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唐密文化 > 唐密研究 > 正文

水陆肇源——唐密冥道无遮斋法略述

本文作者: 5年前 (2013-08-27)

水陆法会是中国汉传佛教中规模最为隆重的一项佛事活动,为超度水陆一切亡灵而设,就其肇…

 

 

 

 

 

   

水陆法会是中国汉传佛教中规模最为隆重的一项佛事活动,为超度水陆一切亡灵而设,就其肇源起始,教界均言由梁武帝的《梁皇宝忏》和唐代密教冥道无遮斋会相结合而发展起来的。

《梁皇宝忏》,我们在水陆法会上都能见到,拜梁皇忏是水陆法会外坛的一项重要佛事。然而从现今流传的《水陆仪轨会本》来看,其仪轨中存有诸多真言、手印及观想等,是密教元素很明显的科仪,而《梁皇宝忏》仅是忏文而已,没有密教元素。所以,唐代密教冥道无遮斋会应该就是水陆法会最主要的活水源头。而当我们要了解一下唐代密教“冥道无遮斋法”究竟是怎样一个仪轨时,藏经中的中国著述部分,却又全然找不到这个名称的存在!那么,唐代密教冥道无遮斋法是怎样的仪轨?究竟还有没有流传?又在哪里流传的呢?

 

一、唐密的大致发展情况

 

所谓唐代密教冥道无遮斋会,即是唐代密教超荐水陆一切亡灵的斋法科仪。

众所周知,密教的发展分为三个时期:7世纪前的秘密经咒、仪轨的“杂密”时期,7世纪中叶《大日经》、《金刚顶经》出现后的“纯密”时期,8世纪后受印度教等影响而形成的“坦多罗密教”时期。我国汉地所传的密教为早期的“杂密”和中期的“纯密”。

据著名佛教学者黄心川先生统计,在佛教传入初期(即魏晋南北朝时期)的来华僧侣中,熟谙密教法术的有39位,约占当时来华僧侣总数的一半,其中不乏如:安世高、康僧会、竺法护、佛图澄、竺佛调、佛陀跋陀罗、昙无忏、求那跋陀罗、实叉难陀、菩提流志等著名高僧,时属杂密时期。

大唐开元年间,善无畏、金刚智、不空来华,翻译出密教根本经典《大日经》和《金刚顶经》,并传播弘扬纯正密教,从此,纯密进入黄金时期。

唐代密教,也称大唐密宗、大唐密教,是汉传佛教的密宗,也就是汉传佛教中经常提到的“禅、教、律、密、净”五大宗派中的密宗。因为开宗于唐代,同时为区别于日本密教及藏传密教而言,教界及学术界均称之为“唐密”。唐密为“纯密”,与后来又从印度再传至西藏的密宗有着诸多的不同。

唐密自善无畏、金刚智、不空“开元三大士”开宗弘传后,有一行、惠朗、惠果等承其衣钵,人天普利,为一时之盛。其后,空海、最澄等日本求法僧入唐求法,唐密遂东传日本,形成“东密”真言宗和“台密”天台宗;几乎与此同时,唐密遂因“会昌法难”等原因而在中土迅速消失,反在东瀛日本硕果累累,发扬光大。

虽然如此,器亡而人存,“会昌法难”使繁杂的密教法器仪仗等无法恢复,而唐密部分修法仪轨及简单法器遂逐渐地散杂于佛寺禅林中的早晚课诵、蒙山施食、瑜珈焰口以及水陆法会之中,从而使唐密元素在中国佛教中得以部分延续和保存,而所谓中国佛教“禅、教、律、密、净”五大宗派中的密宗却也就从此淹没于其它宗派中。迨至明清两朝,由于提倡禅净双修乃至三教融合等等,各宗派之间的界限愈趋模糊。唐密而外,中国佛教其它各大宗派如禅宗、律宗、天台、华严等诸大宗派也逐渐失去了自己的门风、作略和特色,“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分不清“谁是谁”了,而所谓的宗派之别也仅剩“一纸牒文法卷”赖以传承而已。

 

二、唐密冥道无遮斋法东传日本

 

