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唐密文化 > 唐密研究 > 正文

朱子桥与长安佛教

本文作者: 5年前 (2013-10-17)

朱子桥名庆谰,字子桥,祖籍浙江绍兴,因以其字行世,知子桥而不知庆谰者众矣。清同治十三年(1874…

 

 

朱子桥名庆谰,字子桥,祖籍浙江绍兴,因以其字行世,知子桥而不知庆谰者众矣。清同治十三年(1874年),朱子桥生于山东历城。未及弱冠,为修治黄河河工委员。后历任奉天陆军第二标标统、成都新军第33混成协协统改大汉四川军政府副都督、总统府军事顾问。1913年出任黑龙江护军史兼民政长,统掌军政。1916年夏赴广东省省长任,以30营兵力交孙中山,支持护法运动。192210月重返东北,任中东铁路护路军总司令兼东省特别区行政长官,领陆军上将衔。19252月,因深恶官场恶斗,坚辞本兼各职,力拒段祺瑞及张作霖父子此后的多次出山邀请,投身于社会慈善事业。

  中东铁路护路军总司令朱子桥

为应对国难岌岌、灾害频频的局面,他在北平促使当时北平华洋义赈会、热辽吉黑四省慈善会、中国济生会、孝惠学社、五台普济佛教会、万国道德会等多家慈善组织合并,成立华北慈善联合会,被公推为会长。

朱子桥与佛有缘,1922年在中东铁路总司令任上,即兼任黑龙江佛教协会会长一职,推动修建东北最大的佛教寺院极乐寺。1929年(民国十八年)多省遭灾,神州大地饿殍遍野,数以千万计百姓置身水火,其中尤以陕西为最。当时身在北平的朱子桥将军在陕西赈灾会、佛教会的请求之下,率华北慈善联合会多位慈善和佛教人士,亲赴陕西赈灾。他目睹三秦大地哀鸿遍野、日毙千人的惨状,经平津媒介向全国和海外呼吁,首倡“三元钱救一命”之义举,接着又亲赴东北押运灾粮,冒着枪林弹雨,穿越蒋、冯、阎交战正酣的中原大地,急赈陕灾,陕西数百万灾黎得以不死。朱将军以其宏达仁爱之心,在他生命的最后十一、二年里,足迹遍及三秦大地,一边在各地调查灾情并组织放粮,一边“救身之余,兼主救心”,力能所及地修葺省城及其周边诸多佛教寺院,对长安佛教的 1929年《新秦日报》报道朱子桥在陕赈灾消息

弘扬和发展,写下了浓浓的一笔。本文以朱将军对长安佛教的贡献,仅撷其要,略陈如次:

创办大兴善寺佛学院。朱将军入陕赈灾的第二年(1930年),陕西佛教会会长康寄遥聘请佛教大德华清法师在西安佛化社办佛学讲习所,先有学僧30余人。后因受大灾影响,经费无着,即将停办。朱子桥闻知此事,随即向实业界人士募捐,使之得以继续,直至学僧完成3年学业。1931年,朱将军为在大灾之年更好弘扬仁爱精神,聘请了国内佛界著名高僧月溪法师、倓虚法师来西安讲学。以两位法师之学识,自然受到西安信众的极大欢迎,便提出拟请朱将军出面,创办一座佛学院的动议。朱子桥登高一呼,即刻得到陕西佛教人士康寄遥、杨叔吉、高戒忍等人极力支持,并有军政各界杨虎城、冯钦哉、王一山等人协助,遂决定将地址选在历史悠久、位置极佳的中国佛教密宗祖庭大兴善寺。佛学院开办时称佛学养成所,后改学院。朱将军此间对寺院进行了翻修,再协同康寄遥出面聘请倓虚法师为所长,并兼任大兴善寺主持,华清法师为教授。这样,西北地区颇具规模的第一座佛学院诞生了。

