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唐密文化 > 唐密研究 > 正文

《密咒圆因往生集》残叶研究

本文作者: 5年前 (2014-04-28)

.《密咒圆因往生集》是一部由西夏僧人智广、慧真集录,金刚幢译定而入藏广为流行的密教典籍。《密咒圆因…

 

.

《密咒圆因往生集》是一部由西夏僧人智广、慧真集录,金刚幢译定而入藏广为流行的密教典籍。《密咒圆因往生集》的辑录形式与行琳辑《释教最上乘秘密陀罗尼》[1]和道辰殳撰的《显密圆通成佛心要集》有很大相似性,其内容参考和借鉴多部当时比较流行的密教经典,这为研究唐、辽、宋以来密教对西夏的影响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密咒圆因往生集》(TK-271)残页刊布在《俄藏黑水城文献》第4册中,刻本,经折装,共10折半,21面,每折6行,行10字,上下双栏。已断裂成3段,有佚文,首缺。[2]依据《俄藏黑水城文献》(第4册)公布照片,可以确定残存内容是《大宝楼阁随心咒》、《尊胜心咒》、《阿弥陀佛心咒》、《阿弥陀佛一字咒》、《智炬如来心破地狱咒》、《文殊菩萨五字心咒》、《毗卢遮那佛大灌顶光咒》、《七俱胝佛母心大准提咒》、《金刚萨埵百字咒》、《十二因缘咒》、《阿弥陀佛根本咒》和《观自在菩萨六字大明心咒》12道密咒,咒语部分是梵汉对照。

俄藏黑水城出土《密咒圆因往生集》残存内容大致分为三种情况,一是密咒完整,汉文与梵文对照,没有经文。二是仅残存经文,没有密咒。三是密咒和经文并存。

黑水城藏品《密咒圆因往生集》断为三部分,第一残存部分是《俄藏黑水城文献》图版9-19-2和图版9-3前部分,其内容是:《大宝楼阁随心咒》、《尊胜心咒》、《阿弥陀佛心咒》、《阿弥陀佛一字咒》、《智炬如来心破地狱咒》、《文殊菩萨五字心咒》、《毗卢遮那佛大灌顶光咒》、《七俱胝佛母心大准提咒》8个密咒,共6折页,每折页6行,仅有密咒且梵汉对照,汉文在前,梵文在后,但《七俱胝佛母心大准提咒》不完整,尾缺。

.   .

9-29-1集生往因圆咒密

第二残存部分是《俄藏黑水城文献》图版9-3后部分,图版9-4前部分,内容为《阿弥陀佛根本咒》,共3折页,每折6行,仅存密咒部分,不完整,梵汉文对照,首尾皆残。

.. .

9-49-3集生往因圆咒密

第三残存部分是《俄藏黑水城文献》图版9-4后部分,图版9-59-69-79-89-9,共存12折,每折6行。第三残存部分从经文开始,其内容是《观自在菩萨六字大明心咒》的结尾几行,即:

……如来形像,不如书写此六字中一字功德。若有得此六字大明,是人贪嗔痴毒不能染着;其有戴持在身中者,是人亦不染着贪嗔痴病

残存经文与几种大藏经完全一致,推测前面至少残3-4折页,经文前面还应有梵汉对照的咒语。《观自在菩萨六字大明心咒》后接《金刚萨埵百字咒》,内容完整,4折页,每折6行,只有梵汉密咒,无经文。接下来是《十二因缘咒》,3折页,每折6行,密咒和经文内容完整。《十二因缘咒》后有双行小字,内容为:“已上十五道咒之功能在《密咒圆因往生集》内须者检之”。

《十二因缘咒》后尾题,残存印施题记21行,4折,每折6行,每行1011字,其内容为:

盖闻至道无私,赴感而随/机万类;法身无相,就缘而/应物千差。是以罗身云以五/浊界中,洒法雨于四生宅内/。唯此陀罗尼者,是诸佛心印/之法门,乃圣凡圆修之捷/径。秘中之秘,印三藏以导机/;玄中之玄,加声字而诠体/。统该五部,独称教外之圆宗/,包括一乘,以尽瑜珈之奥/旨。土散尸,神离五趣,风/吹影触,识天宫。一念加/持,裂惑障于八万四千,顷/摄受,圆五智而证十身。神/功叵测,圣力难思,睹斯胜利,敬/发虔诚。于《圆因往生集》内/,录集此咒二十一道,冀诸/贤哲诵持易耳,将此功德/,上报四恩,下济三有,生身/父母,速得超。累劫怨亲/,俱蒙胜益。印散施主长福/[消灾,法界含识,同生净土][3]

. .

            9-69-5集生往因圆咒密

. .

        9-89-7集生往因圆咒密

.

