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唐密文化 > 唐密研究 > 正文

大手印觉域法之境地与基本思想

本文作者: 5年前 (2014-02-28)

【内容提要】大手印觉域法,意即大手印断境法,是藏传佛教觉域派密法的核心内容。觉域派教法义理,是建立…

 

【内容提要】大手印觉域法,意即大手印断境法,是藏传佛教觉域派密法的核心内容。觉域派教法义理建立在广、中、略三品《般若经》宗义基础上的。特别是该派祖师玛久拉仲通过修持《般若经·魔业品》通达一切智,了知所生的一切耽著,皆为“魔”之作业,依此证见建立的“四魔觉域法”,即“四魔能断法”,或“四魔断境法”。 其宗义乃以慈悲菩提心,断自利意念,以空性见,断轮回流转之根源,此二和合共同断除“四魔”之根源,即“我执”。可以说,是大手印觉域教法义理的基本思想,也是玛久拉仲般若思想的具体体现。

【关键 词】大手印觉域法 境地 基本思想

【作者简介】德吉卓玛,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员。

 

大手印觉域法,意即大手印断境法,是藏传佛教觉域派密法的核心内容。[1] 由于觉域派密法,主要是以般若波罗蜜多为宗义,并结合大手印觉法修持,故又称般若波罗蜜多之觉域法,或大手印觉法。觉域派教法义理建立在广、中、略三品《般若经》宗义基础上的。特别是该派祖师玛久拉仲通过修持《般若经·魔业品》通达一切智,了知所生的一切耽著,皆为“魔”之作业,依此证见建立的“四魔觉域法”,即“四魔能断法”,或“四魔断境法”。 其宗义乃以慈悲菩提心,断自利意念,以空性见,断轮回流转之根源,此二和合共同断除四魔之根源,即我执可以说,是大手印觉域教法义理的基本思想,也是玛久拉仲般若思想的具体体现。

大手印觉域法之觉域,系藏语,其中gcod),藏文字意为断灭yul),即,觉域(gcod yul)意即断境[2]说该宗派教义能够断灭或断除人世间一切烦恼的根源我执,就是说,以菩提心或慈悲心来断灭自利心,以般若性空来断除我执。藏文典籍《宗教源流史》记载道:“觉域派教授之实质,乃以般若波罗蜜多随顺密教而修行,此教授源于广、中、略三品《般若经》,特别是《集经》。其符合众先贤之观点。《集经》云:

“四因成就菩萨力,

四魔难胜亦难动,

安住空性不舍众,

依教奉行佛加持。”[3]

其中,四因:即1、安住空性;2、不舍众;3、依教奉行;4、如来加持者。四因,是觉域派教法的四个要点,1、安住空性,是指修空性见;2、不舍众,是指修慈悲菩提心;3、依教奉行,是指道之根本要依止善知识;4、如来加持者,是指皈依三宝、观资粮田、行七支曼陀罗供养等。四因中,修空性见,修慈悲菩提心,此二为觉域派修持之正行;依止善知识,皈依三宝、观资粮田、行七支曼陀罗供养等为觉域派修持之加行或前行。

四魔难胜,即获得究竟之决量和具足菩提萨善巧之力。这里是说,“四魔觉域法”, “四魔断境法”之教授具有菩提萨善巧方便修持之摧毁有寂之一切坏损之力,此乃觉域派之究竟果位。

本文探讨的密法大手印觉域法,就是针对觉域派对治的“四魔断境”而行持,成就的一种法门。“四魔断境”是觉域派教法的核心内容和主要义理。玛久拉仲依据帕·丹巴桑杰之舅父圣天的《般若波罗蜜多秘诀》并结合自己修持《般若魔业品》所获得的独特体验和实践,创立了“四魔断境法”的教法义理和自己的佛学观点与理论,且对众生心性的内在结构与功能提出了新说。她把“心”作为“境”或“对境”,并划分为“四魔”:即“有碍魔”、“无碍魔”、“欢喜魔”和“慢魔”而加以修持对治,认为,“自我之心”是引起各种业障“魔”的根源,从而把心性修养作为人生解脱的必有之路,强调的是一种心性文明和修养

那么,如何对治“四魔”,又如何成就“断境”之境地,玛久拉仲则创立自己的一种行持法门——大手印觉域法。这是玛久拉仲最初修习广、中、略般若经而获得证悟后建立的一种法门,也是觉域派的基本教法,涵括其之基本思想。觉域派所说的“大手印”有自己的诠释,而有别于藏传佛教其他宗派,诸如噶举派等修持的“大手印”法。

