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唐密文化 > 唐密资料 > 正文

人生之谜

本文作者: 8年前 (2010-04-18)

前言心正为坐,境不乱为禅,坐禅的功夫是一种手段,要制住昂进的感情,镇住你卑俗的欲火,散开你的梦想、空…

前言

心正为坐,境不乱为禅,坐禅的功夫是一种手段,要制住昂进的感情,镇住你卑俗的欲火,散开你的梦想、空望,成就你明确的理性,使你的大圆镜智照耀于宇宙。你学了禅,凉风由你的怀中忽然而生,明月由你的胸中升起,由你的思念,百花怒放,美丽非常,由你的心意,壮丽山河显现,所有一切皆可随着你的心念而转,得悠游宇宙太空,悠游岁月,逍遥自在。但也能转良辰美景为黑暗地狱,此无他,为自家妄动感情在作祟,此恶魔无时不在伺机而动,所以必须加以疏导制伏。

修养是禅的别称,也就是要制伏你妄动的感情,以免它搞乱了你心内的和平与安定,盲目的感情既不妄动,你的心念就不失其中正。

圆月老师的中正铭云:正也者遵道而不邪,中也者适道而不偏,适故能通,遵故不失,不失者微乎理而正也,能通者精乎事而中也,中正也者道之大本也已,予所居皆以中正焉,庶几乎“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之训也。

第一章 人生之谜

从前希腊神话中有个女面狮身大怪物,遇到旅行的人们就出个谜题,如果行人不能解开其谜底,就把他们惨杀,想来宇宙可此一大怪物,人生是一个大谜题,我们是旅游在生死中之客,面对着宇宙不断所显露出来的各种自然现象也就是各种的谜题,我们如无法透彻了解加以解开,那么我们终将遭此怪物——宇宙惨杀,实在非常悲哀,例如:从前天花症,就有某些传道者误解为“是因人类不信仰上帝,上帝乃降天花来惩罚人类,这种天谴不可加以医治,否则有违神意”。天花因不加抑制蔓延猖獗,多少无辜为其毒害,实在悲哀,这就是因为该传道者愚昧无知,不能解开“天花”谜底所致。

其他如洪水、雷击、地震等,无一布施自然现象,我们自应究其原因,解开其谜底,使其灾害减少到最低限度,再如电力核能,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东西,如果为用不当其灾害之大无法加以想象,其他自然现象——人生的难题,多得不胜枚举,我们如果无法一一解开,自然烦恼,终将造成悲惨的结果。

近年来未熟青年的男女,不知自制,任其热情奔放,为求达成愿望,苦恼焦心,万一失望,遂成悲观,甚至厌世自杀,成为大怪物之膳食,这是青年人容易犯的忧郁病,不知善恶一心,苦乐不二。是非,得失,毁誉一体。

人生在世,究竟难免有疑惑烦恼、悲哀、喜怒、爱恶、欲望、怖畏,故要使其安心实在不容易。然这些苦烦,究其本原,不外是一心之迷,犹如梦中之事并无实际,如对我们之梦加以研究有种种的类别,其重要的第一是观念的再现,第二是感觉的误认。观念的再现是在梦中见到死去的朋友,或逢亲人,梦游于很远的他乡,这都是过去观念!潜在意识在梦中再现的,其次是感觉误认,如睡眠中双脚露出被子外而感寒冷,而梦到在渡河,听到舂米,而感觉在打雷,咽喉疼痛而梦见食事,落枕而梦见堕崖等,如对梦中精神状态加以研究则有三种特征,第一是时间空间的混乱,第二是理智丧失,第三是感情旺盛,比如梦中见几十年前的事情或与几百里外的人面会,想甲地而忽思乙地,想古时忽思今时,时空完全混乱。其次是理性的动向丧失,感情炽盛喜怒哀乐无常,时而激怒打人,或哀痛嚎哭,这些经验是我们人常有的,人生之苦烦与梦中的精神状态完全相同,理性薄弱,感情的激昂,世事一一介于心中,激动了情感而生苦烦,所以人生苦烦是对过去事情的追怀,悔恨而流泪,对着未来之结果,梦想憧憬欣羡,这些都是缺乏理性,纯为感情之结果,故人生的苦烦犹如梦中而不自知这是因为我们不能看破人生之实相的迷执所引起的苦烦,那么人生之真相是如何呢?我们非先对入道初门之无常变迁的道理了解不可,修证义云:“无常难凭,不知如露之将命,落于何处之草,身已非我,命随光阴渐移不停,红颜何处去,寻无踪迹。”天地间之万象悉皆无常,九识变迁不定,时时刻刻在新陈代谢,现其活动,来保全其生命。若天地间之万有是定而不变,那么一切变成死物,但是宇宙是一个有生命的活物,人也是有生命的一份子,所以人有诞生、生长、衰老、死亡等变化迁流。是无常,人生的价值由此确立肯定,如果自始至终没有少分之变化,与石块瓦片何异?那么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时者金也”。可是时胜于金,古人也说:“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我们生命,无时无刻在生长长大,在变化,而衰老,而死亡。故爱惜光阴就是爱惜自己生命。这种无常观念,今生之我身,无二亦无三,如能觉此,人的自性,亦即真面目自能显现;人如能理解无常难凭之理,自性真面目终将显现,自能入道。

