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唐密文化 > 唐密研究 > 正文

《时轮根本经》的宇宙和谐思想

本文作者: 5年前 (2014-02-10)

【内容提要】本文以藏文本《时轮根本经》为主,就其宇宙观作一介绍。在《时轮根本经》看来时间是宇宙的时…

 

【内容提要】本文以藏文本《时轮根本经》为主,就其宇宙观作一介绍。在《时轮根本经》看来时间是宇宙的时间,不再只是心的时间,它把地、水、火、风、空纳入时间运动的虚幻轮中,从更加宏观的宇宙层面现象世界作了一切现象皆空的解释,同时从更微观的人体学论述身的气、脉、明点,把生命上升到本体高度,强调人与宇宙之间的统一性和同源性,宇宙包括在身体中,时间的概念完全与生命气息的各种形态及其变化有关。

【关 键 词】《时轮根本经》 宇宙 和谐思想

【作者简介】许得存(索南才让),西藏民族学院教授。

 

公元四世纪,受笈多王朝统治者的扶持婆罗门教开始复兴,它“大量吸收佛教和耆那教的教义和教规,也融合了许多民间和地方的信仰习俗,逐渐成为一种包罗多种神明、多种哲学思想、多种祭祀仪规和多种生活方式的混合体”。[1]到了公元七世纪新婆罗门教即印度教完全形成,并得到很大发展。受此影响佛教中的一部分人沉湎于探讨比较深奥的理论,“日益走上繁琐的考证道路”,与民众的距离越拉越远。为了解决这些问题,佛教逐渐吸取印度教和民间信仰的一些因素,出现了有关陀罗尼等方面的经典,演变成为密教。藏传佛教学者把密教分为四部(或四续部):事部(或事续部、作密)、行部(行续部、行密)、瑜伽部、无上瑜伽部。无上瑜伽部密法包括集密、大威德(阎摩德迦)、喜金刚、胜乐和时轮等五大类,分别以《集密根本续》(亦译《一切如来身语意大密集密大王本续王》或《佛说一切如来金刚三业最上密大教王经》)、《阎摩德迦续》和《吉祥金刚大威德续》(亦译《吉祥金刚大威德大瑜伽续》)、《喜金刚本续王第一品》(亦译《佛说大悲空智金刚大教王仪轨经》)和《喜金刚本续王第二品》(亦译《金刚藏现证菩提仪轨王》)、《胜乐根本续》(亦译《吉祥上乐本续王略要》、《如意轮总持经》)、《时轮根本略续》(亦译《最上本初佛后续王吉祥时轮》或《吉祥本初佛所说时轮略续王》、《从月初出佛出现吉祥时轮本续王》)为根本经。长期以来,藏密受到国内外越来越多人的关注,不少人热心于藏密修持,也有人以双身修为名,玷污藏传密教的名声,对藏密经典和思想则视而不见,研究者极少。本文以藏文本《时轮根本经》为主,就其宇宙观作一介绍。

一、《时轮根本经》

   《时轮根本经》亦称《时轮根本续》。[2]关于它的形成有多种不同的说法,其中比较认同的说法是佛涅般前一月于南印度的米积塔向香巴拉国的月贤王讲授此经,整理出来共12000偈颂。月贤王回国后作注,形成《时轮根本续广释》共60000偈颂。藏文没有翻译这两部经,只有《时轮根本略续》,传说是由香巴拉国第八代王妙吉祥称根据《时轮根本续》和《时轮根本续广释》整理出来的,即现在所说的《时轮根本经》,被学术界视为本续。香巴拉第九代王白莲花为之作疏,取名《时轮根本略续无垢光疏》12000颂。《时轮根本续》外还有后续《吉祥时轮后续心要》(亦译《吉祥时轮本续后本续心》)和《吉祥时轮续心要》(亦译《吉祥时轮本续藏》),是《时轮根本略续》的纲要。

《时轮根本略续》在结构上是颂诗体裁,是时轮类经典的本经。全经五章(五品)1030颂,第一,世界庄严品167颂;第二,内定品(诊断疾病品)106颂;第三,灌顶品202颂;第四,修行品233颂;第五,智慧品260颂。前绪后跋共122颂。第一品为本经的重点,主要探讨宇宙世界的构成和大小两个宇宙的对应关系,细述人体小宇宙的形成即胚胎发育全过程。从哲学上讲,大小宇宙是指客观物质世界和主观精神世界。按照原始佛教或小乘佛教的观点,构成宇宙(主要指人体小宇宙)的原素有地、水、火、风、空、识六大,前五大是色即物质,亦是人的肉体,称为身;识大是心即精神,指组成人的心识,身心不二,六大是本体的具体内容,宇宙的本体就是物质与精神的不即不离。

