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唐密文化 > 唐密研究 > 正文

唐密法印三藐毋驮考异

本文作者: 5年前 (2013-11-22)

自北京故宫博物院蠲重资购进法帖《出师颂》以来,旋成为新闻媒体和文物考古界关注的焦点。新闻界主流观…

 

 

自北京故宫博物院蠲重资购进法帖《出师颂》以来,旋成为新闻媒体和文物考古界关注的焦点。新闻界主流观点认为:历代文献大多认为此帖为西晋索靖所书,而故宫专家则认为是隋代人所书;有人对其真伪和该不该出天价收购提出了质疑。对此,《故宫博物院院刊》于2003年第6期刊出了此帖若干篇关于《出师颂》的专题论文,由此可见此帖在中国古代书法史上的地位是非同寻常的。其中有不少学者对《出师颂》上所钤盖的唐代太平公主鉴藏印——三藐毋驮发表了各自的看法。

徐邦达先生认为三藐毋驮为梵文印;另外,王亦旻、单国霖、单国强、杨新、肖燕翼、金运昌、施安昌诸先生对于此印是何文字都发表了自己的观点:有胡书、梵文、蕃书诸说。对此,故宫博物院有学者请教于香港的古文字专家霍懋先生,先生认定是悉昙文字,而杨新先生则认为是古藏文或古蒙文及其他文字。对此,吾将不揣谫陋,发一孔见,从三藐毋驮的含义来考证《出师颂》的真伪,以乞引玉之回。

古籍中关于“三藐毋驮”印的记载

目前故宫博物院诸时贤皆将此印文释为“三藐毋驮”,此印释文值得商榷,应为“三藐毋驮”,出处见于北京大学南亚研究所著《中国载籍中南亚史料汇编》刊载了《历代名画记》第三卷《叙自古公私印记》上有:“太平公主驸马武延秀玉印胡书字,梵音云:三藐毋驮。下有王邦维先生对此文之译义:三藐毋驮,梵语samyakbuddha的音译,意译正等觉。

现在我们首先应当知道的是何谓胡书、梵书、蕃书。

梵书:即梵字。《法苑珠林》:“西方写经,同祖梵文。而三十六国,往往有异”之说。

蕃书:蕃人之书也。《周礼·秋官·大行人》:“九州之外,谓之蕃国。”“蕃”通“番”,为古时对外族的通称。又有谓胡书,即胡人所书也。如有《洛阳伽蓝记》:“狮子者,波斯国胡王所献也”之说。“胡”为中国古人对北方边地或西域地方各民族的泛称。

由此可见,梵文、蕃书、胡书皆为古人对西域文字的称谓,但这里应以梵文为主,其中包括了佉卢文、波斯文、吐火罗文、巴利文、古尼泊尔文、婆罗谜文、古僧伽罗文等,不可一概而论。而《历代名画记》中将武则天侄子武延秀说成太平公主丈夫是张冠李戴,太平公主丈夫为薛绍。据《资治通鉴·唐纪十八·高宗开耀元年(681)中有:“初太原王妃之也,天后请以太平公主为官以追福。公主及吐蕃求亲,请尚太平公主,上乃为立太平观,以公主为观主以拒之。至是,始选光禄卿汾阴薛曜之子绍尚焉。秋七月,公主适薛氏。……绍兄 以公主宠盛,深忧之。……太后修故白马寺,以僧怀义为寺主。……令与驸马者慰薛绍令族。……济洲刺史薛 弟绪,绪弟驸马都慰绍,皆与琅琊王冲通谋……绍以太平公主故,杖一百,饿死狱中“之说,故武延秀与太平公主不是夫妻。

又据《新唐书·诸帝公主》载:“太平公主……绍死,更嫁武承嗣,今承嗣小疾,婚罢。后杀武攸暨妻,以配主。”又有《全唐文补遗》千唐志斋藏《故沛郡夫人武氏墓志铭》中明确记载武氏“故周定王驸马都尉攸暨太平公主第二女,封永和郡主。”