年年岁岁,不停转移而岁者贼也,时时在无形中盗去我们的身命,如盗去红颜,植于皱纹,盗去黑发植于白丝,甚或不留一物,最后连我人之身命全部夺走,细加思维能无感于哀惧?所以我们必须注意及时努力学道,赖山阳年仅十三岁就作出:“十有三春秋,逝者已如水,天地无始终,人生有生死,安得类古人,千载列青史,而终立大志。”

“懒惰是世界上最大的放荡”,高祖大师云,身命短如露,且至宝至贵,万万不可任由“无常之风”飘荡。

一切万有悉皆无常,变迁不定,覆载之间无一定相,如同水,变有雨露、冰雹、霜、雪、云、雾,甚或霓虹等相,然何者为水之实相?上面所举都不是水的真相,水的真相是不生不灭的,不但是水,其他万物都一样,岩石逢强热就溶解,空气被冷却就成水,太阳之热散尽与地球雷同,地球之热散尽与月球无异,成为死体,人畜难活,所以大至苍空,小至地上微介毛虫,无不随境迁移,呈现无常不定的假象。

生无生相,灭无灭相,有无有相,无无无相,此为诸法皆空之理,悟了诸法皆空之理时候,才能免除各种事物假象之迷惑,任彼随着时空流转,视若浮云过境,若电影中之一幕,不留痕迹,对我们生死之假象也,就不再执着,不为其迷情迷惑,心经云:无老死,亦无老死尽。自能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所有烦恼湮灭云散。

昔日滑稽泰斗一九先生辞世之时说:此世的鸟笼我向你请假,我要化成线香之烟去也再见!

一九先生临终时,对他的内人说:“我身中有物请予火化”。在火葬中轰然爆发一声,内人弟子在念佛声中惊觉,念佛声与泪水同时停止,可是检之无一物,仅火花而已。像这种不执着假象的愉快往生法确实令人惊叹。铁牛和尚,对来问难的僧用棒一打,意欲令其见到真面目,不幸用力过猛,以至该僧被打死,和尚一时唱一偈云:红叶落时山寂寂,芦花深处月团圆。提起向上那一力,虚空碎为七八片。即令引导火葬。

圆觉寺祖元和尚,彼元兵处斩时从容自在而唱偈云:乾坤无地卓孤节,喜得人空法亦空,珍重大王三尺剑,电光影里斩春风。这都是悟了空理,生死即涅槃的境界,禅不止是空谈,诸法皆空之理而已。宇宙是一大神灵的显现,是我们游戏的一大乐园。“极乐一语,适用于全世界”。宇宙绝不是秽土,不像一般俗人的看法认为是个令人讨厌的地方,它是一个有欢乐,有希望的处所。舍开宇宙,别求净土,别求天国,是一种极其幼稚不合理的迷情,确实是可怜者也。

