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唐密文化 > 唐密研究 > 正文

唐密茶道研究

本文作者: 5年前 (2013-09-17)

一、引言——唐密茶道的历史唐密茶道,是传自印度的密教融合中国文化的一个标识性特征。唐密与茶道的结合…

 

一、引言——唐密茶道的历史

唐密茶道,是传自印度的密教融合中国文化的一个标识性特征。唐密与茶道的结合,不是偶然发生的特例,而是有着深厚的社会经济、文化基础。在六朝以前,我国饮茶还不很普遍,唐代杨华《膳夫经手录》称:“至开元、天宝之间,稍稍有茶、至德、大历遂多,建中已后盛矣。”开元、天宝之间,即公元713756年。至德、大历间,即公元756779年。建中即公元780783年。正是在公元780年,陆羽发表了世界上最早的茶叶专著——《茶经》,它的问世是中国茶文化形成的标志,对于中国茶文化走向世界具有巨大而深远的影响。《茶经》,又为茶文化的高层、注重身心修养的茶道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根据《膳夫经手录》的记载,唐代宣宗时期我国四川的蒙顶山地区,茶已“岁出千万斤”,歙州、婺州,“商贾所,数千里不绝于道路” 。《封氏见闻录》说:“茶自江淮而来,舟车相继,所在山积,色额甚多。楚人陆鸿渐为茶论。

而我们再看看纯密在中国的传播历史,会发现唐密与茶道在中国几乎同时间兴盛。当开元三大士善无畏、金刚智、不空,陆续来华传播密教金胎两部时,正是茶文化的兴起期,到惠果两部一具传承密教达到鼎盛期,也是茶文化兴盛期。

考诸典籍,最早将茶供养引入密宗者,当推一行和尚。《大正藏·别尊杂记·北斗本》有几幅曼荼罗图象,其中就有茶供养,而“北斗七星护摩法”乃一行阿阇黎所创立。广东江门一带传说,一行阿阇黎曾在江门白水暂住,日种茶树,夜观天象,进士陈吾道建茶庵寺,并为一行塑像立碑以纪念。可见唐密从发展初始即将茶道融入密宗。

大唐历代皇帝赏赐高僧大德,多用茶供,即以供茶赐茶为供佛施僧的高级礼遇。如金刚智忌辰,举行千僧供,玄宗赐茶(饼)一百一十串,以供斋用。

惠果于公元790年(贞元六年)入宫,于长生殿为国持念七十余日,归时,德宗赐每人绢三十匹、茶二十串。惠果大师常以皇帝所赐之茶,换购丹青原料画曼荼罗。

若仅凭如上的史实和文献记载,密宗茶道也就几乎湮没于历史的尘埃中了。然而峰回路转,令人惊喜赞叹的是,随着20世纪末法门寺地宫佛指舍利的出土和唐密曼荼罗的全面破译,唐密茶道得以重现于世。

因为法门寺地宫供养物中,有唐代系列茶具一套,系唐僖宗自用以供佛和智慧轮大阿阇黎者,为最珍贵的皇室茶具,也是世界上现存唯一最古老的茶具。

唐密茶道,自公元874年,由唐皇懿宗、僖宗父子与智慧轮等大阿阇黎,随佛指舍利及金胎两部一起伏藏于法门寺地宫,到公元1987年农历四月初八重新面世,再到公元1994年中国社会科学界、佛学界全面破解法门寺地宫唐密佛指舍利供养曼荼罗世界,唐密茶道也从此焕发了新的生命力,得以续写中华茶道新的篇章。

如上多为引用学界已有的研究成果,作为下面研究论述的引子。

 

二、中华茶道的四个层次

中国是茶的故乡,茶文化在中国源远流长,纵观从“神农尝百草,日遇七十二毒,得荼而解之”的史前时代到现代,从中国大陆本土到韩国、日本及欧美,茶文化遍布世界各地,茶文化千姿百态、异彩纷呈,但简略概括可知,茶的饮用及表现不外四大类。第一类为“生活之茶”,饮茶乃日常基本生活之需要,为“柴米油盐酱醋茶”百姓开门七事之一,用以止渴、去火、消积、提神,起到内外通利的生理作用,属于茶文化的外层。茶之利益健康作用甚大,据美国科学家研究表明:饮用绿茶可提高人体5倍的免疫力。绿茶是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绿色保健食品之一。第二类为“礼仪之茶”,以茶待客、以茶会友、以茶谈心,以茶来传播文明礼仪,欣赏茶艺动作的娴熟典雅,品味茶水沏出的色、香、味等高级感受,乃至将茶艺与各种文化艺术活动相结合,此属茶文化的内层。第三类为“禅之茶”,修如来禅者以饮茶来助修安那般那息法息道,祖师禅者则直截了当“茶禅一味”, 以茶来开悟佛性、明心见性,在中国丛林寺庙里延续至今的茶禅,以及在日本发扬光大的茶道,均属茶文化的密层。第四类为“佛果之茶”,即唐密曼荼罗中之茶供养法,也即本文所称的金刚茶;此茶表佛法的甚深般若即诸佛的秘密般若,是于缘起性空之根本理上更显实相不空之事,表如来口、如来味、如来意、如来常乐我净等无尽意味,饮此茶者即表种菩提之因,当来必成佛果,故此为茶文化的密密层。

金刚乘茶道,即密宗茶道,简称“金刚茶”,为唐代佛教密宗圆融世出世法、圆融中国文化和印度文化之结晶,为中国茶文化之瑰宝,也为一切茶道之顶峰。

笔者虽言金刚茶为一切茶道的顶峰,但绝不排贬其它茶道,因为顶峰必由基础和中间来支持,没有基础和中间,顶峰也无所安立。因而茶文化的四层,又可称之为基础层、中间层、高层和无上层,即上述之生活茶、礼仪茶、禅茶和金刚茶。故金刚茶作为茶道的顶峰,是茶文化向高层发展之必然,也是茶叶性相本具之必然。

