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唐密文化 > 唐密研究 > 正文

吐蕃外籍密宗大师无垢友考述

本文作者: 5年前 (2014-01-28)

【内容提要】无垢友是古印度的一位佛教密宗大师,公元8世纪,应邀到吐蕃从事佛经翻译和传授密法,后来被…

 

【内容提要】无垢友是古印度的一位佛教密宗大师,公元8世纪,应邀到吐蕃从事佛经翻译和传授密法,后来被藏传佛教宁玛派尊奉为自己密法传承的主要祖师之一。本文对无垢友的生平事迹以及他在吐蕃所传密法进行了较为全面地考述。认为无垢友在吐蕃传授的密法,不仅是藏传佛教旧派密法体系的重要源头,而且成为后世宁玛派的主要密法传承之一。尤其是无垢友在建立和弘扬宁玛派远传经典部的密法传承过程中发挥了主导作用。

【关 键 词】吐蕃 无垢友 密宗 传承

【作者简介】尕藏加,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

 

无垢友(bi ma la mi tra)在古印度佛教密宗领域具有很高的造诣,公元8世纪,应吐蕃赞普(国王)赤松德赞之邀请,来到吐蕃从事翻译佛经和传授密法。他在吐蕃生活长达13年之久,深受吐蕃本土佛教信众的普遍推崇和虔诚敬仰。尤其是藏传佛教宁玛派将无垢友尊奉为本宗密法传承的主要祖师之一,在藏传佛教旧派密宗史上享有崇高地位。

一、生平事迹

无垢友(bi ma la mi tra)作为古印度一位佛教密宗大师,其生平事迹在藏文佛教史书中不乏描述。仅他的名字,就在藏文文献中常出现音译和意译两种:第一种撰写为“bi ma la mi tra”(布玛拉弥札),简称“bi ma la”(布玛拉),此乃梵文名之音译,相对而言,此名在藏文文献中出现的频率较高,实际上,已成为其正统或常用名字;另一种写法是“dri med bshes gnyen”(智美协年),这是按梵文名之字义译成的藏文称谓,意指“无垢友”,故在汉文中常以此名来书写。

对于无垢友的具体生卒年月,在有关文献资料中未能搜寻到清楚可靠的记录。当然,许多藏文史籍中不但说明无垢友是古印度迦湿弥罗(今克什米尔)人,而且记录了无垢友的出生年属相,正如“他于牛年出生在印度,三百岁时传法来吐蕃,时距佛灭千零八十年。”[1]显而易见,这段记述里掺杂了神话色彩,虚构成分较浓重,其出生年依旧模糊不清,甚至认为无垢友被邀请到吐蕃传法时,竟达三百岁,这不符合正常人的寿命规律。然而,从藏传佛教密宗的立场看,不难理解其中的玄妙,身为一代密宗大师,其身世需要进行神秘性的渲染,犹如莲花生大师的神秘身世。所以,在藏文史料中无论是莲花生还是无垢友,一般不直面描述他们的真实身份和家境实况,从而造成迄今依然难于准确判断无垢友的生卒年月,有待今后作进一步考证。

尽管无从断定无垢友的真实生卒年月,我们还是通过藏文史书,可以大致推断出他生活的时代。根据《杜钧教史》(bdud vjoms chos vbyung)记载:吐蕃名僧娘·当增桑布(nyang ting vdzin bzang pu)向吐蕃赞普(国王)赤松德赞(公元742797年)举荐印度密宗大师无垢友,遂派遣噶瓦·白泽(ska ba dpal brtsegs)、觉若·鲁坚赞(cog ro kluvi rgyal mtshan)等吐蕃佛教译师赴印度邀请无垢友,他抵达吐蕃后主要从事佛经翻译并传授密法。而且无垢友在吐蕃传教达13,后去汉地五台山朝礼,并在那里圆寂。[2]可见,无垢友于公元8世纪被邀请到吐蕃传法,至于后在五台山圆寂,有待考证。众所周知,公元8世纪,是吐蕃佛教立足并进入发展时期,许多藏文史书都比较一致地认为,当时赤松德赞执政,他派人从周边佛教发达地区邀请众多高僧大德,在吐蕃开展大规模的译经和传教活动,其中就有无垢友密宗大师的有力参与。由此可以断定,无垢友乃公元8纪的佛教著名人物。

至于无垢友的生平事迹,在藏文文献中不乏介绍,尤其在藏传佛教宁玛派史书中有大量的描述。如《宁玛教派源流》(rnying ma chos vbyung)记载:

无垢友上师出生于西印度一个叫大象林(glang povi tshal)的地方,父亲叫德丹主人(khyum bdag bde ldan),母亲名为赛柔主妇(bdag nyid gsal rig)。无垢友7岁时进入一所学校,并成为一名才学出众的优秀学生。不久,无垢友由于智力超群而被举荐归入佛门。他在全面修习佛学知识期间,还广泛学习文化课程,每门课聘请3位老师来讲授,如此方能满足他的求知欲,共聘请了15位老师。无垢友21岁时被选入班智达的行列,他精通各门学科知识,并掌握360种语言,能够运用四大种声音及动物语言解说各种事理;特别是他不仅娴熟般若经论,而且将般若深奥义理以日常诵经一般顺口演讲或阐释。同时,在显宗方面,无垢友通达佛教三藏包括大小乘之经论;在密宗方面,他曾依止160位具足讲说及修持传承之上师,修学所有续部,尤其亲近布达古哈亚(bungngha gu hya)上师修习《甘露功德续》(bdud rtsi yon tan rgyud)之一切密法,获得大手印殊胜成就。无垢友尤为精通《幻变经》(sgyu vphrul,著有《秘藏》(snying po)注释即《理论明灯》(khong gzung gsal sgron)和《略释》(vgrel chung)等多部密宗论著。[3]

不难看出,无垢友不仅是一位极富聪慧的天才性学僧,而且从小受到优良的佛教修学和文化教育,他精通佛教三藏,尤其专长佛教密宗,是一位名符其实的古印度佛学家和密宗大师。因此,无垢友于公8纪受到吐蕃赞普赤松德赞的盛情邀请,来到吐蕃传授密法和翻译佛经。特别是无垢友在吐蕃获得崇高的宗教地位和高级别的社会礼遇。譬如,他的宗教身份和社会影响当时仅次于寂护和莲花生二位大师而成为吐蕃外籍高僧中的第三号人物。正如:

国王邀请班智达讲经

乌仗亚那来的莲花生

来自萨霍尔国的静命

克什米尔来了布玛拉

坐于铺设兽皮狮子床

华盖之下宝伞团团开

右撑幡幢左边张旌旗

前置金曼荼罗百零八

还有松耳石和绿宝石

青玉珊瑚诸宝曼茶罗

各配一名翻译来讲经[4]

这段引言描绘了外籍高僧在吐蕃讲经说法时的隆重场景,同时,又反映了无垢友(布玛拉)在吐蕃佛教界享有与寂护(静命)和莲花生大致相等的宗教威信或地位,他在参加吐蕃举办的各项佛事活动中的规格和条件完全等同于寂护与莲花生两位大师。这里进一步说明了无垢友作为吐蕃佛教界的第三号人物是言之有理并名副其实的。

无垢友最初到吐蕃传授密法和翻译佛经的机缘,亦有部分藏文文献认为,是吐蕃大译师毗茹札那(bee ro tsa na)向赤松德赞推荐而促成的,正如《莲花生大师传》(pad ma bkav thang)记载:

                         在印度的嘎比罗城中

             安札菩提国王供奉的

             五百学者之中有二人

             布玛拉以及普达古哈

             应当请到吐蕃作祈祷

             届时我的讲法会证实

             应当多多迎请班智达

             不要臧否佛法应全译

                        言讫即赴嘉摩擦瓦绒。[5]

这是吐蕃名僧毗茹札那大译师从印度留学归来后在吐蕃遭遇非礼而被遣送嘉摩擦瓦绒(今四川阿坝藏族自治州大小金川地区)之际,向吐蕃赞普赤松德赞提交的建言献策,他认为布玛拉(无垢友)和普达古哈(bungngha gu hya)是当时印度五百名著名佛教学者中最有影响力的二位大师。经过毗茹札那的极力推荐和详细介绍,赤松德赞对无垢友有所了解,最终促成邀请无垢友到吐蕃传教。对此,藏文著名史书《西藏王臣记》(deb ther dpyid kyi rgyal movi glu dbyangs)中亦有较详记载:“吐蕃人中有一些奸臣对毗茹札那等人大生嫉妒,向赞普进谗言将他们放逐到边远地区,还幸为时不久,他们获得自由,仍旧被欢迎返回到吐蕃。那时大班智达·布玛拉弥札(无垢友)的德誉,巳渐次传到赞普(国王)的耳边。赞普遂派人迎请布玛拉弥札到吐蕃传法。他宣讲《大圆满法》(rdzogs pa chen po),使一些人士得以饱餐密法之美味”。[6]当时无垢友作为一名享有宗教声望的高僧大德而被邀请到吐蕃来传授佛教密宗。正因为如此,无垢友的佛学知识和密宗成就在藏传佛教尤其在宁玛派史书中给予了高度评价。在《莲花生大师传》(pad ma bkav thang)中有具体形象的描述:

大班智达布玛拉弥札,

精通那海洋般的佛法,

精通内外密宗和三藏,

全部佛法无不记心间,

得到了不忘总持成就。[7]

以上引言中强调了布玛拉弥札(无垢友)不仅精通佛学、娴熟内外密宗,而且通达佛教经律论三藏,说明他无论在显宗方面还是在密宗领域皆具有很高的造诣。实际上,无垢友在精通佛教显密二宗的前提下,更专精于密宗经典和密法实践,他被邀请到吐蕃后,主要致力于密宗领域,既主持翻译密宗经典又向门徒传授密法仪轨。

根据有关文献资料,无垢友在吐蕃主持翻译的佛经,绝大多数属于密宗经典。《莲花遗教》(pad ma bkav thang)记载:“克什米尔的布玛拉弥札(bi ma la mi tra)和聂钦·咱纳古玛热(gnyags chen dznya ku ma ra)二人翻译了《金刚萨埵幻网续》(rdo rje sems dpal sgyu vphrul dra ba)、《真实续》(yang dag pvi rgyud)、《金刚橛续》(rdo rje phur buvi rgyud)、《阎罗续》(gshin rjevi rgyud)和注释类,以及《心部》(sems sde)、《界部》(klong sde)、《教授部》(man ngag sde)包括《宁提》(snying thig)。”[8]事实上,这里罗列出的密宗经典,只是无垢友在吐蕃主持翻译的代表性作品,而远远不能囊括无垢友参与翻译的全部密宗经典。值得说明的是,无垢友在吐蕃除了主持翻译密宗典籍外,主要亲自向广大门徒传授密法,当时培养了不少吐蕃本土密宗弟子。所以,后世宁玛派将本宗许多不共密法传承追溯到无垢友那里,使其成为藏传佛教古旧密法派系的主要祖师之一。

二、密宗传承

公元8世纪,无垢友作为一代佛教密宗大师,他在吐蕃所传之密法,被后世宁玛派一脉相承,并得以在藏族地区发扬光大,已形成藏传佛教中一支重要密法传承,迄今依然在相沿不断。

至于无垢友在吐蕃所传之密法,藏族著名佛学家东噶·洛桑赤列(dung dkar blo bzang vphrin las)教授曾作过简明扼要的考述:

.教大圆满心品类密法,从此渐次发展传承之教法名为《心品》(sems phyogs)。又由大译师毗茹札那向旺·弥庞贡布(dbang mi pham mgon po)传授了吉祥量等虚空之续部等《金刚桥教授》(rdo rje zam pvi man ngag)类,从此一脉相承之教法被称作《界部》(klong sde)。又有阿黎无垢友向吐蕃赞普(国王)赤松德赞和娘·当增桑布二人传授了《大圆满宁提》(rdzogs pa chen po snying thig),这一密法后来被贡钦·隆钦巴继承并发扬光大,遂形成《隆钦宁提》(klong chen snying thig)传承。又有阿黎噶热多杰(dgav rab rdo rje)向仁增·室利僧哈(rig vdzin shri sing hva)传授了《康卓宁提》(mkhav vgro snying thig)。据说,这一传承中还产生过分支密法。[9]

以上引言对宁玛派远传经典部的密法传承进行了系统梳理,特别对内部三支传承即《幻变密续》、《集经》(包括《本续》及《释续》)和《大圆满心品》及其分支《隆钦宁提》与《康卓宁提》等作了十分清晰的描述。从中明确了宁玛派的重要传承远传经典部的密法主要源于无垢友大师。

