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唐密文化 > 唐密研究 > 正文

唐密、神迹和信仰

本文作者: 5年前 (2013-12-22)

[摘要] 从《大宋高僧传》开元三大士的传记中,选取祈雨、招魂来说明密法的实用功能,这些功能…

     [摘要] 从《大宋高僧传》开元三大士的传记中,选取祈雨、招魂来说明密法的实用功能,这些功能属于神迹,它们对帝王将相士农工商信仰和崇拜密宗发挥了巨大作用。接着,从正宗传承与密法效验问题强调了密宗的特质,及当今唐密复兴应当关注的问题。

    [关键词] 密宗 神迹 信仰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与中国实行改革开放同步,中国民众逐渐兴起宗教热。在宗教热过程中,不同现象沉浮其间,但是,一个热点却逐渐发热,至今不衰,这就是密宗,特别是藏传佛教中的密宗尤其引人瞩目。随着社会更加自由、信仰需求更加多元,有关密宗复兴也呈现出多元化的趋势,唐密也逐渐浮出水面,其中蕴涵着汉人民族自信、文化自觉与寻根的意识。如今,长安大兴善寺、青龙寺的复兴昭示着中国汉区努力接续断绝了千余年的唐密传统的一种历史响应与现实需求。当然,与藏密、东密、台密相比,唐密的复兴任重道远。假如民国以来,多元密宗热持续而不被政治因素等野蛮摧折的话,唐密或许早已在今天形成繁花似锦的局面。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笔者曾对禅定与密宗的历史与功法做了一个初浅的梳理,现在看来,似沧海之一粟。今乘大兴善寺与唐密文化学术讨论会召开之际,捡回过往思绪,再顾密宗源流,重探唐密玄奥,得瞻唐密圣地,遥想开元祖师,幸甚喜甚。

密宗在唐代受到上至帝王后妃权臣贵胄下至士农工商的喜爱尊崇,无非是人的好奇心与惊叹情使然。这一点,至今日科技发达、知识爆炸时代依然如故。以神迹来建立大众的膜拜,在一切宗教中都存在。神迹就是佛教中不可思议法门的一部分,密教中更显突出。有关“开元三大士”的神迹,在僧传、碑记和其它史料中均有记载,且内容不少,案例颇多。由于篇幅与探究力度有限,今仅从宋僧传中拣选祈雨与招魂二种例子衍说。然后,对密法传承的权威性与法力效验问题进行了论述,指出它们与社会影响息息相关。

 

一、神迹中祈雨与招魂实例

 

在宋僧传中,记述“开元三大士”的神迹很多,如降神、降怪、降蛇、飞行、消灾、除病、梦兆、咒语、算命、复明、舍利、感应、显灵、解兵祸、入水不湿、刀砍不伤等。这些内容超过六神通的范围,故用宗教学常用的神迹一词统括,当然是在宽泛意义上用这个词的。指神灵的事迹,灵异的现象,特别是指人们感到不可思议的事件从而发生崇信的宗教情感。尽管随着时代的发展、科学知识的普及,有些不可思议的事件或现象可以得到合理解释,但是,从时代的局限,或教育程度的高低,或环境的限制,或个体差异等等,这种情感仍然不分古今中外地发生着。这里追溯的是唐代那个时代的宗教及其发生的氛围。

 

(一)祈雨

 

祈雨不是密教中特有的,而是世界各部落和民族中普遍的行为。如中国古代祈雨就经常发生,因为农业社会对雨水的依赖是第一位的。从殷商以来,常用方式是跳舞、焚女巫、作龙、厌胜等,但是效果并不那么显著。如古人最爱用雩(舞蹈)祭求雨方式就在中国传承了几千年,耗时耗力,雩而无雨则再雩三雩,还上升为国家行为,牵动几乎所有神灵,干预社会政治活动,但大多数结果仍然无济于事:

    如隋制孟夏龙见而雩,祭五方帝;不雨,则以七日为一个周期不断升级。初请过七日不雨,祈五岳四渎四海山川;又七日不雨,祈社稷及古来卿士有益于民着;又七日不雨,乃祈宗庙及古帝王有神祠者;又七日不雨,乃祈神州;又七日仍不雨,则回头重祈岳渎诸神,依上述次序轮祭,总之要祈至下雨为止。如果是秋分以后不雨,则只祈祷而不雩。初请后二旬不雨,则迁市、禁屠、省刑罚、理冤狱、存恤鳏寡孤独等等,然后斋戒祈于社稷;又七日乃祈国界内能兴云雨的山川(泰山、河、海之类)。1