金刚茶者,表佛果觉之海,无量方便门、究竟门、醍醐门、甘露门摄于一茶、一味、一道、一壶中。繁则华严重重,富贵庄严,百千本尊,共聚一坛,共享茶味;简则一壶一杯一茶一饮而尽千江水。一茶味能生无量法味,无量法味入一茶味本自无生,犹如阿字本不生故,亦如阿字能生万法。欲解此中味者,须入《华严》大小无碍、一多相容、托事显法生解门。故得密宗茶道根本偈曰:

小小茶壶容大千,

甘露净水注其间。

沏出金刚茶味道,

菩提佛种入心田。

 

 

三、唐密茶道的理论基础

法门寺地宫,乃为供养佛指舍利,聚集了圆满的金、胎两部曼荼罗的唐密大千世界。这是佛教由小乘、大乘发展到密乘最高阶段,聚集所有佛和菩萨,包含显密全部教相(理论)、事相(实践)的圆满悉地无上成就。智慧轮等诸大阿阇黎,将完整的一套系列茶具安置于地宫曼荼罗中,显表的是皇帝对佛指舍利及大曼荼罗的尊崇,而密表的是整个茶道即为密教修供的羯磨曼荼罗。此即唐密圆融世出世法、圆融茶道和密宗的无上金刚乘茶道。

1、              茶道可以悟道的经典依据

《楞严经》中讲了二十五个圆通法门,都是修证入无生忍的方便门径。其中有六种圆通与茶道直接相关,就是说可以通过修金刚茶道,证入无生忍的圆通,这些进入六根圆通的法门,还是属于如来禅的范围。如来禅不光是从息道修,从六根、六尘、六识、十二处、十八界都可以入,修定的所缘境可以很多,果位是得根本智、一切智,有的先发出离心证罗汉果,有的直接发大乘的菩提心登菩萨地。

从味尘入圆通

药王、药上二法王子,并在会中,五百梵天,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无始劫,为世良医,口中尝此娑婆世界,草木金石,名数凡有十万八千,如是悉知,苦、、淡、甘、辛等味,并诸和合,俱生变异,是冷、是热,有毒、无毒,悉能遍知。承事如来,了知味性,非空、非有,非即身心,非离身心,分别味因,从是开悟。蒙佛如来,印我昆季,药王、药上二菩萨名。今于会中,为法王子,因味觉明,位登菩萨。佛问圆通,如我所证,味因为上

茶道上品茶,就是修味尘的圆通。经云“口中尝此娑婆世界,草木金石,名数凡有十万八千”,今即尝茶,如是悉知,苦、甘、香、醇、浓、淡种种茶味,因缘所生,聚合变异,浓、淡、冷、热,了知茶,非空、非有,非即身心,非离身心,分别味因,从是开悟。知茶味本不生,能生一切味,因味觉明,证入诸法实相,登菩萨地。这是药师法的两位当机菩萨药王、药上二法王子,为我们保证了的,故说“如我所证,味因为上。”

 

从舌根入圆通

梵钵提,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有口业,于过去劫,轻弄沙门,世世生生,有。如来示我,一味清净,心地法门。我得灭心,入三摩地,观味之知,非体非物,应念得超,世间诸漏。内脱身心,外遗世界,远离三有,如鸟出笼,离垢销尘,法眼清净,成阿罗汉。如来亲印,登无学道。佛问圆通,如我所证,还味旋知,斯为第一。

上品是说用心专住在味尘上,这一品则从外尘返回,用心专住在舌根上。“观味之知,非体非物”,就是观察到舌的味觉,不是舌体在觉,也不是茶水在觉,也没有个品茶者,如此则远离根尘之念,得以超越世间诸漏。内脱身心,外遗世界,远离三有,如鸟出笼,离垢销尘,法眼清净,登无学道,成阿罗汉。我们品茶时,可以反问品茶者是谁?利根之人当下可开悟。故茶道可谓是“一味清净,心地法门”,“还味旋知,斯为第一”。

 

从舌识入圆通

富楼那弥多罗尼子,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旷劫来,辩才无碍,宣说苦空,深达实相。如是乃至,恒沙如来,秘密法门,我于众中,微妙开示,得无所畏。世尊知我,有大辩才,以音声轮,教我发扬。我于佛前,助佛转轮,因师子吼,成阿罗汉。世尊印我,说法无上。佛问圆通,我以法音,降伏魔怨,销灭诸漏。斯为第一。

富楼那是佛的十大弟子,“我旷劫来,辩才无碍,宣说苦空,深达实相”。更加难得的是“如是乃至,恒沙如来,秘密法门,我于众中,微妙开示,得无所畏”,这是说富楼那深通陀罗尼门,“世尊知我,有大辩才,以音声轮,教我发扬。我于佛前,助佛转轮,因师子吼,成阿罗汉”。“音声轮”、“师子吼”,这是通声明的表现。这是修舌识入圆通的典范,故说“我以法音,降伏魔怨,销灭诸漏。斯为第一。我们茶道中唱诵、念咒,就是修舌识的圆通。这个和观音的耳根圆通有区别,耳根圆通重听闻中开悟,舌识圆通重在体悟发声的微妙和空性,是修声明,两个有联系但有区别。

 

从水大入圆通

月光童子,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忆往昔,恒河沙劫,有佛出世,名为水天。教诸菩萨,修习水观,入三摩地。观于身中,水性无夺:初从涕唾,如是穷尽,津液精血,大小便利,身中旋复,水性一同。见水身中,与世界外,浮幢王刹,诸香水海,等无差别。我于是时,初成此观,但见其水,未得无身当为比丘,室中安禅。我有弟子,窥窗观室,唯见清水,遍在室中,了无所见。童稚无知,取一瓦砾,投于水内,激水作声,顾盼而去。我出定后,顿觉心痛,如舍利弗,遭违害鬼。我自思惟:今我已得阿罗汉道,久离病缘。云何今日,忽生心痛,将无退失?尔时童子,来我前,说如上事。我即告言:汝更见水,可即开门,入此水中,除去瓦砾。童子奉教。后入定时,还复见水,瓦砾宛然,开门除出。我后出定,身质如初。逢无量佛。如是至于山海自在通王如来,方得亡身。与十方界,诸香水海,性合真空,无二无别。今于如来,得童真名,预菩萨会。佛问圆通,我以水性,一味流通,得无生忍,圆满菩提,斯为第一。

