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唐密文化 > 唐密研究 > 正文

从“真常唯心”到“天佛一如”——印顺法师论密教的思想渊源

本文作者: 5年前 (2013-08-07)

摘要:印顺法师对于密教佛法思想渊源的研究,建立在其判大乘佛教的性空唯名论,虚妄唯识论,真常唯心论为…

 

摘要:印顺法师对于密教佛法思想渊源的研究,建立在其判大乘佛教的性空唯名论,虚妄唯识论,真常唯心论为三系说的基础上。认为密教本初佛的思想,属于如来藏系学说,也就是真常唯心论的演变,并受到婆罗门教梵我观念之影响,且融合了婆罗门教的咒术、神话、观想方法等种种元素,为“如来为本天佛一如”之法门。对于印顺在研究中佛法抉择取向应可见仁见智,但从思想史研究的角度看,总体而言准确把握了印度佛教史的源流脉络,值得重视。本文认为,对待密教思想来源的复杂元素,亦不妨视之为佛法在当时印度的文化环境下应时契机的一种方便法门。

关键词:密教;真常唯心论;婆罗门教;印顺

 

印顺法师毕生倡“人间佛教”,显然,这是希图佛教走向理性化而适应现代性社会的一种思想进路,因之,他对于具有神秘主义倾向的密教佛法向无甚好感,时有微词。——他的批判视角与价值取向,吾人当然可以见仁见智。尽管如此,他对密教所具有的重要历史地位也颇有关注,曾言“‘秘密大乘’的发展,应从大乘与环境关系中去理解。秘密化的佛教,不论说是高深的,堕落的,或者说‘索隐行怪’,但无疑是晚期佛教的主流,是不能以秘密而忽视的。”[]由此,他建立在对整个佛教历史进程细致梳理基础上而揭示出的密教之思想渊源,总体上考据翔实,见地深刻,值得重视。本文旨在综合其著作中的有关研究,略作绍介。

 

一、“真常唯心”与密教

 

印顺法师对于大乘佛教的理解,如所周知是以三系分判的,三系的内容,即性空唯名论、虚妄唯识论、真常唯心论,其说之渊源来自太虚大师的三宗判教:法性空慧宗,法相唯识宗,法界圆觉宗。“真常唯心论”的提出,实受太虚关于法界圆觉宗阐述的启发。正如他在《游心法海六十年》中所言:“对于大乘佛法,觉得虚大师说得对,应该有‘法界圆觉’一大流。”[]三系说的意义,印顺在其《无诤之辩》中《大乘三系的商榷》有言:

大乘三系,即性空唯名论,虚妄唯识论,真常唯心论,创说于民国三十年。……意趣是:凡是圆满的大乘宗派,必有圆满的安立。……发见大乘经论宗派的不同说明,有着所宗所依的核心不同。如把握这一基本法则,核心的根本事实,那对于大乘三宗的理解,便能以简驭繁,纲举目张。[]

按照学术界的通常讲法,这三系分别便是大乘空宗、大乘有宗与如来藏学。关于对应如来藏学的真常唯心论,印顺认为源自早期佛教“于六识之心心相续中,想见其内在不变常净”[]之观念,于是而后有“真常净心”之提出,并受性空大乘之启发而形成,曾论其渊源曰:

真常心而进为“真常唯心论”,实有赖性空大乘之启发。性空者之一切皆空,不自无为常住来。佛说缘起,常识见其为实在,以理智而观察之,探其究竟之真实(胜义),则知……一切无实性。……以一切空之启发,真常心乃一变。真常净者,一切一味相,于一法通达即一切通达;以是而诸法实相之常净,与心性之真常净合。常净之心,一跃而为万有之实体矣。了了明觉之心性,昔之为客尘所染者,业集所熏者,成生死而与净心别体;今则客尘业集之熏染净心,幻现虚妄生死,而净心则为一切之实体(不一不异)。至此,真常心乃可以说“唯心”。[]

由此可见,印顺认为真常唯心论的出现亦实“常净之心”学说发展之必然,“常净之心”实则是佛教哲学对众生何以成佛之问题深入追问而得出的一个答案。印顺进一步指出,诸如“如来藏”“佛性”等概念,在真常唯心的体系下,皆可谓“同出而异名”者:

如来藏为生死杂染依,亦为清净涅依。……以一切有情有性净藏性(一切有佛性),具无量称性之净德,故虽迷惑生死,莫之能觉,而能发厌苦求乐之思。如外遇知识,闻思熏修,则得破烦恼壳而显本净之法身藏。……以体用常恒之妙为真实,所谓真常论者此也。[]

