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唐密文化 > 唐密研究 > 正文

四川密教源流述略

本文作者: 5年前 (2014-01-14)

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 张丽 【内容提要】:四川在中国密教史上具有特殊的位置:唐密经会昌法难后绝…

 

 

 

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  张丽

 

【内容提要】四川在中国密教史上具有特殊的位置:唐密经会昌法难后绝响于中原,唯在四川、五台保存了一线法脉,并在四川一度繁荣;四川毗邻西藏,具有传播藏密的得天独厚的条件,民国年间藏密在此盛行。本文梳理了四川唐密流传和藏密兴起的历史,还探讨了心密在四川的流传问题。

关键词四川 密教 唐密 藏密 心密

 

一、   唐密的流传和发展

 

由“开元三大士”开宗立派的中国汉地密教即唐密,经肃宗、代宗两朝,盛极一时,其影响十分广泛除长安、洛阳外, 还传播到河西、敦煌、山西、河北、江苏、浙江、四川[①]等地。佛教史学界一般认为中国唐密只传了四代。日僧空海和最澄先后入唐学法,回到日本分别建立了东密和台密,使得唐密在日本发扬光大。而在中国汉土唐密则因会昌法难和五代变乱而渐至绝响。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在唐末会昌法难和五代变乱以后,唐密不仅没有立即绝响,相反,它在四一带还获得了很大发展,持续了相当长一段时间。

密信仰的重要流传地之一长安和四川自古就有交通要道相联结,自中唐密宗兴盛之后,密教也随之大量流入四川。这里笔者通过几个重要人物来说明唐密在四川的传播和发展。

 

1、惟上北行求密法

长安密教的盛行吸引了诸多地方僧人前往学习,四川地区最先入长安学习密宗的僧人是成都惟上。根据长安净住寺传教比丘海云《两部大法相称师资付法记》卷上记载, 惟上学法于不空的弟子惠果, 同时接受了惠果的金胎两部大法灌顶:“所传金刚界法者, 则有大兴善寺传灌顶教同学惠应阿阇梨、惠则阿阇梨、成都府惟尚、汴淋辨弘、新罗国僧惠日、日本国僧空海、青龙寺义满、义明、义操、义照、义愍、义政、义一、俗居士灵殷(已上十四人皆传授大教次阿阇梨位) ”,“成都府僧惟上、汴州辨弘、新罗国僧惠日、悟真、日本国空海, 当院僧义满、义明、义证、义照、义操、义愍、法润(付法传阿阇梨灌顶位者数十二人) 。”[②]惟上是得大成就者,日僧空海称他“钦风振锡, 渴法负笈”。[③]惟上学成后是否返川传教,史料并无明确记载,但学者吕建福据海云《两部大法相承师资付法记》和晚唐之前四川密宗的流传情况,证实首先在四川传布密宗的就是惟上,弘法地点在成都一带[④]

 

2 、洪照入蜀传密宗

河南虢州僧人洪照从大兴善寺不空的传人慧则学密,受灌顶五部大法。太和七年(833) 洪照入蜀传密,具有相当影响。他在三台地区建立了胎藏界曼荼罗道场,“常以真言祛邪逐崇, 咒水治病救人, 不可胜数”,有少数民族要侵犯西蜀,洪照“召诸寺僧智海等, 于旧基置降魔坛, 号曰无能”, 洪照在四川梓州弘扬密法, 先后得到东川节度使韦有翼与独孤云的支持,独孤云“因给牒, 置院利人……创观音像堂三间, 南边佛舍五间,山头大阁三层七间, 房廊厨库门庑十五间。皆尽雕饰之妙, 宏壮之丽, 瞻仰崇峻, 依归者万计。”[⑤] 洪照所传的是长安一系的正统密宗法门,门人弟子师资相承, 传密宗衣钵,四川密教取得了一定的发展。