无论如何太平公主与武延秀了不相干。

由此可见,《历代名画记》中将武延秀说成是太平公主夫婿是错误的,太平公主丈夫是薛绍而不是武延秀。

再论“三藐毋驮”,此乃是从佛经“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中升华出来的一句释氏名言。诚如鸠摩罗什在《金刚经》中曾多次有“三藐三菩提”句。如:“《金刚经第二品·善现启请分》善男子、善女人发阿多罗之三藐三菩提心……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中有:“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耶?无有定法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又同书第八品之《依法出先分》中之:“须菩提,一切诸佛,及诸佛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皆从此经出。”又同书之第十四品中《离相寂灭分》有:“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又第二六品中之《能净业障分》有:“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又第十七品之《究竟无我分》有:“尔时,须菩提向佛言:‘世尊,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云何应往?云何降伏其心?’佛告须菩提:‘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当生如是心,……须菩提,实无有法,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于燃灯佛所,有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不?’不也,世尊,如我解佛所说义,三藐佛于燃灯佛所,无有法得三藐三菩提。‘佛言:’如是,如是。须菩拉,实无有法如来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以实无有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何以故?如来者,即诸法如义。若有人言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实无有法化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于是中无实无虚……”。又同书之第二十二品《无法可得穷》有:“须菩萨向佛言:‘世尊,佛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为天所得耶?’佛言:‘如是,如是。须菩提,我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乃至无有少法可得,是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又同书第二十七品《无断无灭分》有:”须菩提,汝若作是念,如来不以具足相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莫作是念:如来不以具足相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汝莫作是念,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说诸法断灭,莫作是念。’何以故?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于法不说断灭相。“

在《金刚经》中关于“三藐三菩提”的经文特多,举不胜举。另外,在别的佛经中亦有关于此句的条文:如,《大方广佛华严经》中有:“善男子,是为菩萨摩诃萨十种大愿,具足圆满。若诸菩萨,于此大愿,随顺趣入,则能随熟一切众生,则能隋顺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则能成满贤菩萨诸行愿悔。”

又有《地藏菩萨本愿经·分身集会品第二》中之:“以如来神力故,各以方面,与诸得解脱,从业道出者,亦各有千万亿那由他数。共持香华,来供养佛。彼诸同来等辈,皆因地藏菩萨教化,永不退转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又此经之《见闻利益品第十二》有:“出微妙音,告诸大众,天龙八部,人非人等,听吾今日,于忉利天宫,称扬赞叹地藏菩萨。于人天中利益等事,不思议事,超圣因事,证十地事,毕竟不退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那么“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这句名言在释典中何义?

其为梵文Anuttarasamyaksambodhi的音译。意思是“无上正等正觉”,也可译为“无上正遍知”,是只有佛才能够有的能力,“正觉”,就是佛智,或称作“一切种知”,是十方三世的一切诸佛修行所得的智果;“无上”,指其至高无上,无人可凌其上;“正”者,不偏不邪之义;十法界同为一体。谓之“等”,不同于凡夫外性平等,自利利他,但尚未圆证究极之果,其上尚“正等正觉”有待努力;二乘超凡入圣,明心见性,但不能明了一切众生心性平等,故犹只能自利,而不能觉他,只是“正觉”而已;外道心外取法,修诸多苦行,却不明心性为何物,所以是“邪见”;凡夫众生,虽有本觉真心,但妄念未除,故称“不觉”。只有佛陀三智圆明,五眼洞照,始觉与本觉合二为一,能转生死为涅盘,化烦恼为菩提。总之,诸佛也是依赖般若法才得到菩提智果的。

  苏轼《虔州崇庆禅院亲藏记》;“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以无所得故而得,舍利弗得阿罗汉道,亦曰以无所得故而得。如来与舍利弗若是同乎?曰:何独舍利弗!”

  龚自珍《<妙法莲华经>第四二问》:“如我所言,上合佛心,我所科判,上合阿难原文,佛加被我,智者大师加被我,我疾得法华三昧,亦得普见一切色身三昧,现生蒙佛梦中授记,得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再论“三藐三菩提”

它也是梵语译音,意计为“无上正等正觉。”意即:能觉知一切“真理”,并能如实了知一切事物,从而达到无所不知的一种智慧,是佛之觉行圆满的无上智慧。《大智度论》言:“惟佛一人智慧为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大乘菩萨行的全部内容就在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梵语anuttara-samyak-sam!bodhi,巴利语anuttara-samma^sambodhi之音译。略称阿三菩提,阿菩提。意译无上正等正觉、无上正等觉、无上正真道、无上正遍知。‘阿耨多罗’意译为‘无上’,‘三藐三菩提’意译为‘正遍知’。乃化陀所觉悟之智慧;含有平等、圆满之意。以其所悟之道为至高,故称无上;以其道周遍而无所不包,故称正遍知。大乘菩萨行之全部内容,即在成就此种觉悟。菩萨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则译为‘无上正真道意’,其华译为正等觉,或正等正觉。其为佛智名,华译为无上正等正觉,即是真正平等觉知一切真理的无上智慧。

综上所述,此句,即为:“至高无上之平等觉悟之心”,心就是“成佛”之意。此为梵文的音译句。在梵文之中,阿耨多罗为“至高无上”之意;“耨”为三,上的意思;“三藐”为平等之意。

那么,三藐毋驮在佛事活动中是如何使用的呢?