如来藏,如来界──如来性,佛性──佛界等,这一类名词,在意义上虽有多少的差别,然作为成佛的可能性,众生与佛的本性不二来说,有着一致的意义。[]

而以如来藏观念为代表的真常唯心论,印顺认为在其形成过程中,亦曾受印度原始宗教乃至“神我”观念的影响:

印度宗教学而应用胎藏说的,非常古老。在《梨俱吠陀》的创造赞歌中,就有创造神“生主praja^pati的“金胎hiran!ya-garbha说。从金胎而现起一切,为印度古代创造说的一种。胎是胎藏,所以这一创造神话,是生殖──生长发展说;是将人类孕育诞生的生殖观念,应用于拟人的最高神(生主)的创造。大乘佛教在发展中,如来与藏(界藏与胎藏),是分别发展的;发展的方向,也是极复杂的。超越的理想的如来,在菩萨因位,有诞生的譬喻,极可能由此而引发如来藏──如来在胎藏的教说。从如来藏的学理意义来说,倒好像是古代的金胎说,取得了新的姿态而再现。[]

如来藏tathāgata-garbhatathāgatagarbha的结合语,渊源于印度神教的神学,是不容怀疑的![]

印顺法师指出,密教的主要理论,便是以如来藏为本而展开的。[]他在《法海探珍》中简要地介绍了这一思想流变之经过:

十世纪[11]起都属于后期佛教。这一期非常复杂,但真常无生是时代的主流。真常思想的存在,其来久矣!它与南印的大众系特别有关。七世纪中,印度教渐渐抬头,这时代思潮的演变,至少使它获得发展的有利条件。九世纪印度教大成,真常论者代替性空大乘,而成为时代的主流。一方面,它受了性空论者法法皆真、法法本净思想的启发;缘起性空的见地,不能适合时代(印度教复兴时代)的根机,于是乎展开了万有本真常净的实在论。佛性、如来藏、圆觉、常住真心、大般涅的思想,雄居了法界的最高峰。……秘密佛教与真常论缔结不解缘,在真常本净的理论上发达起来。他的渊源很古,在九世纪时(东晋),密典已在我国出现。十一世纪起,它就大露头角,发达到几乎与印度教浑然一体的地步。念佛(天)三昧,欲为方便,印度群神无不是佛菩萨的化身,第二期时代适应性的佛教,与悟无生忍以后的方便,在这一期中,成为究竟的大法。它们融摄了一切,龙树无着他们,都被指定为秘密教的祖师。[12]

密教依佛的果德起修,以观佛(菩萨、天)为主,所以说法的、观想的本尊,都可以说的本初佛,如《大日经》卷三说:“我一切本初,号名世所依,说法无等比,本寂无有上[13]这是以毗卢遮那为本初佛。由此而建立的时轮法门,更以本初佛是一切的本源,是本初的大我。超越一切而能生出一切,主宰一切。故印顺认为“本初佛思想是如来藏说,发展为:约众生说,是众生自我;约世间说,是万化的本源,宇宙的实体”[14]

印顺法师在《契理契机之人间佛教》一文中,在其大乘三系说的基础上,又将整个的印度佛教划为五个时期,以密教为最后一期,他说:

“佛法”中,含摄了五期的初期与二期,也就是一般所说“原始佛教”与“部派佛教”。“大乘佛法”中,含摄了五期的第三与第四期,我通常称之为“初期大乘”与“后期大乘”。约义理说,“初期大乘”是一切皆空说,“后期大乘”是万法唯心说。“秘密大乘佛法”有显着的特色,所以别立为一类。[15]

关于第五期的“秘密大乘佛法”,印顺本在早年的《印度之佛教》谓印度真常论者之末流,融神秘、欲乐而成邪正杂滥之梵佛一体”[16],意在说明其受到婆罗门教梵我观念之影响,在《契理契机之人间佛教》中,则改为了“如来为本之天佛一如”之说法,其中之理据,印顺说:

第五期的“梵佛一如”,应改正为“天佛一如”。因为“秘密大乘”所重的,不是离欲的梵行,而是欲界的忉利天,四大王众天式的‘具贪行’。而且,“天”可以含摄一切天,所以改名“天佛一如”,要更为恰当些。[17]

