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唐密文化 > 唐密研究 > 正文

巴蜀与敦煌石窟中的“千手千眼大悲变相”的比较研究

本文作者: 5年前 (2013-09-07)

胡文和 四川省社会科学院文学所研究员胡文成 重庆大学外国语学院英语系副教授 提要:千手观音及其…

 

胡文和  四川省社会科学院文学所研究员

胡文成  重庆大学外国语学院英语系副教授

 

提要:千手观音及其变相是中国佛教密宗最重要的造像题材之一。在中国石窟寺中,敦煌石窟中有70幅壁画,莫高窟藏经洞和吐鲁番石窟遗址中还发现一批绢画。巴蜀石窟遗址中也有几十龛窟的同类作品。本文根据唐代来中土的西域(广义)僧人翻译的有关千手观音佛经和造像仪轨,首先述议在巴蜀石窟中,这种题材作为雕刻形式,其造型和构图内容的表现。再与敦煌藏经洞所出绢本画中的造型和构图内容作比较,指出两者同时代的作品,由于地域、民族成分、其文化、宗教信仰等诸多差异,因而在造型和构图内容方面有不同之处。其次,论述千手观音如何由印度教的最高神演变成为佛教密宗的大神,并在中土汉地得到改造。最后,扼要讨论该神像的雕刻作品于中晚唐时期在剑南东、西川石窟遗址中出现和分布的成因。

关键词:千手观音经典  巴蜀图像、造型  敦煌图像、造型  本义、源流探索

 

将《千手千眼观世音经》和《千手千眼观世音仪轨经》以视觉化形式表现出来,中国画史上称之为“千手千眼大悲变相”,简称“千手经变”。该经变中的主像即千手千眼观音。

千手千眼观音,是梵文Sana Srabhujryavalokitesvarah的意译,音译为:沙诃沙罗部惹阿利也缚枳帝湿婆罗。唐代,关于千手观音的经典有四部。(1)伽梵达磨译《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陀罗尼经》一卷。(2)不空译:《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大悲心陀罗尼》一卷。(3)菩提流志译:《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姥陀罗尼身经》一卷。(4)智通译《千眼千臂观世音菩萨陀罗尼神咒经》二卷。通常所说的《千手经》都是上所列(1),与不空和尚的(2)为同本异出。(3)和(4)也是属于同本异译。另外,关于千手观音造像的仪轨经有:不空译的《金刚顶瑜伽千手千眼观自在菩萨修行仪轨经》,[1]等等。

千手观音,及其变相,是中国唐代佛教密宗,也是以后衍化为地方性佛教密教造像的主要题材之一。千手观音像,以及有关的变相,盛唐时期就出现在巴蜀石窟中,例如安岳卧佛院第45号龛。中晚唐、五代,这种题材造像相当流行,例如:安岳千佛寨、圆觉洞、庵堂寺,大足北山佛湾、观音坡,资中北岩(重龙山)、西岩、球溪河月仙洞,邛崃石笋山,丹棱郑山—刘嘴千佛寺,夹江千佛崖,仁寿牛角寨,富顺罗汉洞,荣县千佛崖(基本风化完)。宋代还仍有这种题材的大型作品出现,例如大足宝顶山大佛湾,安岳佛惠洞。

一、佛典中千手千眼释义

观音为什么是千手千眼呢?唐伽梵达摩所译的《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陀罗尼经》说:“观世音重白佛言:我念过去无量亿劫有佛出世,名曰千光静如来,彼佛世尊怜念我故,及为一切诸众生故,说此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陀罗尼。以金色手摩我顶上作如是言:善男子,汝当持此心咒,普为未来恶世一切众生作大利乐。我于是时,始住此地,闻此咒故,超第八地。我时心欢喜故,即发誓言:若我当来堪能利益安乐一切众生者,令我即时生千手千眼具足。发是愿已,应时身上千手千眼,悉皆具足”。[2]

按照佛经中说,千手观音的身份与佛相同。唐智通所译的《千眼千臂观世音菩萨陀罗尼神咒经》卷上说:“尔时观世音菩萨摩诃萨白佛言:世尊,是我前身不可思议福德因缘,今蒙世尊与我授记”。[3]

1.关于千手观音的姿势:

10余部《千手经》《仪轨》记载中,涉及千手观音姿势者有如下3部:

1苏缚罗译《千光眼秘密法经》记载千手观音姿势是“住于莲华台,放大净光明……庄严大悲体,圆光微妙色,跏趺右押左”。[4]

2善无畏译《千手观音造次第法仪轨》所记千手观音姿势为“上首正体身大黄金色,结跏趺坐大宝莲华台上。”[5]

3不空译《摄无碍大悲心曼荼罗仪轨》所云千手观音之姿势是“中有本尊像,号千手千眼……离热住三昧,跏趺右押左”。[6]

三部言及千手观音姿势的《经》《仪轨》均为结跏趺坐式,其余《千手经》《仪轨》未涉及其姿势,这就为人们雕塑绘制结跏趺坐式之外其他姿势的千手观音提供了方便,于是在石窟或寺院中就出现了结跏趺坐式(双足掌外露仰翻)、站立式、善跏趺坐式等不同姿势的千手观音形象。

2.千手观音面数的排列形式:

在《千手经》《仪轨》中,有如下《经》《仪轨》记载了千手观音的面数,其中多面者有的还记载了面的排列形式。

1言及一面者的《经》《仪轨》有:

.智通译《千眼千臂神咒经》云:“次说画像法,谨案梵本,造像皆用白叠(毡),广十肘此土一丈六尺,长二十肘此土三丈二尺。菩萨作檀金色。面有三眼一千臂,一一掌中各有一眼。”又云:“又一本云,此土无好白叠(毡)大者,但取一幅白绢,菩萨身上五尺作两臂……亦得供养,不要千眼千臂,此法亦依梵本,唯菩萨额上更安一眼即得。”[7]

.菩提流志译《千手千眼姥陀罗尼身经》云:“若画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摩诃萨像变者,当用白毡广十肘或二十肘,是菩萨身作阎浮檀金色,面有三眼臂有千手,于千手掌各有一眼”。[8]

2言及十一面者的《经》《仪轨》有:

.苏缚罗译《千光眼秘密法经》云:“画摩尼与愿观自在菩萨像,作慈悲体黄金色,顶有十一面,当前三面作菩萨相,右边三面白牙出上相,左边三面忿怒相,当后一面暴笑相,顶上一面如来相。”[9]

.天息灾译《佛说大乘庄严宝王经》云:“大悲观自在……示现百行臂,其眼亦复然,具足十一面。”[10]

3言及五百面者的《经》《仪轨》有:

.善无畏译《千手观音造次第法仪轨》中说:“其尊之正面天冠上有三重,诸头面之数有五百,当面之左右造两面,右名莲华面,左名金刚面也。”[11]

.不空译《摄无碍大悲心曼荼罗仪轨》中说:“中有本尊像,号千手千眼……顶上五百面,具足眼一千。”[12]

4言及一面乃至千面万面者有刺蜜帝译《大佛顶首楞严经》,该经中说:千手观音“能现众多妙容,能说无边秘密神咒,其中或现一首三首,五首七首九首十一首,如是乃至一百八首千首万首八万四千烁迦罗首”。[13]

日本《秘藏记》云“千手千眼观世音具二十七面,有千手千眼黄金色”[14]

5也有的《经》《仪轨》未言及千手观音面数:

.伽梵达摩译《千手千眼陀罗尼经》中说:“千眼照见,千手护持。”未言具体面数。[15]

.不空译《千手千眼大悲心陀罗尼》中说:“千臂庄严普护持,千眼光明遍观照。”亦未言及面数。[16]

鉴于千手观音的面数在《千手经》《仪轨》中记载不一,故依据这些《经》《仪轨》雕塑绘制的千手观音形象就出现了一面与多面之分。

3.关于千手观音正大手、千手(即小手)及其所结手印和所持法器

《千手经》《仪轨》中是这样说的:

1)伽梵达摩译《千手千眼陀罗尼经》中说:“佛告阿难,若为富饶种种珍宝资具者,当于如意珠手。若为种种不安求安稳者,当于索手。若为腹中诸病,当于宝钵手。若为降伏一切魍魉鬼神者,当于宝剑手。若为降伏一切天魔神者,当于跋折罗手。若为摧伏一切怨敌者,当于金刚杵手。若为一切处怖畏不安者,当于施无畏手。若为荣官益职者,当于宝弓手。若为诸善朋友早相逢者,当于宝箭手。若为身上种种病者,当于杨柳枝手。若为除身上恶障难者,当于白拂手。若为一切善和眷属者,当于胡瓶手。若为辟除一切虎狼豺豹诸恶兽者,当于榜牌手。若为一切时处好离官难者,当于斧钺手。若为男女仆使者,当于玉环手。若为种种功德者,当于白莲手。若为欲得往生十方净土者,当于清莲华手。若为大智慧者,当于宝镜手。若为仙道者,当于五色云手。若为生梵天者,当于军迟(持)手。若为往生诸天宫者,当于红莲华手。若为辟除地方逆贼者,当于宝戟手。若为召呼一切诸天善神者,当于宝螺手。若为使令一切鬼神者,当于髑髅杖手。若为十方诸佛速来授手者,当于数珠手。若为成就一切上妙梵音声者,当于宝铎手。若为口业辞辩巧妙者,当于宝印手。若为生生世世常在佛宫殿中,不处胎藏中受身者,当于化宫殿手。若为多闻广学者,当于宝经手。若为从今身至佛身菩提心常不退转者,当于不退金轮手。若为十方诸佛速来摩顶授记者,当于顶上化佛手。若为果诸谷稼者,当于葡萄手。如是可求之法有其千条,今粗略说少耳”。[17]经中所言有37支手持法器、宝物,5支手结印,实际上共有42支正大手持物或结手印。

2)不空译《千手千眼大悲心陀罗尼》所云持物或结手印之大正手有:甘露手(此为简称,下同)、施无畏印手、日精摩尼手、月精摩尼手、宝弓手、宝箭手、军持手、杨柳枝手、白拂手、宝瓶手、傍牌手、钺斧手、髑髅宝杖手、数珠手、宝剑手、金刚杵手、俱尸铁钩手、锡杖手、白莲华手、青莲华手、紫莲华手、红莲华手、宝镜手、宝印手、顶上化佛手、合掌手、宝箧手、五色云手、宝戟手、宝螺手、如意宝珠手、索手、宝钵手、玉环手、宝铎手、跋折罗手(Vajra,金刚)、羂索手、化佛手、化宫殿手、宝经手、不退转金轮手、蒲萄手。[18]经中所言有38支手持法器、宝物,5支手结印,实际上共有43支正大手持物或结手印。此经与伽梵达摩所译之经为同本异译,故两经中正大手所持法器、宝物和所结手印基本相同,后者仅多出了甘露手。

3)苏缚罗译《千光眼秘密法经》云:“是观自在菩萨为众生故,具足千臂,其眼亦尔。我说彼者其有千条,唯今力略说四十手法,其四十手今分为五。何等为五:一者如来部,二者金刚部,三者摩尼部,四者莲华部,五者羯噜磨部。一部之中各配八手”。“一者息灾法,用佛部尊,所以有化佛手、索手、施无畏手、白拂手、榜排手、钺斧手、戟手、杨柳手。二者调伏法,用金刚部尊,是故有跋折罗手、金刚杵手、宝剑手、宫殿手、金轮手、宝钵手、日摩尼手、月摩尼手。三者增益法,用摩尼部,是故有如意珠手、宝弓手、宝经手、白莲手、青莲手、宝铎手、紫莲手、蒲桃手。四者敬爱,法用莲华部,所以有莲华合掌手、宝镜手、宝印手、玉环手、胡瓶手、军持手、红莲手、锡杖手。五者钩召法,用羯磨部,所以有铁钩手、顶上化佛手、数珠手、宝螺手、宝箭手、宝箧手、髑髅手、五色云手。”[19]合掌手和顶上化佛手各为两支手,故此经所言“四十手法”,实际上也是42支正大手或持物或结手印。

4)在另一部由不空译《摄无碍大悲心曼荼罗仪轨》中也记载了千手观音“身相十百臂,其中采杂宝”,[20]接着列举了40种“杂宝和手印”,与上述(1)(2)(3)所云相比,缺少“傍排手”和“宝铎手”,却多出了“理智入定印”和“宝瓶手”,比(2)所云少了“甘露手”。故实际上仍是43支正大手持物或结手印。

