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唐密文化 > 唐密研究 > 正文

經譯尊勝——《尊勝陀羅尼經》在唐的傳播

本文作者: 5年前 (2013-07-05)

提要:追溯《佛頂尊勝陀羅尼經》之東傳,要在唐高宗李治、“則天皇帝”武曌君臨時期。其翻…

        提要:追溯《佛頂尊勝陀羅尼經》之東傳,要在唐高宗李治、“則天皇帝”武曌君臨時期。其翻譯者眾多,見有“杜行顗”、“釋地婆訶羅”、“釋佛陀波利”、“釋順貞”、“釋義淨”、“釋金剛智”、“釋不空”、“釋智嚴”及“釋智嚴”。當時《佛頂尊勝陀羅尼經》幢樹立之多,令人驚訝。塔林墓田,乃是其分佈最多的區域。究其原因,除了功德無量,法力無邊外,當然是該經作用於“幽冥”的傳聞。至於“罽賓國”僧人“佛陀波利”之最終,或云沒於今潁上縣之“潁上”,或云藏於今五臺縣之“永興”,甚至有人見到其不死的“真身”。而神奇的《佛頂尊勝陀羅尼經》“故事”,由於人們的喜愛不脛而走,經久流傳,無論宋、元。

 

 

唐人白居易,曾於其著述中總結過佛教的主要經典。《白氏長慶集》卷六○《蘇州重玄寺法華院石壁經碑文》:“碑在石壁東次,石壁在廣德法華院西南隅,院在重玄寺西若干步,寺在蘇州城北若干里。以華言唐文譯刻釋氏經典,自經品衆佛號以降,字加金焉。夫開士悟入諸佛,知見以了義,度無邊以圓教垂無窮,莫尊于《妙法蓮華經》,凡六萬九千五百五言;證無生忍造不二門,住不可思議解脱,莫極於《維摩經》,凡二萬七千九十二言;攝四生九類,入無餘涅槃,實無得度者,莫先於《金剛般若波羅密經》,凡九千二百八十七言;壞罪集福,淨一切惡道,莫急於《佛頂尊勝陀羅尼經》,凡三千二十言;應念順願,願生極樂土,莫疾於《阿彌陀經》,凡一千八百言;用正見觀真相,莫出於《觀音普賢菩薩法行經》,凡六千九百九十言;詮自性認本覺,莫深於《實相法密經》,凡三千一百五言;空法塵依佛智,莫過於《般若波羅密多心經》,凡二百五十八言。是八種經,具十二部,合一十一萬六千八百五十七言,三乘之要旨,萬佛之秘藏盡矣”[1]。以上文字,頗得後世同樣喜好佛教的士大夫的讚賞。宋人洪邁《容齋五筆》卷八《八種經典》於引錄後又云:“唐長慶三年,蘇州重玄寺法華院石壁所刻金字經,白樂天(居易)爲作碑文,其叙如此。予竊愛其簡明潔亮,故備録之”[2]

智昇《開元釋教録》卷九:“沙門佛陀波利,唐言覺護,北印度罽賓國人。忘身狥道,徧觀靈跡。聞文殊師利在清涼山,遠渉流沙,躬來禮謁。以天皇儀鳯元年丙子,杖錫五臺,虔誠禮拜,悲泣雨淚,望睹聖容。倐焉見一老翁從山中出來,作婆羅門語,謂波利曰:師精誠懇惻,何所求耶?波利答曰:聞文殊大士隐跡北山,從印度來,欲求瞻禮。翁曰:師從彼國,將《佛頂尊勝陀羅尼經》來不?此土衆生多造諸罪,出家之輩,亦多所犯。佛頂神咒,除罪秘方,若不將經,徒來何益?縱見文殊,何必能識?師可還西國,取彼經來,流傳此土,即是遍奉衆聖,廣利群生,拯濟幽冥,報諸佛恩也。師取經來至此,弟子當示師文殊師利菩薩所在。波利聞此語,已不勝喜躍,遂裁抑悲淚,向山更禮,舉頭之頃,忽不見老人。波利驚愕,倍増虔敬,遂返歸本國,取得經來。既達帝城,便求進見,有司具狀聞奏,天皇賞其精誠,崇斯秘典,遂詔鴻臚寺典客令杜行顗及日照三藏於内共譯。譯訖,嚫絹三十疋,經留在内。波利因乃垂泣奏曰:委棄身命,志在利人,請布流行,是所誠望。帝愍其専至,遂留所譯之經,還其梵本任將流布。波利得經,不勝喜躍,將向西明寺訪得善梵語僧順貞,奏共翻譯。帝允其請,遂將諸大德共貞翻出,名《佛頂尊勝陀羅尼經》”[3]

