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人物 > 各国著名居士 > 正文

《菩提道次第广论》的殊胜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8-07-19)

《菩提道次第广论》系宗喀巴大师总摄一切佛语扼要所造。引导凡夫从初开始学佛直至最终成佛,其中次…

    《菩提道次第广论》系宗喀巴大师总摄一切佛语扼要所造。引导凡夫从初开始学佛直至最终成佛,其中次第无所缺少,无有紊乱,既无说食不饱之讥,又无盲修瞎练之谬,现前即可照着修习。故经由法尊法师由藏文译成汉文以后,渐渐引起了学佛者的重视。特别是近几年,加以三门智敏法师、四川清定上师、台湾日常法师等大德的倡导,学修《广论》的人越来越多,大有弘遍全国之势,岂正法将弘之兆耶?愚曾受学《广论》于敏公恩师,由于障深垢重,福薄慧浅,所学既少,复无修证,唯愿将所学之一知半解陈出,恳请十方大德不吝慈悲,垂赐指正为盼!

    《菩提道次第广论》系总依弥勒菩萨之《现观庄严论》,别依阿底峡尊者之《菩提道矩论》而造。因此论将一切经论皆摄为众生成佛的支分,并遍摄龙猛、无著二大流派之教授,故极为殊胜。现略开为四:

    一、通达一切圣教无违殊胜

    圣教即是佛陀所说之一切教证二法,是我们成佛的指路明灯。若明了其中并无互相违背及矛盾的地方,即是通达一切圣教无违。现在有些学佛者虽然口里说一切圣教皆不互相违背,“法法平等,无有高下”,但内心却并非如此。如云我们大乘人,只要学大乘经就可以了,何必学小乘诸经论呢? 只要念弥陀佛就可以成佛,何必学其它的呢? 学多了反而增加所知障,阻碍成佛。孰不知并非学的越多就是所知障,所知障的真正含义是障住了所要学知的内容,应作依主释解,而非所知本身是障,此则是持业释也。如此种种,皆未真实通达一切圣教皆悉无违。所谓通达彼圣教不相违背,是因为一切佛陀言教,都是我们众生成佛所必须修学的。有的是道的主干,有的是道的支分,无有一法是我们要弃舍不修的,否则佛何必要讲出来呢? 何况菩萨欲成佛,要度化一切三种根基的众生,必然要修学彼等诸道,方可成办。如《释量论》云:“彼方便生因,不现彼难宣。”此说如果自己都不懂,如何开示教导他人呢? 故弥勒菩萨说:“明了三乘诸道,是达到菩萨所求的方便。”所以说“我是大乘人,不应该修学小乘诸经论”是极其错误的。尚且彼是否大乘人,尚未决定。此因非本文范畴,容后再述。

    再者,不是断少分的过失、成就少量的功德就可成佛,而是要断尽一切过失、圆满一切功德,此所以要“三祗修福慧,百劫修相好”。如此,则一切余乘教法之断过圆德,都摄在成佛的大乘道中。岂只但念一佛名、持一经咒即可成佛耶? 若果如此,则十方一切诸佛历劫勤修福智二资粮,岂不冤枉? 故彼辈学佛者,仅仅对于一种法,尤其是大乘法,稍稍明白一点,就毁谤、弃舍其它的法门,不但不能成佛,由于谤法之故,堕地狱倒有份在,可不慎乎? 所以我们学佛的人,应该依止善知识,听学“一切佛法都是成佛的助缘,不可缺少”的教授,并产生深刻的认识和理解。现在马上能够修学的,就立即修学;现在修学不了的,也不应该因为自己马上修不了,就不修或是谤舍,应常时思维,希望我以后通过忏悔罪障、积集资粮,即能修学,同时发广大愿,为欲利益一切有情而速成佛。由于励力积资净障,智慧逐渐开发,福报渐渐增长,就自然可以修学了。以本论即是将成佛之次第,一步一步有次第地引导,故学本论后,自然通达一切圣教无违。

    二、一切圣言现为教授殊胜

    能够使我们解脱和成佛的唯一教法即是佛经。因为只有佛一个人,真正洞彻宇宙、人生的真理,所以告诉我们何者应作,何者不应作,没有一丝毫的错误。现在有些佛教徒,甚至佛学家,认为儒释道三无差别,依儒道亦可了生死、成佛,真是错谬之极。若彼等皆可了生死、成佛,何需释迦本师降生、说法? 彼等尚且不知何者为生死之根本,如何了生死? 如《佛本行集经》云:“天上天下无如佛,十方世界亦无比,世间所有我尽见,一切无有如佛者。”故应了知,唯有佛陀是所皈依处,唯有僧众是同行伴侣,否则即非佛弟子。佛陀所说之诸经与续(密法经典)虽然是最殊胜的教授,但是时至末法,众生根基纯劣,福薄慧浅,如果不依止善知识和定量的释论,单凭自己是无法通达的。故有诸大论师、祖师造释论和修行口诀。假使对口诀虽多修习后,反而对广大佛语释论产生抵触、谤舍,认为大经大论只是理论,仅供研究、讲说用的,说食不饱,其中没有修行,应另外求修口诀、法要。如此非但对佛所说法起大不敬重,造谤法罪业,而且此即是佛经隐没的最大因缘。所以我们应该惭愧,大经大论确实是最胜的教授,但由于自己智慧微劣,若不依善知识教授,不知如何将佛经中所说用在修行上。千万不要认为大经大论只是增加理论知识,对修行无用。

