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唐密文化 > 唐密研究 > 正文

金刚萨埵与普贤菩萨之研究: 不空三藏“印度密教的中国化”之一例

本文作者: 5年前 (2014-03-28)

【内容提要】普贤菩萨在汉传佛教之中代表大乘的菩萨行,金刚萨埵则是密教的教主,普贤菩萨与金刚萨埵同体…

 

【内容提要】普贤菩萨在汉传佛教之中代表大乘的菩萨行,金刚萨则是密教的教主,普贤菩萨与金刚萨同体,如不空三藏译的《金刚顶瑜伽金刚萨五秘密修行念诵仪轨》云:“金刚萨者是普贤菩萨,即一切如来长子,是一切如来菩提心,是一切如来祖师。是故一切如来,礼敬金刚萨。”本文以在长安建立大兴善寺的不空三藏为核心,对于显教之中的普贤菩萨、密教之中的普贤菩萨与密教之中的金刚萨的密切关系,进行研究。阐明不空三藏在“印度密教的中国化”的过程之中,如何融会显教之中的普贤菩萨与密教之中的金刚萨埵;并对于此中所涉及的金刚萨埵“百字明”的涵义与修行功能,进行阐明。此一论题之研究,除了阐明印度密教如何中国化的过程,也可以促进显教与不同密教传统之相互理解与合作交流。

【关 键 词】金刚萨  普贤菩萨  印度密教  中国化

【作者简介】赖贤宗,台北大中文系教授暨系主任。

 

导论

普贤菩萨在汉传佛教之中代表大乘的菩萨行,例如众所周知的“普贤行愿” (普贤菩萨十大行愿),普贤菩萨也是“华严三圣”之一。而金刚萨埵则是密教的教主。在长安建立大兴善寺的唐密创立者不空三藏运用“普贤菩萨与金刚萨埵同体”的论述,并推动如此的密法实修,以实践“印度密教的中国化”,如不空三藏译的《金刚顶瑜伽金刚萨埵五秘密修行念诵仪轨》云:“金刚萨埵者是普贤菩萨,即一切如来长子,是一切如来菩提心,是一切如来祖师。是故一切如来,礼敬金刚萨埵。”

中国具有深厚的人文主义传统,人是三才之一,为五行之秀,可以参赞天地与宇宙的化育。大乘佛教强调悲智双运,度尽众生,圆成菩提,不仅具有强烈的主智主义色彩与人间实践的伦理关怀,而且以大乘佛教的宗教精神对于这一人文精神,予以提升,奉献热情,人人成为荷担如来家业的悲智双运的菩萨。因此,从佛教东传以来,中华神州大地成为大乘佛教的沃土。印度密宗传至中土,面对此一文化氛围,必须吸收大乘佛教与中国具有深厚的人文主义传统,而予以创造性的转化。

不空三藏 (705-774) 印度人,他在开元年间入唐传法,成为唐密的宗师,与善无畏、金刚智合而被尊称为“开元三大士”。不空三藏在长安 (西安) 创立了以大兴善寺为中心的密教道场,并将密教传播到了东京洛阳、河西走廊和太原、五台山等地区。印度密教在善无畏、金刚智手中,本来是胎藏部与金刚部分流而传,到了不空三藏才将两部合修,创造了唐密,后来经过惠果与空海师徒的努力,将唐密传至日本,蔚成东密之大观。因此,研究“印度密教的中国化”以及唐密、东密,不空三藏为其关键。

笔者本文以不空三藏为核心,对于显教之中的普贤菩萨、密教之中的普贤菩萨与密教之中的金刚萨埵的密切关系,进行比较研究。阐明不空三藏在“印度密教的中国化”之中,如何融会显教之中的普贤菩萨与密教之中的金刚萨埵。“百字明”是金刚萨埵修持法的核心,对“百字明”的涵义与修行功能,本文也进行阐明。此一论题之研究,除了阐明印度密教如何中国化的过程,也可以促进显教与不同密教传统之相互理解与合作交流。

一、普贤菩萨与普贤行愿

1.普贤菩萨: 华严教学的观点

普贤菩萨,梵名为Samantabhadra,音译为“三曼陀跋陀罗”,藏文名为Kan-tubran-po。中文音译又写作“三满多跋捺罗”、“三曼跋陀”、或是“邲输跋陀”。Samantabhadra义译为普贤、遍吉,其意为具足无量菩萨愿行,能普遍示现于一切佛剎的菩萨。[1]《华严经》的七处九会当中,初会即由普贤菩萨而代佛说法,最后一会,亦以普贤菩萨为说法主。由此可见普贤菩萨在华严教学之中的重要性。

汉传佛教的“普贤十愿”出于般若三藏所译的《大方广佛华严经普贤行愿品》:

尔时,普贤菩萨摩诃萨,称叹如来胜功德已,告诸菩萨及善财言:

“善男子!如来功德,假使十方一切诸佛,经不可说不可说佛极微尘数劫,相续演说,不可穷尽。若欲成就此功德门,应修十种广大行愿。何等为十?一者礼敬诸佛。二者称赞如来。三者、广修供养。四者、忏悔业障。五者、随喜功德。六者、请转法轮。七者、请佛住世。八者、常随佛学。九者、恒顺众生。十者、普皆回向。”

依据华严二祖智俨之所说,“普贤”之名义为“行周法界曰普,体顺调善称贤。”[2]又,华严四祖澄观在《大方广佛华严经疏》卷48以十义来发挥“普”义:

然普贤行,诸经多有其名,品中虽广,今略显十义以表无尽。一所求普:谓要求证一切如来平等所证故。二所化普:一毛端处有多众生皆化尽故。三所断普:无有一惑而不断故。四所行事行普:无有一行而不行故。五所行理行普:即上事行。皆彻理源性具足故。六无碍行普:上二交彻故。七融通行普:随一一行融摄无尽故。八所起用普:用无不能无不周故。九所行处普:上之八门。遍帝网剎而修行故。十所行时普:穷三际时念劫圆融,无竟期故。上之十行参而不杂,涉入重重故。善财入普贤一毛,所得法门,过诸善友不可说倍。[3]

此“普贤”之名号具有遍吉祥或圆满之意,就普贤菩萨的法身来说,即法身普遍吉祥。就普贤菩萨大行大愿来说,就是行愿的普遍吉祥。由以上澄观所说更可看出“普”义的殊胜。由以上对于“普”、“贤”二字之释义,可知普贤其行是总赅万行,随其一一行,皆能称法界性,开展周遍圆融之华严法门。

   华严教学所说的“华严三圣”是指毘如遮那如来、文殊菩萨、普贤普萨。关于“普贤行愿”在华严三圣 (毘卢遮那佛、文殊师利菩萨、普贤菩萨) 的圆融观门之中的意义,澄观在《三圣圆融观门》说: 若悟二因之玄微。则知果海之深妙。然二圣法门略为三对一以能信所信相对谓普贤表所信之法界即在缠如来藏故《理趣般若》云一切众生皆如来藏。普贤菩萨自体遍故。……二以解行相对。普贤表所起万行。上下诸经皆言普贤行故。……三以理智相对。普贤表所证法界,即出缠如来藏”。从信、解与证的点来考察普贤菩萨表所信之法界、所起万行所证法界,包含了华严佛法的根、道与果;所谓的文殊菩萨与普贤菩萨二圣法门略为三对”,能信所信相对、解行相对理智相对,表示了二圣是互为表里,体用兼备

如前所述,澄观曾说:“西域相传云:《普贤行愿赞》为略《华严经》,《大方广佛华严经》为广普贤行愿赞。”[4]。由此可见《普贤菩萨行愿赞》为略《华严经》,为其精义所在。