在这种背景下,若能发生简易的求雨方式且效果明显的话,肯定能在中国引发轰动效应,获得官方与民间的追捧和崇拜,进而变成奇迹和传说。事实上,“开元三大士”做到了。密宗兴盛便是自然而然的结果。

在三大士传记中,神迹记录得最多的就是祈雨了,有的还举行多次。考虑到僧传中记载是择取典型实例,那么,实际生活中,开元三大士的祈雨的次数肯定不止这几次了。与中国人求雨相比,从印度来的密宗高僧求雨非常简单,一个僧人,几件小道具,几句咒语就行了。而且,呼风唤雨如家常便饭,甚至达到了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要好久来就好久来,要好久停就好久停,要多少雨量就是多少雨量,随心所欲的境地。这小魔术般的求雨的行为自然引得中国帝王与士民的疯狂崇拜了。

   善无畏(637735)是“开元三大士”中第一个来到中土的人。有一年夏季大旱,玄宗下诏请善无畏祈雨,其过程颇具戏剧性:

又属暑天亢旱,帝遣中官高力士疾召畏祈雨。畏曰:“今旱,数当然也。若苦召龙致雨,必暴,适足所损,不可为也。”帝强之曰:“人苦暑病矣,虽风雷亦足快意。”辞不获已,有司为陈请雨具,幡幢螺钹备焉。畏笑曰:“斯不足以致雨。”急撤之。乃盛一钵水,以小刀搅之,梵言数百咒之。须臾,有物如龙,其大如指,赤色矫首,瞰水面,复潜于钵底。畏且搅且咒,顷之,有白气自钵而兴,径上数尺,稍稍引去。畏谓力士曰:“亟去,雨至矣。”力士驰去,回顾见白气疾旋,自讲堂而西,若一匹素翻空而上。既而昏霾,大风震电。力士及天津桥,风雨随马而骤,街中大树多拔焉。力士入奏,而衣尽沾湿矣。帝稽首迎畏,再三致谢。2

    其中有四点信息值得一提:一是善无畏认为今年的旱情是“数当然”,即自然规律,必然发生的,若强行求雨会导致灾难性结果,故婉拒求雨,但是皇帝认为酷暑难耐,即使有点灾情也好过这种闷热感受;二是求雨仪式中印不同,有司按照中国传统方式祈雨,需要陈设道具、布置地方,然而,善无畏不需要多余道具、场面布置,也不需要冗长仪式过程,而是依凭自身强大的一己法力、几句咒语、简单法器就能进行;第三,善无畏短时间内就能呼风唤雨,且威力凶猛。如果按照当今气象学对风力级别的划分,“街中大树多拔焉”,属于狂风,即风力十级!可见,善无畏法力高深莫测。第四,在中国传统传说中,管风管雨的是龙的事情。至于龙是否真实存在,至今学术界莫衷一是,但主流意见是持否定态度,认为龙是中国图腾,是上古时期几种动物的特征加上想象虚构出来的。风雨雷电是否与龙相关,现代社会共识当然是无关,风雨雷电是自然过程,跟任何神灵或巨怪灵兽毫无关系。有趣的是,善无畏作法中,赤龙现身,预兆风雨雷电即来,而且,短时间内乌云压城,闪电雷鸣,狂风暴雨。可见,善无畏催动龙的动力强劲,降龙咒语法力巨大。祈雨仪式,效应迟速,中印对比,高下立现,中国皇帝乃至芸芸众生面对这天竺高僧,还有什么情感发生呢?除了感谢和膜拜,无有其它。

其实,早在印度,善无畏就应请施法求雨过:

时中印度大旱,请畏求雨。俄见观音在日轮中,手执军持注水于地。时 众欣感,得未曾有。1

    这次是请动观音降下甘露,滋润人间。有观音拥有许多神通,降甘露是观音经常做事情。

接着登场祈雨的是后来乘坐海船来到大唐中土的金刚智(663731)和不空(705774)师徒。在僧传中,有一则金刚智祈雨成功的记录。事情发生在金刚智随驾东都洛阳时,当时连续半年不下雨,旱情严重,运用中国传统的办法,遍请中国的传统神灵,但是毫无反应,玄宗下诏金刚智祈雨:

    其年自正月不雨迨于五月,岳渎灵祠祷之无应。乃诏智结坛祈请。于是用不空钩、依菩萨法,在所住处起坛,深四肘,躬绘七俱胝菩萨像,立期以开光,明日定随雨焉。帝使一行禅师谨密候之。至第七日,炎气爞爞,天无浮翳。午后,方开眉眼,即时西北风生,飞瓦拔树,崩云泄雨,远近惊骇。而结坛之地,穿穴其屋,洪注道场。质明,京城士庶皆云:“智获一龙,穿屋飞去。”求观其处,日千万人,斯乃坛法之神验也。2

    金刚智结坛城,请动七俱胝菩萨帮忙,作法六天半,暴风骤雨即来。这起事件在洛阳形成轰动效应,民间还传言金刚智把中国传统的兴风行雨龙给收伏了,每天成千上万的人来参观神迹——金刚智作法的坛城成了膜拜的景点。这起事件大大抬升了密教在大众的影响力,“天竺僧人比本土神灵厉害”就此可形成社会共识。法术就是最好的宣传工具,而不是言教理论!

     在不空传中,祈雨的记载多达4条,3条案例,1条通则。唐玄宗天宝五载(746)那年夏天干旱,玄宗下诏祈雨,但提出了两个要求:第一,尽快降雨,不得拖延;第二,不能把雨下大了,弄成灾情。因为,玄宗已经见识了这些来自天竺僧人的厉害,也是吸取了以前的痛苦教训:

是岁终夏愆阳,诏令祈雨,制曰:“时不得赊,雨不得暴。”空奏立孔雀王坛,未尽三日雨已浃洽。帝大悦,自持宝箱赐紫袈裟一副,亲为披擐,仍赐绢二百匹。1

不空做到了,玄宗高兴得给予赏赐。“风雨”总在一起,上述都是“兴风作雨”的行为。但有时,风单独出来作怪。不过,密僧有的是办法。有一天,突刮大风,玄宗令不空止风,不料,作法中有个意外插曲,池中鹅来“捣乱”:

    后因一日大风卒起,诏空禳止。请银瓶一枚作法加持,须臾戢静。忽因 池鹅误触瓶倾,其风又作,急暴过前。敕令再止,随止随效。帝乃赐号曰智藏焉。2

这只池鹅反倒给不空创造了表现机会,“随止随效”,显示了不空拥有的强大法力,皇帝惊叹,给不空赐号为“智藏”!其实,在这之前,不空回老家印度和斯里兰卡时,在海上就经历了大风,他用诵经“消灭了”险些发生的灭顶之灾:

    至诃陵国(今印尼爪哇)界,遇大黑风,众商惶怖各作本国法禳之,无验,皆膜拜求哀,乞加救护,慧辩等亦恸哭。空曰:“吾今有法,汝等勿忧。”遂右手执五股菩提心杵,左手持《般若佛母经》夹,作法诵《大随求》一遍,即时风偃海澄。3

大历年间,遇到旱情,唐代宗诏不空祈雨,但规定了时间,以三天为期,以此来验证是不是法力所为:

又以京师春夏不雨。诏空祈请,如三日内雨,是和尚法力。三日已往而霈然者,非法力也。空受敕立坛,至第二日大雨云足。帝赐紫罗衣并杂彩百匹,弟子衣七副,设千僧斋,以报功也。4

    不空法力高强,行法第二天大雨滂沱而下。代宗龙颜大悦,赏赐丰厚。当然,祈雨过程中也有意外发生,自然规律与法力会出现抗衡现象。以下一例是发生在唐玄宗任上:

尝因岁旱,敕空祈雨。空曰:“过某日可祷之。或强得之,其暴可怪。” 敕请本师金刚智设坛,果风雨不止。坊市有漂溺者,树木有拔仆者。遽诏空  止之。空于寺庭中泥媪五六,溜水作梵言骂之,有顷开霁矣。5

     这里面有两点值得注意,一是不空先婉拒了玄宗的祈雨诏令,认为自然规律不可违抗,违背了会带来灾情。二是玄宗改诏不空师父金刚智祈雨,结果搞得风雨不止,发生城市内涝,竟然出现树倒人淹现象。结果收拾烂摊子的还是不空。这似乎暗示徒弟的法力超过师父。而不空止雨的办法是厌胜术,用泥偶加上咒语,立即见效。在僧传中,最珍贵的是记载了不空祈雨的常用模式与法器:

    空凡应诏祈雨无他轨则,但设一绣座,手簸旋数寸木神子。念咒掷之, 当其自立于座上,已伺其吻角,牙出目瞬则雨至矣。1

从上述可见,“开元三大士”的祈雨仪式都非常简单,依赖的咒语的功能强大。这自然远胜中国本土的祈雨术士与仪式。二者相较,“开元三大士”的所为是个巨大进步,基本上不存在耗费国家人力、财力、物力的现象。

 

(二)招魂

 

今天,肉体与灵魂的关系仍然是宗教、哲学、医学等学科和坊间议论的热点话题。在上古时代,认为灵魂不死或祈求灵魂不死是世界上众多部落和氏族的看法。因此,施行招魂术是非常普遍的现象。在我国,最著名的《招魂》作品载于伟大的诗人屈原作品合集《楚辞》中,里面有言:“魂兮归来,入修门些。工祝招君,背行先些。秦篝齐缕,郑锦络些。招具该备,永啸呼些。魂兮归来,反故居些。”2描述的是巫师倒退着,拿着盛放灵魂的竹篓,引导灵魂返归家乡的场景。生活在我国西南的彝族,认为人的灵魂有三个,“世间人死魂三分,觉魂止阴间,彼乃享祭礼;魂居坟茔,彼乃享药祭;埃魂止灵位,彼乃享献礼。”3人死后最重要的一个事情就是“指路仪式”把亡魂送回“老家”(祖源地)。在印度,吠陀时期,灵魂观念非常模糊。在婆罗门教时期,由于雅利安人吸收了土著人(达罗毗荼人和孟达人)的轮回说法,灵魂学说在主流社会中流行。在奥义书中,灵魂转世说已经上升居于首要地位,灵肉二元论已经成为共识,“神我是内灵,其大如拇指,常居众生心,有异于身体。”4所以,瑜伽士的修炼就是体验“梵我如一”。在宋僧传中,记载了一则金刚智为玄宗的第二十五公主招魂的经过:

    初,帝之第二十五公主甚钟其爱,久疾不救,移卧于咸宜外馆,闭目不语,已经旬朔。有敕令智授之戒法,此乃料其必终,故有是命。智诣彼,择取宫中七岁二女子,以绯缯缠其面目卧于地,使牛仙童写敕一纸焚于他所,智以密语咒之。二女冥然诵得不遗一字。智入三摩地,以不思议力令二女持敕诣琰摩王,食顷间,王令公主亡保母刘氏护送公主魂,随二女至。于是,公主起坐,开目,言语如常。帝闻之不俟仗卫,驰骑往于外馆。公主奏曰:“冥数难移,今王遣回略觐圣颜而已。”可半日间,然后长逝。自尔帝方加归仰焉。5

此文记录尤可注意者,一是金刚智认为重病中公主死亡过程不可逆转,因为这是她的“命数”决定了的,所以,他做得到的工作是招魂,让皇帝与心爱的公主作“临终告别”,聊慰心意。二是人间与地府的沟通,金刚智借用了两位童女的“幻身”把人间帝王的旨令送达到阴间琰摩王(俗谓阎王)面前,这是友好沟通,礼尚往来。因为,阎王管着生死簿,即人的生命长短,不要缺了礼数。阎王派遣公主过逝保姆刘氏的灵魂保驾护航,把公主灵魂送回去。三是灵魂归回肉身,公主得以暂时恢复半天的神志,有了肢体动作,有了说话功能,终于可以与父亲来个遗言。由此可见,对于人的生命存在,佛教与大多数上古人类的看法一样,肉体与灵魂是二元的,合一则是活的生命存在,分离则是僵死的物体。在社会中间,在普通大众间,幽冥之事不可知,只有特殊的人物,如民间中的端公、巫师,宗教中的法师,才享有独家知情权与处置权。在生理、医学等发达的今天,对于人类是不是灵肉二元,争讼不止。但在许多原始部落、成熟宗教那里,灵肉二元似乎是普遍观点。