宋人釋贊寧,也有類似的文字。《宋高僧傳》卷二《唐五臺山佛陀波利傳》:“釋佛陀波利,華言覺護,北印度罽賓國人。忘身徇道,徧觀靈跡,聞文殊師利在清涼山,遠涉流沙,躬來禮謁。以天皇儀鳯元年丙子,杖錫五臺,虔誠禮拜,悲泣雨淚,冀睹聖容。倐焉見一老翁從山而出,作婆羅門語,謂波利曰:師何所求耶?波利答曰:聞文殊大士隱迹此山,從印度來,欲求瞻禮。翁曰:師從彼國將《佛頂尊勝陀羅尼經》來否?此土衆生多造諸罪,出家之輩亦多所犯,佛頂神咒除罪秘方,若不齎經,徒來何益?縱見文殊,亦何能識?師可還西國,取彼經來,流傳此土,即是徧奉衆聖,廣利群生,拯接幽冥,報諸佛恩也。師取經來至,弟子當示文殊居處。波利聞已,不勝喜躍,裁抑悲淚,向山更禮,舉頭之頃,不見老人。波利驚愕,倍增虔恪,遂返本國,取得經迴,既達帝城,便求進見,有司具奏,天皇賞其精誠,崇斯秘典,下詔鴻臚寺典客令杜行{覬}[顗]與日照三藏於内共譯。譯訖,嚫絹三十匹,經留在内。波利垂泣奏曰:委弃身命,志在利人,請帝流行,是所望也。帝愍其專切,遂留所譯之經,還其梵本。波利得經,彌復忻喜,乃向西明寺訪得善梵語僧順貞,奏乞重翻。帝俞其請,波利遂與順貞對諸大德翻出,名曰《佛頂尊勝陀羅尼經》”[4]

不過,就是最早記錄“北印度罽賓國”人“佛陀波利”亦“佛馱波利”事蹟的釋智昇,也對《佛頂尊勝陀羅尼經》擕來中國和翻譯成作的伊始年代感到困惑。《開元釋教録》卷九:“凖經前序乃云:永淳二年迴至西京,具狀聞奏。其年,即共順貞再譯,名佛頂尊勝陀羅尼經。今尋此説,年月稍乖。其杜(行顗)令譯者,乃儀鳯四年正月五日也,日照再譯,乃永淳元年五月二十三日也。既云永淳二年方達唐境,前之二本,從何而得?又永淳二年,天皇已幸東都,如何乃去在京譯出,其序復是永昌已後。有人述記,却叙前事,致有參差。此波利譯者,不可依序定其年月也”[5]。實際上,“考古實物”的文字記錄中,似乎就有“儀鳳之歲,發跡波斯”的說法。陸增祥《八瓊室金石補正》卷四六《[恒州鹿泉縣本願寺]尊勝幢記》:“為國敬造《佛頂尊勝陀羅尼經》。佛頂尊勝陀羅尼經大幢,主本願寺比丘僧智秀供養。佛頂尊勝陀羅尼經者,□(下缺)其徑,儀鳳之歲,發跡波斯。(下缺)之重譴,消生死之泥秫,□(下缺)者也。原夫金軀,演法迦□,(下缺)涅般之相,故能不生不滅,(下缺)乎群迷之境,獨為先覺。(下缺)楊惠敬,范什毛,麹義仙,□(下缺)大唐開元九年歲次辛酉□(下缺)”[6]

 

 

乃為“密教”經典之《佛頂尊勝陀羅尼經》,威力和作用,非同一般。《文苑英華》卷七八二獨孤及《佛頂尊勝陀羅尼幢讚,并序》:“道無形相,不離文字。非言無以導引,故諸法生於假名;非智無以調伏,故大音傳於密教。茫茫五濁,客塵覆之。根識相緣,生滅相隨。世王有爲之牢獄,二乘求慧而着空,十住見性而不微。我智印侯誰司南?故如來以大悲自定之慧力,總持無畏之秘藏,雲覆世界,雷震群有,净除我垢,令入法性。設宗根本,假文以筌意也,足聲齒舌,因音以見法也。以十四意攝一切智,雖入無漏而不捨,有爲即色,以證空也。奉之者,惡趣固可使關閉,黑業必爲之清净。况勝緣乎”[7]!葉封《嵩陽石刻集記》卷上《[會善寺]佛頂尊勝陁羅尼經》:“佛告帝釋言:此咒名淨除一切惡道佛頂尊勝陁羅尼,能除一切罪業等障,能破一切穢惡道苦。佛告天帝:若人能書寫此陁羅尼,安高幢上,或安高山,或安樓上,□尼優婆塞、優婆夷、□□男、族姓女于幢等上,或見幢,或與幢相近,其影映身,或有風吹陁羅尼幢等,□應墮惡道地獄畜生□□王界餓鬼、阿修羅身惡道之苦,皆悉不受,亦不爲罪垢之所染汚。大唐天寶九載嵗次庚寅八月二十九日建。施主清河張超并妻彭城劉氏歸依”[8]