在谈及水陆仪轨的发展演变时,教界均说自梁武帝修设金山水陆仪文后,陈隋时期,水陆即隐没不传。至大唐咸亨年间(670-673),西京法海寺道英禅师从大觉寺僧义济得到梁武帝金山水陆仪文,于是水陆法会才得以再兴于山北寺。然而,对于其前后的唐代水陆法会的发展情况,国内教界专家或说“隐没”,或未谈及。因此,关于现今水陆法会仪轨的最早制订和盛行,又被认定为是从宋代熙宁年间(1068-1077)东川杨锷所撰《水陆仪》后才开始的,而现今流行的水陆仪轨则是在南宋志磬法师所撰《水陆新仪》的南水陆发展而来。

有唐一代,日本求法僧最澄、空海以及常晓、圆珍等入唐八家从中国带回了许多汉文佛教典籍,丰富了日本佛教文化的内涵,为佛教在日本的有力弘扬奠定了深厚的文化基础。

研究中我们发现,在日本台宗从大唐请去经籍目录的相关资料中,明确记载有《冥道无遮斋法》的相关文字:

传教大师最澄大唐贞元二十一年(805)《传教大师将来越州录》中记载有:从大唐请来《冥道无遮斋法》一卷;比睿山延历寺圆珍大唐大中年间(847-859)录外中,亦记载有从大唐请来《冥道无遮斋文》一卷。

可见,密教冥道无遮斋法在唐代805-859年即被日本佛教界请到日本,并作为重要法事活动曾流行于台宗寺院中。因此,唐咸亨(670-673,道英禅师山北寺兴水陆)至宋熙宁(1068-1077,杨锷撰水陆仪)这400年左右的时间里,中国国内尚有“密教冥道无遮斋会”的传承和存在,不然最澄和圆珍也无从请回《冥道无遮斋法》和《冥道无遮斋文》,而杨锷、志磬等宋人也不会凭空撰写出具有很多密教元素的《水陆仪轨》来。

由于因缘和条件的限制,笔者虽经多次查阅日本佛教经籍等有关资料,相关冥道无遮斋法及斋文,目前仅见到相关目录,还尚未发现有关这两卷经籍的全文资料。虽然如此,我们还是在《阿娑缚抄》、《门叶记》、《行林抄》等台宗典籍中找到十余部名为《冥道供》的相关冥道斋会科仪的资料,其文字中多次提到“冥道无遮斋法”云云。综合这些《冥道供》的相关记载和体例来看,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冥道供》即是记载冥道无遮斋法科仪的纪要和记录。

关于《冥道无遮斋法》的来源和传承,《阿娑缚抄》卷166《冥道供(本)》第八“经轨事章”记载道:

《冥道无遮斋法》一卷,澄传教大师御师太素抄也。

同卷“护摩事”载:谨案:《冥道无遮斋法》后批云:大唐贞元二十一年岁在乙酉五月五日,寿州草堂寺比丘太素字海镜抄此本兼别授五佛顶法,永为恒记!以上血脉。

又载:传教大师《内证佛法相承血脉谱》云:《杂曼荼罗相承师师血脉谱》一首,金刚道场大牟尼尊,天竺沙门菩提流志,大唐草堂寺比丘太素。

由此可知,《冥道无遮斋法》是最澄从寿州(今安徽寿县)草堂寺太素阿阇梨所授,同时所授的还有“五佛顶法”等密教仪轨。太素阿阇梨为杂曼荼罗谱系传承,即:金刚道场大牟尼尊→天竺沙门菩提流志→大唐草堂寺比丘太素,太素再传最澄。此外,在上述十余部《冥道供》的纪要和记录里,还明确记载有冥道供曼荼罗、焰摩五宝曼荼罗、焰摩天曼荼罗等,做法中的曼荼罗观想,有的坛仪布置还设有四门等等。所以,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冥道无遮斋法》即为密教杂曼荼罗体系仪轨。

密教冥道无遮斋法传到日本后,逐渐的传播和弘扬开来。在台宗典籍《门叶记》卷七十中,几乎全篇都记载了修造冥道供极为简单的日记性记录:

北嵯峨僧正,宽元二年三月十一日,于将军家七条殿被修之,阿阇梨权僧正成源助修。

日光僧正,弘安元年六月二十三日,为武州(义政与)祈被修之,阿阇梨法印源惠助修。

同三年八月十四日,为同人被修之,阿阇梨同。

同四年十二月十三日,为相模太郎(贞时)祈被修之,阿阇梨同。

……

本觉院僧正,永仁五年十一月二十六日被修之,阿阇梨僧正道润助修。

乾元二年四月十二日被修之,阿阇梨同。

……

日恩院僧正,正和三年七月十三日,于明王院北斗堂被修之,阿阇梨前权僧正良敩助修。

……

此外,《阿娑缚抄》、《行林抄》等其它台宗典籍也有类似的简单记录,由此可见当时修造冥道供之盛况。

 

