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唐密文化 > 唐密研究 > 正文

崔光眼中的儒释道关系问题——从一位北朝晚期士族看中古时期青齐地区佛教信仰成立的过程

本文作者: 5年前 (2013-11-12)

北魏神龟元年(公元518年)的夏天,朝廷重巨、大儒清河崔氏崔光上表胡灵太后,拟以朝廷之力补缀勘刻石经…

北魏神龟元年(公元518年)的夏天,朝廷重巨、大儒清河崔氏崔光上表胡灵太后,拟以朝廷之力补缀勘刻石经。其表文中曾提及“如闻往者刺史临州,多构图寺,道俗诸用,稍有发掘,基蹠泥灰,或出于此”[1]。则以前的刺史赴各州郡任职之时,都愿意花费大量人力物力去营建寺庙,甚至将浅埋于地下的石经用来做修庙的基石。在崔光眼中,这是不当的行为,因为他更需要石材与人力来勘刻石经——儒家经典[2]

显然在崔光眼中,勘刻儒家经典比营建佛寺更为重要。如果崔光没有信仰或信仰其他宗教,也许还可以理解,但他却是一位有着很高义学修养的虔诚的佛教信徒!这其中的“矛盾之处”就难以解释了。答案还得从清河崔氏的家族信仰入手去寻求。

陈寅恪先生早年的研究已明证崔浩以及滨海地域世家如清河崔氏等,其代代相传之宗教信仰为天师道[3]。但之后的状况并不明了。有幸的是,近几十年来,不断地有新材料,尤其是考古材料的发现,加上各学科自身的发展以及跨学科的研究方法与视野的兴起,使今日将这一课题向前推进成为一种可能。

要辨明清河崔氏自崔浩辈之下的信仰状况,如能拥有一个清晰的世系表,再从世系表上去分析便会一目了然,因此笔者根据本文研究的需要,参以其他资料,整理出乌水房崔阴以下的世系与婚姻谱系表。

 

一、青齐地区清河崔氏乌水房宗教信仰状况


 

1  清河崔氏乌水房世系、婚姻谱表

                                                

       (陇西李氏女)          

(字长仁)                 

 

                                                             

                                                              廓之

          

          (彭城刘敬徽)

                          子元

                         (南阳赵氏女)

                          灵延                                  子文

鸿            子真

                 子长

(清河张玉怜)    子发

子房

             敬友                     女元华

                   (平原刘氏女)                (河东裴氏蔼之)

              (彭城

刘氏女)                                         

                                                   

 

 

释慧顺                                          

崔阴   

                                    

                          灵茂       稚宝                     德仁

 

                                                  彦进

                                                  彦发

                                                  详爱

                                                 

 

                                                  女始怜

                                                 (清河房沙)

灵环       

      (清河房氏女)    女止怜

                                                 (清河傅氏)

 

                                                 女玉树

                                                (武威贾渊)

                                                 

 

 

                 长文

资料来源:《魏书》、《北齐书》、《南齐书》、《北史》、《临淄北朝崔氏墓》[4]、《汉魏南北朝墓志汇编》、《大正藏》等。

纵向观察表1给我们带来十分有趣的事实:从崔旷以下第二代子孙灵延、灵茂、灵环的名字来看,当与道教有关,这说明很可能至少崔旷辈为道教徒。而灵延辈生活的年代与崔浩相当或略晚。崔浩推崇道士寇谦之,“独异其言”[5],并招来所谓“国史之狱”[6]。我们因此可得到灵延辈之前清河崔氏为天师道之世家的结论。

至灵延辈之下,时事迁变。再次纵向观察表1,据《魏书》和《续高僧传》等史籍记载,第三代孙崔光、敬友、释慧顺、长文均已皈依佛教。崔光“崇信佛法,晚年愈甚”[7];崔敬友之信佛详下;崔光胞弟释慧顺则不拘家门,“年二十有五,即投(慧)光而出家焉”,并因“仆射祖孝征,钦尚厥德奏为国都”[8];另“光从祖弟长文”“以老还家,专读佛经,不关世事”,也是虔诚的佛教信徒[9]1的第三代孙中仅崔猷无相关记载。