2.普贤菩萨的密教化: 以不空三藏的“印度密教的中国化”为观点的考察

底下以不空三藏为例,阐明在“印度密教的中国化”的过程之中,不空三藏如何在密教的脉络之中,来展开普贤菩萨、普贤行愿的修行法,并结合于密教之中。以下列文本为例而说明之。

笔者另文曾经探讨《华严经》所说的“普贤行愿”在不空三藏的翻译与讲述活动之中如何转化成为具有密教性格的修行法。[5]首先,不空三藏所译的《普贤菩萨行愿赞》的末后另加上“八大菩萨赞”,取材自《八大菩萨曼荼罗经》的最后。《普贤菩萨行愿赞》的末尾最后加上“普贤行愿陀罗尼”,曰诵此陀罗尼咒即普贤行愿能够圆满成就。其次,在不空三藏的翻译与讲述的众多经文与仪轨之中,他都在密教化的脉络之中,来展开“普贤行愿”。如此,运用汉传佛教之中代表大乘的菩萨行的“普贤行愿”,以及运用“华严三圣”之一,而予以密教化,这是不空三藏的“印度密教的中国化”之活动的一个重要的环节。

又,不空三藏重译的显教经典之中涉及“普贤行愿”除《普贤菩萨行愿赞》之外,还有《大方广佛华严经入法界品四十二字观门[6]。这是以密教的声音法门,来阐明《大方广佛华严经入法界品》的“四十二字观门”。形成后世的汉传佛教之中的“华严字母”,影响深远。

不空三藏重译的《大方广佛华严经入法界品四十二字观门》说:入法轮无差别藏般若波罗蜜门。悟一切法究竟处所不可得故善男子我称如是入诸解脱根本字时。此四十二般若波罗蜜为首。入无量无数般若波罗蜜门又善男子如是字门”。根据《大方广佛华严经入法界品四十二字观门》,不空三藏又译述了相关的修持仪轨,即《大方广佛花严经入法界品顿证毗卢遮那法身字轮瑜伽仪轨》[7],“先应发起普贤菩萨微妙行愿,复以三密加持身心,则能悟入文殊师利大智慧海”,其次修持心月轮观“应观自心,心本不生,自性成就。光明遍照犹如虚空。然后生起大悲心,为众生修持心月轮的四十二字轮咒轮观,并修持阿、啰、跛、左,曩至荼之四十二字轮的声音法门,修持者若能证得“旋陀罗尼,即能“现证毘卢遮那智身,于诸法中得无障碍”。[8]此中,不空三藏是以密教的仪轨来修持华严经入法界品四十二字观门。不空三藏的弟子道颐受到其师的影响,在《显密成佛心集》卷上云:“应心造法界帝网等观,口诵密教真言,则华严五教之理全备,密法修持功德悉圆矣[9],又说“显密双修方法:谓心造法界帝网等观口诵准提六字等咒”,是立足于唐密与华严教观的显密双修方法,对于汉传佛教的修持法门甚有影响

又,关于不空三藏与密教化的“普贤行愿法门”的关系,《大唐故大德赠司空大辨正广智不空三藏行状》记载: “每语,乃普贤行愿出生无边经门,劝令诵持,再三叹息。其先受法者,偏使属意观菩提心本尊大印。真诠阿字。了法不生证大觉身。若指诸掌。”。由此可见,密教化的“普贤行愿”在不空三藏的密教实践之中的重要地位。[10]“每语,普贤行愿出生无边经门,劝令诵持”,可见得十分重视《普贤菩萨行愿赞》。

此中,《大唐故大德赠司空大辨正广智不空三藏行状》所说的“受法者,偏使属意观菩提心本尊大印,真诠阿字。”即不空三藏译《金刚顶瑜伽中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论》所说的“准毘卢遮那经疏释阿字,具有五义。一者阿字 (短声)是菩提心。二阿字 (引声) 是菩提行。三暗字(长声) 是证菩提义。四恶字 (短声)是般涅盘义。五恶字(引声) 是具足方便智义。又将阿字,配解法华经中开示悟入四字也。”

此中,《大唐故大德赠司空大辨正广智不空三藏行状》所说的“了法不生证大觉身,若指诸掌”即不空三藏译《金刚顶瑜伽中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论》所说的“次明五相成身者。一是通达心。二是菩提心。三是金刚心。四是金刚身。五是证无上菩提获金刚坚固身也。然此五相具备方成本尊身也。其圆明则普贤身也,亦是普贤心也。”。

又,不空三藏译《金刚顶瑜伽中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论》:

“如大卢遮那经云。菩提为因。大悲为根。方便为究竟。第三言三摩地者。真言行人如是观已。云何能证无上菩提。当知法尔应住普贤大菩提心。一切众生本有萨。为贪痴烦恼之所缚故。诸佛大悲。以善巧智。说此甚深秘密瑜伽。令修行者。于内心中。观白月轮。由作此观。照见本心。湛然清净。犹如满月光遍虚空无所分别。亦名觉了。亦名净法界。亦名实相般若波罗蜜海。能含种种无量珍宝三摩地犹如满月洁白分明。何者。为一切有情。悉含普贤之心。我见自心。形如月轮。何故以月轮为喻。谓满月圆明体。则与菩提心相类”

不空三藏此处所说到“法尔应住普贤大菩提心,一切众生本有萨埵”,“一切有情悉含普贤之心”。“一切有情悉含普贤之心”是说一切有情众生悉含普贤之菩提心,若能安住于普贤菩萨大菩提心,则一切众生可以显发本有的金刚萨埵。不空三藏此处是以唐密的“心月轮观”来修持普贤菩萨的大菩提心法门。

又,关于不空三藏融会普贤菩萨与金刚萨埵的显密合修,标举修持普贤菩萨的金刚法就等同于修持金刚萨埵,最显著者是标题为不空三藏译《普贤金刚萨埵略瑜伽念诵仪轨》[11]的修持法,此中说到“我今说普贤菩萨身口意金刚念诵法。由修此法等同金刚萨埵”,此中传授普贤菩萨的身口意三密相应的金刚念诵法,修持之即等同于修持金刚萨埵。此中的主要修持是“次观遍满虚空中佛。悉来入金刚杵中合为一体。由作如是观智并诵密语。修行者三业成如金刚。修行者当观自身如普贤菩萨。戴其五佛冠身如水精月色。右手持五钴金刚杵。左手持金刚铃。身处在满月轮。了了分明则诵密语曰: [*]日啰(二合)萨怛[*](二合)三母他()含 ”。《普贤金刚萨埵略瑜伽念诵仪轨》此法末尾是“行者身等同普贤”而“身口意如金刚萨埵”,《普贤金刚萨埵略瑜伽念诵仪轨》说“住大印。等同普贤菩萨。若欲成就本尊应一月念诵。每日四时无限数念诵。若疲倦解印。全身金刚合掌作礼。以此为憩息。令其心不疲厌。其满月夜结大印。一夜念诵至于晨朝。普贤菩萨来。身光如月轮抱其行者自身。入遍支分。其行者身等同普贤。五佛头冠身着天妙璎珞华鬘。身口意如金刚萨埵。”

又,密教化的普贤菩萨的修持法的明显的范例,见于标题为不空三藏译《金刚顶胜初瑜伽普贤菩萨念诵法一卷》。此中说到“归命礼普贤,法界真如体。我今依大教,金刚顶胜初。略述修行仪,胜初金刚界。海会诸圣众,垂慈见加护。……建立于轮坛,即当想自身。同彼普贤体,色白如珂雪。[12]