六大是有生灭变化的,这是从显教也就是理上说的,而密教则把它们看成是实在的象征。所以,密教特别重视修持,尤其是藏传密教重视对气、脉、明点的修炼。如何修炼气、脉、明点,首先必须了解人体即小宇宙的形成发展和变化,这也就是《时轮根本经》之所以先提出宇宙或探求宇宙奥妙的原因,重点讲身体的生理机能、产生疾病的原因及治疗疾病的具体方法,提出了通过药物和瑜伽修炼两种方法。后三章专讲如何修炼使大小宇宙合一的具体仪轨和方法,其中第三品讲修建坛城传授灌顶的方法,提到了宝瓶、秘密、智慧三种灌顶。第四品讲述修行姿势和修行所要达到的方便智慧融为一体的时轮大乐境界。第五品论述修行产生的相状和感受。

二、《时轮根本经》的宇宙观

《时轮根本略续》是时轮金刚乘法的根本经,被视为密教最后的一部经续,代表着密教教义的最高峰,它对密教宇宙世界观有着最复杂、最权威的解释。考察该经五章内容,可以看出它涉及天文历算、医学等人体生命科学中的胚胎学、免疫学等知识。它强调所修的“气”包括呼吸系统和消化系统,“脉”(经络)包括淋巴系统和神经系统,“明点”(内分泌物)包括血液和循环系统的知识,是在探讨人体奥秘,不是简单的修炼。时轮的内涵及其丰富,《时轮根本经》提出了外时轮、内时轮和别时轮,“时”是不变大乐智,“轮”为智慧空性。从外时轮解释,昼夜是“时”,“轮”是两万一千六百次气息和十二缘起之相;从内时轮说,“时”指昼夜,“轮”指气息和十二时加行;从他时轮或别时轮说,“时”是大乐相,“轮”即无有障碍的蕴界。在哲学上讲,时轮指时间之轮,即时间的轮流循环,宇宙和生命在时间中的生命规律。或者,从时间解释生灭规律,探寻宇宙和人体生命的奥秘,以及两种宇宙合一的方法。宇宙及万物固定的生存运动规律叫“轮”,生存运动过程叫“时”。

外时轮,指外宇宙或大宇宙器世间,亦称外世界,主要讲宇宙生灭,涉及天文地理、占星学、数学计算等(藏族的“饶迥”纪年法就来自时轮经,以1027年为第一饶迥初年或首年。同时,藏族医学在发展过程中从密教尤其从时轮经吸收了不少知识)。大宇宙包括四洲及日月星辰等。《时轮根本经》认为大宇宙本身是一个空的世界,最先有了“风”微尘,它们相互粘连形成漂流的“风”。之后,“火”微尘相互粘连,形成具风的电火;“水”微尘相互粘合,形成具有风火之雨;“地”微尘相互粘合,于虚空中出现帝释弓地,最后形成虚空(空)。风的吹动搅合逐渐成为四大洲,上面有七小洲、七山、七海、二十七宿、七曜日月星辰。这些构成了推算行星轨道、日月蚀的“时轮天文”,它以一天为60个时分,分宫日、太阳日、太阳日计算;以月的圆缺为一月,一月29天;以星座位置算为宫历,日行为十二宫,以弧度分360度,即一年360天。

内时轮,即指人体小宇宙的三十一个有情世间(五欲界、六欲天、十六色界、四无色生处),重点探求人体内气、脉、明点随着时间生灭的规律。科学研究证明,人体本身是一个能量中心,内部有看不见的精、气、脉、神、元气等的规律。按照《时轮根本经》所说人体共有气脉72000条,其中精脉24000条,血脉24000条,气脉24000条。人体是由精血结合而成的,精液是构成骨头、肢足的主要元素,代表智慧;经血是皮肉等生成的要素,代表方便。精脉在人体中流动,血脉和气脉在运行,精液相当于元音“我”,经血相当于辅音“我”。精血结合后的第一个月,代表元音空界之“啊”字进入代表辅音之“迦”(ka,胚盘形成后,体节开始出现,胚体血液循环初步建立,按藏医说法胎儿圆满伸延。第二月由精液风界“u”字保护进入辅音,躯体变直,颜面形成,即胎生肚脐,脐生命脉,五官生全,消化器官发育迅速;第三个月精液之火界“勒”字保护进入辅音,经血之火界“ri”进入辅音,五脏长全,眼睑闭合,性别可辨;第四月精液水界“勒”先进入辅音,然后经血风界“哦”字保护进入辅音,肢体发育迅速,胎动明显;第五月为地界,发毛长出,吞咽开始,气脉循环,骨髓生出,皮肤增厚。至此由前五个月地、水、火、风、空五大元素构成的小宇宙完全形成,以后几个月的时间是发育生长的过程,这与现代医学所讲的胚胎发育相差无几,只是说法不同而已。

