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唐密文化 > 唐密研究 > 正文

读《持松法师年谱》札记

本文作者: 5年前 (2013-07-05)

关于持松法师(1894—1972)的生平事迹,最早传世的著作是他自己1940年写就,1941年2月…

 

关于持松法师(18941972)的生平事迹,最早传世的著作是他自己1940年写就,194121日发表在《觉有情》半月刊第33期的《自述》。194310月,他的灌顶弟子赵朴初大居士在玉佛寺上海佛学院于是年1月创刊的《妙法轮》第一年第十期上发表《持松上师五十寿启》,代表众多弟子对自己的恩师做了“布云舆于东浙,旋日曜于洪山,化隆末劫之时,事踵中唐之盛,信惠公而后之一人,盖五代以来所末有者也[1]的高度评价。此后,直到持松法师1972年秋示寂,都没有关于他的文字流传。1985年,台湾高雄市大树乡佛光山星云大师监修、慈怡法师主编的《佛光大辞典》由台湾佛光山出版社出版,列有《持松》条目:

 “清末民初湖北人。生卒年不详。民国四年(1915)入于上海哈同花园之华严大学,从月霞法师学华严教义。八年,住持常熟福兴寺,并主讲于法界学院,专弘五教。后与大勇联袂东渡日本高野山学密,得阿阇梨位。为民国以来早期之留日学僧。返国后,传密法于武汉,名噪一时。先后执教于常熟法界学院、安庆佛教学校等处。后因藏密兴起,东密日衰,民国二十年后,师即息隐沪上,少与外界接触。”[2]

此时在四人帮横行时期含冤逝世的持松法师已获平反昭雪,早在1979320日上午,就在上海玉佛寺举行了持松法师、苇舫法师、阿檀法师和余伯贤居士的追悼会,上海市佛教协会所致悼词确认持松法师逝世于19721016日。惜两岸暌隔已久,信息不通,致该条目作者无从得知。

1988 4月,游有维(19171990居士[3]著《上海近代佛教简史》由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书中引用了常熟市某人撰写的《持松法师传》,但作者认为该传颇有“搞错”和“以讹传讹”之处,“不足信”。[4]

1990年,两岸彼此开放。1992年,自公职退休后常回大陆探亲访友的台湾于凌波(19272005)居士[5]在《菩提树》杂志上连载《近代佛门人物志》,始有5000余言的《持松法师》文章问世。只是不知何故,于居士在文章的最后说:“一九七二年十一月十六日,持松法师在上海圆寂。” [6]

200212月,由持松法师的灌顶弟子、唐密复兴二世祖[7]超晔即杨毓华居士所撰《持松法师》作为《法门寺文化丛书》之十六由陕西人民出版社正式出版。该书“系大师传记,资料详实客观,许多史料为首次公布,为研究近现代佛教史、密教史及持松大师的佛学思想提供了珍贵的史料。日本河野清晃及吴立民、吴企尧、梁惠慈等大德分别作序,时任陕西法门寺博物馆馆长的韩金科研究员作跋——《呼唤历史——读〈持松法师〉》。同时,还收入了《持松上师名号浅释》、《悼弘一法师》、《略述〈长寿息风法〉——摘自持松法师〈几种呼吸法〉》、《持松上师佛学论著列要》、《密林持松上师咏灵山八景诗》、《有关释祖真身指骨舍利和法门寺真身宝塔地宫唐密曼荼罗近见》等,并有照片40多幅。[8]

《持松法师》一文一书,一段时间里是人们研究持松法师生平事迹的主要资料来源。

朱靖冬居士撰成于2004年的约9万字的《持松法师年谱》[9]是一部还没有正式出版的著作,目前流行的是它的网络版。用《百度》搜索,可以找到相关结果约1,170,000个,其中全文刊载或连续刊载的有如下网站:

佛教导航 www.fjdh.com

佛缘网站bbs.foyuan.net

北京佛教居士林www.bjfjjsl.cn

唐密www.tangmi.net

密林深处_新浪博客blog.sina.com.cn/s/blog_506c0fb801008r87.html

久益_新浪博客blog.sina.com.cn/s/blog_62d607bd0100qza2.html

唐密www.tangmi.net

唐密研究_新浪博客blog.sina.com.cn/s/blog_4bab95250100065p.html

居士的这本书,对于研究持松法师的生平和思想有重要的参考价值,借助于网络传播,比起正式出版的杨毓华居士约14万字的晚于它成书至少4年的持松大师年谱》[10]来,影响似乎更大一些。笔者拜读数过,结合《密宗大德持松大阿阇黎传略》篇,对居士在此研究领域所下的功夫深为叹服。捧场的话就不多说了。借此次会议研讨之机,就该书文字表述方面的问题略陈管见,供居士进一步修订时参考。

