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唐密文化 > 唐密研究 > 正文

唐代密教多首多臂像探讨

本文作者: 5年前 (2014-03-28)

.一、前言自从开元三大士先后自天筑西域载持经像赴长安译传后,密教便开始弘传于汉地,密宗成为大唐大小…

 

.

一、前言

自从开元三大士先后自天筑西域载持经像赴长安译传后,密教便开始弘传于汉地,密宗成为大唐大小乘佛教十宗之一。而密宗的修持法门,重视身、口、意三密相应,除了特殊的咒语、手印和观想之外,尤其需有密法坛城与特定姿势的供像。当八、九世纪密法盛行于中土时,这些供像必是遍布于各大佛寺道场间。可是当会昌法难之际,供像大受摧残,能遗留下来者并不多。

密教的供像其最不同于显教者,一者,多首,即一个正常头之外,另加成三头、五头、九头、十一头、甚至五百头者。二者,多臂,即正常双手之外,另加成四臂、六臂、八臂、十二臂、十八臂、四十臂、甚至千臂者。三者,面目现狰狞恐怖相者。四者,姿势怪异。具这些特征的供像,不少是来自印度或中亚。

本文就唐代的密教多首多臂像中,选择十一面观音与千手观音为例,追溯其印度图像源头,并在中原地区的供像遗例中,探讨其美学特征与宗教义涵。

二、多首多臂像的印度源流

一般而言,印度多首多臂的神像,是盛行于笈多王朝(Gupta  Empire 320A.D—600AD前后)时代,笈多王朝提倡佛教,也推行兴都教(Hinduism),而兴都教的前身婆罗门教所信奉的诸神,如毗湿奴神,湿婆神,大梵天等三大神祇,莫不是具有多臂多首者。但若再溯源,多首多臂的神像造型,早在笈多王朝建立以前的好几个世纪,便已形成,尤其在贵霜王朝(Kushan Empire约一世纪至五世纪)时代,便制作得十分普遍。其遗例散见于印度河流域,与恒河流域,如犍陀罗、秣菟罗一带,莫不迭有发现。

而到了后笈多王朝(Post Gupta,约七世纪以后)及帕拉王朝(Pala Empire约八至十二世纪间)时代,印度兴起密教,其题材与式样丰富多样,继承传统且更超越前代,是属于此时代最具代表的美术作品。此多臂多首密教像的遗例,例如坎哈利石窟(Kanheri Caves)第41窟创作于6世纪的四臂十一面观音像,是现存所知最早的十一面观音像遗例,虽然此像受相当程度的磨损,面容模糊,左脚漫漶,但顶上十一面仍清晰可数()。其它,如艾罗拉(Ellora)石窟、奥兰加保德(Aurangabad)石窟,均有十分丰富的密教像()。艾罗拉石窟的8、第11窟,奥兰加保德石窟第9窟等,均有四臂观音像,艾罗拉有数量极多的多臂女神像(),第10窟有多臂愤怒神像,尊像名称虽待考,但属密教像,是毫无疑问的了。

相对于德干高原西北的石窟寺院,印度东海岸的奥利萨(Orrisa)地方,亦有帕拉朝的先行密教像,例如以红色石头刻四臂观音,12臂的多罗(Tara度母)菩萨,降三世明王,马哈嘎拉(Mahagara大黑天),宝冠佛等。帕纳博物馆(Patna Museum)所藏的多罗菩萨头上,多有五佛的表现。

属于帕拉的密教美术大都位于比哈尔、孟加拉国一带,题材多为观音菩萨、文殊菩萨、金刚萨崜、般若波罗密菩萨、多罗菩萨、降三世明王、摩利支天等。

    而在Samalaji. Nilakantha 的摩诃提婆寺(Mahadeva Temple)的湿婆神雕刻神像,为七世纪初年所作[1],其多面与多臂的复繁造形,令人连想起与千手观音的观系。()

三、十一面观音经轨的入华及图像流传

最早在北周时代天竺高僧耶舍崛多(阇那崛多)来华,译出《十一面观音神咒》时,约在570年左右,十一面观音信仰,便已流传中原了。其次有阿地瞿多约于653年前后,译出《陀罗尼集经》卷四之《十一面观音神咒经》。三年之后,玄奘再于656年译出《十一面观音心经》。

以上三译本均对造像仪轨均有详实记载,其内容也大同小异,只是用字遣词,稍有区别而已。

其中玄奘译本曰:

“以坚好无隙白旃檀香,刻作观自在菩萨像,长一手半,左手执红莲花军持,展右臂以挂数珠,及作施无畏手,其像作十一面;当前三面作慈悲相,左边三面作怒相,右边三面作白牙上出相,当后一面作暴恶大笑相,顶上一面作佛面像,诸头冠中皆作佛身;其观自在菩萨身上,具璎珞等种种庄严。[2]