现有杨慎《丹铅录》第2卷中有关“三藐毋驮”的描述:“西域之俗,以木规圆为二转象,一用梵篆牝书,一用梵篆牡书。牝书自内而外,牡书自外而内。牝转在下,牡轮在上。以机而圆转之,所谓三藐毋驮也。

对此,《佩文斋书画谱·明杨慎论梵篆》中亦云:“唐诗服玩僧收为转经‘,今人谓写字为转经,非也。西方之俗,凡荐亡以木规圆为二轮象,一用梵篆牝书,一用梵篆牡书。牝书自内而外,牡书自外而内,牝轮在下,牡轮在上,以机而圆转之,所谓三藐毋驮也。予过雅时,见西僧说如此,其文亦有与中国同者,如国字,从口从犬……

案,明代状元杨慎所记甚为翔实。杨氏因议大礼被嘉靖帝流放云南永昌卫(今保山),后父廷和死,往来奔丧皆途经雅州(四川雅安地接西域),故听西僧所言三藐毋驮在佛事活动中如何使用,应为可信。余之家与雅安不过百里,有杨氏《过高凤竹箐入雅安》诗为明证。“束马悬车地,升猱隐形。俯窥愁净绿,仰睇失空青。雨过苔垣湿,风来箐雾腥,天将限夷夏,何见罪刊宁”。从以上诗中完全证实了杨氏之说是毋庸置疑的了。

三藐毋驮此物本是西域佛门之物,也是转经轮一类。

南无飒哆喃,三藐毋驮俱胝喃.怛侄他,嗡,拆隶、主隶、准提、娑诃南无飒哆喃,三藐毋驮,俱胝喃. 怛侄他,嗡,拆隶、主隶、准提、娑诃南无飒哆喃……

“三藐”是梵音,据说是因为这句话太神圣了,佛学里都直接拿来用了。“三藐”的意思是指“无上正等正觉”,在佛学里面,得正觉者相当于大学里面拿了个学士学位,刚起步,“得正等正觉”相当于佛,但还没成佛,只有“无上正等正觉”才是佛。“三藐”指已“成佛”。

“三藐”是梵语译音,意译为“无上正等正觉”。意即:能觉知一切“真理”,并能如实了知一切事物,从而达到无所不知的一种智慧,是佛之觉行圆满的无上智慧。《大智度论》言:“惟佛一人智慧为“ 三藐”。大乘菩萨行的全部内容就在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三藐”梵语之音译。略称三菩。意译无上正等正觉、无上正等觉、无上正真道、无上正遍知。‘意译为 ‘正遍知’。乃佛陀所觉悟之智慧;含有平等、圆满之意。以其所悟之道为至高,故称无上;以其道周遍而无所不包,故称正遍知。大乘菩萨行之全部内容,即在成就此种觉悟。

《酉阳杂俎》中有:“百体书中有悬针书、垂露书、秦望书、汲冢书、金鹊书、虎爪书、……虫食叶书、胡书、逢书、天竺书、楷书、横书……。

西域书有驴唇书、莲叶书、节分书、大秦书  、驮乘书、牛书、树叶书、起尸书、石旋书、覆书、天书、龙书、鸟音书等,有六十四种”等书体记载。其中第一部份的胡书与天竺书均为所谓的蕃书,而第二部份则尽是蕃书。