5)菩提流志译《千手千眼姥陀罗尼身经》云:“若画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摩诃萨像变者……其正大手有十八臂,先以二手当心合掌,一手把金刚杵,一手把三戟叉;一手把梵夹,一手执宝印;一手把锡杖,一手掌宝珠;一手把宝轮,一手把开敷莲花;一手把索,一手把杨枝;一手把数珠,一手把澡罐;一手施出甘露,一手施出种种宝雨施之无畏,又以二手当脐右押左仰掌,其余九百八十二手,皆于手中各执种种器杖等印”,“图画其菩萨身,当长五尺而有两臂,依前第五十臂印法亦得供养。不要千手千眼此依梵本,唯菩萨额上复安一眼。”[21]

另外,在般刺蜜帝译《大佛顶首楞严经》云:千手观音有“二臂四臂六臂八臂,十臂十二臂十四十六,十八二十至二十四,如是乃至一百八臂千臂万八万四千母陀罗臂”,[22]却只字不提手中所持之物和所结手印。

从以上《千手经》《轨》记载中可知,千手观音的正大手有24681012141618202224262830……4042……62……72……10乃至84千支。虽说经中记载千手观音“身相十百臂,其中采杂宝”,但实际上仅对具有18404243支正大手者所持之物或所结手印有记载,对具有其他数量正大手的千手观音以及其余的手所持之物或所结手印则未涉及,这就为画师、雕塑师雕塑、绘制千手观音正大手以及其余手所持之物、所结手印留下了丰富的想象空间。

二、巴蜀石窟中千手观音形象造型、图像内容

巴蜀石窟中的千手观音的姿势、面、正大手、千手,以及以千手观音为主像的变相,构图内容又是如何表现的呢?兹述论于下,并与敦煌的同类题材比较分析。

1.邛崃、丹棱、夹江、资中石窟中的千手观音和变相

邛崃石笋山有两窟千手观音造像,为第38号窟,制作年代似应为盛唐后期至中唐(741-821)时期。兹以第3号窟为例论述。该窟为矩形单口窟,高233,宽240,深130厘米,略残,窟内造像100余尊。

该窟正壁上为结跏趺坐于须弥座上的千手观音,近似圆雕,须弥座上有铺帛垂下。这尊千手观音像,脸型丰圆,头戴花蔓,耳佩环珰,身着半臂式天衣;胸前两手施莲华合掌印,脑后有两手高举捧一小化佛,腹部有两手施禅定印,上捧一摩尼珠;其余17双正大手呈牛角形伸出体外各执法器(部份手臂残,法器不存);观音背后的壁上均匀地排列了四圈小手手掌,呈大椭圆形,以象征千手和形成观音的举身光。正壁的两边及左右两壁上为千手观音所领属的28部众(主像1980年代后期被后山大邑县乡民用油漆妆彩)。

部众造像分为三层,形象比较突出的有:右壁上层乘孔雀的金色孔雀王、骑马的摩醯那罗达,中层上身半裸的神母女;左壁上层骑牛的摩醯首罗天,中层的风雨雷电神;以及两壁下层呈对称排列的四大天王和两个36臂的六字咒王。特别引人注目的是该窟右壁下层靠近窟门口处的一个龛中(该龛面积约占右壁的1/4)雕刻的神像。该神像是大黑天(Māhākālā),36臂,面部已坏,头发如火焰状向上飘起;颈部缠着一条大蛇,肩上和胸部悬挂着骷髅串呈又字型排列;手上执的法器仍清楚可见的有:钺(斧?)、矛、箭;其身体左边的阴影里有一妇人形象(图2)。[23]

大黑天,是梵文摩诃迦罗(Māhākālā)的意译,摩诃是梵文“大”的意思,“迦罗”是汉语黑天,梵文战神的意思。该神,佛教显、密二教所说各不相同,密教称为大日如来,是因为他降伏恶魔时显现愤怒药叉王的形象,或有一面8臂,或有38臂,身系人的骷髅以为璎珞,在古印度作为战神、财神、冥府神三位一体受到祭祀。[24]大黑天的形象,降魔时为愤怒相,但施福乐时为爱乐像。

该龛大黑神左边的脚下有一个猪(象?)头人身呈胡跪姿的形象。这个形象仍然名大圣天(Ganesa),或名欢喜天(Ganapatih),又名毗那夜迦(Vināyakah)。[唐]玄应《一切经音义·卷25》中说:毗那夜迦,人身象头。在古印度造像中,大黑神以右脚踏在这个作为婆罗门教神系之一的毗那夜迦(即Ganesa)的身上,后者呈匍伏状(图3)。[25]其实大黑神和毗那夜迦神一样,也是属于婆罗门教神系,被纳入了佛教密宗神系。邛崃石笋山的这个大黑神形象和古印度的大黑神像略有差别。

关于千手观音28部众的形象和名称,据 《千手观音造像次第法仪轨》说:“上首正体身大,黄色,结跏趺坐大宝莲华台上,其华三十二叶,其一一间有诸小叶,以无量百千大摩尼宝为庄严地。一密迹金刚力士,赤红色,具三眼,右持金刚杵,左手拳安腰。二乌刍君茶央俱尸,左手持一股金刚杵,右手拳安腰,八部力士尝迦罗绿色,右手持慧剑,左手三股印作也。三摩醯那罗达,黑赤红色,具三眼嗔怒相也,以三股揭为天冠,及金刚宝以为璎珞,左手持杵,右手把宝盖,内赤外黑色也。四金毗罗陀迦毗罗,白红色,左手把宝弓,右手把宝剑。五婆婆楼那,白红色,左手索,右手安腰。六满善车钵真陀罗,左手金刚轮,右手拳印,红色。七萨遮摩和罗,左手把宝幢,上有凤鸟,右手施愿印。八鸠兰单吒半祗罗,左手金刚锋,右手金刚拳,白红色。九毕婆伽罗王,左手把刀,右手安腰。十应德毗多萨和罗,左手持弓,右手三叉杵箭,色黑黄也。十一梵摩三钵罗,色红白,左手持宝瓶,右手三股杵。十二五部净居炎摩罗,色紫白,左手持炎摩幢,右手女竿。十三释王三十三,色白红,左手安腰,右手持金刚杵。十四大辩功德沙恒那,帝释天王主之女子,大德天女也,多闻天之大妃也,左手把如意珠,紫绀色也,右手金刚剑。十五提头赖吒王,赤红色,又青白色,左手执如意宝玉,色青黄,八角,右手刀。十六神母女等大力众,色如。十七毗楼博叉王,色白,左手执杵,右手把全索,青色。十九毗沙门天王,色绀青,左手持宝塔,右手杵。二十金色孔雀王,身色黄金,左手执宝幢,上有孔雀鸟,细妙色也,说无量妙言。二十一二十八部大仙众者,二十八天神也。伊舍那神以为上首,身色黑赤白也,左手执杵,右手取朱盘器,金刚宝以为璎珞。二十二摩尼跋陀罗,色白红,左手执宝幢,上有如意玉,右手施愿印也。二十三散脂大将弗罗婆,身色赤红,左手执金刚,右手安腰。二十四难陀跋难陀,身色上赤色,左手执赤索,右手剑头各有五龙,下黑青色,左手青索,右手刀;娑伽罗龙伊钵罗,上色赤白,左手执赤龙,右手刀,下色青白,左手白龙也。二十五修罗,所谓大身修罗也,身赤红色,左手持日轮,右手月轮;乾闼婆,左手执歌琴,右手舞印,身色白红色;迦楼罗王,金色两羽具,左手贝,右手执宝螺笛;紧那罗、摩罗伽,此两王形白色,如罗刹女,有二眼乃至三四眼,持诸药器,具足二四六八臂,天冠天衣诸宝珠以为身严。二十六水火雷电神,此四神皆备夫妻;雷者天雷神,电者地电也,此余者水火以为身严。二十七鸠荼王,长鼻嗔怒形也,黑色,左手战火器,右手执索。二十八毗舍,大目嗔怒形,黑赤色,左手火玉也”[26]

《仪轨》中所述“五、婆馺婆楼那,白红色,左手索,右手安腰”,即“婆薮仙”,亦名“婆私仙”、“缚斯仙”,其义是主管宝富财福的神,系“吉祥天女”的兄长。其形象,在胎藏界曼陀罗中居于虚空藏院,裸体仙人形,左手持仙杖,右臂屈半握拳。《仪轨》中所述“十四、大辩世界德沙恒那,帝释天王主之女”,即“吉祥天女”。这一对形象,在上面例举的安岳、大足的“大悲变相”中,除个别的外,都作了表现。

石笋山第8号窟的图像内容也是“大悲变相”,窟为矩形单口窟,高245,宽250,深175厘米,略残,造像120余尊。其造像内容和时代与第3号窟完全相同,只是主像千手观音作游戏坐姿,在巴蜀石窟中,仅此一例(图1)。

丹棱县中隆乡郑山千佛寺第40号千手观音变相龛,建造于盛、中唐(741820)。该龛为双叠室方口龛,龛高140,宽132,全深100厘米。内龛龛门楣上有浅浮雕的卷草纹,龛门左右上方各装饰一雀替。

龛正壁为高浮雕的主像千手观音,呈结跏趺坐姿,坐身高100米;其宝座为束腰须弥座,通高125厘米。观音头面部在“文革”中被打坏,头部上方飘出一朵祥云,上面趺坐一小佛像;其颈下佩短璎珞,身着半臂式天衣,左肩至右腰部斜披络腋,小腹向外突出。观音胸前两手作合十,腹部两手施禅定印。其余身体左右侧的正大手共36支,以立体雕刻形式表现,可惜在“文革”中受到严重破坏,现在能见到的法器只有日、月轮,跋折罗(金刚杵,Vajra)、弓。观音身后椭圆形的举身光中均匀地排列了三圈小手。

龛的左右壁上各分五层排列神众,这些神众都在云朵中。左壁从内至外:第一层为电母、风神。第2层,一神像半跏趺坐在象背上;4个站立的神像。第3层,两个上下排列趺坐在莲台上的6臂如意轮观音;3个站立的神像,中者为女像,体有4臂乘孔雀的金色孔雀王。第4层为站立的3个神像。第5层为25个站立的神像;两个力士。右壁从内至外:第一层为雷神、雨神。第2层,一半跏趺坐在狮背上的神像。三面六臂的阿修罗和3个站立的神像。第3层,两个上下排列的6臂如意轮观音;3个站立的神像;骑牛的摩醯首罗天。第4层,3个站立的神像。第五层,20个站立的神像;两个力士。在龛左右门楣下方各雕刻一六字咒王(头部均打毁)。[27]这龛大悲变相中没有表现婆薮仙和吉祥天女(图4、图5)。

与郑山千佛寺隔着一条深山沟的刘嘴千佛寺,也有两龛建造于中唐的大悲变相,分别为第3445号龛(主像均被毁于“文革”中)。两龛的规模、构图、造像内容、尊数与郑山第40号龛基本相似。[28]

夹江千佛崖有两龛建造于盛、中唐的大悲变相,分别为第8384号龛。

83号龛,方形单口龛,高139,宽119,深53厘米,龛门左右上方加雀替,造像少部份损毁。主像千手观音呈善趺坐姿坐于金刚座上,其身体左右两侧的正大手各为18只,均为高浮雕,呈牛角形伸出体外排列,其中向前伸出体外的11支正大手受到程度不同的人为毁坏。观音身后的大椭圆形身光中均匀地排列了两圈小手掌。在观音座前两侧表现呈站姿的婆薮仙和吉祥天女(头部不存)。其余千手观音的部众等造像共计100余尊,分布在龛的左右两壁上(图6)。

