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唐密文化 > 唐密研究 > 正文

“金箍棒圈”—— 《西遊記》所見之密教因素例說

本文作者: 5年前 (2014-01-17)

張勇(子開)(四川大學 中國俗文化研究所暨文學院,四川省 成都市 610064) 自公元七世紀中…

 

 

張勇(子開)

(四川大學 中國俗文化研究所暨文學院,四川省 成都市 610064)

 

自公元七世紀中葉以來,“唐僧”玄奘(约600664)西行取經的故事[]廣泛傳播于中國社會各個階層,在中國社會史、中國文學史、中國宗教史、民間文化等諸多領域都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頁。特別是明吳承恩(約15001582[]綜合以前種種史實和傳說而成的《西遊記》[]誕生之後,“唐僧”騎著“白龍馬”[]、帶著三個徒弟一路上戰勝妖魔鬼怪的故事,幾乎每個中國人都耳熟能詳[]

《西遊記》創作于吳氏晚年的十六世紀末,時當嘉靖(15221566)至萬曆(15731620)之間,上距明代元祚已愈約二百年[]。然此時社會生活仍有蒙元文化、特別是元朝喇嘛教的影響,這在《西遊記》中即有一定體現,本文將論及的具有護祐功用的“金箍棒圈”即為吳氏書中的密教因素之一。

所謂“金箍棒圈”,指《西遊記》中孫悟空用金箍棒所畫、具有保護功能的圈。

《西遊記》第五十回“情亂性從因愛欲 神昏心動遇魔頭”載,唐僧師徒渡過通天河之後,已屆嚴冬。望見前面山凹里有樓臺房舍,悟空懷疑是妖怪邪魔所點化而成。三藏肚餓,悟空去化齋之前,採取了保護措施:

    ……行者接缽盂在手,吩咐沙僧道:“賢弟,卻不可前進,好生保護師父穩坐于此,待我化齋回來,再往西去。”沙僧領諾。行者又向三藏道:“師父,這去處少吉多凶,切莫要動身別往,老孫化齋去也。”唐僧道:“不必多言,但要你快去快來,我在這裏等你。”行者轉身欲行,卻又回來道:“師父,我知你沒甚坐性,我與你個安身法兒。”即取金箍棒,幌了一幌,將那平地下周圍畫了一道圈子,請唐僧坐在中間,著八戒沙僧侍立左右,把馬與行李都放在近身,對唐僧合掌道:“老孫畫的這圈,強似那銅牆鐵壁,憑他甚麼虎豹狼蟲,妖魔鬼怪,俱莫敢近。但只不許你們走出圈外,只在中間穩坐,保你無虞;但若出了圈兒,定遭毒手。千萬千萬!至囑至囑!”三藏依言,師徒俱端然坐下。……

雖然悟空稱自己在地下所畫的那道圈兒可“安身”,但豬八戒和唐僧並不相信,

……卻說唐僧坐在圈子裏,等待多時。不見行者回來,欠身悵望道:“這猴子往那裏化齋去了?”八戒在旁笑道:“知他往那裏耍子去來!化甚麼齋,卻教我們在此坐牢!”三藏道:“怎麼謂之坐牢?”八戒道:“師父,你原來不知。古人劃地為牢,他將棍子劃了圈兒,強似鐵壁銅牆,假如有虎狼妖獸來時,如何擋得他住?只好白白的送與他吃罷子。”三藏道:“悟能,憑你怎麼處治?”八戒道:“此間又不藏風,又不避冷,若依老豬,只該順著路,往西且行。師兄化了齋,駕了雲,必然來快,讓他趕來。如有齋,吃了再走。如今坐了這一會,老大腳冷!”

