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唐密文化 > 唐密研究 > 正文

不 空 刍 议

本文作者: 6年前 (2013-05-12)

一 不空生平考释 不空,梵名阿月佉跋折罗,唐言不空金刚。北天竺(今…

 

 

             

 

  不空生平考释

 

不空,梵名阿月佉跋折罗,唐言不空金刚。北天竺(今印度北部)婆罗门族1,一说“西域人也,氏族不闻於中夏。”2一说师子国人。3

幼随叔父至大唐观光。年十五师事天竺僧金刚智三藏“十有四载”。4

不空聪敏无比,师所授梵本《悉昙章》及《声明论》,十日通晓。师大为惊异,遂授其菩萨戒,引入金刚界曼荼罗。学《声明论》,“一纪之功,六月而毕。诵《文殊普贤行愿》,一年之限,再夕而终”。不空欲学《新瑜伽五部三密法》,三年之内,师未教授。不空遂拟回天竺求学。师乃授其《五部灌顶护摩阿阇梨法》及《毗卢遮那经》、《苏悉地轨则》等。不空后登具戒,善解一切有部,谙异国书语。金刚智将全部学问传授予他。成为佛教功底深厚、学识渊博的高僧。

开元二十年(732年)金刚智去世后,不空奉其遗命,往五天竺(今印度全境)和师子国(今斯里兰卡),《进翻译佛经表》说,以寻求师未授者,外诸经论,更重学习。

不空至南海郡(治今广东省广州市),采访使刘巨邻恳请灌顶。不空“乃於法性寺,相次度人百千万众。”5即将登舟,刘巨邻召集并告诫番禺界蕃客大首领伊习宾等,约束船主,将不空及其弟子含光、慧  等二十一人和国信,安全到达。

开元二十九年(741年)十二月,不空附昆仑舶,离南海郡至诃陵国(今印度尼西亚),历经大黑风和出水大鲸喷浪如山等艰险。

及至师子国,受到国王使者迎接。入城时,“步骑羽卫,骈罗衢路”,十分壮观。国王接见不空,“礼足请住宫中,七日供养。日以黄金斛,满盛香水”,亲为不空洗浴。皇太子、后妃、辅佐大臣,也施以同样之礼。

不空始见普贤阿阇梨。6奉献金宝、锦绣等礼物。请开十八会金刚顶瑜伽法门,毗卢遮那大悲胎藏建立坛法,并允许弟子含光、慧  等,同受五部灌顶。

此后,不空学无常师,广泛请教。求得密藏和诸种佛教经、论等五百余部,本三昧耶诸尊密印仪形色像坛法标帜。7文义性相,无不尽源。                                                                                                                                                                                                                                                                                                                                                                                                                                                                                                                                                                                                                                                                                                                                           

不空又巡礼了五天竺,继续拜谒高僧,学习佛法,搜求梵典,巡礼圣迹。

天宝五载(746年),不空回到大唐京城长安。向唐玄宗进献带回的师子国王尸罗迷伽表,金宝璎珞、《般若》梵夹,杂珠和白曡毛等。

唐玄宗敕令不空暂在朝廷官署鸿胪寺。旋诏其入兴庆宫,设立坛场,“为帝(唐玄宗)灌顶”,后移居净影寺。8同年,终夏不雨,唐玄宗诏不空祈雨。他奏立孔雀王坛,不到三日,“雨已浃洽”,天子大悦,“自持宝箱,赐紫袈裟一副,亲为披擐,仍赐绢二百匹”。后又诏其作法止风,“随止随効”,唐玄宗遂赐不空“号曰智藏”。 9

天宝八载(749年),唐玄宗允许不空回归天竺本国。当他乘驿站马至南海郡时,唐玄宗又敕令挽留。

四年后,唐玄宗敕令不空赴河陇节度使哥舒翰10所请。翌年,不空抵达武威(今属甘肃)住开元寺。哥舒翰“洎宾从皆愿受灌顶,士庶数千人咸登道场。”又为功德使李元琮受法,并授金刚界大曼荼罗。11二年后,不空回到长安,住大兴善寺。

天宝十四年(755年),安禄山发动叛乱后,不空滞留在叛军控制下的京城长安。流亡在灵武(今宁夏灵武)的唐肃宗李亨,难忘不空。至德初年(756年),不空“常密奉起居”,向这位乘乱抢班夺权的新皇帝经常秘密上表,请安问好。唐肃宗“亦密遣使者求秘密法”。12不仅显示了二人之间非同寻常的亲密关系,而且说明唐肃宗在此特殊时期,犹汲汲向他求取“秘密法”。从“洎收京(城)反正之日,事如所料”的记载来看,所谓“秘密法”,可能是唐肃宗向不空询问何时能够平定安禄山之乱、收复长安之类的方法。13乾元年间(758759年),已回到京城长安的唐肃宗,把不空请进皇宫,建道场护摩法,“为帝受转轮王位七宝灌顶”。14上元末年(761年),唐肃宗身体不适,不空以《大随求真言》为其袚除。不空上表请求入山,唐肃宗命大宦官李辅国宣敕,“令於终南山智炬寺修功德”。15

唐代宗李豫即皇帝位后,对不空“恩渥弥厚”。16永泰元年(756年)十一月初一日,他授不空官——特进[文散官正二品,“虽不职事(不掌实权),皆给俸禄,预朝会,行立於本品(即正二品)之次(其后)”。17]试鸿胪卿(职事官,从三品,本为掌实权官,但其前冠以“试”者,则与冠以“检校、兼、守、判、知之类,皆非本制”18类似,就是说,不是行使鸿胪卿职事的荣誉官号。又加赐号“大广智三藏”。19

大历三年(768年),不空于大兴善寺立道场,唐代宗赐其锦绣褥十二领,绣罗幡三十二首,又赐道场僧二七(十四日)日斋粮。敕令“近侍大臣、诸禁军使,并入灌顶”。20

翌年冬,不空奏请天下食堂置文殊菩萨,为上座,得到唐代宗批准,“此盖慊憍陈如是小乘教中始度故也。21

大历五年(770年)夏,唐代宗诏令不空往五台山修功德。同年秋,回到长安,唐代宗派宦官以宝马师子骢、御鞍髻,出城迎接,沿途供帐,十分隆重,足见对不空的敬重。

次年,唐代宗诞节,22不空进献所译佛经为贺礼。敕令将其交付中外,以广流布,并编入《一切经目录》,赏赐锦綵绢八百匹,参与译经的潜真等十位高僧大德各三十匹,僧俗弟子各不等物。

