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唐密文化 > 唐密研究 > 正文

弘法大师空海与华严思想

本文作者: 5年前 (2014-01-22)

【内容提要】华严判教理论对空海的佛教思想影响很大,尤其是对四家大乘的阶梯化。在十住心思想的构建方面…

 

【内容提要】华严判教理论对空海的佛教思想影响很大,尤其是对四家大乘的阶梯化。在十住心思想的构建方面,空海参照了中国解释《华严经》的方式,对密教的教理进行了评价。这可以说是宏观俯瞰了印度从《华严经》到《大日经》的思想发展和中国佛教思想史的选择过程。这与基于中观、唯识思想来讨论密教思想的印藏密教不同,而是以中国自身的佛教思想来评价密教思想。

【关 键 词】空海 华严思想

【作者简介】生井智绍,日本高野山大学文学部教授

 

为了纪念弘法大师空海入唐1200年,2004年以复旦大学历史系韩升教授和高野山大学静慈圆教授为中心在复旦大学召开了中日文化交流国际学术研讨会。笔者当时发表了《于十住心思想中的印度文化和中国文化》一文,着重指出了融合《大日经·住行品》及《菩提心论》等经典的印度密教教理和具有中国特色的天台、华严思想于一体的弘法大师空海的十住心思想,并从思想史的角度对其进行了分析。

本次发表,笔者想从印度密教思想因中国佛教思想史的改造而发生的变化为出发点,考察对继承了唐代密教的日本真言密教产生很大影响的中国华严思想。我们不难发现,密教在印度从产生到发展所处于的理论环境与中国佛教思想史上密教传入的背景有着很大的差异。本文就从作为唐代密教思想的集大成者弘法大师空海出发探讨这个思想史上的问题。

 

一、 印度密教与唐代密教

    首先,讨论密教思想的展开时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唐代密教和日本密教体系的确立是以《大日经》和《金刚顶经》等中期密教经典为中心的。《大日经》成立前的印度佛教思想史,尤其是与《华严经》的关系问题,很多学者都正在研究。而印度密教思想当时的教理背景则是中观、唯识这两大大乘思潮,《华严经》思想的发展对于两派来说都是必须面对的问题。但是在这个问题上中国具有与印度不同的前提,这将在第二章进行讨论。接受《大日经》时中国的佛教思想背景未必是华严思想占据优势地位。此外,印度的菩提心修习传统导致《大日经》的菩提心思想流行,而不空在翻译《金刚顶瑜伽中发菩提心论》时已超越了中观、唯识思想,取而代之将如来藏如来起用理论展示给了当时的中国思想界。

    在考察中印密教发展过程时,将印度密教确立于中国的善无畏、不空和在中国佛教思想的背景下将四家大乘思想综合评价的弘法大师空海是非常重要的。

    《大日经》在印度思想史上是如何发展《华严经》的思想的,以及由印度传入中国的密教如何参与中国思想史的问题,弘法大师空海已在中国华严思想的背景下对其做出了自己的解释。

    为了阐明空海对此问题的观点,首先要谈到密教给唐代佛教界带来的两个课题。第一个是华严教学对《大日经·住行品》的三劫段中的极无自性心概念的理解,第二个是《菩提心论》的胜义菩提心修习中的旨陈无自性段提出的真如随缘理论的应用。这些是在印度佛教思想史上看不到的问题。从弘法大师空海的角度来看,与这些问题相对应的正是中国华严思想,要正确的评价其密教思想必须以中国华严思想为前提。

    印度佛教思想史上从《华严经》到《大日经》的思想演变轨迹的研究是现代佛教学的一大课题。《大日经》的注释者已经指出了《如来性起品》与《大日经》之间的关系。印度佛教思想界的大乘教理并非很关注如来藏思想的挖掘与研究,并没有很明显的关于两者理论脉络的探讨。善无畏三藏虽然在解释《住行品》三劫段时指出了极无自性心与般若、华严之间的联系,但终究只是停留在印度思想史脉络中的《般若经》、《华严经》的阶段,并未扩展到中国华严思想的层面。

    不空三藏在晚年将《菩提心论》介绍到中国,并暗示了其中密教的菩提心如来藏思想非常密切的关系。为了从教理来展开中国国内的《菩提心论》所孕育的问题,必须从中国华严对《大乘起信论》的解释出发来系统的讨论空海的十住心思想。与不空同时代的良贲的《凡圣界地章》和十住心思想之间的关联最近成为热门课题,但十住心思想的后半部分,即第六住心之后的问题与之并无什么联系。不空三藏带给中国佛教界的课题,即菩萨的修行阶梯——十地波罗蜜门的修行并非《华严经》的法相宗式的理论化,如来藏的理论化问题终究未能涉及。从弘法大师空海所处的时代来看,要明确回答这个问题,中国华严成熟的教理至少是无法回避的。整理唐代密教兴盛的历史条件,并参考中国华严的成熟思想来考察中国国内的密教理论发展,这样一来才能正确的评价空海。