月光童子修水大圆通,经历了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观身中的水,其性质无异,无论是涕唾津液精血或大小便利等,于身中循环,水性。因此见身中的水,与外世界的水等无差别,于是初成此观。但见其水,未得无身。这时候还是停留在小乘观四大极微的阶段,还没有证得空性。

第二阶段,到了山海自在通王如来转法轮的时代,才证到无我忘身,这时候能够“与十方界,诸香水海,性合真空,无二无别”。我们看佛的名号“山海自在通王如来”,山表地大,海表水大,地大、水大(省略了火大、风大)都能够自在圆通了,四大都性合真空,无二无别。故月光童子从水大入圆通,我们茶道也是一样,可以观水悟圆成。

 

从香尘入圆通

香严童子,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闻如来,教我谛观,诸有为相。我时辞佛,宴晦清斋,见诸比丘,烧沈水香,香气寂然,来入鼻中。我观此气,非木、非空、非烟、非火,去无所著,来无所从,由是意销,发明无漏。如来印我,得香严号,尘气倏灭,妙香密圆。我从香严,得阿罗汉。佛问圆通,如我所证,香严为上。

茶道中有闻香的一道,这个过程也可以修香尘圆通。香气飘然,来入鼻中。我观此气,非茶、非水、非气、非火,去无所著,来无所从,由是意销,发明无漏

 

从鼻识入圆通

孙陀罗难陀,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初出家,从佛入道,虽具戒律。于三摩地,心常散动,未获无漏。世尊教我,及拘罗,观鼻端白。我初谛观,经三七日。见鼻中气,出入如烟,身心内明,圆洞世界,遍成虚净,犹如琉璃,烟相渐销,鼻息成白。心开漏尽,诸出入息,化为光明,照十方界,得阿罗汉。世尊记我,当得菩提。佛问圆通,我以销息。息久发明,明圆灭漏,斯为第一。、

孙陀罗难陀从鼻识入圆通,就是修常说的六妙门,佛门基本的息法:观鼻端白,见鼻中气,出入如烟,身心内明,圆洞世界,遍成虚净,犹如琉璃,息久发明,明圆灭漏

 

圆通小结

    六根圆通,是我们人的本能、本具的功能,不是通常说的“神通”。现代基因科学已经充分证明了这一点。我们人都是由一个受精卵发育而成,我们每一个细胞的都有全套的基因,六根只是打开了不同的基因密码发育而成,它是不一不异的了,如同水和波。卵子是水,六根是波,体和相本来不异,一体不相离。故我们修圆通,如同佛说是解纶巾,把头巾的结解开,还其本来的面目而已。

2、禅师以茶悟道的范例

庞蕴居士与松山、则川和尚的茶缘禅语

庞蕴,字道玄,湖南衡阳人,唐代著名大居士,时人称为“庞公”,后世尊称“庞大士”。世本儒业,父亲曾任衡阳太守,家资殷厚,居士却视若无物,少小即悟尘劳而志求真谛。及长大,于自家宅西侧建庵修行,常与禅师往来。

唐贞元初年,庞蕴参见石头希迁禅师(700790),于石头处忘言会旨。一日,石头问庞:“先生见老僧以来,日常都做些什么事?”居士回答说:“若问日用事,即无开口处。”又呈上一偈答:“日用事无别,唯吾自偶谐。头头非取舍,处处勿张乖。朱紫谁为号,丘山绝点埃。神通并妙用,运水及搬柴。”石头看偈后,很认可他,便问:“你是愿意披缁出家呢,还是素服在家?”庞表示愿意做一个在家奉佛的居士,遂不剃染。

居士后来又到江西,参访另一位大禅师大德——马祖道一(709788)。居士问道:“不与万法为侣者是什么人?”马祖说:“待汝一口吸尽西江水,即向汝道。”居士闻言当下顿悟玄要,于是要求留下来随马祖参学,一住两载。自此以后,居士机锋迅捷,为各方参学的人所向往。居士所到之处,老参、志宿们前来问法,皆随机响应,自由洒脱,没有丝毫的模式、轨迹可拘束。
   
唐元和年中,居士北游湖北襄阳,舍弃家产一空,偕同妻子及女儿躬耕鹿门山下,兼卖竹器为生活。曾作偈曰:“
心如境亦如,无实亦无虚。有亦不管,无亦不居。不是贤圣,了事凡夫。易复易,即此五蕴有真智。十方世界一乘同。无相法身岂有二。若舍烦恼入菩堤。不知何方有佛地。”又有偈曰:“有男不婚,有女不嫁。大家团栾头,共说无生话。”其妻子、女儿后来均因之彻悟。特别是女儿灵照,也机锋敏捷。居士将入灭之日,预告女儿说:“看着日头的早晚,到了午时告我。”灵照知其意,中午时分,禀告父亲说:“已到了中午了,而且有日蚀呀!”待父亲离座出户观日时,灵照遂登上父亲座位,合掌趺坐而化。居士见此笑道:“我女儿真聪慧快捷呀!”于是把自己的入灭日延后七天。第七天,襄阳太守来居士家看望,居士作别说:“但愿空诸所有,慎勿实诸所无。好住世间,皆如影响。”言罢,枕太守膝而化。居士有诗偈、语录三百余篇流传于世,女儿灵照后来被民间尊奉为提篮观音。
   
庞蕴居士的禅机自在无碍,任运说法,《景德传灯录》载有两则与茶有关的公案,是他与南岳怀让门下两位禅师逗机的故事。我们摘录欣赏如下。

 松山和尚。一日命庞居士吃茶。居士举起托子云:““人人尽有分,因什么道不得?”师云:“只为人人尽有。所以道不得。”居士云:“阿兄为什么却道得?”师云:“不可无言也。”居士云:“灼然灼然。”师便吃茶。居士云:“阿兄吃茶何不揖客?”师云:“谁?”居士云:“庞翁。”师云:“何须更揖。”后丹霞闻举,乃云:“若不是松山,几被个老翁作乱一上。”居士闻之乃令人传语丹霞云:“何不会取未举起托子时?”