同年,长安春、夏干旱,唐代宗诏令不空立坛祈雨,次日,“大雨云足”,唐代宗紫罗衣,杂綵百匹,其弟子衣七副,设千僧斋,以表彰他祈雨之“功”。23

不久,不空上表唐代宗,请造文殊阁,获得允许。“贵妃、韩王、华阳公主同成之,舍内库钱约三千万计。24

大历九年(774年),从春至夏,不空宣扬佛教妙法,告诫勉励门徒。每当讲到《普贤行愿出世无边法门经》,都要劝令他们诵读、修持,并一再叹息。对先受法的,则命属意观菩提心本尊大印,“直诠阿字了法不生证大觉身若指诸掌,重重属累”。25

一天夜里,不空命弟子赵迁拿笔砚来,说我写出《涅槃荼毗仪轨》,遗留后代,使“准此送终”。26涅槃,佛意去世。荼毗即火葬。不空希望后代佛教徒能够按照这个仪轨,处理丧葬。唐代佛教徒葬法很多,如灰身塔葬27、灵塔葬28、土葬29、坛葬30、林葬31、方坟葬32等。从留存至今的唐人墓志来看,其中塔葬类较为普遍。先火葬,然后收取骨灰等造塔,33以兹供奉,寄托哀思,这种葬法,实际上就是火葬。从唐初贞观年间,直至唐亡,不绝如缕,但绝大多数墓志在记叙塔葬时,没有叙及火葬,仅言塔葬。而以荼毗言之者,笔者仅见少数,且主要在唐后期。如《宋高僧传·实叉难陀传》云其景云元年十月去世,唐睿宗诏听依外国法葬。遂积薪焚之,起塔。“后人复於荼毗之所,起七层塔。”大历三年(768年),大演禅师义琬,“荼毘入塔”。34毘即毗。火葬后,骨灰置入塔里。信州怀玉山应天禅院尼大德善悟,乾符六年(879年)去世,“遗令火焚”,“香木荼毗”,金瓦盛灵骨,置入塔中。35他们是否受不空倡导的丧葬仪轨影响,未见明确记载。

赵迁“稽首,三请‘幸乞慈悲久住,不然众生何所依乎?’(不)空笑而已”。36稽首,指一种跪拜的礼节,在唐代多种礼节中,稽首是仅次于对皇帝行的蹈舞礼。一般用于对尊贵者。其法是双腿跪下,拱手至地,同时头也至地。赵迁对不空施稽首,并三次请求他“久住”,充分显示了门徒们对一代宗师不空的爱戴及挽留的深情。不空却一笑罢了,表明他坦然面对死亡。赵迁后撰《不空行状》。

不空旋即病重,上表朝廷告辞。唐代宗敕使前往慰劳问安,赏赐医药,加官开府仪同三司37,封肃国公38,食邑三千户39。不空“固让不俞。空甚不悦,且曰:‘圣众俨如舒手相慰,白月圆满,吾当逝矣,奈何临终更窃名位?’”。40他坚决要求辞去所封官爵,不得允许后,很不高兴,说我将要去世,何苦还要窃取名利、地位!于是请宦官中使李宪诚转进先师金刚智所传者五股金刚铃杵,以及银盘子、菩提子、水精数珠,作为留别之物。

同年六月十五日,不空香水沐浴,北面对着皇宫,“以大印身定中而寂”,表现他弥留之际犹不忘天子之恩。享年七十,僧腊五十。唐代宗闻之,“视朝三日”,41绢布杂物,钱四十万,造塔钱二百余万,敕令功德使李元琮护理丧葬,荼毗,唐代宗诏命高品42刘仙鹤至大兴善寺祭奠,追赠不空官“司空,谥曰大辩广正智三藏”,为其于该寺“本院别起塔”。43司空为职事官,正一品。谥指谥号。唐朝谥法制度规定:“诸职事官三品以上,散官二品以上,身亡者”,佐使录行状申报吏部考功,勘校后,由太常寺官草拟谥号,再申报考功,由内省官集议谥号,奏报天子。谥号有单字谥文、武等五十六种,複字谥懿德等八十二种。对评出的谥号如有异议,可以提出驳议,再议后始定,貌似公允,实则“是非在于当时,名实岂慿至行”。44三藏之义,“内为戒、定、慧,外为经、律、论,以陀罗尼总摄之”,为人天师者。45不空先后受封的官爵有职事官司空正一品,文散官开府仪同三司从一品,爵肃国公从一品等,完全符合谥法制度的规定。他对戒、定、慧和经、律、论的修持,佛学尤其是密教的高深造诣,作为玄、肃二帝及难以数计的朝廷大臣、禁军将领、地方封疆大吏节度使及其幕僚、士庶等的灌顶师,也当之无愧于大辩广正智三藏的谥号。不空火化后,“收舍利数百粒,八十粒进(献皇宫)内”,用二百余万巨款修建了一座宏伟壮丽的舍利佛塔。御史大夫严郢撰《不空和尚碑》,立于大兴善寺院内。

 

  译经成就

 

不空在唐的佛事活动中,译经占有重要地位。

不空非常重视译经,说他译的金刚灌顶瑜伽法门,是“成佛速邪之路,其修行者必能顿超凡境,达于彼岸。”余部真言诸佛方便,其徒不一,所译诸大乘经典,“皆是上资邦国,息灭灾厄,星辰不愆,风雨顺序,仰持佛力,辅成国家。” “奉为国家,详译圣言,广崇福祐”,“为国译经,助宣皇化。”46即他译经不仅是为佛教徒提供修行成佛的最佳途径,而且为帮助国家宣扬教化,为国家求福、息灾、风调雨顺、天下太平。

