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唐密文化 > 唐密资料 > 正文

宇宙与生物之归一——依正不二论

本文作者: 8年前 (2010-04-18)

前面略述身心不二的教理,也即身体与精神是一体的,这回再进一步来说明依正不二的教理。依是所依,也就是一…

前面略述身心不二的教理,也即身体与精神是一体的,这回再进一步来说明依正不二的教理。

依是所依,也就是一切生物须依住的世界,正就是指各生物当体,当知世界、宇宙、时空与包括哦人在内的一切众生,是一不是二的。这是依正不二之大旨。我们知道宇宙是无限大的,地球距离太阳有九千四百五十二万四千里,距离海王星有二十九亿一千三百六十四万四千里,地球与海王星同为太阳系中之行星,相距已经是如此遥远,如很远的恒星,肉眼看不到的有六千个以上,这等恒星距离地球最近的有海王星之七千倍以上,用望远镜可看到的弱光恒星。假定光速一秒间走三十万八千公尺,这些星球的光要三千五百年才能到地球,其他肉眼不能看到的星球就不知有几,而其光何时才能到达地球呢?

可知这个宇宙是无限大的,时间是无始无终的在持续着,佛教说三千大千世界,就是说宇宙是大而无外,小而无内的,何以言之?因为无限大的宇宙(时空)中有无数之星球散布着,这等星球各有一个宇宙。我们的太阳系只是这无限大之宇宙之一小宇宙,这小宇宙中有我们的地球小宇宙,又有中国小宇宙,又有台湾小宇宙,有我们的家庭小宇宙,个人小宇宙,寄生虫小宇宙,我们腹中的寄生虫产生数万的卵,繁殖出很多小虫的各各宇宙,这些微虫以我们的腹内视为其大宇宙而生存着。据说柏林市下水沟中一立方公分的水有五千多万细菌,所以宇宙是大也无限,小也无限,一物一世界,重重无尽。《华严经》说:“以一切法入一法,以一法入一切法,以一众生入一切众生,以一切众生入一众生”。所以所依之世界与正依的生物,同一宇宙。就是说,依正是不二的,前面有说身心不二即我们的身心是同一物的两面观,身体与精神不是只有人类才有,下等动物也有。生物家说,动物与植物完全没有差别,所以动物有身心,植物一定也有身心。植物中有机体与无机体的空气或水不能分离,所以植物有身心,那么无机的原素也是有身心了,若是无机的元素没有身心,由此无机元素所成立的有机物就没有心了,何故呢?因为无不能成有,地球上的万有皆具有身心,而其身心是同一物的两方面,换言之是一元的存在,是以地球其本身都是具有物质与精神的存在,我们之太阳或太阳系乃至全宇宙都是具有物质与精神的存在,而物质与精神是同一元的。所以依报的宇宙、正报的生物。一切都非归着一元不可。这就是依正不二的意义。以上是说众生万物皆是有心的存在,人类与其他生物非生物之差别在其自发的精神活动多少而已。换言之,人类和高等动物的自发活动比较复杂,下等动物及无生物的自发活动比较简单,例如:类人猿会罚奸淫,会说简单的语言和歌谣,猩猩会建造家或做卧床,穿衣服,能笑,大象会用放逐之刑,马会认路,知人的智钝,猫狗会表现悔恨,鹦鹉学舌,蜜蜂能别君臣,蚂蚁具有奴隶性,刺槐善守一夫一妻制,蜻蜓能预知天气,琥珀会吸尘,电气阴阳会相感,水会下流,空气会努力填充真空,石头会保持自己的坚固,由此看天下无一物没有不自发活动的。故依正是一不是二。与生物同体在法界体性中具有理与智之二德(其各自发的活动叫如来之理德,精神意识叫如来之智德),如来者一元之法性,物理精神者,法性之二相,视物之自然构造来决定其精神发用,例如电气未分率之前是一元,分率成二极是二相,通于电灯会亮,通于电视会发声显像,因电灯与电视的组织不同故发生现象不同。