《密咒圆因往生集》9-9

十二因缘咒》后有“已上十五道咒之功能在《密咒圆因往生集》内须者检之”,而在尾题中又出现“于《圆因往生集》内,录集此咒二十一道的内容,乍看上去“已上十五道咒”和“录集此咒二十一道”之间好象存在矛盾,应该如何理解?其实结合黑水城出土《密咒圆因往生集》残叶内容仔细分析,我们可以这样理解,尾题中提到“二十一道咒”是在原本(或全本)《密咒圆因往生集》基础上集录出来的另一个版本或者说是人们根据自己需要,在全本《密咒圆因往生集》基础上集录出来一个简本。这个简本具体是什么样子我们已无从知晓,根据黑水城残本或现存大藏经判断,应包括密咒、经文和后记。

而我们见到的俄藏黑水城残本又是在21道密咒版本基础上再次摘录而成的,此次共集录15道密咒,这15道密咒的集录很不规范,内容摘录更加随意,有的仅有密咒部分,没有经文,而有的既有密咒也有经文。只是这次辑录的15道密咒版本后面继续沿用了21道咒版本的题记而矣。黑水城残存《密咒圆因往生集》现有12道密咒的内容,应该缺少3道密咒,但缺哪3道密咒,我们无法得知,因为残存密咒的顺序和入藏《密咒圆因往生集》中密咒顺序并不完全一致。

西夏时期密教兴盛,大量密教经典和陀罗尼流行,广大信众认为密咒短小、容易记忆和诵读,但功效非凡。所以《密咒圆因往生集》在大夏天庆七年(1200年)由西夏僧人集录完成之后便在西夏广为流传。佛教信众或诵持全本密咒圆因往生集或根据自己的喜好和意愿从中选摘一些密咒以供诵读和流通。可以断定,黑水城残叶刊印时间要晚于《密咒圆因往生集》集录年代,即在1200年以后,属于寺院本或是私人本。

无论如何,在西夏时期应该存在全本《密咒圆因往生集》,根据黑水城藏品残存内容,可以知道西夏僧人辑录全本《密咒圆因往生集》的大致结构,但全本到底有多少道密咒,尚无法确切知道,或许与现在大藏经中存在的密咒数量一致,咒语部分是梵汉对照。

到元代雕印《普宁藏》时,把原来咒语的梵文换成八思巴文。据日本学者梶浦晋介绍,日本西大寺所藏普宁寺版所含秘密部经典有:楚十一(570)《密咒圆因往生集》一卷,为西夏的智广、慧真所编,陀罗尼部分并用汉文和八思巴文,引人注目,这部经典并未收入影印本碛砂中。密咒圆因往生集初入明代南藏,日本山口县快友寺所藏南藏本曾影印公诸于世。[4]限于材料,仅见一页介绍日本藏《普宁藏》本《密咒圆因往生集》,有密咒和经文两部分,经折装,每折6行,行22字,[5]这一页日本藏《普宁藏》本《密咒圆因往生集》存《不动如来净除业障咒》、《释迦牟尼灭恶趣王根本咒》、《佛顶无垢净光咒》等,其排列顺序为以后大藏经本所延用。《密咒圆因往生集》在《永乐南藏》、《永乐北藏》[6]、《嘉兴藏》[7]、《乾隆大藏经》[8]、《频伽精舍大藏经》[9]、《中华大藏经》[10]和日本《大正藏》中都有收录。除《永乐南藏》[11]外,其它几个版本《大藏经》共收录32道密咒和数珠功德法,顺序相同。

通过把黑水城藏品《密咒圆因往生集》残叶与《普宁藏》、《永乐北藏》、《大正藏》等内容进行比对,可以初步推断,元以后刊印大藏经汉文部分应是西夏僧人辑录《密咒圆因往生集》原本的延续,只是将梵文密咒部分换成八思巴文。从残存《观自在菩萨六字大明心咒》和《十二因缘咒》的经文内容也可以说明这一点。中书相贺宗寿为密咒圆因往生集》所作序文提到谨录诸经神验密咒,以为一集,遂命题曰:‘密咒圆因往生’”焉。“谨录诸经神验密咒”则充分说明《密咒圆因往生集》所借鉴经文和陀罗尼在当时是非常流行的,是信众较为熟悉和崇信的。那么“诸经神验密咒”指哪些佛经和陀罗尼呢?下面我们结合《大正藏》对《密咒圆因往生集》残存经咒略作考证。

1、《大宝楼阁随心咒》主要根据“开府仪同三司特肃国公食邑三千户赐紫赠司空谥大辩正号大广智大兴善寺《大宝广博楼阁善住秘密陀罗尼经》的密咒内容[12]和《成就随心陀罗尼法品第五》诵咒功德辑录而成,相关内容是:

诵随心陀罗尼满一万遍,所有诸鬼神作障难者,悉来接足礼拜,白言:持明者救护我等,勿断我命,所使我者,决定得了,我皆成就。……若诵十万遍,得见一切如来。彼等如来作是言:善男子,汝欲所往诸佛刹土,皆得随意无有障碍。通达一切真言,通达经论,一切如来加持,于三藐三菩提不退转。及得种种世间出世间法,心所乐求,皆得成就。诸佛如来皆悉印可。”[13]相比较可知,《大宝楼阁随心咒》的内容更加简单,省略了诵两万遍到九万遍的诸多功德,从诵一遍直接到跨越到诵十万遍的功德,其内容偶有差异。

2、《尊胜心咒》与《佛顶尊胜陀罗尼经》的相关内容接近可能更直接参照了大唐沙门佛说佛顶尊胜陀罗尼》的内容:

……尔时,世尊告帝释曰:天帝有陀罗尼,名为《如来佛顶尊胜》,能净一切恶趣、生死苦恼。又能净除一切地狱、摩王界傍生之苦。又破一切地狱之业,回趣善道。天帝,此佛顶尊胜陀罗尼,不可思议有大神力。若复有人一经于耳,先世所造一切恶业,悉皆消灭,当得清净胜妙之身,随所生处忆持不忘,从一佛土至一佛土,从一天界至一天界,乃至遍历三十天,所生之处忆持不忘。复次,天帝,若人欲终,须臾忆念此陀罗尼,还得增寿,身口意净亦无苦痛,随其福利悉蒙安隐,亦令一切如来之所瞻视,一切天神常为侍卫,人所敬重恶障消除,一切菩萨同为覆护。若有男子、女人,须臾读诵持此陀罗尼者,当知此人所有三恶道苦,破坏消灭,无有遗余,诸佛净土及诸天宫,一切菩萨甚深行愿,随意游入悉无障碍,是时帝释一心乐闻。……舍此身已,即得往生种种微妙诸佛刹土。[14]

3、《阿弥陀佛一字咒》则参照大兴善寺《大乐金刚不空真实三经般若波罗蜜多理趣释》(卷下)这段内容:

……纥利字,具四字成真言。贺字门者,一切法因不可得义。字门者,一切法离尘义。尘者,所谓五尘,亦名能取所取二种执着。伊字门者,自在不可得,二点恶字义,恶字名为涅,由觉悟诸法本不生故。二种执着皆远离,证得法界清净。纥利字亦云惭义,若具惭愧不为一切不善,即具一切无漏善法,是故莲华部亦名法部。由此字加持,于极乐世界,水、鸟、树林皆演法音,如广经中所说,若人持此一字真言,能除一切灾祸、疾病,命终已后,当生安乐国土,得上品上生,此一通修观自在心真言行者,亦能助余部修瑜伽人也。[15]

4、《智炬如来心破地狱咒》应是根据厄殳显密圆通成佛心要》(卷下)“供佛利生仪”内容辑录的:

“……若救地狱,诵《智炬如来心破地狱真言》一遍,无间地狱碎如微尘,于中受苦众生,悉生极乐世界。…… (若书此陀罗尼,于锺鼓、铃铎作声木上等,有诸众生得闻声者,所有十恶、五逆等罪,悉皆消灭,不堕诸恶趣中。又凡诸经中,说书写陀罗尼,利乐有情者,皆用西天梵字,非是随方文字也。如或梵汉字双兼书之,更妙)[16]

        5、《文殊菩萨五字心咒》参照大兴善寺金刚顶超胜三界经说文殊五字真言胜相》一卷的相关内容集录而成,其内容为:

“……若人才诵一遍,如诵八万四千十二围陀藏经。若诵两遍,文殊师利、普贤随逐四众围绕、加。是慈无畏护法、善神在其人前。……若善男子、善女人,能持此真言,才诵一遍,即入如来一切法平等,一切文字亦皆平等,速得成就摩诃般若。……若诵一遍,能一切苦难。若诵遍,除灭亿劫生死重罪。若诵三遍,三昧现前。若诵四遍,总持不忘。若诵五遍,速成无上菩提。若能一心独处闲静,梵书五字轮坛,依法念诵满一月已,曼殊菩萨即现其身,或于空中演说法要。是时,行者得宿命智,辩才无碍,神足自在,胜愿成就,福智具足,速能证如来法身。但心信受,经十六生决成正觉。[17]

《文殊菩萨五字心咒》的内容又与[18]《圣妙吉祥真实名经》之“文殊菩萨五字心 即“啊 啰  拶 捺”的密咒完全相同,[19]经文内容也与《圣妙吉祥真实名经》完全一致,可以说是照搬过来:金刚顶经五字真言胜相云