不空的译经生涯始于师事金刚智时。由于他悟性高,善解经义,又熟悉异国书语,“师(金刚智)之翻(译佛)经,常令共译。” 47金刚智所译《瑜伽念诵法》二卷、《七俱陀罗尼》二卷、《曼殊室利五字心陀罗尼》和《观自在瑜伽法要》各一卷中,都有不空的一份心血。鉴于金刚智博闻强记,“全通<三藏>”,“理无不通,事无不验,经纶戒律秘咒余书,随问剖陈,如钟虚受”,“广敷<密藏>,建曼努罗,”在辞世前,将“新译教法”付托给包括不空的门人。金刚智主持的译经,聘用了东印度婆罗门大首领直中书伊舍罗、唐沙门一行、嵩岳沙门温古、沙门智藏等中外高僧大德,担任译语、笔受、删綴成文。所译总持印契,“秘密流行,为其最也。两京(西京长安、东都洛阳)禀学,济度殊多,在家出家,传之相继。”48这一切,不空耳濡目染,印象深刻,使他受到了译经全过程的良好训练,为他后来自己主持译经打下了坚实基础。天宝五载,不空从五天竺回到长安后,唐玄宗诏令不空入皇宫,“所梵经尽许翻”。49

唐肃宗时,不空“累奉二圣令鸠聚先代外国梵文,或條索脱落者修,未译者译。50至德初年(756年),“译不动尊经以献”。51

唐代宗李豫,继位于内忧外患之秋。内有安史之乱,平定后,又不断遭到西陲劲敌——吐蕃的进扰。他“好祠祀,未甚重佛。”而宰相元载、王缙和杜鸿渐“三人皆好佛”。52如杜鸿渐,“酷好浮图道”,53“饭千僧”,54“造寺无穷”,55是金刚智的灌顶弟子,56“悠然赋诗曰:‘常愿追禅理,安能挹化源’。”致仕后,“令僧剃顶发”,遗嘱“依胡法塔葬,不为封树,冀类缁流。57削发、塔葬,希望类似佛教徒。唐代宗曾问他们“常言报应,果为有无?”元载等奏称:

国家运灵长,非宿植福业,何以致之?福业已定,虽时有小灾,终不能为害。所以安、史悖逆方炽而皆有子祸;仆固怀恩称兵内侮,出门病死;回纥、吐蕃大举深入,不战而退;此皆非人力所及,岂得言无报应也!58

他们认为:国家命运长久,如果不是昔日积下的福业,怎么能够获得!福业已经定了,尽管有时发生小的灾难,终究不能为害。因此,安禄山、史思明悖逆叛乱,正在猖獗时,都先后遭到了儿子的祸害,安禄山被其子安庆绪谋杀,59史思明取代安庆绪后,又被儿子史朝义杀死。60在平定安史之乱中发迹官至河北副元帅、左仆射兼中书令等要职的仆固怀恩,因“功无与比,而为人构陷,愤怨殊深”,61发动叛乱。永泰元年九月庚寅朔(初一日),引诱回纥、吐蕃、吐谷浑、党项、奴剌数十万人,攻打唐朝,“中途遇暴疾而归,丁酉(八日),死于鸣沙(县)”。62这一切,都是人的力量所不能及的,岂能说没有报应呢?

在他们的影响下,唐代宗“由是深信之(佛教)”。他经常在皇宫“饭僧百余人”。敕令天下不得箠曳僧、尼,造金阁寺于五台山,铸铜塗金为瓦“所费钜亿”。63视禅宗南宗创始人慧能的传法袈裟为“国宝”,命镇国大将军刘崇景顶戴护送至曹溪本寺,令僧众“严加守护,勿令遗墜”。64遣内侍诏迎江左大觉禅师至京城,“尽朕皈向”。65为天长寺沙门昙邃等表定四分律新、旧两疏提“供资费”,赞扬他们“道著依经,功超自觉”。66为译经染翰作序。七月望日于皇宫内道场造盂兰盆,饰以金翠,所费百万。又设高祖以下七圣神座,百官序立光顺门,“幡花鼓舞,迎呼道路,岁以为常”。67

唐代宗对不空的宠信尤为突出。不空“著籍禁省(皇宫),势倾公、王,群居敕宠,更相凌夺”。68对不空的译经,更加重视,大力支持。唐代宗“恭遵(玄宗、肃宗)遗旨,再使(不空)翻(译流)传,利济群品。”69

永泰元年(765年)四月,不空奉唐代宗命,招集京城长安义学沙门良等十六人,70于大明宫南桃园内道场,翻译仁王护国般若及大乘密严等经。

《仁王护国经》译出后,唐代宗亲自撰序,说“护国实在兹经”。以前的翻译语质未融,“披读之流,临文三覆。凡诸释氏,良用慨然。”称赞不空新译者,将“曩者讹略,刊定较然;昔之沉隐,钩索焕矣。足可悬诸日月,大烛昏衢润之,云雨横流动植。”71

九月初一日,唐代宗在京城资圣、西明二寺,置百尺高座,“讲仁王经”。72他从皇宫拿出“经二宝舆,以人为菩萨、鬼神之状,导以音乐、卤薄(仪仗),百官迎于光顺门外,随从至寺。”73又命宰相及六曹尚书、寺卿和监官等诸司长官,于西明寺“行香设素馔,奏乐”,祈福于佛。74十月,“复讲经于资圣寺”,75经,可能指《仁王护国经》。

唐代宗又敕令沙门良贲在大明宫南桃园内道场撰写《仁王护国经疏》,进一步阐释该经义理,“文过万言,部有三卷”。76

参与此经翻译,担任参谭證义的庄严寺沙门慧灵,在《仁王护国经道场念诵轨仪序》中说:“经云:若未来世有诸国王建立正法,护三宝者,我令五方菩萨往护其国,令无灾难。”此后,凡有“寇至,(唐代宗)则令僧讲<仁王经>以禳之,寇去,则厚加赏赐。胡僧不空,官至卿监,爵为国公,出入禁闼,势移权贵,京畿良田、美利,多归僧寺。”77唐代宗将防禦寇,如吐蕃,完全寄托在讲诵《仁王护国经》上,即幻想依靠神力击败它。其实,当时防禦吐蕃的,是唐朝兵将的功劳。如大历二年(767年)九月,数万吐蕃军围攻灵州(治今宁夏灵武西南),郭子仪自河中帅甲士三万镇守泾阳。十月,朔方节度使路嗣恭击破吐蕃军于灵州城下,斩首二千余级,吐蕃退走。78唐代宗不赏有功将士,而赏无功僧人。

唐代宗还为不空所译密严经亲撰序言。他说此经翻译以来,虽方言有异,而本质需存。其梵书亦是偈、颂,而以前的翻译,多作散文,矧讹略轻,重或有异同。不空所译此经,“对执具多(梵本),翻诸简牍,慿其本夹,依以颂言。太羹之味不遗,清月之魂恒满”,就是说,不空是原汁原味的翻译。唐代宗连声赞叹道:“岂不美欤,岂不美欤!”