以上均为《宋高僧传·后唐凤翔府道贤传 》中之“五天梵音,悉昙语言“。五天即五天竺也,实为古印度文。

又有《宋高僧传·译经篇》云:“直语密语者,涉俗为直,涉真为密,如婆留师是。一是直非密,谓婆留师翻为恶口住,以恶口人人不亲近故。二是密非直,婆留师翻为菩萨所知彼岸也,既无通达三无性理,亦不为众生亲近故。三两亦句,即同善恶真俗,皆不可亲近故。四二非句,谓除前相故。又阿毗持诃娄,目数数得定。郁婆提,目生起拔根弃背。婆罗目真实离散乱。此诸名在经论中,例显直密语论也。更有胡梵文字,四句易解。凡诸类例括彼经诠,解者不见其全牛,行人但随其老马矣。”准此,则知“三藐毋驮”为密语也。另有宋《宣和书谱》中之“《述书赋》附论朝代自周至唐一十三代,有论印记太平公主第十一家”之说,这是《出师颂》最早的鉴藏印,文中这方印,应是“三藐毋驮”印文。这就是唐徐浩《古迹记》中所云:“太平公主取五帙五十卷,别选 胡书四字印缝。”“别造”即为其母之武周造字,后论之。

有人认为此印文为古蒙古文字,此说不确。《佩文斋书画谱》中之“元畏吾字,蒙古字”条云:“……蒙古字法,皆梵天迦卢之变也,故与佛真言相类。重阳万寿宫《元碑》,皆以蒙古字书,其署年月处用双钧书,如今世传飞白字”可为佐证。查钤盖于《出师颂》上之“三藐毋驮”印之字体与赵涵之《石墨镌华》上的王重阳文字迥异,故排除了此印文为古代蒙古文字之说。

此印在当时亦名重一时,唐窦臮《述书赋》中有:“论周至唐一十三代工书史籀等二百七人,名实虽繁,为用盖鲜。然原本定义则体备于六义,适时为敏则莫要于隶法。东西之书源亦可得之而略究也”为一大例证。

案上文中这佉楼文即佉卢文,亦作佉留,佉卢虱底。古印度的一种文字,横书左行,与张彦远、杨慎所说梵文书写格式相符。这就是西域各国所谓之“天书”。对此,元代盛熙明在论天竺书中说得尤为详尽。三藐毋驮印应为西域之天书。

“西域有王天竺,文字稍异,独以中天竺为正。削竹为笔,以贝多树叶为纸,其书广有四十六种,名载释书。诸番文字虽变迁各殊,然其音韵莫不祖述梵音。故今曰梵音而不曰梵书者,以其音律交合而成字,载音以导意,非若华文有六义也。窃谓字母者,犹仓颉之古文也。其音韵会合而成字,犹如文孳孕而成篆也。其转变而为诸番之书者,亦犹分隶、行、草之变也。”

西天文字,名目繁多,但皆以梵文音律为主,其字体也复杂多变。

中国古代汉人以汉字以外文字入印者不多,据我目及所至,恐唯有此一印也。我以为此印文的产生主要有两大缘由:一为印主受母亲武则天崇释氏思想之影响;二为受胡僧慧范之影响。

太平公主是武则天所生子女中最为宠爱的人,有“武则天第二”之称。曾经权倾一时,被史学家称为“几乎拥有天下的公主。”

其实,太平公主一生很不太平,她的血管里流动着的是她那极不安分的母亲的血液。从小,好骄横放纵,长大后变得凶狠毒辣,野心勃勃地觊觎着那高高在上的皇位,梦想像她母亲那样登上御座,君临天下。然而,正如黑格尔所言,历史往往会发生惊人的重复,但如果第一次是以喜剧而目出现,第二次则以闹剧出现。太平公主虽不乏心机和才干,也曾纵横捭阖得意于一时,但终未能承传母志,位列九五,只是在史书上留下许多五颜六色色的斑痕而已。

太平公主和她母亲一样,尤“喜权势”。被武氏视为知已。关于太平公主的长相,史书说是”丰硕,方额广颐‘(《旧唐书·太平公主传》,以下出自旧、新唐书《太平公主传》者,不再出注),也就是方额头宽下巴,体态丰满。武则天曾说太平公主“类已”。这可能有两种意义,一是说女儿长得像自己,另外就是说女儿的性格爱好与自己类似。太平公主“多权略”,喜参政,这与武则天相似;她在武则天晚年将张昌宗推荐给母亲作男宠,这种情趣与武则天也是一致的。电视剧制造出的许多武则天和太平公主母女间的矛盾,基本上没有依据的。

太平公主不但权欲心极强,而且私生活也淫荡不堪。从目前我掌握的史料来看,她至少有三个“首”。先有宰相崔 ,人品甚差。另有胡僧慧范,他善于殖产,已结权贵。后与太平公主私通,奏为圣善寺主,加三品,封公,殖货流于江、剑。他倚仗太平公主权势,坏事干尽。诚如《新唐书·诸帝公主》中所载:

长安浮屠慧范畜赀千万,交结权近,本善张易之。及易之诛,或言其豫谋者,于是封上庸郡公,月给俸稍减。主乳媪与通,奏擢三品御史大夫。御史魏传弓劾其奸赃四十万,请论死俸。中宗欲赦之,进:“刑赏,国大事,陛下赏已妄加矣,又欲废刑,天下其谓何?”帝不得已,削银青阶。大夫薛谦光劾慧范不法,不可货,主为申理,故谦光等反得罪。

玄宗以太子监国,使宋王、岐王总禁兵。主恚权分,乘辇至光范门,召宰相白废太子。于是宋璟、姚元之不悦,请出主东都,帝不许,诏方居蒲州。主大望,太子惧,奏斥璟、元之以销戢怨嫌。监察御史慕容复劾慧范事,帝疑珣离间骨肉,贬密州司马。主居外四月,太子表追还京师。

时宰相七人,五出主门下。又左羽林大将军常元楷、知羽林军李慈皆私谒主。主内忌太子明,又宰相皆相党,乃有逆谋。先天二年,与尚书左仆身窦怀贞、侍中岑羲、中书令萧至忠崔、湜、太子少保薛稷 、雍州长史李晋、右散骑常侍昭文馆学士贾膺神福、鸿胪卿唐坚信及元楷、慈、慧范等谋废太子、使元楷、慈举羽林兵入武德殿杀太子,怀贞、羲、至忠举兵南衙为应。既有日矣,太子得其奸,召岐王、薛王、兵部尚书郭元振、将军王毛仲、殿中少监姜皎、中书侍郎王琚、吏部侍朗崔日用定策。前一日,因毛仲取内闲马三百,率太仆少卿李令问王守一、内侍高力十、果毅李守德叩虔化门,枭元楷、兹于北阙下,缚膺福内客省,执羲、至忠至朝堂,斩之,因大赦天下。主闻变,亡入南山,三日不出,赐死于第。诸子及党与死者数十人。簿其田赀,瑰宝若山,督子货,凡三年不能尽。崇简素知主谋,若谏,主怒,榜掠尤楚,至是复官爵,赐氏李。始,主作观池乐游原,以为盛集,既败,赐宁、申、岐、薛四王,都人岁祓禊其地。慧范恶迹累累, 竹难书。

又据《旧唐书·薛登列传 》载:“时僧慧范恃太平公主权势,逼夺百姓店肆,州县不能理。

谦光将加弹奏,或请寖之。谦光曰:“宪台理冤滞,何所回避,朝弹暮黜,亦可矣。‘遂与殿中慕容珣奏弹之,反为太平公主所构,出为岐州刺史。“太平公主对于反对慧范之人横加迫害,二人狼狈为奸之事,于此可见,昭然若揭。

又有《旧唐书·桓彦范列传》所云:“彦范尝表论时政数条……。又曰:臣闻京师喧喧,道路籍籍,皆云胡僧慧范短矫托佛教,诡惑后妃,故得出入禁闱,挠乱时政。陛下又轻骑微行,数幸其言,上下媟黩,有亏尊严。臣抑尝闻兴化致理,必由进善;康国宁人,莫大弃恶。故孔子曰:‘执左道以乱政者杀,假鬼神以危人者杀。’今慧范之罪,不殊于此也,若不急诛,必生变乱。除恶务本,去邪勿疑,实愿天聪,早加裁贬。疏奏不纳。”

武后崇奉佛法,爱乌及屋,恩泽僧侣,故对慧范宠信有加,百般庇荫,于此可知。

另外又有《旧唐书·柳泽列传》对慧范大肆敛财之事亦有记载:“……今悔内咸称太平公主令胡僧曲引此辈,将有误于陛下矣。”