若人才诵一遍,如诵八万四千十二围陀藏经。若诵两遍,文殊、普贤随逐加被,护法、善神在其人前。又善男子、善女人,有能持此真言,才诵一遍,即入如来一切法平等,一切文字亦皆平等,速得成就摩诃般若。又若诵一遍,能除行人一切苦难。若诵两遍,除灭亿劫生死重罪。若诵三遍,三昧现前。若诵四遍,总持不忘。若诵五遍,速成无上菩提。若人一心独处闲静,梵书五字轮坛,依法念诵满一月已,曼殊菩萨即现其身,或于空中演说法要。是时,行者得宿命智,辩才无碍,神足自在,胜愿成就,福智具足,速能皆证如来法身,但心信受,经十六生决定正觉。轮字观门依师禀受之。[20]

6、《毗卢遮那佛大灌顶光咒》则参照了《不空索神变真言经》卷第二十八灌顶真言成就品第六十八”的内容,又有所改动:

……受持读诵恒不间废,则获如是七大善梦……大光明    印真言神变之法,当入十方一切刹土、三世一切不空如来、不空毗卢遮那如来、大曼罗印三昧耶会……若有过去一切十恶五逆四重诸罪,烬然除灭。若有众生,随处得闻此大灌顶光真言二三七遍,经耳根者,即得除灭一切罪障。若诸众生,具造十恶、五逆四重诸罪,犹如微尘满斯世界,身坏命终堕诸恶道。以是真言加持土沙一百八遍,尸陀林中散亡者尸骸上,或散墓上、塔上,遇皆散之,彼所亡者,若地狱中、若饿鬼中、若修罗中、若傍生中,以一切不空如来、不空毗卢遮那如来、真实本愿大灌顶光真言加持沙土之力,应时即得光明及身,除诸罪报,舍所苦身,往于西方极乐国土。莲华化生乃至菩提,更不堕落。复有众生连年累月,痿黄、病恼、苦楚万端,是病人者,先世业报,以是真言于病者前,一二三日每日高声诵此真言一千八十遍,则得除灭宿业、病障。若为鬼娆、魂识闷乱失音不语,持真言者加持手一百八遍,摩扪头面,以手按于心上、额上,加持一千八十遍,则得除差。若摩诃迦罗神作病恼者,亦能治遣。若诸鬼神、魍魉之病,加持五色线索一百八结,系其病者腰、臂、项上,则便除差。若诸疟病,加持白线索一百八结,系头、项上,及加持衣着,即令除差。[21]

7、《七俱胝佛母心大准提咒》与七俱胝独部法》的相关内容接近,但更直接借鉴《七佛俱胝佛母心大准提陀罗尼法》的相关内容:

“……佛言,此印能灭十恶、五逆一切重罪,成就一切白法,具戒清洁,速得菩提。若在家人,纵不断酒肉、妻子,但依我法无不成就。……诵此一百八遍,诵此时,能使短命众生还得增寿,加摩罗疾,尚得除差,何况余病?若不消差无有是处。……诵一百八遍,如是不断四十九日,有吉祥事,准提菩萨令二圣者常随其人,心有所念,皆于耳边一一具说。……佛言,短命、多病众生,月十五日夜,烧安悉香,诵咒、结印一百八遍,魔鬼失心,野狐恶病,皆于镜中现其本身,杀放随意更再不来,增寿无量。佛言,若人无福德相,求官不迁,对镜常诵此,福德官当能称遂。……佛言,此陀罗尼有大势力,至心诵持,必当自证,能令枯树生华,何况世间果报。若常诵持,水火、刀兵、怨家、毒药皆不能害,若卒为鬼神伤死,结印诵七遍,以印印心皆令活,舍宅不安,鬼神作祸,土四块镇之,即去。……佛言,若人六亲不和,不相爱念,依法诵咒,所向和合,闻名见身,皆生欢喜,凡所求无不遂心,况能结齐具戒,一心清净依法诵持,不转此身,即证菩提,有大功力。[22]

8、《阿弥陀佛根本咒》是根据大兴善寺无量寿如观行供养仪轨》的内容辑录而成。《无量寿如观行供养仪轨》曰:   

此无量寿如来陀罗尼,才诵一遍,灭身中十恶四重五无间罪,一切业障悉皆消灭。若刍、刍尼犯根本罪,诵七遍已,即时还得戒品清净。诵满一万遍,获得不废忘菩提心、三摩地菩提心显现身中,皎洁圆明犹如净。临命终时,见无量寿如来与无量俱胝菩萨众,围绕来迎行者,安慰身心,即生极乐世界上品上生,证菩萨位。[23]