《佛頂尊勝陀羅尼經》之由來,乃“如來佛”授予“善住天子”之“吉祥真經”。《八瓊室金石補正》卷四七劉齊《[西明寺馬]智明尊勝幢記》:“天地有□,四時常矣;雲騰雨施,萬物滋矣。聖凡道殊,迷悟表矣;善惡盜淫,神道昭矣。然一蔽菩提之道,長流貪愛之津,三界輪迴。唯我大覺慈悲,焉能救此?陀羅尼者,性如日藏,淨若琉璃,色若檀金,無幽不照,恒沙諸佛,頂戴眾法之中為尊,因以名焉。頂光普照旋轉,遍於大千,卓彼真慈,無緣普救,此陀羅之密悉也。釋□□因親丞密□善住天子□等游樂,七返之殃殄滅,泥黎之苦自消,陀羅尼之法功也。手法法印,敷□道場,散土骨而生天,飄塵霑而罪滅,此陀羅尼之神力也。一音歷年蠢動,不受本身,一句主心,便超三界,陀羅尼之妙用也。其道廣矣,其功大哉”[9]!李白《李太白集》卷二九《崇明寺佛頂尊勝陁羅尼幢頌,并序》云:“昔善住天子及千大天遊于園觀,又與天女遊戲,受諸快樂,即於夜分中,聞有聲曰:善住天子,七日滅後,當生七反,畜生之身。於是,如來授之吉祥真經,遂脫諸苦,蓋之夭徵爲大法印,不可得而聞也。我唐高宗時,有罽賓桑門(佛陀波利)持入中土,猶日藏大寳,清園虚空,檀金淨彩,人皆悦見。所以山東文士,舉國而崇之。”[10]

《佛頂尊勝陀羅尼經》之譯本,《開元釋教録》卷一二上:“《佛頂尊勝陀羅尼經》一卷,唐朝散郎杜行顗奉制譯出,大周録第一譯”。“《佛頂最勝陀羅尼經》一卷,唐中天竺三藏地婆訶羅譯,拾遺編入第二譯”。“《佛頂尊勝陀羅尼經》一卷,唐罽賓沙門佛陀波利譯出,大周録第二譯”。“《最勝佛頂陀羅尼淨業障經》一卷,唐中天竺三藏地婆訶羅於東都再譯,拾遺編入第四譯”。“《佛頂尊勝陀羅尼經》一卷,或加咒字,唐三藏義淨譯,新編入録第五譯”[11]。逮後世的明,尚見有“三藏不空”所譯版本。歸有光《震川先生集》卷五《跋佛頂尊勝陀羅尼經幢》、《跋大佛頂隨永尊勝陀羅尼經幢》:“右《佛頂尊勝陀羅尼經》幢,在邢州開元寺。唐高宗[永]淳{化}二年,始自蔥嶺而來,此經能滅衆惡業,廣利群生。及翻譯始末,經序詳之。幢在西廡下,其西面剝落,故書字與立石之年月,皆不可知”。“余既得《佛頂尊勝陀羅尼經》於開元寺,又於寺後院見此幢,題曰大佛頂隨永尊勝陀羅尼經之幢。前有序,而此無序。前曰:罽賓沙門佛陀波利奉詔譯;此曰特進、試鴻臚卿、開府儀同三司、蕭國公食邑二千户,贈司空,謚大辯正廣智大興善寺三藏沙門不空奉詔譯翻。譯俱在永淳間,而有此不同,略見序文”[12]

宋孫覿《孫尚書集》卷三三《尊勝陀羅尼序》:“余聞金剛智三藏所譯《尊勝陀羅尼[經]》,而以加句者爲善本,勝妙獨出,而不録於大藏。歴年浸久,時見於殘編斷簡之中,學者疑之。有僧齊璧者,遂著論以黜其偽。大比丘智標,僧中龍象,儒、釋兼通,讀齊璧之書而嘆曰:風俗之壊,妄言無識之徒,依倣經傳,欺世取名,而謏聞異說,往往竊出於其間。然亦不可以此故疑其真,況佛菩薩語,沙流萬里,累數十譯,至中國而後與華言通籍。今說事者也,崇說妖言,疑誤後學,乃託於梵唄,不可通知語,豈理也哉?於是,博採傳記,得唐人《勸善録》三卷,而尊勝加句,實佛馱波[利]舊本經,金剛智三藏所譯也”[13]。所稱“金剛智三藏”,卻是“三藏不空”的授業師傅。《宋高僧傳》卷一《唐京兆大興善寺不空傳》:“釋不空,梵名阿月佉跋折羅,華言不空金剛,止行二字略也。本北天竺婆羅門族,幼失所天,隨叔父觀光東國。年十五,師事金剛智三藏,初導以梵本悉曇章及聲明論,浹旬已通徹矣,師大異之,與受菩薩戒,引入金剛界大曼荼羅,驗以擲花,知後大興教法。洎登具戒,善解一切有部,諳異國書語。師之飜經,常令共譯。凡學《聲明論》,一紀之功,六月而畢;誦《文殊、普賢行願》,一年之限,再夕而終。其敏利,皆此類也”[14]