玛久拉仲将一般意义上讲的“大手印法”分为:正法大手印、业之大手印、三昧耶大手印、乐空大手印和明空大手印等。具体而言,由情器世间所摄的诸法,就其本体或元始而言,皆无自性,即自性空。因此,其自性为空性者则称为“正法大手印”或“法印”:如果瑜伽行者能对此义理解,对“空”纯熟,且能使“空性”转为道用,便可发挥脉、风息、明点之轮的作用或功能,并将大乐转为道用,从而以大欢喜增强体力,则称为“业大手印”或“业印”:诸如这样的瑜伽行者,以隐闭的方式并通过与外在实物之三昧耶不分离的途径,修持验证所有功德,则称为“三昧耶大手印”:对诸如此类不贪恋殊胜大乐,从而流露出空性暖流,则称为“乐空大手印”。诸如这样的瑜伽伽行者,因断离烦恼染污或所有蔽障之故,证悟一切现分,不实而空,犹如梦幻一样显现,则称为“明空大手印”。

而藏传佛教觉域派修持的大手印觉域法,是依般若波罗蜜多与内无上密教二义和合而修持或修炼的一种法门。因此,对“大手印”的解释也具有自己的特点,其中“手”指所有境现分,即外在客观的一切现象;“印”则指瑜伽行者证悟所有境现分从本体元始皆无自性,即自性空,并对由此所形成的“大空”之现分与“自性不实之空”能无别双运。觉域派认为,此亦是分位境外之大手印。如果瑜伽行者通过证悟内、外二之“无我”,并运用使得风心摄入中脉之道之力,从乐明殊胜境界中,明鉴过去、未来和现在三世,从而增长善识诸法的光明,同时依赖讲、辩、著贯通无阻等的若干功德资粮之光明,教化众多芸芸有情,即称大手印。诸如这样具有能做如此意义之事的强大能力的瑜伽行者,即称“大手印觉巴”,即大手印能断者,或大手印断境者;诸如这样具有殊胜意义的教法,则称为“大手印觉域法”,即大手印能断法,或大手印断境法。可见,“大手印觉法”具有自己的意蕴和基本思想。

“大手印觉域法”的行持,依般若波罗蜜多与内无上密教二义和合,分为外、内、密与本体性,或真实性四行相,四行相又有各自所断之境,或断除对象,即四种断境大手印法,以此来对治恐惧、疾病、各种分别和迷惑,或者说,三毒,即贪、嗔、痴和五毒,即贪、嗔、痴、慢、妒等人性的弱项,从而安住心性,断除一切无明烦恼痛苦。

但是,要成就四断境大手印的佛道果位,还要经过掌控收摄、决量及究竟量等这样几个由低到高、浅入深出,层层进递的修持次第和证悟境地,不仅是瑜伽行者的修持过程中依次逐步体验而要达到的层次和境界,而且也是关于人性修养的境界形态的深层次的学问。因此,在修行修炼和教法义理的实践方面,觉域派“大手印觉域法”也有属于自己的与众不同的修行之道和修行理念。尤其在修炼形式上,更具有自己的独特之处。

就具体而言,大手印觉域法修持境地可分为外、内、密与本体性或真实性四行相,四行相又有各自所断之境或断除对象,即四种断境。其中:外之断境,为“年巴”即各种凶煞类。内之断境,为疾病和妖魔。密秘之断境,为所生的各种分别和迷惑。本体性之断境,为三毒,即贪、嗅、痴和五毒,即贪、嗅、痴、慢、妒。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四断境的消除和不同层级的证悟境地,是在瑜伽行者的修持过程中依次第逐步体验而达到其最高境界和层次的。有以下不同的层级:

1、掌控四断境的方法是:玛久拉仲认为如若瑜伽行者的修证达到能分离贪婪、爱慕等人性弱点的境界,可掌控“外”之断境——鬼神。若能分离利与害之意想,可掌控“内”之断境——病魔。若能分离善与恶心之所缘,可掌控“密秘”之断境——诸分别。若能分离心之本原,即掌控所有本体性,即真实性。