晚唐以后密宗在四川传播的关键人物,是晚唐五代的柳本尊和南宋的赵智凤,他们分别被称为密宗“第五代祖师”和“第六代祖师”。在晚唐至南宋近四百年,他们一直活跃于川西和川中一带,盛传金刚界五部密法,大足宝顶大佛湾、安岳毗卢洞等处均为其道场。

 

3柳本尊弘传密教

柳本尊[⑥](公元855~942年),俗名柳居直,嘉州(今乐山市)人,奉佛法,为居士。《唐柳居士传》称他“蔬食布衣,律身清苦,专持大轮五部神咒,盖瑜伽经中略出念诵仪也”[⑦] 柳本尊号称传承不空一系正统密宗法门于晚唐五代时曾弘法于广汉、成都、嘉州一带,并在汉州弥牟(今新都)设立中心道场。柳本尊以居士身份而传教,以诵经念咒、自残苦行为主要特色,他专持《大轮金刚总持陀罗尼经》有所谓“十炼”[⑧]的自残苦行事迹。柳本尊在四川的传法活动受到到蜀主王建嘉赏和地方官吏的支持,被称为“唐瑜伽部主总持王”、“密宗第五代祖师”,周边的士庶阶层纷纷皈依,其信徒遍及社会各阶层。他死后被称为本尊,建本尊寺院,后蜀主孟昶敕赐院额曰“大轮”,明宗、宋神宗等皇帝均赐额[⑨]说明其传教在当时形成了相当大的影响

 从史料记载以及四川一带所发现的相关石窟来看, 柳本尊所传密法和唐长安城诸寺所传承的胎藏界、金刚界两部曼荼罗大法差异很大。密宗极为重视师承, 柳本尊的师承关系目前还模糊不清,可能是接受了洪照灌顶门人弟子的影响,其所学很不完整而且大量夹杂着地方信仰的影响被部分学者称为“川密”。柳本尊虽不是唐代密宗的正统传播者,但他的传教对于唐密在唐末、五代以至宋流布四川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


赵智凤对密教的继承与改革

柳本尊死后,其门徒无特殊贡献者。直至南宋赵智凤重振门风,密宗金刚部又一度大盛。赵智凤(1159-约1249年),南宋绍兴间大足人,幼年出家,年十六游西蜀,在川西弥牟镇“圣寿本尊院”习柳本尊密法三载,成为又一代传法阿阇梨,门人亦称他“赵本尊”。赵智凤从成都学成密法回大足后,以柳本尊为祖师,创立柳本尊教派,在宝顶山设坛传教,建圣寿本尊院、营建大型石窟道场,复兴密法。他在宋朝禅宗、理学兴盛的情况下,大胆改革瑜伽教旧规,宝顶山石窟题材内容以密宗为主,还有表现孝养故事的《父母恩重经变》、净土题材的《观无量寿经变》、表现禅宗思想的《杨次公证道牧牛颂》等。《重修宝顶山寿圣寺碑记》载,赵智凤“发宏誓愿,普施法水,御灾捍患,德洽远近,莫不皈依”[⑩],由于赵智凤的推广,使密教在四川流行,宝顶成为南宋的密教中心,当地相传有“上朝峨眉,下朝宝顶”之说。

通过赵智凤的改革,四川密宗较之于长安唐密有了更多的发展变化,不仅带着四川的地方文化特点,还染上了较多的禅宗、理学色彩,学者候冲将其特点归纳为礼仪化、多样化、功利化、道德化、现代化、道统化五个方面。[11]

