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唐密文化 > 唐密祖师 > 正文

悟光法师著述(二)

本文作者: 9年前 (2009-11-30)

密教的修行观 悟光上师 由理观悟入理具成佛者有之一、理具的悟入一切众生自心中的金刚胎藏曼荼罗是远离因…

密教的修行观

 

悟光上师

 

由理观悟入理具成佛者有之

一、理具的悟入

一切众生自心中的金刚胎藏曼荼罗是远离因果法然具足的。

凡夫的身都是佛的理智之德,曰理具即身成佛,所以理具成佛是局限于在缠的凡夫,所以说本来具足三身德,三十七尊住心城。一一之法相,亦即万物人类都是六大体性所现,具足四种法身,因为迷故如被云遮盖不见光明,迷者迷于真理本体也。真理本体者,经云:

我皆坐道场,降伏于四魔,以大勤勇声,除众生怖畏,

我觉本不生,出过语言道,诸过得解脱,远离于因缘,

知空等虚空,如实相智生,已离一切暗,第一实无垢。

“我觉本不生”即是心从本以来不生,即是成佛而实无觉无成,一切众生不解如是常寂灭相,分别妄云有生,轮回六趣不能自出。

今虽闻正法音,还于种种有为事迹之中,推求校计冀望成佛,皆无有所得。

“出过语言道”即是解释阿字门,觉本不生即是佛,阿字即是本不生,此是自证之法,非思量分别之所能及,智度论谓之言语尽,意不行处。

“诸过得解脱”者,妄想分别、生灭断常、去来一异等谓之过,变种种戏论,以不知诸法实相故,若了知诸法本无生际,即如是一切过失悉皆解脱,是故金刚之身远离百非。远离诸因缘者,若法界体性有生灭相,即有因有缘。今法从缘生即无自性,若则是本来不生,因缘和合之时也无所起,因缘离散时候也无有尽,是故净虚空常不变易。

大经说唯有如来离诸因缘,如来即法界体性故,法尔自然,本来常住不生不灭,所以不由因缘生,本不生也。

“知空等虚空”者,上空是法性,下空是易解空,本来不生即是毕竟空,以自性净无际无分别故同于太虚,是故以世间易解之空来譬喻不可思议空。

“如实相智生”者,即心之实相,即是毗卢遮那遍一切处;佛坐道场,如法相宗的解释是,种种不如实见悉灭无余,是故萨婆若慧与虚空等也。

“已离一切暗”者,于一切法相不如实知,即是无明,是故觉本不生时,即生遍法界之明,以一切种智观一切法无不见闻触知。

“第一实无垢”者,即是此最实事更无过上,名为第一实际,所谓自性清净心,以离一切暗,谓佛之知见无复垢污也。

最上利根人能观六大能生之内容,由五大种字之十六门,旋转无尽观,即为理观而证入,上述的道理虽悟,但尚有尘迹在。

由加持而入我我入,即成如来功德以成佛者有之。

二、加持的功德

蒙三密的加持自见心明道时,乃知种种名言皆是如来的密号,非彼之常情所图也。

三密加持的三密者,一身密,二语密,三意密;偈云“三密加持速疾显”者,法佛的三密甚深,谓修三密之万行显本性的真觉,行者自知余皆不知。

显本性的功德时候,了知贪嗔痴等法是法界体性中的基因,亦即普门之一一德。

一一之尊具刹尘的三密,互相加入彼此摄持,众生三密亦复如是,开显时候就是自成大日如来,从四波罗蜜开始,有五部眷属三十七尊,一一之部亦有十不可说之微尘数眷属之如来圣众,更有已成如来的五部三十七尊之一一部亦具有十不可说微尘输眷属圣众,诸如来涉入我身,我身涉入诸如来,如多块镜相对互相影现涉入,所以手做契印如来也做契印,我念真言诸如来也念诵真言,我心与佛心相印,所以修三密加持的功德所显功德与诸如来相同。

故云手做契印,口诵真言,心住三摩地,三密相应加持而得大悉地。身作契印是身密皈命诸佛,口诵真言是赞叹能所诠的教理,心观照是观照般若,即观照能所诠的理智;依身的契印而诸佛应现,由口的真言而诸佛加被,依意观照而诸佛观照行者,我们恒修是三密,即名三转法轮。依是修三密之力并已成之诸佛加被力,行者自身清净,自心下之本性曼荼罗海会之诸尊应现,而与已成之曼荼罗海会诸尊无有异相,我自身中之诸尊涉入已成之诸尊身中为我入,已成之诸佛也涉入于我自身中诸佛身是入我,住三摩地即是入我我入观之智,名住三摩地之心。

行者依此三平等观即现身证三身之果,乃加持成佛。

二观圆满故显得成佛

三、显得之成佛

理观与智观依三密加持,而入我我入,显出本性之无量无边功德故云显得成佛。显得成佛即净土变,净土变之真言即“唵穆欠”,此三字亦即是毗卢遮那佛,亦即是六大法界体性,吾人凡夫由迷而转悟,觉知凡夫身即是佛身,由三字真言印五处时即能成五智,亦即转识成智。