再看金刚智施法过程中,仍然非常简单,就是一张符纸、几句咒语、童女幻形,在深定状态中,利用自身法力(念力)实现。可以用简捷、瞬时、高效来形容。自那以后,玄宗更加尊崇金刚智以及他所代表的密宗便成为必然的结局。

 

二、密宗的传承与效验问题

 

在当今复兴唐密的过程中,最大的软肋可能就是传承问题。唐密中断上千年,尽管后来有论者说有传承,如四川安岳、大足柳本尊—赵智凤是唐密的传承者,但是,笔者更倾向于认为他们是地方性佛教社团,而非正纯密教的传承者。所以,唐密的现代传承还是要像民国年间持松、王弘愿一样,从日本引进才行,然后有待中国本土的英杰出世。进而,还要解决效验问题。自古至今,效验问题对于密教的传播与社会影响,比其他宗派更具有决定性因素。

 

(一)密法源头:天竺与狮子国

 

“开元三大士”在当时享有崇高殊荣,与他们自身强大法力相关,而强大法力又来自于他们的正宗传承、刻苦的学习,外加天赋极高,品德纯洁,人格魅力夺人,自然社会评价极高。从宋僧传中可知,开元三大士的传承是正宗而纯粹的,还感应佛菩萨现身。

为免国家祸乱,天伦丧失,善无畏让国予弟,削发出家。先学得显教:“南至海滨,遇殊胜招提,得法华三昧。”后在中印度“像法之泉源,众圣之会府”的那烂陀寺,幸到奇遇,获得800岁密教高僧的垂青,传授密法,成为人天师:

    寺有达摩掬多者,掌定门之秘钥,佩如来之密印,颜如四十许,其实八百岁也。玄奘三藏昔曾见之。畏投身接足,奉为本师。一日,侍食之次,旁有一僧,震旦人也。畏视其钵中见油饵尚温,粟饭犹暖,愕而叹曰:“东国去此十万余里,是彼朝熟而返也。”掬多曰:“汝能不言,真可学焉。”后乃授畏总持瑜伽三密教也,龙神围,森在目前,其诸印契,一时顿受。即日灌顶,为人天师,称曰三藏。夫三藏之义者,则内为戒定慧,外为经律论。以陀罗尼总摄之也。1

而且,在那烂陀寺,善无畏与中国结下了不解之缘。正是他见识了来自中国的密教高僧“日行十万里”的功夫,才为不可思议的密法倾倒,进而接受密教教授,成为密教高僧。最终,师父点破“他与震旦有缘”便来到中国。在印度,善无畏还与佛教的教祖和菩萨有缘:“又入鸡足山,为迦叶剃头,受观音摩顶。尝结夏于灵鹫,有猛兽前导。深入山穴。穴明如昼,见牟尼像,左右侍者如生焉。”这些昭明善无畏的密法是有传承的,源头来自释迦牟尼。

金刚智少年出家,学法正宗,在包括那烂陀寺许多圣地拜师学过佛教各种学说:

    释跋日罗菩提,华言金刚智。南印度摩赖耶国人也,华言光明。其国境近观音宫殿补陀落伽山。父婆罗门善五明论,为建支王师。智生数岁,日诵万言,目览心传,终身无忘。年十六,开悟佛理,不乐习尼子诸论,乃削染出家,盖宿植之力也。后随师往中印度那烂陀寺,学修多罗、阿达磨等。洎登戒法,遍听十八部律。又诣西印度学小乘诸论,及瑜伽三密陀罗尼门。十余年全通三藏。次复游师子国,登楞伽山,东行佛誓、裸人等二十余国。闻脂那佛法崇盛,泛舶而来。1

可见金刚智辗转印度各地学习小乘、大乘、密教,十多年后,经律论三藏全通。与善无畏、金刚智在印度学习密法不同,不空是流寓在中国后向金刚智学的:

    本北天竺婆罗门族,幼失所天,随叔父观光东国。年十五,师事金刚智三藏,初导以梵本悉昙章及声明论,浃旬已通彻矣。师大异之,与受菩萨戒,引入金刚界大曼荼罗,验以掷花,知后大兴教法。洎登具戒,善解一切有部,谙异国书语。师之翻经,常令共译。凡学声明论,一纪之功,六月而毕。诵文殊普贤行愿,一年之限,再夕而终。其敏利皆此类也。欲求学新瑜伽五部三密法,涉于三载,师未教诏。空拟回天竺,师梦京城诸寺佛菩萨像皆东行,寐寤乃知空是真法器,遂允所求。授与五部灌顶护摩阿梨法及毗卢遮那经苏悉地轨则等,尽传付之。2