当玄奘译本完成后,约百年,到了盛唐时代,不空三藏来华,约于749771年之际,译出《十一面观自在菩萨心密言念诵轨经》。其造像仪轨内容与前三译本,有所出入,不空译本曰:

以坚好无隙白檀香,雕观自在菩萨身,长一尺三寸,作十一头,四臂,右边第一手把念珠,第二手施无畏,左第一手持莲花,第二手持均君持,其十一面当前三面作寂静相,左三面威怒相,右三面利牙出现相,后一面作笑怒容,最上一面作如来相,头冠中各有化佛。观自在菩萨身种种璎珞庄严。”[3]

以手臂数而言,前三译本均只有二臂,而不空译本却有四臂。

四、十一面观音图像

唐代的十一面观音图像,以敦煌壁画最有名,根据统计,约有40铺十一面观音壁画遗品,而14窟、334窟、340窟、321窟等,尤其可观,而长安光宅寺旧藏的石造十一面观音浮雕像,更得以彰显武则天的企图心[4],与救世父护国的思想。兹举.奈良法隆寺九面观音像与台北东和禅寺九面观音三尊像。

日本奈良法隆寺九面观音,来自大唐,为白檀木所刻,像高37.5公分,法相端正严肃,五官匀称,脸颊饱满,两眼垂廉,几近闭合,头上发髻上卷,刻成宛若细线的发髻九髻,发髻顶上,除化佛冠之外,另有一佛面八菩萨面合成的九面,右侧三面菩萨面,二慈悲像一怒容像,左侧三面菩萨像,二微笑慈悲面,一蹙眉露牙面,背后一面抿嘴面,正中顶上为佛面,总计九面,故命名曰“九面观音”。()

九面观音除顶上佛面外,每面均戴化佛冠。背后一面冠带横向两侧,连结环扣,天衣飘带垂挂其间,由两耳侧沿双肩、手臂而下,一直垂至双足、莲花座等。

菩萨上身肩上披帛,胸前饰璎珞、绳结,以莲花文,联珠文、大奖章文等数条串缀其间,由胸前、腹部、腰间、更及于膝前,十分繁褥,花文上下重迭,多具变化,更有环结数圈,垂及足踝间。

菩萨左手握瓶上举,右手腕持数珠下垂,两足立于莲座上,莲座呈束腰仰腑莲花瓣式样,且置于八角台座上,全像视之,充满了富贵华丽的气质。

此法隆寺的九面观音,由“法隆寺资财帐”所载,得知是日本养老三年(719)请自大唐的,反映出唐代檀像雕刻的绝佳风格,现已被日本政府指定为国宝。

距法隆寺九面观音约一千二百年之后,日本统治台湾,并且在台北建“曹洞宗大本山台湾别院”(今称东和禅寺)1914年寺方在本堂后方建立起闽南式的“观音禅院”,且赠送禅院的开山住持心源法师三尊铜观音像(),其中中尊造型,即是仿法隆寺的的九面观音而铸,中尊高约58公分,从外表看来,无论是坐立姿、头面数、法相、璎珞配置、手中持物、台座等等,东和禅寺的九面观音与法隆寺的九面观音,均如出一辙,十分雷同,只是素材不同,一檀木一青铜而已。

此九面观音像在半个世纪前,曾经失落,2009年又奇迹似的返回东和禅寺,引起学界的关注,事见《回归东和禅寺的三尊金铜观音像》一文[5]

九面观音在外形上,是属于密教像,但无经轨,是属于十一面观音的系统。若比对玄奘译本与不空译本的差别,最大不同在于二臂与四臂。但就手中持物而言,十一面观音“左手执红莲花军持,展右臂以挂数珠”,正如九面观音。“观自在菩萨身上,具璎珞等种种庄严。”也一如九面观音。

就面相数及排列状比对之,九面及十一面观音,相同处是:左三面,右三面,及顶上佛面。而不同处是正面的面相:十一面观音仪轨作三面作慈悲相,而九面观音则正中只有一面。另外九面观音像的左右面,其瞋怒相与白牙上出相,不甚明显。

    此外,洛阳龙门石窟与安岳卧佛院,也各有十一面观音德的遗例,而从安岳卧佛院的十一面千手观音像,更可看出十一面已和千手加以结合。

龙门石窟唐代造的密宗观音像有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多臂观音、十一面观音等。

依碑刻题记,有关十一面观音者,其文曰:

“西山石牛溪(883)南壁造像记云

清信佛弟子

裴罗汉为七

代父母愿身平

安敬造地藏

观音十一面菩

萨各一躯以斯

功德散罪法

界众生咸同

斯福[6]

