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唐密文化 > 唐密祖师 > 正文

金山穆韶阿闍黎

本文作者: 9年前 (2009-09-17)

金山穆韶阿闍黎金山穆韶阿闍黎(画像)  金山穆韶(1875年-1958年),有时也写作金山穆昭,为日…

金山穆韶阿闍黎


金山穆韶阿闍黎

金山穆韶阿闍黎(画像)

  金山穆韶(1875年-1958年),有时也写作金山穆昭,为日本密宗界的耆硕,古义真言宗大阿闍黎,高野山天德院住持、高野山大学知名教授,历任宝寿院门主、修道院长;高野山大学长;密教学研究所长;高野山金刚峰寺座主(第396世,1953.2-1956.2)、高野山真言宗管长。

  民国年间,中国出家法师纯密、大勇、持松、显荫等东渡学习真言宗,皆依之为师,持松法师更以之为根本上师,两次从其受教并得两血脉传承,分别是中院流引方血脈64世阿闍梨位、三宝院流51世阿闍梨位。

  金山穆韶是日本佛教界中少有的重戒律者,坚持终身食素、独身,持戒谨严!如在他的天德院中绝对禁止饮酒,大门框上挂有一牌曰“身不净者不得入内”。民国年间,太虚大师的弟子大醒法师为搞清唐密(东密)传法的资格和争议问题,受太虚大师委派,专门赴高野山,两次约见金山穆韶求教。

金山穆韶阿闍黎

  东亚佛教大会一九二五年十一月一日至三日在东京举行。太虚与道阶法师为团长,团员为持松、弘伞、曼殊等二十六人。会后,太虚、持松等赴高野山大学考察参观,金山穆韶作《弘法大师之佛教观》演讲,太虚大师作了《金山教授之说与感想》的演讲以示回敬,两人进行了深入交谈。稍后,日本佛教界组织到中国回访,经过严格筛选,各宗派共推举出二十二名代表,大都是各宗派的主要负责人或在社会上具有广泛影响的人物,其中有金山穆韶。他们于一九二六年十月一日由东京出发,在华活动计三十余日,先后游历和视察了沈阳的北陵,北京的中华佛教联合会、北京佛教会、储藏龙藏经板的柏林寺、法源寺、国立图书馆、雍和宫以及白云观,南京的支那内学院、南京佛教会、鸡鸣寺,镇江的金山寺,苏州的报恩寺、寒山寺,上海的世界佛教居士林以及玉佛寺、静安寺等,宁波的普陀寺、阿育王寺和天童寺等古刹,杭州的佛教名胜及佛教会、佛教机关和佛教团体兴办的慈善机构等,受到了中国佛教界人士的热情欢迎和款待,双方代表就一些普通关心的问题相互交流了意见和看法。金山穆昭在北京访问期间,曾赋诗二首曰:

  (一)

  飞锡遥遥入燕京,如云缁素笑相迎。

  东情西话盛无限,白露金风意自清。

  (二)

  清王宫阙半连空,烟郭云阶行不穷。

  北海浩泽眺尽处,五龙宝阁现波中。

金山穆韶阿闍黎

  金山穆韶是古义真言宗知名的传灯阿阇黎,戒德严瑾,学问高深,长期任教于高野山大学,有很多著作传世,如《弘法大师的佛教》、《秘密宝钥大纲》、《真言密教的教育》、《真言密教教理史》、《大日经研究》、《弘法大师的信仰观》等。其生平如下:

  1875年(明治8年)出生; 

  1892年(明治25年)4月29日,取得传法灌顶位;

  1905年(明治38年)10月12日,就任高野山大学教授; 

  1919年(大正8年)2月6日,高野山天徳院住职(44歳); 

  1934年(昭和9年)7月24日,就任宝寿院门主、修道院长; 

  1940年(昭和15年)12月1日,就任高野山大学长(65歳); 

  1943年(昭和18年)10月,就任密教学研究所长; 

  1953年(昭和28年)2月22日,就任高野山真言宗管长、总本山金刚峯寺座主(78歳); 

  1958年(昭和33年)6月11日,于天徳院迁化(83歳)。  

          (乾乾居士 整理)