三藏聞此言,就是晦氣星進宮,遂依呆子,一齊出了圈外。沙僧牽了馬,八戒擔了擔,那長老順路步行前進……

結果,三人皆被老妖魔抓住。悟空攝了一鉢盂齋飯,返回原處,“早已不見唐僧,不知何往,棍劃的圈子還在,只是人馬都不見了”[]。可知此金箍棒所畫圈子的神力了。

悟空費了許多周章,方將李老君之牛所變的金[山兜]山魔降服。三藏、悟空都頗為感慨:

……三藏道:“徒弟,萬分虧你!言謝不盡!早知不出圈痕,那有此殺身之害。”行者道:“不瞞師父說,只因你不信我的圈子,卻教你受別人的圈子。多少苦楚,可歎!可歎!”……[]

    “只因你不信我的圈子,卻教你受別人的圈子。”孫悟空對“金箍棒圈”的總結,多么的貼切而精簡!

吳承恩書中有關“金箍棒圈”的描述,僅見於此一個事。遍查有關玄奘取經最可靠的文獻,諸如《大唐西域记》、《大慈恩寺三藏法藏傳》等,亦無蹤跡。可見,“金箍棒圈”純為小說家言矣。

雖然,許是“金箍棒圈”的威力給人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吧,在對《西遊記》所作的其他形式的演繹中,又閃現了它的影子。

上個世紀連環畫[]盛行的時候,有幸品嘗到《孫悟空三打白骨精》[]。這無疑是小時候所看連環畫中,情節最吸引人、最有神秘氛圍、畫面又最為精美者之一。內中所展现的古色古香的古代風物,與現實世界是那樣的截然不同,充滿著神奇怪異的氛圍,有一種懾人心魄的震撼效果。《孫悟空三打白骨精》中印象最深的畫面之一,恰為悟空用金箍棒所畫圈子:

 

 

文字解說曰:“他舉起金箍棒,一頭着地,嗤嗤地一轉,把唐僧他們圍在當中,再三叮囑:坐在圈內等他回來。見人莫理,見物莫吃。”

白骨精聞訊撲來,不見孫悟空,欲抓唐僧等人,圓圈馬上放出金光,擋住了它。“妖精暗說一聲:‘好機會!’猛撲過去要抓唐僧。不料悟空畫在地上的圈圈突然放出金光,好象一道銅墻鐵壁,妖精怎么也沖不進去。”

 

 

 

 

 

 

迫不得已,白骨精不得不先後化為村姑、老太、老頭,終于如愿以償,誘惑師徒三人走出了圈子。

 

 

 

連環畫《孫悟空三打白骨精》由上海連環畫界“四大名旦”中的兩位趙宏本(19152000)、錢笑呆(19111965[11]所繪制的。在上個世紀六、七十年代,中國連環畫處于黃金時期。無論是數量、還是水平,皆可列于世界前列。

悟空戰勝白骨精的故事,實取材于《西遊記》第二十七回“尸魔三戲唐三藏  聖僧恨逐美猴王”。吳承恩原著在此處只言,妖精怕的是八戒和沙僧,並無悟空臨行前畫圈之事:

……那妖精上前就要拿他,只見長老左右手下有兩員大將護持,不敢攏身。他說兩員大將是誰?說是八戒、沙僧。八戒、沙僧雖沒甚麼大本事,然八戒是天蓬元帥,沙僧是捲簾大將,他的威氣尚不曾泄,故不敢攏身。……[12]

是白骨精設法突破“金箍棒圈”等情節,亦如蜃氣所變也。

我們知道,孫悟空之金箍棒得于東海龍宮,本為天河定底的神針,名“如意金箍棒”,重一萬三千五百斤。在悟空手中,可大可小,威力無窮,行者的武功實泰半得力於此件兵器[13]

那么,以金箍棒畫圈即可抵御猛獸妖物,有無理論依憑?

考密教修習時,為防止魔眾入侵,多劃圓形或方形之區域,或建立土壇或沙壇,上畫諸佛菩薩像。是即Mandala,義為壇場、壇城。以為區域內或壇上,充滿諸佛菩薩,妖魔自避之,故又義為輪圓具足、聚集。法事完畢,所劃圓圈或方線、所設壇亦隨毀。“金箍棒圈”,或源自防范魔眾之Mandala乎?