再向后,结合考古发现的材料或艺术史所关注的图像材料,我们不难发现第四代孙(媳)造佛像、信佛法的记载不拘一二。出现在神龟二年(519年)崔懃造像座上的主要人物均出自这一辈,其中敬友支十分明确。[10]

考索敬友支佛教信仰的状况,崔敬友“精心佛道,昼夜诵经。免丧之后,遂菜食终世。恭宽接下,修身厉节。自景明已降,频岁不登,饥寒请丐者,皆取足而去。又置逆旅于肃然山南大路之北,设食以供行者。”[11]因此敬友诵经、持斋,施舍救济,是忠诚的佛教实践者。敬友长媳张玉怜(《十六国春秋》作者崔鸿之妻,?-536年)“推尚佛法,深解空相,大悲动心,惟慕慈善,闻声见形,不食其肉,三长六短,齐诫不爽。福善徒施,上天不吊。以魏天平三年正月乙□奄焉薨逝。道俗行泣,少长进慕,”不仅持诫、施舍,积极参与僧院活动,而且这些实际行动完全是“发于中”的外在表现,其内在根本则是她明了因缘生法、无有自性的深刻义理,因此张氏的信佛不是简单的形式,而是信仰的行为与义理的完美结合。这似乎体现出特定人群的信仰特征。祖述其出身“清河张庆之女”,则其婚前士族出身以及婚于士族的家庭环境正可解释这一特点。玉怜虽为女身,但据当时大儒、玉怜夫家伯父崔光所言,“艺谓礼、乐、书、数、射、御。明前四业,丈夫妇人所同修者。”[12]即当时精英阶层的女子是允许被给予受教育机会的,只是与“身体”观念纠结的“射”与“御”仍为儒家意识形态之禁忌。因此士族出身的贵族女子张玉怜对于佛教并不是完全拘泥于形式的盲目崇拜,而是在信仰的同时还有着义理的追求与理解。这正是社会与文化精英信仰佛法的一个特点。

此后,崔氏家族成员多见于造像题铭中。龙兴寺出土的北魏永安三年(530)像的像主贾淑姿为清河崔和之妻[13]。“(东)魏广福寺造像题名”内有崔氏家族二十余人。而现存最早的崔氏造像——崔懃像之后40年,“天保九年(558)……崔氏宗门……合亲烟(姻)一十六家……敬造宝塔一区”[14]足以说明6世纪后半叶佛教在崔氏宗族的地位与影响。经过一个多世纪或隐或显的佛与道或儒之间斗争、交融等互动的过程,至此,佛教战胜道教,成为与儒家和平共处的思想意识形态。

 

二、由儒、道到儒、佛转变过程中的复杂冲突

 

但同时,我们不难发现接受信仰与开始造像之间似乎在时间上并不同步:崔光同辈大部分均为佛教徒,可正史与墓志、造像记等材料中并无关于他们造像的明确记载[15],是佛教徒而不造像,这种表面上的“矛盾”缘自何因?一方面,造像活动需要一段时期的培育,兴起于接受信仰之后的几十年,这当属情理之中的现象。另一方面,仍当求助于崔氏的汉儒士族身份。回顾学术史,研究难于突破部分缘自一个方法上的局限,即学科之间过于局限,以至于固步自封:做文献者多毕力于考证之功,治艺术史者多止于风格描述,而治考古者多整理材料,做类型学分析,因此很难与其他学科真正有效合作。文献该如何利用?图像材料又该如何运用?本论文将带着这些方法上的思考进入以下的讨论。

上文所述青齐早期佛教徒未大量造像的现象不难从中世早期的历史中看到:外族统治者(所谓“胡族”)易于接受外来信仰的思想及其图像系统,相反对于汉族正统观念而言,“胡”总是与“蛮”、“夷”的概念有关。天师道等意识形态先行,除其自身的因素外,其“本土血统”的身份亦当为一重要因素。概观隋唐之前汉地大中型石窟,我们发现一有趣现象:其中起最关键作用的并不是汉族人士。敦煌、河西本处于亦胡亦汉之间,云冈盛期为鲜卑皇室所凿,龙门紧密延续云冈的传统。位于最东端的青齐等地大规模开窟造像的活动则兴起于隋唐,晚于中原其他地区。作为浮于表的现象,开窟造像的活动中有一条由西向东变化的线索,而还有另一条潜于里的脉络:这是一种“传统”由弱到强变化的脉络。这种“传统”是汉族正统,至少包括道教与儒家的意识形态、文化、习俗与势力。青齐地区正是天师道与儒家文化等传统极强的地区。有着儒道正统文化传统的汉族士人是很难敬奉“胡神”的。活跃于5世纪上半叶的崔浩是这种传统的代表,因此见人“每虽粪土之中,礼拜形像。浩大笑之,云持此头颅不净处跪,是胡神也。[16]