 

(一)不做校注

 

如“1913年,民国2年,癸丑,20岁”条:

夏,持师离开归元寺返回沙洋,当是时,因白狼猖乱,襄樊骚动,而奉命堵剿者,为旅长王君安澜,适亦驻符关庙。王君虽武人,然于军事旁午之际,研求佛理,诵杂华为恒课。此时闻持师归,以为宝山初返,解行必胜,特具威仪来访。既见,知持师犹哑羊,王君匪唯不存轻慢,且转以知识难遇相劝,极言回俗非计,当勇猛精进,周谘博访,固不妨易地而参,惟不可见异思迁。唐送韶华,虽学无常师,然必函盖相投,汲引始易,故择师须慎于始。而印证叩请,亦不可无也。持师于傍徨歧途之中,踟蹰犹予之际,得此开示,不啻拨昏霾而见清明,既欣且愧,感激至于泣下,于是,持师仍然返回归元寺。

这里至少有以下几点需要注解:

1、“白狼猖乱,襄樊骚动”。相传曾在清朝新军第六镇统制吴禄贞1880-1911下当参谋的河南宝丰县人白朗,在武昌起义发生不到一个月吴被袁世凯暗杀后,便回到故乡组织农民武装暴动,自称“中原扶汉军大都督”。白狼之名为官军所起。白狼军19134月攻下禹县,6月攻下南阳,声势日益浩大。国民党二次革命(191371291)时,白狼曾派人到南京联系。这一年8月,白狼军在信阳吴家店集中,决定与国民党配合作战,向鄂北进兵,以牵制北洋军的兵力。他们进入湖北后,连下枣阳、随县,掳去西籍男女教士13人。“襄樊骚动”应该是在这个时候。帝国主义向袁世凯提出严厉质问,袁政府忙令鄂豫两省派兵会剿,即所谓“堵剿”。9月,国民党讨袁战争失败,白狼军自动放弃随、枣,回师豫南。[11]

2、“哑羊”。佛教指不知解悟的僧人为哑羊僧。《大智度论》卷三:“云何名哑羊僧?虽不破戒,钝根无慧,不别好丑,不知轻重,不知有罪无罪,若有僧事,二人共诤,不能断决,默然无言,譬如白羊,乃至人杀,不能作声,是名哑羊僧。”

3旅长王君安澜”。王安澜(约1885—?),湖北黄陂王家大湾上湾村人。清末秀才,以私塾先生身份入伍,被分到武昌新军马队当差。当时马队管带为黎元洪。以后黎元洪先后担任统带、统领、统制,一直将王安澜带在身边,视为心腹。19111010日晚武昌首义时任二十一混成协执事官,后两日曾多方劝请协统黎元洪归顺革命军。1013日下午黎元洪始就任军政府都督,王安澜随其参加军政府军事工作。[12]

4、“驻符”。即“驻节”。

5、“旁午”。有三解。此处解作“交错;纷繁”。亦作“旁迕”。汉·王褒《洞箫赋》:“气旁迕以飞射兮,驰散涣以逫律。”《汉书·霍光传》:“受玺以来二十七日,使者旁午,持节诏诸官署徵发。” 颜师古注:“一从一横为旁午,犹言交横也。”曹亚伯 《武昌革命真史》:“本军政府当军事旁午之际,势不能并谋兼顾,为吾乡僻同胞尽完全保护之责。”

 6、“唐送韶华”。“唐”:“空;徒然”。意思是“空掷青春”。

7、“犹予”是“犹豫”的日文写法。其读音为 【ゆうよ】 yuuyo 〔ぐずぐずすること〕。持松本人在日本生活多年,47岁写《自述》时,间或用一用日文是很平常的事。但别人为他编年谱,照抄这个日文词,就不合适了。

 

(二)概念模糊

 

同上例。《自述》原作“……决志返沙洋关庙,作还俗计。当是时……”。前两句已被归入上年,究竟何时“返沙洋关庙”,持松没有提及。据(一)之1,“当是时”指的是8。《年谱》称“夏,持师离开归元寺返回沙洋”,这个“夏”字,似乎改作“夏秋之交”更符合实际。

 

(三)不该从简的从简

 