总之, 唐密兴盛后, 诸多僧人上长安求密法, 一些学成后入蜀弘法, 遂使密宗流传于四川。此外,安史之乱和唐末黄巢大起义时唐玄宗和唐僖宗避乱入蜀都带来了长安的佛教徒与诸多佛教艺术工匠,其中不乏密教成分,一定程度上都推动了蜀中的密教发展,在此基础上产生了颇具地方色彩的柳本尊密教。四川由于地处西南,远离中原,地理环境相对封闭,会昌法难和晚唐的社会动乱带来的冲击相对较小,因此四川密教得以保存并在晚唐时代逐渐成为中国密教文化的一大繁荣地。大轮咒、大悲观音、大随求菩萨、如意轮观音、毗沙门天王、尊胜经咒等信仰皆流行一时宋代赵智凤重兴四川密教,其与唐代密教流传关系至为重要,唐密在内地仅存的两个传承之一[12]柳本尊赵智风的传法挽救了密宗在北方几近灭绝的命运,把唐密的历史往后延续了近四百年。正如王恩洋先生所言:盖叹此土密宗,三传之从,阒无人焉,窃则当变也。即慧朗亦不立传。岂非无大德足以嗣微音耶?不意唐末有柳本尊,南宋之世有赵本尊,皆传密者。而赵本尊特留伟迹。……密教之绪,延二百年,而伟大之佛教,亦得随瑰丽之艺术以宣扬,功岂小哉?……柳之苦行,赵之笃志,遂延密法之传。[13]然而自赵本尊后,更无继承者,至明代,大足的密宗道场已被禅宗取代,唐密在四川也渐渐地湮灭了。

 

二、藏密的盛行和密教复兴运动

 

唐武宗灭佛后,汉地密教一蹶不振,密宗绝迹中华千余年。到1920年代中后期,中国佛教的各大宗派都有复兴的趋势,王弘愿、释太虚等大力提倡和推动复兴中国密宗。密教复兴的浪潮首先从北京、云南、四川等地掀起,有着完整的传承系统的东密和藏密是汉地密教复兴的法脉来源。民初佛教复兴运动领袖释太虚在其所著《整理僧伽制度论》中,就主张派人留日和赴藏学密,以重兴中国密宗[14]。先是弘愿、大勇、持松、显荫、又应、纯密、谈玄等一批有志之士相继赴日学密,东渡日本求法,获得东密传承灌顶,并回国传法。但是,东密回归和唐密复兴以武汉、江浙、粤、平为重心,在四川的影响并不大。密教复兴运动在四川主要表现为随后藏密的流行。由于四川毗邻西藏,不仅为入藏学密提供了便利条件,汉藏往来也很频繁。在密教复兴运动的推动下,汉僧入藏学密法,藏地高僧亦来汉地弘法,极大地促进了藏密在四川的传播。重庆汉藏教理院的成立更是进一步促进了藏密在四川的兴盛。

 

1、西藏学法团

1924年,曾赴日学密的四川法师大勇“觉其所习日密之有所不足,因发大愿,欲以藏文为工具,入藏求密”[15],前往北京入佛教藏文学院学习藏文。次年6月藏文学院改组成“西藏学法团”,大勇任团长,一行20余人经四川西行藏地求学,向大格西杰尊等修学藏文经论和研究密法。大勇受藏密阿阇黎位,却因病于1929年突然示寂于甘孜。部分团员也因气候不适,水土不服而患病或丧命,太虚法师于是将留藏学法改为邀请藏区喇嘛到内地传授密宗。

