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唐密文化 > 唐密祖师 > 正文

密宗的集大成者——安然

本文作者: 6年前 (2013-04-15)

  安然(841一?),日本天台宗高僧。近江(滋贺县)人,又称五大院大德、五大院阿阁梨、秘密大师、阿…

  安然(841一?),日本天台宗高僧。近江(滋贺县)人,又称五大院大德、五大院阿阁梨、秘密大师、阿觉大师。幼年即从圆仁出家,勤研经论章疏。19岁时,受菩萨大戒。圆仁圆寂后,安然师事遍昭,受胎藏法。从此,深得天台显密的奥秘。他设立五时五教的教相,宣扬天台宗的山家的教旨,同时也阐明一大圆教的教义,为日本台密的集大成者。安然曾为求法而欲来中国,但未遂愿。以后,他一直在比睿山的五大院从事著述,故有五大院大德之称。一生著作甚丰,有《胎藏界大法对受记》7卷、《金刚界大法对受记》8卷、《苏悉地对受记》1卷、《观中院撰定事业灌顶具足支分》10卷、《大日经供养持诵不同》7卷、《真言宗教时义》4卷等共百余部。
  安然是台密思想的集大成者。他创立了一大圆教论(即大密教论),并将其体系化,以此作为台密的教判,与东密的十住心教判对抗,因而使台密得到了更加令人信服的阐扬。同时,他指出密教与天台的不可分割的思想渊源,为天台宗争取到了更多的信众。他还十分重视修持实践,大力宣扬密宗的修持宝典《瑜只经》,强调密教最高的灌顶形式——以心灌顶三昧耶。其思想具体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提出四一教判的一大圆教论
  安然认为,一切经应归纳于一密教,可分佛、时、处、教四项绝对教判。他在《真言宗教时义》卷第一中说:“真言宗立一佛、一时、一处、一教,摄三世十方一切佛教。”首先确立了密教在一切佛教中的统摄地位。接着,解释说:“一切佛名一佛,一切时名一时,一切处名一处,一切教名一教。”诸佛菩萨于一切时、一切处,常说一切教,此教同是如来秘密之藏,故称一大圆教。有人提出疑问说:“诸佛人异,三世时异,十方处异,五乘教异,何故必言一身、一时、一处、一教?”他解释说:“未悟之前,佛、时、处、教虽异;已悟之后,佛、时、处、教唯一。”这就把密教中的诸佛所说的诸多义理归结为一理。
  所以,一大圆教论实可称为一大密教论,安然将其系统化,以之与东密的十住心教判对抗。日本东密对于众生发菩提心的过程,以宗教意识的发展,分类为十种形式,并以此比对显密诸教,认为显教劣、密教胜。这是日僧空海根据《大日经》、《菩提心论》而创立的。空海著的《十住心论》,旨在显示真言宗行者上转进升之相,因此,被称为九显十密的法相。安然对此教判,颇不以为然。他在《真言宗教时义》卷第二中,指出此判具有“五失”:一、违《大日经》及义释失;二、违《金刚顶》失;三、违《守护经》失;四、违《菩提心论》失;五、违众师说失。安然认为空海仅举真言宗为密教是不对的,一乘教俱是密教,只不过事理秘密不同。
  第二、阐释真言密教与天台的关系
  安然认为,真言密教与天台是密不可分的,许多义理都来源于天台。主要有:
  (1)天台立四教(藏、通、别、圆)判一切经论中佛菩萨位,与密教法界曼茶罗相同。他在《真言宗教时义》卷第一中说:“天台圆教妙觉佛位,即是真言宗中金刚界三十七尊五佛三十二菩萨内证曼茶罗,《大日经》中台八叶五佛四菩萨及第一重三部眷属菩萨。故《义释》云:此经本地身即是妙法莲华最深秘密之处。又《净戒经》说妙觉菩萨。《密严经》云:密严土中人,一切皆同佛,无有刹那坏,亦是佛地佛菩萨也。又云:第一重中佛部、莲华部、金刚部三部眷属,即是佛地法身、般若、解脱三德也,云云。故与天台圆教妙觉三德秘藏意同。又天台宗圆教等觉以还五十一位菩萨,及别教五十二位佛菩萨,是金刚界曼茶罗四门外一切佛菩萨、贤劫千佛等。《大日经》第二重摩诃萨文殊等也。故《义释》云:等觉已还为第二重云云。又天台宗藏、通佛及三乘、五乘,是金刚界坛外小圣人天。《大日经》第三重释迦生身眷属六道随类之身。大日如来以两部曼茶罗身圆应法界,法界随分以为我佛。故天台宗就释迦一代,化判为四教佛菩萨也。此则法界曼荼罗之一分也,非他佛也。”
  (2)天台宗运教义中的宗、力用等,都是与真言密教相同的。有人提出:“佛与内证说法之时,说何法而为所宗?”他回答说:“《金刚顶疏》云:正以佛因及以佛果为今经宗。言佛因者,所谓明了五部秘密修行、三密加持胜妙法等也。言佛果者,所谓显现毗卢遮那五智菩萨遍法界体也。”因此,“大日等一切真言,佛因佛果皆为其宗”(同上卷3)。有人又问:“《维摩经》不思议为宗,《法华经》一乘为宗……”,那么,真言密教可说是三密为宗,“而何今言佛因佛果以为宗耶?”他回答说:“夫以如来说法,一经一说,无不为令众生等修因证果。故《法华》云:诸佛世尊欲令众生开佛知见,使得清净,故出现于世。”并特别指出:“以因果为宗是天台义,今真言宗亦同。”