84号龛在上龛的正下方,规模、构图内容、主像形象造均相同于第83号龛,只是观音的部众被分布在龛左右壁上相互隔开的云朵中。

资中重龙山(又称名北岩)第113号窟系晚唐(820907)建造的大悲变相窟。该窟为矩形单口窟,高390,宽420,深185厘米,窟额为屋形单檐式,浅浮雕C字形植物纹,窟门楣略作帷幕形,也浅浮雕C字形植物纹。该窟正壁上为高浮雕呈善跏趺坐姿的千手观音,坐高370厘米;头戴高宝冠,身着半臂式天衣;胸前伸出体外的双手已毁,小腹部双手施禅定印,置于双膝上的手各执一串数珠,脑后双手捧一小坐佛;其身体左右侧各有18支正大手呈车轮幅条形对称排列在大椭圆形的举身光中,并均匀排列了两圈小手。观音的正大手,所执的法器和其他明显可见的物具有:日、月轮、小化佛、舍利塔、弓、钺、贝(海螺)、镜、长矛、短戟、钵、跋折罗(金刚,Vajra)、有面具的盾、瓶、数珠、等等(图7、图8)。

窟中所表现的千手观音的部众,特征比较明显的有:左边上层是日光、月光菩萨,风、雷、雨、电神以及十方诸佛;右边上层的神像风化。第2层:从左到右边围绕观音背光的神像是天龙八部。在第3层;背光左右两边应是摩醯首罗天和那罗延天,但因其坐骑头部损坏不能确指。该层左边靠窟门口处有一猪头形象的神,为毗那夜迦天。第4层:在观音宝座左右下方分别为婆薮仙、吉祥天女、四天王(呈坐姿)。在窟门楣左右下方为头戴蛇冠的六字咒王。[29]

资中西岩第45号窟,无顶壁,高670,宽650,深360厘米。窟内圆雕千手观音像,观音呈善跏趺坐姿,坐高670厘米(宝座高70厘米),其身躯、头面在“文革”中被炸掉,但身体左右两边圆雕的32支正大手和所执的法器大部份还保存完好。该窟像当建造于晚唐或五代前期。

2.安岳石窟中的千手观音和变相

安岳卧佛沟第46号经窟窟门外第45号龛的千手观音,呈立姿,像高135厘米,为盛唐时期的作品。[30]这尊观音为611面千手观音。其11面分四层排列。下面第一层为3面,正面为慈面,前额中部有一竖立的眼,左面为忿怒面,右面不详;第2层排列4面(已毁);第3层也排列4面(已毁),观音丰乳细腰,上身着半臂式天衣,里面未着小衣,上半身几乎全裸,颈部下面有一圈短璎珞;下身着羊肠大裙,裙纹呈小圆弧阶梯状。观音体有圆润光洁的6臂(6臂和11面在“文革”中受到不同程度的破环),臂上部有叶纹(臂钏)装饰,手腕均有两道腕钏,观音的形象为巴蜀石窟盛唐菩萨造型之一。[31]其中部两手作莲华合掌印;上左手执七角形法轮,下左手施与愿印,掌中有铜钱落下,下有一穷叟用口袋接钱;上右手执铃铎(?),下右手施降魔印,下有一恶鬼(夜叉?)作惧怕状。观音赤足站立在3层仰莲瓣莲台上,形体为高浮雕,其身后的岩壁上有阴刻的千手掌,每手掌中各有一眼。

敦煌石室中曾出有一幅811面观音的绢画。[32]画中,观音正面为慈面,上唇两边和下颏有蝌蚪纹的胡须,第2层排列5面,第3层排列4面,第4层为一面,均作慈面。观音呈结跏趺坐姿坐于莲台上,莲台下为胡床。观音斜披络腋,腹部置一化佛趺坐像。其体有8臂:上左右手分执日、月轮,月轮中有三足乌(?)。次左右手分执梵箧和净水瓶。中间双手作灭恶趣印势。下左右双手分别作印势和执数珠。

这尊811面观音的身后有宝珠形背光,内层为火焰纹和其他花纹装饰,披帛从观音的双肩飘下绕成对称的S形。其眷属分为七层对称排列。最上层,左右两边分别为北方毗沙门天王、南方毗楼博叉天王。第2层两边分别为两个头戴花蔓的菩萨。第5层:左边为秃头面有浓密胡须的婆薮仙(VasuVasistha),右为功德天女(Mahasrilaksmi),或为大辩才天女(因无榜题)?第6层左右各为一面二臂的金刚(或为明王?)。绢画的最下层:从左至右:浮在云上的宝盒、背驮摩尼火珠的马、身着甲胄双手合十的武将、米字形的法轮、身着大袖服饰呈跪姿的妇人、乘在云上的白象、浮在云上的摩尼火珠。该尊观音造型和内容构图与安岳卧佛沟的截然不相同,但却与敦煌石室中所出的一幅后晋天福8年(943)的千手千眼观音菩萨绢画内容极为相似(下面将要述及)。敦煌的118臂观音的表现是曼荼罗的形式,与《经》和《仪轨》有密切的关系。

安岳圆觉洞第21号千手观音龛,建造于五代前蜀时期(907925)。龛高150,宽180,深90厘米。龛中主像为千手观音,呈善跏趺坐姿,坐于双层莲瓣莲台上,座高120厘米。观音面大部分毁,但三眼仍可见;其正大手有42支(现存24支),胸前两手作莲华合掌印,其上两手捧一小化佛于宝冠顶部,腹部两手施定印捧一钵,其下两手置于膝上,右手持数珠,左手执金刚圈(Vajra)。观音身体左边的正大手,可以辨认出的法器和印势有:日轮(?)、宝篮、与愿印(掌心中有铜钱落下);右边的有:月轮(?)、盾牌、羂索、印势(不明确)。

观音莲台宝座左右两边分别是两个呈蹲跪姿作乞求施舍的穷人。正壁与左右壁交接处分别站立婆薮仙和吉祥天女。婆薮仙着胡服、胡人形象、跣足;吉祥天女头梳抛家髻,身着圆领大袖襦裙,为唐代妇人形象。

这尊观音除了42支正大手外,在身后的大宝珠形火焰纹背光中,没有雕刻象征千手的小手,龛左右壁两边除供养人外,也没有雕刻千手观音的眷属和其他菩萨[33]

这龛的主像和卧佛沟第45号龛的切然不同,构图也不相同,但都着重突出主像千手观音。安岳圆觉洞第26号千手观音龛,建造于五代(907965)。龛高170,宽220,深110厘米,主像千手观音坐高120厘米。观音呈善跏趺坐姿坐于金刚座上,头戴高宝冠,冠左右卷草纹呈对称,前额无第三支眼。观音的正大手有42支(现存和能辨认的有24支)。其胸部双手合十,腹部两手施弥陀定印,下左右两手分置于膝上,各持数珠和金刚圈(Vajra),上两手捧一小坐佛于冠顶上。其余正大手所执法器和物具可辨认的有:趺坐的化佛(菩萨?)、莲蕾、坐菩萨(?)、摩尼珠、盾牌、羂索。金刚座两侧也有呈跪蹲姿求施舍的穷叟和饿鬼。观音身后的火焰纹宝珠形背光中没有雕刻小手。这幅千手观音,独特的地方在于:护卫的天王和力士,以半身的形式表现在观音宝座下方,或双手合十,或以手抬宝座,使得画面特别生动。[34]

安岳庵堂寺第4号千手观音龛,建造于前蜀武成2年(909),龛高140,宽210,深80厘米。[35]龛内正壁主像为千手观音,呈善跏趺坐姿,其造型与圆觉洞第21号龛的几乎完全相同。观音身体左右两侧各有16支手臂,大多损坏;其身后有莲瓣形举身光,内中均匀排 列了三圈小手;金刚座的左右两端各有一个呈跪姿作乞求的形象。正壁左右两边的造像分为3层。第一层,各刻一朵云彩,上面分别趺坐五佛,合为十方诸佛;第2层,各刻一朵云彩,上面分别站三像,因风化,形象身份难以辨认。第3层,左右各刻一六字咒王。

上述千手观音,除卧佛沟的外,造型基本相同,正大手为42支、或40支;两龛未表现小手,一龛表现有;均未表现部众和眷属,但主像造型与《经》和《仪轨》所述相符合。

此外,安岳千佛寨还有两龛晚唐的千手观音,第75号和95号龛,两龛中的千手观音身体左右两侧的32支正大手作车轮辐条形排列,后者的在“文革”中受到严重破坏。安岳三磊寺有“咸通十五年”(应为乾符元年,874)“结社”造“大悲变相”龛,龛中主像千手观音造型与圆觉洞第21号龛中的相同。

3.大足石窟中的千手观音和变相

大足圣水寺第3号千手观音像龛,为平顶双叠室龛,外龛高200,宽238,深22厘米,内龛高157,宽174,深46厘米,建造于中晚唐。[36]龛内主像千手观音坐高63厘米,呈结跏趺坐姿坐于3层仰莲瓣莲台上,莲台下为束腰须弥座。观音头戴花蔓式宝冠,身着半臂式天衣,袒胸饰璎珞;胸部两手合十,腹部两手施弥陀定印,上两手分托日、月轮,肩上两手上举捧一化佛;其余正大手从其身体左右两边伸出,各16支,所执法器以及施的印势各不相同。观音背后的火焰形举身光中均匀地排列了4圈小手。

内龛正壁与左右壁交接处各排列三层造像。右边上层为乘牛的摩醯首罗天,中层为诃利帝母,下层为二天王和一捧物的供养菩萨(?)。左边上层为金色孔雀王,中层为乘在云上的菩萨形象,下层为2天王和婆薮仙。婆薮仙跣足,着胡服,面有胡须。外龛左右龛楣上各开有3个小方龛,上两个小方龛内各有2呈站姿的菩萨,下面的方龛内各有一尊三面六臂的明王。该龛内表现了千手观音的某些部众和眷属。

大足北山第9号千手观音窟,建造于晚唐乾宁年间(894897)。窟高290,宽270,深142厘米。主像千手观音善跏趺坐于金刚座上。观音头戴高宝冠,身着半臂式天衣,胸前双手合十,腹下两手施禅定印,肩上两手捧一化佛于冠顶;其身体左右两侧的正大手各有18只,分执水罐、铃铎、盾牌、羂索、宝篮、玉印等法器,以及施各种印势。观音金刚座左侧下圆雕一饿鬼(头残),呈胡跪姿,手捧一碗作乞食状;金刚座左侧下圆雕一老者,瘦骨嶙峋,捧一口袋作施物状。龛右壁底层,内侧的形象为婆薮仙,高鼻深目,面有长须,赤膊,左手扶杖,右手侧上举,裸小腿赤足;左壁底层内侧像应为功德天女(已风化)。

该龛的左右两壁上均浮雕有11组图,分4层排列,每层两组。左壁上层:内侧为五佛;外侧3像,中为雷神(羊头人身),右上方为云神。中层:内侧为金色孔雀王,外侧为文殊菩萨。下层:内侧为一菩萨2侍者;外侧为2天王,左像执弓箭,右像持金刚杵(Vajra)。右壁上层:内侧为五佛,外侧为手持风袋的风伯。中层:内侧为三面六臂骑在牛背上的摩醯首罗天,外侧为乘白象的普贤。下层:内外侧分别为一菩萨2侍者和2天王(图10-图12,图14、图15)。[37]

大足北山第273号千手观音龛,建造于五代。龛高151,宽110,深71厘米。主像为千手观音,善跏趺坐于金刚座上,观音头戴高花冠,身着半臂式天衣,胸部密饰璎珞。观音的正大手有40支,胸前两手合十,腹部两手施弥陀定印,置于膝上的两手,左执金刚圈,右持数珠;颈后两手捧举一坐佛于冠顶上。其身体左边的正大手所持法器和手印从上至下为:已毁、小坐佛、尘拂(麈尾、柳枝?)、月轮、俱缘果、莲蕾、髑髅杖、莲钵、已毁、带耳水罐、宝篮、与愿印;身体右边的正大手所持法器和印势为:羂索、日轮、已毁、佛塔(单层,窣堵波)、已毁、已毁、已毁、莲蕾、已毁、经卷、已毁、莲蕾、三股戟、跋折罗(Vajra、金刚)、已毁、与愿印。该观音的火焰纹举身光中没有排列小手。主像金刚座两端,各胡跪一饿鬼,左像(头残)捧盘,右像持袋,仰面向菩萨作求施舍状。龛左壁下方近门处,立一捧盘的女像,为吉祥天女。右壁近门处,为高鼻深目,衣饰胡服的婆薮仙(头顶略残),其左手执杖,右手握一串数珠,身高45,肩宽13厘米(图13、图18)。[38]