太平公主在经济上暴敛财物,在生活上骄奢淫佚,并纵容手下夺民财产、与民争利,不能得到民心。二,太平公主扩充她的势力,主要靠金钱收买,“谓儒者多窭狭,厚持金帛谢之,”以至在他手下的士人大多品性不正。这些人不是以如何将国家治理好这宗旨,而只热衷于权力,热衷于维护太平公主的私利。就品德和能力而言,他们元不如李隆基手下的宋璟、姚崇、张说等臣僚。三、太平公主在政治上也是毫无建树。她的政策只是想掌握权力,实现干预政治的愿望。可举一例。唐中宗时,安乐公主、长宁公主、上官婕妤、尚宫柴氏等一批女人干预政治,制定了“斜封”授官的政策。就是说,如果按正常程序授官,是由皇帝下诏封好交中书省办理,而这些女人则纳贿授官,只要交钱三十万,那怕你是商贾屠夫,也可以授你官。这时的授官为了区别正常方式,就另写诏书“斜封”后交中书办理。这种官叫“斜封官。”当时以这种方式得官的“凡数千员,内外盈滥,无厅事以居”(《新唐书·选举志》)。“斜封官”是女人干预政治的一个樗。睿宗初即位,姚崇、宋王景将这数千“斜封官”全部停罢,但四个月后,在太平公主干预下,“斜封官”又全部恢复了。在太平公主看来,“斜封官”存在与否,是女人能不能干预的一个象征,便对民众来说,它却是一种腐败政治的体现,所以当时人说“姚、宋为相,邪不如正;太平用事,正不如邪”。查,西域胡僧,对于浩如烟海的释典和宗派林立的佛教门派中相对地来说,佛教密宗是他们的强项,故一般胡僧大多长于神咒之术。“三藐毋驮”为唐密中的重要法语,故太平公主鉴藏印中之“三藐毋驮”完全有可能是爱到胡僧慧范唐密佛教理念之影响而为之的。

另外太平公主之庋藏印“三藐毋驮”亦受其生母武后之造字之影响。

 

关于武则天造字对此印之影响

 

对于武则天造字,有17字、18字、19字、22字、23字等说,而且字型各异。由于往事已越千余年,很多文章只是描述了一下“长相“也看不到字的全貌。

关于她造字,从有关记录上看,是18个字、加上了型略有区别的,一共是23个单字。但是从汉典上搜到的,不止这些。

有这种差别有两大原因。首先,是有些字在历史的流传过程中失传了,武则天在位、使用这些汉字的时间并不是很长,李唐王朝恢复后,这些字也就基本上不用了。而且说实话,这些字大多是由简变繁,对于当时的人来说也是一种倒退,使用上十分不方便,所以仅仅在一个比较狭窄的范围内流传了一定的时间。其中流传下来的,一是从石刻和碑文上流传下来,比如《大周泰山哓》。另一部分是从书籍中保留下来的。­——如果是唐时的善本,字的原貌保留得可能还算完整,但是如果层层抄本流传下来,难免有“鲁鱼亥豕“之误 。所以一部分字”繁衍“出了无数的兄弟版本,给后人造成了一大文史疑案。

武后对唐革命,建立周朝后,又别出心裁地对传统的汉字进行了改变,自造新字若干,成为千古笑料而已。

又有《坤舆图说》中之“果释僧佑论东西书源”对此甚详:“昔造书之主凡有三人:长各曰佉楼,其书左行,少者苍颉,其书下行。梵及佉楼居于天竺,黄史、苍颉在于中夏。梵、佉取法于净天,苍颉因华于鸟迹,文画诚异,传理则同矣。仰寻先觉所说有六十四书,鹿轮转眼,笔制区分,龙鬼八部,字体殊是。唯梵及佉楼为世胜文,帮天竺诸国谓之天书。西方写经虽同祖梵文,然三十六国往往有异。譬诸中土犹篆籀之变体乎!按苍颉古文沿世代变,古移为籀,籀迁至篆,篆改成隶,其转移多矣。至于旁生八体,则有仙龙云芝,二十四书则有楷革针殳,史称“武周选离”或“武周新字”,有关此造字之内容甚多,此不赘述。故唐人徐浩《古迹记》中之:“别造胡书四字印缝”之说可信。由于太平公主玉印“三藐毋驮中之印文为梵文 ,再加上武后胡编乱造的新字样式的糅合,才出现了徐文中所说的“别造胡书”之记载。

唐张彦远《历代名画记》和唐徐浩《古迹记》中所载之三藐毋驮梵文印,应当是《出师颂》上所钤盖之太平公主收藏印。此印泥为宋以前之水密印泥,而非宋以后之油印泥,可见为千年以上之印泥。而且此印文为太平公主深受其母与相受慧苍佛教思想影响至深之具体表现。又加上“别造胡书”,完全不同于今之梵文、唐古特文、蒙古文,故今人多不识,故完全符合武后新字和怪字的时代风貌,后之人是生造不出来的。这也是唐代长安密教法印在中国现存于书画上的唯一遗吧。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