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唐密文化 > 综论 > 正文

三句义与五转心–从果到因及从因到果的教义

本文作者: 6年前 (2013-04-28)

如实知自心 《大日经》凡三十六品,第一品〈入真言门住心品〉,主要说明密教教相,第二…

      如实知自心
    《大日经》凡三十六品,第一品〈入真言门住心品〉,主要说明密教教相,第二品〈具缘品〉以下,主要说明密教事相。欲明密教根本理论,首要理解证悟〈入真言门住心品〉的法义。此品统论《大日经》一经之大意。所谓:
    众生之自心,即是一切智智–法。
    如实了知,名为一切智者–人。
    若倒转来说,这一经所说的法,就是一切智智。这一切智智,就是”众生之自心”,修持这样大法的人,就名为”一切智者”。怎样修持呢?就是”如实知自心”。所以密教诸菩萨,皆真语为口,心自证心也。
    密宗修行,全在身口意三密,成佛要三密具足的修行。〈住心品〉正是明入真言门如何住心,乃《大日经》一经之根本教相也。如图释(请点击链接文字查看大图)
    能所之义,原有多端,就统论一经大意而说,亦可知此能入之人,即是一切智者;此所住之法,即是一切智智。所以达此一品,可悟全经,明此一题,可窥全品。
    本来入密之门,略有三事:一者身密门,便是身结”手印”;二者语密门,便是口诵”真言”;三者意密门,便是意作”观想”。三密平等,缺一不能成佛。所以谓之”三三平等”,”入真言门”便是”入三密门”。应以此三密方便,自净三业,以自三业,即为如来三密之所加持,乃至能于此生,满足地波罗蜜,不复经历劫数,而自证即身成佛之妙果也。
    住五转心
    “住心”,就是”住五转心”,住五转心者,疏云:

    这六个”心”字,便是住心的心字。这”自”字、”即”字、”见”字、”证”字、”发起”字、”严净”字,便是住心的住字。六句适成五转。认识这五转皆是众生自心中的能求所求,相应契当,所以这个住,便得住于无住之大住。依善无畏三藏之传授,配之五句于五方五佛阿字五点则为:如图释(请点击链接文字查看大图)
若依不空三藏之传授,配之则为:如图释(请点击链接文字查看大图)
    东因住心
    善无畏以地、水、火、风、空为次第,表东因发心,为金刚界始觉上转修生之义。

    东因发心,乃中央大日如来在因位时发心修行所经之路径也。以地大为东方阿閦,为发心位,系以修生之菩提心为因,生大悲万行,犹地生万物而又坚居不动,如菩提心也。且大圆镜智之住持诸法,亦与地住持万物相应。其为东方者,修生起首之方也,黄色,不变之色也,与菩提不变相应。次以火大为南方宝生者,乃修行之位,以万行成熟,如火之热而熟万物也。又平等性智令差别者平等,如火之燎一切也。其次以水大为西方弥陀,乃成菩提之位。以菩提心洁净圆明,如水之形圆也。又妙观察智说法断疑,如水之洗涤尘垢。西方表行证终极,白色,与无量光相应。次以风大为北方不空成就者,乃入涅之位。涅槃寂灭万物,如风大之破坏万物也。又成所作智之所作已办,入涅槃亦尔。北方,表涅槃,在高位。黑色,表幽深玄妙也。次以中央为大日,乃方便究竟之位,以其圆成四德,含容自利利他一切功德,如虚空之含容万象。又法界体性智,周遍法界,空之广大无边亦尔。中央,表遍法界,青色,表含容一切也。
    中因住心
    不空以世间五行木、火、土、金、水配五方五色,乃即事而真之意。表中因发心,为胎藏界本觉下转本有之义。

    中因发心,因中央大日为已成佛,以众生故,现办起菩提行,证无住处涅槃,摄化方便也。此地为中央,为发心位,系以本有菩提心坚固不动,为诸法本性,如大地为万物中心,而法界体性智亦为诸法之本源也。次以空为东方阿閦,万行圆具,如虚空中包容万物,以东方表行之故。次火为南方宝生,乃成菩提位。万行成熟,开菩提花,犹火之熟于草木也。次以风为西方弥陀,乃涅槃位。无量寿为风大之德,如人寿命,赖风息而存,又西方,表涅槃之终故。次以水为北方不空,乃方便位,利他方便,成就妙业。水表应机方圆,而北方又表最胜位也。又从因至果,显教则有资量、加行等位,密则有五种次第。发心、修行、菩提、涅槃、方便,五位次第转生,故名五转。《大日经疏》亦有中因、东因二种。