这尊千手观音的造型,安岳圆觉洞第21号龛中的,其宝冠、脸形、正大手的排列、所执法器、印势、宝座等,颇有些与前者相似,只是前者没有呈半身造型的天王和力士。[39]

北山另有第60218235243号为千手观音像龛,均建造于五代,构图内容与第273号龛相似,完好程度不及后者。[40]另第288号龛原为建造于北宋大观元年(1107)的千手观音龛,[明]嘉靖时(15221566)主像被毁改造他像。又,北山营盘坡第10号窟为晚唐建造的千手观音像窟;观音坡第27号为五代建造的千手观音像窟。[41]

大足宝顶大佛湾第8号千手千眼观音像龛,凿造于宋代(后代重修)。龛高720,图像宽1250厘米,岩壁面积88平方米。龛正壁的主像为千手千眼观音菩萨,面北,结跏趺坐于莲台上,台下为金刚座,有两天王(半身)分别于两侧捧座。观音头戴宝冠,宝冠上分4层排列小佛像,这是以另一种形式表现多面千手观音的造型。

观音坐高300厘米,前额中部有一竖眼,胸前双手合十,腹部两手施阿弥陀定印,其下两手施禅定印;又,合十双手两旁伸出的正大手手掌已损坏;宝冠面上两只正大手结大日如来剑印,其上两只正大手捧一小坐佛;身体左右两侧的正大手各有25支;其余的小手密密分布在岩壁上,共有1007只,手心向外的掌中均刻一眼睛,分别执各种器物、建筑、植物,(图38)。

观音的左侧,立一男像,头戴五梁冠,身着袍服,双手执笏(图39)。男像左边立一妇人,头顶猪首(象首?);猪首妇人在左侧下是一老者,仰面蹲跪,手捧口袋,作乞求施舍状。观音的右侧立一女像,双手拱揖;女像右边立一妇人,头顶象首(图40);象首妇人右侧下跪一饿鬼,捧碗作乞求施舍状。[42]

观音左右侧男像和女像分别名婆薮仙和吉祥天女。婆薮仙在唐、五代巴蜀千手观音变中较常见(见前述)。吉祥天女,原是婆罗门教的神,后来被纳入了佛教密宗神系。据说她的父亲是般支迦(Pāncika),母亲是鬼子母(Hārītī);为毗沙门天之妹,功德成就,于众生有大功德,但没有确实的经轨说明。《大疏演奥钞》卷15中说:“千手观音十八部众释(定深记)云:次言功德者,吉祥天女也。梵曰摩诃室利(Mahāsri),言摩诃者大也,室利有二义,一者功德,二者吉祥”。吉祥天女的形象,《陀罗尼集经》卷10《功德天品》中说:“其功德天像,身端正,赤白色;二臂画作种种璎珞、环钏、天衣、宝冠。天女左手持如意,右手施咒无畏,宣台上坐,左边画梵摩天,右边画帝释,如散花供养天女”。供养这个天女的好处,不空译的《佛说大吉祥天女十二名号经》中说:“知此大吉祥天女十二名号,能受持读诵、吉祥、莲华、严饰、具财、白色、大名称、莲华眼、大光曜、施食者、施饮者、宝光大吉祥。此大吉祥能除贫穷,一切不祥,所有愿求,皆有圆满。”

在婆薮仙和吉祥天女左右侧的头顶猪首和象首的妇人形象,身份是毗那夜迦天(Vināyakah),[43]应,又名大圣欢喜天(Ganesa),[44]应为夫妇两身相抱象头人身的形象。男天者是大自在天的长子,为暴害娑婆世界的大荒神。女天是观音化现,与男天抱着,得其欢心,以镇服其凶暴,因此名称欢喜天。《毗那夜迦含光仪轨》中说:毗那夜迦有多种,或似人天,或似婆罗门,或现男女端正容貌。其现示象头是譬喻意思,意即如象王虽有嗔恚能力,但能驯伏于随养育者和调御师;毗那夜迦亦是如此,尽管现象头身,亦能皈依佛,所以现示象头。

毗那夜迦天的形象有:一为双身抱合的像。不空译的《大圣天欢喜双身毗那夜迦法》中说:夫妇二天,令相抱立,二天俱象头人身;但男天面系女天右肩,而令视女天背;或者女天面系男天右肩,而令视男天背,足踵都露现出来;男天头无华蔓,肩着赤色袈裟;女天头有华蔓,而不着袈裟。一为二天身相抱正立,双象头人身;其左天着天华冠,鼻牙短,其目亦细,着赤色袈裟福田相衣,身赤白色。右天面目不慈,鼻长目广,不着天冠及福田衣,身赤黄色,唯以黑色衣而缠其颈肩;此天以面相着前天女面,作爱着相。但在《含光仪轨》的注释中又说:男天、女天,一为猪头,一为象头,二身各自胡跪。[45]〔宋〕法云《翻译名义集》卷6中说:频那(即毗那)是猪头,夜迦是象鼻。宝顶的猪头和象头者却均为女像,与《仪轨》不合。

安岳护龙乡佛惠洞也有一龛,类似宝顶千手观音造型,只是规模略小于后者,凿造的时代有可能晚于宝顶的。该龛左右壁早已毁坏,年代应为南宋中后期。正壁上有一尊高浮雕的千手观音,呈结跏趺坐姿,坐高170厘米,趺坐的莲台高55厘米。观音原为多面,但因“文革”中面部被打坏,不能确定。其正大手,胸前的两手合十,腹部双手施印势(这4支手有3支被打坏),头顶上方有3支正大手并排施与愿印,其上方正中有两支手结大日如来剑印,并托起一小坐佛;身体右侧的正大手能确数的有25支,左边的因有毁坏,不能确认。观音的身后有桃形的举身光,底部至背光顶部高350厘米,中部宽300厘米,内中错综布满浮雕的小手,执各种法器,其中以建筑物居多。视觉化最明显的是左右两边呈对称的七层窣堵波(Stūpa),均高50厘米,最底层开一小龛,内中趺坐佛像。[46]

在敦煌壁画中有与大足宝顶和安岳佛惠洞类似的作品,但略有差异。

敦煌安西榆林窟西夏开凿的第3窟东壁南侧绘制的51面千手观音,该观音有62只正大手和数目不详的小手,它们所持之物和手托诸行业的场面,按类可分为人物(含佛教和世俗人物)、植物、动物、建筑、交通工具、生产工具、乐器、量器、宝物、兵器,等等(图2·37)。

4.巴蜀石窟中千手观音变相图像类型

邛崃、丹棱、夹江、资中、安岳、大足石窟遗址中的大悲变相,图像画面各自绚丽多彩,没有一幅是重复的,而且其主尊千千观音的造型都不尽相同或相似,换言之,不像其他佛像那样呈模式化。观音的姿态,或呈立姿、或呈趺坐姿、或呈舒相坐姿、或呈善跏趺坐姿;宝座造型也各具特征。呈立姿造型的千手观音仅见于安岳卧佛院第45号龛(前文已述)。兹将呈其他姿态的千手观音造型分为ABCD四型列表比对如下:

巴蜀石窟中千手观音图像类型表

石窟

遗址

龛窟号数

时代

主像形象造型

部众配置

类型

备注

邛崃石笋山

3

天宝至大历年间

(742779)

主像单面呈趺坐姿,花蔓宝冠,身体左右侧各出21支正大手,合为42支;小手分四排列在身后椭圆形背光中;宝座为有铺帛的须弥座

28部众分3层排列在窟左右壁上,右边上层可见骑马的那罗延天;下层可见大黑天王、毗那夜迦天,毗沙门天王(左手托塔)

A

该窟原保存较好,石质有轻微风化,主像被乡民用油漆重妆,正大手多损毁

丹棱郑山千佛寺

40

天宝年间(741755)

主像头面部人为损毁,身体左右侧各出21支正大手,合为42支;呈趺坐姿;小手分两圈排列在身后圆形背光中;宝座为有铺帛的须弥座,座下部为叠涩六边型台座,中间夹覆莲瓣莲台

28部众分4层排列在窟左右壁上,每组图像下面都托有祥云;左右最下层为一组,形象众多

A

该窟原保存较好,“文革”中主像头面和正大手受到人为破坏

大足圣水寺(原属安岳)

3

中唐

(760820)

主像单面呈趺坐姿,花蔓宝冠,身体左右侧各出21支正大手,合为42支;小手分三圈排列在身后竖椭圆形的举身光中;宝座上层为三层仰莲莲台;下层为八角形基座,上层装饰华绳珠网,中层每面开有矩形小龛

部众(不足28位数)分3层排列在龛左右壁上;左右上层分别为乘孔雀的金色孔雀王,乘牛的摩醯首罗天;下层左右分别为呈立姿的2天王;龛门楣下部各有一尊三面六臂的六字咒王

A

造像有少部份风化,从龛的右壁有一道宽810厘米裂缝曲折延至正壁右边下部

邛崃石笋山

8

天宝至大历年间

(742779)

主像面部损毁,花蔓宝冠,呈左舒相坐姿;身体左右侧各出21支正大手,合为42支正大手,宝座为有铺帛的须弥座;小手分四圈排列在观音身后椭圆形背光中

28部众分3层排列在窟左右壁上,每组图像与同处第3号窟的都基本相同;窟右壁下层仍可见大黑天王形象

B

该窟主像面部与正大手在“文革”中受到人为破坏;部份造像石质有风化剥蚀

夹江千佛崖

83

中唐(760820

主像脸形椭圆,头戴高花冠;身体左右侧各出21支正大手,合为42支,小手分两圈排列在身后桃形举身光中。观音呈善跏趺坐姿,宝座为金刚座

28部众分4层排列在龛左右壁上,每组图像都有祥云围绕

C

主像头、面部保存完好,正大手大多毁于“文革”中

资中重龙山

113

晚唐大中-咸通年间(847873

主像脸形长圆,头戴筒状高花冠;呈善跏趺坐姿,宝座为金刚座;身体左右侧各有21支正大手呈车轮辐条排列在其身后的椭圆形背光中,另有一圈小手排列在背光外层

28部众分6层排列在窟左右壁上,每组图像下面没有祥云。在左右壁下层各雕刻有呈对称的六字咒王、2天王

C

主像头、面部、正大手及所持法器保存基本完好

大足北山佛湾

9

晚唐乾宁年间(894897

主像脸形长圆,头戴高花冠,冠正面有一小坐佛。观音呈善跏趺坐姿,宝座为金刚座;身体左右侧各有21支正大手,合为42支,另有一圈小手排列在身后

28部众分4层排列在龛左右壁上,下层右、左分别立有婆薮仙、吉祥天女;金刚座左右两端各有一呈胡跪姿作乞讨

C

该窟造像保存较为完整

大足北山佛湾

243

天复元年(907

主像头面部自然风化剥蚀,原应戴筒状高花冠;呈善跏趺坐姿,宝座为金刚座,中部呈束腰叠涩形;身体左右侧各有21支正大手伸出体外,手执各种法器;身后的桃形身光中无小手

中龛正壁左右壁两端下层分别雕刻婆薮仙、吉祥天女;前者作颏下有山羊胡须,赤祼小腿执杖而立的婆罗门老者形象

C

有“天复元年”的造像题刻,主像保存状况基本完整;与之造型基本相同的同时代观音为北山佛湾第218235号龛

大足北山佛湾

273

前、后蜀(907965)

主像面相长圆颐耳,头戴筒状高花冠;呈善跏坐姿,宝座为金刚座,中部呈束腰叠涩形;身体左右侧各伸出21支正大手,合为42支,有两支正大手在腹前施弥陀定印;身后桃形身光中没有排列小手

龛左右壁上没有雕刻28部众。在观音金刚座左右两端下部分别雕刻作乞讨状的饿鬼、穷叟。龛左右壁下部分别雕刻吉祥天女、婆薮仙;后者为一手执杖的婆罗门老者形象

C

该龛是北山佛湾保存得完整的一龛五代千手观音造像

大足宝顶山大佛湾

8

南宗绍兴时期(11311162

主像宝冠上小佛排列四层超过52尊;观音面相方圆,额中部有一眼;呈趺坐姿,宝座上为金刚座,下为仰莲座,有半身力士托座。观音身体左右侧各有21支正大手曲肘贴于岩壁上未伸出体外,合为42支。在观音身后岩壁上雕刻千支各执法器的小手