 

附一:

弘法大师之佛教观  

金山穆韶阿闍黎

金山穆韶阿闍黎  

   先年支那有密林大勇純密三法師。殆同時來山修學。是時余當指導之任。對於密林等。授之以教相與事相之二門。蓋教相者。理門也。事相者。實踐門也。此二門之不可相離。猶如車之兩輪。鳥之雙翼。故必宜雙修也。本宗學徒以先學教相後入事相為順序。然密師等。皆因留學之時間甚短。故希望自事相先授而教相教以大體之修學方針。當自研鑽云云。故即入事相主以悉曇。真言。陀羅尼。四度。加行曼荼羅諸尊之三密門灌頂等授之。

    然嗣後于支那刊行之海潮音之雜誌。見有大勇法師(注1)發表于關於密教之論文。似以弘法大師之佛教觀。有不充分納得大師教義之處。甚為遺憾焉。

    由是余草一文。欲匡法師之謬見。適執顯蔭法師來山。故以其真義傳之。蓋他日返國後。欲使其宣揚耳。因力解說其趣旨。而顯蔭法師亦甚了悟理趣而返國矣。然何不幸乎。法師返國未幾而示寂。餘之囑望。悉歸於水泡。雖至今日。追思顯蔭法師。猶不能不悲歎流淚也。

    然此次不圖而得諸高僧居士。自支那朝鮮臺灣來山。且大勇法師之師匠太虛和上。及大勇法師之同學密林法師。同臨一席。乘此機會。將述弘法大師之佛教觀而登此壇者也。

    又一事者。餘本與十二日下山。赴十三四兩日在神戶基督教經營之關西學院。講演佛教。似有啟蒙於彼而歸山焉。

    歸山后。見今月十二日發行之中外日報。載及東亞佛教大會。決議以佛教宣揚歐米。夫佛教徒向基督教國之歐洲宣揚佛教。其目的何在。苟欲宣傳佛教於歐洲者。佛教於神觀。于倫理道德觀。非優越基督教不可。願聞佛教徒對此之意見云云。

    余雖非出席東亞佛教大會而決議之。然宣揚佛教于歐美。甚表滿腔之贊成。

    次就秘密真言宗教義而言。蓋宣傳佛教于歐美之目的。以餘之管見為端緒。欲聽諸師之高見。唯餘極訥辯而時間又少。加之須煩通譯之勞。故餘欲述之旨趣。果否能通。自抱疑問耳。

    夫密教傳于支那。乃西晉懷帝承嘉六年西域之僧(帛尸梨密多羅)至建康翻譯大孔雀王神咒經。孔雀雜神咒經為最初也。唐玄宗時依善無畏。金剛智。不空三藏而譯大日經。金剛頂經等。凡四百年前事也。帛屍梨密多羅以後。至善無畏。金剛智。不空三藏之入唐。依西來三藏。及從支那至印度之求法僧。傳來之者。今唯其傳來之主要人名。舉之於下:

曇無蘭 佛陀跋陀羅 竺難提 鳩摩羅什 弗若多羅 佛陀耶舍 曇無讖求那跋陀羅 闍那耶舍 耶舍崛多 闍那崛多 達摩笈多 智通玄奘 阿地瞿多 佛陀波利 地婆訶羅 義淨無行 阿你真那 菩提留支

    此諸師。皆翻譯官員秘密教之經典。然殆屬於事相。且系雜部之密教。其純部之密教。即唐玄宗皇帝時。依善無畏。金剛智。不空三藏傳來之大日經。金剛頂經等者。謂兩部之大經。秘密教之根本聖典也。其後尚有依般若三藏。牟尼室利三藏而譯傳密教者。此等皆由所謂入唐八大家弘法大師。傳教。慈覺。智證。宗叡。慧運。常曉。圓行等。傳之日本者也。四十年前。在日本刊行大藏經。其縮刷大藏經秘密部。有五百六十部。九百三十一卷之經軌也。此總於我秘密真言宗不能依用者。亦有之。然傳來之經卷有如此之多。確然之事也。其內容雖難要約而言。多明乎事相。如受戒。悉曇。真言陀羅尼。諸尊印契。曼荼羅建立法。護摩法。天部。明王部。菩薩部。觀音部。如來部等。皆明乎諸尊三密門。其中關於教相者極少。欲求教相于根本經典。兩部大經之內。祗有大日經。住心品之數經。而其教相者。修事相真言行者之用心。即明其觀心也。事相者修諸尊之三密門。住加持瑜伽之境。在明悉地體驗之道。然依其三密修行。而成就悉地之果。即住無相觀。使行者之菩薩心。明其淨化之道者。教相也。即有相之悉地而成無相之大果之道也。