2、四断境的决量境地,玛久拉仲认为,如果修持者对鬼神、各种恐怖、幻术或神变等,毫无畏惧,则达“外”断境之决量境地。如果修持者对任何疾病、痛苦、烦恼,能以“业”识知,即获得“内”断境之决量境地。如果对生起的任何分别迷惑,不论好坏、不起分别心,或心不思虑,即获得“秘密”断境之决量境地。不论内外产生何种妙欲,若能分离“我执”,则获得“本体性”断境之决量境地。

3、四断境的究竟境地,或者圆成境地,从每一断境可分为上、中、下三个层面的究竟境地,或圆成境地,这是以修持者的根器或悟性区分的。

就下者的究竟境地而言,在四断境的修持过程中不论出现何种幻影、幻变或神变,均能以平静心相持,则证得“外”断境之究竟境地。不论鬼神如何恭敬,能赐施悉地或成就,即证得“内”断境之究竟境地。如果能平静地对疾病、妖魔和各种分别迷惑,使身心安宁,即证得“秘密”断境之究竟境地。如果以慈悲和怜悯厌离无常烦恼,并能信法入法,即则证得“本体性”断境之究竟境地。

中者之四断境的究竟境地,认为修持者如果对任何恐惧、畏怖泰然自如,即证得“外”断境之究竟境地。如果能自行消除或寂灭各种疾病、妖魔和痛苦烦恼,即证得“内”断境之究竟境地。如果能从自地解脱五毒等任何烦恼,即证得“秘密”断境之究竟境地。如果能分离内、外一切“我执”,即证得“本体性”断境之究竟境地。 

上者之四断境的究竟境地,亦是四断境的最高究竟之境地。认为修持者如果能威镇残暴,恶毒的幻变和大恐怖,即证得断境之究竟境地。如果对所有疾病、烦恼、妖魔等任何灾害和罪恶,能分离我执,即证得断境之究竟境地。如果对所产生的任何逆缘、灾难不幸,能以助友待之,或转化为友,即证得秘密性断境之究竟境地。如果能现证无我本性为自性空,法性无垢无味自性空,即证得本体性断境之究竟境地。

概而言之,觉域派大手印断境法认为,只有证悟心之自性,才能威镇“外”断境之“煞”地,从而断除各种恐惧;只有分离悭贪,爱恋之执,才能镇服“内”断境之病魔,使得身心安宁;只有分离的算计,才能威镇“秘”断境之分别和迷惑,从而安住心性,断除一切烦恼痛苦;只有分离偏心或偏离之心,才能镇服世间所有一切,证悟世间诸事物“无我”,所有一切自性皆空,世间万物并非实有,并不存在真实的实体,因而也就无自性可言,产生所有烦恼之总根源——自我,也随之断除。这是觉域派大手印断境法的内在含义和修持目的,也是觉域派教法基本义理和思想。

总而言之,在玛久拉仲大手印觉域教理学说中,更加强调般若“性空”的思想和无我的伦理性,注重从“无我”生起慈悲心、菩提心来断灭自利心,成就众生的利乐事业的同时,更注重个人的行为、自身道德修养和个人对人类社会服务的程度,即利乐有情的功德和个人对人类的奉献。也就是说,以护法利生为目的,以超然的博爱和情怀,成就理想人格和伦理道德,体现了一种以和谐为核心的价值取向和高尚境界。如果从现代人眼光来看,它提倡的是一种为人类服务,为社会服务的精神



[1]觉域派是藏传佛教重要宗派之一,公元11纪,由藏族著名女佛学大师玛久拉仲于创立,也是藏传佛教史上唯一由女性创立的宗派,这在人类宗教史上极为罕见。该宗派以自己独特的教法义理和别具风格的修持方法,成为藏传佛教中独树一帜的宗派。它不仅对藏传佛教诸宗派产生了一定的影响,而且曾几度风靡藏区,在藏族社会生活中有着广泛的影响。直到今天,觉域派的教法义理仍然在藏传佛教各宗派中合流并存,且成为藏族地区僧俗信徒共同修持的一个法门。

[2]觉域有两种书写方法,即gcod yulspyod-yul,后一种写法“spyod”,字义为,字义同上,“spyod yul”即行菩萨或佛子所行持的方便智慧之道,以心识体悟一切皆空之万物本性,从而达到涅槃境界,故而又得此名。觉域派虽然有两种书写方法,但是其意基本一致,就是以菩提心或慈悲心来断灭自利心,以般若性空来断除我执。

[3]《宗教源流史》藏文,甘肃民族出版社1984年,第173页。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