 

 

《佛頂尊勝陀羅尼經》在唐代的廣泛傳播,其標誌就是數量眾多的石刻。《續通志》卷一六七、卷一七○:“《尊勝陀羅尼經》石幢,沙門佛陀波利書,楊淡造,正書,開元十六年,隴州”。“《尊勝陀羅尼經》幢,僧契元書,正書,會昌二年,吳縣”。“《尊勝陀羅尼經》并序,胡季良書,行書,大中五年,杭州”。“《尊勝陀羅尼經》幢,李遇書,正書,咸通六年,西安(京兆府)”。“《尊勝陀羅尼經》,僧從賢立,正書,咸通十五年,登封[縣]”。“《尊勝陀羅尼經》,李瑞符書,行書,乾符三年,無錫[縣]”。“《尊勝陀羅尼經》,李師簡造,正書,揚州,東隠庵”。“《尊勝陀羅尼經》并序,僧會洪書,正書,會昌三年,湖州”。“《尊勝陀羅尼經》幢,沙門繼遠書,正書,咸通七年,洛陽[縣]”。“《尊勝陀羅尼經》并序,莫少卿題名,正書,咸通八年,嘉定[縣]南翔寺”。“《尊勝陀羅尼經》并序,馮卯書,正書,咸通十年,湖州”。“《尊勝陀羅尼經》,陳珏題名,正書,咸通十一年,湖州”。“《尊勝陀羅尼經》,范信建,正書,乾符五年,湖州”。“《尊勝陀羅尼經》并記,沙門元秀撰記,正書,光化二年,衛輝(衛州)”。“《尊勝陀羅尼經》,周德書,附徐師範題名,正書,湖州”。“《尊勝陀羅尼經》,王宏書,正書,郾城”[15]

陳思《寶刻叢編》卷六、卷八、卷一四、卷二○:“唐《尊勝陀羅尼經》幢,在府城(魏州)開元寺,唐盧重元分書,開元中立。《金石録》”。“唐勝業寺《尊勝陀羅尼經》,建中四年,僧宗珍立石,《京兆金石錄》”。“唐《佛頂尊勝陀羅尼經》,唐鄭弘升書,廣明元年。《京兆金石錄》”。“唐《尊勝陀羅尼經》幢,在今潤州墨寶亭中,唐雲陽野夫王奐之書,字畫頗爲世俗所重,故録之,以備廣採。《集古録》”。“尊勝陀羅尼經,正書,無姓名,天寳七年二月,《金石録》”[16]。《寳刻類編》卷三、卷四、卷五、卷七、卷八:“《尊勝陀羅尼呪》,大曆十三年,京兆[府]”。“方琬《化度寺三階院尊勝陀羅尼經》石柱,撰贊、序并書。貞元十六年,京兆[府]”。“周仲諲[書]《寳刹寺佛頂尊勝陀羅尼經》石柱,元長楚撰贊、序,元和三年,[成都府]”。“東方泮《佛頂尊勝陀羅尼經幢記》,撰并書,長慶三年,成都[府]”。“駱齊休[書]《尊勝陀羅尼石柱題名》,京兆[府]”。“元載《佛頂尊勝陀羅尼經》二,鳳翔[府],成都[府]”。“道秀[書]《佛頂尊勝陀羅尼經》石柱,貞元六年,京兆[府]”[17]。顧炎武《金石文字記》卷四:“《佛頂尊勝陀羅尼經》并序,僧叡川撰,僧無可正書,太和六年四月,今在西安(京兆)府百塔寺”[18]