另有部分团员后来成功深入藏地学密,并回到四川教学、传法,其中以法尊、能海的成就最大。能海法师一九二八年离开甘孜,独身入藏,一九二九年到拉萨,礼康萨仁波切为师,留藏七年,取了头等格西的学位,于一九三五年回内地弘化。1937年冬,能海法师从山西五台山返回四川,在成都市郊石羊场的近慈寺任住持,开创了当时四川唯一的汉僧密宗道场。1940年,能海率领弟子多人再度赴藏学法,次年回到成都,开始在各地建立金刚道场,弘传格鲁派密乘。1944年,能海法师在重庆嘉陵新村创立金刚道场,崇奉宗喀巴[16]1949年夏,能海法师率领众弟子到峨眉山慈圣庵弘佛传教,取经送宝,并为峨眉山万年寺普贤菩萨装藏。四川高僧普超和尚[17],清定上师[18],隆莲法师[19]等均是能海法师的传法弟子。此后藏密在成都广为流布,昭觉寺、石经寺、铁像寺都是显密共修之道场。法尊于一九三一年进入西藏,学法于拉萨哲蚌寺,三年后取道印度回到四川重庆,主持太虚大师创办的汉藏教理院,十余年间,培育大批的汉藏佛教僧才,并将带回的大量藏文佛教经典如《菩提道次第广论》、《比丘学处》、《菩萨戒品释》等译为汉文出版。密悟、恒演于一九三五年入藏深造,大刚留在西康未返。其余未入藏的,在西康学习多年之后,也先后返回内地,其中严定、观空二人入汉藏教理院任教,严定且任藏文系主任。大勇带领的西藏学法团是近代内地僧人赴藏求法的先行者,它不仅造就了一批弘传藏密的人才,为藏密在四川的兴盛准备了条件,还推动了中国日密与藏密传播形式的变化。正如《海潮音》后来载文所说:“其时日密之大变动因之而失利者,厥为民十四年大勇之弃日密而学藏密。藏密之势,渐渐雄占上峰,及今而普遍风糜于全国者”。[20]

 

2、藏地高僧入川

在大勇、能海、法尊等汉地高僧入藏学习的同时,许多藏地的高僧大德也到汉地来弘法,如班禅大师,黄教的白普仁尊者、章嘉活佛、圣露格西·多杰觉拔尊者,红教的诺那活佛,白教的贡噶活佛。其中影响最为深远的当数诺那活佛和贡噶活佛,他们都在四川留下了足迹,直接地带动了四川学习藏密的风气。

诺那活佛是国民政府的高级官员,先后任“蒙藏委员会委员”、“立法委员会西康宣慰使”等职,也是首位正式将藏密弘传于汉地的活佛。民国十五年(一九二六年)冬,诺那应川康督办刘湘之请,由北京入川传法,在重庆讲经弘化。1927年,诺那被蒋介石任命为蒙藏委员会委员,后离川赴南京。1935年,又被任命为立法委员会西康宣慰使,再度入川就职,于成都设立宣慰使署。其在川期间的活动,除了与国民政府上层的交往之外,传教是重要的一环。诺那活佛在重庆三年,传播佛法,男女受业弟子数以万计。由于英帝国主义的挑拨,藏军与西康地区川军之间长期对峙,多次爆发军事冲突,诺那又应川中各界请求修川康祈祷法会,以求和平。 1928年,诺那活佛还在重庆创立了世界佛教大同会

曾被民国政府授予辅教广觉禅师称号的贡噶活佛,是当时知名度最高的康藏白教大德之一。他传承白教教法,后来又受诺那活佛的嘱托,继承红教弘法事业,在内地弘化。贡噶活佛汉地弘法第一站是四川省会成都,皈依弟子有四川省主席刘湘、财政厅长傅真吾等人。弘法第二站是重庆市,驻锡太虚大师创办的重庆汉藏教理苑,皈依弟子有重庆市长潘文华、重庆市商业银行总经理潘昌猷、汉藏教理苑教员陈健民、满空法师等。后重庆市军界要人、工商界巨子纷纷皈依到贡噶活佛门下,屈文六居士在重庆时即从贡噶活佛修学藏密红教。1939年,贡噶活佛返回成都,演说新旧二部仪轨。1945年抗战成功后,贡噶活佛又应邀东来,再次弘法于成都、重庆。

除了诺那、贡噶活佛以外,三十年代,达赖、班禅均在重庆设立办事处。1930年,西藏多杰觉拔喇嘛在重庆涂山传授密法。又据隆莲法师《唐密在四川流行概述》一文载,民国期间四大活佛之一的章嘉呼图克来成都传过密法,兴善老喇嘛在成都传授过毗卢仪轨修法:“四大活佛之一的章嘉呼图克图避难来蜀,国民政府授以西陲宣慰使衔,于成都黄瓦街设西陲宣慰使署。章嘉活佛曾先后在成都少城佛学社传三部无上密 (即 密集金刚、胜乐金刚、大威德)大灌顶。其署中有一顾问,号兴善老喇嘛,系毗卢法成就者,应能海法师之请传授毗卢仪轨修法,并译出《毗卢如来成就方便大法仪》二卷。”[21]