龛左右壁上没有雕刻28部众。在观音金刚座左右两端分别雕刻有作乞讨状的穷叟、饿鬼。主像观音左右侧分别雕刻身着宋代官员、命妇服饰的婆薮仙、吉祥天女;头顶象首身着宋代妇女服饰的毗那夜迦天神像

D

该龛的凿造年代,笔者的论证是南宋绍兴时期(11311162

 

上表所例举的几种类型的千手观音只是巴蜀石窟遗址中众多大悲变相的代表作品,这有助于我们鉴别其他无纪年题刻变相的图像内容,并断定其大致凿造年代。尽管巴蜀石窟中千手观音变相图像内容已是够丰富多彩了,但似乎还不能满足信徒祈祷愿望和感官欣赏的需要,于是雕刻师也不再拘泥于仪轨,而是推陈出新——以雕刻形式将千手观音的正大手予以人形化。

5.千手观音正大手人形化变相

表现在大足宋代石窟中,有三处:一为北山佛湾第180号窟;一为石门山第6号窟;一为妙高山第4号窟。

北山佛湾第180号窟凿造于北宋政和6年(1116)。该窟正壁上主像为呈游戏坐姿的水月观音;窟左右壁分别雕刻6尊呈立姿的观音(靠窟门的观音风化损毁),各以左右手执不同的法器。该窟题材内容最初被定名为“十三面观音变相”,其后又被定名为“观音变相图”。[47]

石门山第6号窟凿造于南宋绍兴11年(1141)。该窟正壁雕刻西方三圣(中为阿弥陀佛,其左右侧分别为观音、大势至菩萨);窟左右壁上分别雕刻5尊呈立姿的观音,各以左右手执不同法器。该窟题材内容最初被名为“十一面观音”,与“北山之十二面观音为菩萨变者”,其后,又被定名为“西方三圣和十圣观音”。[48]

妙高山第4号窟凿造于南宋绍兴前期(11311146)。该窟正壁上雕刻西方三圣,窟左右壁上分别雕刻5尊呈立姿的观音,各以双手执不同法器。该窟内容最初定名,以及其后的定名,都与石门山第6号窟的相同。[49]

关于这三窟造像的异同。北山的凿造于北宋后期,主像为呈游戏坐姿的观音,窟左右壁上的观音有12尊。石门山和妙高山的均凿造于南宋绍兴前期(11311146),正壁上的主像都为西方三圣,窟左右壁上的观音都为10尊。笔者经过多年实地考察并结合佛典研究认为,三窟造像内容的最大亮点就在于窟左右壁上的众观音像。尽管它们的形象造型,衣饰特征有所差异,但其双手所执的法器却基本相同,而且应该是出自同一部佛典——[唐]不空译的《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大悲心陀罗尼》(简称《大悲心陀罗尼》)。[50]兹分别将三处窟中各尊观音双手所执法器与该经仪轨有关千手观音正大手所执法器和名号列表对比如下(窟左右壁的观音以正壁主像方位定位,顺序从里至外):

1、石门山第6号窟观音与《大悲心陀罗尼》仪轨对照表

观音位置

观音左右手所执法器

《大悲心陀罗尼》中观音正大手名号序号

 

1

左手握一镯(玉环),右手提宝瓶

17)若为男女及诸仆使者,当于玉环手;(14)若为一切善和眷属者,当于宝瓶手

题刻风化

2

左手于胸前施印,右手提盛花和铜钱的竹篮

 

题刻“造宝篮手观音一尊”

3

右手在胸前捧一箧经书,左手拈住系箧的花带

37)若为聪明多闻广学者,当于宝经手

题刻“镌此观音菩萨一尊”

4

左手于腹前执宝扇,右手垂体侧,手心向外作接引状

6)若为一切饥渴有情及诸饿鬼得清凉者,当于甘露手

题刻“发心造观音菩萨一尊”

5

左手在腹部捧一莲状钵,右手于胸前持杨柳枝

3)若为腹中诸病苦者,当于宝钵手;(2)若为身上种种病难者,当于杨柳枝手

题刻“造甘露玉观者一位”

1

左手执一柄花蕊内有摩尼如意的莲花,右手拈住一段披帛

1)若为富饶种种功德资具者,当于如意宝珠手

题刻“□(镌)造圣容……辛酉岁”

2

左手于胸前执一圆镜,右手拈住镜纽系带

20)若为成就广大智惠者,当于宝镜手

题刻“造上件宝镜手观音一位”

3

左手于胸前执一柄莲花,右手拈住一段披帛

18)若为种种功德者,当于白莲华手;(19)若为求生十方诸佛者,当于青莲华手;(21)若为面见一切十方诸佛者,当于紫莲华手

题刻“镌造莲花手观音一尊”

4

左手举于胸前施印势,右手腕以下残(原应持如意轮)

38)若为从今身至佛身菩提心当不退转者,当于不退转金轮手1

题刻“造此如意轮观音一位”

5

左手扼右手腕于腹前,右手握数珠

29)若为十方速来授手者,当于数珠手

题刻“发心造此数珠手观音一尊”

注〔1〕《大悲心陀罗尼》中金轮手的图形,手持金轮,其形状为车轮,内层有七条间隔等距离的轮辐辐条,在其末端,即轮的外层,各有一蝶翅;有可能右4观音右手所持如意轮应与图中的相符。参见图40、图41

 

2、北山180号窟观音《大悲心陀罗尼》仪轨对照表

观音位置

观音左右手所执法器

《大悲心陀罗尼》》中观音正大手名号序号

 

1

双手捧钵于胸前

3)若为腹中诸病苦者,当于宝钵手

 

2

双手在腹前交叉,手持羂索

2)若为种种不安求安稳者,当于羂索手

头后升起一柄莲花,有一菩萨坐莲台上

3

双手置于腹前,右手提一小竹篮

 

头后升起祥云中有一狮,背负莲台上坐一菩萨

4

右手上举持印,左手拈住印纽系带

31)若为成就口辩言辞巧妙者,当于宝印手

头后升起的祥云中坐有菩萨

5

左手于腹前执一小尘拂,右手掌托一短颈瓶

13)若为除灭一切恶障难者,当于白拂手;(14)若为一切善和眷属者,当于宝瓶手

头后升起一莲叶,有3尊菩萨坐莲台上

1

左手于腹间捧物(如意轮?)残,右手于胸前施印

38)若为从今身至佛身菩提心者,当于不退转金轮手

 

2

左手握宝瓶颈,右手于胸前持杨柳枝

14)若为一切善和眷属者,当于宝瓶手;(12)若为身上种种病难者,当于杨柳枝手

头部上方有一菩萨坐莲台上

3

左手于腹前捧一如意宝珠(略残),右臂向下手掌向外施接引印

1)若为富饶种种功德资具者,当于如意宝珠手;(6)若为一切饥渴有情及诸饿鬼得清凉者,当于甘露手

头后升起祥云中有一象,象背上莲台坐一菩萨

4

双手在胸前持一柄如意

28)若为使令一切鬼神不相违拒者,当于髑髅宝杖手1

头后上方祥云中有一菩萨坐莲台上

5

双手在胸前握一串数珠

29)若为十方诸佛速来授手者,当于数珠手

头后上方升起并蒂莲花两朵,其上各坐一菩萨

注〔1〕据《大悲心陀罗尼》(28)髑髅宝杖手的图形,其形状颇似一柄如意,因此,右4观音所持柄如意似应为(28)的衍变形式。

表中的左5、右4、左3观音名号图像,参见图16172122;表中的右5、右4观音名号图像,参见图19、图20

 

3、妙高山第4号窟观音与《大悲心陀罗尼》仪轨对照表

观音位置

观音左右手所执法器

《大悲心陀罗尼》》中观音正大手名号序号

 

1

左手于腹前捧摩尼宝珠,右手于胸前施印势

1)若为富饶种种功德资具者,当于如意宝珠手

 

2

左手下垂,手掌向外作接引状,右手举胸前持物(痕迹为圆形)残

6)若为一切饥渴有情及诸饿鬼得清凉者,当于甘露手

观音左手下垂姿势与(6)甘露手图形基本相符合

3

右手曲肘上举(手掌齐腕部断毁),左手捋住右衣袖

 

 

4

左手扼右手腕置腹前,右手握一数珠串

29)若为十方诸佛速来授手者,当于数珠手

 

1

双手于腹部捧一扁圆状镜,镜纽系有结花的双带

20)若为成就广大智惠者,当于宝镜手

 

2

左手于胸前捧钵,右手上举持物(小拂尘?)残

3)若为腹中诸病苦者,当于宝钵手

 

3

左手把右手腕,右手握一羂索

2)若为种种不安求安稳者,当于羂索手

 

4

左手于腹前提一宝瓶,右手曲肘上举持一杨柳枝

14)若为一切善和眷属者,当于宝瓶手;(12)若为身上种种病难者,当于杨柳枝手

 

5

双手握一柄莲苞负于左肩上

18)若为种种功德者,当于白莲华手;(19)若为求生十方净土者,当于青莲华手;(20)若为面见一切十方诸佛者,当于紫莲华手

 

表中的左1至左4观音名号图像,参见图23。表中的右1至右5观音名号图像参见图26、图24、图25、图27、图28

以前,学术界对这三窟中众观音的定名,石门山第6号窟被定名为“十一面观音窟”,题材据自《十一面观音在菩萨心密言念诵仪轨经》,但其主要内容是关于观音头上11面的造型仪轨,[51]与该窟中手执各种法器众观音全然不相干,幸赖窟中10余则造像题刻,使我们现在能知道部份观音像的名号。妙高山过去也被定名为“十一面观音窟”,窟中没有一则题记,每一尊观音名号无法确定。而北山180号窟,过去认为其题材可能是出自五代宋初蜀地画家杜齯龟、王道真所绘的12面观音;释宝志化12面观音像。[52]由于原作早已不存,仅从文字上看,杜、王二人所绘制的并不是12尊面相各不相同的观音。因此具体到每尊观音的名号,亦难以认定。

通过以上将三处石窟中手持不同法器的观音与[唐]不空大和尚译的《大悲心陀罗尼》仪轨关于观音正大手法器和名号相对照比较,其名号得到了逐一落实,这一曾经令学者们头痛、棘手的问题有了终极的圆满答案。其实,这三窟中众观音的造型都只不过是将千手观音的部份正大手予以人形化,在视觉感官方面满足宋代不同阶层信徒的心理需求;而在具体形象造型方面有可能是受宋代图画《法华经·普门品》所说的观音有“三十三身”化现的影响。[53]例如:石门山左2、北山左3都以右手提宝篮的观音,《千光眼观自在菩萨秘密法经》仪轨中就没有图像,序号和名号,但“三十三观音”,其中就有“鱼篮观音”名号。大足的或许是由此移植而来的?