大兴善寺建于晋武帝泰始二年(265年)。至隋代,寺院位在靖善坊,因京城为“大兴”,故寺院称呼“大兴善寺”。开皇年间有多名印度僧人在此翻译佛经和讲授佛法,寺院是皇室的译经院。唐开元年间,印度僧人传入密宗,善无畏、金刚智、不空(号称“开元三大士”)在此讲授密宗教义,大兴善寺成为中国佛教密宗祖庭。据《长安古刹提要》,寺院“……诏僧徒二十万实之,招提之盛,早于海内。”按20万之数,或有扩大,但当时寺在城南,附近的土包(丘陵)村落都住满僧人,却是事实。后因战乱,寺院时有兴废,至清末,大兴善寺在战乱中几被毁灭。民国年间,朱子桥对寺院这次规模较大的维修,创办佛学院,不仅是对密宗的振兴,也是对长安佛教事业的极大推动。

佛界闻名的倓虚法师,一边在大兴善寺住持佛法,一边协助朱将军下乡赈灾。他在后来所写的《影尘回忆录》一书中,回忆自己几十年的弘法济世生涯,其中有不少和朱子桥、崔献楼等在农村赈灾的实况,展现出佛家大德高僧体恤民情、播扬仁爱的可贵情怀,也成为陕灾赈济的珍贵史料。

重修慈恩寺等佛家寺院 朱子桥在赈务之余,遍访关中名刹,修缮诸多寺庙。1923年,他亲眼目睹著名的慈恩寺“佛寺陵夷,一塔巍然,题名碑碣,半委荒榛”,决计修葺。据寺内《重修大慈恩寺纪念碑斋》:“凡尘劫运,人心不古……朱子桥老将军,慈善为怀,挽狂澜于既倒;虔心救世,超苦海兮无边。信佛教,轻功名,游中外,历艰险,募款项,拯灾黎。俯念湖湘各省,半成泽国,江浙饥民,尽赴黄泉……旋经三辅,冰雹荒旱,瘟疫各劫,男女逃亡,尸骸道路。朱老将军星夜赴陕,设厂赈济,拯活甚众。心碎血枯,顶感莫铭。”修葺诸寺院及佛塔等,“其工料巨资悉由朱老将军劳苦经营,一人担负。”另据《朱将军重修大慈恩寺功德碑》:“朱子桥由五台敦请宝生和尚赈灾来陕,暇日游访汉唐名刹,发愿恢复,如青龙、华严、千福、兴教、卧龙、铁塔等寺。倾者扶之,缺者补之……

因慈恩寺年久失修,乃“经营规划,规模毕具,添筑献殿五楹,观堂一座,寮房、香积、方丈十余间。修补钟鼓二楼,墙垣数十堵,基正浮屠七级,金碧辉煌,栋梁灿烁,莲台佛像焕然一新。”碑文还特别颂扬朱子桥“朱长老慈善忘尊,赈饥拯溺,跋涉山川,名闻中外”云云。朱子桥与李福田、唐慕汾、康寄遥等人,共同发起成立慈恩学院。他专门为学院筹备龙藏一部、大正藏一部、续藏一部,特聘德高望重的太虚法师来此讲学,为此地培养了不少高僧。

太虚法师曾在青龙寺写有《青龙寺诗》8首,朱子桥在寺内看到之后,非常感动,追念唐时盛况,便欲重振寺院。他会同陕西佛教会长康寄遥、长安县长刘径泮等,吁请华北慈善会出资为寺院购地10亩,重新整修。完工之后,他还亲自题写“唐青龙寺”匾额,请终南山玉山寺真元和尚为住持法师,以青龙寺作为大兴善寺的下院。

再如兴教寺。这是唐代樊川八大寺院之首,玄奘法师圆寂后曾葬于此地。寺院坐落在凤栖原半坡,坐北向南,远眺终南烟雨,风景极为优美。可惜这样一座远近闻名的寺院在清同治年间焚于兵火,除三塔之外,其余建筑尽毁。1922年开始,寺院香火重起。朱子桥来陕,便与老友程潜等筹资修葺山门、塔亭、大殿、藏经楼等建筑,寺院基本恢复旧有规模,重新屹立在凤栖原下。

铁塔寺,曾是唐太子李贤的府邸,后改为寺院,称千福寺。颜真卿书法名作《多宝塔碑》即言寺内宝塔,唐时寺院虽盛,此后代有兴衰。朱子桥在西安期间,曾在铁塔寺数次留宿,颇感有缘,便将寺院整修,增建山门等多处建筑,使铁塔寺焕发出神采,亦属朱将军善举。