民国《巴县志·宗教》中这样描述道:按蜀中佛法,自明清以来禅宗而外,多修净土。吾县自圣可祖师后,大抵禅、净双修,不重多闻熏习。虽晚清有佛源法师特弘楞严起信及百法明门论等,颇倡教乘,然其道未弘。其后有弟子曰能海,自西藏学法归。及白衣南充王恩洋等自支那内学院学法返川、宜黄邱蘗自江西避赤氛入蜀,渝佛学社及汉藏教理院缁素人士分请说法。……且年来喇嘛来渝者络绎不绝,渝人信崇,兴会加倍。故渝社十余年中,以言声势之隆,要以密宗为最。[22] 四川藏密的兴起过程于此可见大概。

 

3、汉藏教理院
  1932年,汉藏教理院在重庆成立,太虚任院长。该院是太虚法师创建世界佛学苑计划的一部分[23],是在太虚法师的建议下由四川军阀刘湘创办。关于其成立缘起,太虚作《汉藏教理院缘起》记之曰:“去年重庆刘甫澄督办,有派僧游学康藏之事也。太虚曩赴欧美,尝有设世界佛学苑之创议,而关于汉藏佛教教理研究院,须亟筹设。去秋以川省缁素邀请作巴蜀游,闻刘督办之举而壮之,谓与其派往游学,不如就川省设学院,聘请汉、藏讲师,招汉、藏青年研习之。潘仲三、潘昌猷、何北衡、王旭东、王晓西诸公韪其议,申请于刘督办,遂筹定院址,指划经费,而有本院之成立”[24]。该院以研究汉藏佛学,沟通汉藏文化,团结汉藏精神,巩固西陲边防,并发扬汉藏佛教,增进世界文化为宗旨[25],招收汉、藏青年,聘请汉、藏讲师,授以汉、藏文言学科,既培训汉僧学习藏文,作入藏留学的准备,也作为招待来内地的西藏活佛喇嘛的卓锡之地。教理院有法尊法师、法舫法师、印顺法师、雪松法师及黄忏华、陈健民、潘怀素居士等佛教界精英任教,太虚大师亲自讲学。教理院办学20年,其教学“每偏重唯识,而四川又多重中观及密宗[26]。其实早在1918年,佛源法师与渝中居士建立的佛学社就包括密乘研究的内容[27]。加之抗战时期国民政府迁都重庆,大量文化人及高僧来渝, 重庆成为中国佛教活动的中心,欧阳渐居士等来教理院讲学,郭沫若、老舍、田汉、梁漱溟、林语堂、王向辰、李了空(子宽)、何北衡、张纯一、马寅初等人也曾来院内发表演讲。一时间,密宗在重庆地区盛行,成为国内一独特现象。

 

三、   心密的踪迹

 

心密,也称心中心法、印心宗,此法以禅以体,以密为用,以净土为归,融禅净密于一体。初祖大愚阿阇黎[28],相传大愚在民国初年于庐山东林寺于定中感普贤菩萨现身灌顶传授,并依言参阅日本《大正新修大藏经》密部《佛心经亦通大随求陀罗尼》而创。该法简便快捷,大愚法孙元音老人[29]说此密法不同其他有相密法,须从有相过渡到无相而后才能亲证本真,它是直下见性不须绕弯的,而且它和禅宗一样,都是从第八识下手修行的,所以它实质就是禅宗。[30]因此心密又被学者称为禅密。大愚创建心密后,下山广传,轰动一时,据说求法者不下五、六万人,入室弟子近二百人。后来大愚嘱弟子王骧陆[31]嗣法传道,自己则隐居于四川成都