五、千手经的译本与仪轨

()千手经译本

多首多臂的尊像中,千手观音是继十一面观音之后流行中土者,有关此尊在印度的溯源,可从印度教的诸神特征中,加以探查。

由于千手观音最异于常人者,为多首多臂之外,又多眼,在印度教的因陀罗(Indra)、原人(Purusa)、湿婆(Siva)、毗湿奴(Visnu)等诸神中,均具有千眼的神格。而毗湿奴、湿婆、多尔加(Durga)等诸神,以及摩悉所罗天、鸠摩罗天等,均具多臂又多面的神格。又大教王经卷九亦记载大自在天有千手千面之说。因此这些诸神或诸天的造形便成为千手观音的祖形。()

传世的千手经仪轨则译成于初唐,当高祖武德年间(618-627),有中天竺的婆罗门僧瞿多提婆,携带图画经本手印至京师晋见皇帝,高祖皇帝看了不堪重视,婆罗门僧人只得失望而返。到了贞观年间,另有北天竺僧人,携带了“千臂千眼陀罗尼梵本”,到长安晋谒太宗,太宗命大总持寺的住持智通法师,共同译出经咒及手印等。智通虽译出,但未获流传。

后来又有西来梵僧持一经夹请智通法师译出,但缺身咒一科。另有北天竺婆罗门僧“苏伽施”,每天都虔诚的结坛修持观音法门,且密不示人,虽屡经常州正勤寺住持慧琳咨询,才渐告知一二。

后经过清信士李太一,将此梵本润色成章,且背书梵音,加上身咒。此梵本再配合智通的前译本(即缺身咒者),于是完成了有经文手印咒语的足本。佛授记寺的婆罗门僧“达摩战陀”,奉制翻译梵本之余,又将千臂观音画成图像,进呈皇帝。皇帝看了之后,再命宫女将图绣成,也使匠人画出,以便于流布天下。

    以上是初唐之际,千手观音的经咒仪轨,初步流传的大要,事见“千眼千臂观世音菩萨陀罗尼神咒经序”[7]所载。而此史实,至宋元佑年间的佛寺殿宇记中,仍有刊载,曰:

“唐初天竺婆罗门僧,持细毡图绘千手千眼像,及千手千眼陀罗尼梵本来,又北天竺婆罗门苏伽传坛场印咒之法,自是中国始有千手千眼大悲像。”[8]

到了盛唐,西域高僧络绎不绝的来华,如菩提流志、伽梵达摩、三昧苏缚罗等人,以及开元年间相继入京的三大士善无畏、金刚智、不空金刚等密教阿阇黎在传法之际,也各自译出了千手观音的念诵、修行仪轨等。[9]

()、千手经的仪轨

一般所见之千手千眼观音菩萨像,大约均依密教经典所描绘之形象,如千手经、千手千眼仪轨经、千光眼观自在菩萨秘密法经、观音集、秘藏记等均载有千臂观音之形象,且种类变化不一,若依密教经典所描绘的千手观音之形像,归纳之,有十一面四十二壁臂、一面千臂、二十七面千臂、五百面千臂等不同的造形。

以下分别述之:

1)十一面四十臂者,依千光眼经云:

“顶有十一面,当前三面作菩萨相,右边三面白牙出相,左边三面忿怒相,后一面暴笑相,顶上有一面如来相,菩萨本面而有三目。”[10]

又曰:

“演说观自在大曼荼罗相,第一内心地、有九净月轮、中央月轮中,安置施无畏,妙色超三界,金色具晖曜,首持发髻冠;宝冠绀发垂,顶上十一面,皆如上所说,诸头宝冠中,安住化佛身,上具足四十手,一一手掌中各有一慈眼,随诸众生类,执持杂宝物,住于莲华台,放大净光明。”[11]

此十一面四十臂观音像,在唐以后,甚流行,尤其铜铸之小型佛像更行普遍。

2)一面千臂者,俱见于千手经所载,《千手经》有数种不同之译本,依伽梵达磨所译之《千手经》,其千手观音像,两眼两手外左右各具二十手,手中各有一眼,四十手四十眼,配于二十五有,而成千手千眼,以表度一切众生有无碍之大用。

菩提流志及智通所译之《千手经》,千手观音像大同小异,兹引智通所译者曰:

“又画千眼千臂观世音菩萨像法,谨案梵本,造像皆用白迭,广十肘此丈六尺,二十肘,此土三丈二尺。菩萨身作坛金色,面有三目,一千臂,一一掌中各有一眼,彩色中不得着胶,以香乳汁和彩色,菩萨头着七宝天冠,身垂璎珞。又一本云,此无好大白迭但取一幅白绢,菩萨身长五尺作两臂,依前第五千臂印法亦得供养。不要千眼千臂。此亦依梵本。唯菩萨额上更安一眼即得。”[12]