述评:如上文字虽短,却含着三次机锋的较量与考验,活泼有趣,发人深省。第一个机锋,松山和尚请庞居士吃茶,居士举起茶托问:“人人都有分,为什么道不得?”和尚答:“就因为人人都有分,所以道不得。” 居士反问:“师兄却为什么开口道得?” 和尚答:“不可言无啊。” 居士赞赏道:“透彻,透彻啊!”这里以茶表法,对那人人本具、非有相、非无相的自性,双方见地相同。但这还不够,第二个机锋马上又来了。答完了话,和尚便吃茶,居士马上追问:“师兄吃茶为什么不揖让客人?和尚答:“谁是客人?” 居士戏言:“我庞翁啊。” 和尚道:“我何须再让呢!”好个禅师,本无我相、人相可求,更无“庞翁”可揖让!不揖让也就是揖让了。此禅风,与赵州和尚在禅床上迎接上根利智人颇为相似。庞居士的第三个机锋,却是传话给丹霞禅师及旁人的。那个名闻天下烧木佛的丹霞禅师,后来听说了这件事,于是说:“若不是松山手眼高超,几乎被这个老翁作乱一把!” 居士听了丹霞的评语,便叫人传话给丹霞:“何不会取未举起托子时?”此一着更高,就是问大众:你们何不领会一下没托起茶杯时的那个问题(即本来面目)?所以说,有问题、无问题都是平等的,乃至有公案、无公案也都是平等的,法性无来无去,不生不灭。

我们再看下一段,更能表现庞居士穷追猛打的锋利禅智!

    则川和尚。庞居士看师,师云:“还记得初见石头时道理否?”居士云:“犹得阿师重举在。”师云:“情知久参事慢。”居士云:“阿师老耄,不啻庞翁。”师云:“二彼同时,又争几许?”居士云:“庞翁鲜健,且胜阿师。”师云:“不是胜我。只是欠你一个幞头。”居士云:“恰与师相似。”师大笑而已。师入茶园内摘茶次。庞居士云:“法界不容身。师还见我否?”师云:“不是老师泊答公话。”居士云:“有问有答,盖是寻常。”师乃摘茶不听。居士云:“莫怪适来容易借问。”师亦不顾。居士喝云:“这无礼仪老汉,待我一一举向明眼人在。”师乃抛却茶篮子,便入方丈。

述评:有一天,庞居士去看则川和尚,因他们俩曾经同在石头希迁门下参学,故则川对庞说:“还记得初见石头时讲的禅理吗?” 居士答:“还得请师兄您再提醒一下啦!” 则川便说:“通常情况是参禅久了就会散漫懈怠。” 居士回应:“师兄你太老迈了,还不如我庞翁呢!” 则川道:“我们俩同时,又争个什么呢?” 居士答:“我庞翁少有的健壮,胜过师兄。” 则川说:“不是胜我,只是欠你一个头巾。” 居士道:“我恰与您相似啊!” 则川禅师大笑不已,于是进茶园子摘茶去了。本来二人逗机,弄个平手,可庞居士还觉不过瘾,追过来问:“法界不容身。师还见我否?” 则川道:“我不是老师,不答你的话。” 居士说:“有问有答,这是常理。” 则川仍然摘茶不理他。居士又说:“莫怪我刚才找话头问你。” 则川还是不理他。居士喝道:“这无礼仪老汉,待我一一向明眼人举告。” 和尚干脆抛下茶篮子,躲进了方丈室。

这则公案很耐人寻味。前半段二人的问答,看起来很针锋相对,其实并不是常人的争强好胜,而是相互切磋悟境。后半段则可以有多种解读,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若从机锋上来讲有问总要有答,“盖是寻常”之理。禅之问答,从本质上说不必遵循语言逻辑,遵循常规逻辑就落入了世俗因果,甚至不必用语言来问答,可以用任何动作或物品来表示禅者的心境,最高妙的是无语也无行、又能相互明白,如《净名经》里的文殊与维摩诘,这才是“以心传心”。则川和尚摘茶时,庞居士几次三番去追问,和尚一概不理,也不见任何表示,从机锋上来说似乎略逊于庞居士,但这种以不变应万变的姿态,也可说是不动心地的一种无表之表。

古德的境界如何,传记的准确与否,再加上解读的偏差,所以公案也多半成为文化的遗迹,助人发省而已,阅读的解悟不可与现实证量相混淆。有志问禅者,还需当下自用功,或依善知识、明师参学。

夹山禅师的禅茶与佛日和尚的送茶

夹山禅师(805—881),法名善会,人称夹山和尚,俗姓廖,广东岘亭人,九岁出家,依年受戒于荆门。初在江陵学习佛教经论,很快精通了戒、定、慧三学,被人称赞是聪慧善辩的天才,于是开始到各地参加禅会。因受道吾禅师指点,前往浙江华亭县参访船子和尚,在船子门下契悟,得到传承印可。善会和尚于唐咸通11年,受朝廷委派,定居于湖南石门县夹山,聚二百余僧众在此开山建寺,并实行农禅生活方式。夹山寺,又名灵泉禅院,因两山对峙,一道中通而得名,唐懿宗、宋神宗、元世祖等三个朝代的皇帝曾先后下旨修葺,故有三朝御修夹山寺的盛名。和尚居夹山十余年,首倡茶禅境味之说。人问其:如何是夹山境?师答:猿抱子归青嶂里,鸟衔花落碧岩前。后来宋代高僧圆悟克勤(1063—1135),受澧州刺史之邀,入住夹山灵泉禅院,评讲百则古公案,编为《碧岩录》十卷,书名即出自夹山境里的古句。圆悟克勤手书茶禅一味,传茶禅于日本留学僧,成为日本茶道的祖师可见茶禅是“唐物宋品”,茶道已初萌于夹山和尚了。

