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唐密文化 > 唐密祖师 > 正文

中日纽带人物——空海和尚

本文作者: 6年前 (2012-07-07)

年轻时代 公元774年的6月15日,在日本四国赞岐,一个小孩子呱呱落地,他就是空海和尚。瞅着…

 

年轻时代

    公元774年的615,在日本四国赞岐,一个小孩子呱呱落地,他就是空海和尚。瞅着哭声宏亮的小家伙,红通通的小脸,俊眉秀目,气宇非凡。空海的父亲说“这一定是个优秀的孩子!我佐伯一门显赫的家世,就靠他发扬光大了。”

    空海从小温恭谦让,进退有据,的确也未让父母失望。

    话说空海自小就常作一梦,梦见诸佛菩萨坐于八瓣莲花之上,放大毫光,庄严无比。他无法理解其中玄奥,只觉得梦境美妙,衷心向往。空海童年时就对宇宙人生充满好奇和疑问,人生为了什么?到底人是否真的能够突破自己既有的空间,超越自己的能力,做出超越自己的事?人是否可以即身成佛?他走到山崖之上,对宇宙说他现在就从这个崖跳下去,假如他死掉,证明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世上亦没有佛的存在。假如他没有死掉,证明世上真的有佛法存在,他一生具有无比的使命,去弘扬佛教的大业。历史纪录空海真的从悬崖跳下去,并奇迹地进入另一次元,达到开悟。

    空海抱着弘法利生的大愿,决定出家。“一钵千家饭,孤身万里游。”空海在二十岁那年,于和泉国(今大阪一带)槙尾山施福寺,由石渊赠僧正(即勤操法师)授沙弥十戒,剃发出家。最初法号“教海”,后来改称“如空”。

    二十三岁时,他又在奈良东大寺戒坛院接受“具足戒”,正式成为僧侣。

    空海精进不辍地修持勤操法师传的“虚空藏求闻持法”,并令人惊讶地以汉文完成一部巨著——名叫《三教指归》。“三教”指的是儒、释、道。当时就算中国,一般的耆年宿学,也很难三教俱通,何况是日本人。而年轻的空海,对“三教”阐析十分精辟,其中儒家思想,他早年即有研究;而道家学说,据记载当时并未传入日本,空海如何得其玄奥,至今令人费解。由此可见,空海治学的潜力无限,而他在修行上契入大智慧法源,也对治学大有帮助。

 

矢志求法

    自修持以来,空海除遇到经典、法器的不足、缺乏师承的困境,还有《大毗卢遮那经》无法理解。空海经过一番思量,认为只有到中国或印度去,才能找到真正的密教法脉传承。他于是兴起一念——“到大唐去!”

    公元8046月,空海和尚从日本乘遣唐船来到中国取经。古时从海路到其他国家,是一件很危险的事,经常因遇上大风浪而未能成功到达目的地。而当年空海所坐的船,亦遇上暴风雨,于8月,漂流到福州。后空海辗转经过半年时间,在公元804年的12月,终于成功抵达中国的长安。当时中国是全世界最繁盛的集中地,而首都长安是全中国最繁盛的地方。一同乘遣唐船来中国的人都先后离开了,剩下空海继续留在长安,住在长安的西明寺内。

    空海在长安度过数月,终于时机成熟,殊胜的因缘就要来到——

    有一天,西明寺志明法师、谈胜法师来访,闲聊中谈起一人——“你到长安遍谒高僧大德,却未见此人,实在可惜!”他们所说的正是青龙寺大和尚惠果!“他不仅是青龙寺灌顶阿闍梨,更是大兴善寺大广智不空三藏的嫡传弟子。你想知道这段密宗传承史吗?待我们说给你听。 ”于是,两位法师便从密宗的缘起谈起……

    “这位惠果大师现住青龙寺,是目前密宗最杰出的觉超大哲;你好不容易来到中国,怎能不参见这位大师? ”这一句话点醒了空海。果然,密宗的主流在中国,而代表正嫡的大师就在长安。奇怪的是,他一听见惠果的名字便倍感亲切,迫不及待想见他一面。这时,年迈的惠果已有觉知,他也在等待着什么。这天,青龙寺正以斋食供养十方大众,热闹非凡。惠果独自端坐于厅内,一位小和尚将空海引了进来。惠果一见空海,开门见山便说:“我早知你要来,我已等你很久了。今日相见,太好、太好!”空海这时心中的感动无以名状。 “就是他了!”仿佛此生一直在寻觅的,就是这样的眼神,这样的话语,这样的“尽在不言中”。不必旷日多寻了,空海当下拜惠果为师。惠果也随即对空海作初步开示, 虽然他明知以空海的程度,“只证不说”即可,何需多费唇舌!