又如观音集(长宴抄)云:

      “成千手经上卷云:谨案西国梵本,造像皆用白迭广一丈六尺长三丈二尺,菩萨身作檀金色,面有三眼,一千臂,一一掌中各有一眼,正前面身有十二臂,及左右两傍总一千臂,中二臂,一手把铁剑与身齐,一手把莲华茎,亦如长剑,一手把减罪印,一手把澡罐,一手把索两手合掌当心,又伸一手向下,施如意手,更一手出无尽宝施贫人,又一手出甘露施饿鬼,于十二手中,各各把物作法,拟拔济众生,菩萨一千臂手,复各各执大手印降魔。菩萨顶上着花冠,身垂璎珞。”

此载一如千手经,面具三目,体具千臂,掌中又各有一眼,唯身前十二臂之说,为菩提提流志译本及智通译本所无,大足石窟中有数窟雕造千手观音,即依此为本也。

3)二十七面千臂者,据秘藏记云:

“千手千眼观自在菩萨,二十七面,具千手千眼,黄金之色。”

又去三胎藏云:

“千手千眼观自在,通身黄色,有二十七面,正面边各一,次上七面,次上七面,次上五面,次上五面,下三面各三目,左边一现齿二牙上出,右边面出齿为微形,千掌各一眼,然四十二手执持种种器械。(下略)”[13]

观音集图云:

“黄金二十七面(五童),正面之左面忿怒相,右如例,次二重各七面,次二重各五面,每手有发髻冠,最上正中一面(佛面有肉髻,其顶有化佛),四十二臂印执器仗等,九百五十八臂平掌舒,出重崇伦还宛似圆光,每掌有一眼。”[14]

    二十七面千臂者较少见,然仍有流行者。

4)五百面千臂者,见摄无碍陀罗尼经云:

“第一内心地,有八叶莲花,其妙色青黄,妙宝金刚茎,常出无量光,百千种妙色,缤纷以严地,绀琉璃为地,黄金界绀场,微妙无等伦,从此华台心,出现大月轮,中有本尊像,号千手千眼,妙色超三界,金色具晖曜,首持发髻冠,宝冠绀发垂,顶上五百面,具足眼一千,诸头宝冠中,安住化佛身,身相十百臂,其中采杂宝。”[15]

又云:

“千臂千眼观音,五百诸头冠,各各住佛身,千眼十臂体,身相黄金色,右定开敷莲,左理持索,右惠大莲花,右智宝数珠,定慧合掌印,理智三摩地,满愿法千绦,所求皆满口,百亿妙璎珞,天衣及宝,严饰上妙身,圆光遍法界,住钵昙摩花,跏趺右押左。”[16]

又如千光千眼经云:

“观自在菩萨怡微,放大光明,顶上显现五百头面,具足千眼,每于天冠各有化佛,亦放光明,菩萨身上现出一千宝臂,各执宝物。”[17]

此“五百诸头冠,各各住佛身,千眼千臂体”[18]之观音像,于四川大足宝顶山即刻有一尊,不过是宋代作品,而非唐刻。至于此像之天冠宝座及身上诸造形,则依千手观音造次第法仪轨云:

“上首正体身大黄色,结跏趺座大宝莲华台上,其华三十二叶,其一一间有诸小叶,以无量百千大摩尼宝为庄严也。其尊之正面天冠上有三重,诸头面之数有五百,当面之左右造两面,右名莲华面,左名金刚面也,右者青碧貌,左绀白色也,正面者表佛部,是大士有大身故,三部海会备具也,八大菩萨以为眷属,大士前有童目天女持可爱华,乃童子并持经僧座,其形七岁童子貌,第三重有二十八部众,有各各本形。”[19]

六、长安、洛阳及四川的千手观音造像

虽然千手观音的形象仪轨、经咒等,屡次由梵僧吸入京师,译本也逐渐流布中。但是真正将之图成法相,或雕成具象,以做成修法的依据者,则是盛唐以后。其中最早将之塑成千手大慈像者,相传是杨惠之。

1.杨惠之塑千手观音

    虽然千手观音的形象仪轨、经咒等,屡次由梵僧吸入京师,译本也逐渐流布中。但是真正将之图成法相,或雕成具象,以做成修法的依据者,则是盛唐以后。其中最早将之塑成千手大慈悲像而留名者,相传是杨惠之。

    杨惠之是唐开元中与吴道子同时学习张僧繇的笔法,后因吴道子的画艺名声独显,杨惠之变画移就塑,终成一代大师。[20]杨惠之长于塑作道释人物像,曾塑过佛像、菩萨像、观音像、维摩像、罗汉像、天王像、护法神像等,因有“塑圣”之名,因之他塑作千手观音的手法,直到宋代,仍被人奉为宗师,黄庭坚金堂县庆善院大悲阁记云:

“县南有僧坊曰天王院,天圣中赐名庆善,为金五百楹,成于僧化之师文纪,至化之乃度作千手眼大悲菩萨,积十五年而功乃成,用钱至一千万,然后圣相圆满,千手所持,多象犀珠金,闻见增出,无一臂不用,不以人工岁计所能办也。观者倾动,或至八万四千手眼。昔杨惠之以塑工妙天下,为八万四千不可措手,故作千手眼相,曰‘后世虽有善工,不能加也’已而果然,今之作者,皆祖惠之云。[21]

有关杨惠之的艺术成就,请参阅拙作〈杨惠之及保圣寺罗汉像考保圣寺非杨塑论〉一文。[22]

2.洛阳龙门石窟的千手观音

现存千手观音造像,最早遗品,当属洛阳龙门石窟,龙门石窟唐代造的密宗观音像中的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位于东山万佛沟与高平郡王洞。

1)东山万佛沟北崖千手千眼观音龛(2137),高237公分,宽177公分。()

此像造于唐玄宗至唐文宗时期,约712—840年之间,主尊观音宝冠上有化佛,三眼十二臂,十二臂作不同的曲伸动作,手势多有变化,观音背后还伸出无数小手臂,手掌张开,每掌心刻一眼。[23]()

此像应属于一首十二主臂的千手观。

2)高平郡王洞(2144)东侧下有一小方窟,平面方形,南向,高130公分,宽175公分,深130公分,东壁浮雕千手观音立像,高115公分,主像观音菩萨像已被盗,现保留壁上羣臂作放射状伸展,呈圆扇形。高平郡王洞开凿于天授元年至神龙元年(690–705),此二窟时间,当与之接近。[24]

此像属一首千臂像。

3.四川的唐代千手观音

属于唐代的千手观音像,因会昌法难之故,京洛两地遗品不多,而远至川西去却尚有遗物。如四川乐至清凉山千手观音像,是否是北周遗物,仍待进一步考证,其它如安岳卧佛院、丹棱郑山、邛崃石笋山、资中北崖、大足北山,都可见到那和观经变、天王像等栉比并排的唐代千手观音龛像。

a.     安岳卧佛院

安岳卧佛院第45窟千手观音龛,正中刻一尊近乎圆雕的高浮雕十一面千手观音像,此龛高180公分,宽130公分,深20公分,主尊像高135公分。主尊十一面千手观音像,()由于十一面已经风化,故最初被认成三面:

“这尊千手观音像体态丰满,匀称,有三头六臂,站于左壁莲台上。其余近千只手采取阴纹线刻的手法,刻于背后的岩壁上”[25]

但项上两圈圆光仍清析可见,身躯刻线条以亦依旧分明。观音上身敞开,衣帛垂挂,下身着裙裳,跣足于仰莲办上。垂发及肩,项间挂璎珞,六臂分散于菩萨头四周,均饰环钏,正中一双当胸合十,肩后一双,右上一双举法铃,左上一双举宝轮。下垂一双,右下一手施降魔印,手下端刻一恶鬼呈惊恐状;左下一手施无畏印,掌中的钱下落至穷叟口袋中。龛面四周则布满线刻千手手掌。[26]

就雕刻的艺术手法而言,那是相当高的,唐承义形容曰:

“既使主像突出,又繁而不乱,千手线刻挺拔工整,肌体起伏变化微妙细腻,脚侧二人身高不及菩萨十分之一,仰首举臂,似向菩提树萨祈求金钱或甘露。造像在构思和雕刻的技巧上,已达到相当的水平。”[27]

b.     丹棱郑山千手观音

丹棱郑山等六四号千手观音龛,龛高一二五公分,内刻千手观音像,高一00公分 ,是盛唐时代的遗作,观音菩蕯作结跏趺坐式,宝相面部已残,但高高突起的肉髻,下垂的眼帘和双手,仍是完好,菩萨身披轻柔薄衣,衣褶细致流畅,邮及宝座之下,从残存面相和体态,明显的看出那属盛唐的丰腴造形。(图)

菩蕯身前两手当胸合十,腹前两手作禅定印,肩上两手上举小坐佛,身侧约有二十手,有部分残缺,手中各持有日月法轮等宝物。菩蕯的光背,是由密集的线刻小手排列成辐射状,既表示了千手之意,又有装饰作用,增加观音所具有的慈悲愿力和无边法力。在观音两侧上方,左右对称地安排了四尊六臂如意轮观音,其中有一尊作半跏思惟像,形象极为生动。