    此中中因者,一切众生本住菩提,而未曾流转生死,设有大根利器,一闻此言,直逮本地之体,一时具足后之四转,是胎藏意也。东因者,虽住本有,而以无明覆障,久处生死,今遇圣教,发归本之心,修升进行,乃金刚界意也。凡诸尊种子,皆有五种而成五德,如金刚界大日,则以,胎藏界大日,则以,他皆准此,印形亦然。如阿閦印形,是大日之菩提心,乃至大日印形,是大日起方便也。他尊为中台亦然。又五转若配以胎藏界之四重圆坛,则亦有从果向因与从因至果之别。如图释
    这东因中因的研究,虽理幽事赜,但概略言之,可由此看到大疏解释心的五句,都只是阿字的说明。故曰:”大日经的教相,只在阿字本不生上”。

    五转心配三句义
    又以五转配经中的三句义,所谓”菩提心为因,大悲为根本,方便为究竟”,    虽二说开合不同,总是发明这五转心,确当于经中三句义的,故曰:”大日经之教相,只在三句义上”。
    再有说”十缘生句”是一经宗极的,有说”法明道”是证理,”除盖障三昧”是断惑,二者是一经旨要的。总而言之,或从位上说一经教相,或从心字上说一经教相,无非说欲明一经之教相者,只在此住心品而已。今会通之。
    阿字本不生的因根究竟–就是三句义,三句的修行–就是如实知自心,如实知自心的心字–就是阿字本不生。
    其余之说,亦如是融撮,则知此住心品者,无住之”住”,自心之”心”,一品之说在斯,一经之教相亦在斯也。
    上来释住心之义,皆密教之说。于此不可不注意者,大乘诸宗,莫不谈”无住”,莫不谈”唯心”,乃至小乘亦有”依心垢净”之说,但皆非此真言不共之谈。彼但明因果相生者,不知自性之因缘,彼但明缘起由来者,未说唯识之所变;而三乘教中虽说唯识,不说随缘真如内之性德,至于一乘教中虽说随缘,亦只谓心性不思议三谛一体,犹是质多心缘虑之极际,何尝谈到此心之体性相貌功德,万不可与真言之教,混为一谈。真言之住心者,无住而住,有方有所,不生之心,如花如月,秘密之境界,果分之壮严也。故宜特审知之。

     发菩提心
    再就发心而言,发心之根本者,即要求解脱之出发点各各不同也。小乘为消极之六识发心,即大乘权教发心,亦皆以菩提为所求之体,而更有能求之心为之对待,心与菩提分能所,而为菩提之心,依主释也。若密宗发心,则是自心寻求本有之觉体,名曰菩提即心,有财释也。一之字,一即字,意义悬殊。又唯识等,虽立八识,而发心求解脱时,但以六识相应慧心所而发起求菩提之心。彼宗以为六识强于分别,易起欣圣厌凡之心。若八识则属无覆无记,不能起欣厌,故不可发心。今真言宗则直以第八识发心。因显教发心,多是发起能求之心,故须有分别欣厌,非六识不可。密教发心,是开发、显发、引发之义,以自心即菩提,今为开发引起,令其显明。故经大阿闍黎灌顶之后,以三密加持力,直观八叶莲花,开九佛正觉之智,与华严不坏世间成出世,初发心即成佛,因果交澈者,正相通也。
    又《金刚顶发菩提心论》说”胜义”、”行愿”、”三摩地”三种菩提心 
  
    
     
     
  