大历六年唐代宗应鄜坊节度使兼御史中丞杜冕“为国请诸大乘经”的奏请,下诏三藏不空新译《文殊师利菩萨佛刹庄严经》79等数十部。接着,又下敕命“天下梵宇各置文殊菩萨像,以旌圣功也。又诏以文殊菩萨为上座,皆三藏(不空)所请。”80

参与不空新译《文殊师利菩萨佛刹庄严经》的,有“学尽法源,行契心本,亲观灵境,密承圣慈,故久在清凉山(五台山)的金阁寺大德道超禅师,潜真(灵觉寺沙门)则负责“课虚润色”、“述疏讃扬”。”81

不空“复翻《孽路荼王经》,(唐代宗)宣赐相继,旁午道路”。82

赞宁引用不空在向唐代宗进所译经表中说:“起于天宝,迄今大历六年,凡一百二十余卷,七十七部,并目录及笔受等僧俗名字,兼略出念诵仪轨。”83

不空的译经,质量高,受到皇帝和同仁的高度评价。如潜真赞扬不空“学究瑜伽,解穷法印,身口意业,秘密修持戒定慧,学显通宣,畅唐梵文字,声韻具(俱)知”,他重译《文殊师利菩萨佛刹莊严经》,定能很好地符合天子的圣旨。新译的此经,“文质相兼,灿然可观。”84

赞宁撰《宋高僧传》,设译经等十篇,译经列位篇首,认为“变梵成华,通凡入圣。法轮斯转,诸佛所师”,说明他对译经特别重视。

《宋高僧传·译经篇》所示唐人译经表

 

       译者

译经时间

译经取量

出处

备改

智通

唐陕州人

贞观年间

至永徽四年

四部五卷

41

 

玄觉

高昌人

贞观年间

 

24

参预玄奘玉华宫

译经

道因

唐濮阳人

 

 

26

在大慈恩寺与玄

奘翻校梵本

无极高

中印度人

永徽四年至

五年

十二卷

30

 

尊法

西印度人

永徽年间

一卷

30

 

佛陀波利

宾国人

唐高宗时

一部

28

 

智贤

波凌国人

麟德年间

二卷

27

 

菩提流志

南天竺人

唐高宗、唐中宗、唐睿宗

四十九会总

一百二十卷

43

 

日照

中印度人

仪凤四年至垂拱末年

十八部

33

 

天智

永昌元年至天授二年

六部七卷

33

 

译者

译经时间

译经取量

出处

备改

实叉难陀

武则天证圣元年至久视元年

十九部

32

 

寂友

覩货逻人

武则天

无垢净光陀罗尼经》一卷《大乘入楞伽经》

34

与法藏等共译

慧智

印度人

长寿二年

一卷

34

参与地婆诃罗等译经

义净

阳人

久视年间至景云二年

五十六部

二百三十卷

3

 

宝思惟

北印度人

长寿二年至神龙二年

七部

42

 

极量

中印度人

神龙元年

一部十卷

31

 

智严

于阗人

景龙元年

重译《生无边法门陀罗尼经》

42

参与多部译经

莲华精进

禹兹人

开元以前

一卷

46

 

善无畏

中印度人

开元五年至十二年

14

20

 

金刚智

南印度人

开元十一年

至十八年

四部六卷

6

 

 

 

 

 

 

译者

译经时间

译经数量

出处

备改

怀迪

唐循州人

开元年间

十卷

 

 

不空

北天竺人

天宝至大历六年

一百二十余卷七十七部并目录

9-10

 

子邻

唐兖州人

 

 

49

参与不空译《仁王护国经》《密严经》等

飞锡

未知何许人

 

 

48

同上

莲华

中印度人

兴元年间

四十卷

47

 

智慧

北天竺人

贞元八年

十二卷

23

 

寂默

北印度人

贞元十九年

十卷

45

 

戒法

于阗人

贞元年间

译《十地经》《廻向轮经》

46

 

悟空

唐京兆云阳人

贞元年间

十一卷

51

 

般若

北印度宾国人

贞元年间

至元和五年

八卷

49

 

 

 

 

 

 

译者

译经时间

译经数量

出处

备改

满月

西域人

开成年间

五卷

52

 

觉救

宾国人

年代不详

译《大方广圆觉了义经》

27

 

上表显示:在《宋高僧传·译经篇》所收有唐一代译经三十二人中,译经数量名列前茅的有义净、不空、菩提流志。加上未列于《宋高僧传••译经篇》的玄奘,85不空是唐代四大译经者之一。三十二人中,译经者五天竺人十六人,大唐十二人,西域、波凌、吐火罗和未知何处人各一人。五天竺人数最多,其中不空又居译经数量之榜首。

顺便提一下,在《全唐文》收录的不空文中,有一篇《大乘瑜伽金刚性海曼殊室利千臂千钵大教王经序》。从其内容来看,我认为它可能不是不空之文。理由是:1、其文云:“后于大历九年十月于大兴善寺大师大广智三藏和尚边更重谘啟,抉择大教瑜伽心地秘密法门。”大兴善寺大广智三藏,当指不空。而他已在当年六月十五日去世,怎能于三个半月后“更重谘啟”?2、又云:“后则将千钵曼殊经本,至唐建中元年四月十五日到五台山乾元菩提寺,遂将旧翻译……”建中元年(780年),是唐德宗的第一个年号,距不空去世,已五十九年之久。3、其文说的金刚三藏,如果指的是金刚智,他已于开元二十年去世了。而其文还讲到他在开元二十一年、二十八年、天宝一年的有关情况。

 

  不空在“开元三大士”中的地位

 

“开元三大士”金刚智、善无畏和不空,是唐代密宗的开创者。在三人中,不空虽为后辈,但他在弘扬唐代密宗上的贡献,却是最大的。

其一,如上表所示,金刚智译经仅四部、六卷。善无畏译经十四卷。而不空译经却多达一百二十余卷、七十七部并目录。他还从天竺等取回经论五百余部,对介绍、传播佛教,特别是密教的作用,大大超过金刚智和善无畏。

其二,金刚智开元七年(719年)入唐,二十年去世,凡十四年。善无畏开元四年(716年)入唐,二十三年去世,凡十九年。而不空幼年入唐,开元七年已师事金刚智,大历九年(774年)去世,凡五十五年,在金刚智和善无畏在唐玄宗开元末年相继去世后,不空又经历了唐玄宗天宝年间及唐肃宗时代,直至唐代宗大历末年。时间长,对唐代密宗的弘扬,必然作出更多的贡献。