  天臺。一念觀三千。華嚴一心觀無盡法界。然密教乃依三密修行成悉地之果。明住阿字大空位之道。如斯。大凡之密教亦可謂事相也。教相則唯明瑜伽行者信念之淨化向上之道。故于支那佛教諸宗。爭為判教。密教之于支那乎。不能為判教者。

  然弘法大師傳此等大經儀軌。嚴修秘密法。體得現身如來之三摩地。即即身成佛之義也。大師之此秘密法與說四諦十二因緣。修三十七道。唯識觀。或住八不中道觀。一念三千觀。無盡法界觀而修六度止觀。斷除我執煩惱。經三大無數劫而成無上大覺之一般佛教比之。可知自有大相異之點矣。

  成無上菩提之究竟目的雖一。達其道。大有遲速之差。譬如依羊鹿牛之三車而至目的地。與乘神通寶輅。一念間而至之之比也。又喻如觀月。一如在地上而待雲霧之霽。一如乘神輿直至廣寒。霧即月光。所謂煩惱即菩提之觀也。

  由是。大師為一大佛教有二道。一曰修六度止觀。自斷無明妄執。經三大無數劫而成無上覺之道。一曰依如斯修行。直如直證。成無上覺如來自覺自證之境界之道。即體自如來自受自證。欲盡度法界之眾生。所謂依無盡本誓力。奮迅示現無盡三密門於法界。一切眾生被加持攝護於三密門。乘三密神通寶輅。一念直入如來自證自覺之境者也。

  大師自三十七通品。十二因緣觀。六度止觀。自斷我執煩惱。成無上覺之教。判為顯教。顯教者。斷因人我執之空觀為宗。故可判為非說如來自內證之境。如判一念一生而直入如來自內證之境為密教。密教者。唯佛與佛自受法樂自境。故判為開說如來自內證之境。自內證之境即自性會之曼荼羅。頓大之機根。一念能得契自性會。然因因人之不離能所分別。加持外緣之曼荼羅。漸見奮迅示現眾生歸命一尊之曼荼羅。所謂明其加持知身。本地知身。開見自心大日之道也。

  以上多為三密行方面而述密教之特質。茲更言為三密行根底之菩提心觀焉。

  眾生本來是毗盧遮那如來。即與大日如來具同一本有菩提心。又成第八識發心。冥合第九識之理。遂理智契合。說成萬行之義。所謂成東方第八識發心。契中央第九識之理。說出南方行之義。而若菩提心觀深極。則眾生與毗盧遮那如來同體。住本來如來自性之果界。我等非生死輪回之迷兒。乃曼荼羅本際之金剛兒也。菩薩兒之秘旨顯矣。即明建立十界曼荼羅於果界之理趣矣。

  十界眾生。雖曰元為曼荼羅會中之聖者。可辨知不知迷悟因果。有不同之義甚多。今略而不言。

  如斯。密教不論從修行而言。或從菩提心觀而言。我等自入佛道之初。即住佛陀三昧道之本覺為宗教義。弘法大師開說之也。

  大師以兩部大經。釋摩訶衍論。菩提心論等。為依意。以一大佛教分為顯教密教。顯教。自因分而入果分。自生滅而歸真如。然密教直住果上。即凡身明顯果德之通。此常謂之本覺為宗。或果上法門。然自晉代攻究翻譯經論。且判此等教義之深涉。以一代佛教附之體系。成判教者。續出。所謂成南三北七等成判教者。凡及百家之多。依此判教。可知支那佛教家對於佛教如何見之。諸家之判教雖難概說。若言其大體傾向。般若空義下至第二三位。與其無相。寗為常住。真空。寗為妙有。遮情。寗為努力見出表得之義。曆然而可認。其最優越者。天臺與華嚴。自晉代至唐代。凡四百年間。卓識慧眼之高僧輩出。建設偉大之大乘佛教教義。我大師即更進一步。超越因分。明直住果分之道。然不解大師教義。則密教真意不顯。故不厭冗長而述之也。