崔浩的时代过去后,如上文所述,崔光辈在灵性的层面上已基本由道入佛,可是深厚的儒学传统仍然是他们得以安身立命之本。儒、佛虽分属于不同层面,但究竟同属意识形态,必当会有思想、习俗等方面的冲突。在持儒家正统史观写作的魏收笔下,树立的是崔光“大儒”与“贤臣”的光辉形象,这种形象是深度阐发的、明确而具体的,类似于绘画中的写实主义;而其作为佛教信徒的形象是简略而收缩的,类似于速写式的画像。因此从《魏书》等著作中我们很容易看到崔光的汉儒传统思想及其与“胡”、甚至是“佛”在意识形态或习俗上的冲突。

这种冲突是多方面的,但最集中地表现在两方面:儒家的节俭务实观念与造像不赀之费之间,以及形式崇拜与义学修养之间的矛盾[17]。并且当儒、佛发生冲突之时,崔光宁愿择儒弃佛。“如闻往者刺史临州,多构图寺”[18],在他眼中,这是不当的行为,因为他更需要石材与人力来勘刻石经——儒家经典[19]。正光二年八月,肃宗获秃鹫于宫中,崔光上表“饕餮之禽,必资鱼肉,菽麦稻粱,时或餐啄,一食之费,容过斤镒”,因此应将其放归川泽[20]。灵太后欲幸嵩岳,崔光认为是“劳形之游”、“伤财之驾”,应当罢息[21]。此外,对于崔光来说,“心信为本,形敬乃末”[22],因此他于佛教的修行重点在于研读并传授佛教义理,而不是造像的崇拜活动。

在相当大的程度上,这两种冲突的实质在于胡、汉之不侔。崔光知遇三朝,曾多次上表,表于世宗和肃宗者多数取得“大悦纳之”的效果,而表于胡灵太后者则多数未果,甚而至于“不从”。质观之,胡太后在血统与文化归属上均为道地的胡人,因此她的行为、思想离以崔光为代表的汉儒眼中的正统“贤王”相去甚远。这是崔光多次上表谏止她“不当”行为的原因,而太后之“不从”实则是因为她心里不以为然的结果。北魏皇权经历了一个不断汉化的进程,但鲜、汉之间的冲突与融合之路却是波折多舛的。这是我们从史官的字里行间所能读出来的潜在信息。

 

三、青齐地区佛教成立的曲折过程:纵向网络与横向网络

 

正是因为上述原因,尽管早在四世纪中叶已有以竺僧朗为首的泰山僧团声势浩大地进入青齐地区[23],有寺塔僧舍、社团生活,寺内并有七国造金铜像[24],还得到“秦宋燕赵”最上层统治者的致礼支持,可也没能借此以蓬勃之势发展成主流意识形态。此后便以融合、潜隐的姿态渗入当地,蓄集力量等待下一次发展的高峰。这也许是彼时大中型造像没有大量出现的一个原因。约一个多世纪之后在邻近的青州地区,当新的教派与势力得到以当地士家大族为中心、普通信众为基础的有力支持之后[25],佛教才得以进入主流意识形态以及民众的日常生活。我们从大量石质造像上看到一个潜隐的“金字塔形”的组织形式,这种形式十分稳定,它构成了一张纵向的网络。

正统史官的历史往往经过正统史观的过滤,是“大写的”历史,因此从书写的历史中我们往往看不到正统史观下“妖逆”或“次要”的事实,这是由集权社会下知识与权力的关系决定的。而我们今日的考古出土品在当时存在的合法性遵循着另外的规则,勿需经过史官的法眼校正,因此相对于文献来说具有直接性,能反映出文献中被刻意或无意掩盖起来的历史。那么打破材料与学科的限制,文献(文献学)、造像(佛教艺术史或考古学)乃至墓葬(考古学)的材料若能得到适得其所的利用,或许会为我们带来一些有趣的观察。本文的中心——大中型石质造像可以为我们讲述另一种历史[26]