自心与本不生–大日经的中心思想
 
      密教之旨趣,可一言以蔽之者,即《大日经》:”云何菩提?谓如实知自心”之语是也。《大疏》释之云:”如上所明第一甚深微妙之法,乃至非一切智人则不能解者,此法从何处得耶?即是行者自心耳。若能如实观察,了了证知,是名成菩提,其实不由他悟不从他得。”梵语所谓菩提,为佛果之义。”如实知自心”之句,即佛果内容之解说也。虽寥寥一语,而包含之深义无量无边。试进而研求自心究为何状,《大疏》又自释之云:”若见本不生际者,即是如实知自心;如实知自心,即是一切智智。”又云:”觉自心本来不生,即是成佛。”佛果之功德,穷高极深。非言思所能拟议,兹乃谓民佛之道,不外于觉知自心,而一研求自心之实相为何,又不外于本不生之理,故知所谓本不生者,诚密教之根本原理,一切教相事相所依以成立者也。《大日经》三十六品,无非具说此理而已。述其梗概如次。《大日经》卷二云:”云何真言教法?谓阿字门一切诸法本不生故。”
    阿字为梵语母韵之第一字,其音为开口之声,普通发声之时,皆以阿字之音为基础。凡一开口,即有此音,故此字为众音之母,而能发生一切字,亦犹本不生之教义,为一切教义之根本也。阿字本不生者,谓一切诸法本来不生不灭之义。盖自显教言之,宇宙万有,无非自因缘生起者,缘生之物,皆无自性,无自性故,本自空寂,故曰缘起性空。密教以为万有虽从因缘而生,其因缘又复从因缘而生,如是推求其因缘之因缘,辗转无穷,卒不能寻出万有之第一原因,于是不得不谓万有为无始本有之存在。既无始者,亦无有终,是万有皆远离因缘造作,而本来不生不灭也,是为阿閦字本不生之理。这也就是说一切法从众缘生,此众缘又从众缘生,辗转从缘,谁为其本?如是观察,则知本不生是万法之本,犹如闻一切语言时即是闻阿字声,如是见一切法生时,即见本不生际,若见本不生际,即是如实知自心,如实知自心,即是一切智智,故毗卢遮那唯以此一字为真言也。
    夫一切字音之发生于阿字也,盖由本来阿字音中固有之。非本无而今始有也,宇宙之真理亦然,任何因缘生灭之事物,其当体皆即本不生,亦如任何枝末之字声中,而皆含有母音阿字也。
吾人见闻所及,凡宇宙间之纷纭万态,变化无常者,皆现象界之事也。其不生不灭之实在本体究何在乎?显教以真如为万法之本体,其所谓真如者,究属于离言无相之空理,密教以为宇宙现象,不外实理之活动显现者。大凡一物存在,必有其体,既有体性,自必有其相状与作用,此体相用三者,本来具足不离,非有本末能所之关系,任举其一,而他二者已具其中。现象之外无实在,自实在的方面见之,所谓现而不转不变也。此为密教特有之教理,此其所以为”即事而真”也,又即”现象即实在”之说也。
 
  
    
 
     
  
本具之曼荼罗–不假外求的圆满世界
 
      万法虽多,不出色心二法。阿字本不生者,即示色心不二之实在体。证契此理者是为诸佛,不知此理者是为凡夫。就此原本于阿字本不生之万法,分为体相用三者言之,不过为解说之便宜计耳。实则此三者各皆周遍于宇宙万有,渺无际限,故称以三大之名诸佛之三大,常遍法界,众生之三大,亦常遍法界,彼此互相涉入,融通往来。换句话说,则宇宙为浑然之一有机体。存于其间之一毫一厘,无不浑沦融洽,息息相通,各有牵一发而动全身之关系也。在密教则称此种状态为轮圆具足之曼荼罗,慈云尊者随记云:”曼荼罗之体即是阿字,不出本不生故。”按梵语曼荼罗之本义,系以乳酪制酥时,呼其浮集于上部之极精醇者曰曼荼罗。含有聚集、发生、极无比味诸义,亦即聚集精华,辐射精华之义。此阿字本不生之理,为真实究竟之理,无复有可加于其上者,一切功德,无不圆满具足。自此妙理而发生无量之教义,无数之佛身,是故密教即以曼荼罗指阿字本不生之理,而因无数之佛身自此发生也。故凡以图画描写佛身及其功德者,亦得称之为曼荼罗。亦即衍而为诸佛菩萨聚集之场所,进而演为真言行人修行之坛场。
    要知本不生之真理,即是自心之实相。是故曼荼罗者本自具足于众生色心之中,所谓修证出现,则为一切导师,归本则是密严国土,密教修行之法,不外破除无明之迷妄,以证此本具之曼荼罗而已。《大疏》云:”如来无碍知见,在一切众生相续中;法尔成就无有缺损,以于此真言体相不如实觉故,名为生死中人,若能自知自见时,即名一切知者,一切见者。”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