我们从《景德传灯录》里的一则小故事,可以体会夹山和尚运用茶道,启迪学人的自然巧妙:

 师一日吃茶了。自烹一碗过与侍者。侍者拟接。师乃缩手曰:“是什么?”侍者无对。
这里,夹山和尚的茶已经不是普通的茶了,它就是要行者去当下体证的禅或本来面目。

只可惜,看来当时侍者没有领会其意,否则“茶禅一味”也许该早发扬200年了。
要考察夹山和尚的禅茶,还有一位禅师是必须要提到的——就是佛日和尚。佛日和尚在参访夹山时,留下了堪称精彩的禅话,为我们今天研究唐代茶道提供了宝贵的资料。

    佛日最初游历天台山,曾经发誓说:如果有谁夺得我的机峰,此人即是我师傅。一直寻觅到江西,参谒了云居山的道膺和尚。一翻问答后,被道膺的智慧折服,于是投诚入室,礼云居为师。后来到夹山参访,才入门,维那见他很年轻,就说:这里不留住新学后生。佛日答:我只来参见夹山和尚,不住宿。维那禀告夹山,夹山让他进来。还未上台阶,夹山便问:从什么地方来?佛日答:从云居山来。问:当下在什么地方?答:在夹山顶上。夹山说:老僧行年在坎,五鬼临身。佛日于是上阶礼拜。

    夹山又问:阇梨与什么人同行?答:木头上座。问:他何不来相看?佛日说:和尚看他有分!问:他在那里?答:在堂中。夹山便随佛日下到堂中。佛日取了一把柱杖扔到夹山面前。夹山问:莫非从天台山得来的?佛日答:非五岳所生!问:莫非从须弥山得来?答:月宫也找不到。问:恁什么从别人那里得到?佛日答:自己尚是怨家,从他人得什么?夹山道:冷灰里有一粒豆子爆!知道佛日不是等闲之辈,于是唤维那来,令安排到向着明窗的床铺住下,并奉为上座。 《景德传灯录》里记载了佛日在夹山的一件事情:

    一日大普请,维那请师送茶。师曰:某甲为佛法来,不为送茶来。维那曰:和尚教上座送茶。曰:和尚尊命即得。乃将茶去作务处,摇茶碗作声。夹山回顾。师曰:酽茶三五碗,意在镬头边。夹山曰:瓶有倾茶意,篮中几个瓯?师曰:瓶有倾茶意,篮中无一瓯。便倾茶行之。时大众皆举目。

  师又问曰:大众鹤望,请师一言。夹山曰:路逢死蛇莫打杀,无底篮子盛将归。师曰:手执夜明符,几个知天晓。夹山曰:大众,有人归去归去。从此住普请归院,众皆仰叹。师后回浙西,住佛日而终。

    述评:一日普请锄地,维那请佛日给众僧送茶,佛日说:我为佛法来,不为送茶来!维那说:是和尚叫上座送茶。佛日说:我尊命就是了。于是把茶水带到劳动的地方,佛日故意摇晃茶碗作声。夹山回头看,佛日说偈:酽茶三五碗,意在镬头边。夹山应和:瓶有倾茶意,篮中几个瓯?佛日答:瓶有倾茶意,篮中无一瓯!于是佛日在众目睽睽下,为大家倒茶并送到跟前。这段是说佛日有意要做弘法的事,夹山对他再加考验,问篮中几个瓯,实际是说你有多少法可传。答篮中无一瓯,是说我没有一法可传。

    后一段是讲夹山对佛日的肯定。路逢死蛇莫打杀是说对开悟的人不需要再提醒什么了,无底篮子盛将归是说彻底悟道的佛日该回去做他想做的事儿去了,手执夜明符,几个知天晓是说众生本具佛性却没几个知道。佛日和尚后来回到浙江,住在杭州佛日山而终。

我们细细地品味佛日与夹山的对白,联想那茶禅与农禅的生活情景,其至真、至善、至美的境界,又怎能不让现代人心向往之呢!真应了那句俗语:淡中知真味,常理识英奇啊!

投子禅师的森罗万象一碗茶与章禅师的泼茶

    舒州投子山大同禅师(819-914),唐代高僧,法嗣为青原行思四世,人称投子。安徽舒州怀宁人,俗姓刘,幼年出家。最初修习数息观,接着阅读华严宗的经教,显发明白了自性大海的无边妙境。后来参谒翠微山法席无学禅师(青原行思三世),顿悟宗旨。自此随意云游四方,后返回故里,结茅隐居于投子山。

    一日,赵州和尚行脚到桐城县,投子禅师也正在下山,途中二人相遇,但互相都不认识。赵州悄悄问路边的俗人,知道来者就是投子禅师,于是迎面走上前去问:莫不是投子山主么?投子答非所问地说:茶盐钱乞一个。赵州和尚也不在意,就先到庵中歇脚。投子禅师不久携一瓶油回到庵里。赵州道:向往投子很久了,到来只见个卖油翁!投子答:你只见卖油翁,而不认识投子!赵州问:如何是投子?投子答:油,油!

