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唐密文化 > 唐密研究 > 正文

密教的施饿鬼法研究

本文作者: 5年前 (2013-12-22)

摘要:施饿鬼法是密教一种仪轨的称呼,在密教甚至整个佛教中有很广泛的影响和极其重要的地位。施饿鬼法是…

 

摘要:施饿鬼法是密教一种仪轨的称呼,在密教甚至整个佛教中有很广泛的影响和极其重要的地位。施饿鬼法是释迦牟尼应阿难尊者得祈请而传授的一种行法。唐朝时由不空大师介绍传入中土,并一时大兴,后来又经历了失传和演变。但施饿鬼法的价值和影响力至今犹存。施饿鬼法还反映了佛教的慈悲观、世界观、生命观,以及佛教的藏汉交流和显密圆融。

关键词:密教 施饿鬼法 不空

 

密教作为佛教八大宗派之一,有很多自己的理论特色和实践特色,比如密教中如恒河沙数般的各种仪轨,在浩瀚的佛教理论体系和修行体系中也是灿烂夺目的。所谓密教仪轨,是指以密教内容为主而进行的各种法事活动和一系列修持方法,它是密教理论通俗化、社会化而形成的的一种表现形式,这些仪轨一般都是有历代的传承的,也可以说是前人修行过程中成体系化的实践经验。而施饿鬼法在密教中有很广泛的影响和极其重要的地位。不仅如此,施饿鬼法在汉传显教中也是大行其道,而且施饿鬼法集中体现了佛教对世界的划分,对生命的看法,对慈悲的诠释。佛教中的施饿鬼法常见的有两种,第一是所谓甘露施食,所施之物以米、水为主,在仪轨之后洒于树下或其他阴凉地等少人经过之处。第二种是所谓的护摩,译为烧,原为事火,婆罗门烧火祀天,彼以火为天之口,谓烧物于火,则天食之,而与人以福,密教取其法,建设火坛。[]又称火供或火施,所施之物主要有各种食物、布料、香料、香油等等,在仪轨进行时或仪轨之后抛于火中,使其燃烧。本文主要以前一种施食法作为研究对象。

 

一、“施饿鬼”的释义及理解

 

1、释“施饿鬼”

“施”,梵语曰檀那,译为布施,以福利施与人也。所施虽有种种,而以施与财物为本义,得大富乐之果。佛教认为布施是一种破除悭贪心的重要修行手段。大乘佛教把修行方法总结为六度波罗蜜,分别是:一布施波罗蜜,二持戒波罗蜜,三忍辱波罗蜜,四精进波罗蜜,五禅定波罗蜜,六智慧波罗蜜,布施居于六度之首,可见佛教对布施的重视程度,也可以看出布施在佛教修行体系中的重要。布施之法有三轮之说,能施的人、所施的受者、及布施之物,本文言及施饿鬼法之布施的特别之处在于所施之物是以食物为主,所施的受者是饿鬼。佛教通过对饿鬼施食,使他们得到救度。佛教非常重视对饿鬼施食,在僧人的每天晚课中都有蒙山施食,在各种法会中也经常会举行大小规格不等的施食。甚至释迦牟尼在《涅盘经》

 

云:“不施食者,非我弟子

“饿鬼”,梵语曰薜荔哆。三涂之一,又为六趣之一。饿鬼趣常苦饥饿,由其所受果报不同,而有胜劣。有福德者,则为山林冢庙之神。下者居不净处,不得饮食,常受刀杖之苦。诸经论对恶鬼的种类有二种、三种、十种等区分。《正法念处经•饿鬼品》对饿鬼进行了详细的描述,把饿鬼分为三十六种,他们有不同的生活环境,不同的相貌和生活方式,这些都是根据他们的业力而决定的。[]饿鬼虽有千差万别,但由共同的业力导致他们有一些共同点,比如:相貌丑陋、常在苦中、饥渴所逼、臭浊不堪等等,总之,佛教对恶鬼的描述是极其凄惨、痛苦的,是佛教所谓的可怜悯者。

 