关于大愚在四川的行迹,俞中元《詹瀛荪老居士谈大愚法师》载:“抗战爆发,李权辅扈从大愚法师于四川灵岩寺清修,后又携侄李宝萱亦作同住。抗战胜利后,李权辅任重庆银行顾问,有学生阗名萧建,四川人,长詹老十馀岁,遵师嘱侍候大愚法师于四川。因有刘亚休先生等照顾,所以大愚法师一直在四川归隐,外人不能得知,且以为他已归道山。” “李宝萱善禅坐,入定可达8小时。50年代李宝萱由台湾往巴西定居,办图馆,钻研佛学。1963年春间在巴西某次入定,睹见大愚法师一身佛光,当即感知法师已圆寂,出定后亟函告叔父。李权辅接函后转示詹老,又转呈马一浮老。马老即与四川诸友联系。四川亦有讣函致李权辅,述及法师在入定第十天,弟子们按其脉,已经停止,再按心脉亦然,于是安葬。”[32] 由此可知,民国时期大愚在四川即有传法,李权辅即为其弟子之一,隐居成都后在四川还有多名弟子。根据王恩洋先生的《五十自述》,也可知大愚在抗战时期还在四川活动,且还有一定的影响。[33]

 

 

 

参考文献:

吕建福:《中国密教史》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5年版。

吕建福:《密教论考》,宗教文化出版社,2008年版。

严耀中:《汉传密教》,学林出版社,1999年版。

(日)大村西崖:《密教发达志》(上、下 大村西崖撰, 蓝吉富编:《世界佛教名著译丛》(第七十四册),华字出版社(台北),民国七十五年六月初版。        

张曼涛(主编):《密宗教史》(密宗专集之二),《现代佛教学术丛刊》(第72册),大乘文化出版社(台北),民国六十八年三月初版。

张曼涛(主编):《汉藏佛教关系研究》,《现代佛教学术丛刊》(第79册),大乘文化出版社(台北),民国六十八年三月初版。 

吕澂:《西藏佛学原论》,古老出版社,1978年版。

刘晓梅:当代藏传佛教在汉地的传播,硕士论文,四川大学,2006 年。

侯冲:《云南与巴蜀佛教研究论稿》,宗教文化出版社,2006 年版。

索南才让(汉名许得存):《西藏密教史》,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8年版。

约翰·布洛菲尔德(著),耿昇(译):《西藏佛教密宗》,中国藏学出版社,2009年版。

唐景福::《中国藏传佛教名僧录》,甘肃民族出版社,1991年版。

释东初:《中国佛教近代史》(上下册),东初出版社,1974版。

 

 

 



[]本文四川地理概念,指1997年四川重庆行政区划以前的范围,包括现在重庆地区。

[] 《大正藏》卷五一, 784 页中,第787 页上。

[] [] 空海:《大唐神都青龙寺故三朝国师灌顶阿阇梨惠果和尚之碑》, 收于陈尚君辑校《全唐文补编》卷六九, 中华书局, 2005 年版, 858 页。

[]吕建福:《中国密教史》,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5年版,第318页。

 

[][]侯圭:《东山观音院记》,《全唐文》卷八六。

[]唐末五代时在四川弘传瑜珈密教的一代祖师,相传他是从柳树疙瘩里生出的,因为“数至神异,人不敢称其名”,故号柳本尊。本尊就是佛教的祖师。宗教学界对柳本尊的探讨甚多, 可参考陈明光:《宋刻“唐柳本尊传”碑校补》, 《世界宗教研究》, 1985 2 , 107 111 页。王家佑:《柳本尊与密教》, 《宗教学研究》, 2001 年第2, 5965 , 83 .