宁玛派作为藏传佛教诸多宗派中历史最为悠久的一支旧派别,它不仅继承了吐蕃时期传播的所有教法仪轨,而且将所传之密法在漫长的宗教践行中不断完善和发展演进,从而形成为一大极其庞杂而又分门别类的宗派密法传承体系。正如土观·洛桑却吉尼玛(thuvu bkan blo bzang chos kyi nyi ma)曾指出:“其传承的种类:有诸佛意传、持明者语传、凡人耳传三种传承,以及受命授记之传承、有缘掘藏之传承、发愿嘱托之传承,共分六种传承”。[10]实际上,这一令人眼花缭乱的众多密法传承派系,可以归纳到三大主流传承之上。此三大主流传承分别是远传经典传承、近传伏藏传承和甚深净相传承。其中无垢友与后二大传承没有直接关系,故在此不必赘述。

远传经典传承,顾名思义,是依凭佛教典籍的继承而流传下来的教法传承。由三部不同经典构成其整体教理。土观·洛桑却吉尼玛指出:“其远传经典传承有《幻变经》(sgyu vphrul)、《集经》(vdus pa mdo)、《心品》(sems phyogs),名为幻、集、心三部”。[11]此三部不同密宗经典,不仅建构了远传经典传承的密法体系,而且每部经典又有各自相对独立的师徒传承。

根据《宗派源流》(thuvu bkan grub mthav)、《青史》(deb ther sngon po)以及宁玛派教法史等藏文史书,上述三部经典中的《幻变经》(sgyu vphrul),最初是在赤松德赞时期由无垢友传授给玛·仁钦乔(rma rin chen mchog),又由玛仁钦乔把这一密法即《幻变经》译成藏文,全名称为《幻变秘密藏续》(sgyu vphrul gsang ba snying po)。从此《幻变经》作为藏传佛教密法传承之一,依靠藏族高僧大德的不懈努力,在藏族地区辗转流传至今。

至于《幻变经》密法在吐蕃的传承历史,玛·仁钦乔将《幻变经》传授给祖茹·仁钦旋努(gtsug ru rin chen gzhon nu)和杰热·确琼(gye re mchog skuong)二人;此二位上师又传授给达杰·白吉扎巴(dar rje dpal gyi grags pa)和香·杰威云丹(zhang rgyal bvi yon tan)二人;又从香·杰威云丹传承下来的被称为青浦巴传承(mchims phu brgyud pa)或教授传承(man ngag brgyud pa);而达杰·白吉札巴先在前后藏地区广为传授《幻变经》密法,培养了许多门下弟子。由此传承下来的叫作卫藏派(dbus lugs);达杰·白吉札巴后来前往康区传授《幻变经》这一密法,由此师承相传的则称为康派(khams lugs)传承。与此同时,吐蕃大译师毗茹札那早年在康区(俄都弥勒殿)培养的一位名叫尼沃桑格(nyi vod seng ge)的密法传承人,则撰写了一部名为《幻变秘密藏续·注释》(sgyu vphrul gsang ba snying povi vgrel ba)的密宗论著。这个案例从一侧面反映了吐蕃名僧毗茹札那也曾传授过《幻变经》密法。

无垢友在吐蕃向玛·仁钦乔传授《幻变经》密法的同时,又将这一密法特意传授给另一位门下徒弟。这位弟子便是宁玛派密法传承史上具有举足轻重的著名人物,即聂·咱纳古玛热(又名聂·雄努西饶或聂·智童(gnyags dzny na ku ma ragnyags gzhon nu shes rab)大师。他后来被宁玛派推崇为该派密法传承中的初期祖师。聂·咱纳古玛热将《幻变经》密法传授给自己的门徒索波·白吉耶协(sog po dpal gyi ye shes);索波·白吉耶协传努钦·桑杰耶协(gnubs chen sangs rgyas ye shes)。努钦·桑杰耶协在这一密法传承过程中发挥过承前启后的关键性作用,遂成为宁玛派密法传承史上的中期祖师。努钦·桑杰耶协培养了许多著名弟子,主要有索·耶协旺久(so ye shes dbang phyug)等四名心传弟子和上首弟子库隆巴·云丹嘉措(khu lung pa yon tan rgya mtsho)共五位知名高徒。特别是五位高徒在佛学领域各个学有所长,索·耶协旺久采取糅和的方式讲解正见;巴郭·伦钦帕巴(blon chen vphags pa)采用释义的形式宣讲教理;但·云丹乔(dan gyi yon tan mchog)以消灾的途径讲经说法;苏·勒比旧玛(legs pvi sgron me)从诗词格言的角度演讲佛学。尤其是库隆巴·云丹嘉措不仅糅和正见、揭示玄奥义理、解释妙法密诀,而且内证深奥密义,甚至采用消灾形式亦能精通无阻地述说佛法。故库隆巴·云丹嘉措理所当然地成为宁玛派高僧中贯通生起圆满一切教法次第的著名大师。