其三,金刚智主要在西京长安和东都洛阳从事弘扬密宗的活动,译经也只是奉唐玄宗敕令,并无实际接触。《宋高僧传·金刚智传》云:“于时帝(玄宗)留心玄(道教),未重空门(释氏)所司希旨,奏外国蕃僧遣令归国,行有日矣”。金刚智险被驱逐。他所译总持印契,尽管 “两京禀学,济度殊多,在家出家,传之相继”86,真正与他交往较多者,也只是向其咨询的沙门一行,灌顶弟子则有杜鸣渐等。87善无畏,原为释迦如来季父甘露饭王之后裔。让国于兄出家后,游印度诸佛教圣地,研习佛法,“解究五乘,道该三学,总持禅观,妙达其源。”88早在善无畏途经北印度时,“声誉已达中国”,唐睿宗诏将军史献等出玉门塞表迎候。开元初,唐玄宗尊其为教主,奉诏译经。请谒法侣,“唯尊奉长老宝思惟三藏而已”89。僧俗弟子也只宝畏、明畏禅师等。善无畏的传教范围,同样主要是东西两京,不空则除两京外,足迹南达南海郡,西至河西、陇右。与玄、肃、代三朝皇帝关系密切,甚至当面称呼玄宗在皇宫的昵称“三郎”。90为不少天子、王公贵族、封疆大吏、僧官和士大夫等灌顶,度人成千上万。不空的门人,不仅比金刚智和善无畏多,而且影响也大。权德舆说:不空的弟子含光、昙真、觉超、惠应、于邻、潛真和惠觉等,“或为(唐)肃宗灌顶阿阇梨,清凉山(五台山)功德使;或为内道场三教大德;或为僧录(掌管佛教事务的僧官),皆伟然龙象,为法栋梁”。弟子惠应、惠觉,“传授秘藏,永怀世道。”91充分说明不空及其弟子们在唐代密宗的重要地位和深远影响。

其四,密宗僧人使用秘密真言(咒语),求雨、祈晴、止风、治病、招神除灾等,博取唐统治者的青睐。开元七年,从正月至五月没有降雨,“岳渎灵祠,祷之无应”。唐玄宗诏令金刚智结坛祈请。他在住处起坛求雨,七日后,传说风生,瓦飞,树拔,崩云,泄雨,金刚智“获一龙,穿屋飞去”,聚观者“日千万人”。玄宗二十五年公主久疾不救,敕令金刚智授其戒法,他取宫中七岁二女,从密语咒之。“于是公主起坐,开目言语如常”。92善无畏也曾应唐玄宗诏祈雨。传说他用小刀在钵水中搅之,“梵言数百咒之”,旋有龙瞰水,复咒,白气引去,风雨骤至。又以天竺语咒数百声,北邙山巨蛇死。93其实这些传说都是无稽之谈。不空在这方面,比金刚智和善无畏,有过之而无不及。《宋高僧传•••••不空传》说:“(不)空之行化利物居多,于总持门最彰殊胜,测其忍位,莫定高卑”,故“(唐)玄宗尤推重焉”。如唐玄宗请金刚智祈雨后,风雨不止,遂命不空止之。不空“于(大兴善)寺庭中捏泥媪五、六,溜水作梵言骂之,有顷开霁矣”。几个泥老妇人,用人们听不懂的梵语,居然顷刻雨止转晴,不蒂天方夜谭!不空的祈雨,“无他轨则,但设一绣座,手簸旋数寸木神子,念咒掷之。当其自立于座上已,伺起吻角牙出目瞬,则雨至矣”。一个小小的木质神子,在念念有词的咒语中抛出,便能召雨,也是难以置信的神话。天宝年间,西蕃、大石、康三国帅兵围攻唐西凉府(治今甘肃武威),唐玄宗诏不空于皇宫道场“秉香炉,诵(仁王密语)二七(十四)徧(遍)”,召毗沙门天王子领神兵五百,鼓角齐鸣,山地崩震,“安西城北门楼有光明天王怒视,蕃帅大奔(跑)”。唐玄宗感谢不空,并敕令天下“诸道城楼置(毗沙)天王像”94。以上这些违反常识的行为,唐玄宗信之不疑,还大加赞赏,予以丰厚赏赐,真是鬼迷心窍!

其五,金刚智不奉遣令归国之敕,使唐玄宗为之一惊,为二十五公主授戒法,才使这位天子转变态度,故他去世时,唐玄宗“敕谥国师之号”95。善无畏的译经,唐玄宗深加赞叹。他祈雨“成功”,“帝稽首迎(善无)畏,再三致谢”。开元二十年,他求还西域,唐玄宗“优诏不许”。去世,“皇心震悼,赠鸿胪卿,遣鸿胪丞李现具威仪,宾律师护丧事。”96不空受到的礼遇,比他们高很多。他荣膺玄、肃、代三朝国师之号。除授试鸿胪卿外,还授正一品(唐臣最高官品)、从一品、正三品等高官,从一品高爵位。他求雨、止风“灵验”,天子大悦,赏赐大量绢綵、袈裟、设千僧斋。译经倍受皇帝好评,大赏锦綵绢,欣然挥毫题序。不空染疾,唐代宗“敕使劳问,赐医药”,又加官进爵,赐食邑户。去世则赐钱物造塔钱,置祭,所谥大辩广正智三藏,更是对不空密宗上造诣无与伦比的肯定,无怪乎《宋高僧传·不空传》的作者——赞宁情不自禁地赞叹道:

主荣死衰,西域传法僧至此,今古少类矣。

权德樊赞扬不空“以密(教)行救世”,“以正智法器,为天人师,大宏教和尚。”97

不空之所以能够“青出于蓝而甚于蓝”,除其天分、勤奋、机遇,还在于他深谙不依国主则法事不立的信条。因此,他不像那些一心学佛,诵持经文,专门修行,不问寺外事的僧人,而是在学佛、修行之同时,将自己的法事活动,特别是译经,紧密地与最高统治者联系起来。他为他们祈雨、止风、召神退兵、与道教徒斗法98,也无一不是顺应天子政治需要的产物。不空不厌其烦地为玄、肃、代三朝君臣乃至世庶设坛灌顶。这些活动虽占去了学佛修行的不少时间,耗费了较多精力,但却密切了与当权统治者及民众的关系,大大提高了他的政治地位,扩大了社会影响。