不少《尊勝陀羅尼經》石刻,猶如前引王渙之所書,尚是字作中的佳品。《金石文字記》卷四、卷六:“崇仁寺陀羅尼石幢,張少悌行書,天寶七載五月,今在西安府。尊勝陀羅尼石幢,天下多有不具載,此以少悌之名而存之”。“《尊勝陀羅尼經》正書,咸通四年八月拓本,經刻於石幢,漳州押衙王剬造,建州司戸參軍劉鏞書。書法婉雅,酷有虞氏廟堂筆意。其碑當在漳州,今未知存否。尊勝石幢,在處多有,余所見吳中包山寺年刻,温州仙巖寺大中年刻,皆完好。包山者,書法尤佳,字大而刻深,宛然如新也”[19]。朱彝尊《曝書亭集》卷五○《湖州天寧寺尊勝陀羅尼石幢跋》:“湖州天寧寺,建自陳永定三年,武宣章皇后故宅也。曰龍興,曰孝義,曰萬壽,曰報恩光孝,寺額屢更,其曰天寧者,仍吳越武肅王所更額也。相傳寺有尊勝陀羅尼[經]石幢一十四座,今其八尚存,文可辨識者:一建於大中元年十一月,後題刺史令狐綯姓名。一建于大中二年八月,後題刺史蘇特姓名,書者曹巨川也。一建于大中十二年四月,書者凌渭也。一建于會昌元年十一月,書者胡季良也。一建于咸通十一年三月。又斷石一,平望芮文琛立,後題乾符六年四月,蓋平望驛時屬烏程澄源鄉宜陽里。故張承吉詩云:一派吳興水,西來此驛分。斯其證矣”[20]

部分《尊勝陀羅尼經》幢石刻,幾經周折,既廢又興,既倒又樹,題辭前後時間相連。《八瓊室金石補正》卷四六《[鞏縣]左衛率府長史王元明尊勝幢記》:“《佛頂尊勝陀羅尼經》,開元十九年歲次辛未十一月□午朔十五日庚申,前左率府長史王元明,奉為七代父母洎亡妻、見存兄弟、闔家大小、六親眷屬、一切眾生,建立此幢,咸同此福”。“唐大中八年歲次甲戌正月丙戌朔廿六日辛亥,再立此幢。幢主:當寺上座僧太初,寺主智遠,都維那明詢。匠人常公瑜”。“大漢乾祐六年初,歲次涒灘月辛酉五日辛巳重立。幢主:穆暹,兄穆儼,妻常氏,男栲栳,次男□栳,侄退顯。將斯勝善□擢先亡,法界有情俱霑”[21]。阮元《兩浙金石志》卷三《[湖州天寧寺]陳榮尊勝幢記》:“唐會昌三年歲在癸亥十月丙辰朔九日甲子樹。建幢功德主潁川陳榮,勾當寧化寺僧文觀,寺主僧合洪書,上座僧守賢,都維那僧乾立,大都料汝南周儒並刻字”。“會昌三年十月九日樹。至會昌五年六月十七日准敕廢,至大中元年十一月廿八日重建。專勾當軍事押衙陳敭,衙前虞候吳允中,隨身沈德師,功德主陳榮建,大都料陳德方重樹,李公亮。奉為亡考妣,永充供養。中大夫、使持節湖州諸軍事、守湖州刺史、上柱國、彭陽縣開國男,食邑三百戶令狐綯”[22]

 

 

建立《尊勝陀羅尼經》幢,蓋僧、尼生前所做重要“功德”之一。《八瓊室金石補正》卷四七劉齊《[西明寺馬]智明尊勝幢記》、同元《龍花寺韋契義尊勝幢記》:“宏斯議者,西明寺沙門智明,俗姓馬,慣歲之年,捨邪歸正,恒常樂道,割愛辭親,父母割掌上之珍,潛歸入釋。永泰二年,銜恩並度寶□□□金縷,再披昇談揚,無不仰心載珠,動□□素之流,天禪律二乘,□若金剛之藏,釋門之法樑矣。然則知是足徑,知身如印,建斯幢為真言,琱錦石布,良功顯摩尼之寶,長昭於閻浮,去無明之昏衢,除輪迴之六趣,以茲善□□□頌曰:調御丈夫天下師,除生死兮布大悲,建法幢兮救六趣。法留妨兮陀羅尼,惟此密言常不朽,無生無滅寂無為。大曆十三年歲次戊午三月丁未朔七日卯時建立”。“比丘尼大德諱契義,俗姓韋氏”。“又營製寶幢,寫尊勝經洎陀羅尼並諸真言,雕刻皆畢。乃語門人曰:聖賢湛入無餘,建窣堵波者,吾不堪任,且梃埴之時,靡耗蠢蠕,非願為也,汝宜志之。但營小冢,傍植勝幢,矧諸經秘藏、如來智印,盡在此矣。每幢影映身,塵流點物,能淨惡道,俾登菩提。弟子如一等泣而奉之,不敢違越”。“抱感易感,味道難究,抆涕握管,強為之文。元和十三年七月三日”[23]