库隆巴·云丹嘉措将《幻变经》密法传授给娘·西饶乔(nyang shes rab mchog),娘·西饶乔不但精通生起和圆满次第密法,而且在密宗实践领域取得大成就。娘·西饶乔培养了不少弟子,其中令他最满意并精通生圆次第密法的高徒,则是娘·耶协琼乃(nyang ye shes vbyung gnas)。娘·耶协琼乃成长为一名密宗大师后,将《幻变经》密法又推向新的发展高度,并给这一密法传承取名为“荣派”(rong lugs),或以族姓命名为“娘派”(nyang lugs)。娘·耶协琼乃最后将《幻变经》密法完整无缺地传授给索波切·释迦琼乃(zur po che shakya vbyung gnas10021062)。索波切·释迦琼乃不负重任,终究将这一密法在藏传佛教“后弘期”内继承下来,成为宁玛派远传经典传承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著名人物。

其次,《集经》(vdus pa mdo)密法之传承,相对而言,比较单一明了。公元8世纪,由尼泊尔高僧达玛布达(ngharma bo ngha)和帕斯达热(ba su ngha ra)以及勃律(bru zha)高僧茹切赞杰(ru che btsan skyes)三位大师,将《集经》密法在吐蕃传授给本土僧人索沃·努桑杰(zo bo snubs sangs rgyas);索沃·努桑杰传觉沃·云丹嘉措(jo bo yon tan rgya mtsho);觉沃·云丹嘉措传其子耶协嘉措(ye shes rgya mtsho);耶协嘉措传嘉·洛珠降曲(rgya blo gros byang chub)和那南·慈臣降曲(sna nam tshul khrims byang chub);嘉·洛珠降曲传托噶·南喀拉(tho gar nam mkhav);托噶·南喀传拉杰·邬巴隆巴(lha rje vug pa lung pa)。拉杰·邬巴隆巴,又名索波切·释迦琼乃,他是宁玛派教法史上发挥过重要作用的著名人物。值得说明的是,《集经》这一密法在藏区得以传播或继承下来,主要依凭了两部经典。这两部经典分别是根本续《遍集明了经》(kun vdus rig pvi mdo)和注疏续《集密意经》(mdo dgongs pa vdus pa)。此二部经典后来被佛学大师布顿·仁钦珠(bu ston rin chen grub12901364)收入他的《大藏经》“续部总建立栏目”(sngags phyogs kyi bstan bcos rnam grangs)之中,因而得到很好的保存。

第三,《心品》(sems phyogs)密法,亦主要源于无垢友大师。公元8世纪,无垢友在吐蕃向广大门徒重点传授《心品》密法。而《心品》密法,不仅是远传经典部中的核心传承,而且是宁玛派的最高密宗大法,又名“大圆满法”(dzogs pa chen po)。实际上,《心品》或大圆满法,则是一门既庞杂又深奥的密法体系,如《心品》内部又有三支不同的密法传承,即《心部》(sems sde)传承、《界部》(klong sde)传承和《教授部》(man ngag sde)传承。

《心部》(sems sde)传承,又包含诸多密宗经典,有母子十八经之说,其中五经为毗茹札那所传,十三经则是无垢友所传。公8世纪,由印度班智达吉祥狮子(bkra shes seng ge)将《心部》(大圆满法)在吐蕃传授给本土名僧毗茹札那;毗茹札那前往康区,在那里先后向玉札宁布、桑郭耶协(sang go ye shes)和邦·桑杰贡布(spang mi pham mgon po)三人传授《心部》密法;后来聂·咱纳古玛热师从毗茹札那和玉札宁布学到了《心部》中的一些分支密法,同时,他又拜无垢友为师系统修习《心部》中其它分支密法。故称聂·咱纳古玛热(又名聂·雄努西饶)为当时完整学到《心部》四大教河之人物。所谓四大教河分别指:讲解经典的注释,耳传教授的要诀,加持灌顶的指示,行持事业的护法猛咒。为此,拜聂·咱纳古玛热为师学法的门徒很多,号称其中取得成就者就有十大弟子。他们相继传于索布·桑杰耶协(sog po sangs rgyas ye shes)。