再就人类与宇宙关系来看,宇宙有不可思议的智慧,例如各种的花果,节气一到,自然开花结果,同一地方开出不同形色的花蕊,如将其花或果木解剖来观察,未见有花色之物,这就是宇宙中的大智慧,是如来的理德。用显微镜直径约0.6厘观察人类卵细胞,这种微细的卵胞中任你如何解剖,都找不到人之头脑神经,内脏和器官骨肉手足,但是当该卵胞受精时,忽然分裂增加细胞数由此分业,成为头脑、神经、内脏等器官、骨肉手足,如此发生的顺序丝毫不乱,终至成为一个完整的人形,决不变成禽兽之形,可见其不可思议了,这种自然界(法性)(如来)灵智确实惊人,人类是受此宇宙自然之灵智来生的,依此宇宙自然灵智的教化而开发智识的。例如我们由研究眼球之构造而发明摄像机、幻灯机,看了开水冲动锅盖而发明火车,发现天文学理则而造测候仪,其诸如电视、录影机等无不是由自然之灵智所教导的。又宇宙有一种自然调和之德,如大至太阳系,小至草木无微不至都不能失去调和,否则不能存在,故地球上的动植物都是相资相援而生存的,动物之间也不知不觉中相助相依而生活。人类如果孤立是不能生存的,各生物间互为依存犹如人的手足头目肠胃骨肉的互为连带关系。人感于宇宙自然调和之德而生。进而行其道德。子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释迦云“一切众生犹如赤子”,这都是要人类行调和亲睦之德。进化论者误认为人类是利己主义者,其利他的道德行为是基于利己而发是错误的。

如果人类是纯粹利己主义的动物,毫无利他的道德心,那么在生存竞争过程中不会有道德心的涌出。但对宇宙自然的灵智,最能感应的是人类,故对宇宙的善德自然会回应,人类的利他行为是回应宇宙的,不能说是利己的附带条件,也即天地与我为一,天道即人道,此即依正不二的道理。永嘉大师云:诸佛法身入我性,我性还与如来合。即诸佛法身是天地之本性,天地之本性入了我性,我性与如来合,宇宙和人的本性合一。宇宙是一大神灵,不断的对我们默示了幽玄大道,我们为宇宙一大神灵的化身,一脉相通吸她的圣乳,是她的亲生子!是她的化身,它无时无刻不再教训人类,古人云:苍天无语,问而答之,松风之音。就是诸法是自然法性的化现,化现其物即宇宙当体,当相即道,即事而真。古人云:溪声鸣语广长舌,山河大地法王身。所以天地是一大神灵,是一大如来,我们永在她的怀抱里,也不能离开她。细流中见到书籍,岩石中见出教训,其他之活动中发现善心,西洋谚语说:万物皆是宇宙之照镜。天地间万物悉皆与之全体的缩写,宇宙藏在其中。花、鸟、霜雪、日月、山川悉皆包含天地幽玄的真趣,释尊目睹晓天之明星而悟入天地的幽玄,玄楼见了朝日之旭升而悟天地幽玄之旨。花是自然所绘之文字也。桃红柳绿不外是宇宙其深奥幽邃的指示文字。法隶和尚云:森罗万象自己家风。这都是指示依正不二、天人合一的妙境。修证义说:“十方法界之土地草木墙壁瓦砾皆作佛事”就是同一的启示。