观音宝相左右四周壁面浮雕着诸佛、菩萨、天人以及设法神众,在朵朵彩云围绕中,神态生动传神。

c.     邛崃石笋山千手观音

邛崃石笋山第三号千手观音龛,是为中唐所雕,龛高二八0公分,全龛呈方形,内有造像一百一十四,主尊千手欢音结跏趺坐于高平台上 ,宝冠高耸,面容丰腴,有圆雕十八双手臂,当胸合十一双,腹前禅定印一双,另十四双自腰肩伸向四周,各持法器。身后线刻、裙裳上的花饰,均十分华丽,呈现出四川一地特殊的风格。(图)

此窟龛内左右壁满刻造像,布局呈三层 ,有比丘 、天人、命妇 、老人、胡人、神将等等,饶有风味。

d.     大足北山晚唐千手观音

大足北山第二十二窟,千手观音端坐正中,头戴宝冠,冠上有化佛,身垂璎珞,颜面丰腴,具唐末之造形,而已近于宋代之风格,如依千手经为本,则应面具三眼,然此千手观音画像,除二目外,其额上仅以一圆点,已表智慧,并不刻眼形,以双眼作睁开状,盖密教之菩萨像一般情状,不做垂入定状,而以手表印法,睁目,倾头曲腰有一种韵致之动态美,此窟之千手观音,虽体态呈正襟危坐,不作摇首邪腰相,然其装饰及彩绘,具密教之特色。

据菩提流志所译之千手经中载:

“其曼摆当于寺内,或向山间或湫泉林边,方圆八肘穿去根木恶土瓦石骨等,然以好土坚筑平治起基一肘,复以瞿摩夷香水和黄土泥,如法涂摩分为四院,其内外院各开四门,当中一院方阔三肘,当于心上,画一方圆二肘一百八辐宝轮,又于宝轮心上,当画一肘三十二叶大开敷七宝莲花,又绕轮外四边,遍画火焰,于院四角,角别各画一开敷莲花,四花台上皆画一如意珠,于四珠上遍画火焰,又于三十二叶大莲华台上,置一白檀观世音菩萨摩诃萨像。(中略)复以千手千眼观世音像,当坛中心面东悬置,复以千手千眼经,置于三十二叶莲花上白檀像前。”[28]

在密坛的四周,绘以如意珠,莲花,宝轮,火焰等,是密教的特色,在二十二窟所刻的观音像四周,便是以半圆形火焰为饰,火焰之外,另有云彩,神像,彩绘异常浓厚。

七、其它多首多臂像的经轨与图像

其它多首多臂像的图像如八臂观音,龙门石窟东山擂鼓台北洞(2062)

此窟平面为马蹄形,穹窿顶,高400公分,宽490公分,深540公分。窟内主像大日如来结跏趺坐于正壁须弥座上,戴化佛宝冠,佩项圈、璎珞、臂钏、脚环等饰物,两侧南北二壁各一佛。

前壁南侧雕八臂观音一尊,跣足立于圆形台上,身高183公分,头为后人补塑,有圆耳饰垂肩,戴桃形项饰,上体袒露,身佩璎珞,肩搭霞帔,下着长裙。其八臂左侧自上而下,第一手持物举胸前,第二手齐肩伸五指,第三手拇、中指捏一物上举,第四手伸五只下垂身侧;右侧仅残存第一臂上部。

前壁北侧雕四臂观音一尊,赤足立于圆台上,身高190公分,头已残,双足已风化,左侧上手拇、中指捏一物举至齐肩,下手握拳垂下,;右侧上手残毁,下手捏珠垂下;服饰与八臂观音同。

此窟窟楣南端上方,一龛内刻八臂观音一尊,赤足立于圆台上,身高46公分,头已残,上身袒露,肩搭霞帔,身佩璎珞,下着长裙。

八臂左侧自上而下,第一手持物举至胸前,第二手捏圆物齐肩,第三手微屈平举,第四手执瓶下垂;右侧第一手,持物举至齐肩,第二臂微屈上举,第三臂下垂执物,第四臂下垂贴身,手握一物。[29]

八、结论

(1)多臂观音像在图像学上的美感

综合以上所述,多首多臂观音像,无论十一面观音,或千手观音,在图像学上,均是源于印度教的多首多臂神像的造形,在印度此种多臂神,尤其是多臂女神,自六七世纪以下,持续盛行了好几百年,至今容仍不少衰。

但印度神与入华后的多首多臂观音像,却有很大的差异,因印度教诸神像,其多臂排列在两肩四周,但神像身躯是呈动态的,如最常见的舞蹈的湿婆,此以舞姿呈现的神像,是不曾出现在中国的多首多臂观音像上。