三、唐密冥道无遮斋法科仪简介

 

如上所述,在日本佛教台宗经籍中,有《冥道供》记录了冥道无遮斋法的仪轨和相关事宜。这些记录分别见著于承澄的《阿娑缚抄》卷166-168,京都青莲院的《门叶记》卷64——78,静然的《行林抄》卷81等,其记录方法基本上都属于纪要的形式,或纪要总说、或纪要过程、或简单的纪要冥道供的时间地点人物等等。依照这些有关冥道供的典籍,我们将密教冥道无遮斋会斋法科仪大致梳理如下:

一、前期准备

在《冥道供(本)》中,前期准备工作被分为:支度事、形像事、道场庄严事等。

1、支度事:即需要备办的物品

如:坛五面,前几一脚,胁几二前,灯台六本,礼盘一面,酥、蜜、蜡各少,名香(白檀熏陆),精米二石三斗,精五谷各五升,菓子二百三十果(枣栗),上纸十帖,明油二斗三升,坛敷布五端,净茅五束,大幕四帖,净荐二十枚,土器,薪三十束,桶五口,杓三柄,折敷十枚,续松少枚,长柜二合,叠四帖等。其中精米、五谷、菓子等数量仅是一夜的数量。冥道供需要三个夜,所以要准备三夜的数量。

对于供米一夜的分配数量也做了记录:阿阇梨三斗(三个夜九斗),伴僧一口(人)一斗八升(五斗四升),承仕一人一升八斗(五升四合),驱使一人一升二合(三升六合),见丁一人(同)。

2、形像事:即需要准备的诸尊形象或标位

《冥道供(本)》里书云:“自长久五年(1044年)以降,于大原胜林院,点百十七位,修冥道无遮斋会,其功多积;治历四年(1068年)三月二十日,依关白前大相国殿下仰,于平等院,点二百之位,三个日之间,修冥道无遮斋会,是于坛上为安敷位重重图之”。又云:“近来不悬本尊也”。由此可知,早期的冥道无遮斋会中,应该是悬挂有图画形象的。

在日本台宗寺院圣众来迎寺,至今还珍藏着《六道绘》的相关图像,其中有:等活地狱、众合地域、饿鬼道、畜生道、阿修罗道、人道不净相、人道苦相一、人道苦相二、人道无常相、阎魔王厅图、譬喻经所说念佛功德图、优婆塞戒经所说念佛功德图等,生动形象的刻画了六道无常的各类众生。而知恩院所藏的六张《六道绘》,则直接是引进的中国南宋时期的绘画作品,分作:人道、天道、阿修罗道、地狱道、饿鬼道、畜生道等六张。绘画精美,叹为观止!其风格与后来的明清宫廷水陆画极为相似,从中可看出中国传统水陆画一脉相承的发展脉络。

不知从何时开始,传至日本的唐密冥道无遮斋会,其所供诸尊逐渐的演变为只立标位而不悬图像的坛仪。《冥道供(本)》记载了立标的尺寸及图形:长一尺许,广一寸许,厚一分许,铭大书之。其标形如令牌样式。此样式通行于日本佛教寺院法事活动中。笔者自忖,其样式及用途的源头或由中国上古时期祭祀时所用的木主演变而来。

此外,形像事还需悬挂杂曼荼罗,如:冥道供曼荼罗或焰摩五宝曼荼罗等。在《冥道供(本)》中还记载有北中坛以大日如来为中尊的曼荼罗,其曼荼罗由:大日如来、一字金轮、佛眼、四臂不动、诸佛尊部、文殊、弥勒、观音、地藏、十六罗汉四大罗汉、一切声闻缘觉、金刚夜叉等大大明王等诸尊组成。

冥道供图位共有二百余标位,分立于东、西、南、北四坛,其各坛形象标位为:

东坛:波那罗大将众、麽休罗大将众、真特罗大将众、大梵天主众、大自在天众、摩利支天众、圣欢喜天众、灌顶经中一切神王等众、大日经中麽怛哩神等众、仁王经中部鬼神等众、法华经中罗刹女众、般若经中十六善神众、请观音经中讫拿伽罗等五夜叉众、帝释众、八部众、显密教中一切护法众、日曜、月曜、火曜众、柳宿众、觜宿众、参宿众、井宿众、鬼宿众、以及荷道大明神等日本国中诸神祗冥道众等等。总计45个标位。(笔者注:以上排序为笔者按图示将诸神祗大致排列,不识冥道官班次位要求,惟愿不相妨碍,无近窄相,一一位中,广博严净。下同。)