三、敦煌的千手观音形象造型和图像内容

在中土现存的大悲变相中,据有的学者说是以洛阳龙门初唐时期雕刻的千手观音年代最早,这恐怕有点悬![54]以绘画形式表现的这种变相在敦煌石窟中,数量较多,内容也较为丰富。后者具体的有:盛唐4幅(第14811321479窟),中唐12幅(第258176窟甬道、前室顶,115386144231窟甬道顶、238361),晚唐12幅(第82232470543014338156161,榆林窟30窟),五代21幅(第402994512032937924292332,榆林窟35363840),宋代12幅(第141234172302231前室顶,38045633576窟北壁、南壁),回鹘2幅(榆39窟甬道北壁、甬道南壁,西夏3幅(第460、榆3窟东壁南侧、东壁北侧),元代2幅(第3窟北壁、南壁)。[55]迄今为止,敦煌石窟没有发现早于盛唐时期千手观音形象,表明《千手经》虽于贞观年间(627649)就有汉译本,但还不为当地人们所信仰。从上述各时期大悲变相统计数字分析,盛唐时为该变相在敦煌的出现阶段、中晚唐、五代、宋、回鹘时期为其繁盛阶段。

巴蜀石窟中的千手观音和其变相最早也是出现在盛唐,中晚唐、五代最兴盛,宋代也不乏大型作品,但已处于衰落阶段。

敦煌石窟中千手观音的形象造型及眷属问题,主像千手观音的姿势:

在敦煌石窟的70幅千手经变中,其主尊的姿势有两种,一种呈站立式,一种为结跏趺坐式。据考察,呈站立式者有23幅,呈结跏趺坐式者有34幅,姿势不详者有13幅。两种姿势数量上的变化趋势是:盛唐时期4幅千手经变中,其主尊千手观音的姿势可辨者(下同)有2幅,其中一幅呈站立式,一幅为结跏趺坐式,表明两种姿势并重而同时流行。中唐时期千手观音姿势可辨者有9幅,其中一幅呈站立式,8幅呈结跏趺坐式。晚唐时期千手观音姿势可辨者有11幅,其中一幅呈站立式,10幅呈结跏趺坐式。说明中唐、晚唐时期千手观音的姿势盛行结跏趺坐式。此后,呈站立式者逐渐增多。五代时期千手观音姿势可辨者有15幅,其中5幅呈站立式,10幅呈结跏坐式。北宋时期千手观音姿势可辨者有11幅,其中7幅呈站立式,4幅呈结跏趺坐式,站立式已成为千手观音的主要姿势。回鹘时期的千手观音均呈站立式。西夏时期千手观音姿势可辨者有5幅,其中4幅呈站立式,一幅呈结跏趺坐式。元代千手观音的姿势均呈站立式。表明从北宋至元代,站立式几乎成为千手观音的主要姿势或唯一姿势。

巴蜀石窟中大悲变相的千手观音姿势,根据上文述议的:盛唐呈站姿的只有1例(安岳卧佛沟)。中唐呈结跏趺坐姿,有邛崃石笋山的(其中一例为半跏趺坐姿),夹江千佛崖两例,丹棱郑山一刘嘴3例,资中重龙山1例,呈善跏趺坐姿1例(大足圣水寺)。晚唐呈善跏趺坐姿,大足北山1例,资中重龙山1例;呈站姿的3例在安岳千佛寨,仁寿牛角寨。五代呈善跏趺坐姿的,大足北山4例,资中西岩两例,安岳3例。宋代呈结跏趺坐姿,典型的大足宝顶山和安岳佛惠洞各1例。其余各地因自然风化和“文革”中严重破坏的尚未计算在内。与敦煌的相比较,各时代的,以站姿少,结跏趺坐姿和善跏趺坐姿居多。

敦煌石窟中千手观音的正大手数目:在现存的70幅千手经变至尊千手观音中,正大手为两支者一幅(第76幅南壁),11支者1幅(第76窟北壁),12支者1幅(第161窟),20支者两幅(第292、榆35窟),24支者1幅(第30窟),28支者1幅(第231窟前室顶),34支者两幅(榆39窟甬道北壁、甬道南壁),40支者16幅(窟号略),42支者10幅(窟号略),62支者1幅(榆3窟东壁北侧),72支者1幅(第294窟),100支者1幅(榆3窟东壁南侧),正大手不详者有29幅。从以上统计数字可知,正大手为4042支者占绝大多数,表明它们是根据《经》、《仪轨》绘制千手观音正大手的基本形式,特别是盛、中唐绘制的千手观音几乎都是4042支正大手;以后的时代,正大手的数目就不太统一。这种情况一方面是画师并不严格按照《经》、《仪轨》绘制,另一方面也是敦煌在各时代当地的信徒对不同形式千手观音信仰不同的反映。

巴蜀的千手观音,盛唐时6臂的只有一例(安岳卧佛沟),中晚唐、五代的基本上都是40支或42支,只是宋代的才出现有千支正大手的观音。严格说来,巴蜀的基本上都是根据《经》、《仪轨》雕刻的。而且巴蜀的正大手表现有3种形式:一种是正大手一部份对称雕刻在观音身体左右两边的岩壁上,另一部份正大手突出身体之外对称表现;又一种是正大手对称突出在身体左右两边;还有一种是呈车轮幅条形对称表现在身体左右两边的岩壁上。至于大足宝顶山和安岳佛惠洞的千手观音正大手当是极特殊的造型。在对千手观音的正大手及其所持物器的造型中,雕刻比绘画更难于表现,但巴蜀石窟中的雕刻师想象力和创作力并不比画师差。

敦煌莫高窟中千手观音的眷属问题,诸多《经》、《仪轨》中记载的千手观音眷属有多或少,有或无的分别,而这种差别也反映到其变相中。70幅千手经变中,眷属数目不等,其中51幅有眷属。

有眷属的51幅千手经变中,40幅有菩萨,甚至眷属全部是菩萨,如第161460窟。从榜题可确认的菩萨名称有:日光菩萨(或称日藏菩萨,该菩萨出现于24幅千手经变中)、月光菩萨(或称月藏菩萨,该菩萨出现于24幅千手经变中)、音声菩萨、供养菩萨、莲花菩萨、莲花胜菩萨、莲花面菩萨、散花菩萨、涂香菩萨、如意轮菩萨、不空羂索观音菩萨、慈氏菩萨、大势至菩萨、延寿命菩萨、宝檀花菩萨、华严菩萨、金翅鸟王菩萨、孔雀王菩萨等。

忿怒尊在千手经变中也比较多见,其形象出现于34幅千手经变中,其中第302窟千手经变仅有的两位眷属都是忿怒尊。从榜题可确认的名称有马头金刚神(第144窟,头顶上确有马头)、青面金刚(第144窟)、火头金刚(榆36窟)、大降魔秽即(迹)金刚(榆36窟)、碧(辟)毒金刚、赤声金刚、密迹金刚、大神金刚等。

20幅千手经变中出现了婆薮仙。从榜题看多写成婆薮仙,但也有写成婆秀仙(榆36窟)、婆瘦仙、婆首先、婆叟仙(第144窟)。功德天也出现于20幅千手经变中多数榜题为功德天,但也有榜题为大辩才天女。

金刚面天和毗那夜迦天往往伴随忿怒尊而出现在千手经变中,从现存情况看,13幅千手经变中有其形象。象头者其榜题或称夜迦鬼母、毗那耶歌、毗那夜迦,猪头者其榜题或称夜伽神(第148窟)、毗那鬼父、毗那世歌、毗那勒迦。

四天王也是千手经变中经常见到的眷属之一,20幅千手经变中保存着其形象。榜题为东方赖叉天王、东方提头赖叉王、提头赖吒天王;西方毗楼博叉天王;南方毗楼勒叉天王;北方大圣毗沙门天王、大圣北方毗沙门天王、北方毗沙门天王。

除此之外,从榜题可确认的千手观音眷属还有梵天王、天帝释、摩醯首罗天、摩诃迦罗(大黑天)、降三世、贫儿、饿鬼、水神、地神、火神、风神、欲界天女、迦毗罗神、缨罗叶龙王、莲花龙王、天龙八部(以上见榆林第36窟)、福德天(第156窟),等等。[56]

由于莫高窟中时代壁画中的千手观音经变图像迄今未曾公布一例,或数例,笔者此处且举法人伯希和从敦煌藏经洞中得到的几例千手观音经变绢画以飨读者。参见图2·29至图2·36

以上诸多眷属中,除贫儿和饿鬼在《千手经》《轨》无载外,其余眷属的绘制均有《经》《仪轨》为依据。

巴蜀石窟中大悲变相千手观音的眷属,除安岳卧佛沟的没有外,其余的都根据《经》和《仪轨》雕刻出了眷属,数量各不相同,最少的也不低于28位。这些眷属,作为雕刻形式,与敦煌的不同,都没有榜题,但可以通过特殊造型认识这些神像。常见的风、雨、雷、电、神,通常表现在龛窟左右壁上部,摩醯首罗天乘牛,那罗延天骑马,金色孔雀王驾孔雀,四天王一般都表现在龛窟底部,吉祥天女和婆薮仙分列在观音宝座两侧,婆薮仙通常为胡人老者形象,而且在所有的变相中都表现了贫儿和饿鬼(只有安岳卧佛沟第45号龛中的为夜叉)。更独特的是毗那夜迦天的变化。

这个形象在敦煌的大悲变相和同题材的绢画中,都是猪首形象。在巴蜀石窟中,邛崃石笋山第3号窟左壁下面向大黑天下跪的形象即猪首人身的毗那夜迦天,资中北岩113号窟中的毗那夜迦天也为猪首形象。但在大足宝顶的大悲变相中,毗那夜迦天夫妇形象,均为中土宋代命妇形象,只是头顶猪首和象首以示其本来的身份,而且婆薮仙也一改唐代的胡人老者形象,为一中年官员形象。这不仅与巴蜀唐代变相的绝不相同,而且与《仪轨》中所规定的造型也根本不相符合。然而这正是巴蜀的设计者和雕刻师,为了使这些神像更能适应中国宋代伦理、宗教思想和社会民情的需要,不墨守成规,所作出的大胆改造和革新。

其实,这不仅仅限于在巴蜀。敦煌石窟中的70幅千手观音及其变相中的部份,主像等形像造型,一般来说,都具有或受中原绘画艺术的影响。但因敦煌从中唐以降,经历过不同民族的占据,不同民族的画师(也包括汉族的画师)在洞窟中创作,千手观音造型、附属的其他神像、供养人像、构图内容,也就或多或少被画师作了改造,其目的就是要使其与当地居民的审美趣味、宗教信仰和习俗大体相一致。(如上面所述的例子)

[俄]奥登堡(Oldenberg)院士的“中亚考察团”本世纪初曾在吐鲁番得到了很多绢画。其中有一幅“富丽堂皇”的绢画是“保存得非常完整”的“千手观音变相”。这幅绢画中,“他(千手观音)是蓝色的、六只手、三面。中间的脸为橙黄色、三只眼,但他是仁慈宽厚的,另外两个脸较小,是白颜色,右边是女的,左边是和尚(?)之类的人物,合乎吐鲁番画家的审美趣味,并把印度袈裟换成了自己普遍的衣服。腿上缠着老虎皮,身穿中国丝缎长袍,头饰不同寻常”,“这个奇异的头箍(花冠)是用猴头、羚羊头、猪头编在一起的,它们从红色的小鬼直立的头发遮掩的后面露出头来。(略)大自在天中间的左手搂着明妃的肩,她是白脸女人,头戴金凤凰装饰纹样的帽子,穿贵霜王朝艺术时期所特有的贵族妇女和女神的衣服,明妃抚摩自己侍从的脸,左手里拿着柠檬果,她就象湿婆一样是象征多产的女神,柠檬或石榴象征着多产。这幸福的一对是圆满家庭幸福的象征,首先是子孙的健康繁衍,其次是财富和事业的兴旺”。从画面上看,主像千手观音造型显然是融合了中原和回鹘绘画艺术的风格,但“图中的供养人画内特点都是属于回鹘供养人风格,在吐鲁番公元1011世纪的寺院绘画中可以找到同类的风格”。[57]类似的例子,还见于法人伯希和,及斯坦因于本世纪初从敦煌所得到的绢画。[58]

四、印度密教千手观音的本义和形象造型

印度佛教密宗不仅经典多出自于印度教(以及印度的其他教派)典籍,而且其神像,特别是多头多臂的神像,大多源出于后者,以及那时印度流行的地方神灵,千手观音即其着名的一例。

千手观音,这个佛教中最著名的神祇源始于印度教的湿婆(Siva)。观音的梵文名称,玄奘在《大唐西域记》卷3中将Avalokitesvara音译为阿缚卢枳多一依湿伐罗,意译阿缚卢枳多(Avakokita)为“观”,依湿伐罗(Isvara)为“自在”。然而,他所遵循的是在其到达天竺之前的后世印度人的解释,而其原始含义已早不为那时的人所知。甚至连印度早期佛教都完全未意识到这个重大变化。玄奘译Isvara为汉语的“自在”,其实该词为印度教湿婆大神的名称。所以[英]SirMonier WilliamsBuddhism中解说:

“……Avalokitesvaracomposed of the two Sanskrit Words Avalokita,‘lookinG down’,and Isvara,‘lord’,the latter being the Brahmanical name for the Supreme God-a name wholly unrecoginzed early buddhismbut assigned by the Hindus to the three personal GodsBrahmā,Vishnuand Sivaespecially to the latter.”[59]