懃造像是较早的此类造像(519年九月),当时乌水房崔旷以下第三代孙崔敬友已去世5年,崔光时年69岁,离其辞世仅4年。而正是在这一年的八月和九月,崔光谏止胡太后幸永宁寺塔与嵩山。而出现在造像记上的第四代孙崔鸿等正当壮年。说明第三代孙在接受佛教信仰之后,经过几十年的培育,至迟第四代孙开始有组织的造像活动。只有当他们深刻认识到“观于天文,以察时变;观于人文,以化成天下”[27]的道理时,才以佛法为中心,以血缘或地缘为纽带,展开多方面的、多层次的信仰活动。至此,佛教及佛教造像才蔚为大观。因此对崔氏之皈依佛教及造像活动的考量已经超出个案研究的范畴,而具有更广泛的意义。

有趣的是,这种血缘和地缘的关系编织成复杂的看不见的网络,却是艺术史、社会文化史以及思想史演进的动力。

六世纪上半叶的大中型石像铭中,组织造像者多为身份较高的青齐士族子弟。其中有清河张(或河间张)、清河崔、武威贾、河间邢、昌黎韩、太原郭氏等士族。此外,如上文所述,张宝珠为贾智渊妻;贾淑姿,崔和妻;房令妃多半亦为孙宝憘妻。这其中反映出的士族间的婚配关系是编织这一网络的一条重要线索。

贾氏原出自武威,早年内迁青齐,北朝时已为当地豪族,在文化上早已本地化。除正史外,墓志中的材料较为集中地反映出这种关系。据崔猷墓志,乌水房崔猷卒于北魏延昌元年(515),其女玉树,“年廿五,适武威贾氏。夫渊,州都。父长休,州主簿,魏郡太守。”[28]贾氏与昌黎韩氏也有姻亲[29]。而一则墓志《宋故员外散骑侍郎明府君墓志铭》的志主平原明氏虽未见于青齐地区的造像题记,但因它十分典型地反映出青齐地区汉族士家之间盘根错节的姻亲关系,兹录全文如下:

“(明永源)祖俨,州别驾,东海太守。夫人清河崔氏,父逞,度支尚书。」父歆之,州别驾,抚军武陵王行参军枪梧太守。」夫人平原刘氏,父奉伯,北海太守。后夫人平原杜氏,父融。」伯恬之,齐郡太守。」夫人清河崔氏,父丕,州治中。后夫人勃海封氏,父忄典。」第三叔善盖,州秀才奉朝请。」夫人清河崔氏,父模,员外郎。」第四叔休之,员外郎东安东莞二郡太守。」夫人清河崔氏,父諲,右将军冀州刺史。」长兄宁民早卒。夫人平原刘氏,父季略,济北太守。」第二兄敬民,给事中宁朔将军齐郡太守。」夫人清河崔氏,父凝之,州治中。」第三兄昙登,员外常侍。夫人清河崔氏,父景真,员外郎。」第四兄昙欣,积射将军。夫人清河崔氏,父勋之,通直郎。」君讳昙憙,字永源,平原鬲人也。载叶联芳,懋兹鸿丘。晋徐」州刺史褒七世孙,枪梧府君歆之第五子也。君天情凝澈,」风韵标秀,性尽冲清,行必严损。学穷经史,思流渊岳。少摈」簪缙,取逸琴书。非皎非晦,声逖邦宇。州辟不应,征奉朝请。」历宁朔将军员外郎带武原令。位颁郎戟,志钧杨冯,运其」坎凛,颇尔慷慨。值巨猾滔祲,锋流紫闼。君义裂见危,身介」妖镝,概深结缨,痛嗟朝野。春秋卅。元徽二年五月廿六日」丙申越冬十二月廿四日辛卯窆于临沂县弋壁山。启奠」有期,幽穸长即,兰釭已无,青松无极,仰图芳尘,俯铭泉侧。」其辞曰:」斯文未隧,道散群流,惟兹冑彦,映轨鸿丘,伫艳润徽,皓咏」凝幽。测灵哉照,发誉腾休。未见其止,日茂其猷。巨沴于纪,」侈侵陵将,金飞辇路,玉碎宸嬛。霜酸精则,气恸人游,镌尘」玄穸,志扬言留。夫人平原刘氏,父乘民,冠军将军冀」州刺史。后夫人略阳垣氏,父阐,乐安太守[30]。”