同上例。《自述》原作“……极言回俗为非计,当勇猛精进,周谘博访。倘得明师,则竭力承事,以悟为期;若机缘不在一处,固不妨易地而参。惟不可见异思迁,唐送韶华。”《年谱》简作“极言回俗非计,当勇猛精进,周谘博访。固不妨易地而参,惟不可见异思迁。唐送韶华……”“倘得明师,则竭力承事,以悟为期;若机缘不在一处,固不妨易地而参。”这里讲的是拜师成功后可能出现的两种前景:一是奉事至终,二是另起炉灶。《年谱》摘录的结果,把“易地而参”与“见异思迁”结成了一对,是对《自述》原文的误判。

在《密宗大德持松大阿阇黎传略》里,作者用语体文字表述了《自述》原文:

“遇到这样的小事,你就想回俗,那你的求佛志向不是半途而废了吗?你应当更勇猛精进才是,周咨博访,如果能够得到明师教导,则竭力承事,以悟为期。如果机缘不在一处,不妨易地而参。却不可见异思迁,虚送韶华了。虽说学无常师,但是如果能够相互投缘,学起来就会更容易些。所以我认为择师须慎于始,而到各地印证叩请也非常重要啊。”

这样做还是是比较得体的。不知作者为什么会做出两种不同的阐释。

 

(四)不遵格式

 

如“1914年,民国3年,21”条:

春,可安法师到归元寺来讲《楞严经》,持师听之不能解,适座间有人传示简章,知先师月霞和尚创华严大学于沪上爱俪园,欣然束装投试,幸蒙摄受。

《自述》原作“乃于甲寅春,复之归元寺。听可安法师讲《楞严经》,不能解。适座间有人传示简章,知先师月霞和尚[13]创华严大学于沪上爱俪园,欣然束装投试,幸蒙摄受…… 

对照着看,便可发现两处错误:

 1、《自述》记的是持松自己回到归元寺的时间,而可安法师什么时候到的归元寺没有提,或许癸丑冬就来了亦未可知。所以这个春”字没有着落。

2、“先师月霞和尚”是持松47岁写《自述》时的称呼。1914年不能这样叫。应该把“先师”二字去掉。

 

(五)缺少考证

 

如“1921年,民国10年,辛酉,28”条:

3月,因广州北伐革命失败而急退双溪寺住持息影上海的太虚法师,出任杭州西湖净慈寺住持,并在寺内创办永明学舍,首次邀请持师前去讲经。持师为净慈寺僧众主讲了《八识规矩颂》。

“广州北伐革命”指的是孙中山192155日在广州就任中华民国非常大总统并出兵广西打败陆荣廷旧桂系后,为了打倒北洋军阀、削平内乱、统一中国、实现民主共和的理想,即乘战胜桂系之余威,于1015日由广州率师取道广西北伐。因陈炯明、赵恒惕、唐继尧等人破坏阻挠,孙中山的北伐军被迫于19224月间由广西回师广东,改道由粤北地区出兵江西。太虚法师与此事毫无关系。这是一。

太虚于1918 8月抵沪,寓爱多亚路,创立觉社。191912月“适大慈购得西湖南山之净梵院,从事潜修。大师乃商决结束沪之觉社;改觉书季刊为海潮音月刊。卓锡西湖,专心编辑”[14]。次年初,他受命担任了西湖弥勒院和大佛寺主持。7月返沪,12月回杭。[15]出任西湖净慈寺住持之前,太虚已在杭州待了11个月。这是二。

1921323太虚到任后即“筹办永明学舍”。[16]19228月停办,并辞去净慈寺住持。[17]创办”与“筹办”意义有别,这是三。

1921年“8月,《摄大乘论义记》以‘虞山兴福寺师奘沙门密林持松’署名开始连载于《海潮音》,时间长达19个月,一时震动了整个佛学界。”“稍后受太虚之邀,至杭州永明学舍开讲《八识规矩颂》,复应其邀任《海潮音》撰述,并为《海潮音》封面题签。”[18]可断持松应邀去杭州是在9月,符合通常学校在9月初开学的惯例。这是四。

 

(六)古文断句不准确

 

如“1943年,民国32年,癸未,50”条下照录赵朴初居士《持松上师五十寿序》:

盖闻不住寿相,诸佛内证之功行,示现长生,菩萨下化之方便。是以入金刚寿命之定,天魔发心;问梵面如来之年,恒沙受度。故知请佛住世,为普贤之大愿,与民同寿,是弥陀之本怀也。代维我
——持公上师,乘愿再来,应机垂化,幼怀贞教,早标特立之行;历见祸眚,先兆异人之梦。背亲远去,事足比于逾城,寻仙苦行,功有类乎食麦。偶起穷途之叹,更坚向道之诚;遽征(惑)【】应之奇,得预华严之会。大江东下,净障惑如尘沙,法雨初沾,来神光于庭宇。重重楼阁,入无尽功德之藏,一一音声,出一切言辞之海。于是通五教,深达十玄,方便难思,辩才无碍。犹不自封于学地,复勤研究于天台,更参临济之宗,兼习慈恩之论。观乎大海,岂择细流,愿切有情,不舍世学,文字之美,现宝刹于毫端;演说之面,放光明于舌本。是以虞山嗣法,大弘十义之门;汉水开筵,妙变九会之盛。此在凡情,固已作宝地之观。而在
——师意,则犹为化城之境也。慨夫法宝五藏,真言首列上乘,而震旦千年,密教久成绝学。
——上师独发大心,誓求秘印。匹夫有责,尽返故物之遗,舍我其谁?直绍法王之位。三渡扶桑,再登高野,穷心殚力,朝闻夕修,遂兼东台之心传,博综新古之精义。孤身远迈,久慕玄奘之行;两部归来,终满不空之愿。自是常住金刚之心殿,游法界之玄宫,福智俱严,威德自在。孤云兴于东浙,旋日临于洪山,化隆末劫之时,事踵中唐之盛,信惠公而后之一人,盖五代以来所末有者也。及乎龙蛇争陆,烽焰弥天,众生之定业难移,菩萨之悲心无尽。身驰火宅,常存一子之观,慈摄修罗,屡建仁王之会。既弘讲授之业,更兼著述之勤,阐隐抉幽,破邪显正。天亲千部,彪炳于千秋;窥基百论,准绳乎百世。大启来学,并美前贤,而
——上师行年方五十也,日丽中天,仰光明之普照;相严百福,喜神采之常新。弟子等久承灌顶之恩,永抱侍擅之愿,敢因浴节,同献皈诚。祝
——师寿之无量,期兆民之有庆。龙树八百,双转显密之轮;清凉期颐,长作邦家之宝。一心恒愿,三界群生,同修金刚之身,同证僧祗之寿。

这篇祝寿文用的是骈四俪六体,即用四字、六字句对偶排比,是一篇标准的骈体文,通常每20字含4个短句,使用2个逗号、1个分号、1个句号。正确的断句应该是[19]  

盖闻不住寿相,诸佛内证之功行;示现长生,菩萨下化之方便。是以入金刚寿命之定,天魔发心;问梵面如来之年,恒沙受度。故知请佛住世,为普贤之大愿;与民同寿,是弥陀之本怀也。代维我持公上师乘愿再来,应机垂化。幼怀贞教,早标特立之行;历见祸眚,先兆异人之梦。背亲远去,事足比于逾城;寻仙苦行,功有类乎食麦。偶起穷途之叹,更坚向道之诚;遽征(惑)[]应之奇,得预华严之会。大江东下,净障惑如尘沙;法雨初沾,来神光于庭宇。重重楼阁,入无尽功德之藏;一一音声,出一切言辞之海。于是循通五教,深达十玄,方便难思,辩才无碍。犹不自封于学地,复勤研究于天台。更参临济之宗,兼习慈恩之论。观乎大海,岂择细流?愿切有情,不舍世学。文字之美,现宝刹于毫端;演说之(面)[],放光明于舌本。是以虞山嗣法,大弘十义之门;汉水开筵,妙变九会之盛。此在凡情,固已作宝地之观;而在师意,则犹为化城之境也。慨夫法宝五藏,真言首列上乘;而震旦千年,密教久成绝学。上师独发大心,誓求秘印。匹夫有责,尽返故物之遗;舍我其谁?直绍法王之位。三渡扶桑,再登高野。穷心殚力,朝闻夕修。遂兼东台之心传,博综新古之精义。孤身远迈,久慕玄奘之行;两部归来,终满不空之愿。自是常住金刚之心殿,遍游法界之玄宫。福智俱严,威德自在。布云舆于东浙,旋日(临)[]于洪山。化隆末劫之时,事踵中唐之盛。信惠公而后之一人,盖五代以来所末有者也。及乎龙蛇争陆,烽焰弥天。众生之定业难移,菩萨之悲心无尽。身驰火宅,常存一子之观;慈摄修罗,屡建仁王之会。既弘讲授之业,更兼著述之勤。阐隐抉幽,破邪显正。天亲千部,彪炳于千秋;窥基百论,准绳乎百世。大启来学,并美前贤,而上师行年方五十也。日丽中天,仰光明之普照;相严百福,喜神采之常新。弟子等久承灌顶之恩,永抱侍(犊)[]之愿。敢因浴节,同献皈诚。祝师寿之无量,期兆民之有庆。龙树八百,双转显密之轮;清凉期愿,长作邦家之宝。一心恒顺,三界群生:同修金刚之身,(同)[]证僧祗之寿。