密教化的普贤菩萨的修持法的明显的范例,除了上述的《金刚顶胜初瑜伽普贤菩萨念诵法一卷》之外,还有不空三藏译的《佛说一切诸如来心光明加持普贤菩萨延命金刚最胜陀罗尼经》[13],这是一部关于 “普贤菩萨延命金刚”(展现延命功能的普贤菩萨) 的密教经典。

根据远藤纯一郎华严教学と密教: 空海入唐以前の在唐密教祖师の动向から[14]一文的研究,运用“普贤行愿于密教经轨之中,除了善无畏译的《摄大毘卢遮那成佛神变加持经[15]与一行记的《大毘卢遮那佛眼修行仪轨[16]之外,大量出现于不空三藏译的经轨之中,例如不空三藏译的《大乘瑜伽金刚性海曼殊室利千臂千钵大教王经》、《大云轮请雨经》、《仁王护国般若波罗蜜多经陀罗尼念诵仪轨》、《仁王般若陀罗尼释》、《成就妙法莲华经王瑜珈观智仪轨》[17]

此中,《仁王护国般若波罗蜜多经陀罗尼念诵仪轨》、《仁王般若陀罗尼释》都说到“诸佛不修三密门。不行普贤行。得成佛者无有是处。既成佛已于三密门普贤行休息者。亦无是处”,强调诸佛都是以三密门修持普贤行,才得以成佛,成佛之后仍必须以三密门不休息地修持普贤行。此中,不空三藏重视“普贤行愿”,并且以密教化的方式来修持“普贤行愿”,乃十分明显。

此中,不空三藏译的《大乘瑜伽金刚性海曼殊室利千臂千钵大教王经》说:如此诸佛菩萨。皆与毘卢遮那如来。于往昔时同种善根。修菩萨道行普贤行愿。悉已寤入诸佛自在甚深解脱。得无差别法性之身。等入一切诸佛净土圣性海藏而依所住。……修于身密勤行观照者。往昔普贤发广大行愿。入于众生三密体性。证修金刚三密门三十支三摩地观者。于一一支观中。入在众生根本自性。法界心性真如理智。奋迅速疾加被安住。证寤金刚三摩地。……普贤菩萨言。比来承佛圣旨言教。修持三十秘密观门。不空三藏的译文重视“普贤行愿”,如所说的“诸佛菩萨。皆与毘卢遮那如来。于往昔时同种善根。修菩萨道行普贤行愿”,而且不空三藏的译文是以密教化的方式来修持“普贤行愿”,乃十分明显,如所说“往昔普贤发广大行愿。入于众生三密体性。证修金刚三密门三十支三摩地观者”,普贤菩萨言自己的修持法门是“修持三十秘密观门”,密教化得色采十分明显。

二、普贤菩萨与金刚萨埵同体

1.“普贤菩萨与金刚萨埵同体”的经典根据: 由《大乐金刚不空真实三么耶经·般若波罗蜜多理趣品》等文本的考察

关于普贤菩萨与金刚萨埵在唐密之中的关系,不空三藏的《大乐金刚不空真实三昧耶经·般若波罗蜜多理趣释》[18]说:

【金刚萨首戴五佛宝冠,熙怡微笑。左手作金刚慢印,右手抽掷本初大金刚,作勇进势本初者,本来清净法界也。左手作金刚慢印者,为降伏左道左行有情,令归顺道。右手抽掷五智金刚杵作勇进势者,令自他甚深三摩地,顺佛道念念升进,获得普贤菩萨之地。[19]

金刚萨埵乃是五方佛的智慧功德的总集,他其实就是一切金刚乘教授的本源。因为他是五方佛的智慧功德的总集,因此金刚萨埵可以加持众生,令修行之中的众生迅速“获得普贤菩萨之地”,所以普贤菩萨与金刚萨埵同体”的说法有其密法之中的根据。金刚萨埵即是智慧功德法身之展现,是一切诸佛本质,为五方佛、无量诸佛之主。因此其头顶所戴之五方佛宝冠,即是集五方佛及无量诸佛之功德于一身,以其行愿与无上菩提心的结合,而成为具体之形象,是五方佛的报身所呈现的功德相貌

普贤菩萨亦是释迦牟尼佛宣说密法时的重要本尊,其实就是金刚萨埵。如笔者此文底下所引述的“金刚萨埵,即普贤菩萨之异名”、“金刚萨埵者是普贤菩萨,即一切如来长子”,因此显教的普贤菩萨在密教中为秘密主或持金刚;以手持金刚杵得名,亦名金刚手、执金刚。金刚萨埵表示毘如遮那如来之因位,代表众生本具佛性之始发,因此才有“普贤菩萨与金刚萨埵同体”之说法。正如在澄观在《三圣圆融观门》的华严教学之中,以理智相对,普贤菩萨表所证法界,即出缠如来藏。[20]

不空三藏译的《金刚顶瑜伽金刚萨埵五秘密修行念诵仪轨》明确地标举“金刚萨埵者是普贤菩萨”云:

“金刚萨埵者是普贤菩萨,即一切如来长子,是一切如来菩提心,是一切如来祖师。是故一切如来,礼敬金刚萨埵。”[21]

又,不空三藏的《大乐金刚不空真实三昧耶经. 般若波罗蜜多理趣释》的一开始之处即开宗明义阐明“大乐不空金刚萨埵大曼陀罗”,中央是毘如遮那如来,八方有八大菩萨围绕。此中,《大乐金刚不空真实三昧耶经. 般若波罗蜜多理趣释》说:

“金刚手菩萨者,在卢遮那前月轮中,表一切如来菩提心。初发菩提心,由金刚萨加持,修证普贤行愿,证如来地。”[22]

在“大乐不空金刚萨埵大曼陀罗”中,密乘行者观想在毘卢遮那的前方之月轮中有金刚手菩萨 (也是入于此一大曼陀罗的修行者本身),这是代表一切如来的菩提心。金刚萨埵加持此一金刚手菩萨,修行普贤行愿,证如来地。金刚手菩萨坚固如金刚,从信心始入,便发菩提心,由金刚萨埵加持,修行普贤行愿,成就大圆境智,为一切众生菩提心之本体。

又,不空三藏译的《金刚顶瑜伽略述三十七尊心要》记载“金刚萨埵即普贤菩萨之异名”:

“夫修行者初发信心,以表菩提心,即大圆镜智纥哩娜野心,是众生内心。字为种子,所变种子为月轮。于轮光明中,想五智金刚杵光明照彻,即易杵为金刚萨,即普贤菩萨之异名。”[23]

不空三藏译的《大乐金刚不空真实三么耶经. 般若波罗蜜多理趣品》说:“一切有情如来藏,以普贤菩萨一切我故。”[24]这是就五方佛的密义而说,有情众生本具五方佛的智慧,《大乐金刚不空真实三么耶经. 般若波罗蜜多理趣品》说:

时薄伽梵如来。复说一切有情加持般若理趣。所谓一切有情如来藏。以普贤菩萨一切我故。一切有情金刚藏。以金刚藏灌顶故。一切有情妙法藏。能转一切语言故。一切有情羯磨藏。能作所作性相应故。时外金刚部。欲重显明此义故。作欢喜声。说金刚自在自真实心

此处蕴含了东方不动佛、南方宝生佛、西方阿弥陀佛、北方不空成就佛、中央毘如遮那佛之五部佛的雏型说法,也与瑜伽行的转识成智之说有关。“一切有情如来藏”是东方不动佛。“一切有情金刚藏”是南方宝生佛。“一切有情妙法藏”是西方阿弥陀佛。“一切有情羯磨藏”是“北方不空成就佛”。“金刚自在自真实心”是中央毘如遮那如来。