《界部》(klong sde)传承,亦是一门内容极其庞杂的密法。藏族著名史学家郭洛·勋努贝(vgos lo gzhon nu dpal)在其《青史》(deb ther sngon po)中指出:至于界部,具有量等虚空之密续,并有广略之二种。广续部的义理以九支界(klong dgu)及其二万卷经文来表示。所谓二万卷经文,泛指凡是弘传这一密法的大成者保存下来的有关经典,故没能全部译成藏文。略续部专指被译成藏文的部分,其义理亦摄为九支界:第一,见界(lta bavi klong);第二,行界(spyod pavi klong);第三,曼陀罗界(dkyil vkhor gyi klong);第四,灌顶界(dbang gi klong);第五,誓言界(dam tshig gi klong);第六,修炼界(sgrub pavi klong);第七,事业界(phrin las kyi klong);第八,地道界(sa lam gyi klong);第九,果界(vbras bavi klong)。实际上,九支界或九段之义理,包含在其经典第十一品至第十九品之中,每品各解说一段义理。此外,尚有依据《智慧秘密续》(ye shes gsang ba)等密续而创作的《金刚桥教授》(rdo rje zam pvi man ngag)等密法。[12]根据相关史书,《界部》密法之传承,不是直接源于无垢友大师,而是由大译师毗茹札那在吐蕃所传。

《教授部》(man ngag sde),又称“大圆满教授”,是《心品》或宁玛派大圆满法中最为甚深玄奥的一门密法,内部又有两个分支传承,即《大圆满宁提》(rdzogs pa chen po snying thig)或名《大圆满心髓》和《康卓宁提》(mkhav vgro snying thig)或名《空行心髓》。其中《大圆满宁提》(心髓)密法之传承,源于无垢友大师。公8纪,无垢友将《大圆满宁提》在吐蕃首次传授给赞普(国王)赤松德赞和吐蕃高僧娘·当增桑布二人。娘·当增桑布传仲·仁钦拔(vbrom rin chen vbar);仲·仁钦帕传贝·洛珠旺久(sbas blo gros dbang phyug)。同时,娘·当增桑布在伍茹(dbu ru)创建夏拉康(zha lha khang)即佛殿,将包括《大圆满宁提》(心髓)在内的教授部全部经典埋藏在该佛殿之内,成为早期伏藏之一。因而《大圆满宁提》(心髓)密法只有单一传承,没有形成多途发展。后来由乃丹·当玛伦杰(gnas brtan ldang ma lhun rgyal)发掘《大圆满宁提》(心髓)伏藏,并向杰增·桑格旺久(lce btsun seng ge dbang phyug)和喀热贡琼(kha rag sgom cung)二人传授了这一密法;杰增·桑格旺久在向娘·嘎当巴(myang bkav gdams pa)传授的同时,又将此密法分别埋藏于三处,再次成为伏藏。据说三十年后1067,由杰贡那布(lce sgom nag po)发掘部分《大圆满宁提》(心髓)伏藏,他在自学修习并实践此密法的同时,又向许多上门拜师请教者传授了这一密法。此外,还有一位名叫香巴热巴(shangs pa ras pa)的人士也发掘伏藏,向多人传授了此密法;与此同时,又有一位名叫香·扎西多杰(zhang bkra shes rdo rje)的人士在一次充满奇妙的情景下发掘了密法中极为重要的核心伏藏,其中包括无垢友在青浦(mchims phu)埋藏的伏藏,即《大圆满宁提》(心髓)密法。因而香·扎西多杰成为一名继承这一密法传承的正统或权威上师。

香·札西多杰生于1097年,卒于1167年,于1118发掘大圆满法核心伏藏时正好21岁。由于诸多迹象促使香·札西多杰发掘伏藏这一事件在宁玛派密宗史上成为一大壮举,也促成他为一代宁玛派宗师。香·札西多杰将《大圆满宁提》(心髓)密法视如珍宝,没有向外人传授,而专门传给自己的儿子聂奔(nyi vbum11581213);聂奔又传其子觉帕(jo vber11961231)。之后,《大圆满宁提》(心髓)这一密法传承者中相继产生了赤秀·桑格加巴(vkhrul zhig seng ge rgyab pa12231303)、梅隆多杰(me long rdo rje12431303)和仁增格玛热札(rig vdzin ku ma rva dzav12661343)等高僧大德;尤其是隆钦饶降巴(klong chen rab vbyams pa1308~1363)大师最终成为这一密法的主要传承人和发扬光大者,他将《大圆满宁提》(心髓)密法推向崭新的兴盛时期,遂改称为《隆钦宁提》(klong chen snying thig)传承。