  次基督教徒對佛教徒。謂如何以佛教宣揚于基督教國之歐美乎之間。從密教之地位一言與答。更明以上所說之教義矣。

  余不如弘法大師。依果分為教義之本。顯佛教之真意義。纔能宣揚于基督教國也。

  例如倫理道德觀。依顯教之說。則八正道六度等萬行。乃因成無上覺因位之方便行。其行為無有絕對之價值。又見成大覺後之妙行。顯教所雲法身者。無相之理。至報身應身之位。始有眾生化益之妙用。其報應二身。須眾生薰習第八識第六識而起矣。即以眾生之妄心為本而起之。謂眾生化益方便行。即因位萬行。自證之方便行。覺後妙行。謂化他之方便。行為之當體。無法性法爾之絕對價值也。又言其成無上覺。成菩提之道。如刀不得自斷其刀。以全意識妄我執。見掩於我等自斷。我執而成無上覺實難。必要三大無數劫可矣。然密教從其道德觀而言。發心第八識。契合第九識本覺之理。我則金剛薩埵說。我則大日自覺。一切行為。永劫說有不盡之絕對之價值。弘法大師。二百五十戒等一切之戒。盡於十善。十善之本。在乎一心。一心心源。無異於佛。住此生佛不二之秘境觀。示為一切戒之根本。如實體顯自心。實現自心本具之功德。則一切善之究竟。成佛之直道也。

  如此因位行者之行。不惟有絕對價值。有自性本地法身。三世常恒。眾生攝取之化益。而利他化益之萬行。非方便行。乃說法性法爾之妙用者也。解脫門。亦如前述。自如來自性境。修奮迅示現曼荼羅諸尊之三密。住入我我入之秘觀。其至極也歸泯本尊與自心之本地法森。一如靈體。自心中。可明體顯如來大自在力。大威神力之道。

余前次講演於基督教注意之關西學院。蓋立此解脫觀與佛教道德觀者也。因基督教徒之超越的精神觀。甚不合理。彼等務說內在之神。然彼之所謂內在之神者。人與神之人格的交涉也。彼雖雲神與人之人格的交涉。其神即見於六識分別。與見於第八識生佛不二觀之佛不同。然可謂密教入我我入觀之淺說。惟密教於入我我入觀之上。更入字輪觀。示明具忘佛與行者。二者融合。一如本地大我之靈體。更示明體顯法身大自在力於自心內之道。從密教見之。則指摘基督教之神觀。不可不使其更深。又暗示其以識薄神觀為基礎之道德觀。尚未徹底。余先年修求聞持法時。得種種靈感。後語其一二。述如來威神力之深大。法門功德之廣大。密教即深秘特種而體驗普遍法界法身大自在力。然果哉。聽眾異常緊張。是晚于關西學院講演部主催之晚餐會席上。有神學部四年級尾崎氏。慨歎基督教之淺薄。號呼欲入高野山學佛雲。餘以為感基教之淺薄。不啻彼一人。蓋聞彼等自稱文明國。在學校猶有禁講進化論之處。故向彼基督教國。宣揚佛教。另開顯彼等本偶之神性。必要事也。

  (全文也可下载观看http://www.tangmi.net/show.asp?id=832 )

  注1:关于此句“然嗣後于支那刊行之海潮音之雜誌。見有大勇法師發表于關於密教之論文”,本文转录自《海潮音文库》第二编之《佛学本论三真言宗》,此本为影印原本出版。但有一网站“一乘大学”也发表了此文http://i.cn.yahoo.com/ekayana_university/blog/p_74/?sc=0,内容为“然嗣後于支那刊行之海潮音之雜誌。見有密林大勇法師發表于關於密教之論文。”,多出了“密林”两字,不知何本,特此说明。