俗语说命运是自己操纵。我们都是命运的建筑家。支配我们的命运布施苍空的星群,也非上天的神,是自己本身,堕于地狱,升入极乐世界,由我们自身操作,这是禅密所教的。

一般人因不通达此理,误认为自己的命运由造物主左右,这种信仰是极低级的,造物主究竟为何物呢?造物主的存在全是由我们的心念而生。

世人不知,误信有一超能力之上帝来支配,这是因为中了从前统治者以神道设教之愚民政策毒害,这种神道设教是要从之内心用神力加以约束来维持人的道德规范,而统治者是代表神的意志,它是天子要人民服从他,那么其统治目的就达到了。假如牛能绘画,那么牛所画的神就是牛的形状。佛像在泰国就塑成泰人,唇厚色黑,安南人的佛像都像安南人,温颜丰满如妇人,日本人所作的佛像如日本人,西洋人如塑佛像就塑成红须勾鼻,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说明上帝或造物主毕竟是我们的精神产物,西洋的天国与中国的天国图不同,建筑物也不同,古希腊的地狱与东洋思想的地狱不同,地狱王的衣冠和人形都不同,赏罚的戒条都不尽相同,所以可知此宇宙间除人以外别无神佛可言,言佛道也不离人道。除此人世以外,全是无物,物外和尚大黑赞云:知足谁都是福神。又云极乐亦如“盆子月”。禅宗云:平常心是道,安心立命之道者也,平常心也。

所以我们平时要尽力于业务,完成义务,实践人道其处有安心,有解脱,有极乐,有佛道,有菩提。今日以你之最卑近的义务做你的宗教。可以说是句名言!所谓宗教,敬神,决不离平常吾人的实践业务。

慈悲之处有平和之神,互相敬爱是正当的礼拜,爱语是祈祷,微笑是圣诗也。有慈悲哀悯之处一定有神住者,同胞相爱相怜是最深的敬神,以亲爱之语对待人是等于对神的虔诚祈祷,互相有微笑和乐是一种赞叹神德的圣诗,所以到处是道场,到处是佛法行场,佛法无处不在。

古代黄蘗宗的高德法眼和尚与圆通和尚同住在京都的时候,圆通一日对法眼说,祗园有茶室,师兄你去过没有?去看看如何?法眼云,我没去过,那么一起去么?圆通携法眼到祗园,一见高门大厦,法眼说此处好,遂入内,高声说,我是摄州的法眼,我是纪州的圆通,主人见之大惊,法眼一见茶室女娘,到处走动,法眼说,主人,你的女娘太多了,请招来此座,主人很怀疑,招之前来伺奉,法眼说,很美丽的女娘啊,主人一定很欢喜你们呢,可是与我有因缘,就给她们三皈依令大家合掌随唱三皈依偈,完毕令其回向,法眼欲归。主人留之供斋和布施,法眼念回向偈后就回去了,这是近代禅林言行录所记载。

如斯法眼、圆通的大智识,在佛祖道场,或酒肆淫房都一样的行佛道。《法华经》所谓治世产业皆佛道就是这样的,《金刚经》云:一切法皆是佛法。

天桂和尚云:大凡世间,一言老实,一定对佛法有信实,对佛法没有信实者,对世间亦无信实,亦即所谓平常心是佛道,世间法即佛法。所谓临终之觉悟者即平常也。见鬼亦无惊,见佛也不喜,只是没有任何心,信以一息。

然即有娑婆即净土,生死即涅槃的信心,没有一点疑惑,假令恶魔出来也不惊恐,阿弥陀如来来迎接也不喜,只是无任何疑惑,洒洒落落,这样就是禅的安心。大纲和尚自画一瓢题字:瓢啊!瓢啊!汝没有真桑瓜之位,亦无解暑的西瓜之德,然是气轻,中空无俗,仙人与汝为友,盛酒而携腰间,时而‘出驹’?乐之,汝虽忝瓜类不逢庖刀之难是智也……

禅宗之要点就是气轻中心空。大纲越前守,被八代将军召见时,被问道:汝以何去正天下之政道,得完成江户“町”奉行之识呢?这时候大纲越前守起来,拿一个纸制作的达摩呈给将军,说:政道若如这小法师,不为非作歹,不管如何都摧他不倒。再将一块黄金戴在其上,就停不起来了,这意味着为官不收贿赂,政道就正的暗示。因为纸张的达摩乃气轻中心空,任摧不倒,基底允重,不失中正之理,心若不失中正即具备了智仁勇之三德,是自然的道理。

曾参过白隐禅师的阿三老婆,临终时,亲近的人们请她辞世留言,她说:叶露都无残留于世中,如何能留些什么,言了遂而往生,良宽和尚辞世句云:为了纪念留些东西给你们,春是花,夏黄莺,秋红叶。这都是气轻中心空,善安心的写照。

我有面包与水。幸福就不让与天帝,这是哲学者的气轻,中心空之安心,主要是践行了生死即涅槃的一条大道,行娑婆即净土的途径,实践人道即佛道的一条道路,即是禅门的要术。

修证义也云:生死中就无生死,悟了生死即涅槃时就不讨厌生死,不欣慕涅槃,这时才是开始有离生死之份。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