印即理智不二大日印,诵三字真言,印额即成平等性智,速获灌顶地福聚庄严身。

密语印口时即成妙观察智能转法轮得佛智慧身,诵密言印顶时即成成所作智证佛变化身能伏难调者,由此印言加持自身即成法界体性智毗卢遮那佛虚空法界身。

灌顶地是宝生佛,受虚空藏之灌顶而成福德圆满,名灌顶智,为福德聚门之主。妙观察智说法断疑之智,是阿弥陀尊,能转法轮故名转法轮智,令众生悟自本性本来清净之智慧门主,故云智慧身。

成所作智是释迦尊,于五浊之世调伏九十五种异类外道,现八相成佛,皆受它至于道场,故云证佛变化身。

虚空法界身同虚空而无碍含众像,显周遍法界。

万物是由其所显故,宇宙一切万象即他之身,万物即他之身中细胞,其无量细胞即他身中之无量基因理智之德。

一一物均与法界身大日相同之数量,具足四种曼荼罗,三种体相用,三密、五智以及无际智。

显得成佛时,即知身之数量无限,如实知其自心之智德无量。

而其法身真如观,即是三平等观,正觉世间、众生世间,器世间亦平等,法佛之三业皆等至一实之理,乃本不生之理,而一中无量,无量为一也。

即入佛位后,或修习中,体佛之道,行佛之行仪,发大普贤行愿,大作佛事,接引救济群生,悟入佛之知见。

四、普贤之行愿

显得成佛即入佛位,或修习中,要体佛之道。凡夫之理体是佛,既然是佛,要行佛之威仪,才是即身成佛。

常于无代价的理念发起无缘大悲,去大作佛之事业。以大圆镜含照万物之精神来普照关心,施与救济;以平等如大地养育万物不分胜劣去滋生;以妙观察之智慧去观机逗教,接引凡愚;以精神物质去作应作之事业,令众生悟入佛之知见,此开示悟入之大工作就是普贤行愿。普贤行愿当体即入大日之德,开悟时即普贤萨埵,修行时即金刚萨埵,但二者都是二而不二。普贤萨埵即约外,发众生无边誓度等之大悲去度一切众生。

约内即金刚萨埵,要度自心之烦恼众生。地藏萨埵发愿,地狱未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证菩提,这些都是行愿。初发心若无此大心即十进九退,对于调伏难调之自心众生是无法克服,甚至反被其所伏,堕入邪道,故必须在初发心开始就应发普贤行愿。因为密教主张三平等观,佛与我及众生皆悉法界体性所显,各各之业力基因不同而有所差别,一实际之中有差别,差别中即平等,成佛即是归入大我。大我中有一不成佛即我也不完整,如人体是一,全体即众多之总和,如缺一部分即是全体之不完善,要成为完整的佛的万德庄严,必须度尽众生。

发此心为普贤三摩地,所以说:若依毗卢遮那佛自受用身所说之内证自觉圣智法及大普贤金刚萨埵他受用身之智,则于现生遇逢曼荼罗阿舍黎,得入曼荼罗为具足羯磨,以普贤三摩地引入金刚萨埵,入其中藉加持威德力故,于须臾间当证无量三昧耶无量陀罗尼门。以不可思议之法能变异弟子之俱生我执种子,应时集得身中一大阿僧祗劫所集福德智慧,即为生在佛家,故成与未成都要发普贤行愿。

烦恼名迷,悟为菩提,菩提烦恼乃如来三密之功德,迷即三密化为众生三业,悟即三业变三密,其体不异不二。

五、烦恼即菩提

上来所述众生之本来面目是六大法界体性,即法身佛毗卢遮那。

众生之五蕴即如来五智,五智各具无际智,众生之五蕴为心王,各具无量心所,迷故成烦恼,悟者为菩提,乃是如来三密之功德,亦即如来理智之德。如来功德是清净洁白无染无垢,众生不悟此本来面目,贪着为求满足其欲,或恐失其满足而幻成烦恼。

如贪性之基因是本有的,佛之贪性即贪众生为真善美而起的,名大慈大悲;众生是迷于贪自己而变成烦恼,基因无量故烦恼无量,悟者反成佛德之本有清净性,为无量功德,能转此之智德为转法轮,斯人为转法轮菩萨。

《理趣经》书说此清净句门云:妙适清净句是菩萨位,欲箭清净句是菩萨位,触清净句是菩萨位,爱缚清净句是菩萨位,一切自在王主清净句是菩萨位,适悦清净句是菩萨位,爱清净句是菩萨位,慢清净句是菩萨位,见清净句是菩萨位,庄严清净句是菩萨位,意滋泽清净句是菩萨位,光明清净句是菩萨位,身乐清净句是菩萨位,色清净句是菩萨位,声清净句是菩萨位,香清净句是菩萨位,味清净句是菩萨位。

这十七清净句即是提醒人们,反观自性,若能觉此理趣,即一切盖障及烦恼障、法障、业障,设广积习必不堕于地狱等趣,设作重罪消灭不难。

菩提者道也,法身六大体性也、佛也、如来也。

众生之心王心所是它之智德故,若能返璞归真,众生之烦恼当下即成菩提,众生度尽即证菩提也。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