[] []刘燕庭:《三巴金石苑》、第四本;《大足石刻研究》, ()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出版社,1985年版,第294-297页。

[]指炼指、立雪、炼踝、剜眼、割耳、炼心、炼顶、断臂、炼阴、炼膝。今大足宝顶和安岳毗卢洞两处均有柳本尊十炼图石刻,见《柳本尊十炼图记》, 《巴蜀佛教碑文集成》, 216 – 217 页。陈明光: 《四川摩崖造像柳本尊化道“十炼图”及其年代探索》, 《四川文物》,1996 年第1 , 3339 页。

[] 北宋神宗赐额为“圣寿本尊院”。

[][]刘畋人:《重修宝顶山寿圣寺碑记》

[11] 侯冲:《云南与巴蜀佛教研究论稿》,宗教文化出版社,2006 年版,第371-375

[12] 另一传承为五台山密教。

[13]王恩洋:《大足石刻之艺术与佛教》,载《文教丛刊》1947年第7期,收入《大足石刻研究》,四川社科院出版社,1985年版,第114页。

[14]太虚大师曾说:当学日密、藏密,纳于律仪教理建中密,即有力比丘分子,以出家戒律为基础,以性相教理为轨范,而后饱参日密及藏密,同化而成一种中密,实为当今唯一之急务,唯一之企图。《中国现时密宗复兴之趋势》,《太虚大师全书》第30册第2879页。

[15]记者:《大勇之死与中国密教》,《现代僧伽》第2卷合刊(1929-1930)

[16] 1950年以后,道场迁移至南岸涂山寺,将原大雄宝殿改为宗喀巴殿,塑宗喀巴像,1954年停止活动。参见甘文峰《藏传佛教在重庆》,《重庆文史资料选辑》41辑。

[17]普超和尚:法号朗性,别号正悟,四川富顺人,生于光绪二十九年(1903),圆寂于1983年,世寿80,戒腊57龄。普超幼年读私塾,在家务农,青年时期当学徒。民国10(1921)来峨眉山万年寺出家,拜妙道为师。民国14年冬去成都文殊院受戒,先后在四川佛学院、南京支那内学院学法及峨眉山佛学院任教。民国295月,随能海法师去西藏求法。次年秋运佛经回川,在成都近慈寺金刚院翻译藏文经典。普超对佛学素有研究,著有《佛教基本常识》等书,作为峨眉山僧徒学习之用。民国35年万年寺毗卢殿失火,经像法器,灰烬无遗。遵能海法师之嘱,历时3年修复之。

[18]清定上师:(1903-1999) 成都昭觉寺方丈,俗名郑全山,浙江三门人。1926年毕业于广州大学哲学系,当年考入黄埔军校步兵科。1933-1940年,先后任南京军委会军事交通研究所训练处长,中华复兴社总社处长,上海警察局秘书长兼中华复兴社上海分社书记,第四战区党政军训练团训练处长,中央训练团训练处长、政治部主任,授少将军衔。19414月于重庆狮子山慈云寺出家,194311月在昭觉寺受比丘戒,1943年在成都近慈寺随能海大法师学法,1947-1949年,在重庆成立金刚道场任住持,后又到上海讲经,建立上海金刚道场任住持,并兼南京宝华山住持,19559月被捕入狱,197512月在周恩来的直接关心下释放,1985年彻底平反,当年7月应昭觉寺僧众请任方丈。19996222020分,清定上师在成都昭觉寺圆寂,享年97岁。曾任中国佛教协会常务理事,四川省佛教协会副会长,成都市佛教协会会长,成都市政协常委。

[19]隆莲法师:乐山市中区人,于宣统元年(1909),出生于书香门第之家,青年时被誉为乐山女才子,名扬省城。1941年农历217日,在成都莲宗院出家,拜昌圆法师为师。出家前后,分别从昌圆法师学净土宗;从王恩祥居士学唯识宗;从法尊法师学中观宗;从能海法师学戒,得灌顶;从章嘉活佛受密集、胜乐、威德金刚三部大灌顶;从阿旺堪布听受《大威德生圆次第》;从兴善喇嘛学毗卢法,还曾依止观空法师,她博采众长,深明教义,逐渐成为一名令人尊敬的佛学家,其撰《人中论讲记》已成为一部重要的佛学著作。1949年夏天,随能海法师回故乡峨眉山慈圣庵安居听经。1982年,与通愿法师在成都文殊院依二部僧戒传授比丘尼戒。中国佛教协会赵朴初会长称她为“当代第一比丘尼”。