    惠果初见空海,即对他非常器重。据说他无意中曾向弟子透露:“空海乃三地菩萨也! ”可见他早知空海普门大机的根器。

    空海在青龙寺进步神速,第一个月入胎藏界法灌顶坛,第二个月入金刚界法灌顶坛,到了第三个月,惠果将传法大阿闍梨的职位授于空海。短短三个月,空海完成了别人一辈子学不来的课程。

    “不思议呀!不思议呀!”不止是同门师兄,连师父惠果都忍不住赞叹空海。

    惠果曾私下对空海透露:

    “我的弟子众多,出家、在家众皆有,但都或学一部大法,或得一尊一契,无人能兼而贯之。像你这样于短短数月,即以两部秘奥坛仪印契,可谓空前。 惠果同时说道,他目前是以“泻瓶”般倾囊相授,一来见空海根器大利, 二来也因时间紧迫——

    “我年事已大,不久将去,你要好好把握这段难得的因缘,将密宗发扬光大。” 除了传法,惠果还希望空海将佛经、法器等流布海外……因为惠果明白在他的弟子之中,只有空海可以将密法的道理哲学化、教理化、传承化。密法在印度大盛后衰落,传至中国大盛之后,亦必然要面对密法在中国的没落,他需要将密法传给外地人,而这个人亦必定然会为密法创造第三个高峰。事实上惠果在未见空海之前,已经有意将密法传至韩国、日本、东南亚等地,当时惠果的弟子中不乏从外地而来的人,但没有一个人能够及得上空海,能够将所学的道理演绎出来。惠果预见密法东移,由印度东来中国,中国下传至东,正是日本。

    这天,惠果将空海叫到身边,似有大事要向他宣告。

    “空海,我已将大法传授给你,抄经画像的工作也已完成,你应早归故乡,流布天下,才是苍生之福,四海之幸。”

    惠果说话时已气虚力弱,这位老人似乎真到了风烛残年。

    “师父,我还不想走。”

    空海似有不祥预兆,不由得流下两行眼泪。

    “不要执着!此土缘尽,你留下无益。你应将两部大曼荼罗,一百余部金刚乘法,及三藏转付之物,并供养之具,全部请回贵国,令其保存传布于大唐之外。”“我已年老,不久人世;你无须难过,人之生死,极为平常。我俩宿缘深厚,多次相约来到人间,弘演密藏佛法,彼此代为师徒。这一世,你在西土接我足迹,我亦将东生入你之室,一切都在冥冥中安排已定,大事因缘,不可说也。” 虽言不可说,惠果其实已把因缘点破。空海这时也了然于心,只是对师父的感情仍难以割舍。

    “你只要时时想到增苍生福、泰万民乐,即是在报答佛恩师德,忠于国、孝于家也。你远涉归国后,将我深法流布出去,我便心愿已了。勿久滞于此,切记切记!”

    回顾中国这段历史,应知惠果指的正是“会昌法难”。

    惠果于唐顺宗永贞元年(公元805年)十二月十五日圆寂,与空海的师徒关系只有短短数月,但这件事的影响却是跨国界、贯古今,更在密宗传承史上留下光灿的一页。

    惠果生西后,在众多师兄弟中,空海膺命为师父撰写碑文;于是,著名的《大唐神都青龙寺故三朝国师灌顶阿闍梨惠果和尚之碑》,竟然出自于日本和尚空海之手。此碑文在中国早已失传,要不是当年空海自抄一份携回日本,编入《遍照发挥性灵集》中,后人将无从考据,更难睹空海的文釆。

    在长安的时日虽不长,空海的多才多艺也逐渐展崭露。他的书法造诣很高,对于篆、隶、楷、行、草等字体都颇有大家风范。其中最令人所熟知的,便是“五笔和尚”的轶事。

 

归国弘法

    惠果圆寂后,空海外表力持冷静,内心却潮涌着对恩师的怀念,无日间断。有一天,他独自静心念佛时,竟然看见惠果驾着祥云来到面前。

    “师父!”

    空海激动地叫了一声,惠果默默看了他一眼,便飘然而去;空海当下领悟,不再执着。

    于是,空海放下万缘,向未来迈开大步。

    空海此番回国,至少携带密宗经典二百一十六部共四百六十一卷,还有曼荼罗法器,以及密宗历代祖师转赠之物。尤其在密宗之经书仪轨尚未传入日本的当时,这些东西更何其珍贵!

    因为空海以留学生身份到中国,必须在中国逗留二十年才可以回国,这是国家的法例。空海到中国只不过前后两年便回国,在日本户籍的登记中,他属于犯法的人。

    空海返回日本之后,有两年时间处于一个沉寂的闷局。

    后来,神野亲王即位,称嵯峨天皇,英明多智。公元809年空海入京。从此以后,他的弘法生涯进入另一新境,地位也愈形崇高,和嵯峨天皇的关系更是密切。

    公元80911月,空海进行一个镇护国家的密宗大法事。他当场示现“三密相应”的力量:手结印、口念咒、心观想,三密加持,即身成佛。登时光芒万道,在座的天皇官员及僧侣们都只见毗卢遮那佛端坐当场,而不见空海。全场感动涕零,更相信佛法无边。

    空海由归国后的沉寂,以至受到天皇重用,这是他一生中最大的转折,而他亦由此领悟到,密法在他手中,不能只为帝王服务。假如空海只立志为天皇服务,他只须留守东寺便可以。但空海要建立高野山,因为高野山并非官方的寺庙,那是一间平民的寺庙,是属于大师弟子的寺庙。空海要将密法在日本弘扬,如何令密法生生世世不会死亡,只有一个方法,就是除了使贵族可以运用密法之外,所有平民都有权利去学习密法。

    由此,我们知道“唐密”就是因了日本空海和尚才得以完整保留下来 ,中日的友谊有不可思议的佛法密意。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