二、密教传入前的中国佛教思想史和华严思想的兴起

    在讨论空海思想的具体影响之前,有必要先对中国佛教思想史上华严思想的重要性进行一个回顾。正因为这个原因,真言密教的体系得以确立,同时中国佛教思想也得以朝着自己独特的方向发展。

    在中国,《华严经》的唯心思想的接受是以两个学派为主要形式的,即尊世亲《十地经》的地论派和尊无著《摄大乘论》的摄论派,他们的理论视野有着很强的中国特色。两派的主要争论在于因第八识而存的缘起究竟是虚妄缘起还是真如缘起。此外,还有关于摄论派提出的第九识庵摩罗识的存在问题。中国的唯心思想的面貌依然不甚清晰。

    中国佛教史上最重大的理论意识问题应属《大乘起信论》提出的所谓真如门、生灭门的一心观二门。真如缘起或如来藏的理论被中国佛教界顺利地采纳了。

    在有着这么多问题的不明确的背景下,玄奘三藏为了求得正确而明晰的精确理论而赴印度那烂陀寺学习具有学术性倾向的护法一系的正统唯识理论,并将其带回了唐代佛教界。他给唐代佛教界带回的正统的印度唯识思想在当时确实被作为唯心思想的主流被接受。如此一来,以前中国佛教界的诸多理论问题因此被印度正统的唯识思想以正规的学术性予以解决了。

    但是,这在印度后期佛教和藏传佛教中广为流传的印度正统唯识却并没有在中国佛教史上得到应有的地位。中国思想中更重要的课题依旧是与真如相关的缘起论,或者说是如来出现的意义与真如的显现。精密的唯识现象论并没有作为认识论而在中国发展出知识论,与此相反,作为救济论的如来藏与佛性概念的探讨始终被中国人重视。

    这一中国佛教学上的重大课题已在《大乘起信论》问题中备受关注,但更重要的是,正因为与印度佛教发展轨迹的这种不同才导致了中国华严宗的兴盛。华严宗就是将《华严经》以中国独特的问题意识来解释而产生的,并以此在中国凌驾于法相宗之上,这是解决中国佛教发展史的重要思路与方式。

三、通过华严思想理解密教

    关于弘法大师空海入唐时华严宗的情况,当时不空的《菩提心论》中已经引用了法藏翻译的《八十华严》,澄观对《八十华严》进行阐释的《大疏》也被思想界予以重视,空海本人还将《大疏》带到了日本。

    当时的华严判教理论对空海的佛教思想影响很大,尤其是对四家大乘的阶梯化。在十住心思想的构建方面,空海参照了中国解释《华严经》的方式,对密教的教理进行了评价。这可以说是宏观俯瞰了印度从《华严经》到《大日经》的思想发展和中国佛教思想史的选择过程。这与基于中观、唯识思想来讨论密教思想的印藏密教不同,而是以中国自身的佛教思想来评价密教思想。

    因此可以说,在不空以后以中国华严思想来精确的评价密教观点并确立真言密教教理体系的并非中国的佛教思想家,而是弘法大师空海。

    华严的判教方法正是以法相的识论的不完备来导出如来藏,并将法相宗置于大乘相始教的位置,而将真如门的《大乘起信论》思想置于大乘终教的优越地位。这正是不空三藏通过《菩提心论》带给中国佛教界的解决问题的方向。

    同样,空海《即身成佛义》中具有肯定现实世界观的六大作为大日如来的三昧耶身而缘起以至于呈现具体的事事无碍的表现,显然是受了华严的十玄缘起的影响。通过体大、相大、用大来阐释密教的宇宙观、世界相、实践论,并以此表现大日如来即身的种种样态,这种无碍的解释方法与华严重重帝网的概念非常相似。不必说,法藏用大乘终教的理论来对窥基的五重唯识说进行批判和超越,进而建立起华严的十重唯识说,这是基于华严立场的重重帝网的唯识境界。尤其是无碍自在的观点,是与澄观的四种法界说及事事无碍法界相通的。然而必须注意到的是,空海参考了华严的法界缘起,以作为大日如来三昧耶身显现的六大缘起的世界来更加充分深入的描绘了密教的世界观。

    此外,在《即身成佛义》中,空海将中国华严解释《大乘起信论》时非常重视的夜摩天会中如来林菩萨所说的心佛与众生是三无差别的理论作为密教三三摩耶的理论源泉,而这在印藏佛教中并未受到很大重视。这可以说也是运用中国华严教理所做出的解释,只是其内核是忠实于印度密教的立场的。

结论

    关于弘法大师空海受华严思想影响的实际情况,还有许多可以列举的实例,但宏观来看,即便是在印藏密教的特质与发展及中国佛教界对密教的接受,即中印密教研究领域,弘法大师空海对中国佛教思想史的视点,尤其是对华严思想的评价的情况,在方法论上也给我们很多的启示。

 

                                                          李子捷译,凯朝校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