显然,《时轮根本经》所讲的两个宇宙都是由地、水、火、风、空五大元素构成的,强调两个宇宙的同源性,即把时间空间的大宇宙和人体小宇宙联系起来,融入一个统一的体系。如果地、水、火、风、空加上识配合六十花甲子和十二月的南北行各六月,称所作圆满的六十刹那为一腊缚,三十腊缚为一须臾,三十须臾为一昼夜。如果以地、水、火、风、空、识六大配合三十辅音、十六母音、六脉轮(顶轮、眉间轮、喉轮、心轮、脐轮、海底轮)十气息,持命气空为不动佛,下泻气智慧为金刚菩萨,等住气和龟气“风”为不空绢索佛,上行气和蜥蜴气“火”为宝生佛,能遍气和天施气“水”为无量光佛,龙气和胜宝气“地”为毗卢遮那佛。六界(地、水、火、风、空、识)与根本心、随伺察心、伺察心、定持心、断除心、愿菩提心等六心结合,产生贪心、嗔心、痴心、慢心、嫉妒心和吝啬心。大宇宙和小宇宙都有对应规律,如日、月、星代表经脉、精脉、中脉;人体四肢三十条脉、十二关节,与大宇宙的三十天、十二月相应。

别时轮,亦称他时轮或中心轮,重点讲大小宇宙或内外时轮生灭规律相应的修证法及所要达到的终极目的(成为本初佛),或者运用规定的方法修炼使大小两个宇宙合二为一。其中讲到六界或六大与生起圆满二次第的关系,生起次第介绍六大与人体十六部分、俱生十六善、十六灌顶、十六种供、十六种三昧耶、十二谛义、三身、三语、三意、三识的对应关系。圆满次第重点讲如何修炼定轮四空四脉、额轮风十六脉、生殖轮识十六脉,产生明点。然后结合十六空性和十六上眩月五大等修行,最终实现不变大乐身,也就是大小宇宙合一成佛。所以说别时轮是针对大小宇宙或内外时轮的运行规律而提出的一种对策或修证方法,也是达到终极境界的途径。

三、两种宇宙的和谐统一

从哲学方面说,《时轮根本经》把自然即大宇宙或外时轮看成是内在于人的存在,认为自然界的一切事物现象是与人一样有生命、有感情、有精神的,按照池田大作的解释“人类的生命力本身就内在于其自身的躯体之中。这种积极的生命力,就是生命的根本实质。而且,这种内在于人的躯体之中的生命力本身与宇宙的生命力是同为一体的”。(《论生命》)人与自然界即两种宇宙在精神上是相通的,体现人与自然和谐统一的思想。因为两种宇宙是由同样的元素构成的,外即内,就如高宾喇嘛所说:对于彻悟的人来说,他的意识把握了宇宙,宇宙成了他的身体,而他的身体则是宇宙精神的体现。严格地讲,这种思想不是密教或《时轮根本经》的独创,而是古印度吠陀教就已经提出来了,后来印度教和佛教作了进一步的发挥。《时轮根本经》以大乘佛教的基本思想为基础,在吸收印度教宇宙说的同时作了新的阐释。

古印度吠陀诗人们非常关注对宇宙的探索,提出了不同看法,把“无”、“有”、原人、生主、太一(唯一物)、金胎、理法、遍照者、梵天、我、水、火等作为宇宙世界的本原。《梨俱吠陀》最早对宇宙作了直观的描述,后来开始对宇宙本源的探讨,提出了“幻力”、“原人”等为宇宙本源的观点,即认为神创造了包括时间和空间在内的宇宙所有一切,不管是“幻力”或是“原人”都指神。到了《奥义书》时期发展成为“梵”,提出了“梵我一体”的哲学理论。在《梨俱吠陀》看来,我包括大我和小我,前者指大宇宙或外宇宙,即梵;后者指小宇宙,即转生的主体。根据巫白慧先生的分析,大我是体,是一;小我是相,是多,体现相,一生多,两者同源同一。[3]除了神创世界说之外,在吠陀经典中提到了构成宇宙的元素水、风等。《奥义书》哲学家在神创说的基础上提出地、水、火、风、空五大元素是构成大宇宙(宏观世界)和小宇宙(微观世界)的基本材料。