三、大圆满思想

   从历史上看,大圆满思想,源于藏传佛教“前弘期”,而成熟于“后弘期”,经过了漫长的发展演进过程。从整体内容上看,大圆满思想,不仅承继了无垢友的密宗思想,而且汇聚了吐蕃时期莲花生、毗茹札等密宗大师的佛学思想或密法传承,后来又得到宁玛派高僧大德的发扬光大,遂形成既有深奥义理又有实践验证的自成体系的“大圆满法”。

何谓“大圆满法”,土观·洛桑却吉尼玛曾指出:“若释其字义,说现有世界,生死涅槃,所包含的一切诸法,悉在此灵明空寂之内,圆满无缺,故名圆满;再无较此更胜的解脱生死方便,故名为大。”[13]这里意在说明“大圆满”是人类现前离垢的明空赤露的心智,是众生身中无始本生的清净心性。也就是说,世界上的万事万物以及生生灭灭等物质运动的变化过程,无不在人类心体(思想)的灵明空寂的状态中产生或消亡。以此证实人类的心体就其本质来说是纯净无染的,人们可通过依法修行,使心体不受任何污染,并置于一个空寂明净的理想境界。如果人们能够正确对待并通过特殊的手段认识这一明空的心智或清净的心性,即可顺利获得“涅盘寂静”,实现“即身成佛”。就具体而言,“大圆满法”作为一门自成体系的密法,其内涵思想主要由心部、界部和教授部构成。

首先,心部(sems sde)所说的心是从体、相、用三个方面来认识。如心体纯净、心性(相)光明、心量(用)周遍。这就是一个完整的心,是一个真心。真心就是佛心,从而说明人人具有佛心。因此,土观·洛桑却吉尼玛指出:“此中心部,说随见何境,唯是自心、心性现自然智慧,除此自然智慧外,再无余法。其导入此道的方便,多与大手印派相同,唯大手印派是以心去印境,心部则是求直观能缘心性的明空本净之实相。”[14]说明无论见到任何外境都是自心所为,而心性现为自然智慧,倘若离开这个自然智慧,再没有其他更好的法可求。虽然心部在其修炼的过程中与新派的大手印法有相似之处,但在具体的方法或手段上有所不同,如大手印是以心印境,心部则直观心性本空。可以说,心部所追求的目的,使其真心变为既明又空的体性,从而达到一种非空非有的状态,即空有二者统一于一心。

其次,界部(klong sde)就其“界”字而言,有广大无际、无所不容之意,实际上是指一种法性境界。认为一切法性均不会超出普贤境界,而普贤境界又等同于佛的境界,一般称作法性境界。以此破斥离开普贤境界的一切法性。在这一前提之下,便强调光明,因为光明是佛与众生共同具有的心之本性。以光明来显现佛的智慧德相等境界,因为光明所显现的一切境界,都是自然显现的,有其自身的本有明相。然而,光明在这里被受到重视的现象,虽在表面上则与新派密法五次第中的某些作法极为相似,但在本质内容上有较大差别。比如,新派五次第密法,是以束缚五气枢要的作用,现起空色幻身影象,再通过“整持”(ril vdzin)和“随灭”(rjes gzhig)的途径,使其在光明中清净,这是有功用的法门。而界部则是安住于永离所缘的甚深关要且无功用之中,并以深明双运的妙智,修成虹体金刚身。这便是界部有别于新派的地方,也是不同于心部的特性,因为心部只求悟心体的空无有相,而界部在无心的基础上特别重视对光明的修习。

最后,教授部(man ngag sde)提出以永离取舍、双融无分别的智能,将轮回涅槃等一切法都归于无有空或执的法性之中,并用轮回涅槃无二分别的灵明智性来现证法性境界,从而成就自证金刚锁身的绝妙观点。同时,又提出了“所谓体相本净、自性顿成、大悲周遍的三种概念,认为实相的本体,无生空寂,是为体性本净;此空性妙相,无碍明现,是为自性顿成;空性妙德,能现染净诸相,是为大悲周遍。第一是了空无别,第二是明空无别,第三是现空无别。关于妄心和觉性的差别,说心是随无明之力,起各种杂念,这个客尘的分别,则名为妄心。不随无明之力所染,远离二取戏论,照了此明空而又无有可取的空寂者,名为觉性。又说心的行相,现有的部分就是轮回;心的体性,空寂的部分就是涅槃。轮回涅槃,在自心的本性空寂中,是无可分别的。故说轮回涅槃无可分别。”[15]可见,大圆满法作为宁玛派为之自豪的独特见修,它包含了深奥的理论见地和巧妙的修持方法。