    赵州问:死中得活时如何?投子答:不许夜行,投明须到。赵州道:我早侯白,伊更侯黑。两位禅师的互相酬问,辞句简捷,意趣玄险。丛林诸方都称赞赵州、投子的机峰对白有超群之用。从此投子的道行闻名天下,参禅行脚的僧侣竞相投奔而来。

    投子对众人说:你们来这里,想寻找几句新鲜辞语,嘴里就有可说道的了。我人老了气力不足,唇舌也迟钝了。你们若问我,我便回答你们,无玄妙可给你们,也不教你们朵根。始终不说什么向上向下,有佛有法,有凡有圣,也不存在任何系缚。你们这些人千般变现,总是你们自己带来的见解,自作自受。我这里没什么可给你们的,不敢诳吓你们,从里到外都没什么可说的。你们明白吗?在这里,投子禅师把那种本来无一物的禅理算是贯彻到底了。

    《景德传灯录》记载有一则投子禅师以茶明理的事例,而与之对机的也是一位有道禅僧——池州嵇山的章禅师:

    池州嵇山章禅师。曾在投子作柴头。投子吃茶次,谓师曰:森罗万象总在这一碗茶里。师便覆却茶云:森罗万象在什么处?投子曰:可惜一碗茶。师后谒雪峰和尚。雪峰问:莫是章柴头么。师乃作轮椎势。雪峰肯之。

    述评:章禅师在投子那里作柴头。一次,投子吃茶时,对章禅师说:森罗万象总在这一碗茶里。章禅师泼掉茶水说:森罗万象在什么处?投子答:可惜一碗茶。章禅师后来拜谒雪峰和尚,雪峰问:你是章柴头么?章禅师作出轮椎的架势,雪峰肯定了他。

    前面表过,投子对那些蜂拥而至的禅和子们说,无玄妙可给你们,从里到外都没什么可说的。在这里却对有根器的章柴头说,森罗万象总在这一碗茶里。可见在投子的禅里,不仅是本来无一物的般若空,更有华严宗森罗万象的般若不空,是空有双融、一即一切的无碍境界。章禅师的泼茶,故然有本来无一物的可贵之处,对机也堪称勇猛迅捷,但还没到投子那种合光同尘、即物映心的地步,所以投子说可惜一碗茶

    当年雪峰的参访极广,也曾参过投子,二人也留下不少佳话,在此就不一一列举了。

     投子禅师居投子山30余载,往来激发请益的人常坐满一屋子,他纵横无畏地辩论,有问即答,应对及时。唐中和年间,黄巢起义引发天下大乱。有一帮狂徒持刀上山,问投子禅师住在这里干吗。师随其利益,方便说法,首领闻法后拜伏,脱掉身上的衣服布施给禅师,然后离去。大师于乾化四年甲戍四月六日,示现稍有不适,大众要请医生来看。大师对众人说:四大动作,聚散常程。汝等勿虑。吾自保矣。言罢,跏趺坐而圆寂,世寿96岁,皇帝赐谥号为慈济大师,起舍利塔名真寂

    我们知道,投子,赵州,雪峰,这些都是唐代了不起的大禅师!也都是与茶禅有关的祖师!读了这些公案故事,有时我们不得不感叹:盛唐的高僧大德如群星闪烁,交相辉映,这是何等壮观的景象!真像是五百罗汉闹华夏,他们的出现为大唐的文明增添了多少美丽和绚烂啊!

3、密教教相在茶道中的体现。

密教有教相与事相,教相讲理论,事相讲实践修持。金刚茶之理念即如密教教相,行法即如密教事相。密教必受灌顶始可修学教相和事相,而金刚茶乃世出世法圆融之茶道,不必受灌顶而可修学。然仍须由通密教者传授,方不违茶与密非一非异、不二而二、二而不二的圆融之旨;若由不通密者妄造,则乱人耳目,贻害无穷,不利于中华茶道真正上升到一个更高的层次。茶非密,密非茶,茶即密,密即茶,非茶非密,即密即茶,非一非异,不二而二,此即金刚茶上妙茶滋味也。

若约“二而不二”言,密教之理即金刚茶之理,金刚茶非别有它理可言。若约“不二而二” 言,金刚茶之行法即是在生活中启悟妙智妙理的茶文化活动,不是在寺庙里修行密法的宗教活动。但此二者,也可相辅相成,互摄互入,圆融无碍。故此为金刚茶与宗教式密法的根本区别,也是金刚茶与普通茶艺、茶道的特别不同。读者当切记,切记!

由如上的说明,我们就可以在此无碍地讲解茶理、佛理了。

密教的根本理论,在《大日经》的《入真言门住心品》。《大日经》凡三十六品,第一品《入真言门住心品》,主要说明密教教相,第二品《具缘品》以下,主要说明密教事相。《住心品》的核心在于“三句义”,即“菩提心为因,大悲为根本,方便为究竟”。而“三句义”又可概括为一句话,即“如实知自心,阿字本不生”。密教之全部教相与事相,不离此三句义。密教之事修,当相即道,即事而真,不惟体悟缘起性空的妙理,更显实相不空之事。故金刚茶之行法,完全体现密教的事理。譬如在行金刚茶道时,所用之茶叶,即表“菩提心为因”;沏茶所用之水,即表“大悲为根本”;茶道之用器具如茶壶、茶杯等,即表“方便为究竟”。这一切的茶道行法,最后归结为品茶,故品茶即是“如实知自心,阿字本不生”。

或有人问:自心是无形无相,品茶是有形有相,此二者如何是一呢?答:究竟来说自心非有相非无相,从空之义上来说,是心了不可得,从不空之事上来说,一切相者具是心之现,有何事不是自心呢?禅宗有“茶禅一味”、“知茶味即知禅味”、“不知茶味即不知禅味”等语。密宗更是即事而真,真空妙有,果地方便,故可曰:知茶味即知如来味,不知茶味即不知如来味。此即生佛一如,世间与涅磐,无有少分别。诸佛果地法,金刚茶所摄。

或有人问:阿字是梵音,属声尘,品茶用舌根,属味尘,云何声味相换?《楞严经》云,但于一门深入,入一无妄,能令六根一时清净,悟圆通根,由是修行,可得六根互用。金刚茶乃果地法门,以诸佛菩萨果地功德,加持行者因地,久久因地也成果地,或有上上根者,由大信愿加持故因果无碍,可顿具果地功德。如是金刚茶法,则与密教“即身成佛”之理一脉相承。