观音的名号,不仅在玄奘到印度之前维持其原名号外,而且还吸收了印度那时宗教别的因素,以及由此演绎出其他的名号,这些名号又分属不同等级的神界。其变化和吸收的过程可分为:1、起初为Avalokitasvara,为佛陀的协侍,起源于梵天(Brāhma),上引Buddhism中解释说:“When I(即本书作者)visited the Buddhist Caves at Ellora(爱洛拉石窟——笔者注),I noticed that in the ancient sculptures therePadmpāni(莲花手=Avalokitesvaraand Vajrapāni(金刚手,but not Manjusriare represented as attendants of human Buddha”.(再参见《法华经》第24品“观世音菩萨普门行顾品”)。2、四臂Potala-AvaloktaPotala,音译普陀罗,玄奘《大唐西域记》卷10中记载为南印度海中一小岛,传到中土为“普陀山”,西藏为“布达拉”(这个神祇似为南海观音?)。但其源起有可能是Visnuh,因其有四臂,且与国家相联系,而Visnuh的化身就是国王。311面或千手Avalokitesvara,起源由AvalokitaIsvaraSiva吸收而成,其主要作用就是护卫国家。[60]4、观音(Avalokitasvara),既是“世自在(Lokesvara),也是“世尊”(Lokanatha),作为世自在或世尊,他成了那时容纳印度各地所流行神祇的重要原型,当他被介绍到中土,有多种释名,唐代初期被译为“观世音”。汉语的“世”相当于Lokesvara中的Loka。在汉地佛教中,观音是概称,含有多种名称和形象,如6观音、33观音。作为阿弥陀佛的协侍(Pāndaravāsinī),白衣观音(White-robed-kuan-yin),等等,都是从此衍生出来的。[61]

千手观音源出湿婆大神还有其变体,即Nīlakantha(青颈观音),音译弥罗犍他。金刚智译有《金刚顶瑜伽青颈大悲王观自在念诵仪》。青颈观音的来历,出自印度古代神话:湿婆大神在海中吞咽了海水里的毒物,因中毒使得颈部青黑,故名。[62]据不空译的《青颈观自在菩萨心陀罗尼经》说:其形象为:白色,三面四臂,正面慈悲相,右面狮子相(表证得菩提心),左面猪相(表世人愚痴,执着于生死),头戴宝冠,冠中有无量寿佛;其右第一手执杖,第二手持莲花;左第一手执轮,第二手执螺,身着虎皮裙,左胳膊覆盖黑鹿皮。该观音与圣观音以及千手观音同体。[63]根据《千手千眼观自在菩萨修行仪轨经》中说:千手观音是国家的保护神。[64]

因此,唐代开元、天宝时期,天竺高僧善无畏(Subhakarasimha)、金刚智(Vajrabodhi)、不空(Amoghavajra)将印度正纯密宗传播到中土,千手观音的正规仪相及变相便与密宗的另一个重要神祇,即北方毗沙门天王,[65]开始在中土流行。

所以,这也就是本文开头所引佛经中解释千手千眼观音名称及其出处,以及为什么又是阿弥陀佛的协侍,又代表佛(世尊)的缘起。看来印、中佛教僧侣为了把这个神祇从印度教移植进佛教,再辗转传播到中土,确实煞费苦心!

而且,中土佛教高僧为了使这个神祇更能让各时代的善男信女从心理到信仰都能接受,还为千手观音编造了梵文佛典里根本没有的传说。据[宋]《隆兴·编年通论》卷10中说:道宣律师曾向天神问千手观音菩萨的缘起。天神告诉他,往昔过去劫有个国王名妙庄王,夫人名宝应。王有3个女儿,长名妙颜,次为妙音,幼曰妙善。妙善从小吃斋信佛,长大不愿结婚,一心削发为尼。妙庄王三番五次劝说,妙善信心不动,王于是命她引剑自尽。阎摩王却使妙善复活于普陀山。后来,妙庄王得病,须用双手双眼和药。大女、二女皆不愿舍。妙善不念父王旧恶,断双臂,剜双眼,制成了药丸,救活了父王。佛即赐妙善公主为千手千眼观音,体有千臂千手掌,每手掌中各现一眼,左右两边各有一侍者,分别为善才、龙女。[66]这就是中国高僧以儒家“孝”的伦理观念成功地为千手观音“创作”的其汉文《本生经》。[67]

五、千手观音在巴蜀石窟中分布的历史因素

千手观音及其变相在巴蜀石窟遗址中的出现和分布也是值得我们研究的。

在嘉陵江东岸的广元千佛崖、西岸的观音崖(距广元市西南15公里处),巴江、宕水流域的巴中南龛、北龛、水宁寺,以及通江千佛崖等处石窟遗址,没有一例千手观音和变相。[68]唐代,这些石窟遗址所在的地区为利州(今广元市)、巴州(今巴中市),都属于山南西道。[69]它们在政治、地理位置以及交通方面更靠近京城长安,特别是巴州,从初唐起就成为皇室成员和朝廷官员被流放和贬谪的地方。[70]

这些地方石窟遗址中的龛窟,在唐一代,绝大多数,都是在当地任职的官员出资建造或妆修的。[71]从其题材内容和形象造型风格来看,它们与北方和中原石窟的关系较为密切。但安史之乱后,北方、中原石窟基本上停止了石窟造像。[72]受其影响较深的广元、巴中石窟中因此再没有新的题材内容出现。

然而,剑南西川和东川。[73]所治辖的地区正好相反。安史之乱后,唐朝统治者担心自己在政治、军事、经济等力量方面是否有力量平息叛乱,因此对佛教更加崇信,特别是佛教的密宗。[74]在统治者的提倡和扶持下,全国各地建寺造像之风较初盛唐更甚。剑南东西川建寺造像更是风靡一时。[75]实际情况,据笔者20余年考察,那时凡有石窟的地方必定建有寺院(或为宫观)。民间盛行结社造像。[76]各阶层的人们都想通过造像积功德来实现自己往生极乐世纪的愿望,现存的许多造像碑刻题记中是反映得非常清清楚楚的。由于净土思想的广泛流动,密教也正好为信徒们提供了大量可以祈祷和崇奉的神像和变相。因此这时期,邛崃、丹棱、乐山、仁寿、资中、安岳、大足、富顺、荣县等地区的石窟中,以密教神像为主题内容的造像大量涌现。[77]千手观音及变相即为显著的一例。但他已不再是“国家的保护神”,而是让信徒视作比释迦佛法力更广大更能赐予各种恩惠的大神。笔者认为:巴蜀地区晚唐密教造像的流行,并不意味或表明唐代佛教密宗在此有组织活动的结果。相反的是,这些密教造像都是与“社”这种民间的基层结构有密切的关系,这在笔者采集到的造像碑刻题记中是反映得明明白白的(参见第五卷《安岳石窟艺术》)。而有的学者竟然不察,却热衷于通过这些密教造像来探讨唐代正纯密宗(Orthodox Esoteric In Tang Dynasty)在巴蜀的流传历史,岂不成了“岐路亡羊”?

笔者此处还要说明的是:敦煌石窟70幅千手观音及变相,敦煌研究院1980年代以来有学者作了不同程度的研究(见前文所引注释)。但其图像,在有关敦煌的各种出版物中,极少公布。1931Arthur. Waley Catalogue of Paintinge Recovered from Tun huang by sir.Aurel.Stein(奥利尔·斯坦因爵士所获敦煌画的目录)(伦敦:大英博物馆);以及1982Roderick Whitiefld(韦陀):The Art of Central AsiaPaintings from Tun-huang(中亚艺术——敦煌之绘画)(东京)的出版物中,公布了一些斯坦因从敦煌得到的观音(包括千手观音)绢画。[78]图内容、形象造型,可以让没有到敦煌参观过的学者与敦煌石窟中同类题材的壁画进行比较研究。

 

 

参考文献:

佛教藏经

《千手千眼观自在菩萨修行仪轨经》,《大正藏》第20卷,No.1056

《千眼千臂观世音菩萨陀罗尼神咒经》,《大正藏》第20卷,No.1057

《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姥陀罗尼身经》,《大正藏》第20卷,No.1058

《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大圆满无碍大悲心陀罗尼经》,《大正藏》第20卷,No.1060

《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大悲心陀罗尼》,《大正藏》第20卷,No.1064

《千光眼观自在菩萨秘密法经》,《大正藏》第20卷,No.1065

《摄无碍大悲心曼荼罗仪轨》,《大正藏》第20卷,No.1067

《千手观音造次第法仪轨》,《大正藏》第20卷,No.1068

《十一面观自在菩萨心密言念诵仪轨经》,《大正藏》第20卷,No.1069

《青颈观自在菩萨心陀罗尼经》,《大正藏》第20卷,No.1111

[唐]义净:《南海寄归内法传》,《大正藏》第54卷,No.2125

古籍、政典、类书

[后晋]刘等撰:《旧唐书》,北京:中华书局1975年校点本。

[宋]欧阳修、宋祁撰:《新唐书》,北京:中华书局1975年校点本。

[宋]王溥撰:《唐会要》,北京:中华书局,1985年版。

方志、地理志

[唐]李吉甫撰:《元和郡县志》(贺次君点校),北京:中华书局,19834月版。

[宋]王象之辑著:《舆地纪胜》,[清]道光29年(1849)甘泉岑氏惧盈斋据文选楼影印宋抄本刻印本,1986年杭州古旧书店复印。

­文集、笔记、其他

[宋]刘道醇:《圣朝名画评》,载俞剑华编著:《中国画论类编》(上册),标题改为《宋朝名画评》,北京:人民美术出版社,198612月第2版。

[明]杨慎编:《全蜀艺文志》([清]嘉庆12年[1807]江陵朱遐唐先生校正  安岳谭言谒静山太史重校  嘉庆丁丑(1817)重镌  犍为张氏小书楼藏板)[79]

中文专书

丁福保编纂:《佛学大辞典》,北京:文物出版社,19841月新1版。

刘长久、胡文和、李永翘编著:《大足石刻研究》,原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出版社19854月版。

《中国美术全集雕塑编·12·四川石窟雕塑》,北京:人民美术出版社,1988年版。

胡文和:《四川道教佛教石窟艺术》,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199410月版。

刘长久主编:《安岳石窟艺术》,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1996年版。

黎方银主编:《大足石刻雕塑全集·北山石窟卷》,重庆出版社,199912月版。

胡文和著:《安岳大足佛雕》,台北市:艺术家出版社,19995月版。

陈明光主编:《大足石窟雕塑全集·宝顶石窟卷(上)》,重庆出版社,199912月版。

中文论文

刘玉权:《榆林窟第3窟“千手经变”研究》,《敦煌研究》1987年第4期。

李文生:《龙门唐代密宗造像》,《文物》1991年第1期。

彭金章:《千眼照见  千手护持——敦煌密教经变研究之三》,《敦煌研究》1996年第1期。

日文专书、论著

[日]《密教大辞典》第16册:《佛菩萨等形象索引》,台北市:新文丰出版社,197910月版。

西文专书、论文

Sir Monier.WilliamsBuddhismIn Its Connexion With Brahmanism and HinduismLondonJohn MurrayAlbemable Street1889

吉娅科诺娃H·B·鲁多娃M·л:《科洛特阔夫,H·H·收集的千手观音像绢画—兼谈公元911世纪吐鲁番高昌回鹘宗教的混杂问题》(张惠民译),《敦煌研究》19944期。

Les arts delAise centrale La collection Paul Pelliot du musee national des asiatiques-Guimet巴黎民俗博物馆收藏的保罗·伯希和得自中亚的艺术品(上、下册),I.S.B.N:271183297XVol.1-2© Editions Kondansha1994 75001 Paris1996 GK 293297

Roderik. Whitfield(韦陀):The Stein Collection in the British Museum Paitings from DunhunangVol.1-3(大英博物馆中斯坦因收集的中亚艺术品——敦煌绘画,13册),Published by Kodansha International LTD1995Tokyo.