此处文本在玄奘的异译本《大般若经卷第五百七十八. 第十会般若理趣分》则作:

“尔时世尊,复依一切住持藏法如来之相,为诸菩萨宣说般若波罗蜜多,一切有情住持遍满甚深理趣胜藏法门,谓一切有情皆如来藏普贤菩萨自体遍故,一切有情皆金刚藏以金刚藏所灌洒故,一切有情皆正法藏一切皆随正语转故,一切有情皆妙业藏一切事业加行依故。佛说如是有情住持甚深理趣胜藏法已,告金刚手菩萨等言:若有得闻如是遍满般若理趣胜藏法门,信解受持读诵修习,则能通达胜藏法性,疾证无上正等菩提。”。

华严四祖澄观和唐密不空三藏是同一时代之大师,且有交互之影响。华严四祖澄观在《三圣圆融观门》说:“一以能信所信相对谓普贤表所信之法界即在缠如来藏故《理趣般若》云一切众生皆如来藏。普贤菩萨自体遍故。”此处所引用的《理趣般若》即不空三藏译的《大乐金刚不空真实三么耶经·般若波罗蜜多理趣品》,澄观《三圣圆融观门》引用《理趣般若》的“一切有情如来藏。以普贤菩萨一切我故”而在“能信所信相对”的观点中以普贤菩萨乃是表示“所信之法界”,也就是“在缠如来藏”,此为“因”的立场。然而,《三圣圆融观门》说“三以理智相对。普贤表所证法界,即出缠如来藏”,此处的普贤菩萨则是“所证法界”,此则为“果”的立场

不空三藏译的《大乐金刚不空真实三么耶经. 若波罗蜜多理趣品此处所说的“一切有情如来藏”皆具五部佛智之说,当为后来的“五部金刚萨埵”的根据。所谓的“五部金刚萨埵”,金刚萨埵含摄一切诸佛于其中,如金刚部的金刚萨埵,身为蓝色。若观佛部,即是白色大日如来金刚萨埵,修此可增益国家、家庭、事业,以证诸佛智慧心。行者若若此生想得到长寿、财富、增加智慧以成佛利众,可观黄色宝生部金刚萨埵,因为黄色金刚萨埵于究竟上即等同宝生佛。等同于绿色不空成就佛的金刚萨埵属于羯摩部,观之可免除众生造做伤害佛法之罪行。莲花部则为红色金刚萨,有如智慧城,能令行者开展无量智慧力,克服世俗之贪欲之心。[25]

以上所说诸部金刚萨埵颜色虽各个有异,然含摄一切诸佛之特质是不变的。若以实际修法来说,却是依各部密法之不同而有差异的。事密部等外密乘则应观为“对生坛城”。行者当藉此观修而净化诸障,便得清净一切来世苦因、不堕三恶趣。倘来生转世为人,亦得长寿与丰足之财富化用。内密乘者“自成本尊”,本尊住心轮,乃至与修行者合而为一,一切观境皆以本尊为中心,而成为本尊坛城。乃至无上瑜伽部,则一切身语意皆法尔自然,法界微尘一一成为本尊坛城净土。因为修持金刚萨埵的成就法,行者清净业障,修法顺遂,乃了悟空性,究竟成佛。

大乐金刚不空真实三么耶经. 般若波罗蜜多理趣品所谓的“一切有情如来藏,以普贤菩萨一切我故”,一切众生如来藏,是就普贤菩萨为众生的“我”体而说的。[26]所以,众生本具佛性,普贤菩萨即众生本具佛性的作为行动中心的“自性真我”的部份。但因众生颠倒而不能证得此一“自性真我”,但是只要能发心修行,在一切行动之中,断一切烦恼,显出自性平等、自性清净、自性慈悲的能动性,就可以体会此一“自性真我”,也就是自身成为普贤菩萨。于此一身中即可成佛。所以在密教中,依金刚萨埵法门修行,乃是成佛之要道。

   大乐金刚不空真实三么耶经. 般若波罗蜜多理趣品之中的“一切有情如来藏,以普贤菩萨一切我故”的说法,也见于同为不空三藏所译的《大方广如来藏经》: “如来出世,若不出世,法性、法界;一切有情如来藏,常、恒、不变。”[27]关于普贤菩萨与如来藏说的关系,印顺法师也说:“‘秘密大乘’立本初佛(adi-buddha)依文义说,是本来佛,根本佛,最初佛。这一名词,应该是从如来藏我,在众生身心相续中,具足如来那样的智慧,如来那的色相端严。众生本有如来藏,常住不变,也就是本来佛,是最初的根本佛。”[28]众生本有如来藏,常住不变,也就是秘密大乘所立的本初佛。

如上述,唐密之金刚萨埵即是显教中的普贤菩萨。而在密教之中,无论是东密 (唐密)、藏密都是以此金刚萨埵为其法源,甚至于藏密宁玛派的最初佛是“普贤王如来”,也同此义。当代藏密大师陈健民《学习大势至菩萨大力深入空悲,依无学道直证佛果》说“大势至即金刚手菩萨,亦称秘密主,为密法之重要本尊。其文相为金刚萨埵,其果位即金刚持”。[29]金刚手菩萨和金刚萨埵皆是显教中的大势至菩萨,金刚手菩萨为武相,金刚萨埵为文相。又,陈健民《金刚诵起分十释》的“七、释金刚萨埵: “贡师云: 化轮金刚手,报轮金刚心,法轮金刚持,皆金刚萨埵也。伟哉其言乎。可以推知众生本佛之义。唯金刚可喻明空,是萨埵皆具金刚[30] 此处提到贡噶上师说,金刚手菩萨是化身轮,金刚心菩萨是报身轮,金刚持菩萨是法身轮,三者皆是金刚萨埵。此处之说可以阐明在藏密之中,认为金刚手菩萨、金刚心菩萨、,金刚持菩萨是法身轮,三者皆是金刚萨埵,分别是化身轮、报身轮、法身轮。

2.“普贤菩萨与金刚萨埵同体”的实修心要: 以不空三藏《金刚顶瑜伽金刚萨埵五秘密修行念诵仪轨》等文本的考察

不空三藏译的《大乐金刚不空真实三么耶经. 若波罗蜜多理趣品》是“普贤菩萨与金刚萨埵同体的理论根据。而不空三藏译的《金刚顶瑜伽金刚萨埵五秘密修行念诵仪轨》则是普贤菩萨与金刚萨埵同体”的实修仪轨。

关于普贤菩萨与金刚萨埵同体,不空三藏译的《金刚顶瑜伽金刚萨埵五秘密修行念诵仪轨》说:

“金刚萨埵者是普贤菩萨,即一切如来长子,是一切如来菩提心,是一切如来祖师。是故一切如来,礼敬金刚萨埵。”[31]

金刚萨埵性坚固如金刚,从信心始入,便发菩提心,由金刚手加持,修行普贤行愿,成就大圆境智,为一切众生菩提心之本体。例如不空三藏译的《大乐金刚不空真实三昧耶经. 般若波罗蜜多理趣释》中说:

“金刚手菩萨者,在卢遮那前月轮中,表一切如来菩提心。初发菩提心,由金刚萨加持,修证普贤行愿,证如来地。”[32]

也就是说: 初发菩提心的行者,由于金刚萨埵的加持,可以平稳地修证普贤行愿,进而在经过勇猛精进之修持之后,可以证如来地。

又,不空三藏译的《金刚顶瑜伽略述三十七尊心要》是“金刚顶瑜伽”修持法的精华,《金刚顶瑜伽略述三十七尊心要》阐明“普贤菩萨与金刚萨埵同体”的修持法:

“夫修行者初发信心,以表菩提心,即大圆镜智纥哩娜野心,是众生内心。安字为种子,所变种子为月轮。于轮光明中,想五智金刚杵光明照彻,即易杵为金刚萨,即普贤菩萨之异名。”[33]

修持者在心轮,安吽字为种子字,安置月轮的清净光明之中。进而于轮光明中,观想“五智金刚杵”光明照彻,五智金刚杵为五方佛的智慧的代表,此时观想杵即“金刚萨埵”。此一不空三藏译的《金刚顶瑜伽略述三十七尊心要》强调“金刚萨埵即普贤菩萨之异名”。

又,“一切义成就菩萨”亦普贤菩萨另一异名,不空三藏译的《大樂金剛不空真實三昧耶經. 般若波羅蜜多理趣釋:

“一切义成就者,普贤菩萨异名也,金刚手菩萨摩诃萨者,此菩萨本是普贤。卢遮那佛二手掌,亲受五智金刚杵,即与灌顶,名之为金刚手。”[34]

依照此处不空三藏译文所说,则金刚手菩萨摩诃萨“本是”普贤菩萨。普贤菩萨从毘卢遮那佛二手掌亲受五智金刚杵,后者即与灌顶,因此。普贤菩萨便成为金刚手菩萨。此处所说的五智金刚杵的形象与金刚萨埵的形象是一致的。此处也解说了金刚手菩萨为何被称为“金刚手”,是因为他从毘卢遮那佛二手掌亲受五智金刚杵的缘故。

“一切义成就菩萨释迦牟尼佛之因位,即普贤菩萨。“一切义成就”类似于《无量义经》所说的“无量义三眛”。东密重要典籍《觉禅钞》说:“一切义成就菩萨者,普贤是也。一切诸佛将登正觉最后之身,皆名一切义成就太子也。即萨缚悉达也,或云释迦因位也。”[35]。平川彰提出:“虽说到一切义成就菩萨(释迦菩萨)的成道,但是一切如来以在菩提树下释迦菩萨的成道(显教的成道)为不完全的,而教授密教的五重成佛(五相成身)这是很有名的。”[36]

五相成身观在唐密中非常重要,是即身成佛之要道,顿证菩提之妙法。不空三藏译《金刚顶瑜伽中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论》以“普贤身”、“普贤心”、“满足普贤一切行愿”阐明“五相成身”:

“明五相成身者。一是通达心。二是菩提心。三是金刚心。四是金刚身。五是证无上菩提获金刚坚固身也。然此五相具备方成本尊身也。其圆明则普贤身也。亦是普贤心也。与十方诸佛同之。亦乃三世修行证有前后。及达悟也无去来今。凡人心如合莲华。佛心如满月。此观若成。十方国土。若净若秽。六道含识。三乘行位。及三世国土成坏。众生业差别。菩萨因地行相。三世诸佛。悉于中现证本尊身。满足普贤一切行愿故。”

所谓的“五相成身观:  

1、通达菩提心,观察而通身中本有性德之菩提心。

2、修菩提心,即前之在缠本有菩提心以修而显。

3、成金刚心,观自心之三昧耶身渐舒渐广,终而周遍于法界,而自心之亦周遍法界。

4、证金刚身,观行者之自身,即成本尊之三昧耶身也。

5、佛身圆满,观三昧耶身,变而成相好具足之本尊羯磨身。诸佛加持围绕之而成曼荼罗,此时乃是已成之佛围绕而加持新成之佛也。

因此,“一切义成就菩萨即是普贤菩萨。普贤菩萨在密教之中对应于金刚萨埵,可以以普贤菩萨、金刚萨埵为本尊而修“五相成身观”。

三、金刚萨埵修持法与“百字明”之研究: 金刚顶瑜伽金刚萨埵五秘密修行念诵仪轨

唐密之中的金刚萨埵修持法可以金刚顶瑜伽金刚萨埵五秘密修行念诵仪轨为代表,此中“金刚萨埵五秘密修行”的“前行”是“自成本尊” (普贤菩萨、金刚萨埵)之时的普贤菩萨的三昧耶真言,而其“正修行”是“百字明”的念诵与观想。

普贤菩萨的三昧耶真言的“前行”金刚顶瑜伽金刚萨埵五秘密修行念诵仪轨:

“结三昧耶印。二手金刚缚。合竖二中指安于当心诵真言曰: ()每耶萨怛“+()(无感反三合)。结契诵真言已。于背后想有月轮以为圆光。身处其中。想金刚萨,由结此印及诵真言故。大智印等一切部中所结一切印。一切如来身口意金刚印。功不虚弃无敢违越。若诵一千遍结一切印皆得成就。”[37]

此处的修持重点是“自成本尊” (普贤菩萨、金刚萨埵),可以整理为如下三点:

1. 二手金刚缚。合竖二中指安于当心诵真言曰: () 每耶萨怛[+()],也就是“嗡 三昧耶 萨怛番”〈归命 平等 生佛不二之种子〉,此为金刚萨埵也是普贤菩萨的三昧耶真言。

2. 结契诵真言之后,行者于背后观想有月轮,以为圆光,入于普贤三眛。行者身处其中,消除一切烦恼,又观想行者自身成为金刚萨埵,具备圆满智慧。

3. 此三昧耶真言若诵一千遍,结一切印皆得成就。

其次,“正修行”是“百字明”的念诵与观想。不空三藏金刚顶瑜伽金刚萨埵五秘密修行念诵仪轨

“住金刚萨三昧耶。诵印大乘现证百字真言曰

[*](二合)萨怛[*](二合)三么耶么弩播()[+][*](二合)萨怛[*](二合)底尾(二合)弩跛底瑟[*](二合)涅哩(二合)住弭婆[*]素睹史喻(二合)冥婆[*]阿弩讫睹(二合)冥婆[*]素补史喻(二合)冥婆[*][*]悉朕冥钵(二合)[*]迦么素左冥质多室利(二合)药句噜呵呵呵呵斛婆[*]梵萨[*]怛他()[/(+)/][*](二合)么弥闷左[*]日哩(二合)婆缚摩诃()三摩耶萨怛[*](二合)[38]

当行者发起像普贤菩萨一样的誓愿,受持此咒,即金刚萨埵加持行者,净化业障,三密相应,自成本尊。此咒在密教的修持之中非常根本,可以说任何一个法会一定要修持此咒。

“百字大明咒”简称“百字明”,即密教金刚界所持诵的一百字之咒,为一切诸佛之心咒,其本尊为金刚萨埵。其内容包括本尊 (金刚萨埵) 之加护、坚固行者之身心,乃至速疾成就一切所愿等。其又名百字明、百字密语,

可以说,百字明的功能是补补阙和忏悔、净除业障。但是,“百字明”也是一切成就法之总集,是根本的成就法。

行者修法诵此百字明之时,应当结虚空眼印诵明七遍,安心定意两手执持念珠。诵时当观想诸佛菩萨历然满空,本尊【金刚萨埵】圣众亲对在己目前。以虔敬之心慢慢的念诵,每日三时念诵不可以间断,念诵遍数不可少于一百○八遍。持诵百字明咒,得到金刚萨埵加持,令持诵者快速成就,如不空三藏译《底哩三昧耶不動尊威怒王使者念誦法所说:

“次即更当结前虚空眼印诵明七遍(亦名部心)诵已即当谛观,诸佛菩萨历然满空,本尊圣众亲对在己目前。安心定意两手执持念珠,当心徐念诵,乃至疲极遍数任意。每日三时念诵不令间断,遍数至极下少不得下于一百○八遍,念诵数讫已,即诵虚空眼明加持,结护念珠置于本处。次即却结根印,诵百字明,加持自身令速成就”[39]

