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唐密文化 > 唐密资料 > 正文

悟光上师回忆录(三)

本文作者: 8年前 (2010-07-20)

这时我已大失所望,对于梦想神仙已无兴趣,回家去考虑,然后再到大觉寺去练心,经过几星期后…

 

 

悟光上师回忆录(三)


     这时我已大失所望,对于梦想神仙已无兴趣,回家去考虑,然后再到大觉寺去练心,经过几星期后,由左营许德福先生来访,他常在台南竹溪寺出入,皈依眼净和尚,和尚早年留学日本京都妙心寺的花园佛学院,是属临济宗,和尚以竹溪乏人帮忙,要请我去当书记兼整理寺务,本来不拟前往,又想到竹溪寺可能会受和尚指点学禅,就一齐去见和尚,一见如故,对我非常亲切,留住在精社与和尚同住,和尚住西房,我住东房。经过不久和尚鼓励我出家,我就回去带行里,简单衣服二着包成一策夹在腋下,向妻子说再见,她问:你要到那里。我答:要去出家。本来我是常在国外流浪已经成了习惯是不会怎样的,但这时她都悲伤流泪,掩面哭不成声,小女孩看她母亲哭泣就抱着我的脚紧紧不放,问:爸爸你要到那里?我亦不能回答,将她抱给她的妈妈,你乖乖跟妈妈玩啊,她的妈妈哭着说,以前你流浪天涯,使我被你的弟弟欺负,现在他们都各自成家去了,本想你能留下来,过着幸福的生活,至今又是要出家,叫我怎么过日呢!我大感怨叹,当时不想带家后娶妻子,却被父母强迫成家,连累我的行止,想了大伤心亦将流出的酸泪吞到腹了里,半句话都说不出,我就出了家门了。

       我想,这也是你我的运命吧!提出男子流血不流泪的精神,一切化为一场恶梦,像醒来似的化为虚无,装作一位的大丈夫气概,虽然在寺中很受大众的器重,可是人是感性的动物,有时夜间都会忆思怀念,激动情绪,眼泪直流湿透枕头,怨恨上帝创造万物,为什么这样不平等,玩弄世人,命运之神使我沉落苦海。已经出家了,我一定提起勇气.一心精进期能有一天开悟来报答一切被我所辜负的人,假使我得道,我永远会保佑这苦海浮沉的一切不如意者,我也祈祷佛祖加被我,能够早日找着已经悟道的大师,给我指导修行的秘诀。

       我在寺中担任书记及会计,其外还要去讲经,夜间要多看佛教的书,又临卧前打坐,但打坐一直不得要领,我就请教师傅,师傅说:禅不在坐,要证悟。我问:悟什么?他说悟心,我想以前那位临济禅宗的和尚所说的都相同,在静坐中要去觅心,根本无法把握,心更烦,杂念更多,一直熬了十几年,在演讲佛教的时候都焦法将心的问题提供大众,只是讲讲行善的范围而已,虽然口能说得津津乐道,可是我的心都违背言说,坏的思想念头源源涌出来无能自拔,有时就追忆过去要出家的情况,再勉强压下念头,这种心理上的矛盾,变成二重人格,颜面非常神圣,但心底下隐藏了无限的俗气。有时会自责是个伪君子,有时亦想要还俗,真是进退为难,还俗是会违背初衷的,亦会被人贻笑,有什么面子见妻子与朋友呢!真是感慨万千。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