[印度]洛克什·钱德拉,苏达尔·戴维·星哈尔:《敦煌壁画中的观音》(杨富学译),《敦煌研究》1995年第2期。

 

 

胡文和  胡文成

20118月定稿于成都

 



[1]〕参见《大正藏》第20卷,第72页。再参见[日]《密教大辞典》,第1352页中,对这四种关于《千手千眼经》译本的排列释义。

[2]〕《大正藏》第20卷,第106页中、下。

[3]〕《大正藏》第20卷,第83页下。

[4]〕《大正藏》第20卷,第125页上、中。

[5]〕《大正藏》第20卷,第138页上。

[6]〕《大正藏》第20卷,第130页上、中。

[7]〕《大正藏》第20卷,第87页中、93页下。

[8]〕《大正藏》第20卷,第101页中。

[9]〕《大正藏》第20卷,第121页中-下。

[10]〕《大正藏》第20卷,第48页下。

[11]〕《大正藏》第20卷,第138页上。

[12]〕《大正藏》第20卷,第130页上-中。

[13]〕《大正藏》第20卷,第129页下。

[14]〕二十七面千手观音在日本有雕绘,如京都法性寺有一尊平安时代(10世纪)的二十七面千手观音立像,奈良金峰山寺和兵库县清澄寺各有一幅镰仓时代(13世纪)的绢本二十七面千手观音坐像。另外京都九品寺有一尊13世纪的木雕二十九面千手观音立像,与二十七面者稍异。

[15]〕《大正藏》第20卷,第108页上。

[16]〕《大正藏》第20卷,第115页中。

[17]〕《大正藏》第20卷,第111页上-中。

[18]〕《大正藏》第20卷,第117119页中。

[19]〕《大正藏》第20卷,第120页上。

[20]〕《大正藏》第20卷,第130页中。

[21]〕《大正藏》第20卷,第101页中。

[22]〕《大正藏》第19卷,第129页下。

[23]〕参见《中国美术全集雕塑篇·12·四川石窟雕塑》,图版七六,邛崃石笋山第3号千手观音龛,中唐;第26页图版说明。

[24]〕参见[唐]义净:《南海寄归内法传》,载《大正藏》第54卷,第209页中。

[25]〕参见Altice.GettyThe Gods of Nothern Buddhismp.161Oxford1928. 并参见《密教大辞典》:《佛菩萨等形象索引》第1921页;同书第1453-1454页,台北市:新文丰图书股份有限公司,198010月版。

[26]〕《大正藏》第20卷,第138139页上。

[27]〕参见《中国美术全集雕塑编·12·四川石窟雕塑》,图版五九、六○、六一、六二;第2021页图版说明。

[28]〕参见上引同书,图版六四、六五;第22页图版说明。

[29]〕参见拙著:《安岳大足佛雕》,第13页,彩版图一;该窟的照片至今尚未在大陆的有关刊物、或学术著作中公布过,台北市:艺术家出版社,19995月版。

[30]〕《中国美术全集雕塑篇·12·四川石窟雕塑》,图版100及说明定为“盛唐”,笔者多次考察,根据造型风格,早就认定为盛唐作品。

[31]〕关于四川石窟中盛唐菩萨的造型特征,笔者在《四川道教佛教石窟艺术》一书中有详述,参见该书第149150页,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199410月版。

[32]〕该绢画图版载《艺术家》(台北市:艺术家出版社),1996年第7期,第222页,文见该期:《我佛慈悲—丝路美术大展记实》,刘奇俊,“东京报导”。

[33]a.刘长久主编:《安岳石窟艺术》图6162,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1997年版。

b.胡文和著:《安岳大足佛雕》,第182183页,图27、图271,台北市:艺术家出版社,19995月版。

[34]〕参见刘长久主编:《安岳石窟艺术》,图60,圆觉洞第26号千手观音龛,五代。

[35]〕该龛1980年代中期被当地村民用油漆重妆,至今油漆仍未剥落,无法拍照。

[36]〕参见重庆市大足石刻艺术博物馆:《大足尖山子、圣水寺摩岩造像简报》,《文物》1992年第2期,第3037页。圣水寺所在地圣水岩,《舆地纪胜》卷第161载“圣水岩,在大足县东三十里”,该地靠近今安岳县忠义乡,距大足县城24-28公里左右,唐设大足县治以前归普州安岳管辖。

[37]〕参见《大足石刻雕塑全集·北山石窟卷》,图版五、六、七、八,重庆出版社,199912月第1版。

[38]〕同上,图版四九;再参见拙著:《安岳大足佛雕》,图版55,台北市:艺术家出版社,19995月版。

[39]〕刘长久主编:《安岳石窟艺术》,图61,圆觉洞第21号千手观音龛,五代。

[40]〕参见《大足石刻雕塑全集·北山石窟卷》,图版三○,佛湾第243号千手观音龛,唐天复元年;图版四六,佛湾第235号千手观音龛,前、后蜀;图版四七,佛湾第218号千手观音龛,前、后蜀。

[41]〕参见刘长久、胡文和、李永翘编著:《大足石刻研究》,第432456页。

[42]〕参见《大足石窟雕塑全集·宝顶石窟卷(上)》,图版二六、二七、二八、二九、三○、三一、三二、三三、三四。

[43]〕参见《密教大辞典》,第1865页(上)。

[44]〕参见《密教大辞典》,第384页;2092页(上)。

[45]〕参见《密教大辞典》,第1865页中-下。

[46]〕该遗址距离安岳石羊镇约10公里,19859月笔者考察此处用海鸥135单反镜头拍摄的图片,效果不佳,加之此处不通车,之后就未去复察,现状不详。

[47]〕分别参见刘长久、胡文和、李永翘编著:《大足石刻研究》,第231232页;第407408页。

[48]〕分别参见《大足石刻研究》,第340页;第543544页。

[49]〕分别参见《大足石刻研究》,第346页;第557558页。

[50]〕参见《大正藏》第20卷,第116页下-119页下。

[51]〕《十一面观自在菩萨心密言念诵仪轨经》,3卷,唐·不空和尚译。《贞元释教录》以该经勘同北周耶闍崛多等译的《十一面观世音咒心经》;释静泰《众经目录》以后者勘同玄奘译的《十一面观世音神咒心经》。据该经中说其造型是“(前略)当前三面作菩萨面,左厢三面作瞋面,右厢三面似菩萨,狗牙上出,后有一面作大笑面,顶上一面作佛面,面向悉前后著光。其十一面各戴花冠,其花冠中各有阿弥陀佛。观世音左手把澡瓶,瓶口出莲花,展其右手以串璎珞施无畏印”(《大正藏》第20卷,第150页)。

[52]〕据范成大《成都古寺名笔记》中载:“吉安院画十二面观音,杜齯龟笔,妙品下格”(参见[明]杨慎《全蜀艺文志》卷42)。又据[宋]刘道醇《圣朝名画评》中载:“新繁人王道真者”“及于(相国寺)大殿西偏南门面东壁画宝志化十二面观音相”。

[53]〕参见《佛学大辞典》,第140BC,“三十三身”、“三十三尊观音”,“三十三观音”条。

[54]〕参见李文生:《龙门唐代密宗造像》,《文物》1991年第1期。

[55]〕参见《敦煌莫高窟内容总录》,第221页,北京:文物出版社,1982年版。再参见彭金章:《千眼照见  千手护持——敦煌密教经变研究之三》;刘玉权:《榆林窟第3窟“千手经变”研究》,分别载《敦煌研究》1996年第1期;1987年第4期。

[56]a.参见彭金章:《千眼照见  千手护持——敦煌密教经变研究之三》,《敦煌研究》1996年第1期。

b.刘玉权:《榆林窟第3窟“千手经变”研究》,《敦煌研究》1987年第4期。

[57]〕引文出自《科洛特阔夫,H·H·收集的千手观音像绢画—兼谈公元911世纪吐鲁番高昌回鹘宗教的混杂问题》,吉娅科诺娃H·B·鲁多娃M·л·(张惠民译),《敦煌研究》19944期,第6467页。可惜图版清晰度欠佳。

[58]〕这些绢画载于Arthur Waley A Catalogue of Paintings Recoverd from Tun-huang by Aurel Stein(奥利尔·斯坦因爵士所获敦煌画品目录),PL.1603154162233278Great Britain MuseumLondon1931.以及Roderick Whitefield(韦陀)The Art of Central Asia Paintings from Tun-huang(中亚艺术—敦煌之绘画),PL.2.702.6182.712.40Tokyo1982年。

[59]Sir.Monier WilliamsBuddhismIn Its Connexion With Brahmanism and Hind U Ismp.197LondonJohn MurrayAlbemable Street1889

[60]〕均出于上引Buddhismp.199pp.196-197,限于篇幅,不再引录原文。

[61]〕参见[印度]洛克什·钱德拉,苏达尔·戴维·星哈尔著《敦煌壁画中的观音》,杨富学译,《敦煌研究》1995年第2期,第90-93页。上引Buddhismpp.195-222,也对观音,以及佛教著名的神祇与Hindugods的关系作了详尽的阐述。

[62]〕参见《密教大辞典》,第1125-1126页。

[63]〕参见《密教大辞典》,第1125-1126页。

[64]〕该经中叙述了供奉千手观音的“四种成就法”,能消灭“王官逼迫”,“家国不和”,“怨敌伺求方便”,“调伏恶人于国不忠”,显然这些都是印、中统治阶段最喜闻乐道的。参见《大正藏》第20卷,第81页中。

[65]〕关于毗沙门天王在中土从盛唐以降受到广泛供养,详见拙著《四川道教佛教石窟艺术》,第236-240页。

[66]〕参见The Gods of Northern Buddhismp.81,该书引用了这一传说。再参见Arthur WaleyAvalokitesvara and the legend of Miao Shan观音与妙善的传说.De Artibus AsiaeMCMXXVNO11

[67]〕《本生经》(Jātākā Tales),原是指大乘佛教关于释迦牟尼前生的传说,本文此处系借用说明。

[68]〕广元千佛崖在1934年修筑川陕公路时,被炸掉13,其中有无千手观音造像不得而知。

[69]〕唐初,太宗贞观元年(627),置山南道。玄宗开元末(733),又分全国为15道,山南道分为东、西两道。山南西道,大致为今甘、陕南、四川盆地东部、嘉陵江流域地区。道治在兴元府南郑县,即今陕西汉中县汉中镇。

[70]〕唐初,吴王恪、纪王慎,以及高宗的儿子“章怀太子贤”都被流放到巴州,参见《新唐书》卷76·列传第26;卷86·列传第36。肃宗乾元年间(758-759),严武“坐()事贬巴州刺史”(参见《新唐书》卷129“严武传”)。例子甚多,不赘。

[71]〕笔者从实地和文献中录辑了广元千佛崖和巴中、通江石窟遗址中的造像碑刻题记,全部收录在第二卷《广元石窟艺术》第壹节《千佛崖龛窟造像铭文录》;第三卷《巴中石窟艺术》附录:《巴中南造像妆修碑刻题记》。

[72]〕龙门石窟大抵在乾元2年(759)以后即停止了造像。

[73]〕参见《元和郡县志》卷31“剑南道”,太宗贞观元年(627)置,肃宗至德2年(757)分剑南道为剑南道·东、西川。东川治所在梓州(今四川三台县),西川治所在成都府(唐代曾改为蜀郡、益州)。

[74]〕广德2年(764),特进不空为鸿胪卿,并加号大广智三藏,并追赠其师金刚智天府仪同三司,并号大弘教三藏(参见《不空行状》)。再据《新唐书》卷145《王缙传》:代宗广德年间(763764),“夷狄入寇,必令沙门诵《仁王护国经》为禳,厌幸其去,则横加锡予,不知纪极。”密宗在肃宗、代宗、德宗莅位时期,其所受恩宠凌驾于他宗之上,有关资料甚多,不再赘述。

[75]〕参见《旧唐书》卷174《李德裕传》,《新唐书》卷147〈李叔明传〉,以及《唐会要》卷47

[76]〕笔者在安岳、资中、绵阳、丹棱等地的石窟遗址中抄录和拓制到10余种结社造像的碑刻题记。《金石苑》第2册,《八琼室金石补正》也收录有几种。这种“社”的性质相似于北朝的“义邑”和敦煌的“社”,限于篇幅,具体内容此处省略。

[77]〕笔者曾编辑《四川石窟佛教造像题材内容一览表》,见《四川道教佛教石窟艺术》,第367369页。

[78]〕台北市:《艺术家》19967月号《丝路佛教艺术大展专辑》中也有类似的绢画图版。

[79]〕《全蜀艺文志》,其后还有两个版本,分别是:

a.[明]杨慎编:《全蜀艺文志六十四卷》,[清]光绪17年(1891)安岳邹兰生梦馨氏重校刊,乐山张汝杰樗山重刊。

b.[明]杨慎编:《全蜀艺文志》(刘琳、王晓波点校),北京:线装书局,2003年版。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