佛教认为宇宙有无数世界,每个世界本身就是一个小宇宙。《阿含经》说一对日月所照临的范围为一个世界,一千个世界为一个“小千世界”;一千个小千世界为一个“中千世界”;一千个中千世界为一个“大千世界”。宇宙有成(生成期)、住(存在期)、坏(衰变期)、灭(空—-消亡期)四期,物质世界和精神世界(大小宇宙)是各种特定因素的组合体,本身没有独立存在的性质。因此看来,时轮教法的出现是一种思想回归的表现,它把单独的个人(小宇宙)与整体上宇宙的众生结合起来,即将人体小宇宙和大宇宙合二为一,这是佛教思想与印度教包括古婆罗门教思想进一步结合的反映。

方便、智慧或菩提心、觉都是“受”的表象,菩提心是识与方便之间的结合,它有双重表象:方便和智慧,也是呼与吸、左脉与右脉的运行。当修行者修炼到达一定程度时,身体全部脉管通向左右两条主动脉,此二脉进入中脉,从颅顶到会阴依次感受乐、大乐、极乐、俱生乐,使大乐智慧与空的智慧相结合,圆满实现佛性,修行者与佛融为一体。这种感受突出人与宇宙的关系,感受的过程相当于时轮经所说的宝瓶、秘密、智慧、第四等四种灌顶的功用。宝瓶灌顶清净身、语、意,使身体感到轻松愉快(乐);秘密灌顶通过法印,上师向弟子传授法印或明咒,心生“大乐”;智慧灌顶使产生“极乐”;第四灌顶感受“俱生乐”。因此,四种灌顶是促进修行的一种循序渐进的过程,也是“受”深化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排出身心的愚昧和欲望造成的不净,显出真实本性——佛性,达到与本初佛合一。这种感受“心理化”的结果就是“宇宙化”,人体不仅变成了纯洁识,而且加强精进力,与整个宇宙结合在一起。

时轮经把月亮比定为智慧、左脉和阴性,表示“空”;把太阳比定为方便、右脉和阳性,表示慈悲。星辰在天体中的运行与人体组织内部的心潮相吻合。每个人本身就是世界的一个中心,人体的垂直轴心与宇宙轴心相类似。身体诸根即能持是方便,所持境(对象)是智慧,或者心的分别是方便,身体的分别是智慧,两者为主客体关系。当方便心进入智慧,智慧心入住方便时,两者融为一体;方便与智慧两种身发挥功能,形成地黄、风黑、火红、水白的四种颜色,由此产生大乐。大乐是心识的一种特殊感受,空与乐一体。根据佛教胜义谛来讲,心识或意不管其世俗的现形如何,都不能改变它的究竟本性,它的不变本质即是法身,法身是法的本质,即本初佛普贤,也就是说人法合一是本初佛。这里的本初佛也就是“觉”的最高或最胜模式。“法”是指宇宙和一切经验所构成的不能再分析的实在本性,叫做真如,或如来藏、佛性。

总之,在《时轮根本经》看来时间是宇宙的时间,不再只是心的时间,它把地、水、火、风、空纳入时间运动的虚幻轮中,从更加宏观的宇宙层面现象世界作了一切现象皆空的解释,同时从更微观的人体学论述身的气、脉、明点,把生命上升到本体高度,强调人与宇宙之间的统一性和同源性,宇宙包括在身体中,时间的概念完全与生命气息的各种形态及其变化有关。按照罗伯尔萨耶的话说“获得对于生命息的一种圆满控制,那就是摆脱了时轮,达到了绝对的和无可变化的吉祥,本初无上神(佛陀)却永久性地享有这一切”。[4]时间的流动是“气”在人体中的活动,如果调节好了“气”,也就是意识高度集中,制止时间流逝,生命的节奏就会谐调起来,不受外在的刺激,心智与对象合一,并成为对象的一部分。这就是大小两种宇宙的圆满合一。


 



[1]尚会鹏《印度文化史》,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第135页。

[2]四川德格藏文木刻板。

[3]巫白慧《印度哲学》,东方出版社,2000年版。

[4]罗伯尔·萨耶《印度西藏佛教密宗》,中国藏学出版社,2000年版,第119页。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