最初,金刚智留了一手,为传授新瑜伽五部三密法,后得到梦境昭示才传授给不空。开元二十九年(741)十二月,奉师父遗言,不空带领几位中国僧人乘坐昆仑舶离开中国南海,踏上回南天竺狮子国(今斯里兰卡)求学瑜伽大教的路途。到了狮子国后受到国王欢迎,学习密法也如其所愿:

    空始见普贤阿梨,遂奉献金宝锦绣之属,请开十八会金刚顶瑜伽法门毗卢遮那大悲胎藏建立坛法,并许含光、慧辩等同受五部灌顶。空自尔学无常师,广求密藏,及诸经论五百余部,本三昧耶诸尊密印仪形色像坛法帜。文义性相,无不尽源。……次游五印度境,屡彰瑞应。3

密教的源头在印度与狮子国,中国密教的发展还要国外的大力支持,所以,才有与时俱进,日日弥新机遇发生。

 

(二)文化冲突:中国术士与天竺密僧斗法

 

正像佛教早期传进中国引起了本土智人术士的拒斥和反抗一样,在唐代,“开元三大士”传播正纯密教也遭到了中国本土术士的挑战。善无畏一到长安就展开了斗争:

    开元初,玄宗梦与真僧相见,姿状非常,躬御丹青,写之殿壁。及畏至此,与梦合符,帝悦有缘。饰内道场,尊为教主。自宁、薛王已降,皆跪席捧器焉。宾大士于天宫,接梵筵于帝座;礼国师以广成之道,致人主于如来之乘。巍巍法门于斯为盛。时有术士握鬼神之契,参变化之功,承诏御前,角其神异。畏恬然不动,而术者手足无所施矣。1

密僧隆礼,术士自感落寞惆怅,但二者斗法,术士惨败。玄宗有意让道佛同场较技,有次,宣召著名道士罗公远与不空在大殿上较量隔空取物:

    玄宗召术士罗公远,与空法。同在便殿,空时时反手搔背。罗曰:“借尊师如意。”时殿上有华石,空挥如意击碎于其前。罗再三取如意不得,帝欲起取。空曰:“三郎勿起,此影耳。”乃举手示罗,如意复完然在手。2

 

宗教之间,乃至思想异同之间,引发斗争、流血乃至战争是相当普遍的现象。在善无畏传中,还可看到在印度,密教与外道的争讼:

    五天之境,自佛灭后,外道峥嵘,九十六宗各专其见。畏皆随所执破滞析疑,解邪缚于心门,舍迷津于觉路;法云大小而均泽,定水方圆而任器;仆异学之旗鼓,建心王之胜幢,使彼以念制狂,即身观佛。3

即使在佛门内部,一争高下,人情好恶也是存在的。据传说,唐代著名律师道宣律师曾与善无畏“暗夜交斗”:

    一说畏曾寓西明道宣律师房,示为粗相,宣颇嫌鄙之。至中夜,宣扪虱投于地,畏连呼“律师扑死佛子”!宣方知是大菩萨,诘旦摄衣作礼焉。若观此说,宣灭至开元中仅五十载矣,如畏出没无常,非人之所测也。4

密教在唐代的兴起,看僧传还是不得不说到,有“不可思议”的能力与奇迹发生才能俘获大众,这跟个人的修行和能力密切相关。反观三梵僧均可感到密法的正纯威力。

 

(三)流芳百世:人格魅力与死后显灵

 

在生前,“开元三大士”不仅具有广博的学问、精进的修行、法力的的强大、还具有超常的智慧,谦卑的德行,人格魅力也是超凡入圣。

大乘经典教导说,世间技艺都要学会,而善无畏就是这样一个典型:

    畏风仪爽俊,聪超群;解究五乘,道该三学;总持禅观,妙达其源;艺术伎能,悉闻精练。1

善无畏性格温和,善待下士,不吝指教后学:

    畏性爱恬简,静虑怡神,时开禅观,奖劝初学。奉仪形者,莲华敷于眼界;禀言说者,甘露润于心田。超然觉明,日有人矣。法侣请谒,唯尊奉长老宝思惟三藏而已,此外皆行门人之礼焉。一行禅师者,帝王宗重,时贤所归,定慧之余,阴阳之妙,有所未决,亦咨禀而后行。2