有唐一代千手观音像遗例看来,始于北周或初唐的密教观音像仪轨,奠定了千余年来多臂的千手观音造像式样,此式样在基本上,均秉持着几个原则。

()、十一面观音与千手观音,菩萨的面容,不管三面、九面、十一面、或五百面,其正面恒是表现出端正圆满,眼目垂帘,露出慈悲的神情。在中国的人物或佛像史上,唐代丰圆、宋代瘦长,明清则或宽广或沿袭宋代的人间相 。但是十一面与千手观音像,自盛唐创作了丰腴的容貌后,千年以来,始终秉持着一贯的丰满、一贯的圆硕,即使是处于以椭圆瘦长形脸蛋为审美标准的宋代,观音的颜面依然不改初衷,这是与其它题材不同的一端。

()、十一面观音像,其顶上的头面,或一层,或二层、或三四层,左右两侧的颜面,或大笑面、微笑面、忿怒像、露牙像等,身上的手臂数,或二臂、四臂、六臂、十二臂、四十臂不等,整体表现是左右对称的格局。仅以头面布局而言,亦是如此。

()、若依千手经等所记载的仪轨而言,观音菩萨虽然有一面千臂、十一面四十臂、二十七面千臂、五百面千臂等不同的造形,但实际上,真正完全依经轨造作的观音像并不多。世传的千手大悲像,多半是是二十手、二十六手、四十手、四十二手等,真正立体写实的具千手者仅一、二孤例而已。

初期造画千手观音,是以具体的数十只代表之,而其它多手或以线刻或作画,排列成圆形若光环状。后期此种以小手排列成的光环逐渐省略去 ,只遗下具体写实的手臂而已。因此学者往往将之归纳成 ,实际千手和仅数十手者二大类 。

()、就图像学的探讨,无论是数十手或实际千手,其姿态是依人体视觉上最圆满最安定者而设定,以“当胸合之”为起始,而“腹前禅定印”次之,“顶上化佛手”而三,此三双手的手印是千手观音最基本的手印。只有极少数的例外,一般千手大悲像均具之。由此三手印为基准,再衍出其它日月手、金刚手、或杨枝手等等,其手的排列方式,恒是放射状,且由内而外,具左右对称,使人视之,有着均衡的美感。

再进而观之,数十只手臂整齐排列,金碧辉煌,有前有后 ,有上有下,在顶礼膜拜之余,再注目瞻仰之余,似乎菩萨的每只手臂正在晃动,正在表现着一种动感之美 ,使人们的心灵不知不觉的产生了悸动。

再者,由数十只具体的手臂之后 ,衬以千只直线放射状的小手,观者看到的是圆满无碍的光芒。因之,千手的排列,先由三手印以表安定之美,再进而有均衡之美,动感之美,而圆融之美。手臂排列的圆像予人的美感是无尽的。

就时代的演进而言,初期的唐代千手观音,多作浮雕或高浮雕式样,将千手幻成光轮,千只手只是抽象的表现。到了晚唐,逐渐演成真实的、具体的手臂,每只手臂都是活人肢体的再现 ,而且演成四十只手均有持物的特色。

(2)多首多臂观音像在宗教上的含义

十一面与千手观音均属于密教图像 ,密教修持方法,以三密相印为主,即口诵真言密咒,心作观想,手结法印。而且必须由上师单独面对着佛像前恭敬的传法 ,每一尊佛像 ,有每一种法门。是故不同威仪姿态的观音像,也代表着不同的修法 ,千手观音自是众多观音法门之一种。

自前述的十一面与千手观音像在图像学上的美感而言,观音像首先予人以安定感,也意味着教人修“定”,从双腿盘膝结跏趺坐,就是定的开始,一双手上下重迭于足心上或腹前,也就称之为“定”。定是三无漏学之一,要修定,必先修“戒 ”,由基本的五戒到菩萨戒是在家佛教徒所持。出家人则有沙弥戒、比丘戒等。由戒而定,由定生慧 ,是三藏十二部诸经论之重心,也是佛法的总纲 。而十一面与千手观音像 ,无论坐立姿 ,予人第一感觉 ,就是“定”。

其次 ,观音像 ,在两眉之中,或额前正中,或画上第三只眼者,或画白毫象者,此均象征光明。观音手中有持物为日轮、月轮,也象征光明,在具体手臂身后,由千手组成的图轮光环,是大悲像的光背 ,更象征光明,像身往往全身贴金,以增加亮光度,如此无非表现了千手观音通身上下一片光明,而光明就是智慧的象征 ,每一尊庄严的千手观音像,无不自眉宇间透露出无碍的光明、无量的智慧 。这是千手观音像在宗教上的第二含义。

再者 ,历代所遗的观音像 ,除了极少数 ,一般的五官均端正圆满,而两眼洹是垂帘,此种眼帘下垂所表现的正是“慈悲”、“含容”的宗教意义,正如法华经所言:

“苦恼众生只要一心称念观世音菩萨名号,菩萨即得施救。”

菩萨发大慈悲的愿力,循声救苦,普遍接受一切庶民百姓的祈求,满人所愿 ,因此,广大的受到亚洲人民的崇拜 。

至于千手的含义,观世音菩萨原曾发愿普渡众生  ,长出千手千眼 ,以千手表现护持众生 ;千眼表示观照世间。历代所造千手观音像,多数是只具四十手,以四十手四十眼配 “一十五有”即成千手千眼 。所谓“二十五有”之“有”,是指“有因有果”。包括欲界的十四有 ,色界的七有 ,无色界的四有 ,通三界而有二十五种果报,故名“二十五有”。

总之多首多臂观音造像 ,自唐代开创以来,已一千余年。最初造此观音像,原是为了修持密教法门。一尊观音像加上经咒手印,就是一个法门。但随着时代的改变 ,造像的目的也就逐渐偏离原始的作用,或为了追荐先人,或为了宣传国威 。在不是密宗传法的道场,也处处可见到那庄严而华丽的大悲像 ,他是慈悲和智慧的化身,也是千年以来中国人审美和信仰的表征,这是不同于印度教的诸神像的。


 



[1]J.C.HARLE The art and architechture of the Indan subcontinentYale University Press 1994

[2]《大正藏》第20卷,第154页。

[3]《大正藏》第20卷,第141页。

[4]颜娟英《唐代十一面观音图像与信仰》,2006年版。

[5]陈清香《回归东和禅寺的三尊金铜观音像》,《慧炬》第537期,,20093月,第33页。

[6]刘景龙、李玉昆主编《龙门石窟碑刻题记汇录》,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7年版。

[7]以上情节见《千眼千臂观世音菩萨陀罗尼神咒经序》唐总持寺沙门智通译,《大藏经》第20卷,密教部3

[8]见宋元佑四年,襄垣县紫岩院大悲殿记。

[9]菩提流志译有《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姥陀罗尼身经》;伽梵达摩译有《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治病合药经》及《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陀罗尼经》等;金刚智译有《千手千眼关自在菩萨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陀罗尼咒本》及《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大身咒本》等;善无畏译有《千手观音造次第法仪轨》;三昧苏缚罗译有《千光眼观自在菩萨秘密法经》;不空金刚译有《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大悲心陀罗尼》及《大悲心陀罗尼修行念诵略仪》等。

[10]唐圣行沙门三昧苏缚罗译《千光眼观自在菩萨秘密法经》,《大正藏》第20卷,第121页。

[11]见同上注8

[12]唐总持寺沙门智通译《千眼千臂观世音菩萨陀罗尼神咒经卷上》,《大正藏》第20卷,第93页。

[13]《大正藏》第89卷,图像集第二观音本引《成就院钞》。

[14]同前注11

[15]见唐大兴善寺大广智不空译《摄无碍大悲心大陀罗尼经计一法中出无量义南方满愿补陀落海会五部诸尊等弘誓力方位及威仪形色执持三摩耶标帜曼陀罗仪轨》,《大正藏》第20册,页129

[16]见同前注13

[17]见同前注8

[18]见同前注13

[19]唐中天竺国三藏善无畏译《千手观音造次第法仪轨》,《大正藏》第20卷,第148页。

[20]此据处节录黄山谷集,另外古今图书集成考工典第五卷引太平清话亦曰:“杨惠之以塑工妙天下,为八万四千手观音,不可措手,故作千手眼,今之作者,皆祖惠之。”

[21]此处节录黄山谷集,另外古今图书集成考工典第五卷引太平清话亦曰:“杨惠之以塑工妙天下,为八万四千手观音,不可措手,故作千手眼,今之作者,皆祖惠之。”

[22] 陈清香《杨惠之及保圣寺罗汉像考保圣寺非杨塑论》一文,原刊于《张晓晓峰八秩荣庆论文集,简牍学报》第八期,民国6811月,后结辑于《罗汉图像研研究》一书,文津岀版社,民国84年。

[23]龙门文物保管所编《龙门石窟》,文物出版社出版,1982年,第三次印刷。

[24]刘景龙、李玉昆主编《龙门石窟碑刻题记汇录》,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7年版。

[25]唐承义为“安岳为卧佛院第四五号窟左壁千手观音”所作说明文字,《中国美术全集》雕塑篇12,第33页,锦绣出版社,1989年。

[26]《安岳石窟艺术》,四川人民出板社,1997年。

[27]同注9

[28]唐天竺三藏菩提流志译《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姥陀罗尼身经》第20册,第96页。

 

[29]刘景龙、李玉昆主编《龙门石窟碑刻题记汇录》,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7年版。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