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世界佛教 > 中国台湾佛教 > 综论 > 正文

从禅僧对话看台湾商界的三“王”——官志雄

本文作者: 8年前 (2010-07-09)

王永庆、王又曾、王玉云:这三位同姓本家又同是台湾的巨贾富翁。那么他们又有什么不同呢?台湾《联合报》副…

王永庆、王又曾、王玉云:这三位同姓本家又同是台湾的巨贾富翁。那么他们又有什么不同呢?台湾《联合报》副刊发表了张作锦的一篇文章《寒山、拾得和三位王先生》,谈到相关的内容。

文章摘录如下:

在台湾企业界的名人中,我认识三位王先生:王永庆、王又曾和王玉云。这三位先生,有的略有往来,有的仅数面之雅;有的可能记得我的名字,有的大概已经记不住我的名字了。

王永庆先生是石化业的龙头。前些年他精力旺盛,常请行外人到他家晚餐,纵谈国家天下事。王先生待客菜肴虽称不菲,但绝无鱼翅、燕窝之属,倒是有一大盘人人难忘的炒米粉。他的子女帮忙摆桌子、端菜,大人谈话时他们远坐一旁聆听,从不插嘴。

十多年前我在纽约工作,对于从超市装东西回家的纸袋,就像一般节省的家庭一样,舍不得丢掉,拿来作垃圾袋用。有一次王先生在他新泽西家中设宴,回程中儿子告诉我,王家也用购物纸袋装垃圾。

王氏的节约习惯,成就了他的大事业。当年政府在美援协助下,要在台湾发展塑料工业。起初属意一位造纸企业家,对方未接受。当局指示台湾银行调查全省存款户,看谁较有财力。结果大户不在台北,嘉义分行一位籍籍无名的米店老板王永庆存款一百多万新台币,因而成为人选。

现在大家称王永庆为经营之神,但印证他亲口讲的一则小故事,他的成功只是心存顾客而已。王氏说,他开米店时,别的米店只等顾客自己上门,他则记住每一顾客的家庭情况。某人一家五口,买的米够吃十五天,十二天时他就打电话询问顾客是否已吃完?是否需要接着运送米?于是主顾只增不减,利润也就滚滚而来。

王又曾先生的财力比不上王永庆,但力霸、东森等企业,加起来也十分壮观,非一般富商可比。

王又曾在他的招待所宴请新闻界,我去过三两次,他人极随和,但与客人的共同语言不多。现在,他因不正当的经营手法,受法律追究,自己被困美国移民拘留所多时,四名子女和弟弟则在台湾坐监。一度呼风唤雨的家族,现在面临风狂雨骤。

1964年我初入报界,被派到高雄市采访新闻,王玉云先生时任议长,后任市长,公开场合略有接触。他偶尔也到我们采访办事处串门。后来他从官场转到商场,起初一帆风顺,有南霸天之称。终因掏空中兴银行,以八十二岁高龄,被判七年徒刑。在入狱前夕,忽然失踪。他逃出境了?还是隐匿台湾?或终将归案服刑?不论何者,他的晚年岁月都将极为悲惨。

这三位王先生,不是富可敌国,就是腰缠万贯,照我们小民的想法,是吃八辈子也吃不完。为什么还有人无所不用其极的再去弄那些见不得人的钱?人要多富才算富啊!时人每谓大众习于仇富,实则一般人所仇者,仅为不义之富罢了。

唐朝名僧寒山和拾得曾有一段颇富禅机的对话:寒山问拾得:世间有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骗我,如何处置乎?拾得答:只要忍他、让他、避他、由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过几年,你且看他。

世间事,是否都应忍让?能忍是否必然自安?各人有自己的判断。但是再过几年,你且看他,却如当头棒喝,使人心撼神摇。人的品行功过,都要经过时间检验。善恶到头终有报不是宿命论,它是多行不义必自毙的同义语。

今天在各行各业里,那些胡作非为、贪得无厌的人,未必一定要再过几年,也许只要一年半载,到时你且看他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