金刚智的学问与人品也是让人称羡,还拥有超常的记忆力和优秀的自控情绪的能力:

    智理无不通,事无不验。经论戒律,秘咒余书,随问剖陈,如钟受。有登其门者,智一觌其面永不忘焉。至于语默兴居,凝然不改,喜怒逆顺,无有异容。瞻礼者莫知津涯,自然率服矣。3

不空慈心弘法利生,获得时誉:

    空之行化利物居多,于总持门最彰殊胜。测其忍位,莫定高卑。4

“开元三大士”以法力建立崇信,是当时密宗发展的关键性因素。这种崇信即使他们不在人世间也在继续发挥作用。这就是神迹获得了永恒价值,成为召唤世人的魔力所在。

密教的神迹不仅在于生前的众多奇迹,还在于那些高僧圆寂后还留下许多传说和灵感的故事。唐开元二十三年(735)乙亥十月七日,善无畏右胁累足,奄然而化。享龄九十九,僧腊八十。二十八年(740)十月三日,葬于洛阳龙门西山广化寺之庭焉。定慧所熏,全身不坏。会葬之日,涕泗倾都,山川变色。二百多年后,朝代更换,宋代初期的赞宁奉旨编撰《大宋高僧传》,他曾到洛阳龙门亲身瞻仰过善无畏的不朽肉身:

    今观畏之遗形,渐加缩小,黑皮隐隐,骨其露焉。累朝旱涝,皆就祈请,征验随生,且多檀施。锦绣巾,覆之如偃息耳。每一出龛,置于低榻,香汁浴之。洛中豪右争施弹、净巾、澡豆,以资浴事。今上禳祷,多遣使臣往加供施,必称心愿焉。5 

宗教的生命力一个原因就在于有证有验,尤其对于信众来说,这点尤其重要。膜拜神迹,感动心底,信仰忽生,神圣相伴。继之祭祀,隆重其事,官民输诚,佑我神州。教派传承,有赖传人,唐密重兴,征验恒随。

 

(四)高僧忧戚: 后代衰微 呼唤有灵传人

 

宋代佛教学者、佛教史专家赞宁提及当时人们认为密教的传承是三代,以后便是分枝开花:

    传教令轮者,东夏以金刚智为始祖,不空为二祖,慧朗为三祖。已下宗承所损益可知也,自后岐分派别。咸曰:“传瑜伽大教,多则多矣,而少验者何?”亦犹羽嘉生应龙,应龙生凤皇,凰皇已降生庶鸟矣。欲无变革,其可得乎?1

虽然唐代密教以后也有传承,但总趋势是一代不如一代,而且,有个致命弱点,这些密宗传人作法大多不灵验了。密教是以神迹为利器,无此咋召唤众生?所以,赞宁认为,密教要加以变革,来挽救颓势。在赞宁对密教的评价体系中,效验是个决定性指标。因为,密宗与显教最大区别是,它注重咒语、仪轨、作法、效果。有无效果是直接而当下显明的,这也是密教高僧能胜过道士、江湖术士的最重要有时是唯一决定性的指标,也是赢得世俗社会胜利的不二法门。善无畏在寺院院落里面架炉铸造铜塔,众僧认为不安全,不仅会影响殿堂,还会殃及周边街坊,但善无畏一笑置之,早有防范措施:

    畏尝于本院铸铜为塔,手成模范,妙出人天。寺众以销治至广,庭除深 隘,虑风至火盛,灾延宝坊。畏笑曰:“无苦,自当知也。”鼓铸之日,果大雪蔽空,雾塔出垆,瑞花飘席,众皆称叹焉。2

原来,善无畏算准天气变化,铸造铜塔那天会下大雪,避免了火星飞溅引燃易燃物的隐患,这与诸葛孔明借东风异曲同工。但在时人看来,善无畏既然能呼风唤雨,控制雪雾自然小菜一叠。当下生效,神化其迹,崇拜善无畏便是人们情感的自然流露。在记述三大士的事迹时,赞宁非常关注“是否灵验”的问题,如他对金刚智的行法写道:

    自开元七年(719)始屈番禺,渐来神甸。广敷密藏,建曼罗依法制成,皆感灵瑞。……智所译总持、印契凡至皆验,秘密流行为其最也。两京禀学济度殊多,在家出家传之相继。3