《尊勝陀羅尼經》幢的建立,不少是為了已故之人。其中,有僧、尼為師所立,《八瓊室金石補正》卷四七《尊勝陀羅尼幢記》:“先師居遷變世界,在□□□□膏肓疾來,藥餌無救,俗□□十九,僧臘□十□,以開成元年歲次景辰十一月景寅朔十一日,奄然遷化於□□□,□□□律戒香及諸門人等皆號泣□□,□法永□□□祇園木暗於寒天,素幕瞻□愁色幢□□□□禹□□□□□□兼□□葬□原,禮也。其詞曰:巍巍尊幢,靈瑞禎祥。□□墳墓,雲生十方。雄雄嚴氏,冠冕相繼。中得侍郎,兩川節度。清敏大德,□□塵滓。□□無為。□□□□,□□□度。□法升航,如金百煉。方始成罡,愁雲漠漠。古木蒼蒼。弔鶴□□,□□□□。□衣□路,□□□□。□兮□□,□□□□”[24]。《白氏長慶集》卷五九《如信大師功德幢記》:“有唐東都臨壇開法大師,長慶四年二月十三日,終于聖善寺華嚴院,春秋七十有五,夏臈五十二。是月二十二日,移窆于龍門山之南崗。寳曆元年某月某日,遷葬于奉先寺,祔其先師塔廟穴之上,不封不樹,不廟不碑,不勞人、不傷財,唯立佛頂尊勝陀羅尼一幢。幢高若干尺,圜若干尺,六隅七層,上覆下承,佛儀在上,經咒在中,記讚在下,皆師所囑繫,門人奉遺志也。師姓康,號如信,襄城人”[25]

也有俗人为父、母、子、女所立,《八瓊室金石補正》卷四七、卷四八《尊勝幢記》:“《佛頂尊勝陀羅尼經》,唐會昌四年歲次甲子十二月己卯朔十九日丁酉,孤子李潛泣血長號謹書”。“天奪其志,酷禍薦及孤危餘氣,艱徠難全。時猶引息啜泣,以思似續之重。既自蜀護奉歸洛京,由荊州啓先妣以至,遂安祔於河南縣金谷原大王父□常府君塋之東北六十七步。若先君志行盛業,先妣懿德門風,具在鄭州刺史李公褒所撰石志。今不敢以荒穢鄙語上黷先德”。“嗚呼!聞西方佛拯世,用□悲法,至於窈冥不測之際。潛有望尊勝真言之功,助祐元遠。於是,頓顙出血,染翰就石。此石有泐,同極之痛,與天地無極”。“《佛頂尊勝陀羅尼經》,□持之中,佛頂為勝,標題柱石,則塵飛累遭,影轉殃銷。款奉虔成,□□□□,□□□女,□風瘵不辨炎冰,我□救危,豈慮焚□知故矣□。銘曰:□尊□見,盛之畢至。六趣萬靈,元生甲子。忙忙靡託,福山用倚。生滅體之,真真色何。礙於空理,(下缺)□□遠刻子慈母尼□操。貞元十二年八月十八日”。“女弟子黃氏號順儀,為亡女練師廿二娘於塋所建造尊勝陀羅尼幢壹軀,意者伏願承此影霑功德,離苦下脫不墮三塗往生淨土。其塋河南縣龍門鄉午橋村。咸通七年歲次丙戌六月一日甲戌朔十八日立”[26]

既然《佛頂尊勝陀羅尼經》有無限“裨益”,不少經幢的樹立即已此為目的。《文苑英華》卷七八二《佛頂尊勝陀羅尼幢讚,并序》:“初,太保韓國苗公以兩朝秉鈞,所積廩賜,顧令宗子家老曰:喪祭之餘,以庀功德。於是,我相國頴川公將演成公弘恩廣慧,是以樹因此幢。韓公生代天工,德本植焉,殁無鬼責,惠牙滋焉,而頴川公猶興哀於絶絃之地,將乞靈於無我之法,庶俾法兩兩公身田故琢堅石,以刋微言。仰之讚之,如揭日月”[27]。《八瓊室金石補正》卷四八裴南□《吳郡朱氏建石幢記》、邢筠《佛頂尊勝陀羅尼經贊,並序》:“陀羅尼石幢者,蓋大聖之心訣也。西自天竺,東流巨唐。其威福神力,具載經教。今有吳郡朱氏昆仲芳號直成、真詡等,偕信心虔敬,厚捨金帛,而選擇良工,建茲寶幢,而安於朦地。一奉為先府君、夫人生天而竟生天,次足以棣萼增福而竟增福,其子孫即靡不應焉。且金烏照耀,玉兔圓明,佛影既移,福自無量。況石□□□□□容善相,自□因果而堅固也。咸通六年歲在作噩四月辛亥五日乙卯建立”。“爰有清信士陳宗可等:惟久親善道,早悟佛乘,知聚沫之無堅,視芭蕉之速朽,故孜孜金地,稽首高僧,披露至誠,欲結尊勝寶幢□會”。“時乾符五年秋八月十五日”[28]

 

 