以上是笔者一些不成熟的意见。姑妄言之。

近来网上炒作日本高野山真言宗第五十三世传法灌顶阿阇梨、贤首宗(华严宗)兼慈恩宗(唯识宗)第四十二世法脉传人、64岁的台湾大毗卢寺住持成观法师[20]201134开始讲解《大日经疏》后对一位大陆季居士寄给他的《持松密林法师年谱》(19501972)文字的点评。他对年谱中的一些写法提出了异议。[21]总体上他认为:

观其全文,反映诸多细节似乎可信,故目下鲜有人究之;诸多可信是似乎可信,但实在要商榷很多很多的地方。现在也很少人有说他重大的过错,但是我发觉里面有重大的过错,我想不能称为年谱,因为年谱应该是纪实的,我把它称为记事,顶多只能称为记事而已,因为年谱是一个正式的传记体,这个不能称为传记。”

他指出《年谱》行文造句方面的一些错误,如“持师”之说:

“是这个文章行文的方便。因为他是持松法师,这是出家人的外号,密林是他的内号。这个内号很少用,除了戒牒或死掉的时候用,或是写传记的时候用,平常不用。即使剃度师也不叫他内号,所以密林阿阇梨后来就用他的内号当作他的密号。如果尊重他真言宗阿阇梨的位置应该称他为密林阿阇梨,而不称他显教的称号。这是我第一点要提出来的,写作的人可能不了解;而且只称‘持师’也有一点点不够尊重,要不然就‘持大师’,还差不多,因为应该是大师,这是一个不太圆满的地方。”

又如“上师”:

“这个又错了,这是个大错,须知我们真言宗不称上师,称阿阇梨,上师是喇嘛教的称号。详细来源,原来我们中文称喇嘛教,藏密的法师称为上师怎么来的?原来藏文叫Rinpoche仁波车,藏文的意思是教师,也就是教法的师父,也就是等于我们汉传所说的师父,但是学藏密的人为了要特别的推荐或是夸大,说他们的师父是比显教的法师更伟大,更高所以称为上师,而事实上就是师父的意思。就好像最近有一个人自称无上师,意思是一样的,因为喇嘛教称上师他还觉得不够,所以就称无上师,首先要提出来这是这篇文章最大的缺点,藏密、东密不分,我们东密或是正统的密教对于师父的称法,从印度以来一直都是称阿阇梨,从来没有变过,从印度来称阿阇梨,到了中国称阿阇梨,到了日本还是称阿阇梨,没有别的称法,称上师的那就是搞不清楚的人,你如果是真正内行而且在乎的话,这个称号很重要,不要把他搅混了。更加有的出家众学东密也自称上师,这是大错。”

他引用《年谱》的“1954年,甲午,61岁”条:“1212上海佛教协会成立,赵朴初居士任首任会长,持师等任副会长”评论道:

“可能赵朴初是大居士,他就不嫌麻烦加‘居士’两个字,其它人就是连名字都没有就许怎么样,王怎么样,写的人分别心太重。”

    此外他还有“好像在写小说”、“这是小说语”、“这篇小说写的很失败”、“这小说写的——拙劣极了,那里面人物好像布袋戏”、“全是格林童话、武侠小说、碟仙讲话”等等评语。又评论《年谱》说的“但是他觉得在他所有的著述中已经留下了他的衣钵,任何有慧根的学者都有希望从他的著述中承接千年的命脉”称:“这是不可能的,密法一定要亲传。”评论《年谱》说的“他已经将密宗显化”称:“不可能,没有办法显化,即使是正法眼藏,禅宗里面也有单方面传承的,上来的密语密义,更何况是密宗。”直指《年谱》说的“真言宗不再神秘,唐密也不再神秘”道:“讲这个话是无聊。”