注:

1)、[]赞宁《宋高僧传》卷一《不空传》,中华书局,1987年,6

2)、[]辑《金石萃编》卷一0二唐·严郢《不空和尚碑》,北京市中国书店,1985年,4

3)、[]董浩等编《全唐文》卷五0六权德舆《唐大兴善寺故大宏教大辩证三藏和尚影堂碣铭(并序)》,上海古籍出版社,1990年,2282

4)、《宋高僧传》卷一《不空传》,9页。金刚智“开元已未岁,达于广府”(《宋高僧传》卷一《金刚智传》,4页)。开元已未岁为开元七年(公元719年)(陈垣《二十史朔闰表》,中华书局,196293页)。广府指今广州市。开元“二十年壬申八月既望(十五日)”以后去世(《宋高僧传》卷一《金刚智传》,6页),在唐十四年。《宋高僧传》卷一《不空传》云其大历九年六月十五日卒,“享年七十,僧腊五十”,10页。权德舆《唐大兴善寺故大宏教大辩证三藏和尚影堂碣铭(并序)》云:不空“报年先师三岁而休”,先师金刚智卒年七十三,则不空卒年当为七十。《金石萃编》卷一0二严郢《不空和尚碑》云其卒于大历九年六月癸未,“享年七十”。《资治通鉴》卷二二五大历九年六月“癸未,兴善寺胡僧不空卒”,7227页。六月癸未为该月十五日,未言年岁。《全唐文》卷九一六《不空小传》4229页亦未言年岁。七十岁的不空,当生于公元704年,即武则天长安四年。年十五即开元七年师事金刚智,至其师去世,为十四年,与“承事先师(金刚智)三藏十有四载(即年)”相符。而不空《进翻译佛经表》所云“爰自幼年,承事先师大宏三教和尚二十有四载”,误。二字可能为衍文。

5)、《宋高僧传》卷一《不空传》7页。灌顶原为古印度国王即位仪式,国师灌水于国王头顶。密宗仿此仪式为嗣阿梨位的僧人行灌顶仪式(任继愈主编《宗教词典·灌顶》,1165页)

6)、《宋高僧传》卷一《不空传》《校勘论不空传》[]普贤阿梨,严《不空和尚碑》(《金石萃编》卷一百二)“普贤”作“龙智”,14页。金刚萨亲于毗卢遮那佛前所受瑜伽取、上乘义;传于龙猛,龙猛传龙智,龙智传金刚智,金刚智传于不空。

7)、《宋高僧传》卷一《不空论》《校勘论不空传》“[]标帜  扬州本、大正本标作标,通用”,14页。

8)、[]徐松撰张穆校补《唐两京城坊考》卷三《西京••外郭城敦化坊》“净影寺为沙门惠远立,寺额申州刺史殷仲容所题”,中华书局,1985年,90页。

9)、《宋高僧传》卷一《不空传》,8页。[]段成式撰《酉阳杂俎》续集卷五《寺塔记》上,西京靖善坊大兴善寺“不空三藏塔前多老松,岁旱则官伐其枝为龙骨以祈雨,盖三藏役龙,意其树必有灵也”,中华书局,1981年,245页。所谓不空祈雨、止风,均系僧史所记。既然唐玄宗重赏绢、袈裟、赐号,可能碰巧作法后雨止、风停,但属偶然,不是作法“灵验”。

10)、河陇节度使,即河西、陇右节度使。河西节度使,统领赤水等八军,张掖等三守捉,驻屯凉州等五州,治所为凉州,有兵七万三千人。陇右节度使,统临洮等十军,绥和等三守捉,驻屯鄯州等四州,治所为鄯州,有兵七万五千人。(《资治通鉴》卷二一五,天宝元年正月,6848-6849页)《旧唐书》卷一0四《哥舒翰传》云其为突骑施首领哥舒部落后裔,骁勇善战。天宝十二载,以战功擢为河陇节度使。为当时拥兵最多的节度使之一。

11)、《宋高僧传》卷一《不空传》,8页。[]陶宗仪撰《说》卷一0伪蜀马监《续事始功德使》云:“《参玄语录》云:后魏立监福曹,又改为昭玄司,掌(管)僧道二教。《百官举要》云:隋有庆善监,唐改为功德使”,北京市中华书店,1986年,27页。在唐代,还有“左右街功德使、东都功德使、修功德使,总僧尼之籍及功役”。(《新唐书》卷四八《百官志三》,1253页)

12)、《宋高僧传》卷一《不空传》,9页。

13)、《宋高僧传》卷一《不空传》《校勘论不空传》“[] 收京,原作泊,从扬州本,大正本改”,15页。权德舆说:“至德初,宣皇受命于灵(武)朔(方),译不动尊经以献,凡所以顺天心而导善气者,又何可胜言。”《全唐文》卷五0《唐大兴善寺故大宏教大辩正三藏和尚影堂碣铭(并序)》,2282页。由此可见,也许所谓秘密法,是不空“译不动尊经以献”者。《金石史》所说“不空多秘密法,当时甚著”,指的是他“得总持门,灵异甚多,故不独伏象,澄海数事”还有祈雨、与道士罗公远斗法、招毗沙王神兵打败西蕃、杀北邙山蛇等(《金石萃编》卷一0二 ,5页)。

14)、《宋高僧传》卷一《不空传》,9页。

15)、《宋高僧传》卷一《不空传》,9页。

16)、《宋高僧传》卷一《不空传》,9页。

17)、《旧唐书》卷四二《职官志一》,1807页。

18)、《宋高僧传》卷一《不空传》,9页。《金石萃编》卷一0二所引《金石录》云:“不空始为特进大鸿胪(卿)”,4页。《金石文字记》亦云“唐代宗以胡僧不空为鸿胪卿”,5页。严《不空和尚碑》亦云“代宗初以特进大鸿胪褒表之”。[]洪迈《容斋随笔容斋三笔代宗崇尚释氏》也引用了严的“大鸿胪(卿)”碑却称《三藏和尚碑》。《新唐书》卷四六《百官志一》,1181页。同书卷四八《百官志三鸿胪寺》云:“卿一人,从三品,少卿二人,从四品上,丞二人,从六品上。掌宾客及凶仪之事,领典客、司仪二署”。