观缘诸佛菩萨,诵百字明八千遍后,应当观想前所观本尊诸佛圣众历然,摄受行者。在修法时,到最后要结束之前,皆要诵此大明咒,此有补救在修法时不如法处之意涵,如“补阙真言”般之功效,又有获诸佛菩萨加持之意。如经中之记戴:

“诵偈既毕,以百字明加持。又以部母护尊及己身,以三昧耶大结护左转其印,以文句即成界也”[40]是故诵百字大明咒,即能净除我等及众生,一切罪业诸障碍。

又,诵持金刚萨埵的“百字大明咒可净化“所知障”与“烦恼障”等两种罪障。比较细微的是所知障或理障,这主要是心智的潜在倾向习性。比较粗的是烦恼障,如忿怒、贪爱、妄念等等。这个修行就是为了平息二障。如《念诵结护法普通诸部》记载:“设犯无间罪,谤一切诸佛及方广经,修真言者以本尊坚住己身故,现世所求悉地,谓最胜悉地、金刚萨埵悉地,乃至如来最胜悉地。不改金刚界大印,便诵本尊根本明”[41]

复次,汉地的《焰口》法本,本是密教的传承一直传到现在,《焰口》是一个总集的法本,聚集很多的本尊的修持法在其中,各有不同的本尊。例如对象要度饿鬼,先请观音菩萨当救度众生的本尊。后来所持诵的“嗡、三昧耶、萨埵喛”,持三昧耶的手印,这就是与普贤菩萨、金刚萨埵有关的明咒之一。在高野山东密的传承之中,“嗡、三昧耶、萨埵、喛”就是普贤菩萨的根本咒 (心咒)

又,金刚萨埵的长咒即百字明,在汉传佛教的显教之中,列于《早晚课诵本》之中,它被当成早晚课诵的必修之补阙或忏悔业障的修行法,非常重视此咒。

又,在藏密的四加行或六加行都有百字明,修持佛法一定要从百字明的忏悔法开始。显教中的普贤菩萨也是传授忏悔法门。二者在此是相通的。

关于“百字明”在修行法上的深义,可以参照陈健民依照西藏密宗的观点而有的对于“百字明”的疏解。

结论

本文以普贤菩萨与金刚萨埵同体”为主轴,探讨不空三藏如何实践实践“印度密教的中国化”。普贤菩萨在汉传佛教之中代表大乘佛教的菩萨行,“普贤行愿” (普贤菩萨十大行愿) 是重视菩萨道的实践精神的汉传佛教的核心,普贤菩萨的信仰行动富含中国人文传统的实践精神。同时,普贤菩萨也是华严教学之中的“华严三圣”之一。与华严四祖澄观大师在长安、五台山开展华严教学的同时,在长安建立大兴善寺的唐密创立者不空三藏也展开了“印度密教的中国化”的工作。不空三藏运用“普贤菩萨与金刚萨埵同体”的论述,推动以普贤菩萨与金刚萨埵为核心的密法实修,以实践“印度密教的中国化”。

此中,不空三藏译的《大乐金刚不空真实三么耶经. 若波罗蜜多理趣品》“普贤菩萨与金刚萨埵同体”的理论根据。而不空三藏译的《金刚顶瑜伽金刚萨埵五秘密修行念诵仪轨》则是普贤菩萨与金刚萨埵同体”的实修仪轨。又,

不空三藏译《金刚顶瑜伽中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论》以“普贤身”、“普贤心、“满足普贤一切行愿”阐明“五相成身”。本文就这些内容都一一加以展开,并从比较研究与“印度密教的中国化”的观点,加以检视。

 

附录一:

金刚顶瑜伽金刚萨埵修行法

赖贤宗  编集

金刚顶瑜伽金刚萨埵五秘密修行念诵仪轨 (no. 1125大正藏第二十卷,页535-539),是唐密的核心修持法。此修持法的相应经文有《佛说无二平等最上瑜伽大教王经》,空海《即身成佛义》 (大正藏第七十九卷) 则可以说是此一修持法的解释。依据大藏经的《金刚顶瑜伽金刚萨埵五秘密修行念诵仪轨》文本,将之编集为下列修行法。能够编集此法与另外的《普贤菩萨一切三昧相应秘密成就智出生无生法门》、《五轮塔观修持法》,是我阅读大藏经之中的唐密文本之灵感心得而成者 (赖贤宗,2005211日记)

一、观想,赞金刚萨埵,发菩提心

“若依毘卢遮那佛自受用身所说内证自觉圣智法。及大普贤金刚萨埵他受用身智。则于现生遇逢曼茶罗阿阇梨。得入曼茶罗。为具足羯磨。以普贤三摩地。引入金刚萨埵入其身中。由加持威神力故。于须臾顷。当证无量三昧耶无量陀罗尼门。以不思议法。能变易弟子俱生我执法执种子。应时集得身中一大阿僧祇劫所集福德智慧。则为生在佛家。其人从一切如来心生。从佛口生。从佛法生。从法化生。得佛法财(法财谓三密菩提心教法)纔见曼茶罗。能须臾顷净信。以欢喜心瞻睹故。则于阿赖耶识中。种金刚界种子。具受灌顶受职金刚名号。从此已后。受得广大甚深不思议法。超越二乘十地。此大金刚萨埵五密瑜伽法门。于四时行住坐卧四仪之中。无间作意修习。于见闻觉知境界。人法二执悉皆平等。现生证得初地。渐次升进。由修五密。于涅盘生死不染不着。于无边五趣生死。广作利乐。分身百亿。游诸趣中成就有情。令证金刚萨埵位。”(535b-c)

二、前行

“即结金刚合掌印。二手掌合十指相交右押左诵真言曰:

()[口*]惹烂(二合引)惹理

由结此印故。十波罗蜜圆满。成就福德智慧二种资粮。

次结金刚缚印。准前金刚合掌。便外相叉作拳诵真言曰:

[口*]()惹啰(二合)满驮

由结此印即成金刚解脱智。”(536b)

三、自成本尊

次结三昧耶印。二手金刚缚。合竖二中指安于当心诵真言曰

()每耶萨怛[鍐-凶+(鬯-匕)](无感反三合)

结契诵真言已。于背后想有月轮以为圆光。身处其中。想金刚萨埵,

由结此印及诵真言故。大智印等一切部中所结一切印。一切如来身口意金刚印。功不虚弃无敢违越。若诵一千遍结。一切印皆得成就。次结大三昧耶真实印。二羽金刚缚。忍愿入掌相交合。檀慧禅智面相合。如独股金刚杵。以忍愿触于心上诵真言曰

()每耶解()素罗多萨怛[鍐-凶+(鬯-匕)](三合同上)

由结此印触心故。金刚萨埵遍入身心。速与成就。意欲希望诸愿皆得。次结金刚萨埵大智印。即解次前印。二羽各作金刚拳。左手置于胯。右手调掷金刚杵势。置于心上。    

右脚押左诵真言曰

[口*]惹啰(二合)萨怛舞(二合引)

诵已想自身为金刚萨埵。处大月轮坐大莲华。五佛宝冠。容貌熙怡身如月色。内外明彻。生大悲愍拔济无尽无余众生界。令得金刚萨埵身。三密齐运量同虚空”(536 b-c)