西坛:安陀罗大将众、弥佉罗大将众、和耆罗大将众、护比丘护三归五戒善神王等众、五帝八大诸龙王众、风师雨师众、云师雪师众、雷电霹雳神众、坚牢地神众、罗刹天众、波奈罗等六鬼神众、寿延经中悉萨和等十七鬼神众、叶衣观音经中你罗迦等二十八夜叉众、童子经中旃檀乾达婆并十五鬼神等、招魂经中河伯水宫君众、三十六禽等众、毗卢勒叉天王众、十二宫众、水天、月天、土曜众、罗睺星众、房宿、心宿、尾宿、箕宿、斗宿、牛宿、女宿众、施主先亡众、施主冤债主众、随处地境众、九种饿鬼众、八寒八热诸极率众、八狱者众、诸怨鬼众、一切补缺无名位众、及春日大明神等日本国神祗众等等。总计46个标位。

南坛:因达罗大将众、素兰罗大将众、麽你落大将众、焰摩天众、焰摩后众焰摩七母众、伽毗罗众、金刚密迹众、辩才天女众焰摩妃众、善迦罗王众、金刚善神众、飞行仙众、六齐八王神众、提头赖吒天王众、婆栖野干的众、金曜太白、木曜、水曜众、火天众、氐宿、亢宿、角宿、轸宿、翼宿、张宿、星宿众、地府太山府君众、地府大将军众、地主明王众、地府百司诸官众、地府百官诸吏众、司命君众、司善众、司恶众、司禄君众、大鬼鬼众女众、暗夜神众、死王荼吉尼众、以及利宫大神明众等日本国神祗众等等。总计46个标位。

北坛:照头罗大将众、毗伽罗大将众、金毗罗大将众、焦面大至王众、毗沙门天众、山川岳渎众、广野大力众、大黑神王众、大吉祥天女众、毗卢博叉天王众、伽蓝外护十八善神众妙见菩萨众、风天众、虚宿、危宿、室宿、壁宿、奎宿、娄宿、胃宿众、文曲星武曲星众、廉贞星众、破军星众、贪狼星众、禄存星众、正了大将众、十二月将众、诸婆罗门等、诸毗舍遮毗舍支众、巨门星众、天曹府君众、天曹百司诸官众、天曹百司诸天众、城隍社庙众、过去诸因灵等众、登霞诸圣众、过去灵界遗恨结怨众、先亡久远山川地主乃至旷野诸鬼神主、劫温经中梦多难等七鬼神等、一切亡僧亡尼优婆塞优婆夷众、及一切冥官类诸神祗众等等。总计46个标位。

与中国佛教水陆法会相同的是,冥道无遮斋法传至日本后,其召请部分也加入了当地神祗。在冥道供的东、西、南三坛标位中,除保留了太山府君、城隍社庙、山川岳渎、文曲星、武曲星等原有的中国神祗外,更增加了很多日本本土的神祗,如:荷道大明神、春日大明神等等,这充分显示了冥道无遮斋会(或说是水陆法会)所具有的地域性特点。

3、道场庄严事:即如何布置上述这些器物

《冥道供(本)》记载了布置坛场的方法和事宜:先于净庭上四方引幕,幕中敷满荐,中央立坛,荐上敷布,布上敷茅草,茅草呈右旋。南坛外置前几,几上置阏伽铃杵等,四坛隅间并几前左右立灯台,之后排备祭物,如精米、五谷、菓子等等。立标位,备纸钱币帛、五谷粥、蜡烛、纸幡等等。

法器、供物、形象等都准备布置好了,即可修造冥道无遮斋会斋法了。

二、斋法科仪

《冥道供(本)》第五“行法事”章记载了冥道无遮斋法的科仪纪要,大体如下:

……

房中作法如例,次入堂(四智赞,铙钹,行道三匝……,次忏悔偈

次礼拜(开白,阿奢梨唱云:总礼。助修共礼佛三反起居)

南无归命顶礼摩诃毗卢遮那如来

南无三部界会诸尊圣众

南无二百位之中冥官冥道

次著座,次涂香涂手,次加持香水,次洒净,次拍掌

次弹指(以上二印或不用之,此印辟除鬼类,今则无遮施故也,委如北斗法)