四、结语

从藏传佛教宗派的角度看,惟有宁玛派承载着旧派密法传统,其余宗派皆归于新密体系。换句话说,宁玛派所推崇或实践的密法传承,实乃源于公元8世纪的旧密传统,而格鲁派、噶举派、萨迦派和觉囊派等宗派推崇、传承和实践的密法传承,则是始10世纪末的新密体系。

特别是宁玛派作为继承“旧密”传承的宗派,在藏传佛教诸多宗派中率先对释迦牟尼教法作出教相判释。将整个佛法判为声闻(nyan thos)、独觉(rang rgyal)、菩萨(byang sems)、事续(kri ya)、行续(Au pa)、瑜伽续(yo ga)、生起摩诃瑜伽(bskyed pa ma ha yo ga)、教敕阿努瑜伽(lung Aa nu yo ga)和大圆满阿底瑜伽(rdzogs pa chen po Aa ti yo ga)共九乘;且从第一乘声闻起始直至第九乘大圆满阿底瑜伽,逐层升级,最后以获取大圆满法为至高无上之境界。毫无疑问,无垢友作为“旧密”传承的主要祖师之一,对构建宁玛派这一金字塔式的佛学或修学体系产生深远影响,尤其对大圆满思想的形成起到重要作用。

 



[1]达钦·乌金林巴(gter chen Au rgyan gling pa)掘藏,洛珠加措等译《莲花生大师传》(pad ma bkav thang),青海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第507页。

[2]杜钧·益西多吉(bdud vjoms ye shes rdo rje《杜钧教史》bdud vjoms chos vbyung),四川民族出版社,1996年藏文版,第172页。

[3]土登维色·旦白尼玛(thub bstan vod gsal bstan pavi nyi ma)《宁玛教派源流》(rnying ma chos vbyung)上册,西藏人民出版社1992年藏文版,第157158

[4]达钦·乌金林巴(gter chen Au rgyan gling pa)掘藏,洛珠加措等译《莲花生大师传》(pad ma bkav thang),青海人民出版社1990年,第513页。

[5]达钦·乌金林巴(gter chen Au rgyan gling pa)掘藏,洛珠加措等译《莲花生大师传》(pad ma bkav thang),青海人民出版社1990年,第484

[6]第五世达赖喇嘛·阿旺罗桑嘉措(ngag bdang blo bzang rgya mtsho)《西藏王臣记》(deb ther dpyid kyi rgyal movi glu dbyangs),民族出版社,1957年藏文版,第64页。

[7]达钦·乌金林巴(gter chen Au rgyan gling pa)掘藏,洛珠加措等译《莲花生大师传》(pad ma bkav thang),青海人民出版社1990年,第523页。

[8]达钦·乌金林巴(gter chen Au rgyan gling pa)掘藏:《莲花遗教》(pad ma bkav thang),四川民族出版社,1987年藏文版,第493页。

[9]蔡巴·贡噶多杰(tshal pa kun dgav rdo rje)著,东嘎·洛桑赤列校注:《红史》(deb ther dmar po),民族出版社1993年藏文版,第376377页。

[10]土观·洛桑却吉尼玛(thuvu bkan blo bz ang chos kyi nyi ma):《宗派源流》(thuvu bkan grub mthav),甘肃民族出版社,1984年藏文版,第62页。

[11]土观·洛桑却吉尼玛(thuvu bkan blo bzang chos kyi nyi ma):《宗派源流》(thuvu bkan grub mthav),甘肃民族出版社1984年藏文版,第62页。

[12]郭洛·勋努贝(vgos lo gzhon nu dpal)《青史》(deb ther sngon po)上册,四川民族出版社,1985年藏文版,第217页。

[13]土观·洛桑却吉尼玛(thuvu bkan blo bzang chos kyi nyi ma)《宗派源流》(thuvu bkan grub mthav),甘肃民族出版社1984年藏文版,第39页。

[14]土观·洛桑却吉尼玛(thuvu bkan blo bzang chos kyi nyi ma)《宗派源流》(thuvu bkan grub mthav),甘肃民族出版社1984年藏文版,第70页。

[15]土观·洛桑却吉尼玛《宗派源流》(藏文),甘肃民族出版社1984年版,第72页。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