志主明昙憙(永源)出自平原明氏,卒于刘宋元徽二年(474)。现据以上墓志内容将明永源氏世系与婚姻的关系图示如下:

 

 

2平原明(昙憙)氏世系与婚姻谱表

 

 

                                    宁民

                            恬之           (平原刘季略女)

(渤海封忄典女、

                         清河崔丕女)        敬民

                                           (清河崔凝之女)

 

明褒                    歆之            昙登

(清河崔逞女)     (平原刘奉伯女、  (清河崔景真女)

                          平原杜融女)

 

                                            昙欣

                          善盖           (清河崔勋之女)

(清河崔模女)

                            昙憙

休之           (平原刘乘民女、

                        (清河崔諲女)       略阳垣阐女)

 


此外,清河房与乌水房崔氏的婚配情况亦与平原明氏相同。

3清河崔氏清河房世系与婚姻谱表

                      

                      (平原明氏)

 

                                                        忄凌

           (安乐蒋氏)                  (范阳卢氏女、

                          景真                                  冯氏女)

                                  

                                 (平原明氏)               

崔逞                                         (北海王氏)  (高氏)

(清河张氏女)

                           灵和    宗伯                     仲文

                                                             (宗室元氏女)

       

                             (清河房氏女)     (孝文帝)    

                                     (宗室元氏)

                                 

             (河间邢氏)

 

                                                      

                                             (宗室元氏)     (范阳卢氏女)

                         勋之    

                                 (平原明氏)

                       (赵郡李氏)

 

                       (范阳卢氏)

(平原明氏)

 

资料来源:《魏书》、《北齐书》、《南齐书》、《北史》、《汉魏南北朝墓志汇编》等

1-3清晰地反映了平原明氏与清河崔氏、平原刘氏、平原杜氏、平原封氏、略阳垣氏等的姻亲关系,可见青齐豪族之间通婚状况之一斑。这一传统在相当长的时段内得以保存:慕容白曜平三齐之后,情况亦大致如此;孝文改制以后,更是唯重门第[31]

北魏和平四年(463),文成帝诏限定婚姻等级,非同类通婚者加罪[32];太和二年(478)再次下诏禁止非类婚姻,犯者以违制论[33]。北魏朝廷多次限定婚姻等级,一是拓跋鲜卑入主中原后必当采取中原礼制,革旧俗——“中代以来,贵族之门多不率法,或贪利财贿,或因缘私好,在于苟合,无所选择,令贵贱不分,巨细同贯,尘秽清化,亏损人伦[34]”,立新规是有序统治的需要;二来虽有“先帝亲发明诏,为之科禁,而百姓习常,仍不肃改[35]”,说明移居风易俗并非易事,463年的禁令几乎为一纸空文,于是积极推行汉化政策的孝文帝朝不得不再次下诏禁止非类婚姻。这实质上是拓跋鲜卑汉化进程中的一个重要方面,“非类婚偶”代表鲜卑“旧俗”,而通婚时区别“尊卑高下”则代表“新规”,即魏晋南朝的汉族礼制。

青齐士族较好地保存了汉族礼制文化,因此孝文帝朝铨选百官,擢用河表七州的汉族士人[36],以青齐地区的四州——青、齐、兖、徐为主,其中当以清河崔氏为代表[37]。这是因为它是冠冕旧族汇集之地,正是孝文帝所需人才的生产基地。青齐崔氏多能以礼法处世,宗族凝聚力强,由此门风长盛不衰[38]。所以入北魏以后,青齐士族间仍多互通婚姻。

皇兴三年(469)慕容白曜平三齐,清河崔氏大部分宗族成员原为南朝降将[39],宗族中多有出使南朝者[40],南北青齐士族之间必定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也就在较大程度上决定了青齐地区佛教信仰方式及造像特征与南朝的诸多相似之处。