四、正修

住金刚萨埵三昧耶。诵印大乘现证百字真言曰

[口*]日啰(二合)萨怛[口*](二合)三么耶么弩播()[打-丁+][口*]日啰(二合)萨怛[口*](二合)底尾(二合)弩跛底瑟[女*](二合)涅哩(二合)住弭婆[口*]素睹史喻(二合)冥婆[口*]阿弩啰讫睹(二合)冥婆[口*]素补史喻(二合)冥婆[口*][口*]悉朕冥钵啰(二合)也瑳萨[口*]迦么素左冥质多室利(二合)药句噜吽呵呵呵呵斛婆[言*]梵萨[口*]怛他()[卄/(阿-可+辛)/][口*]日啰(二合)么弥闷左[口*]日哩(二合)婆缚摩诃()三摩耶萨怛[口*](二合)

即入金刚萨埵三摩地。并结大智印。诵大乘现证金刚萨埵真言曰

[口*]惹啰(二合)萨怛[口*](二合)

或住大智印。或持数珠无限念诵。勿令疲顿。由住三摩地诵此真言故。现世证得无量三摩地。亦能成本尊之身。一切如来现前。证得五神通。游历十方一切世界。广作无边有情利益安乐等事。瑜伽者行住坐卧。常以四眷属而自围遶。处大莲华同一月轮。金刚萨埵者是普贤菩萨。即一切如来长子。是一切如来菩提心。是一切如来祖师。是故一切如来。礼敬金刚萨埵。如经所说

     金刚萨埵三摩地  名为一切诸佛法
     此法能成诸佛道  若离此更无有佛”(538a)

五、明空不二

金刚萨埵五密即为如来部。是即金刚部。是即莲华部。是即宝部。五身同一大莲华者。为大悲解脱义。同一月轮圆光者。为大智义。是故菩萨由大智故。不染生死。由大悲故不住涅盘。”(539a)

一切境化为五智光明,安住法界月轮圆光之中。

六、回向

由住虚空藏三摩地。于人法二执。皆悟平等清净犹如莲华。是故如莲性清净。本洁不为垢所染。诸欲性亦然。不染利群生利群生者。作安乐利益。事居大自在位。是故大欲得清净。大安乐富饶。三界得自在。能作坚固利益坚固利益者。菩提心为因。因有二种。度无边众生为因。无上菩提为果。复次大悲为根。兼住大悲心。二乘境界风所不能动摇。”(539a)

 

附录二:

普贤菩萨、普贤行愿及其成就法

普贤行愿: 《大方广佛华严经·不不思议解脱境界普贤行愿品》(罽宾国三藏般若译):“【普贤菩萨言】: ‘若欲成就此功德门,应修十种广大行愿。何等为十。一者礼敬诸佛。二者称赞如来。三者广修供养。四者忏悔业障。五者随喜功德。六者请转法轮。七者请佛住世。八者常随佛学。九者恒顺众生。十者普皆回向。’善财白言: ‘大圣!云何礼敬,乃至回向?’。普贤菩萨告善财言: ‘善男子!言礼敬诸佛者,所有尽法界虚空界,十方三世一切佛剎极微尘数诸佛世尊,我以普贤行愿力故,起深信解,如对目前,悉以清净身语意业,常修礼敬。一一佛所,皆现不可说不可说佛剎极微尘数身。一一身,遍礼不可说不可说佛剎极微尘数佛。虚空界尽,我礼乃尽,而虚空界不可尽故,我此礼敬无有穷尽。如是乃至众生界尽,众生业尽,众生烦恼尽,我礼乃尽,而众生界乃至烦恼无有尽故,我此礼尽无有穷尽。念念相续,无有间断,身语意业,无有疲厌。’”

《妙法莲华经·普贤劝发品》:“普贤,若有受持、读诵、正忆念、修习、书写是法华经者,当知是人则见释迦牟尼佛”。

《妙法莲华经·普贤劝发品》:“受持读诵法华经者,得见我身,甚大欢喜,转复精进。以见我故,即得三眛及陀罗尼,名旋陀罗尼、百千万亿旋陀罗尼、法音方便陀罗尼,得如是等陀罗尼。”

《佛说观普贤菩萨行法经》: “时,十方佛各伸右手,摩行者头,作如是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诵读大乘经故,十方诸佛说忏悔法菩萨所行,不断结使,不住使海,观心无心,从颠倒想起,如此想心,从妄想起,如空中风无依止处,如是法相不生不灭,何者是罪?何者是福?我心自空,福罪无主,一切法如是,无住无坏,如是忏悔,观心无心,法不住法中,诸法解脱灭谛寂静,如是想者,名大忏悔,名庄严忏悔,名无罪相忏悔,名破坏心识忏悔。行此忏悔者,身心清净,不住法中;犹如流水,念念之中,得见普贤菩萨及十方佛。’时,诸世尊以大悲光明,为于行者说无相法,行者闻说第一义空。行者闻已,心不惊怖,应时即入菩萨正位……无量胜方便,从思实相得。如是等六法,名为六情根。一切业障海,皆从妄想生。若欲忏悔者,端坐念实相。众罪如霜露,慧日能消除。是故应至心,忏悔六情根。”

《无量义经》: “菩萨如是观察四相【生住异灭】始末,悉遍知已,次复谛观一切诸法,念念不住新新生灭,复观实时生住异灭,如是观已,而入众生诸根性欲,性欲无量故,说法无量,说法无量,义亦无量,从一法生,其一法者,即无相也。无相不相,不相无相。名为实相。菩萨摩诃萨安住如是真实相已,所发慈悲明谛不虚,于众生所,真能拔苦,苦既拔已,复为说法,令诸众生受于快乐。善男子,菩萨若能如是修一法门无量义者,必得疾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四十余年未曾显实,是故众生得道差别,不得疾成无上菩提……初中后说,文辞虽一而义各异……今复于此演说大乘无量义经,亦说诸法本来空寂,代谢不住,念念生灭,善男子,是故初说中说今说,文辞是一而义差异,义异故,众生解异,解异故,得法得果得道亦异……诸佛无有二言,能以一音普应众声……是则诸佛不可思议甚深境界,非二乘所知,亦非十住菩萨所及,唯佛与佛乃能究了”。

《妙法莲华经·方便品》: “如是妙法,诸佛如来,时乃说之,如优昙钵华,时一现耳,舍利弗,汝等当信佛之所说,言不虚妄,舍利弗,诸佛随宜说法,意趣难解,所以者何。我以无数方便,种种因缘譬喻言辞。演说诸法,是法非思量分别之所能解,唯有诸佛乃能知之,所以者何。诸佛世尊,唯以一大世因缘故出现于世……如来但以一佛乘故,为众生说法,无有余乘,若二若三…….无数诸法门,其实为一乘,诸佛两足尊,知法常无性,佛种从缘起,是故说一乘。是法住法位,世间相常住,于道场知已,导师方便说。天人所供养,现在十方佛。其数如恒沙,出现于世间,安稳众生故,亦说如是法,知第一寂灭,以方便力故,虽示种种道,其实为佛乘。知众生诸行,深心知所念,过去所习业,欲性精进力,及诸根利钝,以种种因缘,譬喻亦言辞,随应方便说,今我亦如是,安稳众生故,以种种法门,宣示于佛道,我以智慧力,知众生性欲,方便说诸法,皆令得欢喜”。

《大方广佛华严经》卷四十《不不思议解脱境界普贤行愿品》:“普贤菩萨摩诃萨欲重宣此义,普观十方而说偈言……文殊师利勇猛智,普贤慧行亦复然,我今回向诸善根,随彼一切常修学。三世诸佛所称叹,如是最胜诸大愿,我今回向诸善根,为得普贤殊胜行。愿我临欲命终时,尽除一切诸障碍,面见彼佛阿弥陀,即得往生安乐剎。我既往生彼国已,现前成就此大愿,一切圆满尽无余,利乐一切众生界。我既往生彼国已。现前成就此大愿,一切圆满尽无余,利乐一切众生界。彼佛众会咸清净,我时于胜莲花生,亲睹如来无量光,现前授我菩提记。蒙彼如来授记已,化身无数百俱胝,智力广大遍十方,普利一切众生界。乃至虚空世界尽,众生及业烦恼尽,如是一切无尽时,我愿究竟恒无尽。”