追溯《佛頂尊勝陀羅尼經》之東傳,要在唐高宗李治、“則天皇帝”武曌君臨時期。其翻譯者眾多,見有“杜行顗”、“釋地婆訶羅”、“釋佛陀波利”、“釋順貞”、“釋義淨”、“釋金剛智”、“釋不空”以及“釋智嚴”等前數者已見前,後者,《開元釋教録》卷九《沙門釋智嚴》:“于闐國王之質子,姓鬰持,名樂幼。至大唐,早居榮禄,授左領軍衛大將軍、上柱國,封金滿郡公”。“神龍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墨制云:人之情也,莫不貪惜禄位;卿之願也,乃欲棄俗出家。襲蘭若之踪,起禪那之行。忽省來奏,嗟賞兼懐。特遂所祈,式成高致。以景龍元年十一月五日和帝生日,捨家剃落髮,號智嚴,仍請往於終南山至相寺蘭若修道”。“開元九年,於石鼈練若及奉恩寺譯《决定業障經》等四部,並文質相,兼得其深趣。又譯《尊勝陀羅尼咒》一首,及《法華經》、《藥王菩薩咒》等六首”[29]。在這些不同版本中,尤以“釋地婆訶羅”者流行最廣。就是北宋被斥偽的署名“釋不空”所譯,《孫尚書集》卷三三《尊勝陀羅尼序》:“有侍御史武轍與慧琳法師之文,記次甚衆,或由夢感,或由神遇。八部龍天之所護持,一切諸佛之所印可,亘古今、異天壤,積衆口之傳,字字句句,若合符契,無一語之謬。而齊璧以贋本黜之,誤矣。按轍自序:其妻死於永泰,始訪善本獲之”[30]

唐代《佛頂尊勝陀羅尼經》幢樹立之多,令人驚訝[31]。塔林墓田,乃是其分佈最多的區域。究其原因,當然是該經作用於“幽冥”的傳聞。就是宋,也有人深信不疑。莊綽《雞肋編》卷中:“吳煇子華中奉云:渠倅嚴州日,太守李裁者,信州人。每夕焚《尊勝陀羅尼[經]》,以施鬼神,自言:前知萬州,有一妓忽持白紙至郡,視其神色,大異平日。問其所訴,乃云:某乃境内之神,每荷公厚賜,欲以少事相報,願使吏以授其言,遂令書之。云某月日,郡界當有災,比鄰境爲輕,冀無驚懼。欲再詢其名號,則妓已省,不自知其來也。至其日,果大風雨,已而震雷大雹,傷害田稼,但循江而過,兩岸所及不廣。比郡至殺人畜,田之損者,十多八九。又嘗自錢唐(杭州)將還家,泛舟已到桐廬,五鼓欲行,忽有人大呼:尋李太博船。李驚起視之,乃一老人,衣布道袍,云:睦州賊發,吾家所存者,三人而已。不可往彼,宜速回也。李欲登岸詢其子細,則已不見。因遽還會稽(越州),乃方臘已至睦州,同行數十舟,往者皆遇害。李後守嚴[州],盡飾境内神祠。有一廟,神像皆毁,惟三軀獨存,而吳不記其名。嚴之城隍神,乃敕封王爵,亦世所罕有,吳亦不憶其始因也。則尊勝之利於幽冥,蓋不可不信矣”[32]

“罽賓國”僧人“佛陀波利”之最終,或云沒於“潁上”,有人在“五臺山”見到其不死的“真身”。蘇軾《東坡集》卷六一《乞賜光梵寺額狀》:“至今流布,而佛陀波利於潁上亡沒,里俗相與漆塑其身,造塔供養。時有光景,頗著靈驗,不敢具述。臣於諸處見唐人所立尊勝石幢刋記本末,與所聞父老之言頗合”[33]。《宋高僧傳》卷二《唐五臺山佛陀波利傳》:“今永興龍首岡,有波利藏舍利之所焉。大曆中,南嶽雲峰寺沙門法照入五臺山,禮金剛窟,夜之未央,剋責撲地,忽見一僧長七尺許,梵音朗暢,稱是佛陀波利。問曰:阿師如此自苦,得無勞乎?有何願樂?照對曰:願見文殊。曰:若志力堅強,真實無妄,汝可脱履於板上,咫尺聖顔,令子得見。照遂瞑目,俄已入窟,見一院,題額云:金剛般若寺。字體酋健,光色閃爍,其院皆是異寳荘嚴,名目不暇,樓觀複沓,殿宇連延,罘罳密緻,鈴鐸交鳴,可二百所。間有秘藏,中緘金剛般若并一切經法,人物魁偉,殆非常所睹也。文殊大聖處位尊嚴,擁從旁午,宣言慰勞,分茶賦食訖,波利引之出去。照苦乞在寺,波利不許,臨别,勉之努力修進,再來可住。照還至板上,躡履迴眸之際,波利隱焉”[34]。“龍首岡”在“長安縣” [35];“永興”,實宋“永興軍”,唐“京兆府”[36]