9、《观自在菩萨六字大明心咒》则是参照密林寺赐紫

……此六字大明陀罗尼,是观自在菩萨摩诃萨微妙本心。若有知是微妙本心,即知解脱,时除盖障。……若有人能而常受持此六字大明陀罗尼者,于是持诵之时,有九十九克伽河沙数如来集会;复有如微尘数菩萨集会;复有三十二天、天子众亦皆集会;复有四大天王,而于四方为其卫护;……善男子,观自在菩萨,身毛孔中俱胝数如来,止息已赞叹是人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能得是如意摩尼之宝,汝七代种族皆当得其解脱。善男子,彼持明人,于其腹中所有诸虫,当得不退转菩萨之位。若复有人以此六字大明陀罗尼,身中、项上戴持者,善男子,若有得见是戴持之人,则同见于金刚之身,又如见于舍利堵波,又如见于如来,又如见于具一俱胝智慧者。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而能依法念此六字大明陀罗尼,是人而得无尽辩才,得清净智聚,得大慈悲。如是之人,日日得具六波罗蜜多圆满功德,是人得天转轮灌顶,是人于其口中所出之气触他人身,所触之人发起慈心,离诸毒,当得不退转菩萨,速疾证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若此戴持之人,以手触于余人之身,蒙所触者,是人速得菩萨之位,若是戴持之人,见其男子、女人、童男、童女,乃至异类诸有情身,如是得所见者,悉皆速得菩萨之位。如是之人,而永不受生老病死苦爱别离苦,而得不可思议相应念诵。今此六字大明陀罗尼,作如是说。……善男子,又如四大洲所有四足有情,……如是一切皆得七地菩萨之位,彼菩萨众所有功德,与念六字大明一遍功德而无有异。……佛告善男子,若有人书写此六字大明陀罗尼者,则同书写八万四千法藏而无有异,若有人以天金宝造作,如微尘数如来,应正等觉形像。……善男子,若有得此六字大明王陀罗尼者,是人贪痴三毒不能染污,犹如紫磨金宝,尘垢不可染着。如是善男子,此六字大明陀罗尼,若有戴持在身中者,是人亦不染着贪痴病。[24]

《观自在菩萨六字大明心咒》更与厄殳《显密圆通成佛心要集》(卷上)“次诵六字大明真言”的内容接近:

若诵此咒随所住处,有无量诸佛、菩萨、天龙八部集会,又具无量三昧法门。诵持之人七代种族皆得解脱,腹中诸虫,当得菩萨之位,是人日日得具六波罗蜜圆满功德,得无尽辩才清净智聚,口中所出之气触他人身,蒙所触者离诸嗔毒,当得菩萨之位。假若四天下人,皆得七地菩萨之位,彼诸菩萨所有功德,与诵六字咒一遍功德等无有异,此咒是观音菩萨微妙本心。若人书写此六字大明,则同书写八万四千法藏,所获功德等无有异。若以金宝造如来像数如微尘,不如书写此六字中一字功德。若人得此六字大明,是人贪嗔痴不能染着。若戴持此咒在身者,亦不染着贪嗔痴病[25]

10、《金刚萨埵百字咒》是根据瑜伽集要口施食儀》内容辑录而成。瑜伽集要口施食儀》中金刚萨埵百字咒和此咒的功德,西夏人完全照搬过来:(咒文略)此咒求愿补阙功德无量,散在诸经。又名句中随宗回转,诵者知之,《瑜伽集要焰口施食仪》竟。[26]

11、《十二因缘咒》是根据圣妙吉祥真实名经》辑录而来的。《圣妙吉祥真实名经》中只有“十二因缘咒[27],没有偈颂,偈颂可大唐沙门释义净功德经

             诸法从缘起    如来说是因
               彼法因缘尽  是大沙门说[28]

      此外,这四句颂偈在《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出家事》(卷二) 南海寄归内法传卷第四等多处皆有出现。

通过《密咒圆因往生集》残存经文考证,不仅可以窥见西夏时期流行佛经之情况,而且也可以发现其集录形式上模仿前人,由密咒和诵持功德两部分组成,就内容和思想来说,《密咒圆因往生集》没有什么创新,多是对所参照佛经中某段或照搬或重新调整、删减而成。但西夏僧人辑录时,有些经文用词简洁明了,中心主题鲜明,反映出西夏僧人对佛经的理解已达到较高水平。所以说密咒圆因往生集》的内容更加贴近现实生活,宣传因果报应,提倡积德修善,淋漓尽致地表现出西夏广大信众希望诵咒念佛,驱除一切痛苦,去除一切罪业,延续寿命,增加福禄,往生净土的思想,与序文对诵持密咒的功德的描绘是一致的,《密咒圆因往生集》序文所说:

窃惟总持无文,越重玄于化表;秘诠有象,敷大用于域中。是以佛证离言,廓圆镜无私之照;教传密语,呈神功必效之灵。一字包罗,统千门之妙理;多言冲邃,总五部之指归。众德所依,群生攸仰,持之则通心于当念,诵之则灭累于此生。妙矣哉!脱流幻之三有,拔险趣之七重,跻莲社之净方,扫云朦之沙界。促三于顷刻,五智克彰;圆六度于刹那,十身顿满。其功大,其德圆,巍巍乎不可得而思议也。以兹秘典,方其余教,则妙高之落众峰,灵耀之掩群照矣。宗寿夙累所钟,久缠疾疗,汤砭之暇,觉雄是依。爰用祈叩真慈,忏摩既往,虔资万善,整涤襟灵。谨录诸经神验密咒,以为一集,遂命题曰《密咒圆因往生》焉。然欲事广传通,利兼幽显,故命西域之高僧、东夏之真侣,校详三复,华梵两书,雕印流通,永规不朽云尔。

时大夏天庆七年(1200)岁次庚申孟秋望日,中书相贺宗寿谨序。

《密咒圆因往生集》在辑录定稿过程中延请西域和东夏高僧大德反复校对汉文和梵文,请中书相贺宗寿为之作序,以梵汉两种文字雕印流通,这说明西夏政府和官员对此集的重视,也正是西夏广大信众多次摘录、雕印流通的原因之所在。《密咒圆因往生集》辑录目的是希望诵持陀罗尼,以求上报四恩,下济三有,驱灾祈福,以求超生极乐净土,体现了西夏佛教信仰的民众性和功效性。正所谓“受持一偈,福利弘深;书写一言,功超数劫”。

西夏密教流行,密咒倍受重视,与之相应的经文在西夏也广为流传。辑录密咒圆因往生集》所据主要是唐不空所译《大宝广博楼阁善住秘密陀罗尼经》、《大乐金刚不空真实三经般若波罗蜜多理趣释》、金刚顶超胜三界经说文殊五字真言胜相》和无量寿如观行供养仪轨》,《七佛俱胝佛母心大准提陀罗尼法》、七俱胝独部法等,《不空索神变真言经》,唐《佛顶尊胜陀罗尼经》,唐义净译佛说佛顶尊胜陀罗尼》,宋天息灾译厄殳《显密圆通成佛心要集》,西夏僧人圣妙吉祥真实名经》等密教经典。透过这些内容为我们进一步研究西夏时期流行的经典提供了依据,对探究唐宋以及河西地区佛教对西夏影响也具有重要意义。

在此,有几个问题需要说明解释,第一,《大正藏》1190《圣妙吉祥真实名经》[29]标有

首先出土大量西夏藏品可以证明《圣妙吉祥真实名经》在西夏时已被翻译成西夏文,是一部比较流行的经典。俄藏黑水城出土西夏文《圣妙吉祥真实名经》有不同版本,如馆册第7578号为写本小册子,馆册第728695707号为刻本经折装。[30]

俄藏黑水城汉文文献有《圣妙吉祥真实名经》(TK-184)亦定为元代刻本,共存4个整页,10个半页。[31]

贺兰山山嘴沟出土汉刻本《圣妙吉祥真实名经》,经折装,无首尾经名,存2纸,纸高12厘米,上下有子母栏,栏距9厘米,每纸存3行,每行是两句七字的偈语。[32]

拜寺沟方塔出土汉文《圣妙吉祥真实名经》,初拟名为《初转功德十二偈》,[33]后更正为《圣妙吉祥真实名经》。

另在日本天理大学图书馆和台湾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傅斯年图书馆也收藏有《圣妙吉祥真实名经》。林英津女士根据俄藏西夏文译本和台湾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的两种残本进行释文和研究,并对释智究竟是不是元朝人提出怀疑。[34]其实,对释智生活年代产生怀疑的首先是卓鸿泽先生,他提出释智所译《文殊最胜真实名义经》实际上是西夏时代作品,其根据的原本不是梵文本,而是藏文本。[35]

本文考证密咒圆因往生集》之十二因缘咒》和《文殊菩萨五字心咒》都出自《圣妙吉祥真实名经》,这再次说明此经在天庆七年以前已经翻译成西夏文并且流行甚广,所以才有西夏僧人将其内容集录到《密咒圆因往生集》中的事实,为西夏翻译《圣妙吉祥真实名经》之说提供了有利证据,进而也确切定了译经者释智

《圣妙吉祥真实名经》是密教最为重要的经典之一,是一切密续最殊胜的根本经典,为藏密修行者所广泛持诵,其普遍性犹如汉传佛教中的《金刚经》。西夏政府还把《圣妙吉祥真实名经》作为剃度番羌行童必须诵读佛经,剃度汉族行童则可不诵此经。《天盛律令》卷十一“为僧道修寺庙门”规定:

番、汉、羌行童中有能晓颂经全部,则量其业行者,中书大人、承旨中当遣一二□,令如下诵经颂十一种,使依法诵之。量其行业,能诵之无障碍,则可奏为出家僧人。一等番羌所诵经颂:仁王护国、文殊真实名、普贤行愿品、三十五佛、圣佛母、守护国吉祥颂、观世音普门品、竭陀般若、佛顶尊胜总持、无垢净光、金刚般若与颂全。[36]