次加持供物,次去垢,次清净,次光泽,甘露,须弥,一字

次启白(在别,次祭文云云。师云:有祭文者,不可启白……,神分等,次唱礼

八叶,佛眼,五大明王,大小,三部。

智师云:此供,上自大日,下至鬼畜,悉赶集影向齐备,是胎曼荼罗也,故今虽依悉地,用胎唱礼。……

次惊觉,次九方便,次发愿,次五大愿

自此助修半心经半尊胜陀罗尼可诵之,不可高声。……

次三部三昧耶,次被甲,次地结,次金刚墙,次道场观

观想地结上金刚墙,内有大海,海中有宝山,山上有师子座,座上有宝莲,莲上有宝楼阁,阁上有无量庄严

次三力,次普通,次观曼荼罗

观想中央位上“阿”字,字变成率都婆,率都婆变成大日如来,大日如来放光照诸尊座位,诸尊影现(其位如标观之,种子三形不用之。图位如斋法并斋文,随一用之);

次治路,次成不动身,次振铃,次奉请

一心奉请毗卢遮那佛(音曲可有之……)

一心奉请阿

一心奉请宝生佛

一心奉请阿弥陀佛

一心奉请释迦牟尼佛

一心奉请世间广大威德自在明佛

一心奉请十方三世一切诸佛

一心奉请十方三世真净法宝

一心奉请文殊师利、菩萨弥勒菩萨

一心奉请普贤菩萨、除盖障菩萨

一心奉请观世音菩萨、得大势菩萨

一心奉请药王菩萨、药上菩萨

一心奉请地藏菩萨、虚空藏菩萨

一心奉请十方尽虚空界一切菩萨摩诃萨

一心奉请大圣四臂不动明王

一心奉请十六罗汉四大罗汉

一心奉请十方尽虚空界一切声闻缘觉

以上阿奢梨皆唱了,次伴僧可取次第

次召请印明(胎大钩召印明也)

惟愿十方三世尽虚空遍法界诸大菩萨摩诃萨,一切贤圣,今日今时,不舍弘愿,为众生故,受弟子等请,降此道场,受今所献供养,今当召请诸天冥道等,惟愿三宝加威护念,使一切冥灵悉皆云集,志心归命常住三宝,常闻佛说,十方世界六道四生,其中所有统领上首,皆是住不思议解脱菩萨,慈悲誓愿,分形布影,在六道中为主为尊为师为友,教化调伏一切众生,悉能令其离苦得乐,是诸圣者各有三明四智,五眼六通,悉知今日施主甲等并心同力,谨依佛教,□(上‘声’字繁体,下‘正’字)渴精诚,运平等心,起大慈悲,拔济之心,奉设无遮广大供养,愿降道场,所献供养,志心归命常住三宝。

住云:以上训读之,余僧不取次第

一心奉请帝释天王,三十三天,八大药叉,降临道场,纳受供养,志心归命,常住三宝(志心归命,常住三宝,音读之)(笔者注:下文每句中“一心奉请”及“降临”句后省)

一心奉请火天大仙,五大仙众,十二火天,四十火神……;

……阎魔法王,死王死后,大黑夜神,七母女天,泰山府君,五道大神,司命狱卒……;

……罗刹大王,三部鬼王,九种鬼神,三类鬼神……;

……水天龙王,八大龙王,五方大龙,二十五部一切龙王……;

……风天大王,风轮毗岚,障散坏等空界地中一切风神……;

……多闻天王,四大天王,八大夜叉,十六神王,乾达婆,富单那,鸠盘荼毗,舍奢毒龙,夜叉罗刹……;

……伊舍那天魔,波旬天,六欲天众,四十住处十一天众……;

……大梵天王,四禅四定,三十六天,五那含天等……;

……地天大王,坚牢善女,大辨功德,二十八部,江海山野,聚落巷陌,宅园井池,伽蓝僧房,土地灶神,草木一切诸神祗等……;

……日天子众,七曜九执,五星七宿,一切曜等……;

……月天子众,二十八宿,十二宫震,百官主宰,大施主,三九合宿,本宫本命,北斗七星,妙见尊星等……;

……一切护法金刚密迹,诸善神众……;

……十二神将,十八善神,大黑天神,呵利帝母,圣欢喜天,四部大将,婆罗门仙,八部众等……;