神奇的《佛頂尊勝陀羅尼經》“故事”,由於人們的喜愛不脛而走,經久流傳,無論宋、元。《東坡集》卷六一《乞賜光梵寺額狀》:“臣(蘇軾)伏見本州潁上縣白馬村,有梵僧佛陀波利真身塔院,舍約四五十間,元無敇額。父老相傳佛陀波利,本西域僧,唐儀鳳中,遊五臺,禮文殊師利,見老人,令復還西域,取《佛頂尊勝陀羅尼經》。佛陀波利用其言,往返數萬里,以永淳中,取經而還”。“今年(元祐七年)正月,大雪過度,農民凍餒,無所祈禱,境内諸廟未應,聞父老以佛陀波利爲言,臣即遣人齎香禱請,登時開霽,人情翕然歸向,詣臣陳狀,願乞敷奏,乞一敕額,庶幾永遠,不致廢壊”[37]。釋覺岸《釋氏稽古略》卷三:“《佛頂尊勝陀羅尼[經]》,西域北印度罽賓國沙門佛陀波利尊者,此云覺護。初,儀鳯元年,來五臺清涼山,逢一叟,問之曰:爾何爲來?曰:欲禮文殊。叟曰:曽持佛頂尊勝呪來否?曰:未也。叟白:此土衆生犯殺、盜、淫、妄四業者,多能回取呪以流此土,作大利益弟子,當示師文殊所在。言已忽不見,波利乃返本國取呪;至是,弘道元年,至長安,有旨命杜行顗及日照三藏翻譯訖,波利又將梵本訪西明寺僧順貞。貞奏聞共譯之,名尊勝陀羅尼,乃第三出也。與杜令譯者大同小異,比諸衆譯,此最弘布”[38]

 

 



[1]  《四部叢刊初編》景印日本翻宋刊本,頁4上、下、5上。

[2]  《四部叢刊初編》景印弘治刊本,頁9上、下。

[3]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10上、下、11上。

[4]  北京,中華書局《中國佛教典籍選刊》范祥雍点校本,一九八七年,頁28

[5]  11上、下。

[6]  臺北,新文豐出版公司《石刻史料新編》影印清刊本,頁4747上、下。

[7]  北京,中華書局影印宋刊本,一九六八年4134下。

[8]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33下、34上。

[9]  4756下、4757上。

[10]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3下、4上。

[11]  20下、21上。

[12]  《四部叢刊初編》景印明刊本,頁5上、下。

[13]  北京,线装书局《宋集珍本丛刊》影印清刊本,頁526下。

[14]  7

[15]  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影印《十通》本,頁4257上、4258下、4259中、4283下、4284上。

[16]  臺北,新文豐出版公司《石刻史料新編》影印清刊本,頁18165上、18228下、18235下、18306上、18394上。

[17]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13下、19下、6上、2下、5下。

[18]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43上。

[19]  8下、36上、下。

[20]  《四部叢刊初編》景印清刊本,頁3上、下。

[21]  4750上、下

[22]  臺北,新文豐出版公司《石刻史料新編》影印清刊本,頁10237上、下。

[23]  4757上、4758上、下

[24]  4760上、下。

[25]  5下、6上。

[26]  4765下、4766上、4757下、4774下、4775上。

[27]  4134下。

[28]  4773上、4778下、4779上。

[29]  38上、39上、下。

[30]  526下。

[31]  《李太白集》卷二九《崇明寺佛頂尊勝陁羅尼幢頌,并序》,4上:“時有萬商投珍,士女雲會,衆布蓄沓如陵。琢文石於他山,聳高標於列肆,鑱珉錯綵,爲鯨爲螭,天人海怪,若叱若語,貝葉金言刋其上,荷花水物形其隅,良工草萊,獻技而去,聖君垂拱,南面穆清,而居大明廣運,無幽不燭。一作從以天下所立,兹幢多臨諸旗亭,喧囂湫隘,本非經行網繞之所,乃頒下明詔,令移於寳坊”。

[32]  北京,中蕐書局《唐宋史料筆記叢刊》蕭魯陽點校本,一九八三年,頁44

[33]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11上。

[34]  29

[35]  《宋髙僧傳》卷九《唐京師大安國寺楞伽院靈著傳》,頁201:“三七日後,荼毗,起塔於[長安縣]龍首岡,鄰佛陀波利藏舍利之所”。

[36]  夏竦《夏文荘集》卷一《大理寺丞同判永興軍張保雍可殿中丞,餘依舊制》,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5下:“敕某:京兆舊區,實屏西夏。恵綏之政,方倚於忠賢;倅貳之材,甚艱於選授”。

[37]  10下、11上、下。

[38]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20上。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