我们知道,《天盛律令》是在天盛年间(1149-1169)编订完成的,在天盛年间已把《文殊真实名》(即《圣妙吉祥真实名经》)作为剃度党项族和藏族行童必诵经文之一,说明在此期间已经存在西夏文译本,再次证明了翻译《圣妙吉祥真实名经》的释智是西夏时期的僧人。

第二、八世纪初,开元三大士善无畏、金刚智、不空来华后,翻译以《大日经》和《金刚顶经》为主的印度密教经典,推动密教在中原地区发展,建立了密宗,使密教在汉地发展进入黄金时期。除善无畏、不空、义净、佛陀波利和菩提流志等所译密教经典被西夏僧人所借鉴,用于辑录《密咒圆因往生集》外,在黑水城出土佛教文献中还保存不空、义净等人所译佛经,如不空译《仁王护国般若波罗蜜多经》、《三十五佛随忏悔要论》、《佛说大威德炽光诸星宿调伏灾消吉祥陀罗尼经》、《种咒王荫大孔雀经》、《圣广大宝楼阁善住妙秘密微王总持经》、《圣大悟荫王求随皆得经》、《食水施放顺要论》(即《施诸饿鬼饮食及水法》)、《佛说除病疾经》、《佛说普遍光明焰清净炽盛思惟如意宝印心无能胜总持大明王大随求陀罗尼经》等;义净译《药师琉璃光七佛之本愿功德经》、《金光明最胜王经》《文殊师利咒藏中数珠功德现量经》、《佛说治肛疮病经》、《根本说一切有部百一羯磨》《根本说一切有部百一碣磨》、《佛说无常经》、《发菩提心要略法门》等;菩提流志译《文殊师利所说不可思议佛境界经》、《六哞要论》、《佛说三十五佛名经》等。[37]唐朝僧人所译密教经典在西夏境内流行广泛,这与西夏佛教受藏传佛教影响和不空在河西地区译经传播密教等弘法活动不无关系。

第三,辽代僧人著作和宋代一些新译佛经也流传到西夏境内,在西夏藏品中多有发现。辽僧人厄殳《显密圆通成佛心要集》(TK-270),经折装,共8折页,每折页6行,行13字。[38]西夏僧人在集录密咒圆因往生集》时不仅格式借鉴《显密圆通成佛心要集》和《释教最上乘秘密陀罗尼》等,而且还把《显密圆通成佛心要集》的内容直接使用到《密咒圆因往生集》中。《显密圆通成佛心要集》主要是以华严五教观作为立论,建立显密圆融,以密为胜的基础,推崇准提信仰,以为总摄诸部之要,以善无畏译《七俱胝独部法》为提纲契领法门。以密为胜,提倡准提信仰的思想在西夏僧人辑录《密咒圆因往生集》中也有所体现。

宋代新译佛经,尤其是法天(?-1001)、天息灾(?-1000)、施护(?-1017)等人的所译密教典籍也通过不同渠道传入西夏,在黑水城和灵武等地皆有发现,如《佛说大乘圣无量寿决定光明王如来陀罗尼经》、《妙法圣胜住经》、《六道根》、《佛说圣曜母陀罗尼经》、《大寒林经》、《佛说令息除贼难陀罗尼经》、《圣胜慧到彼岸八千经》《圣大乘大千国守护经》、《圣六字增寿大明王陀罗尼经》、《佛说圣佛母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等。这些佛经为西夏僧俗信众所推崇,的相关内容还被西夏僧人借鉴到《密咒圆因往生集》中。

综上所述,西夏虽地处西北,先后与辽、北宋,金、南宋对峙,但这种割据局面并没有阻止西夏与周边政权的文化交往,也没有防碍西夏对周边不同文化的吸收和借鉴。唐宋翻译的密教典籍和藏地密教典籍以不同方式,通过不同渠道传入西夏,在其境内广为流传。西夏僧人从中选录出流传广泛、与当时社会发展较相适应且信众容易诵持的密教经典辑录成《密咒圆因往生集》。通过对黑水城出土《密咒圆因往生集》残叶的考证,可以清晰知道,西夏佛教深受藏地、河西和中原地区密教的共同影响,不同文化在西夏逐渐融合发展,形成了独具特色和多元性的西夏佛教文化。