密教讲六大缘起,认为宇宙间万事万物包括人类自身在内它的本体都是六大所成,即地、水、火、风、空、识这六大所成,前五大表物质,后一识大表精神,精神离不开物质,前五大合起来就是识大,故密宗偈云“六大无碍常瑜伽”。在金刚茶道中六大均有所表,即茶具表地大,沏茶之水表水大,给茶水加温之热力表火大,行茶道之动作云为表风大,融入水中之茶味表空大,行茶道之人表识大。故金刚茶道中,六大圆备,缺一不可,行此茶道即可六大周润法界。又前五大地、水、火、风、空各表大圆镜智、妙观察智、平等性智、成所作智、法界体性智,故人行此金刚茶道即可圆满五智。

密教的法相是以四种曼荼罗为代表,即大曼荼罗、三昧耶曼荼罗、法曼荼罗、羯磨曼荼罗。密教以四种曼荼罗来体现万事万物的现象,大曼荼罗表事物全体的时空,三昧耶曼荼罗表核心事物的形相,法曼荼罗表事物的名法,羯磨曼荼罗表事物的作用。如法门寺地宫,地宫的场所、器具等全体就组成大曼荼罗,各位佛菩萨手中所持的器物就是三昧耶曼荼罗,地宫按密教仪轨如法而做就是法曼荼罗,建造安置曼荼罗及供养佛指舍利的过程就是羯磨曼荼罗。从法相上来说,金刚茶也必须具备此四种曼荼罗才能称为密宗茶道,特别是在茶具的设计上必须依法描绘、塑造密教的曼荼罗图象。绘有密教曼荼罗图象的茶具,就是大曼荼罗。

或有人问:法门寺地宫唐皇所供的茶具,虽有丰富的图象,但并没有密教的图象,云何被视为密宗茶道和密供养呢?这是因为,唐皇所供的茶具乃设置于地宫中,而地宫整个即是金、胎两部大曼荼罗,表法已很充足,可不必在茶具中重复。另外,唐僖宗用自己日常亲用的茶具以供佛,更显崇敬之至。所以,如果简单地仿造唐皇所供的茶具,给现代人使用,虽有其可贵之处,但还没有真正发扬密宗茶道的精神实质。密宗茶道所用的茶具,必须依法绘制密教的曼荼罗图象,才能为修习金刚茶道时所使用。譬如茶壶上应依各种本尊法而绘制各种本尊曼荼罗图象,如是茶水才有各本尊法之作用。因此,在当代宏扬密宗茶道,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不是可以一蹴而就的,但只要因缘适宜,现代艺术和科技生产都很发达,也不难实现。至于如何造金刚茶道用具,本文篇幅有限,当另有论述。总之,要依密教的经轨和传承来做。

 

四、金刚茶道的修行法

 

佛教的修行都可以概括为上供下施,密教的修行又可以概括为发菩提心和修三密(佛的身、口、意被称为三密,凡夫则为三业),而密教是以修三密为主来行上供下施的。佛教修行非常讲究当机和次第,不是一上来就修三密,而是根据程度不同,可单修一个密、两个密,或三密同修。如净土宗,提倡“一向专念阿弥陀佛”,即是以修口密为主,而《观无量寿经》又是以修意密为主。按密宗道理金刚茶道也同样有次第,一般可分为两大类。第一类叫结缘茶,只要使用如法的密宗茶具,任何人在任何场所均可行此茶道,这是金刚茶道的基础层。结缘茶重在将唐密文化和普通茶艺相结合,虽是基础层但有很多行茶法,因为唐密文化很丰富,中国茶艺也很丰富。第二类叫内修外供茶,这是金刚茶道的核心,须依人传授才可行此茶道,有四个次第:第一、奥义圆明茶;第二、耳根圆通茶;第三、六根互用茶;第四、普利世间茶。

第一、奥义圆明茶,即圆满明了金刚茶的奥义,也即是在行茶道中体悟六大缘起和五智圆满的法界奥义,是将密宗的教理贯穿于茶道的行法当中使行茶者开启智慧,这一次第也有很多行茶法。第二、耳根圆通茶,将密宗修声密的法与行茶法相结合,有多少密教陀罗尼既有多少行茶法。第三、六根互用茶,将密宗修三密的法与行茶法相结合,有多少密教本尊法既有多少行茶法。第四、普利世间茶,行修前三次第确有实证,体悟金刚茶事理无碍,可行华严事事无碍法,内修外供,上供下施,广行利益人天事业,与普贤菩萨等。

密宗讲法住法位,当相即道,即事而真。任何茶叶均可用,但各种茶叶根据其性相差别有不同的用法。密教修供养法,一般有四类:息灾法、增益法、敬爱法、调伏法。金刚茶道用茶,也是根据具体行茶法中的密意结合茶叶的功效不同而有所选择。例如绿茶适于茶道中的息灾法,乌龙茶和花茶适于茶道中的敬爱法,苦丁茶适于茶道中的调伏法,红茶和在茶中加有其它成分的糖茶、奶茶等适于茶道中的增益法。但由于绿茶的普遍饮用和性质适中,绿茶可通用于息、增、怀、伏四类茶道行法。

若详论金刚茶道事相,则可重重无尽。有意学此道者,当从金刚茶理念入手,学一、两个行法,渐渐圆熟领会,才可修学上层次第。

1、三句义观

《大日经》的“三句义”是密教的教相与事相的核心纲要,即“菩提心为因,大悲为根本,方便为究竟”,此“三句义”又可进一步概括为“如实知自心,阿字本不生”。

在行金刚茶道时,所用之茶叶,即表“菩提心为因”;沏茶所用之水,即表“大悲为根本”;茶道所用之器具如茶壶、茶杯等,即表“方便为究竟”。经一系列的茶道行法,最后归结为品茶,故品茶即是“如实知自心,阿字本不生”。