这种婚姻关系也反映出北魏时期鲜汉之间的矛盾冲突与融合的过程。孝文帝迁洛之前,荣任州郡者很少,太和六年(482)以后在李冲、韩麒麟等人的努力下,青齐士人渐任地方或中央职位。除因其保存了汉族礼制文化的因素之外,也是孝文帝笼络汉族士人、缓和鲜汉矛盾的需要。这一政策确实收到实质性的成果,在其继任者宣武帝朝永平三年(510),青州为孝文帝立庙即是青齐汉族人士接纳鲜卑统治者的明显标志[41]

上述婚姻关系与血缘关系、官宦组织关系,以及地缘关系等构成一张横向联系的网络,而造像所反映出来的“金字塔形”的组织形式则构成一张纵向的网络。无数个二种形式的网络相互交叉,则编织成一个立体的网络。这个复杂的网络并非静止不动的,而是随着这网络上的每一个环节而变化,这种变化既有横向的,也有纵向的,同时在王朝都城洛阳与青齐地区之间流动,也在南北之间流动[42]。这不仅是一个有形的人员流动的过程,更是无形的文化、风俗、艺术,意识形态等方面流动的进程,并且这种流动是双向互动的。在这个网络里,便有了艺术史、社会文化史以及思想史的演进。由此,北朝晚期青齐地区出现大量大中型石质造像,而佛教得以最终在该地区立足并扎下根来。



[1]同上注,1494页。

[2]同上注,1494-1495页。

[3] 陈寅恪《天师道与滨海地域之关系·魏太武之崇道》,《金明馆丛稿初编》14-17页,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1年。

[4] 已有学者整理出崔鸿一系的世系谱,参见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临淄北朝崔氏墓》,《考古学报》19842期,221-244页。笔者根据本文研究的需要,参以其他资料,整理出乌水房崔阴以下的世系与婚姻谱系表。

[5] 《魏书卷一一四·释老志》,3052页。

[6] 同上注。

[7] “崇信佛法,礼拜读诵,老而逾甚,终日怡怡,未曾恚忿。曾于门下省昼坐读经,有鸽飞集膝前,遂入于怀,缘臂上肩,久之乃去。道俗赞咏诗颂者数十人。”崔光生平参见《魏书·崔光传》,1499页。

[8] (唐)释道宣:《续高僧传》,《大正藏》第50册,484页。

[9] 《魏书·崔光传》,1506页。

[10] 此造像座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参见邱忠鸣《艺术趣味与家族信仰的变迁:以崔懃造像座为中心的个案研究》,《艺术史研究》第八辑,2006年。

[11] 《魏书·崔光传》,1501页。

[12]《魏书·崔光传》,1492页。

[13]青州市博物馆,《青州龙兴寺佛教造像窖藏清理简报》,载《文物》19982期,4-15页;图见前揭《青州龙兴寺佛教造像艺术》图88页。

[14] (清)段松苓,《益都金石记》卷一,清光绪九年刻本,国家图书馆善本金石组影印,《历代石刻史料汇编》第2册,477页,北京: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0年;前揭王谨霞、孙新生,《北齐“崔氏宗门宝塔之颂”》,《青州博物馆》,206页。

[15] 这固然有受考古发现局限的可能,但从迄今发现的情况来看这种状况是极可能的。

[16] 《魏书卷三十五·崔浩传》,827页。

[17]《魏书·崔光传》,1487-1500页。

[18]同上注,1494页。

[19]同上注,1494-1495页。

[20]同上注,1497-1498页。

[21]同上注,1496-1497页。

[22]同上注,1496页。

[23] “(竺僧朗)於东岳金舆谷。起寺列众。”,《集神州三宝感通录卷下》,433页。

[24] (唐)释道宣,《集神州三宝感通录卷中·西晋泰山七国金像瑞缘四》,414页。

[25] 这一点可从代表性的背光三尊像的造像组织形式上看出。参见邱忠鸣《艺术趣味与家族信仰的变迁:以崔懃造像座为中心的个案研究》,《艺术史研究 》第八辑,2006年。

[26] 除佛教造像外,还有一批关于崔氏墓地的材料,是关于崔氏对于死后生命之认识的宝贵材料,但与本文讨论的中心问题关系并不十分密切,因此不展开讨论。相关材料见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临淄北朝崔氏墓》,《考古学报》19842期,221-244页;《临淄北朝崔氏墓地第二次清理简报》,《考古》19853期,216-221页。

