹的利言、若那等,此外,于阗的提云般若、实叉难陀等在翻译《华严经》的同时,也译过一些密教经籍。

当开元四年(716)善无畏到长安后,翻译《大毗卢遮那成佛神变加持经》,一行笔受,并大力传持该《大日经》时,“都释门威仪智严” 与一行“禅师同受业于无畏,又闲梵语。禅师且死之日,嘱仗——————————————————————————————————

陈国灿《八、九世纪间唐朝西洲统治权的转移》《魏晋南北朝隋唐史资料》第八期,1986年。

法师求诸梵本,再请三藏详之。法师闷其文墨,访本未获知顷,而三藏世,咨询无所,痛哉!”一行临终时,将自己所著《毗卢遮那成佛成佛神变加持经义释》书稿交给智严,最后由智严整理而成。智严,即于阗国的质子—-尉迟乐,幼至唐都,居长安居德坊,隶鸿胪寺,封左领军卫大将军上柱国,金满郡公。曾于神龙二年(706)舍宅置寺,敕为奉恩寺,剃度出家为僧,住于终南山至相寺修习,并翻译佛经。他在终南山石鼈谷老尹蓝若和奉恩寺分别译出《出生无边陀罗尼经》、《说妙法决定业障经》等四部经籍,与此同时,他又译《尊胜陀罗尼咒》一首和《法华经药王菩萨》等咒六首

天宝年间,应河陇节度使哥舒翰所请,唐玄宗诏不空三藏至武威翻译密典。不空到武威后,住开元寺,译经,演瑜伽教,置曼荼罗,灌顶。当年“十月使牒:安西追僧利言河西翻译。据《宋高僧传.不空传》记载,不空到武威的时间是天宝十三载(754年)。同年十月就牒令利言到河西译经。当时的四镇伊西节度使、安西副大都护、摄御史大夫、知节度事、上柱国封常清给家乘马两匹,使日驰六驿 急驰送利言。他们于1122日从安西城出发,到第二年,即755年的210日到达武威,被安置在龙兴寺及报德寺,并与不空同案译经 。当年七月因发生了安史之乱,直到天宝十五载(756年)5

—————————————————————————————

《大毗卢遮那成佛神变加持经义释·序》转引自许  明编著《中国佛教经论序跋记集》第一卷,377页,上海辞书出版社,2002年。参见吕建福《中国密教史》第213页,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5年。

《开元释教录》第九卷,《大正藏》第55册。

《贞元新定释教目录》第十五卷,《大正藏》第55册。

 

敕下河西追不空入朝为止,利言在武威同不空同案译经共达一年多。利言在这次翻译中所起的作用和翻译了哪些佛经,我们目前尚难查找到有关的资料,有待于今后的进一步发现和探索。佛籍只记载不空在武威译出《金刚顶一切如来真实摄现证大教王经》三卷、《菩提场所说一字顶轮王经》五卷、《一字顶轮王瑜伽经》一卷、《一字顶轮王念诵仪规轨》一卷及一些小经。这些佛经均是密宗金刚界的重要经籍,弘扬了金刚界的思想,促进了后来金刚界的流行,其意义深远,其功绩是不能埋没的。

《大正藏》中还收集有《梵语杂名》一书,署名为翻译大德兼翰林待诏、光定寺归兹国沙门礼言集。这里的光定寺,当为光宅寺之误,归兹应是龟兹之音译,礼言就是利言的同音异译了。该书收集了1250多个名词,以汉文和梵文相对照,并用汉字注出梵语的读音,如下注泥缚,又素罗摩诃;汉国支那泥舍”……。其内容与他从事的翻译业务是一致的。

龟兹僧人若那奉诏以口问笔缀的方法译出《佛顶尊胜陀罗尼别法》,授予崇福寺僧人普能,为长安地区的造像提供了仪轨。

疏勒僧人释慧琳,早年事不空三藏。并在贞元四年到元和期间,曾引用“诸经杂史,参合佛意,详察是非,撰成《大藏音义》100卷”, “京邑之间,一皆宗仰”,对于密教的盛行也是有贡献的。           —————————————————————————————

《贞元新定释教目录》第十五卷,《大正藏》第55册。

 《大正藏》第十九册。

③《宋高僧传》卷五,108页,《唐京师西明寺慧琳传》中华书局,1987

 

此外,曾翻译《华严经·法界无差别论》和八十《华严经》的于阗僧人提云般若和实叉难陀也翻译了一些密教经籍。提云般若,汉言天智。在永昌元年(689)至天授二年(691)间,翻译了《华严经·法界无差别论》后,又翻译了一些密教经籍,如《智炬陀罗尼经》和《诸佛集会陀罗尼经》各一卷。另一位于阗僧人实叉难陀应武则天之诏,到东都洛阳翻译《大方广佛华严经》(80卷),同时也译出《观世音菩萨秘密藏神咒经》、《妙臂印幢陀罗尼经》、《百千陀罗尼经》、《救面染饿鬼陀罗尼神咒经》、《离垢净光陀罗尼经》等密教经籍各一卷。

总之,安西地区的众多僧人都曾对长安地区密教经籍的翻译做出了有益的贡献,他们吧边疆安西的佛教文化与长安的密教文化紧密地结合起来,融合为灿烂的中国密教文化。

 

 

                                             新疆博物馆   贾应逸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