……护比丘七万二千神王,护三归五戒善神王等……;

……六斋八王,行病鬼王及其眷属……;

……一代五时显密教中护法善神鬼神等……;

……天曹府君,一切天曹有司官属,都官使者及诸部从……;

……地府神君,一切地府有司官属,都官使者及诸部从……;

……地主明王,山川岳渎,城隍社庙一切神众各与眷属……;

……命过僧尼,未解脱者,施主先亡七代久远一切魂灵及无始来冤家债主……;

……旷野大力,焦面大王,无量万亿那由他恒河沙诸饿鬼等各与眷属……;

……二百位之中一切诸天护法,冥官冥众,天神地祗,夜叉鬼神,饿鬼鬼类等,及与各各部类眷属乃至无名位一切鬼神等降临道场,纳受供养,志心归命常住三宝。

山王等意乐神等请之时,此奉请句可加之……

次诸天印明召之

至心奉请  摩诃毗卢遮那,一字金轮,佛眼佛母,普贤文殊,观音弥勒,声闻缘觉,一切贤圣,与诸眷属,降临道场,当就此座,受此微供。

次三部心印明

至心奉请  大梵天王,三十三天,三十三天,护世四王,三光天子,九执大天,二十八宿,三界五愿,一切天众,婆罗门仙,旷野鬼神,山川土地,城隍社庙,一切神等,当国镇主,伊势大神,八幡贺茂,春日住吉,本山守护,山王三圣,赤山明神,一切神等,二百位中,一切冥中,皆悉集此,道场之中,纳受供养。

右劝请词大旨也,随意可劝请之,微音唱之……

次诸天印明召之(禾云:坚实合掌,以二大召之,唵噜迦迦迦迦罗也……

次送车,次请车,次迎请,次辟除从魔

智泉说略辟除,故无遮施故,不除杂类

次示三昧耶(不用辟除者,随不可用之)

次金刚网,次火院,次阏伽(祭文云云)

次华座(印明如例,可想,依此印明功力,各各随尊成莲花四叶荷叶等座,星供等行一尊之时用四叶印,今尊数多故用此观云)

次善来偈(偈讫,诸天冥道各各就座皆悉受用……

次重结大界(禾云:相实法印,此次大斋自今日,谨以依佛教为阿难至于无令乏少,志心归命,常住三宝,印明方言并引用之,次成事业身)

次涂香,次花(此等更非地狱等众生所用,唯为离苦得乐也,谓依此香得五分法身,依此花得七觉功德心也)

次烧香,次饮食,次灯明

蜡烛之间,阿奢梨结诵饮食,灯明二印明各二十一反

伴僧先铙钹颂诸天汉语赞,次铙钹

诸天汉语赞不限遍数,蜡烛消为期……

散供(蜡烛火付即时散之……

次钱币(诵普供养明献之,金界明用之,献宝之时,摩尼普供养相叶故也,是私意乐也……

次普供,次赞(大日、四智、诸天、若五赞)