   “天佛一如”应是旨在强调密教的“大染欲大乐”“以欲离欲”之类的方便法门,并非婆罗门教的梵修苦行。——总体而言,无论是“梵佛一如”还是“天佛一如”,印顺都是在强调,密教思想的渊源,是在真常唯心之如来藏系学说的基础上受婆罗门教之影响而形成。

 

二、婆罗门教元素与密教

 

印顺在其早年作品《印度之佛教》中,对于密教中融合了婆罗门教的鬼神、咒术之部分,颇有论述,他指出:

佛元八世纪以降,秘密教日见风行,以身、语、意三密相应行,求得世、出世之成就果也。密咒远源于吠陀之咒术,信咒语有神秘之能力;藉表征物与咒力,以利用神鬼精魅,俾达其目的。表征物及密咒,乃至身体之动作,常若有神力于其间者。[18]

佛元八世纪,即公元四世纪,印顺认为,密教中的咒术成分,渊源古老,甚至可以追溯到婆罗门教早期的吠陀时代,他指出:

咒法之作用,分“息灾”、“咒诅”、“开运”,或加“幻术”为四类,此与秘密教之“息灾”、“调伏”、“增益”,大致相同。原印度文明以《梨俱吠陀》为本;次组织补充之,成为《沙磨》、《夜柔》二吠陀。是三者,虽崇事神权,而末流成“祭祀万能”,意象尚称高洁,总名之曰“三明”。别有“阿闼婆吠陀”,以咒术为中心,乃鬼魅幽灵之崇拜,用以适应低级趣味者。释尊出世,斥婆罗门“三明”,而犹略事含容。于咒法、幻术,则拒之唯恐不及。《杂阿含》云:“幻术皆是诳法,令人堕地狱”。巴利藏之《小品》,《三明经》,《释塔尼波陀经》,并严禁之。[19]

此外,对于密教中的神话性元素,也就是龙、天、夜叉等鬼神信仰之成分,印顺亦有论及:

大乘仰圣者功德之崇高,昔之世出世善并由自力以致之者,今则佛力无量,菩萨愿大,他力加持之思想乃勃兴。菩萨遍入六道,龙、鬼、夜叉中,自应有菩萨存在。而佛弟子之编集遗闻,融摄世俗,既以魔王及外道师宗多菩萨之示迹,又以天龙、夜叉之护法,而谓传自夜叉或龙宫。魔王、外道、天、龙、夜叉与菩萨同化之倾向,日益显着。如梵童子之与文殊,因陀罗之与普贤,摩酰首罗天成佛之与大自在天,其显例也。其中,尤以夜叉为甚。夜叉本为达罗维荼民族之神群。……自中印法难,安达罗王朝之文化大启,大乘由此而勃兴,夜叉即于此菩萨化。……大乘佛教之演化为密教,虽千头万绪,而菩萨与外道、龙、鬼、夜叉之合化,为一特要之因素也。[20]

而对于密教之观想法门,印顺亦认为其中亦颇有外道之影响:

密教亦称瑜伽教,与瑜伽者之关切特深。……断证有赖于禅定,而佛法不以禅定始,亦不以禅定为尚,取其摄心明净而已。……而恋世心切者,末流乃与方士家言合辙。静居入禅,其戒行不净,慧眼不明,动机不正或不善用心者,常有种种身心病生,有种种可喜可怖境界现前。……或者不务本而逐末:悬圣贤像、善神像,烧香散华以求护卫者有之;论宿曜吉凶,时日祥忌,山水利害,以求解免者有之;藉咒力、表征物,请护法神以驱鬼魅者有之。禅病日深,神秘之风日炽。……所念者不仅佛陀,诸菩萨亦为观想之境。殆佛与天混融之势成,观想夜叉等为本尊而求成就之密法乃出。[21]

显然,婆罗门教元素与佛教的结合,是印顺对于“秘密大乘佛法”的一个总体判断,其中自然有当时婆罗门教日益复兴的时代环境的影响,“中印法难后,……佛教以大乘入世之融摄,多少倾向于他力。迨笈多王朝兴,印度教学者以梵我论为本,予人格神以论理之根据,增强湿婆、毘纽、梵天之信仰;下至一切世俗迷信,无不兼收并蓄,蔚成时代潮流”[22]。故谓“此时之佛教,常以佛化之婆罗门学者为其先导,其精神固已非僧非俗,亦佛亦梵矣”[23],“综观密教发展之势,即鬼神崇拜而达于究竟”[24]云云。——然就吾人而言,或亦不妨视之为佛法在当时的文化环境下,应时契机的一种方便法门吧。