  注2:在出席东亚佛教大会期间,太虚大师、持松法师等与会中国代表应邀到日本高野山访问,高野山大学教授、真言宗大阿阇梨金山穆韶作《弘法大师之佛教观》讲演,文稿收录在《海潮音文库》第二编p.54,演讲开篇就对大勇不能正确理解弘法大师之佛教观提出了委婉批评。
  密法教学都是从教理入门,在达到一定程度的基础后才开始进入实修,而近代中国探触密法却多半从事相、仪轨开始,先天的因缘就不佳,早期如大勇及纯密等人虽亲赴日本学法,然而学法时间都极为仓促,未按正常的修学次第。因此,大勇后来被金山穆韶评为“似以弘法大师之佛教观有不充分纳得大师教义之处,甚为遗憾”。
  正是为了把握密示真谛,持松法师(密林)会后再次留在日本修学真言密法,终以“三次渡海,五载请业,故得新古两义,博综于腹笥;东台二密,淹贯于胸次”,最终成为“铁塔正传”,不愧为“惠果之后第一人”。

 

附二:

 

金山穆韶年表

年月日 事項 明治9年10月30日 富山県上新川郡大山村に金山忠吉の次男として出生 明治21年3月22日 大岩山(日石寺)春山一覚師の範子となり得度。僧名法龍(13歳) 明治24年12月日7日 四度加行成満 明治25年4月29日 伝法灌頂。鼎龍暁大僧正より受く 明治30年4月 高野山へ登山、古義真言宗大学林入学(22歳) 明治32年7月26日 原心猛、密門宥範、鼎龍暁、鎌田観応、葦原寂照、土宜法龍、泉智等、龍池密雄、松永昇道、法性宥鑁、浦上隆応、和田大円、高岡隆心等の諸大徳より根本十二流及び84方の伝授を受く 明治34年6月 古義真言宗大学林卒業、日石寺に帰山(26歳) 明治34年春 大学林に再修学のため高野山に登る 明治35年 高野山中学校教諭就任 明治38年10月12日 高野山大学教授就任 明治43年春 兵車県長楽寺住職(35歳) 大正2年~昭和8年 21年間にわたり奥の院弘法大師御廟に日参 大正5年9月 勧学会3年目出仕(41歳) 大正8年2月6日 高野山天徳院住職(44歳) 大正9年4月 金剛峯寺法会調査会委員 大正10年 中国・アメリカ人に真言密教を教授指導する 大正11年 金剛峯寺座主土宜法龍師と同名であるため穆韶と改名 大正13年7月12日~大正8月30日 阿波大龍寺で虚空蔵求聞持法厳修 大正13年11月3日 学修灌頂。宝寿院にて泉智等大僧正より受く(49歳) 大正15年 中国仏蹟参拝(51歳) 昭和4・15・20年 八千枚護摩供厳修 昭和5年10月2日 具支灌頂。勧修寺に於て和田大円大僧正より受く 昭和6年10月15日 瑜伽灌頂。智積院に於て和田大円大僧正より受く 昭和9年7月24日 宝寿院門主、修道院長就任 昭和10年8月6日 宮中後七日御修法定額僧となる 昭和12年5月~ 日々護摩供を修す 昭和15年12月1日 高野山大学長就任。大正、龍各大学との合併に反対し、高野山大学の存続をはかる(65歳) 昭和18年10月 密教学研究所長就任 昭和19年2月22日 第444世寺務検校法印職昇進(69歳) 昭和19年5月 太元帥御修法出仕。金剛峯寺 昭和20年12月24日 大僧正昇補 昭和26年11月17日 真別処円通律寺和上歴任 昭和28年2月22日 高野山真言宗管長、総本山金剛峯寺座主就任(78歳) 昭和28年12月28日 一千座護摩成満 昭和29年10月29日 宮中菊花宴に参列              、 昭和31年11月20日 五大不調につき渡印中止 昭和33年6月11日