伴僧诸天汉语赞许诵之……。助修可诵大赞、佛赞、百字、四智、铙钹

次祭文,还珠次读之……祭文自施主许送之,若不送之者,大斋文,诸佛等既受施主一下文,阇梨自读之……

次礼拜……阿阇梨下礼版唱佛名礼之,助修次第礼之,师说立礼版礼之……

南无周遍法界摩诃毗卢遮那如来

南无宝胜如来

南无离怖畏如来

南无广博身如来

南无甘露王如来

南无妙色身如来

南无甘露王如来

南无多宝如来

南无世间广大威德自在明佛

南无十方三世一切诸佛

南无十方三世真净法宝

南无文殊师利菩萨

南无弥勒菩萨

南无普贤菩萨

南无除盖障菩萨

南无观世音菩萨

南无大势至菩萨

南无药王菩萨

南无药上菩萨

南无地藏菩萨

南无虚空藏菩萨

南无大圣四臂不动四大明王

南无护世八天护法众

南无十六罗汉四大罗汉

南无十方尽虚空界一切声闻缘觉

南无二百位中一切诸天护法冥官冥道众

南无圣朝安稳增长宝寿

南无禅定仙院玉体安稳

南无左丞相殿下除病延命御愿圆满

南无殿中安稳诸人快乐

南无无边法界平等利益

一礼了著座,若次根本印明(大日)许可之时,所受法身印五字明也……

次正念诵:大日、地藏、诸天、慈护、吉祥

大日、一字、佛眼、三物总咒、焰摩(太山府君)、冥道、吉祥、慈护

佛慈护真言:没驮昧怛里二合缚日罗二合洛乞叉唅

大吉祥真言:室哩二合泥缚补怛罗二合写扇底俱噜娑缚

次法施

心经(伴僧读之者,梨法华要句等)自我偈等谛缘度五如来名(汉号用之,本体梵号可用之也,大斋文云,各三反称名)。……法施大斋文次,当为称名佛如来吉祥名号云,见佛闻法,住不退地,志心归命,常住三宝,至引用之,兼又三昧耶戒,次可奉受三归五戒并十重……。

法施了,还珠,次祭文,次入三摩地,此根本,次部母,次成事业身

次还珠,次若根本印明,次五供(此次散供,是为案下者所储也……

次普供(此次大斋文,诸佛弟子等既受施主某甲,尽未来际,志心归命,常住三宝用之)

次赞,次阏伽,次振铃,次发愿,次回向方便,次回向(此次烧钱财)

次解界,此次礼佛,次启谢,次奉送(仰右拳弹指三反,明……,次烧钱帛(启谢以前行法未讫蜡烛消了烧之),次三部被甲,次下座礼佛(如初三反,下座),次出堂

厶云:后振铃之后,乍居礼佛一度

次读卷(读卷数置右几,御卷数付杖中坛左足结付之)

厶云:右样,次补阕之由,其词云:

七口僧纲大法师等(可随伴僧数)三个夜之间,致随分之精诚虽劝修,具缚凡夫分段依身故,行法之间难制余念,然者,轻三业互六根,多所犯有误事,仍诵秘密神咒,唱诸尊名号,忏所犯宛补阙

忏悔印真言七反、佛眼真言七反

南无摩诃毗卢遮那宝号七反

南无佛眼部母菩萨宝号七反

南无一字金轮佛顶如来七反

南无金刚轮菩萨七反

南无一切三宝七反

依念秘密真言唱诸尊宝号,成如法如说功德了,抑日来之间降临道场,所随喜善根天神地祗,重奉为法乐庄严威光倍增,总神分般若心经一卷,奉为大师等圣灵普贤行愿成就圆满

南无摩诃毗卢遮那

上从一天君,下至四海民,以此功德故,圆满御愿,成就善根

南无药师琉璃光如来

南无观世音菩萨

仰承伏乞,秘密教主摩诃毗卢遮那如来,二百位中冥官冥道,各还本誓,降临都会道场,纳受无遮广大施,信心大施主息灾延命,恒受快乐,心中御愿,决定成就,可随事。

南无摩诃毗卢遮那

南无佛眼佛母菩萨

南无大圣文殊师利菩萨

南无一切三宝

南无睿山三宝,为法界众生平等利益

南无观世音菩萨,为法成就

南无一字金轮佛顶

南无金刚手菩萨

次五悔,次奉佛布施,先左手取布施,右手以散杖洒水三反,取杵办事明加持之(左转右转各三反),次二手横棒布施唱云

南无恭敬供养二百位中冥官冥道,哀愍纳受,所献供养

诵普供养真言

次火舍奥方置之

次解结,奉送,三部,被甲,下座礼佛

次奉行助修取御卷数传行事

 

烧银钱事:

阿奢梨发谴护身之后,以承仕令取(虽未终法,蜡烛消了,令取之)银钱币帛遣鬼门

次役人立座到鬼门,次可读大斋文奥文

今日施主所有钱财疋帛,悉皆奉上冥官业道百司僚属冤家债主负财负命者,悉愿领受,施主既是凡夫,不识官班次位,不敢分判,奉请地藏菩萨,大慈大悲,令一一圣者各依次第如法吩咐,普令周遍,无令失所。

次心经,烧钱尽即,处世界等唱三归(禾云:以上大斋文文也)

次护身,不顾而归入幕内(用心草云:取火炉置坛端,次承仕取银钱并蜡烛串,阿阇梨得传烧之)

……

冥道供期间,僧众还需奉读《般若心经》三百遍,奉念大日真言三百遍,尊胜陀罗尼一百二十一遍,冥道总真言、佛慈护真言、大吉祥真言各三百遍等。供奉阏伽花水供三个度、五谷调粥供三个度、银钱蜡烛供三个度。