    清凉澄观云:“西域相传: 普贤行愿赞为略华严经,大方广佛华严经,为广普贤行愿赞”。



[1]如吉藏所撰的《法华义疏》解释“普贤”的涵义说:“普贤者外国名三曼多跋陀罗,三曼多者此云普也,跋陀罗此云贤也。此土亦名遍吉,遍犹是普,吉亦是贤也。所以言普贤者其人种种法门,如观音总作慈悲法门名,今作普遍法门。普有二义:一者法身普遍一切处,故总摄三世佛法身皆是普贤法身。如华严云。普贤身相犹若虚空。依于如如不依佛国也。二应身普普应十方作一切方便,故十方三世佛应身皆是普贤应身,皆是普贤应用”。《法华义疏》,第12 ,《大正藏》第34卷,第631中。

[2]智俨曰:“行周法界云普,体顺调善称贤。”《大方广佛华严经搜玄分齐通智方轨》第4,《大正藏》第35卷,78页下。

[3]澄观《大方广佛华严经疏》,第48 ,《大正藏》第35卷,第870页上。

[4]嘉兴大藏经(新文丰版) 15册,《大方广佛华严经普贤行愿品别行疏钞》。又,. 澄观别行疏、宗密随疏钞《华严经行愿品疏钞》,《卍续藏经》(新文丰版)册数:第 7 册。又,唐清凉国师疏,圭峰大师钞《普贤行愿别行疏钞》,台北,佛陀教育基金会,2003年六月出版,此处讨论参见页147

[5]赖贤宗《〈华严经〉“普贤行愿”的疏释: 集中于章嘉〈圣者贤行愿王释义〉之研究》,发表于“2010华严学术研讨会” (20103 27-28),台北。

[6]不空三藏译《大方广佛华严经入法界品四十二字观门》,大正藏》第19卷。

[7]不空译《大方广佛花严经入法界品顿证毗卢遮那法身字轮瑜伽仪轨》一卷,《大正藏》19,第709页中下。

[8]不空译《大方广佛花严经入法界品顿证毗卢遮那法身字轮瑜伽仪轨》一卷,《大正藏》19,第709页中下。

[9]道颐《显密成佛心集》,《大正藏》46,第989页。

[10]远藤纯一郎,《华严教学と密教: 空海入唐以前の在唐密教祖师の动向から》,收于《莲花寺佛教研究所纪要第三号》 (东京,2010),第70页。《大唐故大德赠司空大辨正广智不空三藏行状》:“宣扬妙法。诫勖门人。每语乃普贤行愿出生无边门经。劝令诵持。再三叹息。其先受法者。偏使属意观菩提心本尊大印真诠阿字。了法不生证大觉身。若指诸掌。”(T50n2056_p0294a01(06)- p0294a03(14)

[11]不空三藏译《金刚顶胜初瑜伽普贤菩萨念诵法一卷》,《大正藏》第20卷。

[12]《大正藏》第20卷。

[13]不空三藏译《佛说一切诸如来心光明加持普贤菩萨延命金刚最胜陀罗尼经》,《大正藏》第20卷。

[14]远藤纯一郎华严教学と密教: 空海入唐以前の在唐密教祖师の动向から,收于《莲花寺佛教研究所纪要  第三号》 (东京,2010),第63-124页。

[15] CBETA 大正藏汉文电子佛典T18 No. 848 《大毘卢遮那成佛神变加持经》。

[16] CBETA 数字藏经阁汉文电子佛典No. 981大毘卢遮那佛眼修行仪轨》卷1

[17]《大正藏》第20卷,

[18]相关讨论参考黄英杰《金刚萨埵灌顶开示选集》,大手印文化事业公司出版,19969初版,60

[19]不空三藏译《大乐金刚不空真实三昧耶经·般若波罗蜜多理趣释》卷1 609页下。

[20]澄观在《三圣圆融观门》说: “若悟二因之玄微。则知果海之深妙。然二圣法门略为三对。一以能信所信相对。谓普贤表所信之法界。即在缠如来藏。故《理趣般若》云。一切众生皆如来藏。普贤菩萨自体遍故。……二以解行相对。普贤表所起万行。上下诸经皆言普贤行故界、所起万行、所证法界,包含了华严佛法的根、道与果;所谓的文殊菩萨与普贤菩萨“二圣法门略为三对”,能信所信相对、解行相对、理智相对,表示了二圣是互为表里,体用兼备。

[21]不空三藏译《金刚顶瑜伽金刚萨埵五秘密修行念诵仪轨》卷1《大正藏》20, 538上。

[22]不空三藏译《大乐金刚不空真实三昧耶经. 般若波罗蜜多理趣释》1《大正藏》第19卷,第607上。

[23]不空三藏译《金刚顶瑜伽略述三十七尊心要》卷1,《大正藏》第18卷,第292页上。

[24]不空三藏译《大乐金刚不空真实三么耶经》卷1,《大正藏》第8卷,第785页下。

[25]黄英杰译著《密乘之门》,《金刚萨埵灌顶开示》,大手印文化事业出版,19969月初版,第60页。

[26]关于如来藏“我”义:“从如来常住,引出众生本有如来,就是如来藏我。如来藏是我,如《大般涅盘经》等说:1、‘佛法有我,即是佛性’;‘我者,即是如来藏义。一切众生悉有佛性,即是我义’2、‘我者,即是佛义’;‘我者,名为如来’3、‘若勤方便,除烦恼垢,尔乃得我’;‘常住安乐,则必有我’4、‘一切众生皆有如来藏我,……断一切烦恼,故见我界。’”

[27](唐)不空译《大方广如来藏经》,《大正藏》第16卷,第461页下。

[28]释印顺《印度佛教思想史》,正闻出版社,民国八十七年八月初版七刷,第409页。

[29]陈健民《学习大势至菩萨大力深入空悲,依无学道直证佛果》,收于 《曲肱斋全集》 四,第2029页。

[30]陈健民《金刚诵起分十释》,收于 《曲肱斋全集》 三,第1777页。

[31]不空三藏译《金剛頂瑜伽金剛薩埵五祕密修行念誦儀軌》1,《大正藏》第20卷,第538上。

[32]不空三藏译《大樂金剛不空真實三昧耶經. 般若波羅蜜多理趣釋》卷1,《大正藏》19卷,第607下。

[33]不空三藏译《金刚顶瑜伽略述三十七尊心要》卷1,《大正藏》第18卷,第292页上。

[34]不空三藏译《大樂金剛不空真實三昧耶經·般若波羅蜜多理趣釋》卷1,《大正藏》,19卷,第609页下。

[35]觉禅集《觉禅钞》,《大正藏》图像部五,第73卷,第136页。

[36]平川彰著,庄昆木译,《印度佛教史》,商周出版,2002年出版,第470页。

[37]金刚顶瑜伽金刚萨埵五秘密修行念诵仪轨大正藏》第20卷,第536页下。

[38]不空三藏译《金剛顶瑜伽金剛萨埵五祕密修行念诵仪轨》卷1,《大正藏》20卷,第538页上。

[39]不空三藏译《底哩三昧耶不动尊威怒王使者念诵法》卷1,《大正藏》第21卷,第10页上。

[40]空三藏译《底哩三昧耶不动尊圣者念诵秘密法》卷1,《大正藏》第21卷,第16上。

[41]《念诵结护法普通诸部》卷1,《大正藏》第18卷,第903页上。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