19)、《宋高僧传》卷一《不空传》《校勘论不空传》“[]按《旧唐书王缙传》:“每西蕃入寇,(代宗)必令群僧讲诵《仁王经》以禳虏寇,苟幸其退,则横加赏赐。胡僧不空,官至卿监,封国公,与此可相”。

20)、《宋高僧传》卷一《不空传》,9

21)、《宋高僧传》卷一《不空传》,9

22)、诞节是唐朝皇帝为自己生日设诞节。始作俑者是唐玄宗。开元十七年(729年)“八月,亥,上(唐玄宗)以生日宴百官于花萼楼下。左丞相(源)乾曜,右丞相(张)说帅百官上表,请以每岁八月五日为千秋节,布于天下,咸令宴乐。”(《资治通鉴》卷二一三开元十七年八月,6786页)后改千秋节为天长节。诞节除唐德宗、顺宗、宪宗和穆宗不置节名外,其余诸帝都置了。唐代宗诞节是十月二日。

23)、《宋高僧传》卷一《不空传》,10

24)、《宋高僧传》卷一《不空传》,10

25)、《宋高僧传》卷一《不空传》《校勘论不空传》“[]属累  扬州本、大正本属作嘱,通用。”,15

26)、《宋高僧传》卷一《不空传》,10

27)、周绍良主编《唐代墓志汇编》(上) 贞观00《慈润寺故大灵琛禅师灰身塔铭文》,上海古籍出版社,1992年,17

28)、《唐代墓志汇编》(上)贞观0七五《唐故慧静法师灵塔之铭》云:“迁奉灵灰,凿镂山楹,图形起塔”,57页。

29)、《唐代墓志汇编》(上)永隆00九《大唐济度寺故比丘尼法乐法师墓志铭并序》云:以永隆二年(681年)“归窆(埋葬)于雍州明堂县义川乡南原”,676页。

30)、《唐代墓志汇编》(下)元和一一八《唐故龙花寺内外临坛大德和尚墓志铭并叙》云韦和尚元和戊戌(818年)去世,“遗命不坟不塔,积土为坛,植尊胜幢其前,亦浮图教也”,2032页。

31)、《唐代墓志汇编》(上)00《慈润寺故大灵琛禅师灰身塔铭文》引“康存遗嘱,依经葬林,血肉施生,求无上道。……送兹山所,肌膏才尽”,17页。

32)、《唐代墓志汇编》(上)显庆0六八,墓志铭文不全。唐高宗显庆二年,禅众为化度寺已故僧海禅师“于信行禅师所,起方坟焉”,271-272页。《唐代墓志汇编》(下)长庆00《安邑县报国寺故开法大德泛舟禅师塔铭并序》云:泛舟禅师原为李唐皇室,叔祖为唐玄宗,祖为王。贞元八年去世,“遵大师踌躇之选,窆于寺之春率,建堵波以为瞻慕”,2066页。《宗教词典•窣堵波》云:意译为“方坟”,“圆”等,1088页。

33)、《唐代墓志汇编》(下)乾元0一一《大唐长生禅寺僧本智塔铭并序》云:乾元二年,僧本智去世,“遗命火焚,建塔东偏嘉禾村地内”,1741页。

34)、《唐代墓志汇编》(下)大历00七《唐故张禅师墓志铭并序》,1765页。

35)、《唐代墓志汇编》(下)广明00二《唐故信州怀玉山应天禅院尼禅大德塔铭并叙》,2500页。

36)、《宋高僧传》卷一《不空传》,10页。

37)、开府仪同三司为文散官,从一品。(《旧唐书》卷四二《职官志一》,1791页)。

38)、国公为爵,从一品(《旧唐书》卷四二《职官志一》,1791页)。

39)、唐代,天子赐臣下食封,只是名义上的封赠,而赐食实封,才能获得真正的封户。不空所得“食邑三千户”,是有名无实的荣誉而已。

40)、《宋高僧传》卷一《不空传》,10页。

41)、《宋高僧传》卷一《不空传》,10页。所谓辍朝,是贵族、官僚去世,皇帝停止上朝理政若干日,以示哀悼,君臣义重。唐朝辍朝制度规定“三品以上,通有辍朝”,即三品以上文官武将及贵族等去世,根据他们的文治武功等,皇帝辍朝一、二、三、五等日,个别有至十日(《唐会要》卷二五《辍朝》,471473页)。

    42)、高品是唐代宦官中地位较高者。元和十五年内待省奏:应菅高品、品官、白身,共四千六百一十八人,数内一千六百九十六人([]王博撰,商务印书馆丛书集成初编《唐会要》卷六五《内待者》,1133页)

     43)、《宋高僧传》卷一《不空传》,11页。《校堪记·不空传》“[10]广正《不空碑》广正二字倒,宜从《碑》”。《碣铭》无广字”,15页。《不空碑》,指严郢《不空和尚碑》(《金石萃编》卷一0二,4)。《碣铭》指权德舆《唐大兴善寺故大宏教大辩正三藏和尚影堂碣铭(并序)》(《全唐文》卷五0六,2282)

    44)、《唐会要》卷七九《谥法上》,1465.

    45)、《宋高僧传》卷二《善无畏传》,18页。权德舆说:“三藏者,何于心为戒、定、慧,于学为经、律、论”(《唐大兴善寺故大宏教大辩正三藏和尚影堂碣铭(并序)》)。司马光引“《释典》云:佛在多罗奈,最初为五人说契经《修多罗藏》。佛在罗阅,最初为三页那提说《毗眉藏》。佛在毗舍离猕猴池,最初为耆说《阿毗悬藏》。五百罗汉夜集阿毗昙,相续解说经,此为三藏学。又,三藏学,经、律、论也。”《资治通鉴》卷二二五大历九年六月,7227页。

    46)、《全唐文》卷九一六,不空《进翻译佛经表》,4229页。

    47)、《宋高僧传》卷一《不空传》,7

    48)、《宋高僧传》卷一《金刚智传》,46页。《校勘论金刚智传》“[]钟虚受  扬州本、大正本虚作虞。”,14页。

49)、《全唐文》卷九一六不空《进翻译佛经表》4229页。《宋高僧传》卷一《不空传》,9页,在引所译之经表中说:“所赍梵经尽许翻度”度义广泛,有限度、程度等十余义,却无译义,不空本人所撰《进翻译佛经表》中所讲“翻译”较为可信。宋僧赞宁引用有误。