可见,密宗是否流行与密法是否灵验是正相关关系。大众的认知水平就是流行水平。在另一处,赞宁对密法在唐宋时期的差异做了批判性评价:

    五部曼罗法,摄取鬼物必附丽童男处女,去疾除祆也绝易。近世之人用是图身口之利,乃寡征验,率为时所慢。吁,正法薄,一至于此!4

可见赞宁说他当时宋代密法已经遭到人们的批评与轻视,因为大多不灵验  了。赞宁指出,密教施法常用“童男处女”,在打通人与鬼神的交通时非常灵验。不难想象,这种做法会遭到以儒家为首的重视人间伦理分子的攻击,宋代密教不盛乃至断绝,此种因素不能不说是一大因素。不过,这是外因,内因是主要的,正如赞宁一再指出的那样,密法少征验,信徒流失便不可避免,遭到批评便成必然。

在当今科学昌明、法治严厉、女权盛行、保护未成年人为共识的今天,要用“童男处女”来作法,已经不合时宜,反倒会被官方定为邪教,民众视为旁门左道的嫌疑。因此,唐密重兴要加强真言的作用,提高真言的效验,因为:

    陀罗尼者,是菩提速疾之轮,解脱吉祥之海,三世诸佛生于此门,慧照所传,一灯而已。根殊性异,灯亦无边。由是有百亿释迦微尘三昧,菩萨以纲总摄于诸定,顿升阶位,邻于大觉。此其旨也。1

真言作法简捷文明、效应非凡,应该成为当今弘法的最重要方式。当然,这只有依赖于有真功夫的佛门法子了。

这应当给当今时代呼唤唐密回归佛教行列的僧俗群体一个启示:唐密的复兴还在于法师作法有验、信徒有求必应的互动循环!

                           (作者单位:四川省社科院民族与宗教所)

 



1 詹鄞鑫.神灵与祭祀.江苏古籍出版社.1992.369.

2 []赞宁.宋高僧传.卷二.中华书局.1987.21.

1  []赞宁.宋高僧传.卷二.中华书局.1987.18.

2  []赞宁.宋高僧传.卷一.中华书局.1987.45.

1  []赞宁.宋高僧传.卷一.中华书局.1987.8.

2  []赞宁.宋高僧传.卷一.中华书局.1987.8.

3  []赞宁.宋高僧传.卷一.中华书局.1987.7.

4  []赞宁.宋高僧传.卷一.中华书局.1987.10.

5  []赞宁.宋高僧传.卷一.中华书局.1987.11.

1 []赞宁.宋高僧传.卷一.北京:中华书局.1987.11.

2 []洪兴祖.楚辞补注.北京:中华书局.1983.202.

3 马学良等.彝族原始宗教.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3.15.

4 五十奥义书.徐梵澄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4.375.

5  []赞宁.宋高僧传.卷一.北京:中华书局.1987.5.

1 []赞宁.宋高僧传.卷二.中华书局.1987.18.

1 []赞宁.宋高僧传.卷一.中华书局.1987.18.

2 []赞宁.宋高僧传.卷一.中华书局.1987.67..

3 []赞宁.宋高僧传.卷一.中华书局.1987.8.

1 []赞宁.宋高僧传.卷二.中华书局.1987.20.

2 []赞宁.宋高僧传.卷二.中华书局.1987.11.

3 []赞宁.宋高僧传.卷二.中华书局.1987.18.

4 []赞宁.宋高僧传.卷二.中华书局.1987.18.

1  []赞宁.宋高僧传.卷二.中华书局.1987.18.

2  []赞宁.宋高僧传.卷二.中华书局.1987.2021.

3 []赞宁.宋高僧传.卷一.中华书局.1987.5.

4 []赞宁.宋高僧传.卷一.中华书局.1987.11.

5 []赞宁.宋高僧传.卷二.中华书局.1987.22.

1 []赞宁.宋高僧传.卷二.中华书局.1987.11.

2 []赞宁.宋高僧传.卷二.中华书局.1987.21.

3 []赞宁.宋高僧传.卷一.中华书局.1987.6.

4 []赞宁.宋高僧传.卷二.中华书局.1987.6.

1 []赞宁.宋高僧传.卷二.中华书局.1987.6.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