    这些意见都值得参考。当然,有些问题并不出在朱居士身上。例如称持松为“上师”,赵朴初居士用了,于凌波居士也用了。赵朴初用的是“持公上师”,简化一下说“持师”似乎也过得去。

愿朱靖冬居士再下功夫,把《持松法师年谱》修改得更好。

                         

                                                完稿于2011920



[1] 转引自黄夏年主编《民国佛教期刊文献集成》,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610月。

[2]《佛光大辞典》先后由北京书目文献出版社1990年据台湾佛光山出版社1989年第五版影印和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58月重新排印出版,但词条内容未加改动。

[3] 字祥科,江西婺源人。青年时曾随江易园居士研习佛学,又曾皈依印光大师。19496月任《弘化月刊》主编兼发行人。19562月改任执行编辑,兼上海佛教书店总经理。先后任上海世界居士林(上海佛教居士林)副林长、林长和中国佛教协会五届理事以及上海市佛协理事、常务理事、副秘书长、副会长等职。《上海近代佛教简史》是他的主要著作。

[4] 游有维《答持松法师的弟子问》(《上海佛教》1989年第2期)。

[5] 河南省洛阳县人。曾任国民军少校军医,1958年退役。1960年皈依于台中太平乡印弘茅蓬忏云法师座下,法名戒;又从李炳南居士修学净土宗;为朱斐居士发行的《菩提树》杂志主笔。曾任台中大里市佛教菩提医院院长,1966年辞职后在台中开设普济医院,并创办开明高级中学、富台幼稚园。1981年以后主要从事佛教著述。1991年以后受请在台北、台中的佛学院所授课。1994年被聘为美国世界宗教研究院研究员。著有佛学著作34种,世俗杂学著作10多种,在各佛教杂志及一般报刊发表文章不计其数。

[6] 《年谱》称是年“1015,是重阳佳节日”,而持松法师逝世于“1016(公历1116)”。似乎兼顾了二说,却给自己制造了悖谬。“1015”和“1016”都是公历日子。上海市佛教协会的说法没有错,于凌波居士的说法只能解释为笔误。

[7] 亦作“唐密三宝院流52世阿阇梨”。

[8] 杨毓华:《持松大师年谱》(《持松大师选集(六)·附录》,华夏出版社,20092月)。

[9] 同年9月朱居士还完成了约17万字的《密宗大德持松大阿阇黎传略》,现在流行的也是网络版。

[10] 目前亦已上网。与持松法师年谱》和《密宗大德持松大阿阇黎传略》鼎足为三。

[11] 菊隐(18981989):《袁世凯真相》第二十七章《屡剿白狼军》(线装书局,2008年)。

[12] 201137《长江日报》:《辛亥元勋王安澜外孙:外公劝说黎元洪剪辫当都督》。

[13] 月霞法师(18581917),俗姓胡,名显珠,湖北黄冈人。

[14] 太虚大师年谱·民国八年,一九一九(戊午——己未),大师三十一岁》。

[15] 太虚大师传第三章怀抱高远 步履切实》。

[16] 太虚大师年谱·民国十年,一九二一(庚申——辛酉),大师三十三岁》。

[17] 太虚大师传第三章怀抱高远 步履切实》。太虚是在1921323日,任永明延寿禅师道场——净慈寺的住持,想以此作为实行着手改革僧制的根据地,作研究佛学,栽培弘法人材的地方。但因寺内非常腐败,加上杭州诸山僧的忌嫉,勾结了诸山寺僧及豪绅军人,假借名目向他大肆攻击,因此19225月让出净慈寺。见释太虚《我的佛教改进运动略史》,《太虚大师全书》册31,页87

[18]持松大师年谱》“1921年,民国10年,辛酉,28岁”条。

[19] 转抄自《民国佛教期刊文献集成·<妙法轮>第一年第十期·持松上师五十寿启》。

[20] 台北市人,1947年生,台湾师范大学英语系毕业,台湾大学外文研究所肄业,美国德州克里斯汀大学(Texas Christian University)英研所研究员。曾任光华电台翻译官、编译小组小组长,台北光仁中学、中山女高英文教师。19887月在美国纽约庄严寺披剃,同年于台湾基隆海会寺受三坛大戒。曾任纽约庄严寺英语禅坐班讲师、台中万佛寺慈明佛学研究所讲师。现兼任美国遍照寺住持。

[21]《成观法师评持松法师》(唐密研究_新浪博客2011-05-13 17:21:05 blog.sina.com.cn/s/blog_4b-

ab95250100rkjd.html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