密教修行時,或作十八契印之一的金剛網印[14],表示:從道場上空招來本尊聖眾,以無數的三股金剛杵所流出的威焰,相連接而結成網。是網可杜絕伺機擾亂之天魔也。金剛網印,其功用亦與與Mandala相仿矣。

 

金剛網

 

 



[]參考:1[]玄奘、辯機原著,季羨林等校注:《大唐西域記校注》,北京:中華書局,19852月第一版。2[]慧立、彥悰著,孫毓棠、謝方點校:《大慈恩寺三藏法藏傳》北京:中華書局,20004月第1版。3、李時人、蔡鏡浩校注:《大唐三藏取經詩話校注》,北京:中華書局,1997年。

[] 參考:1、《中國大百科全書》“中國文學”卷,周先慎撰“吳承恩”條,北京:中國大百科出版社,198611月第一版。2、趙景深:《西遊記作者吳承恩年譜》,載氏著《中國古典小說叢考》,濟南:齊魯書社,1980年版。3、劉修業輯:《吳承恩詩文集》,上海:中華書局上海編輯所,1959年版。

[](明)吳承恩:《西遊記》,“中國古典文學讀本叢書”,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19552月北京第一版,19805月北京第2版,20077月北京第16次印刷

[]張子開:白象馱經白馬馱經”——中土對外來文化的改造,中央文史研究馆、敦煌研究院和香港大学饶宗颐学术馆聯合舉辦庆贺饶宗颐先生95华诞敦煌学国际学术研讨会(201088—11敦煌莫高窟)論文

[]有關材料及研究成果,主要參考:1、朱一玄、劉毓忱編:《西遊記資料匯編》,“中國古典小說名著資料叢刊”第三冊,天津:南開大學出版社,200212月第一版。2蔡鐵鷹編:《西遊記資料彙編》上下冊,“古典文學研究資料彙編”,北京:中華書局,20106月第13、鄭振鐸:《西遊記的演變》,載氏著《中國文學研究》上,北京:作家出版社,1957年。4林庚:《西遊記漫話》,“中國古典文學研究叢書”之一,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19908月北京第15蔡鐵鷹:《西遊記的誕生》,北京:中華書局,200710月第一版。6[日本]中野美代子著、王秀文等譯《〈西遊記〉的秘密(外二種)》,北京:中華書局,200212月第1

[]元最後一個皇帝脫古思貼木兒時至天元十年(1388)方為部下所殺,然朱元璋在戊申年正月(1368)即稱皇帝矣。參考翦伯贊主編《中外歷史年表》(校訂本),北京:中華書局,20084月北京第1版,427頁右欄至428頁左欄,436頁右欄。

[](明)吳承恩:《西遊記》,“中國古典文學讀本叢書”,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19552月北京第一版,19805月北京第2版,冊,第608-614。上劃線為引者所加,下同。

[](明)吳承恩:《西遊記》第五十三回“禪主吞餐懷鬼孕  黃婆運水解邪胎。下冊,第643頁。

[]有關連環畫的起源等,參看:1、《中國大百科全書》“美術”卷,姜維樸撰“連環畫”條。北京: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199012月第一版。2Victor H. Mair, Painting and performance: Chinese picture recitation and its Indian genesis. Honolulu: University of Hawaii Press 1988.中文譯本,[]梅維恒著,王邦維、榮新江、錢文忠譯,季羨林審定:《繪畫與表演:中國的看圖講故事和它的印度起源》(Painting and Performance),北京:燕山出版社,20006月第一版。3湯洵、朱麗雲、馬立:《連環畫文學概論》,杭州:浙江人民美術出版社,198810月第1版。

[]趙宏本、錢笑呆:《孫悟空三打白骨精》,北京:連環畫出版社,1962年版。文革中,又標為“上海市新聞出版系統‘五·七干校’《孫悟空三打白骨精》創作組編繪”:《孫悟空三打白骨精》,上海人民出版社,19725月第一版。

[11] 其他兩位“名旦”為陳光鎰(19191991)、沈曼云(19111978)。

[12](明)吳承恩:《西遊記》第二十七回“尸魔三戲唐三藏  聖僧恨逐美猴王”,上冊,第324頁。

[13](明)吳承恩:《西遊記》第三回“四海千山皆拱伏  九幽十類盡除名”,上冊,第27-38頁。

[14]又稱“虛空網”、“虛空結”、“天網”、“天結”。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