天徳院で遷化(83歳)。肉食妻帯せず行学兼備・持戒堅固の高徳であった

 
“金山穆韶師遺徳展”出陳品目
 1991 年 (平成3年) 12月13日~25日 高野山灵宝馆
番号 種別 名称 所有寺院 1 肖像 金山穆韶像 天徳院 2 肖像 金山穆韶像 高野山大学 3 遺墨 南極垂星漢詩 天徳院 4 遺墨 春風一夜漢詩 天徳院 5 遺墨 以和為貴 天徳院 6 遺墨 好尚古人心 天徳院 7 遺墨 心和得天真 天徳院 8 遺墨 無雲生嶺上有月落波心 天徳院 9 遺墨 情高道自全 天徳院 10 遺墨 鶴鳴丸干○聲聞干天 天徳院 11 遺墨 アビラウンケン(梵字) 天徳院 12 遺墨 バザラダドバン(梵字) 天徳院 13 遺墨 鳳凰巣其樹 天徳院 14 遺墨 嵯峨天皇送弘法大師漢詩 伊藤弘子 15 遺墨 明星 伊藤弘子 16 遺墨 キリク(梵字)水鳥樹林皆法音 伊藤弘子 17 遺墨 ナモブッターヤ(梵字) 清浄心院 18 遺墨 テラ(梵字) 清浄心院 19 遺墨 鶴鳴丸干○聲聞干天 清浄心院 20 遺墨 玉誠通明神 扇子 清浄心院 21 遺墨 祈親上人像讃アビラウンケン(梵字) 釈迦文院 22 遺墨 心境冥無 額 円通津寺 23 遺墨 心和得天真 報恩院 24 遺墨 至誠 報恩院 25 遺墨 書簡集 二巻 西光院 26 遺愛品 大衣 天徳院 27 遺愛品 法印御衣一式 天徳院 28 遺愛品 金銅五鈷杵 天徳院 29 遺愛品 念珠 二連 天徳院 30 遺愛品 赤間石硯(木製台付) 天徳院 31 遺愛品 硯箱(硯・水滴) 天徳院 32 遺愛品 筆 五本 天徳院 33 遺愛品 ザクロ・クリの小物入 天徳院 34 遺愛品 写真 天徳院 35 講伝録 理趣経譲伝(明治四十一年) 高大図書館 36 講伝録 秘密儀軌講伝(大正八年) 高大図書館 37 講伝録 中院流伝授(鎌田大僧正伝授録大正十三年) 高大図書館 38 折紙 四度加行折紙 釈迦文院 39 折紙 得度・十八道・金剛界折紙 西光院 40 手控 中院流伝授許可灌頂控 天徳院 41 手控 金山穆韶師手控 天徳院 42 ノート 真言宗教理史(大正十一年) 高大図書館 43 ノート 密教生活と道徳生活 高大図書館 44 ノート 声明 高大図書館 45 ノート 梵語(大正二年) 高大図書館 46 ノート 梵字般若心経 高大図書館 47 ノート 密教の正意(昭和六年) 高大図書館 48 原稿 学修灌頂教授覚書 天徳院 49 原稿 曼荼羅「大師教報」 高大図書館 50 原稿 密教中心の仏陀論(二)「高野山時報」 高大図書館 51 原稿 第十八回修道院卒業式式辞 高大図書館 52 原稿 大日経具縁品の研究(未刊) 天徳院 53 著書・論文 弘法大師の仏教(大正十一年) 高大図書館 54 著書・論文 秘蔵宝輪の大綱(大正十三年) 高大図書館 55 著書・論文 弘法大師の信仰観(昭和十八年) 高大図書館 56 著書・論文 日本真言哲学(昭和十八年) 高大図書館 57 著書・論文 真言密教の教学(昭和十九年) 高大図書館 58 著書・論文 仏を求めて(昭和二十八年) 高大図書館 59 著書・論文 密教研究 報恩院

http://www.reihokan.or.jp/tenrankai/exhibition/kikaku/kanayama.htm

 

 

附三:

  金山穆韶介绍(日文)http://www.ohyama-k.jp/story/ijin3/ijin3.html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