2、从“施饿鬼”看佛教的世界观和生命观

前文提到,饿鬼为六道之一,所谓六道与五趣、六趣同义,有情往来之所,由于开合不同,有五处、六处之别,称为五道、六道。五道指地狱道、饿鬼道、畜生道、人道及天道,另加阿修罗道则为六道。此六者,乃众生轮回之道途,故曰六道。众生各乘因业而趣之,故谓之六趣。《法华经序品》曰:“六道众生生死所趣。”《法华玄义二》曰:“约十法界谓六道四圣也。”此处所谓十法界正是佛教对世界的划分,法界即方位,是空间的划分,也是佛教基本的世界观。十法界者:地狱法界、饿鬼法界、畜生法界、阿修罗法界、人法界、天法界、声闻法界、缘觉法界、菩萨法界、佛法界。佛教把世界分为十种不同的区域而且有明显的等级划分,所有众生就是以不同的方式和形态住在这十种世界中。在这十种世界中各个世界有所不同,不同之处有二,一者所谓依报,心身者,正实之果报也。此心身依止之身外诸物,谓之依报。如世界国土,家屋,衣食等是。《璎珞本业经》曰:“凡夫众生,住五阴中,为正报之土。山林大地共有,名依报之土。”简单说就是所处的环境。十法界的环境可以说是千差万别,仅就六凡道来说,天道,天然自然,乐胜身胜,清净光明,世间无比。人道,有苦有乐,于世违顺之境,皆能安忍,盖天地所生,惟人为贵,由习善行,报感此身。阿修罗道,果报最胜,邻次诸天,而非天也。在因之时,怀猜忌心,虽行五常,欲胜他故,作下品十善,感报而生。畜生道,此类遍在诸处,披毛戴角,鳞甲羽毛,四足多足,有足无足,水陆空行,互相吞啖,受苦无穷。鬼道,谓此鬼类,遍于诸趣。有福德者作山林冢庙神,无福德者居不净处,不得饮食,受苦无量。地狱道,地狱者,在地之下也。谓八寒、八热等狱,其中众生,受苦无穷,经劫无量。十法界有四圣六凡之别,三善道三恶道之分,可见佛教认为世界有不同的层次,有苦有乐,有善有恶。饿鬼所处的世界是苦境、恶道,在人之下,是故,人道众生当心生大悲,救拔其苦。

十个法界的另一处不同,即所谓正报的差别,也就是佛教对各种生命等级的不同划分,对生命形态的看法。生命有着不同的层次,不同层次的生命分别居住在不同层次的世界。比如:佛法界,自觉觉他觉行共满之境界也。菩萨法界,为无上菩提修六度万行之境界也。缘觉法界,为入涅盘修十二因缘观之境界也声闻法界,为入涅盘,依佛之声教修四谛观法之境界也。天法界,修上品十善,兼修禅定,生于天界,受静妙之乐之境界也。人法界,修五戒及中品十善,受人中苦乐之境界也。阿修罗法界,行下品十善得通力自在之非人境界也。畜生法界,犯中品五逆十恶,受吞啖杀戮苦之畜类境界也。鬼法界,犯下品五逆十恶,受饥渴苦之恶鬼神境界也。地狱法界,犯上品五逆十恶,受寒热叫唤苦之最下境界也。又依六道众生出生之形态,可分胎生、卵生、湿生、化生等四类,并称六道四生。其中,人趣与畜生趣各具四生,鬼趣通胎、化二生,一切地狱、诸天及中有,唯为化生。饿鬼、人、天、阿修罗等,有善恶等级之别、众生由其未尽之业,故于六道中受无穷流转生死轮回之苦,称为六道轮回。生命如此,所以佛教有明确的提升生命,改造生命的教旨。饿鬼的生命形态是很低的,所以人道众生当心存大慈,施与安乐。

 

二、施饿鬼法的来历及所依经典

 

大兴善寺三藏沙门不空奉诏译的《佛说救拔熖口饿鬼陀罗尼经》,对施饿鬼法的来历做了细详的描述,经云:

尔时阿难独居静处念所受法,即于其夜三更已后,见一饿鬼名曰焰口。其形丑陋身体枯瘦,口中火然咽如针锋,头发蓬乱爪牙长利甚可怖畏。住阿难前白阿难言:却后三日汝命将尽,即便生于饿鬼之中。是时阿难闻此语已,心生惶怖问饿鬼言:若我死后生饿鬼者,行何方便得免斯苦。尔时饿鬼白阿难言:汝于明日,若能布施百千那由他恒河沙数饿鬼,并百千婆罗门仙等。以摩伽陀国所用之斛,各施一斛饮食,并及为我供养三宝。汝得增寿,。令我离于饿鬼之苦得生天上。[]

尔时世尊告阿难言:汝今勿怖我有方便,令汝能施若干百千恒河沙饿鬼,及诸婆罗门仙等种种饮食,勿生忧恼。佛告阿难有陀罗尼,名曰:无量威德自在光明殊胜妙力。若有诵此陀罗尼者,即能充足俱胝那由他百千恒河沙数饿鬼,及婆罗门仙等上妙饮食,如是等众乃至一一,皆得摩伽陀国所用之斛七七斛食。阿难我于前世作婆罗门,于观世音菩萨所,及世间自在威德如来所,受此陀罗尼故。能散施与无量饿鬼及诸仙等种种饮食,令诸饿鬼解脱苦身得生天上,阿难汝今受持,福德寿命皆得增长。[]

这就是佛教施饿鬼法的开始,是释迦牟尼对阿难传授的,所以阿难在施食仪轨中也被称为启教阿难尊者。

佛教中还有很多经典对施饿鬼法有介绍,比如:于阗三藏实叉难陀译的《佛说救面然饿鬼陀罗尼神呪经》、大德跋驮木阿译的《佛说施饿鬼甘露味大陀罗尼经》、唐三藏沙门不空奉诏翻译的《瑜伽集要熖口施食起教阿难陀缘由》。此外,还有对施饿鬼法具体的咒语、手印、仪轨作了明确规定的典籍,如:不空译的《瑜伽集要救阿难陀罗尼焰口轨仪经》、《施诸饿鬼饮食及水法(并手印)》和《瑜伽集要焰口施食仪》。我们中国本土也有大量对施饿鬼法的义理和仪轨进行整理、完善的著作,比如:宋代四明石芝沙门宗晓编的《施食通览》、明古杭云栖寺沙门袾宏修订的《瑜伽集要施食坛仪》、清代法藏着《修习瑜伽集要施食坛仪》、清代寂暹的《瑜伽焰口注集纂要仪轨》等等。佛教还有一些提及或提倡施饿鬼法的经典,比如:《涅盘经》云:“不施食者。非我弟子”,还有不空的《成就梦想法》他译的《甘露军茶利菩萨供养念诵成就仪轨》也倡修此法。

 

三、施饿鬼法仪轨的演变及内容

 

所谓仪轨,原指密部本经所说诸佛、菩萨、天部等,于秘密坛场之密印、供养、三昧耶、曼荼罗、念诵等一切仪式轨则,后转为记述仪式轨则之经典的通称。全称秘密瑜伽观行仪轨、念诵仪轨、秘密仪轨、三摩地仪轨。或称修行法、念诵法、供养法、三摩地法、密轨。我国仪轨之述作系由印度传来,印度之仪轨则由龙树诵出。主要的译者为善无畏、金刚智、不空等大师。此处既是对饿鬼施食的仪式轨则。

 

1 汉地仪轨的传入及失传

施饿鬼法的仪轨有很多典籍对其进行梳理或规定,也有非常多的版本流传,在不同的场合,不同的法事活动中也有不一样的仪轨,正如莲池大师在《瑜伽集要施食仪轨序》中所说:

瑜伽施食法。藏有多本。其最初唯佛示阿难陀罗尼一章而已。而教令诵之二十一。即今变食真言是也。嗣是则渐增。增而至坊间所称瑜伽集要。而详矣尽矣。不可以复增矣[]