显而易见,茶叶是茶道存在的本因和本源,无茶叶就无所谓茶道。修佛道也如此,菩提心是成就佛果的本因和本源,没有菩提心就不可能有佛果。茶叶只有用水来沏泡,才能显发茶叶作为饮料的功用。菩提心也必须有大悲水的浇灌,才能生长出菩提佛果。有茶有水还必须有方便的器具来盛放,茶才能被饮用。故虽发菩提心,也具大悲愿,但仍需方便善巧智慧,才能圆满一切智智佛果。“方便为究竟”乃总括菩提心与大悲愿,由善巧智慧实现一切度生之愿。由方便令自他俱解脱故,直说方便为究竟。离方便外,更无有龟毛兔角可求得。故曰生死即涅磐,因缘即解脱,法性本来如是,自性即是大圆满。因而,品茶与修行,总括为一句“如实知自心,阿字本不生”。一切万法,生生不已,生而无生。故茶味之不同,如万法之变幻,俱显本来不生之理。

由如上的观法,可知茶理与佛理完全相合。依如上的发心和观照而行茶道,即名“三句义观行茶法“。

2、六大缘起观

密教讲六大缘起,认为宇宙间万事万物包括人类自身在内它的本体都是六大所成,即地、水、火、风、空、识这六大所成,前五大表物质,后一识大表精神,精神离不开物质,前五大合起来就是识大,故密宗偈云“六大无碍常瑜伽”。在金刚茶道中六大均有所表,即茶具表地大,沏茶之水表水大,给茶水加温之热力表火大,行茶道之动作云为表风大,融入水中之茶味表空大,行茶道之人表识大。故金刚茶道中,六大圆备,缺一不可。行此茶道即可体会六大周遍法界,法界本具六大,万法皆依六大而起现。行者习茶日久,渐去我法二执,显露本来心体,而滋长般若妙慧。

3五智圆满观

又依“六大缘起观”为基础,前五大各表五智,即地大表大圆镜智、水大表妙观察智、火大表平等性智、风大表成所作智、空大表法界体性智。在金刚茶道中,茶具即表大圆镜智,沏茶之水表妙观察智,给茶水加温之热力表平等性智,行茶道之动作云为表成所作智,水中之茶味表法界体性智,故行此金刚茶道者,由知人人本具五智,而可渐趋圆满五智,与佛无异。

4、金刚茶入门要道

上文说金刚茶有四个次第,又说奥义圆明茶有三种观法。可能一般读者会觉得金刚茶比较复杂、难懂,希望有一个简单的入门方法。在此告诉大家,金刚茶的入门口诀是:茶味本不生。金刚茶道的基础行法都可归结为这个口诀。有意修学金刚茶道者,首先要牢记这个口诀,然后在品茶过程中去体会“茶味本不生,能生一切味”这句口诀的含义。

在前文里已列举了很多理由,说明金刚茶道与普通茶艺、茶道的区别,那么在此可以明确告诉大家:“茶味本不生”这句口诀,就是金刚茶道与普通茶艺、茶道的分水岭,也就是金刚茶标志性的标志性特征!

茶艺强调的是;如何用各种茶叶、各种方法沏出茶的最佳品味。而金刚茶告诉大家,在茶艺的基础上要去品味“茶味本不生”。这就不仅仅是停留在茶的口味上,更要进一步品味茶味的“本不生”。

境界很高的禅之茶,它教导大家要品味:茶禅一味。故“茶禅一味”可说是茶禅的标志性特征。金刚茶虽与茶禅有很深的渊源,但毕竟是属于密宗和禅宗两个流派,法门不同,故其茶文化的理念也相应不同。平等不碍差别,差别不碍平等,但在这里特别要强调其差别,因为这是金刚茶独有的方便,不宜混淆,当特别铭记。

故金刚茶的口诀是:茶味本不生,能生一切味。

在离一切名言遍计,离我法二执,离能取所取,离四句绝百非的基础上,如如地现观茶味实相。有意修学金刚茶道者,当如是行,如是品,如是住心。不久得入金刚茶上乘次第

四、后记

笔者自1991年起,即追随唐密专家吴立民先生,修学显密教法。吴老曾赐予不少墨宝,其中有专门针对弘扬唐密茶道的题字“金刚茶”,“茶地禅天”,及一幅茶道大对联。另有题字“唐密网”,嘱传播唐密文化及教理纲要。吴老特为笔者撰写的《金刚乘茶道心要略释》签字书写了中英文两个“很好”。

本篇论文内容为笔者多年研究心得的一部分,笔者虽在出版界供职多年,但在学术界还是一名新兵,学术上肯定还有不少纰漏,恳请各位专家指正,以继承和发扬唐密文化、中国茶文化为己任,不懈努力奋进。

 

(完)。

作者简介:李刚,法名李慧愿,1965年生于北京,1988年毕业于北京理工大学。从事多年宣传、出版工作,目前为中国画报出版社编辑。

2005年创办由吴老亲笔题词的“唐密网”www.tangmi.com.cn2009年始在新浪网撰写博客、举办讲座等。

撰写的佛学文章有《金刚乘茶道心要略释》、《金刚茶简要行法》、《金刚茶道药师茶供观行简仪》、《金刚茶道药师茶供会略轨》、《金刚茶道药师茶供会仪轨》、《修证入药师定十法门》、《〈维摩诘经〉与净土法门》、《慧愿识真记》、《法门寺地宫唐密曼荼罗的破译缘起》、《试谈顾净缘、吴信如系显密佛法传承的伟大宗趣》、《什么是佛法的圆融》、《我跟吴老学般若》等,另有修学诗文数十篇。主编有宗教文化出版社出版的《佛教大德谈佛法》一书。除佛学图书外,于工作中策划、编辑的美术、书法、摄影、文化等图书达百余种。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