此外,《冥道供(本)》还记载了冥道供中的护摩事,其亦为寿州草堂寺比丘太素所授,为除灾祈福祭灵并押除怨魂神灵之法。

一涂祈福者,穿作团地炉,其阔深者,任力作之。地炉之中,满著炭火,准拟纸钱千贯万贯,兼以名香,请一高行能诵陀罗尼师匠,于地炉踞跪而坐,所诵咒一反。诵时取一个名香,亦取纸钱十千文,以投于火,乃至烧尽十万贯钱,若能有力限三个日及七日,随力作之,其词云:愿某神灵领纳名香兼此钱财,发欢喜心,莫为国家行诸灾祸,作如是言,种种词,临时广略,大心如是。

一领押除怨魂灵者,穿作三角地炉,亦满炭火,其阔深者,任力作之。准拟纸钱并以棘心,其棘心有韩摘等也,请一持咒师匠,于地炉胡跪而坐,取其纸钱兼取棘心,以诵押恶灵神之咒,每一反诵,投于火中,其纸钱十万贯许,棘三五斗许,总烧尽之,其词曰:

汝其神灵,愿取纸钱物,莫动恶心,若动恶心者,以此棘心与汝,不止种种言之,其诵咒师者,事须禁诵之一。其作地炉处者,取一空闲净处,张幕烧炉,勿令风吹火,其诵咒师幕只能感独坐,结界诵之。有见大唐不空三藏入于宫中,每月作如是法,若作大唐俗法,有空地敷席。

关于《冥道供》的科仪,《阿娑缚抄》、《门叶记》、《行林抄》所载诸多《冥道供》大致相同,但也略有细微差别,如:《阿娑缚抄》卷167《冥道供(末)》增加了:念开喉印咒及仪文、念无量威德光明自在胜妙真言、念施甘露水咒印、念毗卢遮那心轮观如海真言及仪文、念发遣解脱印咒等咒语真言。而《行林抄》所载《冥道供》,其坛仪布置与前述《冥道供(本)》又稍微有所不同等等。从中可知,冥道无遮斋法在日本的发展过程和变化不大的损益。

 

四、结语

 

东瀛日本,古来就非常崇尚中华文明,而且也继承了很多有目共睹的中国传统文化。且不论“徐福东渡”“汉倭奴国王印”等等与古代中国源远流长的特殊关系,单说隋唐时期,大批使节、僧侣来到中国学习汉唐文化,将当时世界上最发达的“中华文明”带回日本,唐风所化,朝野共仰。由于日本人恪守规矩甚至达到刻板教条的严谨态度,从而使这个国家较为完整的保存了很多大唐风范和遗存,这一点,无论是从其建筑、服饰、礼仪,还是大唐密教(东密、台密)和禅宗各派的门风作略等,均能让人真切地感受到盛唐恢弘气象的遗韵。

综上所述,唐密冥道无遮斋法是唐密杂曼荼罗传承体系的仪轨,是现今水陆法会仪轨的重要肇源。现存于日本台宗寺院的《冥道供》,是唐密冥道无遮斋会斋法科仪的纪要和记录。由于东瀛人尊重传统,治学严谨的修为和态度,从而使唐代密教冥道无遮斋会的仪轨和内容得到较为完整的保存。虽因法事需要,必须增入其本土神祗等而有稍有损益,但这些都不影响斋法之整体。诸多《冥道供》的纪要和记录,依然是我们研究唐密冥道无遮斋会斋法和水陆法会仪轨的形成与发展,所必须参照和研究的不可多得的重要文献资料。

《冥道供》祭文有云:“盖冥道无遮之缘,运一念而心广,功用少而福大,境离自他之异,故曰无遮。心绝冤亲之念,乃称平等,能行此行,是菩萨行,能运此慈,是如来慈,为诸福之王。在三坛之上者,良由佛所说无量威德自在光明胜妙真言加持之力,能令一食为无量食,又使一财成无量财,一一财食量同法界,普施有情悉充足”。

虽然:一一冥众,皆大日法界身,十方无量众生,亦皆大日法界身。处处总成华藏界,从教何处不毗卢!但众生自力劣弱,无由出者,尚需仗佛慈力而圆成,所以我们还是虔诚的祈愿:

“一佛成道,观见法界,草木国土,悉皆成佛!”(《冥道供(本)》第七行法用意事章)

此亦修造冥道无遮斋法之旨也!

                         (作者系:河北省佛教协会副会长、震旦佛教艺术研究院院长)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