由此可见施饿鬼法也是不断变化的。

施饿鬼法被不空翻译的《瑜伽集要救阿难陀罗尼焰口仪轨经》、《瑜伽集要焰口施食起教阿难陀缘由》、《施诸饿鬼饮食及水法》介绍到中土以后,施饿鬼法曾一度盛行,其仪轨主要以不空的为主。但由于唐末五代之乱,伴随着密教失传,施食一法也失传了。此后,佛教诸师也一直努力恢复施饿鬼一法,比如四明石芝沙门宗晓编的《施食通览》中收集了当时流传的关于施饿鬼法的各种记载:他在列出《佛说救面然饿鬼陀罗尼神呪经》、《佛说施甘露水陀罗尼呪》、《佛说救拔焰口陀罗尼经序》、《佛说救拔焰口饿鬼陀罗尼经》之后,又列举了《涅盘经•佛化旷野鬼神缘》,《鼻奈耶杂事律•佛化魔子母缘>及《宝云经•中比丘乞食分施鬼畜文》,他还集诸家关于施食及水陆斋会的文,如: 霅川沙门仁岳《施食须知》、文忠公苏轼《施饿鬼食文》、贤良陈舜俞《施食放生文》、出夷坚志《崔伯易施食感验》、文惠公史浩《士大夫施食文》等等。[]

 

2 施饿鬼法仪轨的汉藏融合

汉地的僧人与诸家自不空译着失传后,一直试图恢复施饿鬼法,但总是不能圆满。元代藏传佛教传入汉地,密教也随之复兴。藏地的施饿鬼法随之传入,与汉地流传的仪轨融合。比如当时流行的《瑜伽集要焰口施食仪》,内容和顺序和不空大师翻译的大致相同,只是有些部分有所增减,如:施食对象增加了阎罗所司、业道冥官、及诸鬼神侍从、眷属先亡久远等,前面增加了三皈、大轮明王咒、转法轮菩萨咒、三十五佛、普贤行愿偈、运心供养、三宝施食、入观音定,然后方破地狱等,而后面也增加了尊胜真言、六趣偈、发愿回向偈、吉祥偈、金刚萨埵百字明、十类孤魂文、三归依赞。这本《瑜伽集要焰口施食仪》虽然不能肯定是译自藏文经典,但它里面确实有藏密的传入痕迹,比如注中引据了藏文大藏中的《灭恶趣王本续》、《焰炽饿鬼母本续》、《不动本续》、《月密明点本续》等。而在汉文方面引据了《大日经义释》、《苏悉地经》、《金刚顶念诵法》、《大乐金刚三昧经》等。《仪》后所附《十类孤魂文》及《三归依赞》,属中土撰集。总之,从此施食之法得以复兴,这与藏地佛教的传入有很大关系。

 

3、仪轨的内容

施饿鬼法由于历史的变迁,依据的法本不一样,运用场合不一样,具体的施饿鬼法仪轨也是琳琅满目。但仪轨的一般内容可以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设坛场:坛场,梵语曼荼罗,即本尊佛神所居之宫殿。《瑜伽焰口注集纂要仪轨》指出:“本经仪轨名三昧耶坛者。即与弟子及鬼神授戒坛也。”[]一般是举行正式仪轨的前行和准备,对饿鬼施食之前先有各种条件,比如:场所、圣像、实物、法器和举行法事的主法和参加法事的人。    

第二、请圣:礼请诸佛、菩萨、护法等众。有的仪轨还要求众等发广大心或诵皈依。然后焚香供养,有时候还会加入净坛科仪。

第三、召请鬼神:施食饿鬼,需先召请十方饿鬼来此坛场聚集,并使其定安,方能施食。依据的法本不一样,此处召请对象也会有相应的增减。

第四、施食:这是施饿鬼法仪轨中的核心内容,主法者通过咒语、手印加持食物,使其尽虚空遍法界,施与无量饿鬼使其饱满。

第五、施法:即是对饿鬼布施佛法,佛教重解脱故,于施食后常有法施部分,或诵经咒,或读攥文、或讲开示,令其得闻佛法。

第六、回向:回者回转也,向者趣向也,回转自己所修之功德而趣向于所期,谓之回向。期施自己之善根功德与于他者,回向于众生也。以己之功德而期自他皆成佛果者,回向于佛道也。回向也意味着施饿鬼法的仪轨圆满结束。

 

四、施饿鬼法与不空

 

据株宏大师的《竹窗随笔》记载:

焰口施食启教于阿难,盖瑜伽部摄也。瑜伽大兴于唐之金刚智、大广智不空,二师能役使鬼神,移易山海,威神之功不可思议。数传之后,无能嗣之,所存但施食一法而已。[]

正如株宏所言不空对施饿鬼法经典的翻译和弘扬,使施饿鬼法大兴。而且后世流传的是施饿鬼法也是从不空那里传下来的。印度焰口施食启教于阿难,中土施饿鬼法肇始于不空。不空大师可以说是中土施饿鬼法的始祖,不空大师关于施饿鬼法翻译的典籍有五部,分别是前文所提到的《佛说救拔熖口饿鬼陀罗尼经》、《瑜伽集要熖口施食起教阿难陀缘由》、《瑜伽集要救阿难陀罗尼焰口轨仪经》、《施诸饿鬼饮食及水法(并手印)》和《瑜伽集要焰口施食仪》。这五部经典奠定了汉地施饿鬼法的基础,这一点从《水陆道场法轮宝忏卷第九》中:

施食一法,当以空师所译瑜伽集要救阿难陀罗尼焰口仪轨经为凖,只有十四真言。后人渐加,其失渐远。[⑨]

之说可以看出。不空大师开启了汉地施饿鬼法的历史。还有不空大师述着的一本《成就梦想法》中讲到:

复次说施食(右手以空摩火甲三两反余三指直之又空风弹指作声一诵一弹七返):曩莫萨缚怛他蘖哆缚噜枳帝罗三婆罗。若有人以此加持饮食施与一切天龙、药叉、罗婆等,山王、海王、河王、大树王一切诸鬼神等,各各皆得摩伽陀国所用斗七七斛食,皆悉饱满。[]

以及《甘露军茶利菩萨供养念诵成就仪轨》中说:

于饿鬼趣中,以天妙加持饮食,愿彼等充饱,远离悭之业。[11]

由此可见,不空大师也曾大力推广施饿鬼法,以不空大师当时的身份和地位,施饿鬼法自然会形成相当的影响。

 

总结

 

施饿鬼法可以彰显佛教的慈悲观,可以体现佛教的世界观,也反映了佛教的生命观,在施饿鬼法的演变中可以考证佛教的汉藏交流、显密圆融。施饿鬼法从唐朝传入我国,至今延绵不断,而且十分常见。规模不等,时间不定。有佛教徒个体可随时随地,用片刻时间就能完成的简易施食法,有汉地僧人每日必做功课中的蒙山施食,也有各种焰口法会,还有大型的水陆法会中的施饿鬼法,藏地也非常重视施饿鬼法,并广泛流行。研究施饿鬼法,可以从一个侧面了解佛教的部分基本思想和历史演变,也可以以此为契机,进一步探讨唐密的失传、唐密与藏密、唐密与显教、不空对佛教日常生活的影响等等问题。施饿鬼法的研究不仅是佛教理论、历史的研究,而且是与佛教从古至今的日常修行实践息息相关的研究。



[①] 吴肯堂:《护摩略释》,载于《现代佛教学术丛刊》第74册,大乘文化出版社1976年初版,第37页。

[] (北魏)正法念处经》,《大正藏》第17册,第92页上。

[③] (唐)不空译:《佛说救拔焰口饿陀罗尼经》,《大正藏》第21册,第464页中。

[] (唐)不空译:《佛说救拔焰口饿陀罗尼经》,《大正藏》第21册,第464页下。

[⑤](明)祩宏:《瑜伽集要仪轨》,《卍新纂续藏经》第59册,第254页上。

[](宋)宗晓:《施食通览》,卍新纂续藏经》第57册,第101-120页。

[] 清)寂暹:《瑜伽焰口注集纂要仪轨》,《卍新纂续藏经》第59册,第324页下。

[] (明)祩宏:《竹窗随笔》,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8年版,第129

[] (清)咫观:《法界圣凡水陆大斋法轮宝忏》,《卍新纂续藏经》第74册,1022页下。

[] (唐)不空:《成就梦想法》,《卍新纂續藏經》第59冊,第51页中。

[11] (唐)不空译:《甘露军茶利菩萨供养念诵成就仪轨》,《大正藏》第21册,第43页上。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