此外,朱子桥在陕修葺诸如泾阳太壼寺、扶风龙光寺、岐山太平寺、千福寺、华严寺及四祖塔等等传统寺院多处,于此不赘。

修葺法门寺及真身宝塔,保护大批国宝  朱子桥将军本着“救身之余,兼主救心”的宗旨,在创办扶风灾童教养院时,目睹法门寺宝塔倾斜和寺院凋敝不堪的境况,便发愿重修。他认为真身宝塔之下藏有佛指舍利,定能帮国人消灾息祸。据1930年《重修法门寺真身宝塔碑记》:“时余(李祖坤——笔者注)方应朱居士子桥将军之约,视察扶风灾童教养院,道经其地,见夫塔之巍然挺立,历数百年,风霜兵燹剥蚀之余,又能永保其贞固而莫之或动;想与瞻望徘徊,不胜今昔之感……居士因弘扬佛法者,不忍塔之空无所有,若佛身之不得其护。余因此亦切发心愿,冀早修葺,以复旧观。”这次整修塔下时发现唐代地宫,内藏四枚佛指舍利,及大批皇室所供金银器皿和其他物品,堪称国宝库藏。朱子桥在日寇步步进逼、西安屡遭敌机轰炸的残酷态势下,严令切实封存,任何人不得扰动,并让在场所有人士,不管高官仕宦,或者百姓民夫,必须发誓保密信息,绝对不可外传。这样,举世关注的法门寺佛指舍利和唐代珍宝,方得以保藏至今。

率领和动员佛教人士大力赈灾  朱子桥在陕赈灾期间,处处播洒仁爱精神,时时弘扬佛法正气。他经常带领多名佛教人士亲赴乡间,将救灾粮款亲自发放到百姓手中,使佛教精神深入人心,其中白衣寺住持安心法师即为其中之一。据1929年末《新秦日报》报道“华北慈善会委员长朱子桥氏,于昨晨七时,同查勉仲、崔献楼及和尚等二十余人,分乘汽车三辆,前往乾县视察灾情,携有赈米数百袋,赈面一千余袋,并将安心头陀瞩为乾县散赈之一万元赈款亦已带去云。又前赴乾县视察灾情之安心头陀和尚,到达乾县后,随即赴四乡视察灾情,目睹灾民面尽菜色,十室十空,村落为墟,有动于衷,不仅放声大哭,并发宏远,于餐时减食自饥。”安心又当即函告朱将军,将本人在沪、杭、平、津一带所募集的2万元,除1万元已随身带来之外,其余留有1万余元,请速派人由西安取回,发给当地灾民救命,其慈悲之心,昭然于世。

前述倓虚法师的《影尘回忆录》中,记述法师在民间散赈的所闻所见,录有各级官吏贪腐实况,甚有榨干百姓赈灾款粮的劣迹,丧失人性,行同猪狗,法师遂报朱将军严加处置,使得赈灾得以有序进行。

这里还要提及的是,朱子桥急赈陕灾期间,与一代佛学大师弘一法师(李叔同)的交往,亦成为一段佳话。就在他发出“三元钱救一命”号召之后,各地佛教人士闻风而动。与朱子桥交谊深厚的宁波白衣寺住持安心法师,便约请久负盛名的弘一法师一同前往西安,未料弘一刚刚大病一场,恐难成行,却屡屡为朱将军赈济灾黎的精神所感,觉得自己无法拒绝安心的请求,便毅然决定上路。行前深知不能南归,便留下遗书一封,托人交给挚友和弟子、宁波第四中学教员刘质平。刘质平得信之后大惊,深知恩师从来言出必行,义无反顾,便抄近道前去阻止。这时弘一、安心两位法师已与送行亲友告别,轮船即将启航,刘质平不顾一切冲上前去,强请弘一返回,两人相拥而泣,知情者无不感动。

朱子桥将军非党非派,中年皈依佛门,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他由一位清末民初的封疆大吏,到民族抗战中的著名爱国志士,献身于赈济事业的近代最为伟大的慈善家,对百姓至亲至爱,践行着众善奉行的佛家仁爱思想。1941年元月13日,朱将军以劳累而咯血不治,在西安灾童教养院内坐化而去,直让人感叹不已。他对长安佛教事业的贡献,以将于与日月同辉,流传永久。

西安媒体报道朱子桥逝世消息

朱子桥墓园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