[20]《欢迎谈玄法师归国》,载《海潮音》第十七卷第二期(19362月),第1-2页。

[21]隆莲:《唐密在四川流行概述》,《法音》1998年第2(总第162)4页。

[22][民国]项楚主编:《巴县志·宗教》

[23]参见杨铭、牛瑞芳《重庆汉藏教理院始末》,《巴渝文化》2辑,重庆出版社,1991年。甘文峰《太虚大师在西南创办的汉藏教理院》,见《抗战时期西南的教育事业》,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西南地区文史资料协作会议编。太虚法师拟建世界佛学苑,以北平佛学院为中英文系,以闽南佛学院为华日文系,以四川为汉藏佛学系,即汉藏教理院。

[24]太虚:《世界佛学苑汉藏教理院缘起》,《太虚大师全书》611033页。

[25] 《世界佛学苑汉藏教理院简章》,《汉藏教理院立案文件汇编》,1936年。

[26]释印顺:《太虚法师年谱》,《中国近现代高僧年谱系列》,宗教文化出版社,1995年。

[27]见民国《巴县志·宗教》,佛学社分三部,曰事务、宏法、行持,后益以慈善、妇女、财务、文书为七部,其中行持部包括密乘研究。

[28]大愚,本名李宗唐,号时谙,湖北人,生于武汉。饱读圣贤诸书,才华横溢,曾任过省议员。竞选过议长,是一位极富活动力的政客。1919年在北京听太虚大师讲《维摩》、《起信》后而开始信仰佛教。1920年在武昌皈依太虚大师。曾经创办过武汉佛教会。1923年在南京宝华寺受戒,法名大愚。创心中心密法,也称心密、禅密、印心宗,传弟子王骧陆,王骧陆传元音老人。相传后来隐居于四川成都,50年代在弟子家留传一首“拈花怎么传,不妨密且禅,归隐扬眉际,相逢瞬目边。一期从古棹,三界任横眠,临行无乘语,珍重一声○。”之后不辞而别,至今不知所终。

[29]元音老人(李钟鼎),1905年生于安微合肥市,一生虽未披剃出家,孑然一身,苦心孤诣,读经研教,初学天台,并修净土,继学唯识、华严,习禅观,后随王骧陆习心中心法,成为心密第三代传人。元音老人一生著述无数,接引学人无数,弟子遍布国内外。200025日,元音老人化缘事毕,坐脱立亡,遗体在普陀山火化后得舍利无数。

[30] 元音老人:《融禅净密于一体的心中心法》,《佛法修证心要》

[31]王骧陆,名宰基,字骧陆,号仁知居士,生于1885年,卒于1958年,为无相密心中心法第二代传人,世称印心宗二祖。上世纪二十年代时,王骧陆居士放弃高官厚禄,到庐山拜大愚阿阇黎为师,成为大愚门下得心髓之大弟子。上世纪三十年代,在天津、上海等处相继成立印心精舍,灌顶传法,仅1934~1935年二年间,就在天津开讲座四百余次,又经常去杭州、苏州、嘉兴、湖州、海宁等地传法,广收徒众,不辞劳苦,一生孜孜不倦,著述数百万字。主要传承弟子有吴礼门、李钟鼎(元音老人)、佛宝(王漱文)等。

[32]俞中元:《詹瀛荪老居士谈大愚法师》,《浙江佛教》1998年第2期。

[33]黄夏年:《王恩洋先生与大愚禅师》,《佛学文摘》2003年第一期,总第44期。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