     50)、《宋高僧传》卷一《不空传》,9页。《全唐文》不空《进翻译佛经表》所记不同,仅“为国译经”一句。《宋高僧传不空传》中所说“二圣”,当指唐玄宗和唐肃宗。

51)、《全唐文》卷五0六权德舆《唐大兴善寺故大宏教大辨正三藏和尚影堂碣铭(并序)》,2282

52)、《资治通鉴》卷二二四大历二年四月,7196页。

53)、《旧唐书》卷一0八《杜鸿渐传》,3284

54)、《资治通鉴》卷二二四大历二年八月,7197

55)、《资治通鉴》卷二二四大历二年七月,7196页。

56)、《宋高僧传》卷一《金刚智传》,6

57)、《旧唐书》卷一0八《杜鸿渐传》,3284

58)、《资治通鉴》卷二二四大历二年七月,7196

59)、《旧唐书》卷二00上《安禄山传附了庆绪传》,5371

60)、《旧唐书》卷二00上《史思明传》,53815382页。

61)、《资治通鉴》卷二二三广德元年七月,7148

62)、《二十史朔闰表》,98页。《资治通鉴》卷二二三永泰元年九月,7177页。[]司马光《资治通鉴考异》云:《旧唐书·仆固华恩传》曰其“行至鸣沙县,遇疾,舁归;九月九日,死于灵武。按<长历>,九月庚寅朔。丁酉,八日也。<唐历><>,皆云‘九月八日,(仆固)怀恩死于灵州’,今从<实录>”。

63)、《资治通鉴》卷二二四大历二年七月,7196

64)、《全唐文》卷四八唐代宗《遣送六祖衣钵谕刺史杨敕》,229

65)、《全唐文》卷四八唐代宗《迎大觉禅师敕》,229

66)、《全唐文》卷四八唐代宗《答天长寺沙门昙邃等表定新旧两疏诏》,227

67)、《旧唐书》卷一一八《王缙传》,3418页。盂兰盆为目犍连比丘救亡母于饿鬼故事,见佛教《盂兰盆经》。

68)、

69)、《宋高僧传》卷一《不空传》,9

70)、《全唐文》卷九一六不空《译大圣文殊师利菩萨佛法身礼序》,4229页。十六人中,沙门十四人为良贲等,俗人有大宦官开府仪同三司鱼朝恩、翰林学士常兖,同书慧灵《仁王护国经道场念诵轨仪序》,4231页。《宋高僧传》卷三《飞锡传》48页亦云参译者有“良贲等十六人”。良贲,俗姓郭氏,河中虞乡人,为京城名寺安国寺沙门。撰有《念诵轨仪》一卷、《承明殿讲密严经对御记》一卷等。(《全唐文》卷九一六《良贲小传》及《奉敕造疏通经成进上表》,4231页)

71)、《全唐文》卷四九唐代宗《新翻护国仁王般若经序》,236

72)、资圣寺在长安崇仁坊(《唐两京城坊考》卷三《西京·外郭城》,53页,同书75页还有一个资圣寺)。西明寺在长安延康坊(同书卷四《西京·外郭城》,109页)。

73)、《资治通鉴》卷二二三慧灵《仁王护国经道场念诵轨仪序》记载有所不同:“九月诏资圣、西明两寺各五十人,百座敷阐……千官作礼。经出内,而万姓观瞻,”“青史自摩腾入汉,僧会游吴,瑞法西来,莫兹立矣。”永泰元年九月,7176页。光顺门见《唐两京城坊考·西京大明宫图》卷一《西京·大明宫》,21

74)、《资治通鉴》卷二二三永泰元年九月,7177

75)、《资治通鉴》卷二二三永泰元年十月,7179

76)、《全唐文》卷九一六良贲《奉敕造疏通经成进上表》,4231页。云:“成道者,法也;戴法者,经也;释经者,疏也。广度群有,同于大通,是菩提心,如陛下意所撰经疏。”

77)、《资治通鉴》卷二二四大历二年七月,7196

78)、《资治通鉴》卷二二四大历二年九月,7197

79)、《全唐文》卷九一六潜真《新译文殊师利菩萨佛刹庄严经疏奏》,4233页。所谓新译此经,是该经凡三译:一译为西晋太熙年间法护所译,名曰《佛土严净经》,文势多古,语简理幽。二译为武则天久视年间,实叉难陀于长安清禅寺所译,名曰《文殊受记经》,三译即不空所译。

80)、《全唐文》卷九一六潜真《新译文殊师利菩萨佛刹庄严经疏奏》,4234

81)、《全唐文》卷九一六潜真《新译文殊师利菩萨佛刹庄严经疏奏》,4234

82)、《宋高僧传》卷一《不空传》,10

83)、《宋高僧传》卷一《不空传》,910页,赞宁所引不空向唐代宗进所译经表,与不空原表多有不同,如关于译经数目,不空原表——《进翻译佛经表》(《全唐文》卷九一六,4229页)云:“谨缵集前后所翻译(佛经),自开元至今(大历六年),凡一百一卷、七部以闻。”开元译经,当指开元二十年金刚智去世以前,不空参与金刚智主持的译经。从天宝五载至大历六年,才是不空本人主持的译经,其数当少于一百一卷、七部。而与赞宁所引天宝至大历六年一百二十余卷,七十七部,相去甚远。

84)、《全唐文》卷九一六潜真《新译文殊师利菩萨佛刹庄严经疏奏》,4234

85)、《唐代墓志汇编》(下)玄奘译经论七十四部一千三百三十八卷,2186

86)、《宋高僧传》卷一《金刚智传》,6

87)、《宋高僧传》卷一《金刚智传》,6

88)、《宋高僧传》卷二《善无畏传》,18

89)、《宋高僧传》卷二《善无畏传》,1921

90)、《宋高僧传》卷一《不空传》,11

91)、《全唐文》卷五0六权德舆《唐大兴善寺故大宏教大辩正三藏和尚影堂碣铭(并序)》,2282

92)、《宋高僧传》卷一《金刚智传》,5

93)、《宋高僧传》卷二《善无畏传》,21

94)、《宋高僧传》卷一《不空传》,1112

95)、《宋高僧传》卷一《金刚智传》,6

96)、《宋高僧传》卷二《善无畏传》,22

97)、《全唐文》卷五0六权德舆《唐大兴善寺故大宏教大辩正三藏和尚影堂碣铭(并序)》,2282

98)《宋高僧传》卷一《不空传》,11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