如上面所说,直接信宇宙万物皆佛,信其是神灵的宗教叫做泛神教,是真言宗所信奉的,也名为象征哲学,真言宗曼荼罗就是其物。反之信这宇宙之表,有了超然的唯一之神,来支配着天地万有,这种宗教叫做一神教,像基督教、天主教、回教等。泛神教是最高之宗教,超绝神教是属于次位的宗教,泛神教是理性,发达的学者之宗教,一神教是感情的无知者所适应的宗教。一神教以一神来创造天地万有,这全智全能的神在统治着,其理论充分主张我们之一切行动,皆出于神的指示,那么我们之行为与善恶应该是没有责任的,如果我们能发生了违背神意,那么可以说其神不是全能的,因为神是全能故一切行为善恶皆神意所支配,现在青少年犯罪层出不穷,是神意所直视呢?神既然是全能为何创造这不完整的歹徒,以及残疾病苦、贫穷、愚痴呢?换言之这都会堕入宿命论。第二,一神教分肉体与灵魂,我们死后成为灵魂,入于天国,现代科学无法找出天国与灵魂在那?第三,唯一神经以人拟像神一样来为中心,以其他的万物为人之生存工具,神为人之生活必需而准备创造的,这是大迷信,反之佛教就是信以天地同根,万物一体的。王阳明所云:大人者以天地万物为一体也者。见其天下犹一家……岂惟大人,虽小人之心亦莫不然,彼顾自小之耳。

是故见孺子之入井必有怵惕恻隐之心焉,是其仁之与孺子而为一体也。孺子犹同类者也,见闻鸟兽而为一体也,鸟兽犹有知觉者也,见草木之摧折而必有悯恤之心焉,是其仁之与草木而为一体也。草木犹有生意者也,见瓦岩之毁坏而必有顾惜之心焉,是其仁之与瓦石而为一体也,是其一体之仁也。虽小人之心亦必有之,是乃根于天命之性而自然灵昭不昧者也。

即在仁之上说了万有平等之理。王阳明所谓仁,是佛教的所谓慈悲,以具有大慈悲的佛眼来看一切众生,即皆同胞也,于是乎,其恩泽被及禽兽。以前阿育王为了人类和禽兽,敕令路边穿井、植物、建立病院。天桂和尚,怜及小虫,不许将热汤泼落地上,日本圣德太子,将药猎代游猎。这不外是以佛之大悲心为其心的。所以劝请各位,若有一片仁心,请不要打猎,以免心上不安。劝君莫打半天飞,一矢射来血肉碎,母亲已葬你腹里,子在家中望母归。

日本骏河国原宿松荫寺,有住持白隐禅师,原宿有一个商人,是皈依白隐的虔诚在家弟子,视白隐为他唯一心目中的高僧,也视为一位活佛,犹如他的父亲而尊敬供养,白隐也常常在此家出入,商人有个女儿,与其家中佣人私通,生下一个孩子,商人是一个正直的人,责问其女,令其说出真相,女儿心思若将其真相说出,家庭名义有妨。孩子也无法在其怀下养育,即诈言是白隐之子,以此孩子也可以保平安,不料其父闻言大怒,将其儿子直向松荫寺见白隐大骂野和尚。并将孩儿扔在白隐面前,白隐一言不发,将孩儿抱起,天真的孩子手扑白隐之胸如思吸乳一样而哭,禅师为此怜悯流泪,拿个糖放入孩子口中抚慰之,想起一诗:可怜的弃儿,夜半啼不止,不知作母视的有添乳之梦乎。白隐每天为此孩儿施与慈心,处理大小便之外尚且要往附近乞乳给与孩儿充饥,在这漫长的岁月,白隐虽受尽讥骂,也无动于衷,孩子的母亲每日思子心切,常想白隐对其儿子之起居是如何的操心,一日天降大雪寒风刺骨,其母在思子当中,见到一位和尚出来托钵,仔细一看竟然是白隐禅师,禅师将孩子放在他的怀中,出来为孩儿乞乳的,孩儿的母亲一见大哭,投身白隐面前,向白隐禅师说:禅师我错了,无罪无可恕,请禅师恕罪。禅师说:你的孩子也是我的孩子,不要紧。其母亲遂向其父直陈往事,其父益感禅师的为人大慈悲。父女前往松荫寺赔罪,禅师说:此孩子之父已知就可,遂将孩儿还其母亲,并没有一言谴责。所以当时的人都说骏河有二大,一是富士山,二是白隐。白隐是一位高德的善知识,所以一言白隐,在日本无人不知晓的,像白隐禅师是以佛之大悲为其心的,是实践天地之公道而不误的,是实现依正不二的教理的彻悟者。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