  (3)天台宗三身具足的释迦与密教的四身具足的大日如来为同体。天台宗认为,释迦具足法身、报身、应身三身。《法华经》开近显远,即开近成的化迹而显久远的实本,阐明释迦不是新的在菩提耶方才成道的新佛,而是从远在三千尘点劫以前久远实成的本地本佛垂迹。密教认为大日如来具有四身,即自性身、受用身、变化身、等流身。这是大日如来法身的四种分类。这四身统摄曼茶罗界会的诸尊,即毗卢遮那佛为自性身所摄,四方佛、金刚莲花等菩萨、外金刚部等,则依次为受用身、变化身、等流身所摄。
  安然认为,具有三身的释迦和具有四身的大日如来是同体。他在《真言宗教时义》卷第一中说:“或文说大日是法身,四佛是自受用,诸尊是他受用,外众是变化身。此是皆即法身亦说自受,即自受用亦说他受,即他受用亦说变化。私谓:尼吒天宫天冠大日即他受用,亦是自受用身。故天台云:一切诸佛色究竟天成佛是别教义,菩提树下八相释迦即变化身也,亦是法身。故《普贤观》云:释迦亦名毗卢遮那遍一切处,其佛住处名常寂光,四波罗蜜所摄成处。天台判云:丈六身即毗卢遮那,故知真言大日处他受用,以此为门,开显内证。显教释迦住变化身,以此为门,开显内证。若从外迹,证人内证,即于一身,具足四身。”也就是说,密教认为大日是住在他受用身,以此为门,开显内证。若从外迹,证人内证来说,一身、三身、四身是相同的。因此,天台说的释迦,也就是密教说的大日。
  第三,创立五教之说
  圆珍当年曾依天台五时判教的说法,将密教归并在第五法华涅盘时中,分第五时为初法华、中涅盘、后大日,以表现出密教事胜之意。安然则认为这样做并不妥当。他将天台的藏、通、别、圆的化法四教加入“密”成为五教。这是为谋求天台教判与密教间的连续而成的相对教判。他在《胎藏金刚菩提心义略问答抄》卷第一中说:
  今真言宗一切佛教判为五教:一、藏,二、通,三、别,四、圆,五、密。前四天台大师所立,不空三藏门人含光游天竺日,彼方诸僧问云:传闻大唐有天台教,理致圆满,当译以传此方耶否?云云。《苏悉达多疏》,理秘密教之外更立事理俱密之教,故前四外,更加第五。
  这一教判,完全是独创性的。安然接着解释了立密教为第五教的道理:密教为一了义教,当然不能列入藏、通、别教之中,至于圆珍把它列入五时的法华涅盘时中,也就是圆教之列。不过,密教虽在“理”上与圆教的说法相近,即“凡夫一念即与十方三世生佛,一体不二”,但圆教的法华等经论,“未分明开说五智三密事理,故名理秘密教,未名事理俱密”。所以,它还不是真言密教之理。只有另立一密教,宣说其极致的义理:“一切众生非一切,一心一切是一心,一心故至成佛。三世修行,证有前后,及证悟已,无去、来、今。然复三世诸佛,各从一门人心本源,故从本所通达门出法界海。一切诸尊,皆以一切如来为体。”而且在修持中,身口意三者密切配合,达到事理俱密,“五佛一一皆以一切如来为体,身智平等无胜劣”(同上卷1)。他认为这是其他各教所无法比拟的。
  第四,强调实践修等
  安然十分强调实践修持,他曾从道海等大德传受胎藏界大法、金刚界大法和苏悉地大法,撰成《胎藏界大法对受记》、《金刚界大法对受记》、《苏悉地大法对受记》3部著作,以指导弟子修持。他特别重视苏悉地法。苏悉地(梵语susiddhi),意译作妙成就,台密主张依诵持真言等得以完成究极、殊胜的妙果。依《苏悉地羯罗经》所修之法,称为苏悉地法;依此经所修的灌顶,则称苏悉地灌顶。一般以金刚、胎藏两部为二,苏悉地法则以两部不二为旨趣的最深秘法。
  安然是以台密的后裔引为自荣的。为了使天台宗在能广为大众接受,他通过对佛教八宗的深入研究,指出了天台的正义和其他各宗的偏颇,并将真言与天台更好地结合。他在《教时诤论》中说:“安然在俗则传教大师之苗裔也,在道则慈觉大师之门人也。集古今之诤论,遗将来之同法。今欲较往哲七类之义,现传五家之执,两难五天二师之偏,东破千里一公之僻,以立天台八教五时轨辙,以开真言一切一圆之秘键。缅观如来之经,历检菩萨之论,俯授三藏之传,广披人师之疏。”足见他钻研经论,用心之苦,是为了弘扬台密,“立天台八教五时轨辙,以开真言一切一圆之秘键”的。
  安然是台密的集大成者。由于他的大力弘传,台密在日本蓬勃发展起来。与他同时的又有圆仁门下慈慧大师流(又作川流)、皇庆流(又作谷流)等二流。集事相之大成者为皇庆流,复分出院尊、三昧、佛顶、莲华、味冈、智泉、穴太、法曼、功德、梨本等分流,合称台密十三流。此外,又有“山寺六流”之称的,即上面说的三昧、穴太、法曼,以及穴太分出的西山、叶上二流,再加上智证大师流。因为这六位台密大师都居延历寺,故名。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