    阿底峡尊者之侍者大瑜伽师说:“真正的明眼人,不会对一小函卷教授而起定解,一切大经大论都是教授。”故若有人说“某人虽不懂大经大论,但很有修行”,真是可笑之极。什么都不懂,他修的是什么? 恐彼连什么是修都搞不清楚,怎么会有修行呢?!另仲敦巴云:“若已学得众多法已,更须别求修法轨者,是为错谬。”此说非但不懂经论、不知如何起修,即使学了很多经论、亦不知如何起修者,反而另外探求修法,亦为错谬。说明彼根本没有将经论学通。学了几十年教典,真正起修时,竟不知从何下手,亦只有念念阿弥陀佛求生净土,岂不可叹! 如法尊法师感慨云:“故诸久习经教之士,苟能一日回头,感觉说食数宝,终无充饥、富饶之实力,必是决然将先学之经论束之高阁,或弃之纸炉,而后闭关念佛,或瞑目参心,与夫愚夫哑羊之学佛,全无半点你迟我速之方便,此又佛法之不善耶?抑学子无师承之咎耶? 惟愿有志弘持如来正法之士,放舍夜郎自大之狂慢,审思吾国佛法衰弱之原因,为幸多矣!”此法师剖心沥血之谈,学人于此应深著眼!
《俱舍论》云:“佛正法有二,以教证为体。”故除此教证外,别无第三法。教正法,就是指导我们如何修行的路线;证正法,即是按所学的路线前进。教是证因,证是教果。比如跑马,先指示跑向何处,路线如何,后向彼跑。若向余跑者,定成笑话。如莲花戒论师之《修道次第论》云:“复次闻及思慧之所通达,即是修慧之所应修,非应修余。如示跑地,而应随跑。”

    本论即是摄尽一切经论枢要,在了知一切佛语皆是我们众生所必修之法后,从依止善知识到止观,从浅入深,由简至奥,先修下士道求得人天增上果,而后观六道苦,及彼苦之因:业、烦恼,猛利生起真实不假造作之出离心,由此观一切如母有情亦复深陷世间满足罪业坑,而求为利有情而成佛。要修善断恶,方能脱恶道;依无我空慧,方能断除烦恼;修菩提心、行菩萨行,方能圆满大乘。此绝非一人闭户,或持佛名,或参禅,而三藏法宝捐同废纸者可成办! 以上乃如来之心髓,佛法之正途,无论何宗何派之学人,皆当信受。故法尊法师云:“夫俱弃小而骛大、舍别而求圆、谤教而参禅、非显而爱密者,决不能知是法、解斯理、成此见,依此而行也!”若能于此发生定解,则一切大经大论,自然现为教授。

    三、易于获得圣者密意殊胜

    诸大经论虽然是最殊胜的教授,但是我们初机学人,如果不依止善知识,不但不能依而修学,反而容易错解经义。现在依己之见邪解、错解经论者多如牛毛,多识化身曾说云:“现在劣等宣传品太多,不小心就会上当。”而本论却可以使我们正确了解经论的内在密义,前已略说少分,《广论》后面诸章自有广说。

    四、极大恶行自趣消灭殊胜

    极大恶行即谤法罪,因其异熟果报重于其他恶行,故谤法为极大恶行。那么什么是谤法呢? 如上所说,一切圣教皆不相违,《法华经》及《大宝积经·谛者品》亦多宣说,或实或权,一切佛法都是我们修行成佛所不可弃舍的。若不解此,妄执一部分佛法是成佛的方便,一部分佛法是成佛的障碍,而起是非好恶、大小显密之分判,认为菩萨应该学这个经,不应学那部经,学密法的人不需学显教,此等皆是谤法。如《广论》引《摄研经》云:“曼殊室利,毁谤正法,业障细微。曼殊室利,若于如来所说圣语,于其一类起善妙想,于其一类起恶劣想,是为谤法。若谤法者,由谤法故,是谤如来,是谤僧伽。若作是云,此则应理,此非应理,是为谤法。若作是言,此是为诸菩萨宣说,此是为诸声闻宣说,是为谤法。若作是言,此是为诸独觉宣说,是为谤法。若作是言,此者非菩萨所学,是为谤法。”可见谤法业障非常细微,一不小心,即会谤法,非必骂辱佛法为谤法也。现在有某些佛教界大德说:“只学《无量寿经》就可以了,不必学其他的,只有净土法门可以了生死,其他法门已经不能了生死了。我们是大乘人,何必去学《俱舍论》、《阿含经》等小乘经论呢? 不需要啦。”如此等等,俱有谤法之嫌。希望能各自省心,以免一来危害众生和佛法,二来自造谤法罪。谤法之异熟果极其严重,如《三摩地王经》云:“若毁此瞻部洲中一切塔,若毁谤契经,此罪极尤重。若杀尽 伽沙数阿罗汉,若毁谤契经,此罪极尤重。”即彼念佛之人若谤法,亦断无往生之理。因《无量寿佛经》中阿弥陀佛所发第十八愿云:“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觉,唯除五逆、毁谤正法及圣人。”念佛者应于此深著眼!

    总之,谤法之因主要为宗派之见,赞自毁他。而本论将一切佛语摄为成佛所必修之法,若通达彼非互相违背,则自不会执一谤一,谤法之罪亦自会消灭。上来略明《广论》之四个殊胜,若要细举本论之殊胜,无有穷尽,望诸同学能深入学习,自会有体会而欲罢不能。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