[27]《魏书·崔光传》,1495页。

[28] 见《崔猷墓志》,山东临淄出土。《临淄北朝崔氏墓地第二次清理简报》,同上注。录文收入赵超,前揭书。

[29]北京图书馆藏拓《黄县都乡石羊里鞠彦云墓志》云:“(鞠彦云)祖母昌黎韩……妻武威贾。”赵超,前揭书。

[30] 本引文录自《南京出土六朝墓志》,见赵超,前揭书。

[31] 孝文帝改制前后的婚宦制度不同,如之前是姓族与人伦并重,之后则唯重门第或门望。参见万绳楠整理,《陈寅恪魏晋南北朝史讲演录》第十六篇《北魏后期的汉化(孝文帝的汉化政策)》,合肥:黄山书社,1987年,254-267页。

[32] “(和平四年)十有二月……壬寅,诏曰:夫婚姻者,人道之始。是以夫妇之义,三纲之首;礼之重者,莫过于斯。尊卑高下,宜令区别。……今制皇族、师傅、王公侯伯及士民之家,不得与百工、伎巧、卑姓为婚,犯者加罪。”《魏书》卷五《高宗纪》,122页。《北史》记载与此相同,参见(唐)李延寿撰,《北史》卷二《魏本纪第二》,72页,北京:中华书局,1974年。

[33] “(太和二年)五月,诏曰:……又皇族、贵戚及士民之家,不惟氏族,下与非类婚偶……朕今宪章旧典,祗案先制,著之律令,永为定准。犯者以违制论。”前揭《魏书》卷七上《高祖纪》,145页。前揭《北史》卷三《魏本纪第三》,94页。

[34] 同上注

[35] 同上注

[36] 太和十二年(488)李彪曾“上封事七条”表于孝文帝,“臣谓宜于河表七州人中,擢其门才,引令赴阙,依中州官比,随能序之。一可以广圣朝均新旧之义,二可以怀江汉归有道之情……高祖览而善之,寻皆施行。”《魏书卷六二(列传第五○)·李彪》,1386-1389页。另参《北史卷四○(列传第二八)·李彪传》,1452-1465页;(宋)司马光编集,胡三省音注,《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三十六·齐纪二)·世祖武皇帝上之》,北京:中华书局,1956年,4282-4284页。

[37] 杨泓先生也曾指出清河崔氏是南朝文物典章制度入魏的重要环节,参见杨泓、孙机,《北朝“七贤”屏风壁画》,载《寻常的精致》,沈阳:辽宁教育出版社,1996年。

[38] 参见邱忠鸣《北朝晚期青齐区域佛教美术研究——以“青州样式”为中心》第四章,北京:中央美术学院博士学位论文,2005年。

[39]“(崔)鸿二世仕江左,故不录僭晋、刘、萧之书,又恐识者责之,未敢出行于外。” 《魏书卷六七(列传第五五)·崔光》,1502页;《北史·列传第三二·崔光传》(卷四四)1626页。

[40] 如崔光子崔劼曾于东魏兴和三年(541)以中书侍郎、通直散骑常侍的身份使梁。而作为崔氏外甥的北魏将作大将蒋少游本青齐人士,亦出使南齐,“乐安博昌人也……为散骑侍郎,副李彪使江南。” 《魏书(卷九一·列传第七九·术艺)·蒋少游》,1970-1972页。

[41] 《魏书》卷八《世宗纪》,214页。

[42]青齐造像及考古学文化中的南朝因素已有金维诺、杨泓先生的精辟论述。参见金维诺,《青州龙兴寺造像的艺术成就——兼论青州背屏式造像及北齐“曹家样”》,载巫鸿主编,《汉唐之间的宗教艺术与考古》,377-396页,2000年。杨泓,《关于南北朝时青州考古的思考》,载《文物》19982期,46-53页;杨泓,《山东青州北朝石佛像综论》,载《中国佛学》第二卷第二期,1999年秋季号,后收入《汉唐美术考古和佛教艺术》,315327页,北京:科学出版社,2000。此外造像的样式与母题等具体的图像材料也反映出这一特点,参见前揭邱忠鸣博士学位论文第一章。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