 

三、结语

 

印顺法师对于密教思想渊源的研究,总体上建立在其性空唯名论,虚妄唯识论,真常唯心论三系说的基础上的,可以说,是在准确把握了佛教史的源流脉络,掌握各宗异同的基础上而揭出,因之,具有颇强的理论生命力,也基本上符合国内外佛学界的研究所得出的客观结果。不过,由于印顺平生对待大乘中观,也就是“性空唯名论”有所偏好,以为是佛法“了义”之所在,而对待在“性空唯名论”之后 “真常唯心论”一系如来藏说难免或“颇具微词”了。对于印顺作为教内学者身份所作出的义理价值判断吾人可以暂且不论。就对待思想史发展的“历史”与“逻辑”相统一的研究视角而言,历史环境和时代精神对一切宗教、思想、学术的决定性影响总是难以避免的,就像佛法传入中国以后,日渐本土化而最终定格为“世俗化的庄老道家”[25]的禅宗一样,作为印顺所谓的“天佛一如”的密教佛法,吾人亦不妨如是理解。

 


[]印顺:《印度佛教思想史》,见《印顺法师佛学著作集》(34册),印顺文教基金会(光盘版),2006年,385页。

[]印顺:《游心法海六十年》,见《印顺法师佛学著作集》(29册),印顺文教基金会(光盘版),2006年,9页。

[]印顺:《无诤之辩》,见《印顺法师佛学著作集》(20册),印顺文教基金会(光盘版),2006年,127页。

[]印顺:《印度之佛教》,见《印顺法师佛学著作集》(33册),印顺文教基金会(光盘版),2006年,268页。

[]印顺:《印度之佛教》,见《印顺法师佛学著作集》(33册),印顺文教基金会(光盘版),2006年,269页。

[]印顺:《印度之佛教》,见《印顺法师佛学著作集》(33册),印顺文教基金会(光盘版),2006年,279页。

[]印顺:《如来藏之研究》,见《印顺法师佛学著作集》(39册),印顺文教基金会(光盘版),2006年,1页。

[]印顺:《如来藏之研究》,见《印顺法师佛学著作集》(39册),印顺文教基金会(光盘版),2006年,16页。

[]印顺:《如来藏之研究》,见《印顺法师佛学著作集》(39册),印顺文教基金会(光盘版),2006年,19页。

[]参见印顺:《印度佛教思想史》,见《印顺法师佛学著作集》(34册),印顺文教基金会(光盘版),2006年,409页。

[11]笔者注:此为佛元十世纪,即公元六世纪,以下佛元纪年皆可按此计算。

[12] 印顺:《法海探珍》,见《印顺法师佛学著作集》(28册),印顺文教基金会(光盘版),2006年,79页。

[13] 《大正藏》18册,22页。

[14]印顺:《印度佛教思想史》,见《印顺法师佛学著作集》(34册),印顺文教基金会(光盘版),2006年,410页。

[15]印顺:《契理契机之人间佛教》,见《印顺法师佛学著作集》(28册),印顺文教基金会(光盘版),2006年,7页。

[16]印顺:《印度之佛教》,见《印顺法师佛学著作集》(33册),印顺文教基金会(光盘版),2006年,6页。

[17]印顺:《契理契机之人间佛教》,见《印顺法师佛学著作集》(28册),印顺文教基金会(光盘版),2006年,8页。

[18]印顺:《印度之佛教》,见《印顺法师佛学著作集》(33册),印顺文教基金会(光盘版),2006年,305页。

[19]印顺:《印度之佛教》,见《印顺法师佛学著作集》(33册),印顺文教基金会(光盘版),2006年,305页。

[20]印顺:《以佛法研究佛法》,见《印顺法师佛学著作集》(16册),印顺文教基金会(光盘版),2006年,132-133页。

[21]印顺:《印度之佛教》,见《印顺法师佛学著作集》(33册),印顺文教基金会(光盘版),2006年,308页。

[22]印顺:《印度之佛教》,见《印顺法师佛学著作集》(33册),印顺文教基金会(光盘版),2006年,315页。

[23]印顺:《印度之佛教》,见《印顺法师佛学著作集》(33册),印顺文教基金会(光盘版),2006年,314页。

[24]印顺:《印度之佛教》,见《印顺法师佛学著作集》(33册),印顺文教基金会(光盘版),2006年,318页。

[25]参见麻天祥:《中国禅宗思想发展史》,湖南教育出版社,1997年,16页。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