[1]“房山石经”中有一部重要的密教经典《释教最上乘秘密藏陀罗尼集》,其名称曾见于元庆吉祥撰集的《至元法宝勘同总录》卷10,编在《并岳宗》3号,但此书已佚不存。《释教最上乘秘密藏陀罗尼集》是晚唐大德行琳勘订和总辑唐以前的一切陀罗尼总集,是一部久已失传的密教经典,内容共30卷,行琳大师自述序文长达1500余字 ,撰于唐乾宁五年(898年)。而《释教最上乘秘密藏陀罗尼集》的“石版经”是在金皇统七年(1147)四月五日刻成,此《陀罗尼集》是按密宗修法次第编排的一部完整的念诵集,并在每一密咒旁注有“悉昙梵文”,梵汉对照以正读音。它不仅为唐密宗传世保留下一部可贵文献,同时也是研究唐代中印度音韵学的宝贵资料。

[2]《俄藏黑水城文献》(第4册),上海古籍出版社,1997年,第359-363页。

[3]《俄藏黑水城文献》(第四册),上海古籍出版社,1997年,第363页。

[4](日)梶浦晋,刘建译《普宁寺版大藏经略考》,《佛教研究》,1999年第8期。

[5]与《普宁藏》经折装,每折6行,行17字的版式有一定差异。

[6]《永乐北藏》,线装书局2000年版,第137册,第83-120页。

[7](明版)《嘉兴藏》,新文丰出版公司,第1册,第273-279页。

[8]《乾隆大藏经》,传正有限公司,141册,第567-593

[9]频伽精舍大藏经》“秘密部”成十四,第284册,第98-104页。

[10]《中华大藏经》,71册,第77-90页。

[11]《中华大藏经》收录《密咒圆因往生集》以《永乐北藏》为底本,与《永乐南藏》相比较,《永乐南藏》缺《七俱胘佛母心大准提咒》、《大佛顶百伞盖心咒》、《不动如来净除业障咒》、《释迦牟尼灭恶趣王根本咒》、《毗卢遮那佛大灌顶光咒》、《智炬如来心破地狱咒》、《金刚萨埵百字咒》和《摩利支天母咒》等。

[12]西夏僧人辑录《密咒圆因往生集》的咒语有的直接照搬所参照陀罗尼经的内容,有的要比所参照陀罗尼经简单,但与参照陀罗尼之间关系如何,还不得而知。

[13]《大宝广博楼阁善住秘密陀罗尼经》,大正藏》第19,第626页。

[14]《佛说佛顶尊胜陀罗尼经》,大正藏》第19,第362363页。

[15]《大乐金刚不空真实三昧耶经般若波罗蜜多理趣释》,大正藏》第19卷 ,第612页。

[16]《显密圆通成佛心要集》,《大正藏》第46卷,1005页。

[17]金刚顶超胜三界经说文殊五字真言胜相》,大正藏》第20卷,第709页。

[18]笔者认为,此处的“元”有误,应改为西夏,见第三部分论述。

[19]《圣妙吉祥真实名经》,大正藏》第20卷,第834页。

[20]《圣妙吉祥真实名经》,大正藏》第20卷,第834页。

[21]《不空索神变真言经》,大正藏》第20卷,第385页。

[22]七佛俱胝佛母心大准提陀罗尼法》,《大正藏》第20卷,186页。

[23]《无量寿如观行供养仪轨》,《大正藏》第19卷,第71页。

[24]《佛说大乘庄严宝王经》,大正藏20卷,第596162页。

[25]《显密圆通成佛心要集》,大正藏46卷,994页。

[26]《瑜伽集要焰口施食仪》,《大正藏》第21卷,483页。

[27]《圣妙吉祥真实名经》,大正藏20卷,832页。

[28]《佛说大乘庄严宝王经》,大正藏16卷,第799页。

[29] 参见《藏文佛经正经全目录》第2116号,名为《圣文殊师利名诵现观》($phags-pa 4jam-dpal-gyi mtshan yang-dag-par brjod-pa4i mngon-par rtogs-pa)。西田龙雄《西夏文华严经》(3)之《西夏文佛经目录》第267号,京都大学出版社,1977年,第52页。

[30]Е.И.Кычанов:Каталог тангутских буддийских памятников. Университет  Киото .1999г. стр.435-436.

[31]《俄藏黑水城文献》第四册),上海古籍出版社1997年版155-161页。

[32]宁夏文物考古所《山嘴沟西夏石窟》(上)文物出版社2007年版200页。

[33]宁夏文物考古所《拜寺沟西夏方塔》文物出版社2005年版180页。

[34]林英津《西夏语译〈真实名经〉释文研究》,中央研究院 语言学研究所,2006年,第7页,注释10

[35]Hoong Teik TohTibetan Buddhism in Ming ChinaDissertaitionHarvard University2004P.23-33

[36]史金波等译注《天盛改旧新定律令》,法律出版社,2000年版,第404页。

[37]Е.И.КычановКаталог тангутских буддийских памятников. Университет  Киото .1999г.

[38]《俄藏黑水城文献》(第4册),上海古籍出版社,1997年版,第358-359页。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